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48 任我处置?嗯?

男人的声音清清淡淡,却无声的蔓延到心底,一点点缠绕住心脏,缓缓收紧。

那双凤墨里面,分明是一片沉寂,而眼底却带着只有她可以觉察的灼热和压迫。

凤长悦一愣,而后竟是忽然觉得这男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微微眯起来。

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诱惑她,看来这么长时间不见,脾气见长啊。

她嫣红的唇忽然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好啊。等打完这一场,随你处置。”

她双手负于身后,俨然一副任君处置的洒脱模样。

轩辕夜手上的动作骤然一停,定定的看着场中的那女子。

她一身简洁干练的红色劲装,腰间黑色的束带将她的腰身简约的勾勒出来,虽然是身着男装,轩辕夜也觉得,那线条无一处不美好,无一处不诱惑。

她腰身挺直如雪松,站在那里就已经自成风景,微微仰头,神色骄傲而带着几分任性,肌肤晶莹如雪,五官虽然并非是原来的模样,但是那眉眼之间,却是依然透着无比熟悉的清冷。

眉宇之间的英气,更是让她原本有几分过分清秀俊美的容颜,多了几分动人心魄的气韵,或许旁人乍一看,会觉得她显得有些秀气,但是多看两眼就不会这样认为,反而会觉得她雌雄难辨,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清美

轩辕夜指尖轻轻摩挲。

这人…无论男装女装,都这样惑人,着实该好好教训一番。

他的目光在她勾起的红唇之上停留片刻,看到她一头飞扬的黑发,忽然想要伸出手将那些青丝都好好收藏。

随后,他的目光不经意的落在她白嫩的耳垂。

他目光一凝,她果然连这里都伪装了起来,将原来的耳洞都遮掩了起来。但是即便如此,那薄薄的小小的耳垂,在阳光的照耀下,却是更加细嫩,甚至显得有几分清澈的透明之感。

他忽然觉得喉间一阵干涩,想要狠狠的咬上一口,将她整个人都拆分入腹。却又心觉不舍,想要咬着细细的碾磨。

他觉得心间似乎陡然间生窜起一股火线,让他整个人都变得燥热。

他姿态慵懒,向着后面一靠,动作随意眼眸却始终紧紧的盯着那人。

“好。”

任君处置,这可是你说的。

凌震天原本就在他忽然开口说话的时候吃了一惊,而后立刻明白过来,这人肯定就是这位倾尽全力要找的人了。

看着那站在场中的红衣少年,他心里纵然已经有了诸多猜测,却还是忍不住心里暗暗震惊。

这少年看起来和这位的确关系匪浅,否则怎么敢这样说话?

只是不知,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让这位做到如此地步。

凌震天心知此时自己没什么资格过问,也就装作看不出的模样,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

只是刚刚听到凤长悦那一句略带挑衅的话,他就眉心一跳,生怕闹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却没想到,身边那人在听了那话之后,居然…。

没有生气?

反而好像还…。好像很有兴致?

感觉到周身原本冰冷的气息骤然化解,凌震天默默的抚平了心里的惊涛骇浪。

而后,他再次状似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

啧啧,真是没想到,这位原来喜欢这一类的啊…。

容貌瞧着倒是极好,只是未免年纪有些小,看样子,甚至很有可能是仗着宠爱有些不知分寸了。但是显然,现在这位分明还是肯吃这一套的。

那么不管怎样,这少年今天在这里肯定是不能出事儿的了。

凌震天心里暗骂,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竟然将这少年安排到了第一个,这不是上赶着找麻烦吗?

