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三五章 一笑一尘缘135

在佛殿被偷袭让帝和不高兴,但他并没计较到真生诀衣的气,疼痛的时候,着实觉得她不可理喻。到了傍晚要用晚膳时,听神侍说诀衣不在她住的宫中,不免又担心起来。

帝和一边朝宫外走一边想着,莫不是打了自己之后那只野猫儿跑回了极西天?她耳朵是干什么用的,他说明天陪她回九霄天姬宫,她是没听到心里,还是以为他被她打了之后便不会陪她回宫紧?

前脚还未跨出帝亓宫的宫门,一个神侍急匆匆的跑来。

“麒麟神尊,麒麟神尊。”

帝和转身看着飞奔而来的神侍,跑得太快,差点儿撞到了他的身上,若非帝和伸出手抓住神侍,整个身子要冲到宫门外面去了。

“何事惊慌?雠”

“诀衣姑娘……诀衣姑娘她……”

听到诀衣的名字,帝和的心微微揪紧了一记,“缓口气。”

“她晕倒在碎镜湖边的树下了。”

神侍的话音才落下,帝和刹那不见了身影。

碎镜湖边的树下,几个神侍在焦急的呼唤诀衣。不知她为何会晕厥,不敢对她做什么,直到帝和突然出现,抱起树下草地上的诀衣。

三天后。

帝和坐在床边看着双眸紧闭的诀衣,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又晕倒了呢?且和上回一样,昏死的她身上并没有内伤和外伤,亦查不出她的仙体哪儿不对劲,只能眼睁睁的静等她醒来。他以为她赌气回了九霄天姬宫,没想到她竟然昏死在碎镜湖边,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晕过去的,若是那日离开佛殿便去了碎镜湖边,便是给晒了半下午,那日太阳毒辣,抱起她时,感觉像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全身的衣裳湿透了。

“麒麟神尊,药熬好了。”

神侍端着一碗仙药走过来。

帝和把诀衣从被子里扶起来,坐到她的背后,将昏迷不醒的她放入自己的怀中,端过神侍送来的仙汤,“出去吧,我来照顾她就行了。”

“是,神尊。”

尽管诀衣没有知觉,帝和仍然每天亲自选料为她熬一碗仙汤,不假她人之手,一勺一勺的喂她喝下。

悉心照顾七天之后,诀衣仍旧没有醒来,帝和心中稍稍有些按耐不住,想去北荒神山的山顶天牢里找圣烨,他曾说晓得为何诀衣会晕厥,或许问他,能知道唤醒她的法子。但,想到自己去找圣烨诀衣在洞口昏倒的模样,他害怕第二次再出现相似的画面。如果是他前脚离开,她随后醒来,许是又会胡思乱想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诀衣昏迷半月后,帝和坐不住了。走到床边,再看一眼她,确定她命息安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猫猫,你到底怎么了?”

“被你气的。”

帝和愣住,谁的声音?

“猫猫!”

帝和惊喜的看着诀衣缓缓的睁开眼睛,连忙坐到床边,“猫猫,太好了,你总算醒了。”

“你再欺负我,气我,说不定我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好好好,不欺负你,不气你。”帝和心里高兴,嘴上便顺着诀衣的话来捋她的毛,醒来就好,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跟他说开,不要动不动就昏死过去,让他担心。不大确定的,帝和问诀衣,“真的是我气坏了你吗?”在异度世界可没少气她欺负她,也不见她晕倒,初回天界的那阵子,他不也老和她斗嘴么,那会儿她回击得可一点儿不含糊,怎么如今两人关系好了,她该知道他对她没有恶意后,却一点儿刺激受不得呢?何况,在佛殿他亲她,也是她自己看了他很久所期待的,他是顺着她的心意亲了她,怎么这会儿反而成他不对了。

看着眼中有着担忧的帝和,诀衣心里又感动又讨厌他,没事儿为什么总是很温柔呢,她又不是柔弱得病怏姑娘,怎么可能他亲她一下就晕过去,心里有小涟漪是真,但还没激动到让她眩晕。

“嗯。就你气的。”

诀衣故意埋怨帝和。

一贯在女子面前自如调侃的帝和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他感觉自己没错哪儿,可她却气着了,往后真要气上她,如何了得?

