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49 用我的一切来爱你

偌大的玉石台上,一片猩红凌乱的血迹,还有一道深深的裂缝,横亘其上。飓风已经逐渐停歇,天上的乌云也逐渐消散,剩下一道明亮的日光从上方洒下。

周围一片寂静无声,似乎天地之间,只剩下了站在场中,紧紧相拥在一起的两人。

那一身黑袍的男人,不过是眨眼之间,就已经让疯癫的陆风神魂俱灭,一句话便将整个陆家通通判了死刑,甚至还将牵涉出这后面不知凡几。

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此时却依然一身清贵,容色冷清,似乎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的手臂紧紧地抱着怀中的红衣少年,将他按在自己怀里,那一贯的淡漠神色,唯独在对自己怀中的人儿说话的时候,才渐有消融,仿佛春水破冰,风姿卓越。

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这人身份不凡,容颜清隽气度雍容,让人望而生畏,不自觉心生臣服。

这样的人,似乎永远当如雪上之巅不可攀附。

然而此时,看到他容色之上的淡淡宠溺,凤眸之中的隐隐灼灼,却是忽然让人动容。

这样的人,并非绝情,只是将所有的温柔和宠溺,都给了一个人。

无数人看着这一场景,看到那在微风中翻飞的交叠在一起的黑红二色的衣角,皆是无言。

虽然….是两个男人抱在一起,但是却莫名的让人觉得无比和谐…

等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有的人脸上神色顿时变得怪异起来。

是啊,这可是两个男人当中抱在了一起啊!为什么他们一点也不觉得违和啊!?

不得不说,这两人的容貌,倒是顶配…

不少原本脸色绯红的少女看到这一幕,都是神色一白,而后目露失望之色。

还有一些男人看着,原本下意识的想要露出嫌恶之色,但是对着这么两个人,似乎什么表情都不合适。

很奇怪,这两个人,这样抱在一起,分明是有伤风化,但是偏偏,不让人心生厌恶。

纵然万人有万种想法,此刻却也无人出声。

大约是那黑衣男人的姿态太过霸道,让人无言以对,也可能是那俩个人之间自成一层屏障和外人完全隔开,让人无法心生厌恶。

凌震天眉心跳了跳。

凌家家大业大,下面的人有的有类似的癖好他也是知道的,但是只要无伤大雅,倒也是没有人去在意。

但是他却是万万没想到,这位居然….

怪不得,这位上位已经好几年了,年纪正是应当纳妃的时候,却是迟迟未曾听闻过这方面的消息,就算是因为下面七部的动乱,依照这位的实力和手段,也早早都在掌控之中。

永恒之城,他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却一直孤身一人,连一星半点的传闻都没有。

就算是一城四族之间的关系微妙,彼此并不介入对方的事情,永恒之城和这位,也一直十分神秘,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二的。

原本他也从未多想,只是略微有些奇怪,却也没有放在心上过,毕竟是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情。

但是真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那位从来不近女色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凌震天心里,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这人是在他的地方找到的,不管怎样,也算是有了点交情,这对他们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毕竟虽然面上不说,但是其实四大家族,都一直在寻找机会和那里攀上点关系,只是苦于这位向来神秘至极,也从未有交好的意思,所以大家也都一直相安无事。

现在,凌家算是占了个先机,倒也是好事一件。

但是另一方面,这位的这个癖好,终归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情。原本大家都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他却知道了,甚至下面的这么多人,通通都看在了眼里。

纵然知道他真实身份的没有几个人,但是……

凌震天再度抬眼看了一下,见到那人将怀中少年镶嵌在怀里的样子,还是忍不住眼皮儿一跳。

这位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这么大张旗鼓啊…看他的样子,倒是一点也不介意….

不过万事还是小心为上,凌震天决定,等事情结束,一定要将这个消息,完全封锁!

而且,他原本猜测那少年不过是这位的一个禁脔,现在看来,倒是…并不太像啊…

想想也是,依照这位的身份地位,又如何会为了一个区区的禁脔而做出这样大的动静?又怎么会在方才,亲自出手?

他向后靠了靠,转眼看向了一旁一直无声站立的林远:“林统领,这人….”

