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46 两个人的万水千山

很快,那上面的紫色晶石全部剥落,露出里面晶莹剔透而流光溢彩的彩色晶石。

大约有拳头大小,非常漂亮,周身的光辉极淡,却极为醉人。仅仅是这样看着,也似乎让人身心舒畅。

那彩蛋这时才轻轻的晃动了起来,里面传出“咚咚”的敲打声,显然十分愉悦。

而后,那彩蛋居然是将那一块彩色晶石吸附到了壳上,那彩色晶石的光辉却是逐渐减弱,直到最后,完全没有了光,只是安静的呆在上面。

若是不仔细看,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东西,竟然便是传言中的彩晶石!

凤长悦将彩蛋捧起来,而后放入了金色手镯之中。

而后,她的身影,迅速消失。

…。

里面的人纷纷朝着外面走去,虽然已经预料到会有人听闻到动静赶来,但是声势浩大却还是让众人吃了一惊。

此时峡谷最深处,那紫晶石诞生的地方已经是一片废墟,什么都没有了,而在比较靠近上面的地方,则是还有大量的白色晶石堆积,甚至在悬崖峭壁之上,也依然覆盖着厚厚的一层,寒气逼人。

而那原本因为强大的冲击力量而产生的白色的碎裂晶石的激流,此时也终于逐渐消停下来。

但是场景依然蔚为壮观,一路之上,到处都是堆积的晶石。

不断地有人朝着下面冲过来,速度极快,脸上神色不一,但是眼底的那份贪婪却似如出一辙。

但是越是向下,看的也就越发的清晰,等看到眼前那一片狼藉,无数已经被摧毁的白色晶石堆积在一起,而最深处竟是一片荒芜,众人便是已经明白了什么。

等众人先后抵达下面的时候,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便是已经破碎不堪的荒凉之地。

“这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有人忍不住皱眉,低声开口。

“哼,还能是因为什么?这里的东西,早早的就被人抢走了!”

有人忍不住啐了一口,神色凶狠:“奶奶的,老子就是来晚了一步!”

有人向四周看去,陡然看到不远处的那一大片嫣红的血迹,以及无数的碎裂的尸体,顿时睁大了眼睛:“那、那是什么!?”

众人闻声看过去,皆是脸色一变。

他们这才纷纷心中一沉,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下,无比干净的地面,不少人的眼神都是猛然惊变。

“难道…。”

有人声音都似乎有些发颤:“难道这里面…。先前来到这里的人,都已经死光了?”

众人陷入可怕的沉默。

之前那强劲的力量冲击,他们也是感受到了的,而且都是在变得弱了一些的时候才冲了下来,就这样还是有不少人被余波冲击,受了点伤的。

而在那狂暴的力量爆发的源泉的地方,那等惊天动地的力量,更是难以想象!

那些人的尸体,甚至都被远远的冲击到了远处!几乎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能够留下!足以想象当时的场景!

不少人的后背开始发凉。

“啊!家主!”

忽然有人一声惊叫,猛的冲着某个已经只剩下上半身的尸体扑了过去。

这一声,立刻牵动了不少人的神经,随后又有几个人跟了过去,显然是一个家族的人。

等到了跟前,那人几乎只是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人的确是他们的家主,顿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的几乎不成样子:“家、家主!”

身后跟着的几人,也是立刻跪了下来,面色悲痛。

“那不是司家的人吗?”

“啊?那地上的那个人岂不就是…。”

“…司家家主可是四星灵宗巅峰…。若是连他都这样死了的话…。”

这话没有说完,后面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后面很快,又有了好几个家族的人,认出了自己人,还有的是来自一个地方的,也都辨认了出来。

随着被发现的死亡人数越来越多,涉及的家族也越来越广,现场的气氛也是越来越沉闷压抑。

这么大的人员伤亡…。至少也有几百人了…。

想也知道,这些人肯定是最先进来的人,但是现在看来,难道都…。

“哼,怎么可能都死了?若是死光了,那这里的晶石,又是被谁拿走了?”

忽然有人冷嗤一声,将众人的心思都唤醒,再次看向那中间一片狼藉的位置,纷纷惊醒。

是啊!如果人都死了,那晶石应当还是留着的啊!

“还是有人将晶石抢走了!”

有人猛然抬头:“将晶石抢走的人,肯定已经离开了!”

不少人顿时心中一沉,纷纷向上看去。

巨大的深深的沟壑横亘在地面之上,中间充斥着无数的白色晶石,谁又知道,那抢走了晶石的人,现在到底在哪里?

“追!”