“猫猫。”帝和想了想,说道,“我并非存心想气你,只是当时在佛殿内你看了我许久也不下嘴亲过来,我怕你害羞不好意思,亲了你。”这怎么会气

到她呢,像他这般体贴的男子,她应该偷着乐,天界不晓得多少神女仙娥们做梦都想被他亲呢。难不成,她是觉得必须她自己亲过来?可他后来不是给她机会了么,她不亲,反而揍她,太不可爱了。

诀衣这才想明白那天的事情,她说呢,为何他说的话她听不懂,原来这小子以为她想亲他呀。

“我看着你就是想亲你?”

“你看了我很久。”

“那是因为……”

诀衣想了想,因为什么来着?

帝和问,“因为什么?”

诀衣抱歉的道,“忘了。”

“……”

“反正我看你,不是想亲你。”

“你不说忘了么,怎么晓得当时不是想亲我?”帝和嘴角带笑,“盯着我看了那么久,就算开始不想亲我,难道之后也一直不想?”

诀衣倔强道,“不想就是不想。看多久都不想。我虽然不记得为什么盯着你瞧,但肯定不是想亲你。”

“难说。”

见帝和嘴角的笑,诀衣呼啦扯过被褥,将自己的头捂得严实,在被子里还不忘态度坚决的表达自己。

“我说了不是想亲你就肯定不想,你又要气我吗?”

帝和尚不能确定诀衣是不是因为生气而晕厥,只能认为是,不想她再次昏迷不醒,急忙对她妥协,一边扯开捂着她的被子,一边道,“好好好,不气不气,不气你了。你说不是想亲我就算不想吧。”诀衣还犟着被子不肯让帝和扯开,“猫猫,别捂着,会不舒服的。”

诀衣这才松开手,让帝和把她的被子拉开。

“饿不饿?”

“身体哪儿有没有不舒服?”

“想喝水吗?”

诀衣摇头。

帝和不放心,拿过诀衣的手为她号脉,着实能确定她的身子很好才安心,为她号脉的手顺势握住诀衣的纤手。对她,他自己也发觉耐心越来越多,心疼越来越多,甚至为她有了不小的改变,竟能在帝亓宫里待了半月,足不出宫,任宫外的世界繁华喧闹,他只想守在床边等待她醒来。

“猫猫。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不满,可是,不管你对我有多少不满,不要独自生闷气,告诉我你的不高兴,我或许不敢答应你一定会让她每一件事都满意,但相信我,在我知道你的不高兴后,我会很努力的尽自己最大的可能让你高兴起来。”

“我现在就不高兴你抓着我的手。”诀衣面无表情的看着帝和,“能放开我吗?”

帝和的手松开了一点,可很快的,又握紧了,笑道,“这都不许的话,以后要怎么办?”

“以后也不给抓。”

“然后直接到洞房花烛夜吗?”

诀衣怔愣,想到帝和在佛殿问她,以后还想不想要洞房花烛夜,想笑,却在心底狠狠的忍住了。

“谁跟你洞房花烛夜呀?”

“你啊。”

床上躺着的姑娘没想到帝和会说得如此直接,看着他,女子的羞赧到底忍不住了,娇嗔的剜了他一眼,“我才不跟你洞房呢。”

帝和轻轻的笑,愈发抓紧了诀衣的手,“如今的天界,我看哪个敢跟你共度良宵。”霏灵山之后,无一不认为她是他的女人,而他确实也做了一个夫君应该做的事儿,尽管没做完,但人不能无耻,不然便和圣烨没两样,他不会毁了她的清白却继续逍遥。她哪儿他都看过了,再给别人看,他自然也是不许的。

诀衣到底不傻,帝和的话说到这份上儿了,她也该想到他心里所想了,只是没想到他会想跟她成为夫妻,这样的转变让她始料不及。姑娘也是直性子,便问他,“你知道洞房花烛夜后意味着什么吗?”

“你呢?知道吗?”帝和反问。

诀衣点头。

帝和道,“我也知道。”

“那……为什么是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