“凌家主,既然人已经找到,那么我们先前答应的报酬,依然会如数酬谢。”

林远站得笔挺,微微一笑。

“只是此人的身份,您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凌震天当即领会。

只是他也不知,虽然林远看似冷静淡定,其实内心也早已经波澜一片。

看着场中的君上,除了装面瘫,林远是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控制自己脸上的表情了。

原本君上要他出来找人的时候,他就很是吃了一惊,因为他虽然见过君上对那位十分在意,却也没有想到,会在怀疑那人到来的时候,派遣出这样的阵容出去找寻。

除了他来了这里,其他三个家族也同时派出了人手去寻找。

顾不得四大家族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君上居然就这样干脆利落的下了决定。

甚至在听闻到一点可能的消息之后,以最快的速度亲自赶来。

林远看着,不由得在心中叹气,最终眼底却是浮现淡淡笑意。

他是见识过那女子的,还记得当时,她强吻了主上,曾经那样决绝热烈的宣布——

“这个男人,是我的。”

林远觉得,这样的胆量,这样的决绝,这样的无谓和悍然,就算是四大家族之中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也未必会有。

他见识过太过出色的女子,容貌倾城的,才华倾世的,性格绝佳的,无一不是各大家族倾尽心血培养出来的最为卓越的女子。

至于君上,更是见过太多,天下绝色,环肥燕瘦,若是他想要,自然轻而易举。

可他偏不。

他唯独爱上这一个女子,容貌甚至堪称丑陋,身份卑微低入尘埃,性格倔强的让人咋舌,嚣张放肆,冷酷决然。

甚至为她倾尽一切,几入生死。

而此时,终于相见,他甚至不顾世俗目光,不顾天下流言,只是为她。

林远想起在和君上的其他心腹说起的时候,除了他和泽尔等人,其他人自始至终不能理解甚至心中暗暗反对,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做了充足的心里准备,也算得上对这女子和君上的感情有几分了解,对君上的态度有几分笃定,但是此时,看到这一场景,林远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终究还是低估了很多。

低估了那女子居然真的可以凭借一己之力,从那边来到这里,更加低估了君上对她势在必得的决心。

林远轻轻叹气,很快又想到若是等回去,那些人不知又会怎么折腾,忽然就有点期待了起来。

君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大开杀戒了啊….真是…分外想念呢…

而在这一片安静之中,不知又有多少心思尽碎。

容枫愣愣的看着那台上的两人,心里竟是忽然间一团乱麻。

凤墨他…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

他难道不会觉得不舒服吗?他为什么不挣开?他那样冷清洒脱人,怎么会甘于被一个男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拥在怀中?

他为什么…

凌朗也是吃了一惊。但是在短暂的愣神之后,还是掩去了面上的惊讶之色,眼中倒是逐渐流露出几分深色。

他早就猜测凤墨的身份绝对不一般,倒是也没有想到,居然和这样的人物有所牵连。

这黑衣男人,能够让那老家伙亲自出动,自然是能和他平起平坐的地位,放眼大陆,也只有那几个人而已。

虽然他对这男人倒是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出于本能,他还是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绝对的尊贵和强大。

最关键的是,这两人的关系…

他虽然见识过一些这样的事情,但是眼下亲眼看到,却还是有一些意外,而且心里莫名的觉得不太爽。

在他的想象中,凤墨这人,天赋极强,而且手段繁复,也颇有计谋,性格又十分随性洒脱,这样的人,原本是可以靠着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天地的。

但是现在,他却分明就是另一个男人的….

凌朗想了想,却又忽然觉得自己的这个心态也很无趣,毕竟这都是别人的事情,他虽然将凤墨当做朋友,却也没有什么资格插手他的事情。

他转头,却是无意间看到了容枫有些失魂落魄的神色,当下心里咯噔一下。

这小子…

“喂,容枫?”

他捅了捅容枫,后者一惊,连忙扭头看他,眼底还有未曾散去的不可置信和一丝隐约的失落。

凌朗眉心微蹙,声音微沉:“容枫,不管你心里都有些什么心思,但是从这一刻,你都要将那些通通忘记,懂吗?对凤墨而言,你就是他无意间救了的一个陌生人罢了,你懂吗?”

容枫心头如同遭遇重重一击,虽然理智上,他也知道凌朗这么说是一点错也没有,甚至他也知道,这也是凌朗为了他好,眼下这情形,这是最好的说法。

但是….