一个人先冲回去,便接连带动了剩下的人,一时间,众人再度飞速向上,只是这一次,却是自动的分开,沿着不同的道路前行。

之前来的晚了也就算了,现在却是要各凭本事了!谁的运气好,说不定就能抢先找到那人!然后将晶石抢过来!

这些人终究是没有看到那震人心魄的一幕,自然也就不会想到,那些人会将晶石分开,各自拿了一份离开。

而他们想要去抢夺,更是难上加难。

因为…。这片刻的功夫,又有许多人冲了下来,人数骤然增多,根本分不清,哪些是要离开的,哪些是要下来的。

加上整个峡谷十分广阔,晶石堆积形成了不同的道路,众人被困在其中,自然是难上加难。

但是即便如此,峡谷之内,还是很快爆发了抢夺。

凤长悦精神力蔓延开去,避开了众人,独自一人前行,很快找到了正在行进的凌朗。

而此时的凌朗,却是已经被一群人围堵上了。

凤长悦屏住呼吸,将自己的存在感减到最少,藏身在一出突出的晶石后面,看着那前方的场景。

看样子,是凌朗在出去的时候,被人包围了。

对面的人大约有六七个,显然来者不善。

“凌朗,交出你手中的晶石!我们就放你一马!”

当先的男人恶声恶气,眼底有着一抹毫不掩饰的贪婪,分明是已经认定是凌朗拿着晶石了。

凌朗一声冷笑,眼神从上到下扫过那些人,极尽轻蔑:“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从我这里抢东西?”

那几个人脸色微变,似乎没想到凌朗的态度居然这般嚣张,想到那些传闻,凌朗毕竟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若是平时,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凌朗杠上,但是今天可不一样。

他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凌朗就是从下面朝着上面走来的!

要说凌朗不是最开始那一批里面的,谁信?

况且,凌朗这人,看着无害,实则心狠手辣至极,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极尽手段,下面出现晶石,他怎么可能会让别人抢走?

再说他的实力毕竟放在那里,分明是最有能力抢夺晶石的人!

凌朗就是最有嫌疑的人!

而且,他们之前也听说了一点,凌朗就在前一天刚刚抢夺了很多黄晶石,就算他手上真的没有今天找到的,那之前的那些…倒也是值得一拼!

“凌朗,虽然你很厉害,但是现在,你孤身一人,想要和我们一群人斗,根本没有胜算!我劝你也别那么大的傲气,老老实实的将你手里的晶石都拿出来!毕竟在这,说实话,你也不再是凌家的少爷了,就算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只怕,也是没有人来帮你吧?”

凌朗嘴角嘲讽的笑容缓缓消失,眼底却像是涌起了疯狂的漩涡,几乎将人深深的吸进去!无法挣脱!

那眼角眉梢的寒意,让那正在说话的人心里一寒,声音也逐渐小了下来。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杂碎来置喙?想要晶石?可以,来抢啊!若是抢得到,那才算是你们本事呢!若是抢不到…。呵,想来你们对我这么了解,那我的手段,你们肯定也很熟悉了?”

凌朗说着,手掌翻飞,竟是已经有一团白色的灵力在掌中汇聚!

威压骤然降临!

便是在远处的凤长悦,也忍不住挑了挑眉,没想到凌朗的实力,居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强悍不少。

对面的那些人,觉察到凌朗的威压,也纷纷脸色突变。

“你居然是…。”

唰!

凌朗竟是不等他说完,率先出击!

几乎是毫无悬念,纵然那几个人疯狂抵抗,但是对上施展了真正实力的凌朗,依然毫无胜算。

凌朗身形如同闪电,在几个人之间来回转换,手起刀落,等他停下来的时候,身后的最后一人,也终于颓然倒下。

场上有一些凌乱的血迹,凌朗自己的身上,却是干净如初。

凌朗取出一块帕子,缓缓的将自己的手擦拭了一遍,而后手中一个用力,那帕子就完全消散。

“看够了吗?”

凌朗清清淡淡的问道。

凤长悦也不惊讶他知道自己的存在,缓步走出去,看着地上的那些人的尸体,嘴角微勾:“倒是没有什么看够看不够,只是…。今天想要出去,好像有点困难。”

凤长悦抬头看去,只能看到隐约的一片赤红色的天空。

虽然还没有出去,但是她已经觉察到了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凌朗看了她一眼,倒是没想到她居然这般敏锐,但是转瞬一想,这个人似乎就是这么神秘,能觉察到一些东西,倒也不奇怪。

“你怕了?”

“有什么可怕的。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凤长悦语气清淡的像是在聊今天吃什么,一点都不在意的语气,让凌朗顿时无语。

这小子…。说到底也就是个三星灵宗,到底是谁给他的这么大的信心?