这位开了口,看似是想要教训一二,其实是再明显不过的向所有人宣布这个人是我的人,你们谁都不能动啊。

凌震天在心里默默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

这位向来神秘,这次居然肯为了这么个少年出动黑刹,四处搜寻,并且在听闻了一些消息之后亲自前来,这份心思…。

凌震天心里又忍不住颤了颤,而后看向了场上的另一个人——陆风。

这陆风的名声,他倒是也听下面的人提起过两次,据说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而且手段狠厉,实力超强,是个可以培养的好苗子。

方才陆风出来的时候,凌震天还在心里点头,觉得这人果然还是不错的。

但是现在,他心里的满意全部都化作了担忧。

若是陆风聪明点也就罢了,无论输赢,绝对不能让那凤墨受伤,若是他太迟钝…。

凌震天招了招手:“来人…。”

“让他们打。”

轩辕夜淡淡开口:“各凭实力。”

凌震天的手顿在半空,而后咳嗽了两声:“咳咳,也好。”

随即,凌震天神色严肃了不少,用眼神示意在场上裁判的长老:“开始吧。”

那长老心头也是暗暗叫苦,怎么自己第一场就摊上这么个事儿?

但是不管怎样,这比赛,还是要继续的。

他的手骤然向着头顶之上,正悬浮在场正中间的巨大的青铜钟挥出一道灵力!

嗡!

“比赛——开始!”

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看着场中的两人。

“看来你也不是看起来的这么弱。”

陆风看着凤长悦,上下打量了她一遍,声音低沉:“居然能招惹到这样的人,也算是你的本事。”

凤长悦:“…。”

好像…这位…说的话有点…。不太对?

她余光扫过近一些的看台,果然看到不少人都面色奇异,大多眼中竟然都有几分可怜之色。

而且,那分明是在可怜她!?

唔…好像有哪里不对啊…

见凤长悦不说话,陆风也不在意:“我虽然不知道那是谁,但是能够跟凌家主平起平坐的,想来身份也必定不凡。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到底做了什么,竟然得罪了这样的人?不过,我也没有兴趣知道了。”

陆风越说,凤长悦就越是沉默。

她仔细回味了一下方才的对话,而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好像…。似乎…。刚才的那些话,在旁人听起来,真的挺像是打算好好收拾她啊…

她再次看了看周围人的面色,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下太重的手的,毕竟,最后处置你的,是那位了。”

凤长悦:“……”

她忽然觉得有点想笑,嘴角抿了抿,道:“你想知道我是怎么招惹上他的?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嗯…因为,我拿了他的东西。”

陆风惊疑不定:“你敢拿他的东西?你这水平,只怕连靠近他的身都做不到吧?”

凤长悦却是摇头,眼底划过一抹光。

“当然。有的东西,不需要靠近,也可以拿到。”

他们两人的话,声音是比较低的,在看台上的人倒是没有听到。

可是,有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轩辕夜垂眸,耳中那人声音清淡,却带着久违的味道。

他轻笑一声。

的确,她拿走了他真珍贵的东西。

不必靠近,只消一眼。已经足以让他心甘情愿奉上自己的灵魂。

两人之间的小心思,自然是无人觉察。

凤长悦倒是没想到,不过是和那人说几句话,居然能让这么多人产生误解。

不过,那也没什么重要的。

她抬首,目光在这一霎陡然凌厉!浑身的杀意顿起!

“来吧!”

陆风被她忽然变幻的气势惊住,而后也不甘示弱的猛的凌空而起!

唰!

在他身前,忽然出现了一排极细的银剑!

随着他手中姿势变化,那些银剑之上的气势也是越发的惊人!

“屠龙十三剑!”

随着他一声厉喝,前面那十三把银剑,也接连朝着凤长悦而来!

凤长悦目光一凝,感觉到那一股威压到来,立刻翻身而起!身形如同一团红色的烟火!而后竟是猛的朝着那十三剑而去!

她的速度极快,转眼就和那最前面的银剑相距极近!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她这是在找死的时候,却忽然看到那一团红色之中,陡然闪现一抹金色!

砰!

利器相撞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刺耳,不少人立刻睁大眼睛,却是看到那一团银剑,原本都是朝着凤墨而去的,在那一声之后,竟是有两根银剑飞速的朝着外面而去!

看样子,竟是被凤墨打回去了!?

众人心头疑惑刚起,就紧接着看到场中,凤墨身体灵巧如燕,手中握着一柄泛着淡淡金色的匕首!

难道,方才凤墨就是用这个匕首…。将陆风的银剑打回的?