但是心里却好像一直有一点无法扭转,似乎有一个声音在执拗的说着不愿意。

“若是你还想继续走下去,那么这是唯一的办法,懂吗?“

凌朗最后严肃的说了一句。

容枫沉默片刻,终于点头道:“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他带去麻烦的。“

若他真的是这个男人的….那么任何的其他多余的关系,肯定就会让凤墨陷入困境,两人原本也算不得什么,他是他的救命恩人,仅此而已。

容枫一字一句说完,便低下了头。

凌朗看了他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小子还是见识太少,等以后他就会明白,有太多的事情,都是由不得自己的。

然而无论其他人此时到底在想什么,在场上的两人,却都是无心顾及,也懒得理会了。

轩辕夜将人搂在怀里,目光淡淡的从那些被迅速控制起来的陆家的人身上略过,最后在远处的某个身影之上定了定,冷道:“这些人,一个不留。”

林远当即双手抱拳:“是!“

然而当他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场上竟然已经空无一人了。

“……“

林远在心里默默想道,倒是从来没有见过君上这么急迫的样子呢….

凌震天看到场上忽然消失的两人,也是傻了眼,这、这是做什么?人怎么就忽然消失了?

他转头看向林远:“林统领,这…“

林远满面严肃:”凌家主,你也知道….我们的时间很宝贵……君上他,还有很多要务要处理。“

凌震天了然的点点头,也是,那位悄无声息的出来,并且来到西凌域,原本就是一件大事,时间紧迫也是正常。

“既然这样,那,这些人就交予林统领处理了。”

凌震天的目光扫过下面已经惊慌不已的陆家人,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这么不知死活,差点将祸事牵连到他们凌家,这些人,纵然是死一万次,也死不足惜!

“是老夫的疏忽,竟然在眼皮子底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望林统领能够通融一二啊。”

林远了悟的笑了笑:“凌家主英明,能够找到人,我们感谢尚且来不及,这些人做错事儿,怎么能让您承担呢,您大可放心。”

凌震天这才安心,苍老的面容上露出爽朗的笑容:“那就多谢林统领了。”

“客气客气。”

客套之后,林远看向那些人,心里却是没有一分同情。

怪就怪,他们居然有那样不长眼的子弟吧。

当着君上的面对那位下暗手,还真是自己找死了。

凌木将人交出去之后,场上也很快清理好,随后再度挥出灵力,打在青铜大钟之上——嗡!

“比赛继续!“

……

无论其他人怎么看怎么想,处在事情中间的两人,却是早已经离开。

凤长悦臻首埋在他坚韧温热的胸膛之上,对周围的这些事情倒也不是十分上心了。

他总是能够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

现在,她比较关心的是他的身体。

但是在她刚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却感觉到两人周身的空间一阵转换。

她的手便伸向了他拦住她腰间的手腕处,想要分散出一缕神识检查一番,却忽然听到一声开门声,而后就感觉身体一转,而后“砰”的一声,又听到了关门声。

她感觉自己被压在微凉的墙上,周围忽然一片寂静。

这是真的安静,静到俩个人的呼吸都可以清楚的听到。

她挣了挣脑袋,却依然被他的大手捂住了后脑勺,她低声道:“阿夜,你先松开。“”不松。“

轩辕夜的声音不似以往的冷清,却似乎有些紧绷,仿佛在努力的压制着什么。

那里面的隐忍让她忽然愣住。

“无论怎样,休想我松手。“

他的呼吸温热,喷洒在她纤细白嫩的脖颈之上,声音却似乎带上了几分咬牙切齿——

“你让我等这么久,要怎么赔偿?“

凤长悦心底忽然一软,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一撞,继而有酸酸涩涩的感觉逐渐涌起。

她的心忽然狠狠揪疼了一下,原本要松开的双手也停住,而后又再度环抱住他的腰身,因为被压在他怀里,声音有点闷闷的。

“嗯,不松——唔!“

她耳朵上,忽然传来一阵疼痛,伴随而来的是一阵细腻温热的触感。

却是他侧头,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耳垂。

听到她的痛呼,他下意识的放轻了动作,原本咬着的,而后就立刻松开,犹豫了一下,却是未曾离开,而是改为含着那一块白嫩的耳垂,舌尖轻轻的触碰。

感觉到她身体轻微的颤抖,他轻轻的吻着,动作越来越轻,两人之间的温度,却是越来越热。

他的唇原本温凉,却也因为这动人心魄的触碰而变得灼热。

想到刚才看到她的时候,在阳光下越发白皙透明的耳垂,他就觉得心底的那一团火,越发的热烈。

凤长悦双手紧紧的环抱住他,脊背微微颤抖,声音细微的几乎听不到。

“阿夜…“

这一声没有让他停下来,反而是越发的得寸进尺。

他的唇忽然离开了耳垂,余光看到她已经绯红的脸颊,在凤长悦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吻上了她纤细而如同凝脂的脖子。

