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三八章 一笑一尘缘138

近身看着眼底含笑的帝和,诀衣心里又恼又羞,这人就是欠揍,故意装睡。

“选和我一起睡是明智的。”

从他的笑容她很容易知道,他嘴里所谓的明智一定是愚蠢,同床共枕还不如变成一只小奶猫给他看呢。诀衣丝毫不掩饰心中的嫌弃,亦不知是在嫌弃她自己笨还是嫌弃帝和的无赖,“明智你个头。”说完,变成一只纯白色的小奶猫趴在帝和的被褥上瞬。

姑娘也是狡猾的很,变成小奶猫还没趴热被子便想变回来,可有人比她更狡猾,在她还没来得及捏诀时,将她拎起来塞进了温暖的被子里。

“喵。鱿”

诀衣在被子里软糯糯的叫了一声,娇小的身子在被子里一点点拱了出来,露出小小的头,冲着帝和发火。

“喵。”

不要脸!竟然趁机禁了她的仙术,她就晓得变成小奶猫没那么容易,现在不单单是陪他睡觉,连人都没得做。混蛋!

帝和侧身看着被子里的小奶猫,笑得贼叫一个贱。

“我刚才是不是提醒过你。”可惜她不听,这就怨不得他了。

“喵,喵。”

帝和笑着抬起手抚摸小奶猫的头,“好了,别叫了,睡觉吧。”

诀衣在心里将帝和翻来覆去的啐了几遍,无济于事,慢慢的也就认了,趴在他的掌心下面闭上了眼睛。睡着之前还在庆幸自己变成了小奶猫,若是人形睡在他的床上,那成什么了?真正的明智,必然是她这样的选择。

月色凉好,床幔下,身边的动静惹醒了帝和,睁开眼看到枕在他胳膊上睡着的姑娘将被子掀开了不少,目光温柔的看着她,抬手将被子重新为她盖好。不知自己已被帝和变回人形的诀衣朝他的怀中贴了贴,睡得很安然。

天快亮的时,帝和被说梦话的诀衣扰醒。

咕咕哝哝听不清楚她说什么,让他欣慰的是,怀中的妮妮并不是在做恶梦,软哼了几句话后,又沉睡过去。

清晨醒来,诀衣睁开眼看到帝和目光清润的看着她,声音轻轻的,“醒了?”

“嗯。”

“尚早。要不要再睡会儿?”

诀衣想了想,“很早吗?”

“挺早。”

帝和柔声道:“你还睡会。过会儿我叫你起床。”

“嗯。”

诀衣闭上眼睛,好会儿后,感觉自己与帝和说话太顺溜了,她可是一只小奶猫呀,刚才开口跟他讲的似乎是人话。想不透,诀衣又打开了眼睛,近在咫尺的脸庞让她愣了愣,昨晚看他觉得他的头很大,今儿看他怎么有种她的头与他的人头一半大小的感觉呢。

并未睡着的帝和慢慢睁开眼睛,见诀衣盯着自己,不解,“怎么了?”刚才不是还挺好么?“不想睡了?”

诀衣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感觉到不对劲,小奶猫的身体哪里有这么大?连忙看自己的身体,发现竟是人形。如此说来,昨儿晚上她与他……

“混……”

“我没有做坏事。”

帝和抢了诀衣的先,刚才醒来她脾气那么好他也觉着奇怪,现在才晓得,她当时以为自己是猫崽,直到这会儿才反应她是个人。

“除了抱着你,别的我什么都没做。”

“你还想做什么?”

抱着一个大姑娘睡了一晚上还不够么?

“作为一个身心健康的男神,我先为男人,再为神。”

“所以呢?”

“昨晚抱着你的时候,稍微有那么一点点邪念。但是!我觉得有邪念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

诀衣冷眼看着帝和,他还真是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

“猫猫,你想呀,我抱着你一晚上,如果对你毫无感觉,难道不是对你的一种莫大侮辱吗?”她得差劲到何种程度才能让男人对她一丝心动难有呢。何况,强忍一晚上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很享受的事。若非担心她独自一人睡觉会做噩梦,他才懒得牺牲自己的清白与她同床呢。她还老不乐意了,莫非以为他很愿意吗?她微微一动他就醒来,一晚上没睡踏实。

诀衣从被子里

坐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看着帝和,“你还是侮辱我吧。”

“确定?”

