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44 紫晶石!

轰轰轰!

一连串耀眼的白色灵力,幻化成剑,飞快而密集的朝着那一团红色的身影之中射去,然而每当以为就要射中的时候,却总是听到灵力打在晶石之上的声音,回荡在空旷曲折的空间之内,发出沉闷而辽远的声音!

云澜看着眼前的场景,眉头忍不住死死的皱起来。

已经好一会儿了,可是尚尹却是依然没有打中凤墨,时间还在不断的流逝,如果在这样下去,迟早会引来其他人的。

这里都是晶石铸就,道路曲折回环,交错纵横,虽然空间极大,而且通常越是往下面,就越是宽敞,进来的人虽然不少,但是一般都会被分散开来。

可是那也不能确保不会有人听到声音赶来,毕竟连他都是无意间碰到了凤墨的,难保不会有其他人正好过来!

到时候,情势只会更加混乱!

必须速战速决!

但是纵然心里再急,他此时也是不敢说出一句话的,尚尹正在攻击凤墨,他若是开口催促,岂不是在质疑他?

到时候这个尚尹若是恼羞成怒,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云澜一边观察着战况,一边仔细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一旦有什么动静,他都要第一时间发现!

然而眼前的缠斗,却依然在继续,那个凤墨,身法不错他是知道的,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在尚尹这样几乎媲美五星灵宗的强大存在面前,也依然这般自如!

按照他们之间等级的差距,本应该是碾压的啊!

云澜越看,心中越惊,到最后尽数都化为了杀意——这样的人,既然已经得罪,那么就绝对要斩草除根!否则将来,必定是天大的祸害!

砰!

凤长悦一脚踩在旁边嶙峋的晶石之上,一身红衣在那些莹白的晶石旁边显得格外浓烈鲜明!

她的动作很快,几乎无法看清,尚尹一开始想要直接用威压碾压,但是很快发现,根本行不通。

凤墨仿佛身上有着十分特殊的能力,能够忽视他的威压,并且极为轻松自如的躲避着他的攻击!

而他的灵力虽然浑厚,但是都打不中,却也是白搭。

渐渐地,就连原本信心十足的尚尹,也逐渐变得焦躁起来。

凤墨逃不出他控制的范围,但是却也能够几乎完全的躲避开他的攻击,这样下去,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真是个奸猾的小子!可惜,今天你必须死!”

尚尹一声厉喝,身上气势陡变!

咔嚓!

从尚尹身上突然扩散而出的强大能量波动,几乎是立刻将周围的无数晶石纷纷粉碎!

一时间白色晶石破裂纷飞,巨大的漩涡陡然升起!

凤长悦几乎觉得,那力量几乎将自己也吸过去!

她脚下仿佛生根,稳如磐石!一身红衣猎猎,在那让人看不清的漩涡之中,显得格外的坚定!

而一旁的容枫,早已经承受不住的吐血,倒在地上喘息不止。

他虽然也是灵宗,但是此时却不过是一星,拥有的实力和尚尹一比,简直不值一提。

甚至,若非凤长悦方才眼疾手快,在他身前布下了一层结界,他只怕是已经受伤昏迷了过去!

而此时,他看着眼前的一幕,肺腑之内仿佛有千万根针在刺痛,痛苦不堪!他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断的吐血,身前的衣襟已经被染得通红!

而凤长悦此时的情况,其实也十分不妙。

对方毕竟比她境界高出不少,若是对付云擎,她尚且有相抗之力,但是现在眼前这个人,实力却是比云擎还要高出不少!

两人之间,犹如天堑一般的距离,哪里是那么容易逾越的?

她虽然在快速的躲避着攻击,实际上身体之内的灵力却是在飞快的消耗着,她能够在受到这样强大的威压压制的时候,依然可以躲避过去,很大一方面都是仰仗精神力,只有仔细觉察到那强大的波动,她才能够及时的躲开。

实际上,这是非常消耗精神力的。

所以虽然别人看不到,但是她的脸色已经逐渐变得有些苍白,而内里也仿佛一片火烧!

咔嚓!

凤长悦脚下的晶石,顿时碎裂开来!一片裂纹,顿时爬满了大片的地面!而映照出来的她的身影,也在那一瞬间碎裂!

下一刻,她身形陡然如同旋风一般飞出!目标正是尚尹!

看到凤长悦居然冲上前来,尚尹心里莫名的生出了一丝不安,但是随即就被他忘在脑后——一个三星灵宗罢了,能够翻出什么浪花来?

而下一刻,他忽然觉察到一股锋锐至极的力量,似乎在朝着他而来,顿时一惊抬头一看,那一身红衣的少年,却是不知何时已经到达了眼前不远处!