这一次,凤长悦终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的手紧紧的揽着她的腰身,虽然是男装,做了一些表面的伪装,但是当靠近的时候,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玲珑的腰身。

他几乎已经记不清两人多久未曾见过,在梦里无数次徘徊的身影,压抑克制了太久的如潮的想念,终于在此刻爆发。

他一只手拦住她的腰,一只手原本捂住了后脑勺的,此时也逐渐转移,捧住了她的脸颊。

两人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周围的温度,都似乎在这一刻陡然升高。

直到凤长悦感觉到脸颊被他吻过的地方,都如同燎原了一般灼热,他才终于向后退了一点。

“面具,嗯?“

他的声音不复以往的冷清,黯哑的几乎让她心神一颤。

凤长悦仰头,终于可以看他。

看到那清隽绝伦的容颜的时候,她觉得心底像是有什么突然碎裂。

原本不见的时候,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以为自己可以克制那些想念,可以扛过一切最终抵达。

可是当这一刻终于到来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错了。

这个人已经刻进心底,融入骨髓,如何能压制思念?

她可以否定一切,却不能否认她自己。

而他,就是她最后的底线。

望进那一双凤眸,原本总是澄澈纯粹,此时却像是一片深沉的海,里面有无数的漩涡,只消一眼,已经沉沦。

她伸出一只手,伸向了自己的脸颊,两下揉搓之后,就揭下了一层薄薄的面具。

终于相见。

轩辕夜双眼紧紧的盯着她,难以想象总是冷清尊贵的男人,也会有这样灼热似火的眼神。

是他熟悉的眉眼,是他思念的容颜,是他眷恋的人儿。

是她。

唯独她。

天下间,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人,仅仅是这样站在他面前,就已经让他如此欢欣,也再不会有一个人,一颦一笑皆让他心心念念,再也不会,有一个人,是他满心欢悦承受的劫。

因为方才的亲吻,她此时脸颊绯红,眼睛里面似乎也有波光在摇晃。

唇色嫣红。

他喉间忽然一阵干涩,而后便顺从自己的心意,低下头去。

“等等。“

凤长悦忽然伸出手指,挡住了他即将吻下的唇。

轩辕夜一愣。

却见那少女,脸色虽绯红,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却是无比坚定。

“让我来吻你。”

他的心忽然剧烈的一跳。

而后,感觉到她的双臂忽然揽住了他的脖颈,而后向下拉去。

他似乎被迷惑,顺从的低头。

她踮起脚尖,毫不犹豫的贴近。

他就看到那少女眼中盈盈的笑,逐渐靠近。

她的唇瓣柔软的不可思议,带着一丝凉意,像是她身上一贯的清新的雪松的气息。

两人的身体完全贴合在一起,他能够无比清晰的感觉到她身上的每一处,都像是上天精心雕就,成就最美好的线条。

而这一切,也都不及她唇齿之间,一抹香。

他放任她在自己城池肆虐,怜爱又觉得虚幻,只好将她抱得紧一点,再紧一点,才能感觉到她是真实存在自己面前的,而非是午夜梦回的一抹虚影。

过了没多一会儿,他就按捺不住反攻。

凤长悦支支吾吾:“你…你…不是….说让我….来….“

轩辕夜松开她已经微微肿了的唇瓣,低低一笑,声线低哑。

“你说任我处置,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未等她说话,便已经俯身。

……

“爹爹!”

