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四二章 一笑一尘缘142

星矢好奇诀衣,一点儿不顾忌自己的母后和二弟告诉他的事,直剌剌的看着她。没有大婚的帝和诀衣在眼中算不得夫妻,即是夫妻,他也可和诀衣当朋友,帝和哥哥不会如此小气儿的。在天界玩了几十万年的他,凭借自身的魅力和俊美,加之父尊母后的身份尊贵,与生俱来高贵的血统,让他在四海六道八荒里玩得如鱼得水,在女子当中更是香饽饽一只,甚至有着小情圣的称号。自然,这么多年他闯下的祸也不少,每回有人去星宆宫告状后,星华总要让人把星矢找回来,严加管教一番。可是,长大的小毛球,每次面对自己父尊时,格外老实听话,父尊怎么说他怎么做,偶尔还有飘萝在旁边为小毛球求求情,总能让星华在严管他一段日子后重新放他得自由。没多久之后,又是老样子,星宆宫毛球殿下的名声就在管管放放中远扬。

唯一让星华心有所安慰的是,星矢闯祸虽然很多,但从不作恶,残忍暴烈的事不做,遇到善人被欺更会正义相助。如果看到恶人作恶,也能不忘他的身份,尽力渡化有恶根的人。而那些挑战他耐心的恶人恶兽,则会被他不再迟疑的解决掉。这一点儿,还真是像极了他的母后,不喜欢拖拖拉拉,教不好的人,灭掉。为此,星华没少提醒他们母子,凡事多一分耐心,或许能多救一个迷途之人。

能不能多挽救一个人星矢从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是自己的日子会不会过得很快活,与帝和一样,他喜欢自由自在的日子,只不过,帝和没人管束,而他头上有着父尊和母后,闯祸之后不得不乖乖的听训。好看的人,谁都喜欢多看几眼,难得一见的大美人,他更是要认识才行瞬。

当自己的母后是有着闭月之姿的女子,而小姨娘有着沉鱼之貌,从小看着两位天界的绝色,再遇多少女子,他的眼中都难出‘美人’,最美的人,已经在佛陀天了,能够骄傲的,是他的父尊和千辰宫的帝尊叔父。而今,诀衣突然惊现他的眼前,却又被告知是帝和哥哥未娶进门的媳妇儿,这可让他觉得好奇又觉得甚是有趣儿了。

星矢目光不避讳,诀衣亦不是木头,很快便感觉到有眼神盯在了她的身上鱿。

诀衣目光投过来的时候,星矢正端着酒杯喝酒,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立即掀起眼帘将目光牵了过去,正正的与诀衣的目光对上了。

一边饮着美酒,一边看着美人,星矢慢慢的将杯中酒喝完,放下酒杯,勾起了嘴角。

在诀衣的眼中,星矢星玄虽然长大成人,可跟星渃千心没什么分别,皆是小一辈儿的小家伙。他的目光再直白,她都毫无压迫之感,莫说他们,便是他们的父尊母后盯着她看,她亦感觉不到有何放不开的局促。不曾察觉的,是她对帝和的目光,偶尔会抵抗不住,太过于温柔似水,融化了她倔强的硬骨。

见诀衣既不脸红也不闪躲他的目光,星矢越发来了兴趣,这姑娘的胆儿可真是大着呢。能与他对视这么久没一点儿娇羞,如果她不是男子之外,只能是一个理由,她对他毫无感觉。星矢内心暗叹,不会吧,他可是星宆宫的大殿下呀,莫不是她看不出来他的尊贵身份么?虽然身份是爹娘所赐,可得天独厚的出生让他能娶妻生子,这位绝色女战神不会不晓得吧。他这般盯着她瞧,她就没一点儿别的想法,比如,他可能回误会她喜欢上了自己,或者,他看上了她。

是了,她的身边还一个帝和哥哥呢,比起他的身份,帝和哥哥可是一点儿不差的。尤其,如果嫁给了帝和哥哥,他还得称她一声嫂子。

星矢好玩,帝和也是,当年帝和没少带着他四处玩乐,两人之间的关系格外的好一些,比起严肃冷清的千离,星矢叫帝和哥哥却只会叫千离叔父。对帝和娶妻,他仿佛觉得只是一个大自己不多的哥哥娶媳妇儿。

星渃坐在星玄的腿上,没一会儿便从他的腿上滑了下去,找到幻姬身边的千寅和千宸,三个小孩儿一起走出大殿去园子里玩去了,千心见自己的哥哥们要出去玩,想一起去,被千离抱在怀中不让她离开。千心无聊,便仰着头问千离,能不能去诀衣那儿玩。

“心心,衣衣姨娘带着你玩了那么久,饿了,需要用膳,等会儿母后带你去找她玩好不好?”