然而凌朗的嘴角,却是忍不住勾了勾:“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觉得你很嚣张,但是现在看来,原来你当时对我还算是够客气的了。”

这番动静,肯定惊动了很多人。紫晶石的出现,他敢肯定,凌家这一次肯定会派人前来。

他感觉到的那一股隐隐的气氛,说不定此时外面已经被包围了起来。

这小子,什么都猜到了,居然还这么毫不在意。

真不知该说是胆大包天,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了。

“走吧!有我在,那些人不会怎样你的。”

凌朗说着,就朝着上方继续前行。

凤长悦跟在后面,却是没有说话。

两人速度不慢,很快就抵达了上方。

这一路上也不停的遇到一些人,一开始的那些人,也都是想要拼一把,从凌朗的手中抢晶石,但是被凌朗通通斩杀之后,留下一路的凄厉场景,便逐渐没有人敢上前来。

而在最后,果然不出所料的,被守护在最外面的那些人拦住。

两人的身影刚刚从峡谷之中出现,就骤然感觉到周围一股强大的威压陡然降临!

几道灵力几乎是瞬间就冲了过来!

凌朗冷哼一声,双臂一震,竟是将那些灵力通通打回!

那些人没想到最快出来的这人居然这般强悍,纷纷皱着眉头看过来,而当他们想要再度出手的时候,却是顿时瞪大了眼睛。

场面一时间陷入了死寂。

“大少爷!”

凌云率先反应过来,当即双手抱拳,冲着凌朗行礼。

其他人也是纷纷反应过来,随后紧跟着连忙行礼:“凌少爷!”

凌朗却是冷笑一声,眼底似有冰霜:“我已经不是什么凌少爷了,这些礼数,你们也不用勉强冲着我做。”

凌云脸色一僵。

虽然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凌朗现在终究还是顶着凌家的名号,所以无论如何,这礼还是要行的。

“少爷,方才属下没有看到是您,以为是有人想要趁乱逃跑,所以…。一时失手,还望您赎罪!”

凌朗似笑非笑:“一时失手?”

凌云后背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少爷息怒。”

凌朗随意的挥挥手:“我如今可是当不起你这一声‘少爷‘,你也不必如此。倒是你们都凑在这里…。怎么,你们是在等着抓谁呢这是?”

凌云心里暗暗叫苦,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凌朗,这地方这么大,怎么偏偏凌朗就正好从里面出来?而且居然是第一个!

这说明什么,简直不言而喻!

他先前肯定是在下面的,而且说不定已经将晶石拿在手中了!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若是直接跟凌朗讨要…。他怎么张得开这张嘴?

凌朗就算是有再多的不是,有再多的传言,但是现在终究还是凌家的人,也有凌家的血脉。

上面一天不说彻底剥夺凌朗的身份,那么他们就一天不能随意侮辱侵犯凌朗!

可是,如果什么都不说,凌朗说不定便直接将东西带了出去。到时候,凌家来人了,他又该怎么交代?

“少爷…。您误会了。我们在这里,只是为了安全起见。您也看到了,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肯定是不能坐视不理的。况且…。根据属下的判断,这下面,应当是出现了大量的晶石,所以已经上报回去,在家主派人前来处理之前,属下必须看守此地。还望少爷…。体谅一二。”

凌朗似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说等家主派人来?呵,你就不怕他们看见我居然在这里待着而怒不可遏?”

他嘴角露出一抹快意的笑容:“他们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我,何况还是在这样的地方。如果知道我是从下面上来的,只怕…。会气死的吧?嗯?”

凌云擦了擦额头的汗,连连道:“少爷…您多虑了…您毕竟是凌家的人,家主他们也是一时生气…。”

“这种事情,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份了?”

凌朗轻轻巧巧的一句话,顿时绕过凌云将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

“是是是…。属下…属下…。只是心切…。但是这里的事情毕竟太大,属下也着实没有什么办法。还望少爷理解,在这里等那边来人…。否则,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属下便是万死也担待不起啊!”

凌朗目光从周围那些人的身上扫过,轻轻一笑。

“呵,看来所有人都在这里了,七郡的使者,居然同时出动…。看来,你不是一般的看重这件事情啊。不过,你们的生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不顾其他人突变的脸色,凌朗干脆道:“你是凌家的人,能够被派来这里,肯定也是有几分眼力的。你们这意思,所谓的‘出事’,无非就是担心我将下面的晶石带出去罢了,真以为我听不懂吗?还是你们以为,我好欺负?就要任由你们摆布?”