忽然一声惊喜的叫声,将房间内暧昧灼热的气息打破。

两人的动作一停,同时低头看去。

却见娃娃正赤着脚丫站在地上,仰头看着两人,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脸上全是惊喜的大大的笑容——

“爹爹!你终于来啦!娃娃好想你啊!“

凤长悦忽然觉得,周围的温度,一瞬间降低了好多……

“娃娃好想念爹爹啊!和娘亲一样想念呢!爹爹有没有想娃娃呀?“

凤长悦忍不住想要搓搓胳膊了,似乎真的很冷啊……

“爹爹,你怎么不说话呀?娃娃听到爹爹的声音,一直想要出来的!可惜娘亲一直没有理娃娃,娃娃自己好不容易才出来的!哦对了爹爹,娃娃刚才帮娘亲大坏人了,你看娃娃是不是好厉害?“

凤长悦万分确定,自己肯定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自说自话了好一会儿的娃娃,此时终于觉察到气氛似乎有点不对,声音逐渐小了下去,有些担忧的咬着手指,可怜巴巴的看向凤长悦:“娘亲,你看爹爹为什么不理娃娃呀…”

凤长悦正要说点什么,打破这可怕的尴尬,却忽然听到娃娃一声惊叫——

“啊呀!娘亲!你的嘴巴为什么肿了!?”

“……”

娃娃却是已经连忙手脚并用的抱着她的腿,仰着头,仔细的看了又看,确定娘亲的嘴巴真的肿了起来之后,便十分生气的问道:“娘请!这到底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娃娃,娃娃去教训他!“

凤长悦:“……娃娃,你打不过他…“

娃娃一挺胸脯,肉呼呼的小手拍拍胸口,勇敢大声道:“没关系!娘亲,娃娃打不过他,那就让爹爹去打他!爹爹这么厉害,肯定可以的!”

凤长悦:“…娃娃你饿吗?我记得还有几块紫晶石你没吃…“

“娘亲!你不要害怕呀!这人真是太可恶了!居然让娘亲的嘴巴都肿起来了!呜呜呜娘亲真是好可怜啊……“

它转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轩辕夜,用力握拳道:”爹爹!你一定会保护娘亲的,对不对!?哪个人居然敢这样对待娘亲….“

“是我。”

轩辕夜的声音无比的凉,几乎像是冬天彻骨的寒冰。

“怎么,你有意见?”

娃娃:“…”

凤长悦扶额。

这个场面,好像有点超乎预料…

娃娃愣了愣,反应了过来之后,刚想要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忽然看到了轩辕夜那一双深邃的几乎将一切都吞噬了的眼神,顿时一个激灵,连忙将嘴里的话咽了回去。

大眼睛不断的在轩辕夜和凤长悦的脸上转来转去,心里逐渐变得不安起来。

好像…有什么….不对啊…

“娃娃,你先回去,看看有了晶石的力量之后,小白会不会在近期醒来。你在它身边,一定要看护好它知道吗?”

娃娃连忙点头如捣蒜:“好好好!娃娃这就去!”

说完,竟然真的嗖的一声消失了。

“……”

“咳咳。“凤长悦抬头,看了脸色虽然依然没什么变化,但是她就是莫名的觉得精彩的轩辕夜,心里有点好笑又心疼,”娃娃还小,你不要在意。“

轩辕夜却是看向她,眸色深深,未曾说话。

凤长悦看他眸色深深,却是没有说话,心中微软。

“你…“

“我没有怪它。“

轩辕夜忽然一手将她抱在怀里,下巴搁在她的头上,缓缓摩擦着她细软的黑发,感受着那熟悉的气息,喟叹一声。

“若非它,再继续下去,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可以控制的住。“

凤长悦微微愣住。

“你….对我而言,诱惑太大了。“轩辕夜坦诚道,目光微深,轻叹一声,“唯独在面对你的时候,我…没有任何办法….”

她心里,涌上一阵温热。

这个男人….

她忽然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阿夜。我信你,所以,我….“

轩辕夜忽然伸出手,贴在她的唇上,深深的看着她,片刻之后,才道:

“悦儿,我说过,给你最好的洞房花烛,这是我的承诺。“

他说。

“我会信守,我对你许下的每一句话,用余生的所有来爱你。”“

在两人离开之后,现场很快再度恢复了热闹喧嚣。

毕竟除了凤长悦和陆风之外,这一天来到现场的,从西凌域各处赶来的天才都摩拳擦掌,等着一战成名,自此踏上强者的征途。

虽然那个神秘的黑衣男人离开了,但是对于他们而言,最重要的人——凌家家主,依然在这里,就已经足够了。

很多人都明白,那等层次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触及的。

只是对于观众而言,除去最后陆风癫狂试图偷袭凤墨那一点,两人之前的那些战斗,绝对称得上是精彩绝伦,珠玉在前,后面的比赛,难免就让人觉得无趣了一些。

但是也还是有几个极为出色的天才脱颖而出的,倒是让凌震天看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不管怎样,这些人才,将来都是有用的,对于他们凌家而言,还是好事一桩。