凌朗和容枫原本担忧不已,见此情形,都是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凌朗更是啧啧称赞道:“想不到,这小子还有两把…。”

咔嚓。

一道细微的碎裂声,忽然想起。

看着凤长悦手中的匕首咔嚓一声碎裂,凌朗只觉得自己方才说的话还是太早了。

只是看到凤长悦竟然没有一丝紧张,反而是毫不在意的看了一眼那匕首,就将匕首扔出去的样子,让凌朗无语至极。

“噗哈哈哈哈…。”

“什么啊!这一上来,武器就碎裂了?也太不禁打了吧哈哈哈!”

“嘿嘿,这小子本来就和陆风没得比,刚才看样子,老子还以为他多厉害呢,原来就是个绣花枕头——一草包啊哈哈哈…。”

从两人出手,就一片寂静的看台之上,因为凤长悦手中匕首的断裂,顿时沸腾起来。

不少人脸上都是露出嘲讽的笑容,还有的则是不断摇头。

三星灵宗,果然不是陆风的对手啊…。

陆风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得意之色,反而是越发的凝重。

别人不知道情况,只是看到凤墨的匕首断裂了,便以为他完全的占据上风,凤墨肯定没有还手之力,但是…。

他目光从那已经蔓延了好几道裂缝的匕首上划过,心中微沉。

所谓一寸长,一寸强,凤墨用匕首,原本就是吃亏的,何况方才他分明已经打出了十三剑之中的两剑,实力显然比想象中的要强。

别人不知道,十三剑看似是各自分离的,其实总体上,还是相互联系共为一体的。

就算只是打出一剑,但是面对的威压和需要抵抗的力道,通通是相当于十三剑的!

而凤墨方才电光火石之间,竟然就是同时打回了两剑!

就连陆风,也不得不谨慎起来。

陆风心念一动,原本在凤长悦身前的剩下的十一剑,顿时朝着她的四周而去!而后将凤长悦困死在里面!

剑尖——直指凤长悦!

嗤!

陆风意念一动,其中六柄剑忽然朝着凤长悦身上的各大死穴冲去!剩下的五柄剑则是死死的困在凤长悦的周身,让她难以行动!

唰!

他手中各自握住一柄银剑,身形便猛地飞扑而去!

两柄剑在他手中挽出漂亮的剑花,而后两道银色的光芒,就陡然从剑尖划出!

凤长悦直觉周身刺骨,那银剑之上,似乎带着极深的寒意,只是这样靠近,便已经觉得似乎灵力都被压制了!

看着那朝着自己飞来的银剑,她眸光一厉,而后手中匕首顿时飞出!

原本已经产生了裂缝的匕首,随着这次的飞出,被她注入了极为雄厚的力量,竟是朝着那些银剑而去!

砰砰砰!

因为激烈的碰撞而接连产生的火花,虽然只是刹那,却也让众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凤墨居然…能够精准的反抗?

并且看样子,竟是有了一丝势均力敌的样子!?

陆风楞冷嗤:“如果你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么不如现在就认输吧!”

话一说完,陆风双手之上的银剑,便是猛的朝着凤长悦刺去!

强大的威压陡然降临!

凤长悦顷刻间便觉得,整个人都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泥沼之中,身体变得沉重不堪,似乎连抬一个胳膊都变得吃力无比!

而身体里面的灵力,更是在这一刻几乎停止了流转!

似乎有巨大的石块压在身上,五脏六腑都几乎挤压在了一起!剧烈的疼痛从身上的每一处传来!

便是凤长悦等级比他低,无法准确的觉察他的实力,此时也可以肯定,他最少也是四星灵宗巅峰!

那些银剑在这一刻,几乎已经刺到她的肌肤!

然而在陆风的银剑即将刺到她的眉心的时候,她却是忽然抬起了眼睛!

那双幽黑的眼眸里面,此时一片沉寂!

仿佛深沉无边的夜,吸收了所有的光亮!

陆风和她对视了片刻,脑子里便忽然出现了片刻的空白。

随后,脖子上传来一股凉意,让他陡然惊醒!

