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五零章 一木一浮生6

诀衣拉下帝和的手,“丑东西看久了就习惯了。”

“我长得好看,你看我。”别的男人长得好不好看她都不许看,尤其此时周围不少的男人那怎的一个‘丑’字了得。若是被她看去了,吓到她怎么办。某些东西,不论模样儿,不能看别的男人的。

诀衣被帝和半抱半拉的带进了大轿内。瞟了眼桌上的酒杯,帝和轻轻笑了,一只手不知不觉间搂在诀衣腰间,低头便想吻她。唇瓣未碰上,诀衣躲开了。

“别闹。鲎”

“闹?”帝和暗暗的收紧了自己的手臂,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完。”若不是外头那群不懂事的家伙飞来打扰他们,这会儿她还能心神清明的跟他说话么。以前不小心打扰到别人‘好事’时,会好心情的调侃,虽有歉意,但到底没有心上人,不懂个中滋味,只觉得甚是有趣。今夜看来,不怪那些被人坏了与媳妇儿好事的男人想揍人了。

诀衣这会儿装傻,“刚才的事?喝酒吗?”

帝和不想与她绕,抬起手,轻轻的捏住诀衣的下巴,低头吻下去。吻的,是一个冰凉的东西。

看着帝和吻上她手里的酒杯,诀衣轻轻的笑出声来。想亲她,可没那么容易,睡觉时让他偷香成功,这会儿不行。

“猫猫。”帝和的目光从酒杯上落到诀衣的脸上,“良辰美景,浪费可惜。”

“这算哪门子良辰美景。”诀衣佯装不满,“轿子外面还有人呢。”何况,没人也不许他再放肆了。

“我让他们立即消失。”

诀衣抬起手将酒杯里的酒喂入帝和的嘴里,“你若是为了……把他们赶开,我可不许你再进来休息。”

“猫猫你这样不可爱。”

“我才不要可爱。只要他们不再靠近,我们便不理罢。”诀衣微笑着问,“我心情上佳,不如,我们来喝酒?”

帝和问,“然后呢?”

“然后?”诀衣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今晚不会执着在那件事上吧?为了打消帝和的念想,说道,“然后各自睡觉,从今起,你不准和我睡得太近。你,睡那边。我睡这边。”

话音才落下,帝和想也没想的反对。

“不行。”

诀衣从帝和的怀中走出来,放下酒杯,边坐下边说道,“有什么行不行的,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分开休息是理所当然。”每天被他搂搂抱抱的安歇才奇怪呢,他不要得寸进尺,忘记了俩人的身份才好。

才坐下,诀衣的身子飞起来,天地旋转间,纤细馨香被压住。后脑微微碰到一个东西,或许应该说,是帝和用手托在她的脑后,免她磕碰。

“再说一次我们男女授受不亲试试?”

小样儿,装傻也不装得高明点,他俩该做的不该做的,可做了不少,这会儿给他说男女授受不亲,欠收拾儿的很。

“我们本……”

话到了嘴边,诀衣改成,“你又欺负我!我就没见过世尊欺负世后,帝尊欺负帝后,就你总这样对我。”

星华和千离不欺负自己的媳妇儿?

帝和颇为不屑的说道,“你觉得他们是好人?”

“比你好。”

静静的,帝和盯着诀衣看了一会儿,看得她心里毛毛的,反思是不是自己的话太伤人了。好像,他并不比世尊帝尊差,除了桃花多了很多,在她的眼中,在某些事伤,她更为欣赏他而不是别的男人。但,话已说出口,她怎么可能再反口。

“你真觉得他们好?”

诀衣不说话。

帝和拿她的沉默当做默认。

“你觉得他们从来不欺负自己的媳妇儿?”