于是,那将凤墨和陆风安排在第一场的人,就越发的令他厌恶。

在比赛的间隙,凌木听下面的人汇报的消息,终于确定了之后,才将最终的结果,告诉了凌震天。

他是用的玉符传递的消息,毕竟这种事情还是不宜大张旗鼓。

但是凌震天在看到玉符之上的名字之后,依然是脸色一沉,几乎如同风雨将至。

而此时,凌朗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觉得畅快无比。

而后,他就看向了不远处的白霖,冲着他伸出了小拇指。

白霖此时正满心的不安,方才有长老过来打听了一些事情,他就直觉不好。

此时看到凌朗脸上挑衅的笑容,他心里虽然愤怒,却也无可抑制的变得更加的紧张起来。

那件事情,他分明做的十分隐蔽,甚至转手经过好几个人,应该是不会被查出来的啊…

甚至,他还找了替死鬼的,就是为了预防这一刻的发生!

但是为什么,还是这样的不安呢?

他甚至无暇去应付凌朗,眼睛一直不受控制的想要看向那高台之上,但是又觉得心虚,来回坐立不安。

终于,在凌朗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之后,他终于心神不安的抬头看去,这一看,正好看到凌震天正满目阴沉,手中正将一股玉符缓缓捏碎。

他心里咯噔一下。

“白少爷,家主有请。”

怕什么来什么,正在这时候,忽然有两个人走了过来,微微弯腰请他离开。

虽然看似恭敬,但是白霖如何不知,这后面等待他的到底是什么?

他双腿微软,心里万分不情愿起身跟着他们离开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家主有请他若是不去,岂不是找死?

“….走吧。”

白霖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

那两个人一前一后,跟着他一同离开。

表面看上去,根本没有一丝的异常,甚至还有距离比较近的一些人,眼中流露出几分羡慕。

他们怎么想得到,白霖此去,是真正的地狱呢?

在经过凌朗身边的时候,那两个人弯腰,冲着他行了礼。

“凌少爷,家主说,您只要认错,随时可以回去。“

凌朗似乎早已经预料到这一点,冷笑一声:”回去告诉他,我没错!想要我回去,除非他认错!“

那两人身体一颤,不敢反驳,当即应了,准备离开。

白霖却是傻眼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凌朗不是早就被赶出去了吗?他不是犯下了那样的滔天祸事吗?为什么这两个身为凌家家主心腹的人,居然会依然对他这般的恭谨?

他分明记得,当初凌朗被感触凌家的时候,连最低等级的下人,都可以上去欺负一二的!

他心里涌现巨大的恐惧,看着凌朗脸上倔强而毫不退让的神色,忽然觉得自己错的离谱。

他从一开始,就错了!

“有的东西,不是你可以觊觎的。“

凌朗看向他,目光嘲讽。

“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别人都不知道吗?就算你有主母撑腰,别忘了,凌家真正的主人,却不是她。“

白霖心头如同陡然一盆冷水兜头而下。

“其实原本也没什么,你的那些,也都不过是小打小闹,没有人愿意去过多理会,不过可惜….”

凌朗嘴角勾笑,往前走了一步,一字一句低声道:

“谁让你,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

白霖面色惨白,已经无力去回击凌朗。

其实,从方才看到那一切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可是,谁能想到,那个红衣少年居然身后有着这样的背景?

他彻底完了。

凤长悦和轩辕夜聊了很多,从两人分别之后,一直到现在,她大致的讲了一点,当然,其中略过了很多的细节。

轩辕夜也未曾追问。

他知道她没有说出来的那些,都是她未曾言说的辛苦和磨难痛苦。

她不愿说,让他心疼,他便装作不知。

而当说到最后,她倾尽全力一战的时候,轩辕夜的眸色,微微一变。

“你说,最后你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凤长悦点点头:”那些人实力很强,我最后甚至召唤了苍,但是最后因为银魂鬼火尚未融合完毕,最终产生了一点误差,导致我昏迷了过去不说,甚至不知怎么就到了这里。我醒来的时候,是在一片森林里面。后来我出来,一路找到了这边。“

