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三六章 一笑一尘缘136

为什么是她?

帝和看着目光清澈的诀衣,如此绝色的她,娶到宫里放着,必然也是一处无与伦比的风景。何况,她并非无趣之人,除却偷袭他的习惯着实让他头疼外,有她在宫里解闷,日子倒也有些乐子可盼。娶妻生子于他而言从来不是必须之事,只是他非圣烨,做了无耻事,却不管不顾,亦或者他有心想顾,却得不到诀衣的心。她无法原谅圣烨,此生不可能接纳他,与他无关,谁让圣烨不是得人爱慕的情圣呢,招人喜爱这件事他也是没办法,与生俱来,谁让那些个姑娘偏偏就是爱慕他呢,太得女人心,他偶然也很不好意思。

诀衣问帝和为何想娶的人是她,他心知无关乎爱,却不会傻得告知她真正的缘由,以她的傲气,哪里会接受他的愧疚鱿。

“不想别人霸占了你的美。瞬”

他的话虽然不是诀衣最想听到的,可也并未大错惹她肝火大动。他喜好美人众所周知,她亦知晓。因她的容貌而对她动了娶妻的念头,尚能理解,神者不似凡间的女子,色易衰,年华易逝去,故而担心色衰而爱弛,她的容貌生世如此,不老不死,不会担心哪一天她不美了,帝和便不要自己了。只是,并非因她不可失去而娶她,终究让她心里感觉不甚欢喜,怪不得当年是珑婉时,他对她避而不见。

“我以为只有人间的庸俗肤浅之人才会因女子的容颜而渴望与其相守。”

帝和轻轻一笑,“天界美丽的神女仙娥太多,但美得让我想娶的,只有猫猫一只。”

诀衣哭笑不得,不知道要高兴他的夸赞还是该生气他的俗弊。

“我不嫁。”

“嗯,放心,我也不会让你嫁给别人。”

“我说的并非不嫁别人,而是不嫁你。”

帝和一点不担心,“可是除我之外,不会有人敢娶你。”仙界神界的男神没资格,佛陀天内的神祖更不会与他抢女人。

“我没想过嫁人。”

帝和挑眉,“噢?”

诀衣暗暗弱了一分底气。嫁人这件事她想是想过,但那是在许多年前,况且她当时并不晓得自己是九霄天姬,被封印了记忆和法力,作为一个爱慕他的女子,想嫁与他为妻是再寻常不过的事。珑婉想嫁是珑婉的事,她现在不是珑婉。

“一回都没想过?”帝和对自己相当有信心,即便眼前的小猫儿没有爱上自己,可他不信她一次也没梦过成为他的女人。若是对他毫无感觉,为何他在霏灵山含住了她,她只甩了几个耳光,最后还不忍心下手再打他?他可不信圣烨在她的面前能有如此好运,保不准早已将他追杀在她的长剑下。对他的舍不得,可不就是喜欢他么。在恨天台上,河古说他以后娶不上媳妇儿,她可是说了要嫁他,她那时怎会没想过他可能真的会娶她呢?

诀衣将自己的手从帝和的手中用力抽开,“反正……不嫁你。”

“那便是想过嫁人。”帝和笑,“既然想过,就行了。”

以前想过,现在不想,以后便可能再想。她曾经想过要嫁的男人是谁他不关心也不想知道,只是从此她能嫁的男人,必然是他。他看过的身子,断然不会让其他男人再看到。不然,让他万神之宗的面儿放到哪儿。那个不知名的男人能让她心甘情愿的想嫁为人妻,莫非他就不能?

二度晕厥再醒来的诀衣让帝和带着不可见的忧心,有病有伤,这些个还能对症下药。而她,却是不知为何。不晓得她何时会昏死过去,也不晓得哪天会醒来。第一次昏了几天便醒来,第二次半月,可会有第三回?唤不醒她,他该如何是好?