诀衣仍旧不出声。

“好。我就让你看看他们平时怎么对自家那口子的。”

说完,帝和低头狠狠的吻住了诀衣。

被压住好一阵强吻的诀衣推不开帝和,只得趁着自己还有几分力气,挠他的痒痒。倒也有用,帝和扭着身子放开了她的唇,嘴角扬起,看着眼中颇有得意的诀衣。好呀,做这种事的时候还敢不专心,不治治她,往后可有得她乱来。

有样学样,帝和借着自己的优势压住诀衣,挠她的痒痒,弄得诀衣咯咯直笑。

“哈哈,啊,哈哈……”

诀衣双手在抓住帝和的手,奈何总是抓不稳,被他挠得全身不停的扭,又叫又笑的。

“停,啊,哈哈,停停。”

“哈哈,你好你好你比……哈哈……比世尊帝尊要好。”

诀衣笑得停不下来,“我说错了,你比他们好,真的,哈哈,真的……”

帝和停下来,脸上的笑容温暖又有趣,“不是骗我的吧?”

“没有没有。我说的是实话。”

“我怎么晓得你说的是实话呢?”

诀衣生怕帝和再挠她的痒痒,两只手悄悄的抓住他的手,“我一直在你的身边,跟帝尊世尊见面不过几次,我哪里晓得他们好不好。我刚才说的是气话。”

“你一直在我身边?”帝和复述诀衣的话,看着她的眼,温柔得能溢出水来。从前不是没听过这样的话,可一丝感觉也没有,是说的人不是她,还是当时的他根本无心接纳女子呢?多平常的话,此时竟能直达他的心灵深处,仿佛是世间最好听的情话,一直在身边,不曾离去,不会离去。

“不是吗?”

帝和柔软了声音,将诀衣锁在自己的眼睛里,“看着我,记住我长什么样,以后不要认错了你的男人。我允许你出去玩儿,但是不可以不记得回宫的路。如果不小心迷路了,在心里想着我,等我去接你。”

诀衣:那一刻,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的,全是我自己。那一瞬,我仿佛真的走进他的心里,去看看那儿有没有我的身影。我看见了一个姑娘站在他的心尖,可只是背影,或许是我胆小,不敢走近,不敢去看那个人是不是我自己。以至于,后来我清楚的明白,那就是我。一个人哪里可能认不得自己的背影,不过是不敢承认罢了。我喜欢他很久很久了,久得我不愿意去回忆,害怕那些失败而伤心的回忆会让我此时推开对我温柔呵护的他。从来不悔为他做的,天战也好,珑婉封天也罢,我,心甘情愿。只,现在我大约要说,不悔爱过他,且又一次无法抗拒他的柔情。这一回,不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他的世界里,许我走进去了。我很想告诉他,走进他心里的这条路,我走得太长太长,太累太累了。

“再说一次可以吗?”

“看着我,记住我长什么样,以后不要认错了你的男人。我允许你出去玩儿,但是不可以不记得回宫的路。如果不小心迷路了,在心里想着我,等我去接你。”

诀衣清声缓缓的问,“你确定要做我的男人吗?”

“是。”

“不后悔吗?”

帝和笑,“后悔的事在以后,以后的事,谁又能先知?”

诀衣眼中的柔情蜜意一扫而空,用力将身上的帝和掀下,“起开!”

被扔飞的帝和反手将要爬起的诀衣拽到怀中,“猫猫。”

“放开我。”

“猫猫!”

帝和用力抱紧诀衣,“我知道我的话不中听。可是,比起不好听,我更不想骗你。”

诀衣安静下来。

“星华能爱飘萝生生世世,千离能为幻姬死也不惧。我自然不认为自己不如他们长情。可是猫猫,感情看不到,抓不着,纵然我是万神之宗也没法变成实物捧在你的面前,我现在说绝对不会后悔,万一后悔呢?”

帝和轻轻捋着诀衣的发丝,“天地间多少女子对我示好,我独身到如今,你对我还没有信心么?”

“既然如此,你怎会后悔?”

“是啊,我心里想的,是我绝对不会后悔。可……世事难料,我不想说漂亮话却没做到,到那一日,你会很难过。”

诀衣撇撇嘴,“我现在不高兴。”

“本尊掐指一算,你若一直在我的身边,我必唯你无双。”

“不嫌我烦?”

“呵,烦也要了。”

诀衣被逗笑,那好吧,她也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