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四九章 一木一浮生5

帝和一把将站着的诀衣拽到怀中抱着,“她师父又不是你师父,不想早点儿回极西天吗?”

诀衣柔顺的靠着帝和,“想是想。但是,你不觉得刚才那个知虞很……”像舞倾么。话到嘴边,诀衣改了,“漂亮吗?”

“谁也没我的猫猫漂亮。褴”

“……鲎”

不去就不去吧,嘴上抹蜜夸她,以为这样她就不计较他刚才飞快的跑出去救美么。该赞美的赞美,该不悦的还得不悦。

“你刚才确定不是看到知虞的模样才去救她?”

瞧吧,这还没去知虞的簿兮仙山呢,就这样问了。若是真去了,还不晓得要醋成什么样子呢。他就说嘛,身为情圣,他怎会不晓得女子的心思,星华千离俩是最好的前鉴,为了俩人的安宁,他可不愿去捏刺儿。

帝和勾起嘴角,“不是说不醋的么?”

“谁说的。”

脱口而出的话让诀衣感觉不对,想反悔已来不及,连自己都骗不了,她的话可不就是有股子酸味儿么。好在,她是个实诚的姑娘,确实有那么一丝半缕不想帝和跟其他姑娘太亲近,醋就是醋了。

诀衣道,“事先我可没答应。”

“承认醋了?”

“若是我飞身去抱别的男人,你……”

诀衣话还没说完,帝和便道,“他敢!”千离的媳妇儿没人敢碰,怎么,他脾气好就能被其他男人欺负是怎地,他的好脾气可不包有碰他的女人。在这一点上,他和千离星华没差别,自己家女人,自己折腾几天几夜可以,其他男人可是一根发丝都不能碰到。

“不是他碰我,是我去抱他。”诀衣纠正帝和。

“他敢被抱?”

“知虞还不是敢被你抱。”

帝和:“……”嘿,还讲不讲理了,他说不救,她在耳边劝他去救。他去救了,她又醋了。

“不管是你去抱人,还是别的男人来抱你,猫猫不会错,错的一定是别人。”

诀衣噗嗤笑,“你好不讲理。”

“媳妇儿就是理。”

诀衣扭过头,抬起下巴看着帝和,嘴上说着不是他的媳妇儿,心里却暖暖的。哪能真的看不出来这小子想娶她的心思,不管是他看上了她的容貌,还是他真心喜欢上了她,此时的帝和很讨她的心。尽管他此时的甜言蜜语她半信半疑,可甜枣儿总比悲伤来得让人欢喜。她亦不例外。

帝和狡猾的抓住机会,飞快的低头在诀衣的唇上啄了一下,笑了。

现在不是媳妇儿,总有一天会是的,不急。

“讨厌!”

娇嗔一声,诀衣愤愤然的转回头,不再跟帝和说话,但也没生气的跑出他的怀抱,知道挣扎不过他,大轿宽敞也不过是顶轿子,左右哪儿都不如他抱着舒服,她倒还真是喜欢上被他抱着的感觉。

救了知虞的这一晚,帝和抱着诀衣躺下时,她没一丝抗拒。前一晚还会做做样子,不让他抱。枕在他的手臂上,闻着他身上的味道,特别安心,没多久便睡过去了。安心的姑娘睡熟了,苦了抱着她的男人,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姑娘家的心愈发的安宁,男人的心却反而被撩拨得越发燥热,看着身边躺着的娇俏美人,明知偷香不可为,却忍不住。

帝和瞧着诀衣愈来愈喜欢,情不自禁的探首贴近她,吻住思了多日的红唇。触碰到她的柔软唇瓣时,心中怦然一动,酥了他全身的骨。

轻柔的吻像他内心对她的呵护一般,柔情似水,被帝和的吻惹醒的诀衣在他的柔情中竟然没有生气,说不上迎合他的甜蜜,只是很温软的承受着,没有把他推开。她的接受,让他的心渐渐热了。

终于,他的吻越来越深时,诀衣低低的哼唧了一声,抬起一只手抵上帝和的胸膛,似乎想将他推开,但没用多大的力气。胸口的柔荑像心头一层拂不开的热气,覆在上面,惹人心动,在深深的缠绵之中,帝和倏然翻身,将诀衣压在了身下。