他立刻将双剑挡在身前,阻挡了凤长悦的反攻!

高手交战,这片刻的愣怔,足以改变战局!

凤长悦借力,立刻向着后面撤退!顷刻间破开这周围银剑的阻拦!

这一切都不过是片刻之间的

她甚至在离开的时候,翻身狠狠踢出一脚,一脚揣在了陆风的胸膛之上!

虽然有银剑阻挡,但是他的衣衫,依然因为那极致的烈风而破损。

他低头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两人交手,他比对方的等级高出不是一星半点,而交手之后,他的衣衫破裂,对方却是丝毫无损!

这等于是当着众人的面,给了他狠狠的一个耳光!

他忽然向后退去,将十三剑收回,身上的气息忽然尽数收敛。

在这一刻,凤长悦几乎难以觉察到陆风的呼吸。

她心中一沉,脊背挺直,肌肉无声的紧绷。

短暂的死寂之后,四周忽然呼啸四起!

天空之上,风云忽然变幻!霎时间就已经阴云密布!

这是要祭出大招了!

凤长悦黛眉微扬,身体之内的灵力逐渐汇聚起来。

轰!

陆风在空中迎风而立,周身气息暴涨!

天空之上,隐隐有风雷之声大作!

感受到那危险之极的气息,凤长悦微微眯起了眼睛。

而后,他忽然仰头,一声厉喝!

那原本的十三根银剑,竟是同时飞向上空!而后,完全汇聚到了一起!

阴云之下,一片银光璀璨!

外人几乎看不清里面的场景,却也能够大致的看到,是那十三根银剑,在飞快的融合!

每当融合一柄银剑,陆风身上的气息,就再度变强!

一眼看去,竟像是从天空之上的阴云之中,猛然落下了一道银色的巨大光柱!

而在那里面,风雷之声大作!火花四溅!

陆风在下面,不动如山,身上却是逐渐被那银色的光辉笼罩!

即便是凌家的长老们,此时也忍不住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早就传闻陆风身为陆家最出色的天才,拥有陆家唯一的一柄天阶灵宝,只是鲜少有人见过。

却不知,竟是那十三剑融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灵宝!

能让陆风祭出自己的杀手锏,这凤墨,倒也是不弱了。

若是对阵其他人,说不定凤墨尚且有胜算,但是偏偏是和威名极盛的陆风杠上,那么结局早已注定。

这般的凌厉气息,只怕是已经可以和五星灵宗一战了!

而就在众人以为,凤墨会主动认输的时候,却忽然看到那红衣少年竟是不闪不避,除了眼角眉梢泛起了冰霜雪意之外,竟是分外的平静。

而后,他的左手上,忽然出现了一柄紫金色的长弓!右手则是紧握着一柄紫金色长箭。

而后,她竟是陡然手握弓箭,朝着那银色光柱瞄准!

看这样子,分明是要硬碰硬!

凤长悦体内的灵力,此时已经尽数沿着经脉涌动,尽数汇聚到了射天箭之上!

随着那能量的注入,她那紫金色长箭的尾端,一朵璀璨的花朵,仿佛凤凰的翅膀一般,缓缓的舒展开来!

而天空之上,此时那银色的巨大光柱,也终于逐渐消散!

一柄银剑,赫然出现!

整个剑身之上,都依然隐隐有耀眼的光芒流动,而在剑柄之上,也依稀有着一行古怪的符号,看不清晰,威压却是极重!

在那银剑出现的一瞬,天空之上,忽然下起了大雪!

无数雪花纷纷扬扬落下,看似缓慢,实则都挟带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一片雪花落下,有人好奇的伸出手去接,却忽然感觉到手上一阵锋利的疼痛!

震惊低头看去,才发现说是雪,其实那些白色的,却并非是真正的雪花!而是——刚硬无比的似乎和那银剑一样材质的锋利无比的雪花!

而且那外面,分明极为锋利,挟带着一股无法抵御的寒气和力量,在即将解除到的时候,就飞快的将人的肌肤割裂!