“凌兄此言差矣。”

忽然一道声音传来,似是带着几分遗憾,几分无奈:“他们也是在其位,谋其政,凌兄还是不要为难他们了吧?”

凤长悦闻言,朝着身后看去,不得不感慨,这个白霖,可能真的和凌朗有不止一点过节。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想要来踩上一脚,真是够阴险的。

随即,凤长悦目光一凝。

白霖的身后,居然没有人!

可是先前他们一起的时候,白霖分明还有两三个随行的…。他们甚至也分了紫晶石的!

而凌云等人,似乎也认识白霖,见到他出来,并且这样说话,竟然都是神色轻松了一些。

“白少爷,您也在?”

白霖点点头:“是的,我和凌兄他们是一起的。只是之前在下面受了点伤,所以上来的迟了。”

“白少爷怎么独自一人…。”

凌云带着一丝恭谨的态度,让凤长悦心中生疑,她甚至感觉,这些人对白霖的态度,比对凌朗还要多一些实实在在的敬畏。

白霖闻言,神色似是有些愧疚,又似乎有些无奈:“他们…。都在之前…。都是我无能!才让他们…。”

“白少爷不必自责,能为您死是他们的荣幸,您安全无虞,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

凤长悦微微蹙眉,朝着凌朗走了一步,挑了挑眉:“我怎么看着,那白霖才是他们眼里的大少爷呢?”

凌朗脸色有些古怪,而后忽然想起凤长悦一开始连他的名号都似乎没有怎么听说过,不知道白霖也是正常,便勾唇冷笑:“那是当然。那可是他们想尽办法想要讨好的人物。白霖的姑姑,可是凌家的主母。”

凤长悦了然,合着这位是皇亲国戚?

而且看样子,分明还十分受器重,身份地位甚至比肩凌朗。

不过说到底,白霖终究算是外人,而这些人居然都选择更加讨好白霖,可见凌朗的身份,究竟到了一个什么地步了。

不过这白霖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方才跟他一起的人,此时出来竟是都已经消失,再明显不过,肯定是白霖下了手了。

可是这个人居然敢当着凌朗和她的面撒谎,脸色都不带变得,这心里素质也真是不容小觑。

脸皮厚到一定程度,便是绝对的威胁了。

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会选择相信白霖!否则他肯定是不会这么说的,既然撒了这样大的慌,他分明知道凌朗有可能当面揭穿他,却依然没有一丝的犹豫和慌张,显然是已经笃定,在自己和凌朗之间,那些人肯定会选择相信他。

更甚至,就算是后面凌家的人真的来了,只怕也只会听信他的那些话。

凤长悦捅了捅凌朗:“喂,你这人怎么混的?身为凌家的正经少爷,你却被一个外人欺负到这种地步。怪不得之前他和你抢东西,看来是习惯了啊。”

这话说的太直接,凌朗纵然心里再不在意,听了还是难免有点刺,可是转头看到那人脸上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显然是调侃,他也不好说什么。

一口气堵在胸口:“没错。那小子从小就喜欢抢我的东西,我有什么,他就一定要什么。不过,最后通常都是我赢。”

凤长悦忍不住道:“名声和地位都让抢了,你还觉得是你赢?”

凌朗:“……”

他真的好想让凤墨闭嘴啊!

凤长悦顿斯感觉到凌朗周身的气息一变,显然是被戳到痛处了,顿时觉得有点忧伤。

这人,看着有心思有手段,怎么偏偏在遇到这样的男版白莲花上就丧失了战斗力呢?

让人欺负成这样,性子还是这么耿直的不讨喜,好处都让人家占了。

“凌兄和家主之间,一直有误会,所以有时候会比较激动一些,做事情也不够冷静。所以今天这个事情…。”

白霖似乎是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凌朗:“凌兄,你看那东西…。”

凤长悦眉心一跳。

果然,凌云等人的目光,骤然一凝。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只是怀疑晶石是被凌朗拿了,那白霖的话一出,他们就深信不疑了!

那就更不能让他离开了!

凌云等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当即就决定,今天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凌朗离开!

若是将晶石搞丢了,那不仅没有功劳,只怕还会被降罪!那才是得不偿失!

