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四三章 一笑一尘缘143

帝和应了星矢的话后便暗暗后悔,旁边的某只可是个醋坛,这话当着星矢承认了,待会儿独处时,不晓得要给他使性子到什么样儿。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担心她会把他敷衍星矢的话当真。可是,跟小孩儿说的话怎么能当真呢瞬?

可,偏生有人当真了,面上却是平静的很。

星矢听了帝和的话,笑中藏着诈,转脸看着诀衣,声音还颇为不小,“诀衣天姬,方才你说与帝和哥哥没有关系我还不信。毕竟,先前可是他抱着你进来的,那模样,俊得很!”星矢勾起一边嘴角,俊俏中带着一丝坏气,“要不是刚才他的话,我差点儿误会你是帝和哥哥的媳妇儿。你说,哪有男人敢当着自己媳妇儿的面说不想自家媳妇儿想别的女子呢,换做我父尊、帝尊叔父,那可是借他们胆儿都干不出来呀。”

说着话的星矢感觉到有人在轻扯他的衣袖,故意装作不知,看着诀衣,继续道,“当然啦,我父尊和帝尊叔父是大婚过后的男神,明媒正娶的媳妇儿不一样,得放在心里疼。但是呢,我还有一个哥哥,叫河古。你认识吗?”

星矢的广袖又有人在暗戳戳的扯了几下,仍旧被他无视了。

诀衣淡淡的瞟了一眼对面的河古鱿。

星矢笑道,“对了,就是他,看来诀衣天姬你认识的人不少嘛。河古哥哥呢,没娶妻,但是他有一个关系匪浅的红颜知己,以我对他的了解,若是那姑娘在身边,他也断断不会说出‘宁可想别的女子也不想她’这般的话。所以呀,我现在可是很相信你与帝和哥哥之间的清白。”

帝和:“……”相信什么相信,他和猫猫之间的事他这个小孩子知道什么,他们可在一个床上睡过。这臭小子到底怎么说话的,他本说错了话,没想到,他竟不帮他安抚猫猫的心,反而让猫猫越发误会他。他怎么会因为没有娶她进宫就不疼她,宴前他还亲口告诉她,他想疼爱她。星华他也就比了,千离和河古两小子难道还能比他更懂得照顾自己的女人吗?

“诀衣天姬,来,我敬你。”

星矢的酒杯尚未举起来,帝和的声音穿了过来。

“那是我的酒。”

星矢端着酒,全没将帝和的话听进耳朵,不过清酒一杯,喝了便喝了,莫非他还会与他计较么。朝着帝和笑了笑,抬了手打算与诀衣碰杯,没想到帝和又道了声。

“我的酒。”

这回,星矢佯装不高兴了。

“一杯酒,帝和哥哥你何故如此小气。”

帝和悠悠然的,道:“你也说不过酒一杯,既是一杯酒,何须贪我的杯中酒?”

“我……”

星矢讲不过帝和,起身去拿自己的酒杯,临走小声的嘀咕一句,“也忒小气了……”

身边碍眼的走了之后,帝和立即端了酒杯朝诀衣敬过去,“猫猫,来,我们喝一杯。”

没想到,诀衣端起酒杯敬千离幻姬去了,连余光都没给帝和。被忽略的帝和默默的安慰自己,说错了话,被忽略一次也是应该的,猫猫这会儿的不高兴是得让她发泄出来,他是大男人,得包容。

原以为诀衣敬酒过后会回到自己身边,没想到她喝着喝着就到了星矢那边去了,也不晓得是她自己走过去的,还是星矢把她带过去的,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让帝和感觉多久不爽,连旁边的星玄看着诀衣的脸上都带着笑意,足见他们聊的多开心。

人家不回来,莫非他还不能过去么?

帝和与千离幻姬喝过数杯之后,又逗了逗千心一会儿,不着痕迹的找星华喝酒,五杯过后,星华把玩着已喝尽的酒杯,别有深意的看着帝和笑了。

一饮而尽的帝和给星华斟酒,见他玩着酒杯并不急于倒酒,放下酒壶,浅浅一笑,“惧内?不敢喝了。”

“阿萝不管我这些小事儿。”

“喝酒是小事,不晓得你们家,什么是大事呢?”