她微微一笑:“不管怎样,我觉得若是站的高一点,你或许就会看到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轩辕夜却是握住了她的手腕:“那你现在的身体如何?“

凤长悦点头:”已经完全融合了,现在我身体里面,一共有四种火焰了。“

轩辕夜点头,而后沉默片刻,道:”我从前从来不信苍天,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感谢它,能够让你….来到这里。“

她不说,他不问。

一个从未从那边穿行到这边的人,是如何突破重重阻碍,避过那些艰难险阻,最终抵达这里的,他难以想象,她在之前究竟遭受过怎样的折磨和痛苦。

甚至连她身体之内吸收了第四种神火,他的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的,就是当时融合紫莲心焱的时候,她浑身崩裂,将近神魂俱灭的痛苦模样。

只是这般一想,心里就疼的不能自抑。

只是…

“你记得那些人的样子吗?“

他问道,听了凤长悦的描述,虽然不能确定,但是心里却是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想。

凤长悦想了想:“其实,我觉得….是和袭击伽陵学院的那些人….是一个势力的。但是…怎么说呢,他们似乎相互之间,并不知道彼此的行动。所以后来的那些人,毫无顾忌。但是有一点,就是他们都是无形之间已经将势力融入了人群之中。前面的那些尚且不说,后来的那些人,能够同时让两大学院出动,那么肯定是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了的。“

轩辕夜沉默片刻,眼底闪过一霎暗光。

“放心,这仇,我势必让他们十倍百倍的还回来!“

凤长悦早已经有了猜想,此时见他语气,终于忍不住问道:“阿夜,你是不是…知道他们的身份?”

轩辕夜看着她的眼睛,而后缓缓摇头:“悦儿,那些人,我希望你永远不要知道他们的存在。”

凤长悦心里一沉。

若是连阿夜都这样说的话…

“等你足够强大的时候,若是你坚持,那么我会和你一起。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阿夜极少会这样直言的阻拦她,凤长悦心里已经知晓了这里面的含量,随即点头:

“好。”

轩辕夜捏了捏她的脸颊:“那么,这一次,你跟我回去吧。”

两个人都是已经走过万水千山,好不容易见到彼此,而且她现在也已经是三星灵宗,他无论如何,都不愿再让她离开他身边,颠沛流离。

“悦儿,跟我回去。我们成亲。”

他曾经给出的所有的承诺,都可以逐渐视线。

他想要她站在他身边,并肩而立,不再分离。

轩辕夜看着他眼中深沉,无比的恳切,甚至在最深处,有着一丝难以觉察的渴求。

凤长悦忽然胸口一阵窝心。

这个男人,向来清贵强大,从来不肯认输低头,却为她甘愿等待,在天梯之上的浴血跪行,至今是她心底最深处不可触碰的珍宝。

她也同样如此,想要和他一起,看遍人间风景。

可是。

不是现在。

“不,阿夜。”

她听到自己冷静的拒绝的声音。

“我不能现在跟你回去。“

一瞬间,她似乎看到那双凤眸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

“给我一个理由。”

轩辕夜深吸一口气,将心底的波澜尽数抚平,望着那双纯粹的黑曜石一般的眼睛。

“告诉我,为什么。”

他知道她这样的选择,肯定有逼不得已的苦衷,所以纵然失落,却也愿意倾听。

她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那么他自然是不肯再将她自己留在这里的,西凌域毕竟不是他的地盘,他无法完全确保她的安全。

他知道她身上担负了太多东西,无论是苍离的下落,还是她那不知生死的父母,都是她肩上的重则。

“现在,让我帮你分担,不好吗?”

那些事情,曾经她只能独自艰难前行,但是现在,有他在,自然不能让她独自面对风雨。

一片安静。”阿夜,我和你同心。你不愿我辛苦,可是,对我而言,也是一样的。”

凤长悦淡淡摇头。

“来到这里,我比任何时候都清楚,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何等的巨大。若是此时我和你回去,你要承受的东西太多。而我不愿。我要的是与你并肩,而非是让你挡在身前遮蔽风雨。”

她来到这里,在这样一个地方,尚且被不少人鄙夷不屑,更何况,是前去他的地方,成为他身边的唯一。

“我可以忍受任何人的诋毁不屑,却唯独不能让你因我,陷入同等艰难的境地,况且“

凤长悦的墨瞳,似乎在一瞬间万般流转。

“阿夜,我感觉到,我爹,就在这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