“少爷!白少爷都已经说了,您就不要再为难我们了。晶石您不愿意拿出来也行,暂时放在您那里,只是您一定要等家主派人来,才能决定那晶石怎么处置了。属下也是万不得已,还请您见谅。”

说着,凌云手一挥,原本遥遥站立的几十个人,顿时朝着中间的位置靠近了一些。

这下,是彻底的将人困死在这里了。

凌朗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阴沉来形容了。

白霖却还在貌似好心的安慰:“凌兄,你放心,等人来了,我一定会帮你把事情都解释清楚,你和家主之间的矛盾也已经很久了,不如趁此机会…。”

“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

凌朗不耐烦的瞟了他一眼,语气嘲讽。

白霖却似乎并不在意,只是宽和的笑了笑:“是,你的事情,我是不好搀和。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将矛盾化解…。不然姑姑也一直很是伤心呢。”

凤长悦也不得不感慨,这个人段数这么高,像凌朗这样的,的确不是对手了。

这一句话,真是直接秒杀了凌朗了。

先是将自己洗脱了,将所有的怀疑都指向凌朗,关键说的时候,根本没有留下把柄,他说凌朗有东西,却没说是什么,也没说那东西并不是被凌朗霸占了,而是很多人均分了的。这样,就算是事情大白,他也可以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

最后那句话,更是直接说明了自己这么做,全部都是为了凌朗和他姑姑好,为了凌家好。

“啪、啪、啪。”

清脆的巴掌声,顿时让场中的气氛一变。

“白大少爷这颠倒黑白的本事,真是让我好生敬佩啊!”

白霖脸色一僵,随即看向这边,眸色微冷。

凌朗转头看了凤长悦一眼,十分不悦的皱眉:“这有你什么事儿?你瞎搀和什么?”

凤长悦从他眼中看到了极度的不赞同,显然他是真的不想让凤长悦被牵连进这件事情。

本来他自己的污点就够多了,但是他自己一个人,自然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他却不想将其他人都牵扯进来。

在整个西凌域,和凌家作对,只有一个下场。

他不管怎样,终究还有着凌家的血脉,大不了就是一死,可是如果因为他而让其他人受到连累,却是他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凤长悦却是唇角一勾,状似无辜的看着凌朗:“少爷,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方才白少爷说是你拿了那东西,可是…。咱们之前不是已经把东西给了他们了吗?哎对了,怎么白少爷身边跟着的几个人,现在都没了人影呢?”

她转头,看向脸色已经微变的白霖,十分好奇的问道:“白少爷,那些人呢?那些人手中的…东西呢?”

死寂。

凤长悦的话,顿时让现场陷入一片冰封。

凌朗有些无奈,但是看着那人脸上的笑,却是忽然觉得一阵畅快。

他已经许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不去看周围人的脸色,不去想那些人的想法,他忽然觉得,心脏像是遭受了重重一击。

整个人都似乎因此而鲜活了起来。

方才的那一点担忧和不悦,此刻通通消散。

白霖缓缓的笑起来:“这位小兄弟,你虽然是凌兄的人,但是也不能乱说话知道吗?毕竟,这件事牵涉重大,等一切都了然的时候,你后悔可是来不及的。”

他这么坦荡的一说,又让人动摇了。

何况,他那句分明是在暗示,凤长悦是凌朗的人,那么说话肯定也是向着凌朗的,自然不可信。

凌朗也笑了:“白霖,这话你自己说给自己听比较好吧?别以为你向来在凌家比较受宠,就可以妄想从中牟利,我不妨告诉你,凌家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你的。哼,你以为,你那点心思能逃得过老头子的眼?可笑。”

白霖竟也只是淡淡一笑,似乎并不畏惧,也不在意凌朗的嘲讽:“既然如此,不如大家都在这里等着。等下面的人上来,而家主那边也派人来,一切终究会调查清楚的。”

这么坦诚的态度,顿时赢得了凌云等人的信任和支持。

“是啊少爷,您不妨就现在这里等着吧,家主那边,应当很快就派人来了。一切很快就能查清了。毕竟这件事,属下实在是不敢擅自做主啊!”

凌朗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凤长悦拉住,那少年清淡而有力的声音响起——

“好!”

……

在等待的时候,时间就显得格外漫长。

看着逐渐上来的人,都被分配到不同的地方,其实也相当于变相的囚禁,凌朗的心情就非常不爽。

看向一旁闭着眼睛,似乎十分平静的凤长悦,他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人怎么能这么…。淡定?

“喂,凤墨,你到底在想什么?”

凌朗忍不住开口询问,从方才凤长悦答应留下来,他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这小子根本不是什么等闲之辈,更加不会是委屈自己的人,怎么会同意这种提议?

况且,说实在的,他们两人,以及白霖手上都是有紫晶石的,这小子难道真的甘愿为了拖白霖下水,将自己的紫晶石也暴露?