星华不答,嘴角牵着微微的笑,慢悠悠的放下自己手中的酒杯,“我家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好像遇到了大事。”

“我?”

帝和笑了下,颇不以为意的道,“我能遇到大事?”

“没有吗?”

“猫猫,星华说我……”

帝和转头打算找与他隔了一个星玄的诀衣说话,惊讶的发现不知何时她竟然不在了,更让他诧异的是,星矢竟然也不见了。

星华轻轻一笑,给帝和斟酒,“来,喝。”

帝和问,“你知道他们何时走的?”

“什么?”

“猫猫,小毛球。”

星华笑容淡淡的,“我与你喝得畅快,怎会晓得。”看着星玄,问道,“玄儿,可晓得你哥哥和诀衣天姬什么时候走开的么?”

照顾星渃的星玄听到自己的父尊问自己,摇摇头,“父尊找哥哥有何事?不如我帮父尊吧。”

“没事。你帝和哥哥想知道罢了。”

星玄遂看帝和,只见他在张望,以为他找星矢有什么重要的事,“帝和哥哥找哥哥喝酒么?”父尊找哥哥可能有正经事儿,但帝和哥哥找哥哥肯定没要紧的事,他们俩在一块儿,除了玩乐,委实想不出还能有什么事了。不过,喝酒在宴后也能喝,急于一时么?

“呵,难得见到这小子,一杯可还没喝上呢。”

在宴厅东角处见到星矢和诀衣的身影,帝和撇了一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臭小子,没事把猫猫拐到那儿去做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在这儿说么,莫非还怕他听见。躲那儿去说的悄悄话,没准在说他的坏话。在他小时候没少宠他,没想到长大了这么不可爱,早知那会儿便不带他玩儿了。

星华很随意的问道,“把那小子找来喝几杯?”

“不用。我看他这会儿正忙着呢,回头我再跟他喝个痛快。”

星华朝星矢瞟了眼,笑了,“你晓不晓得天界里的人怎么说他的?”

“什么?”

“小情圣。”

帝和端着酒杯的手暗暗的,很细微的,停了下动作,随后很快的端起来喝干了酒杯里的酒。

“哪个说的?”

“不知道。有一天我和他母后带着星渃在外面玩,遇到了几个朋友,聊起小毛球。”星华无奈的笑了,“你也晓得,那小子可没少闯祸,四海六道八荒里就没不认识他的人。”若非亲眼见阿萝生下小毛球,而且小子长得很像他,他真是要怀疑他是哪儿窜出来的小崽子,性格可是一点儿都不像他,和他母后倒有几分相似。

小情圣?

帝和在心底想着星矢的小名号,这小子可不是他的种,哪里可能得他的真传成为情圣,小情圣,他知道情圣是何意么?难道四处认识姑娘就算是情圣了,肤浅,十分的肤浅。想着,帝和的目光不自觉的又瞟向了东角。

咦?

又去哪儿了?

帝和正欲寻星矢诀衣时,一道声音带着喜色响起,“帝和哥哥。”星矢笑容满面的出现在帝和的眼前,“是不是在找我呀?”

星矢回来了,诀衣却不见。帝和一边笑着与星矢说话,一边暗觅诀衣的身影,不在东角,也不在她原本的席位上。

“你一个人?”帝和问。

星矢坐到自己的位上,颇为不解的看着帝和,“不然呢?”星矢笑了,揶揄帝和,“我可还没娶妻呢,想俩个人还得等些日子。”

帝和挑眉,从他的话中听出一丝不寻常,“哟,听我们小毛球的口气,有心上人了?”

“帝和哥哥,你信不信一见钟情?”

臭小子,下一句怕是想说看上他家猫猫了吧,还真是想得美好,他费了诸多心思才缓和两人的关系,他倒是遇见就想骗到人家姑娘。

帝和道,“一见钟情见的,是貌。要是想过日子呀,还得像你父尊和母后那样,经过长年的了解,方能确定对方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姑娘。”

一直没说话的星渃忽然伸出小手指着一处,“诀衣姐姐。”

帝和装作不经意的看过去,一看,立即从位上起了身,快步走过去,抓住欲离开的诀衣。

“猫猫。”

被忽然拉住的诀衣看着帝和,“有事?”

“去哪?”

“不用你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