舌尖勾转的情深让两个人难分难舍,缠绵深吻了许久,帝和像是个千杯不醉的贪杯酒仙,抱着怀中的美酒百喝不厌,只叫诀衣逃不开他的温柔和索取,娇喘吁吁。

迷蒙人的深眷缠绵间,诀衣竟丝毫不觉自己的腰带被帝和扯开,外裳早已散开

,连那白色的中衣束带也已散在他的指尖,衣襟大敞。剩下的,不过是她白皙肌肤上的一抹水色绿,水绿下的娇软是她羞人的美好。

广袖滑到臂根处,一条纤细的胳膊缠着帝和的颈子,无力得像是轻轻的挂在上面,另一只手搭在他的一条胳膊上,随着一只微凉的手掌抚动在她的娇躯之上。

十八匹天马腾飞在夜空里,繁星闪亮,星空甚是美丽,华丽大轿中的人,却没心情欣赏这份美景。原本该安静的轿中,女子娇滴滴的哼嗯声惹得帝和几乎要把持不住,体内的血液窜过大脑,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突然,天边划过一道光亮,几乎将天空照亮半边。

很快,一只长箭从天空射向大轿。

利箭在触碰轿帘的瞬间化成了轻烟飘散。

帝和缓缓的放开了诀衣的唇瓣,看着双颊绯红的她,微微的笑了,眼底满是疼爱和男人的情潮。哪个不要命的家伙竟然在这个时候来坏他的事,活太安逸的么。大手从诀衣胸口的水绿色小衣下退出,低头体贴的为她整齐好衣裳,帝和这才起了身。随后,不慌不忙的为诀衣束着衣带。最后是腰带,她躺着不好系,他便把她抱起来,认认真真的给她系上。大轿的外面,无数长箭在接近轿子的时候消失成烟。

听着越来越近的吓厉声,诀衣淡定的看着帝和,也是没急。

“好了。”

帝和放下手,转身拿出酒壶和两个酒杯放在一旁的矮桌上。

“猫猫,过来。”

诀衣走过去后,帝和看着她,道,“你且在这儿独自喝着,莫贪杯。回头我见你醉了,可不会放过你。”

诀衣笑,“你想怎么不放过我呀?”

“你猜。”

“把我扔下去?”

“扔掉自己媳妇儿这事,我可干不出来。”

诀衣轻笑,“说几次了,不是你媳妇儿。”

“以后总归要是的,提前说顺口了,往后不叫错。”

“且喝着。我等等就回来了。”

诀衣点点头。

“等会儿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记住,不是你夫君干的。”

诀衣笑了,“我本来就没夫君。”

帝和宠溺的刮了一下诀衣的鼻子,“说多少次了,暂时名不正言不顺是委屈了你,可你就不能提前让我霸个位么。”

“看你表现。”

“呵。”帝和笑了下,“记住了,你夫君是好人,不干坏事的。”

说完,帝和走出大轿,迎着乌泱泱一片飞过来的人。近了,不问也知晓来者何人了,是他白天灭过的云山厄境境中人。看来,这些人是来寻仇了。他是个讲理的人,自己为救知虞灭了境中不少人,他本可好心赐些东西给他们作为弥补。可是,这些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和猫猫情浓意深的时候跑来,实在是怪不得他心情不好。

云山厄境来的众人还未到帝和跟前大声讨伐他,便被帝和百色扇挥出的片片金光灭了。

后来的人见帝和委实厉害的很,不敢再放肆的逼近他,眼中全是恨意和对他的害怕,想放狠话,可又怕他出手。

“还有要来的吗?”帝和懒声问道,“有的话,赶紧。没有的,马上从本尊的眼前消失。今夜不敬,本尊既往不咎,若再不识好歹的打扰本尊清修,莫要怪本尊削平云山厄境。”

轿中斟酒的诀衣听到帝和的话,暗道,清修?真是好意思说得出口呀,这位神尊,你的脸皮真是比天厚,比海深,你刚刚是在破戒才对吧。

帝和见众人不敢上前却也不敢离去,忽然挥出一掌,一记掌风将他们一个间隔一个的剥光了身子,从头至尾,一个不落。

顿时,境中人一片慌乱,抢身边人衣裳的,忙着捂自己下半身的,闹哄哄的一片。

诀衣闻声起身想出来看看,刚到轿帘处,帝和出现在她的身前,抬起手捂住她的双眼,“太丑了,猫猫不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