而手中,正握着一把紫金色的长弓,和一只纯色尾端仿佛带着一片澄澈的紫色羽翼的箭!

当那一副弓箭出现的时候,尚尹便陡然发觉,周围的灵力忽然开始疯狂的朝着对面那少年涌去!

那里像是有一个黑洞,无穷尽的额吸收着周围的浓郁的灵力!

呼啸声顿时激荡起来!

原本那些浓郁的灵力在这些奇形怪状的晶石之间穿梭,就因为来回的力量冲击而发出滔滔的声音,而此时,凤墨居然凭借着一己之力,撼动了那能量的流动!

他不过是拿出了一副弓箭,居然就顷刻间让周围的力量分布完全发生了变化!

像是一只无形的手,让一切都轰然改变!

能够制造出这样的动静……

尚尹双眼紧紧的盯着凤长悦手中的弓箭,看到那几乎有半人高的紫色长弓,以及那一只似乎在散发出熠熠辉光的长箭,觉察到一股难以形容的锋利气息,扑面而来!

这还只是那弓箭尚未射出的气息!若是等那箭射出来…。只怕这一片的晶石都会被顷刻间损毁!

这弓箭…。难道是…天阶灵宝!?

能够产生这样的动静的,几乎不用想,就可以确定那是天阶灵宝!

此刻虽然在巨大的裂缝之下,在这万千的晶石之中,没有天生异象,没有重重繁复的表现,只有这无声而浩瀚的能量的波动,却也已经足够确定一切!

这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拥有天阶灵宝!?

尚尹的心里在这一刻,忽然生出了几分后悔,这样的年纪,却有着这样不凡的天阶灵宝,而且本身的更是三星灵宗,实力超群…。

这样的人物,说是没有背景,他自己都不会相信!

但是眼下,想什么都晚了。

从他出手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注定要和这人对立了!

眼下,唯有将他斩杀!抹去一切痕迹!才能够躲避可能出现的麻烦!

想到这里,尚尹的心思更重了一些,若说之前他只是想着来这里随便杀了一个无名小卒,那么现在就是在为自己斩草除根!

唰!

尚尹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白色的骨扇!

说是骨扇,这便真的是骨扇!

因为凤长悦看的清清楚楚,那扇子,就是用骨头做的!

那骨头的颜色,十分莹润洁白,这匆匆一眼,她便看到那里面似乎是有着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动一般,而且分明可以感觉到那扇子上散发出来的威压!

而那扇面,看着则是像用什么魔兽的皮制作,虽然也呈现白色,但是那上面却是有着几道青蓝色的痕迹,隐隐还有一丝血气透漏出来。

这再明显不过!那骨扇就是用魔兽所制作!而且那上面的青蓝色的痕迹,分明就是魔兽皮肤上的筋脉!

那血气,正是魔兽难以消除的气息!

纵然已经死亡,却依然保留着那魔兽的天然的残暴凶戾的气息!

凤长悦立刻搭箭,瞄准——射!

射天箭顿时飞出!因为极致的速度,周围顿时出现了黑色的空间裂缝!却因为太过迅猛,而导致竟是没有一丝声音!

若是可以看清,看到的便是射天箭快速飞出,而后无声的撕裂空间!

尚尹几乎顷刻间就觉得,自己似乎被锁定了一般,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锋利气息,他几乎有一种手无寸铁被人当做靶子的感觉!

这让人非常的不爽!仿佛只有站在这里等死一般!而那长箭,似乎也是有着自己的意识,携带无尽杀意而来!

真是见鬼了!

尚尹摇了摇头,努力将脑海中被人盯着的森冷之意忘却,而后冷笑两声,觉得自己还是有些过于紧张了。

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三星灵宗而已,他就快要晋级五星灵宗了,难道还惧怕这样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小子!?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并非是普通的三星灵宗,而那弓箭,更不是什么天阶灵宝!

此时的娃娃在金色手镯里面,早已经双眼冒火,虽然娘亲不让它出手,但是这家伙这么小看娘亲,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所以娃娃虽然没有完全控制发挥出射天箭的威力,却也是让它完全的盯死了!

尚尹手中的骨扇,顿时向前一挥!

唳!

忽然一道遥远而充满威压的嘶鸣,在耳畔响起!

凤长悦眼眸顿沉,而后看向那骨扇!

果然看到那骨扇在尚尹催动之后,那白色的骨头里面的液体,缓缓的流动了起来!而那扇面之上的青蓝色的一道道的痕迹,也仿佛在这一刻忽然活了起来,忽然变得鲜活,一眼看去,似乎可以看到那上面竟是微微凸起了一般!