“信誓旦旦的说不当我的混蛋,结果呢?”

帝和一把拽下诀衣,再她挣扎着要坐起来时,一只手用力的摁住她,“我说到做到。”

“那你此时是何意?”

她信他昨晚没有对她做什么,她不是石头,真对她做了事,她肯定醒了。但是,一晚上没有动手动脚不能为他是一个混蛋做开脱,逼着一个女子睡在他的被窝里,这事从最初他动了心思就是个混蛋,尤其他还抱着她睡了一晚,忒不要脸了。

“用我的真诚和良苦用心告诉你,混蛋不是我。”

“没看出来。”

帝和忽道,“来人啊。”

寝间外面的门被神侍推开,听到走进来的脚步声,诀衣慌忙了,坐起来不是,继续躺在帝和的床上也不是,一心想着不要让神侍们发现她昨晚与帝和睡在一块儿。

耳室小玄门外,神侍说话了。

“麒麟神尊。”

“把前几日让你们准备的衣裳拿进来,服侍猫猫起床吧。”既然她不会在心安理得的睡觉,起床便是必然。

神侍暗暗惊讶一记,很快应声,“是。”

诀衣本想偷偷的溜会自己所住的宫殿,被帝和一句话给破了,更让她恼火的是,他竟一点儿不帮她掩藏,这下帝亓宫里还有谁会不晓得她昨晚跟他同床共枕了。

直到从帝亓宫腾云驾雾去往西古天的路上,诀衣的脸色才变好了些,先前在宫里她愣是不让一个神侍靠近,凡事皆亲自动手。腾起祥云的时候,帝和想两人一块儿飞,她也是自己捏诀飞入天空,刻意与他隔了一段。

帝和追了几次,诀衣避了几次。帝和不得不捏诀瞬间到了她的身边,站在她的祥云上面,在她欲逃开的时候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猫猫,你是不是害羞呀?”

两人虽不是夫妻,可亲密的事不是也有过一两次么,和真正的夫妻比起来自然算不得什么,不过将他们俩的关系看来,应该不至于害羞得要对他避开这么多吧。在帝和的心里,他虽然博善天下,对女子尤其宽容,但有过肌肤触碰的姑娘,尤其是和她有过的那些,独独只有她,在他的心里,她与旁人是不同的,难道她看不出来?

“我害羞什么?”诀衣抽了抽自己的手,没成,看着帝和,“放开。”

“不害羞的话,躲着我做什么?”

诀衣继续否认,“我没躲着你。”

“你躲了。”

“没有。”

“真躲了。”

“你非要气得我晕过去才罢休么?”

想到诀衣晕厥之后不知道何时醒来,帝和收起嘴角的笑容,“当真是被我气的?”

“不然还能是什么?”

帝和想到自己肯定不是她晕倒的真正缘由,至多只是个引子,有了这个顾虑后,倒真是收敛了想逗她的心思。

帝和诀衣到了千辰宫门口,原想着门外有许多来祝贺的神仙,没想到长长的金阶上面并没有赶来客人。进去之后才晓得,帝尊俩口子并没有宴请许多人,不过是些千离的老友与幻姬的一些朋友。

诀衣把给三位小殿下的珍礼交给了幻姬,让他们的母后来替他们保管。千心见到诀衣很是欢喜,像个糯米团子似的滚到了诀衣的身边,被诀衣抱起来的时候,咯咯直笑。

“千心可喜欢你了。”幻姬道,“往后多来千辰宫坐坐吧。”

“我也喜欢她。”

千寅和千宸也不晓得是谁在追逐谁,俩小家伙腾着小云朵在周围飞来飞去,和千离一样的银白色头发让俩个小娃娃瞧上去十分像小小千离。

到了千辰宫便分开的帝和诀衣,在宴席开席前,诀衣抱着千心寻找帝和,有件事她想跟他商量。不,不是商量,她已决定,只是告知他一声。可就是这回寻找,让她意外的听了一回墙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