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四八章 一木一浮生4

听到女子的呼救声,诀衣抬眼看了过去,而一向好管闲事的帝和竟然仍旧低着头给她削仙果的皮。

“很多人在追一个姑娘。”

帝和淡淡的应了一声,随意的口气很明显没将此事放在心上。诀衣奇怪的扭头看他,不正常。他不是素来喜欢救人么,尤其英雄救美,今儿美人要被杀了,他无动于衷褴?

诀衣挑起眉梢问帝和,“怕我生气?鲎”

“你要生什么气?”

“还装。”

帝和把削干净皮的仙果送到诀衣嘴边,“不是怕你生气,是不想惹麻烦事。”

“怎么讲?”

“以前啊,星华救过女子回宫,最后伤害了飘萝。千离因为还恩情也救过女子,幻姬被伤得很重。不管是心还是身,外头不熟悉的姑娘,莫轻易救到身边。这,可是他们俩的前车之鉴。”

他相信每一个姑娘皆有着善良和纯真,能始终如一秉承初生的善良固然是好,可世间万物无时不在变化,人心变和天气变化一般,料不到,变即变,有因有果。救人时,星华千离并无杂念,飘萝幻姬更不会阻止自己的夫君救人性命。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样,俊美翩翩的男神会用自身不察的气度风范将众多女子迷住,被救的姑娘更是容易对其倾心。星华千离能迷得神女们失去心智,莫非他就不能了?无牵无挂独身一人时,浑水浑得下手不见五指他亦敢救人,这会儿不得不犹豫。

诀衣嚼着嘴里的果子,饶有兴趣的问,“真是因为这样?”

“你想我救?”

“以多欺少不好看。”

帝和笑,“救了她你可不许醋。”

话音落下,帝和眨眼消失在诀衣的眼前,她的话哽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她不保证不醋。

帝和飞身单手搂住被打飞的女子腰肢,广袖拂过,追杀她的众人在一片金光里化成青烟。仍有不少的人提刀劈来,帝和反手从袖中吸出百色扇,扇面打开,疾风横扫,数道金光小剑逆风飞出,将还未近身的人灭了个干净。

天空还了宁静之后,帝和这才低头看自己救下的女子,当即愣住,怎么会是……

帝和抱着女子飞入大轿之中。

诀衣揶揄他,“还说你不想救人。”目光看到被帝和放下来的女子脸上,刹那间怔住,脱口而出,“舞倾?”

帝和惊讶的看着诀衣,“你认识舞倾?”

诀衣顿觉自己说漏嘴,急忙圆自己的话,“说不上认识。同为龙族,很偶然见过一次。”

“你偶然见过的人还真不少。”幻姬是偶然见到,舞倾也是。帝和微微一想,诀衣的年岁比舞倾大了许多,舞倾是西海的公主,论身份,说住地,她们哪儿可能碰上。于是,帝和顺嘴问了一声,“你在哪儿见到过她?”

“过去太久了,记不清楚。还是……”诀衣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见她父王的时候见了她。”未免帝和继续在此事上追问,诀衣反问帝和,“你如此紧张做什么,莫非是怕我伤害她吗?”若她的记忆没有错,他对舞倾可是极好的,好到天界传说他心中有个人,便是她。当年他去西海游玩最喜欢便是和舞倾在一块儿。后来她战场受伤,能入佛陀天见他,住在他的宫中,还是沾了舞倾的光。

想到帝和心中有舞倾,诀衣的心里微微泛酸,尽管她一遍遍的提醒自己,舞倾是自己的妹妹,她该大度,可心中的酸涩并非她忍下就不在了。她的真实身份虽不是舞倾的亲姐姐,可为珑婉时,舞倾确是她的亲妹妹。早知是她被围攻,何用等他出手相救,她必然将刚才那些人灭得灰飞不剩。

帝和声音清晰明朗,“她不是舞倾。”

只是一个和舞倾长的非常像的人,非常像,足以乱真。

舞倾很多年前用自己的龙族圣血与天交换一场幻境血雨,孽祸之下失去了轮回的因果,早已灰飞烟灭,无存世间。

帝和的话提醒了诀衣,是啊,当年舞倾犯下滔天大祸,龙王和王后在得知她所做的事后,一个气急吐血,一个昏厥三天,四海哗然,难以置信美丽的西海十四公主竟然为了得帝尊一日宠爱牵累女娲后人封沉般魂烬墟的海底。当年西海因此事被惩枯竭千年,她更无颜见他。

不是舞倾,却生得和四海第一美人舞倾一模一样的俏面儿,昏死过

去的姑娘得了帝和诀衣的怜悯,喂她服下仙丹之后,没多久悠悠醒来。

“是你们救了我?”