这是…。

灵宝之中蕴含的强大的魔兽的力量!

感觉到耳中一阵轰鸣之声,那道声音似乎非常遥远,但是又好像飘荡在耳边,清亮而充满威严!

凤长悦几乎可以确定,用来制作这骨扇的魔兽,肯定是神兽!而且是拥有远古血脉的神兽!

能够造成这般声势,倒也是不凡!

唳!

又是一声更为嘹亮的声音响起!

凤长悦顿时觉得胸腹之间一阵翻滚,眉间皱起,容色冷厉,而后,便是看到,尚尹的头顶,竟是忽然出现了一道庞大的影子!

那是一个半透明的幻象,却是看的真真切切。整体看上去,仿佛是一只巨大的飞禽,通体呈现蓝色,而且没有羽毛,全身都是由骨膜包裹起来,隐约可以看到那上面似乎有鳞片,而在鳞片之下,也可以清楚的看到许多蓝绿色的血管!

双眼明黄色,竖瞳,看着极为冷漠狠厉,尖尖的喙之上,一片猩红,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饕餮盛宴,极为血腥残暴。

仅仅是这样看着一个虚幻的影子,便是可以觉察到那一股极为凶悍的气息,仿佛下一刻就会扑上来,取人性命!饮血食肉!

凶兽!

凤长悦不是不知道魔兽本性大多极为残暴,但是眼下看到的这个,她却依然感觉到了一股非常浓郁的杀气!这不是一般的魔兽会有的,这个很显然是异常的。

而这个骨扇,也很显然,就是用这魔兽的身体所制作,只要催动,就可以召唤里面封锁的魔兽的极为残暴而强大的力量!

然而对于凤长悦而言,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她必须斩杀这个幻影!

唳!

这一声出来,旁边早已经快支撑不住的容枫,顿时吐出一大口血来!

他原本就遭受了极重的伤,此时更是雪上加霜!

若非是靠着最后的一丝毅力支撑,只怕此时已经昏了过去!

他瞪大了眼睛,额头上有一道划伤,有血不断的淌下来,进入他的眼睛,几乎将他的眼前染成一片血红。

但是他却不敢眨眼睛,双眼紧紧的盯着凤长悦,心脏激烈的跳动着,几乎将眼前的画面刻在脑海里!

之前的那一次也是,他站在他身前,阻挡万千危险!

这一次,他依然如此!

容枫咬牙,嘴里的铁锈气息,几乎将他淹没。他眼前只剩下了那一道挺拔而些微消瘦的身影,衣袂翩跹,万般坚决!

凤长悦心念一动,原本朝着尚尹而去的射天箭,陡然间转变了方向!射向了那虚幻的影子!

尚尹一惊,没有想到凤长悦的反应居然这么快,但是心里却并不担心,他手上的骨扇,可是他最为得意的杀手锏!

别说一个三星灵宗,便是初期的五星灵宗,遇到这一招,也只有回避!

那可是拥有远古凤凰血脉之力的神兽!天青矛隼!

他嘴角忍不住露出一丝冷笑,这下,这凤墨是死定了!

就算是天阶灵宝又怎么样?

那终究是幻影!根本无法进行切实的攻击!这一箭,肯定是没有…。

唳!

正在这样想着,耳边就再次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嘶鸣声!而且很显然,带着痛苦之意!

什么!

尚尹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去,却见他以为必胜的天青矛隼被那长箭穿胸而过!居然痛苦的翻腾了起来!

这里面是残存的天青矛隼的力量,带有最后一丝意志,所以虽然没有说身体,但是其实也算是有着一半的属于魔兽的天性。

他原本以为,那长箭肯定无法造成什么危险!可是眼前这…。

“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凤凰之力!”

一声厉喝,陡然炸响!

尚尹惊慌回头,却见那一片红衣猎猎!

而上空忽然传来一阵狂暴的能量波动!

他陡然抬头看去,却见已经将天青矛隼穿刺过的那紫色长箭,此时那尾端竟是缓缓盛开!

原本像是一片羽翼一般的淡紫色,此时他仔细看去,才看到那竟然是一朵花的形状!

而现在,那多紫色的花朵,正在慢慢绽放!无线璀璨!

他心里升起巨大的不安,竟是立刻转身离开!

他经历的生死场面也是不少,那股隐隐的气势,着实让他的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而后,他看着凤长悦,脑子里忽然闪过一道亮光,压抑着声音问道:“你!你是不是认识凌朗!?”

云澜心里一沉!

凤长悦却是懒得理会,眸光极淡的看了他一眼。

“去!”

嗡!