整个看台之上,都因为这个发现,而变的焦躁不安起来。

他们尚且需要防御这雪花,更何况场中已经几乎被那纷纷扬扬的雪花包围的凤墨?

凌朗一手布下结界,将那雪花全部都挡在了外面,眉心却是紧紧的皱起来。

陆风的实力,比他想象的更加强悍,这一招…。凤墨要怎么应对?

然而正在焦躁的时候,他却无意间看到旁边的容枫的神色。

虽然脸上也是紧张,但是好像…。并不是十分担忧恐惧?

这小子不是和凤墨关系不错吗,怎么这会儿这么不担心了?

“喂,我怎么觉得你不是很担心那小子啊?”

凌朗抬了抬下巴:“陆风可不是好对付的。若是他这一击没办法应付只怕要受伤。失败倒还算是小事,只是陆风此人…。”

凌朗剩下的话没有说完,但是眼中神色已经再清楚不过。

陆风的名声其实虽然显赫,天才之名早已经传遍了大半个西凌域,但是凌朗却也听闻这个人手段狠辣,对自己的敌手向来不会心慈手软,即便对方和他没有什么仇怨,他也总是喜欢斩草除根,杀个干净。

虽然引起了不少人的仇视,但是陆风的家世背景在那里,加上他本身的实力强悍,通常找他报仇的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于是,陆风之名,在这两年越发的凶悍。

所以,他才会在一开始就不同意凤长悦上去。

输了还是小事,就怕陆风此人再用什么手段…。

“我相信他。”

正在凌朗兀自纠结的时候,旁边却是忽然听到容枫低低的一声回答。

他刚想要问什么,容枫却是目光定定的看着凤墨,眼底无限坚定。

“他说让我们放心,那么肯定可以的。”

凌朗想说那不过是安慰,但是看到容枫坚定的神色,忽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他随即也转头看向那红衣少年,此时狂风猎猎,那人一头黑发飘扬,脊背挺直,像是永不弯折的雪松,目光执着手中弓箭直指天空,虽然消瘦却是让人莫名的觉得一阵安定。

而就在此时,陆风双眼之中,忽然精光乍现!

那道巨大的银剑,忽然从天空之上,迅猛斩下!

狂风骤起!

凤长悦抬手,手中紫金色弓箭,赫然已经瞄准!

嗡!

那巨大的银剑陡然从天空之上斩下,带动了强大的能量波动,余波打在了悬浮在半空之上的青铜大钟,发出嗡鸣的声音,远远传去!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握着那长剑,从天地之间破空而来!携带雷霆之势,斩落人间!

凤长悦体内的灵力已经尽数汇聚到了手中的射天弓和射天箭之上,因为将弓箭拉到了满弦,她的手甚至被勾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娃娃!”

她在心里陡然一声清喝!

娃娃早已经蓄势待发,此时一听到她的声音,更是兴奋的睁大了眼睛,用力的挥舞着小手:“娘亲!你放心!这一次娃娃肯定打得他落花流水!”

它早就想施展身手了,只可惜娘亲并不经常让它出来,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它一定要好好把握!

娃娃随即闭上眼睛,周身都忽然氤氲起了一团紫色的淡淡光芒,让它整个看起来,都似乎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短暂的沉寂之后,娃娃陡然睁开了眼睛!

一霎间紫色的光芒爆射而出!

凤长悦的手立刻松开!

射天箭霎时间脱离而去!携带无上威压和能量,迎击而上!

因为速度太快,众人甚至无法看清,而只是勉强看到半空之上,一道紫金色的光线,像是流星一般猛的划过!

而后等众人意识过来的时候,便看到,那一道紫色,已经冲到了天空之上斩下的巨大的银剑之上!

铿!

刺耳的撞击的声音,顷刻间传遍了整个赛场!

无数人立刻脸色一变,而后慌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还有的人则是干脆布下了结界!

片刻的死寂。

而后,一道惊天的波动,忽然从半空之上,激烈传来!

一道可以看见的紫色和白色相互交缠的能量波动,无声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周围的空间,在这一刻,无声的湮灭!

在那能量波动所到的地方,竟是瞬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空洞!