而一旁的容枫,闻言也看向了凤长悦。

他比两个人先出去,但是却比两个人晚出来,虽然借助着凤长悦最后的一推,他避过了那惊天的冲击,但是却也难免遭受了一点冲击,所以后来也是比较艰难的才出来。

而后就看到外面竟是已经有很多人待在那里,才知道所有出来的人,都不允许离开。

他很快找到了两人,那时候凌朗的人也已经抵达,都站在外围满脸严肃。

他便也过去,坐在了旁边也开始调养。

此时余辉将近,天边那片橙红色的光辉,像是一片烈烈灼烧的火焰。

暖色的光照在那少年的容颜上,竟是有些虚幻般的瑰丽。

他姿势随意的坐在那里,淡淡的橙色光芒映在他白皙的肌肤之上,侧脸线条流畅仿佛上天精心雕就,一笔一划都费劲了心思一般带着无可描述的韵味,鼻梁挺直,眉峰飞扬,听到他的问话,那人缓缓睁开眼睛,转眸看来。

一瞬间,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流光溢彩,瑰丽不可方物。

只是看这一眼,似乎就已经让人沉沦。

容枫一下子愣住,竟是忘了自己想要听什么。

而凌朗倒是还好,只是快速的回神,而后低声嘟囔了一句:“妖孽!”

容枫这才惊醒,连忙错开眼神,看向地面。

凤长悦却是趁着方才的时间,将体内的灵力补充完毕,之前受了的一些伤,也已经快速的修养完毕,整个人都已经呈现巅峰状态。

她看了看即将落下的余辉,天色逐渐昏暗,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在想什么?

当然是在想如何将那些晶石,尽可能的全部抢过来。

想到方才娃娃和小彩期盼的眼神,她就忍不住叹气。

这年头,养个孩子真是不容易啊。

那一块彩色晶石已经被彩蛋拿走,因为她之前一直忙着,所以娃娃和小彩也一直没说,直到方才才委委屈屈的提出抗议,说它们俩也想要。

黄晶石虽然很好,但是显然彩晶石的存在刺激了它们俩。

于是,凤长悦只好计划,尽量将紫晶石抢走一些。

眼下,最合适的,自然是白霖。

原本分到紫晶石的人,除了她和凌朗,现在剩下的人都已经分散开来,全部隐藏在了人群里。

现在在这里等待的人,足足有几百人。想要找到他们,也是需要一定的精力的。

而正巧,白霖就在他们不远处,而且他手上的紫晶石,也有好几块了。

“不管你想不想,今天你都必须配合我,将白霖的晶石抢过来,到时候我们平分。”

凌朗忽然听到耳边一阵细弱蚊蝇的声音传来,顿时一惊,然而脸上的神色却是不变,只是看了凤长悦一眼,而后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他就说,凤墨这小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啊!

而整个场地之上,随着夜幕的降临,也变得越发的喧嚣和浮躁。

“为什么要咱们在这里等着啊?咱们也不是犯了什么错,在这像是囚犯一样的,这合适吗?”

“就是!我们家族的人,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居然还这样对我们!到底讲不讲理啊!?”

“那个拿了紫晶石的人,肯定是最先先去的那些人,我们下去就只看到一片废墟,凭什么让我们也在这里呆着!?”

虽然周围有七郡的使者看守,但是却依然无法阻挡众人厌烦的情绪逐渐高涨。

没抢到晶石的人觉得冤枉,抢到了的则是浑水摸鱼,一时间一片混乱。

而那些使者虽然不悦,却也没有说什么。

这些人,表面上看,只是从各个地方选拔而来的小人物,但是里面的确有一些是有背景的,那也是他们得罪不起的,所以干脆什么都不说。

凤长悦忽然站起身,朝着一旁走去。

有使者警醒的向她的方向走了两步,目光警惕。

凤长悦无所谓的笑了笑,而后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

在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她忽然惊呼一声:“紫晶石!”

这一声,顿时像一块石头砸落水中,激起万重浪!

所有人顿时看了过来,目光灼灼似狼!

紫晶石!

果然有紫晶石吗?

而在众人的目光都看过来的时候,凤长悦前方不远处的一个人身前,正好划过一抹紫色!

而那个人也是脑子一蒙,听到凤长悦的喊声,看到那紫色,顿时下意识的伸出手,将那东西抓在了自己手中!而后转身就跑!

这一下,所有人都确定——那个人手中,肯定拿着的就是紫晶石!

唰!

凤长悦立刻冲了过去:“把紫晶石交出来!”

而这一动,所有人都动了!

无数人开始朝着这边飞速而来!

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的众人,几乎是立刻形成了一道道的流光,想要将那人围堵起来!

有紫晶石的人毕竟只有那几个,剩下的几百人可都是眼巴巴的等着呢,此时一听,一看,哪里还有判断的余地?自然是率先冲出去,想要将东西抢过来!

“紫晶石!快抢!”