女子起身拜礼帝和诀衣,“多谢仙君仙子救命之恩。”

“别谢我,救你的是他。”诀衣不愿占功,“他可不是什么仙君,佛陀天帝和神尊。”

女子低语,“佛陀天?”帝和神尊,岂不是……

“小仙拜见万神之宗帝和大尊,方才不识大尊,望大尊恕罪。”

帝和见女子动作甚是利索的伏下大礼,已知她服下仙丹后无大碍,“起来吧。”

女子只是抬起头,一个是佛陀天的神尊,另外一个想必亦非简单的仙子了,她可不敢再失礼。

“小仙知虞斗胆,敢问仙子是……”

“我没救你。名字便不用记得罢。”

帝和轻笑,“我媳妇儿,诀衣。”

知虞愣了下,连忙伏地拜礼,“知虞拜见神后娘娘。”

诀衣瞪帝和一眼,东西可乱吃,话莫要乱说。

“你起来吧,他的话岂能当真,我不是他的人。”

帝和再笑,“人家只是叫错了称号罢了,何须生气。”

知虞被帝和的话吓得不敢起身,叫错了吗?

“帝和!”

听到诀衣直呼帝和的名字,知虞晓得俩人关系匪浅,恐真是夫妻两人,不然谁敢直呼神尊名讳。

“知虞太笨,叫错娘娘称号,望娘娘恕罪,知虞是无心的。”她第一回见到佛陀天的大尊神,他们是何名号,并不清楚。

诀衣伸手将知虞拉起来,“我不是他的娘子,没有成亲。我叫诀衣是真,不过是九霄天姬宫的。”

帝和笑道,“待我和她成亲后,可莫要喊错她,圣后娘娘。”

不知是不是帝和给人的威仪胜过没有穿战甲的诀衣,知虞对他的话,格外听从,极怕得罪,“是,神尊大人。”

“帝和你……”

目光看到帝和温柔含笑的双眼,诀衣把话忍住了。他的话,听着像玩笑,可几分真假她不是感觉不到。难料以后,还是莫把话说得太绝对了,万一变数来了,岂不是要让知虞笑话她。

知虞太像舞倾了,以至于诀衣无法将她完全不当做她的妹妹。

“方才那些人为何要追杀你?”诀衣问。

“簿兮仙山之中怪事频出,先后死了好些人,师父发现是一只妖兽在作乱,便布下阵法,打算捉了妖兽。没想到妖兽十分凶猛,活捉无法,师父只得将其灭杀。可是,想杀死妖兽也非易事,好在最后妖兽被师父杀了。可我师父,也受了重伤。”

知虞从袖中取出一把仙灵药草,“要想治好师父的伤,得需这些仙草做药引。可偏偏这些仙草生长在云山厄境,那儿非境中人不得擅闯。最初我求过他们赐草,不肯。无奈之下,我才趁夜潜入境中盗取仙草。不想,被他们发现了。”知虞缓缓的低下头,“我只得自己所做不对,可师父养育我,教我修行,我不能见他每日被重伤所累。”

“这儿……”

诀衣的话还没说完便给帝和打断了。

“这儿有一颗神丹,你拿去给你师父服下,你这些药便不用熬了。”

帝和从袖中取出神丹给知虞,“你伤已痊愈,赶紧回去吧。”

“多谢神尊赐丹。”

知虞感激得跪到地上。

“去吧。”

知虞从大轿中飞出后,帝和转身坐下,神色平静的仿佛从来没遇见她这事。

诀衣直到看不见知虞的身影才从轿门处走进来,“不去簿兮仙山看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