那是因为巨大的能量冲击,而将空间撕裂所形成的场景。

所有人仰头看着这一幕,皆是震惊无言。那一块巨大的黑色,像是天空忽然撕裂了一个洞,

充满了深沉而充满让人畏惧的神秘力量!

天空之上,强大的能量搅动无声而来,而下方则是骤然一片凄惶!

因为那强悍的能量冲击,竟是在第一时间波及到了下面的人之后,让无数人瞬间耳鸣!

那分明是无声的,但是巨大的波动让下面的众人躲闪不及,一时间竟是纷纷因为遭受了极大的冲击而受伤。

不少人因为没有及时堵住耳朵,而导致耳中不断的流血。

即便是那些已经布下了结界的,也承受了极大的威压,不少人都是脸色涨红,几乎吐血。

见此情形,原本面无表情站在一旁的凌木当即凌空而起,而随他一同起来的,还有随行的几位长老,分别站在不同的方位。

凌木手一扬,几人同时发力,合力布下了一个巨大而坚韧的结界。

凌木抬眼看了一下,虽然面上并无波动,但是眼底却还是有几分波澜的。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第一场,居然会这样激烈。

幸好这下面的台子使用最为坚硬的萤石制作,而且上面是镶嵌了不少的魔核,用作阵法来维持的。

这两人的实力,还真是超乎现象…。

他仰头看去,那已经撞击到了一起的紫色长箭和那巨大银剑,彼此之间疯狂的吞噬着彼此的能量,无声却激烈至极。

那一块黑色的裂缝逐渐减小,然而那两人的战斗,却是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凤长悦身体之内的灵力在疯狂的流逝,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丹田之内,灵宗之心在不断涌动着灵力,却是越发的干涸。

那原本强健有力的跃动,此时也逐渐减缓。

但是天空之上的射天箭,却是越发的强势!

那周身的能量不断的增加,连带着周围数里的能量,也都被它疯狂的吸收,而后化为自己的力量,箭尖死死的抵在那巨大的银剑之上!两者互不相让!一时间竟是势均力敌!

陆风也是没想到,这凤墨出手居然能和自己打个平局,原本眼中的必胜之色,顿时消减。

嘴角尚未扬起的笑意,也完全消失,只剩下了一片怒意凛然!

然而未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半空之上,那原本死死抵住的两件灵宝,竟是再度发生了变化!

凤长悦忽然觉得体内一阵轻松,娃娃双眼之中一片紫色的光辉,缓缓收敛,而后它得意一笑,双手陡然拍击到了一起!

一声细微的清脆声响——

哧啦!

半空之上,那原本僵持的两件灵宝,忽然局势陡变!

却是射天箭陡然朝前进了一步,死死的戳进了那巨大的银剑之上!而后,飞速下划!

一线耀眼的紫色火火花,顿时映亮了半个天空!

一道深深的划痕,顿时出现在那原本耀眼的银剑之上!就连上面的神秘符文,也在这一刻,被生生撕裂开!

在下面看着的陆风,顿时身体剧烈一颤!而后猛的一口鲜血上涌!

他目眦欲裂,咬紧牙关,才将那满口的甜腥咽下去,只是那浓郁的血腥气息,却是萦绕了鼻端,无法消除!

“哼,什么破烂东西,也敢在娃娃面前逞能?”

娃娃的眼中,只剩下了淡淡的紫色,双手摆弄之间,射天箭却是已经将那银剑彻底撕裂!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几乎说不出话来。

而后,娃娃眼中一闪而过一股威严的气息!

一道浩瀚的力量,忽然从射天箭之中爆射而出!

咔嚓!

那道巨大的银剑,终于在半空之上,被硬生生的撕裂成了两半!随后,各自分离开来,残缺不全的狼狈落下,咣当两声,掉落在地上。

天空之上那阴云尚未散去,而那不断落下的银剑铸就的雪花,也依然散发着熠熠辉光。

甚至那余波还在撞击着结界,让看台上的众人胆战心惊。

可是,陆风的灵宝却是已经被彻底的废掉了!