“奶奶的!搞了半天,原来被那家伙藏起来了!老子这回肯定扒了他的皮!”

“这东西,谁抢了就是谁的!凭什么是凌家的!”

不知谁说了这么一句,场面顿时更加混乱!

凤长悦的速度,不知不觉的慢了下来,眼底划过一抹流光。

白霖站起身,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微微皱眉。

那个人…他怎么不记得是…。

嗤!

一道寒烈的冷风,突然从身后而来!

白霖一惊,立刻回身!然而等待他的,却是左右两边的夹击!

容枫在他身后负责引诱,而凤长悦和凌朗,不知什么时候竟是将白霖包围在中间!

俩人同时出手,立刻让白霖陷入危险境地!

白霖看到这两人的时候,就心中暗叫不好,然而当他想要动的时候,却发觉身体完全动不了!而在这一刻,他的身体之上,竟是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连身体里面的灵力,都似乎顷刻间被冻结!

而只是这一瞬,他就瞬间发觉自己的手上一阵剧痛!

他心中一凉——空间戒指!

而当他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的时候,却再次感觉下身一凉!

却是衣服被无声的撕裂了!

最关键的是!他的空间玉带被带走了!

而当衣服无声滑落的时候,那几个人却是已经消失在混乱的人群之中!

四周灵力闪耀,他甚至都看不清到底是谁下的手!

等他终于可以动弹,慌乱将身体遮住的时候,周围已经有一些人在回头,满目嘲笑。

白霖脸色顿时青白交加!心中快速的蔓延一股羞耻感和无尽的愤怒!

那几个人!怎么敢!?

然而此时,就连周围的使者都已经完全加入了这一场的争斗,场面已经完全失控!

他在乱流之中慌乱的看去,却是已经没有任何人影!

轰!

白霖顿时愤怒之极的打出一拳,地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然而这对于已经完全厮杀了起来的战场而言,就像是一滴水落入大海,很快就消失不见。

他面容扭曲,恨恨咬牙——

“凌朗,你等着!”

……

这一场乱斗持续了很久,有人趁乱对自己的仇敌下手,有的则是疯狂的去抢夺紫晶石,有的则是趁乱朝着外面逃走,总之,当凌木带人来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目疮痍一片混乱不堪的场景。

几乎所有人都已经负伤,还有一些则是已经死亡,并且死状极为凄惨。

看着这一幕,凌木向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更加冷峻,如同寒铁。

而凌云等人也都负伤请罪,心惊胆战。

他们也都没有料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样子。

“属下有罪,还请少爷责罚!事到如今,属下万死难逃其咎!”

凌木却是冷着面容,未曾理会凌云等人的恳求,也未曾看向那些已经伤痕累累的众人,而是率先从那横亘在地面的深深的沟壑冲了下去。

众人噤若寒蝉,皆是不敢多发一言。

凌木在下面勘察了一番之后,过了好久才上来。

“里面的紫晶石已经被取走了。”

一句话,让现场陷入死寂。

“你们的失误,自然会有人来惩罚,但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回那紫晶石。”

凌木的目光从现场的人身上一一划过,而后,落在了白霖的身上。

“白霖。”

白霖眉心微皱,心中忽然涌起不安。

“下面很明显留有你的剑法痕迹,你能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白霖沉默,后背却是一阵冷汗。

他敢挑衅凌朗,是因为凌朗性格不讨喜,最重要的就是凌朗没有背景,身后没有人撑腰,所以他敢那么对待凌朗,但是在凌木面前,他却是分毫不敢耍心思。

咬了咬牙,他沉声道:“…是…下面的晶石,是被我切割开的,一共十一个人平分了。”

凌云等人都是不可置信的看向白霖,而后眼底都是涌出了无尽的愤怒。

白霖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继续道:“我自己…也有一块…而凌朗和他身边的那个红衣少年,也各自一块…。他们俩方才趁乱,已经将我的晶石偷走…。”

凌木面无表情:“那是凌家的晶石,不是你的。”

白霖脸色一白:“是…我知道了…。”

“先将其他人的晶石全部要回,若是发现谁身上有紫晶石未曾交出的,一律灭族。”

凌木简单的下了个命令,顿时决定了无数人的人生。

白霖身体一阵瘫软,不死心的问道:“那、那凌朗…。要怎么处置?”

凌木终于看了他一眼,那一眼极淡,却让白霖觉得无比羞耻。

“那是我们凌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说完,不顾白霖颓然的脸色,凌木转身离开。

“将晶石全部搜集,而后拿过来,我会带回去给家主。要快。”

“是!”