“嗯。”

宴中酒香飘满,帝和畅饮心喜,端着酒杯想和诀衣喝一杯,却不想见到星矢竟然端着酒杯站在了诀衣的桌前。帝和忙道,“小毛球,来,帝和哥哥与你说上两句。这位,是九霄天姬宫的女战神,诀衣。”说完,转看诀衣,“猫猫,他是星矢,星华家的大殿下。”

星矢好奇,“猫猫?”

“哦,看我,嘴里喊的溜儿了。她是我的猫猫。你可以叫她诀衣姐姐,或者衣衣嫂子。”

星矢端着酒杯

似笑非笑的看着帝和,“你们何时大婚的?”一边说,目光一边转到了诀衣的脸上,像是问帝和,更像是在等待诀衣的回答。

诀衣心里可还憋着帝和坚持抱着她进来的那股子气儿呢,正没地方泻火,星矢跑来给了她一个机会,如何能放过。

“殿下莫要说笑了,我是九霄天姬宫的诀衣不错,帝和神尊叫我猫猫也是真,不过我们可不是夫妻,更没有大婚。还望殿下莫要玩笑,叫旁人听去了,可要笑话我们了。”

诀衣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周围的人听到,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不让觉得她在乱说,却也带了三分认真,叫人不得不听到了心里。

“哦?”

星矢像是发现了什么大的秘密,“这么说,诀衣天姬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诀衣道,“莫非大殿下你现在成双成对?”

“呵呵。让诀衣天姬看了笑话,虽已成人多年,但还未娶妻。不晓得,诀衣天姬可是觉得本殿下该娶妻了么?”

“娶妻生子,是大殿下自个儿的事。若真要着急,也该是世尊和世后娘娘着急,我……”见旁桌的帝和自顾自斟酒,一派‘根本不屑听你们聊天’的样子,诀衣暗暗的改了声,“可没有替你着急的身份儿。”

星矢笑了,“哎,诀衣天姬好心替我着急,怎能说没身份呢。你是帝和哥哥的朋友,那自然是我星矢的朋友,朋友关心朋友,岂不是很正当。”

诀衣轻轻一笑,“大殿下自己急么?”

“我自个儿嘛……”说着,走到帝和的桌边,将他挤开一些,有些歉意的朝他笑了下,“不好意思啊,帝和哥哥,我与诀衣天姬相见恨晚,且先与你坐一块儿。”

相见恨晚?

帝和暗道,他知道猫猫比他大了多少年岁么?相见恨晚,真是好意思说得出来。明明就是娘亲和崽子间的差别,猫猫都能让他的娘亲了,小兔崽子竟然还凑过来找他的猫猫喝酒,小时候带他出去玩儿认识了那么多人,今儿一看,好的没学去,与姑娘们聊上的本事倒是让他学了个十分。

“星矢,来,男的相见,我们喝三杯如何。”

帝和举杯,没想到,宴前说要和他不醉不归的星矢竟然拒绝了。

“帝和哥哥,我们喝酒来日方长,若是你太想念我,宴后我们大战三百回合,如何?”

帝和的酒杯在他的指尖转动,像在指尖盛开的一朵柏雌花,优雅而纯净,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莫非,我若不想你,你便酒都不与我喝了?”

“你不想我?”星矢惊讶道,“你怎会不想我呢?”

帝和反问,“我为何要想你?”又不是他的儿子,也不是他的媳妇儿,从他这小没良心的劲儿看,说不定还是来勾他以后的媳妇儿的呢。

“我是星矢哎。你不想我,难道还能想诀衣天姬?”

诀衣微微的怔了下,好好的他们俩聊,扯上她算作甚。

也不知道帝和是为了气诀衣还是拉不下男人的面儿,当即否认,“无缘无故的,我想她做什么,天界多少神女仙娥等我想,我跟猫猫天天相见,不必念想她。”

“啊,这么说,帝和哥哥你宁可想别的女子也不会想诀衣天姬了?”

帝和轻轻的,“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