凤长悦觉察到体内一阵虚脱,即便是有娃娃的帮忙,却是依然消耗巨大,即便是她,此时也是几乎消耗殆尽。

不过,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值得的。

而在万众无声的时候,射天箭才悠悠飞回,她手一扬,便将射天箭握在手中。

而后,她再次搭弓,瞄准,箭尖直指陆风眉心。

她抬了抬下巴:“你的灵宝都已经废了,这场,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没有了灵宝的人,像是没有枪的战士,根本没有上战场的资格。

陆风原本脸色已经十分苍白,闻言更是阴沉到了极点。

场中场外,也于此时,彻底陷入了死寂。

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场上的两个人,陆风因为承受了巨大的冲击,此时已经单膝跪地,浑身狼狈,而那凤墨,虽然也脸色苍白,周身气息有些低迷,但是却依然站的笔直。

最重要的是,此时两人的距离很近,凤墨的箭尖,相当于抵在陆风的眉心,只要她一松手,陆风是绝对没有什么希望逃脱避开的。

谁胜谁负,一目了然。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一个四星灵宗巅峰的强者,居然输给了名不见经传的三星中期灵宗!

在比赛开始之前,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

当然,有一个人却不同。

轩辕夜的目光,紧紧的将她锁在自己的视线之中,虽然他姿态慵懒,眉目清贵不可高攀,却无人知晓他此时花费了多少意志力,才没有出手将那人抢过来,死死的箍在怀里。

哗!

周围的看台之上,忽然爆发出沸腾的欢呼声!

无论如何,这是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赛!

而他们,也见证了一个绝世天才的崛起!

看着这一切,轩辕夜气息沉凝,不过,眼底,却终于还是浮现了淡淡的骄傲。

这就是,他看中的女人。

于无声处,赢得满堂喝彩,于决死地,翻转生死轮回。

他正要开口,却是忽然目光一凝,看向某处,杀意顿现!

撕拉!

陆风的身体,忽然不知怎么变得强壮了起来,原本只能算是矫健的身材,竟是眨眼间变得魁梧无比!他胳膊上突然涌起了结实的肌肉,胸膛也变得雄壮无比,整个人都在这一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

无数人看到这一幕,皆是目瞪口呆。

传闻陆风极为凶戾残暴,也时常戕杀凶猛的魔兽,并且将它们的力量化为己有。原本还有很多人不相信,然而此时看到这一幕,却是不得不让人信服!

因为一眼看去,此时的陆风,分明已经成了半人半兽的模样!看起来蛮荒凶暴至极!

而后,他一声响彻天地的怒吼,便朝着凤长悦冲了过来!

他虽然速度极快,却依然给人一种极为沉重压抑的感觉,一步步踩在地面上一般,连周身的能量都产生了急剧的波动!

凤长悦的眸色顿厉,而后手指一松,猛然送出射天箭!

嗤!

利器刺破血肉的声音,此时听来格外令人牙酸!

然而已经处在癫狂状态的陆风,却是敏锐至极,朝着旁边一个躲闪,原本会刺进眉心的射天箭顿时刺入了他的胸口!

但是,最重要的是,此时的陆风似乎感觉不到痛一般,除了速度稍微慢了一点,竟是丝毫无阻的朝着凤长悦而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的看着这一幕!

就连原本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凌朗和容枫,见此也是终于纷纷站起身,紧张不已的看着场中,但是此时两人距离都很远,根本无法及时去救援!

凤长悦却是杀意顿现,一脚狠狠踩在地面之上!

一道裂缝,忽然蔓延而去!

无人知晓,在这裂缝之中,也正有一线灼热,飞速前去!

而她的身体之内,天堂火早已经剧烈燃起!无人看到的掌间,已经汇聚了一团紫金色的淡淡辉光!

然而就在陆风即将冲到她面前的时候,身体却是忽然骤停,而后——猛的炸裂开!

而与此同时,凤长悦眼前划过一抹黑色,随后她就感觉腰间被一双铁壁拦住,而后一片天旋地转!