“少爷,那凌朗少爷那边…。”

“大会即将召开,他会回去的。至于晶石,到时候让家主去找他即可。其他人,都各司其责。”

“是。”

凌木走了几步,忽然回头:“你说,方才那个跟在凌朗身边的少年,是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凌云一愣:“据下面的消息,那人似乎和龙山城容家关系匪浅,叫凤墨。一身红衣,容貌…。倒是极好。只是…有些犀利大胆,但是凌朗少爷,似乎也和他关系不错。”

凌木眼中似有暗光划过:“他的手上…。可是有戒指?”

……

时间过得飞快。

看着眼前恢弘古朴的巨石建筑,凤长悦纵然不是第一次见,却依然觉得那股厚重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身心都焕然一新。

看到他的模样,凌朗忍不住鄙夷道:“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说你非要跟着来这里,来到了却又这样子,出去可是别说我认识你。”

凤长悦却是难得没有和他计较这些,闻言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睛,随即朝着里面走去。

这里是凌家家族大会预选赛的赛场,从红崖出来之后,他们一行人走了十天,总算到达了这里。

赫拉格。

在这个地方,全部都是巍峨宏伟的巨石建筑,只要走进这个门,里面就是凌家家族大会举行的擂台。

凤长悦定定的看了一眼,而后朝着里面走去。

看到她这模样,凌朗和容枫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知她为何这般的反应,便都陷入了沉默,随着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巨大的格斗场。

四周是黑色的圆形的阶梯式看台,在正东方的位置,有几个特殊的位置,显然是给贵宾坐的。

而中间是一个白色的圆形的擂台,因为是圆形的建筑,所以现场的任何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场中的战况。

一走进去,周围的喧嚣声,就立刻充斥了耳膜!

四周的看台之上,竟是已经坐满了人!一眼看去,最少有十万人之多!

凌家的人,七郡的人,以及从各个地方赶来的人们,此时已经将整个赛场都挤满!

整个赛场,尚未开始比赛,就已经完全沸腾了起来!

所有人的脸上,都满是激动和兴奋,有的甚至在挥舞着双手,无以言表的沸腾!

而凤长悦一进去,眼前就看到了那一个巨大的白色的擂台。

那是用极好的萤石制作,坚硬无比,而在周围,甚至还镶嵌了无数魔核,看似竟然是组成了一个阵法,维护擂台之上的稳定。

凤长悦随便扫了一眼,便看到那魔核竟都是用的九级魔兽的魔核,微微挑眉。

凌家果然财大气粗。

从这里选出的天才,可以被七郡挑选,从各个小家族进入七郡,若是天赋足够好,也有可能会直接被凌家的人看上,从而进入凌家本部。

那时候,才是一飞冲天,飞黄腾达!

为了这一刻,所有人难掩心头激动,热切无比的欢呼着!

凤长悦看着那擂台,墨瞳之中一片沉凝,心中却是有风暴将起!

看到她的样子,凌朗也觉察到不对,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冲着个台子发呆?”

凤长悦静默片刻。

“你不懂。”

你不懂,来到这里,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这一个擂台,是我来到这里的证明。

从这里,我会走上新的征程。

所有的一切,都会从这里,重新开始。

她站在高处的时候,那个人…。会看到的吧?

她微微垂眸,转而脚尖一转,想要转身走向另一边。

而刚刚转身,却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她的身都忽然一僵。

整个人都像是无法动弹了,从头发,到指尖,五脏肺腑,血液呼吸,在这一刻,都忽然静止。

耳边的一切都忽然消失了声音,眼前的一切也都看不清晰。

她的心脏,忽然剧烈的跳动起来!

砰!

砰!

砰!

她的心尖,忽然滚烫!

她的心头,像是忽然被什么充斥,却又心生畏惧。

她向来杀伐果断,心性坚韧,无所畏惧。唯有此刻,却忽然心生忐忑。

她终于,缓缓转身,抬头看去。

一双澄澈的凤眸,就那样忽然出现,映在她眼中,照在她心间。

一霎间,血液似乎忽然奔涌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清晰可闻,在那缱绻而灼灼的目光之中,浑身都像是被温热的泉水浸泡。

她此刻才忽然觉得,见到那个人,竟是恍如隔世,如同重生。

整个人,都似乎在这一刻,鲜活了起来。

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通通不见。

唯有那个人,清隽的容颜,绝伦的姿容,冷清若浮冰碎雪,却在这一刻,万千盛景乍然盛放。

因爱而生畏,因思而生惧,因念而生疼。

此生,唯独因你,甘愿为你,踏遍万水千山。

------题外话------

七夕见面了么么哒!祝愿大家也都有相亲相爱相伴一生的人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