帝和仔仔细细的问诀衣晕倒前做了什么,碰了什么,甚至连她闻了哪些东西也问了,想了,叫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并无任何害她晕过去。而她的身体,更是好得很,并无不适。无异,如今是最大的有异。

夜里,诀衣在自己住的宫中赏月,花园里的花儿在月下盛开得一如白天的绚丽,退去白日的浮躁,与影成双的晚上虫鸣更显园中宁静。美景不在珍奇壮阔,有时藏在了一轮圆月里,又或是一朵吐露花蕊的夜云香,哪怕是一处无声的悠然小径,也可叫人赏出一番安宁悦目。

雕花的飞云长椅中,诀衣懒懒的睡在里面,心情甚好。帝和答应明日陪她去极西天的九霄天姬宫,说是和她一起在那儿住些日子,终于要回宫了,心情美丽的很。

若说让她微微担心的,与帝和担忧的一样,她不知道为何自己

会忽然晕厥,昏迷的时候,她无法听到他的呼唤,更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睁开眼睛。这种未知的意外,不止让帝和心难安,她自己更是。帝和问她碰过什么,去了什么地方,她皆一一认真回了他,莫说他奇怪,连她自个儿亦察觉不到一丝怪异之处。两次晕倒前,她无不舒服,没有疼痛,没有闻到异常的气味,只是在树下的秋千上想着他,想到他的不好,也想到他的好,最后忍不住由心的笑了。笑中带甜,然后便失去了知觉。

是了。

诀衣晕倒在碎镜湖边之前,并没有接触不该碰的东西,只是在荡起的秋千上想着帝和。傻小子一般,见她盯着他看便凑过来亲他,不打他还能打谁。被打了也不晓得教训她,反而大声的问她,是不是以后不想要洞房花烛夜了。想想,忍俊不禁。

“呵……”

诀衣轻轻的笑了,挪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长椅里,想着,总不能是因为想他所以晕倒吧,岂不是此生都不能想那个小子,哪里有想一个人便昏死过去的理儿,她可没有这种诡异的毛病。

缓缓的,诀衣闭上眼睛,打算小憩会儿。

等等!

诀衣睁开眼,想到了一个被她忽略掉的事。

那日在星穹宫的花园里,她陪着飘世后娘娘散步,晕厥之前想得也是帝和。他和河古在厨房里打架,她觉得他也太童趣了点,只有小娃儿们才会一语不合便打起来,这种事儿在千寅千宸和星渃三人中能发生,他俩大男神还能为了一盅补汤打起来,忒幼稚了些。可是,也不晓得为何,她觉得能跟自己兄弟打架的他,很可爱。

星穹宫和帝亓宫,两处神宫。两日里,她吃的东西亦不相同。两宫中的花草也不相同。如此想来,症结必然是在她的身上。回天界之前,她从未出现过莫名其妙晕厥。如果不是在霏灵山之后,或许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唯一的解释,便是她后背上的那只紫红蟾蜍的印记了。

紫红蟾蜍毒发吗?

诀衣蹙眉,既然有毒,为何多年不见剧毒侵蚀她的五脏六腑,偏偏在她与帝和越来越亲近的时候发作呢?

似乎心中为他起涟漪便会晕厥,难道真是如此么?

看着繁星围绕的亮月,诀衣的心渐渐沉重。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停在了诀衣身边。

“天姬,麒麟神尊请你过去。”

“可知何事吗?”

神侍摇头,随后又道,“帝尊和帝后娘娘也在。”

听到幻姬来了,诀衣从长椅上起身,猜测着莫不是异度世界的事有了眉目。

在昭戈殿,幻姬见到诀衣走进来,微微一笑。

“帝后娘娘。”诀衣朝幻姬轻点了一下头。

“你可算是醒来了。”说着,看了一眼和千离坐在一块儿的帝和,“你昏迷的时候,有人可担心得不行。”

诀衣笑了下,“不知你来,有失远迎。”

幻姬轻轻的笑出声,这句话可真有些圣后的正宫之感。

“既然你这次怠慢了我们,不晓得如果我说要惩罚你一下,你会不会甘愿呢?”

“那是自然。帝后请说。”

幻姬望了眼千离,眼中含着幸福,“明儿是我和千离三个孩子的生辰宴,一看是看看你醒了没,二则若是你醒了,想请你与帝和去千辰宫里聚聚。刚才我跟帝和说,他可是拒绝了,说要陪你回极西天。我劝不了他,便亲口问你了。”

诀衣想也没想的道,“回极西天不在于明天还是后天,帝尊和帝后娘娘宴请,肯定要去。这,算不得惩罚,是诀衣的荣幸。”

“呵。你能来,我很高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