她本能的警醒起来,刚要打算出手,鼻端却是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冷香。

她的心忽然像是游荡了太久的船,终于找到了港湾,平静安定下来。

等觉察到两人停下来的时候,她才想起自己现在还是男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看到俩男人抱在一起,好像…。

“咳咳,好了。松开吧。你不想被人说喜欢男人呢吧?”

凤长悦小声道,带着几分调侃。

那人的手臂却是未曾松上一分,反而是搂的更紧,几乎让两人的腰身完全贴在一起,她虽然长高了不少,但是和他相比,却还是显得十分娇小,此时被他一个用力抱在怀中,更像是镶嵌在了他怀里一般。

四周一片死寂。

凤长悦几乎可以想象到,周围数万人震惊的瞪大眼睛的模样。

“喂?我没事儿,你可以松…。”

“无论是男是女,我要是只是你。”

轩辕夜冷清的声音似乎压抑着什么,让凤长悦顿时失去了言语。

他的手臂牢固,他的胸膛坚韧,他的气息冷香,他的语调清冷。

当然,还带着一贯的霸道。

她心里,却是忽然被无尽的温热覆盖,胸口似乎有什么在涌动,让她眼眶一热。

无论是男是女,我要的只是你。

凤长悦忽然伸出手,环住他精瘦的腰身,而后不满的捏了捏他腰上的软肉。

“你这么瘦…。”

想来上次的伤势,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让她脖子里一阵战栗,

“怎么?你想吃?”

凤长悦:“…。”

这台词,好像是她该说的啊…。

轩辕夜将她的脑袋按在怀里,对四周各色震惊目光视若无睹,只是看向凌震天,字字低沉。

“我的人,我处置,什么时候,轮到这些东西了?”

凌震天当即心领神会:“来人!将陆家的人统统带下去!交由…。贵客处置!台子上的东西也立刻清理干净!别污了贵客的眼!”

一声令下,风云变幻!

若是此时,众人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才是真的傻到底了!

凌木当即弯腰鞠躬:“贵客赎罪,家主赎罪,此次我肯定会严肃处理,一定给出一个交代”

凌震天似是怒意未消:“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陆风原本已经输了,却忽然偷袭,此等败类和与此有关的人,通通严肃处置!”

“是!”

凌木领命,随即便派人行动起来。

凌家的很多事情都是他处理,这一次的比赛,也是他来负责的。

这些人之中,他几乎对所有人都有几分了解,尤其是一些比较有潜力的。

陆风这人,他自然知道一二,只是他却也没有想到,这第一场,陆风居然就撞上了这凤墨。

他先前在红崖的时候,听到凤墨的消息就觉得不对劲,后来虽然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但是他还是和家主禀报了这件事情。

结果,果然是他。

甚至让那位都亲自前来了。甚至在方才,亲自出手杀了陆风,一瞬间神魂俱灭!

这凤墨的地位,可想而知。

他不是傻子,凤墨和陆风,这两个人被安排在第一场,其中必定是有人从中作梗了。

他的目光淡淡的扫过,而后落在了远处的某个人身上。

这件事情上面肯定也都是能猜到的,若是想查,自然很快就能知道是谁做的。

这白霖当真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他的那些小心思吗?

平时他忙着凌家的事务以及自己的修炼,所以鲜少和白霖打交道,却是没想到他现在竟然这般的胆大了。

纵然上面有主母为他说话,闯了这样的祸事,谁也救不了他了。

看样子,他分明是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凌家的少爷来了。可惜…。

这一次之后,只怕他是永远也进不来凌家了。

凤长悦正听着,想要抬头看一眼,耳边却忽然传来那人的声音,低沉却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黯哑,一下下敲打在心里。

“你之前说,任我处置,是不是?嗯?”

她白嫩的半透明的耳垂,霎时间如同火烧。

------题外话------

哎,二百多万了,写到男女主见个面,大家也能兴奋半天,这般一路清水,也让大家跟着清汤寡水儿的,昨天见到大家可怜又激动的模样,着实让二月留下了两行热泪。

对比别人家早就吃了无数次肉,还嗷嗷叫的读者来说…你们真是最乖的了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