射天箭转而朝着尚尹射去!

尚尹想要躲避,但是因为心里的猜想而心身不净,纵然已经全力阻挡,却还是被射天箭狠狠的刺穿了腰腹!

“啊!”

尚尹一声痛呼,立刻弯下了腰,感觉到伤口处火辣辣的疼痛,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而沿着那伤口,更是飞速的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在朝着他的身体里面分散而去!

那力量极为炽热,经过的地方,几乎将血肉都燃烧殆尽!而筋脉也几乎立刻蜷曲了起来!

一瞬间,尚尹只觉得仿佛地狱之中走了一圈!

这样极致的痛苦,他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仿佛整个人都被灼烧而后切割了一般,难以承受!

他立刻驱动灵力,想要阻挡一二,但是却发现,甚至连灵力都被完全吞噬!

他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凤长悦,眼底不可置信而隐隐绝望——

“你、你身上…有…。”

天下间,能够有这样的威力的,除了神火,再无其他!

这少年的身上,居然有神火!

轰!

他几乎觉察到身体之内,一片火焰燎原!

看着那一片璀璨的光辉之中,那人仿佛深海一般,暗沉幽黑的眸子,一片平静,尚尹的心里,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崩溃!

而后,他居然是将骨扇狠狠挥出,随即转身离开!

云澜看到尚尹居然转身准备逃跑,立刻就惊呆了,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一把拽住了尚尹:“大人!您这是做什么!?这凤墨还没有杀…。”

“要杀你自己杀!反正老子是不会趟这趟浑水了!有什么后果,你自己承担去吧!”

尚尹一把甩掉云澜的手,语气凶恶,全然不似方才,他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时间都不愿意浪费,只低吼一句:“我告诉你!你若是想死,就自己去死!我可是不跟你一起!滚!”

这凤墨,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简单,他真是瞎了眼才会答应这云澜做这个事情!

神火!

虽然不知道那人到底拥有的是排名第几的神火,但是都已经能够说明太多事情!

这个少年,绝对是他招惹不起的!

他来不及想更多,转身便要逃窜!

凤长悦却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爆!”

尚尹的身体,猛然爆开!

一时间血肉飞溅!

云澜被眼前这一幕惊呆,看着那瞬间爆裂的一地的模糊血肉,顿时僵住了身体!

而后,便是猛的觉察脖子上,一道冰凉的触感!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向后退去!

然而那道冰冷的气息,却是陡然逼近!

那双黑色的仿若黑夜一般的眼睛,在这一刻,无言而充满危险!

云澜几乎可以感觉到身体上的汗毛在这一刻陡然竖起!整个人的精神都陡然紧绷起来!

他几乎可以听到自己如同擂鼓一般的心跳声!

难道,就这样死在这里了吗!?

铿!

凤长悦正要下手的时候,忽然觉察到一股雄浑的力量忽然袭来!当下朝着一旁闪开,而后手中的射天弓也立刻挡在身前!

一声刺耳的声音,顿时响起!

凤长悦向后翻飞,落地之后,便看到了眼前忽然出现的人,缓缓眯起了眼睛。

“云擎。”

云擎腰板挺直,此时正一手将云澜拉到身后,一手紧握银枪,直指凤长悦!

他原本就冷峻的面容,此时更是如同覆盖了一层冰霜。

“凤墨,你若是想打,我陪你打!但是若你伤我父亲分毫,我必定和你死战到底!”

凤长悦一手将飞回的射天箭抓在手中,再次搭弓,瞄准了云澜的眉心。

嘴角微勾,却是极冷:“云擎,我虽然不想和你打,但是却不代表,我会怕你。若是当真拼命,谁打得过谁,还未可知。不过,现在的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云擎之前已经大致知道凤长悦之前的确是没有出全力,似乎隐藏着什么,所以听到这话,也并不意外或者生气。

“凤墨,别的我不管,但是你若是想要我父亲的性命,就先打败我!”

他也是进入这里面寻找黄晶石,但是一路走来,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后来听到一声极大的动静,便是顺着那声音而来,结果就看到了眼前那一幕——凤墨居然要对他父亲下杀手!

“我们云家没什么对你不起你的地方吧?你这般对我爹下手,不会觉得不安吗!?”

听到这话,凤长悦几乎要被气笑。

她冷笑一声,眼神嘲讽:“云擎,你是个天生的战斗者,天赋很好实力也很强。但是,对你爹的认识,只怕还是太少。你可知道,他都做过什么事?那些事情。足够他死上百次了!”

云擎看到凤长悦这般笃定的样子,心中怒火愈甚,眉眼冰霜一片:“你不要信口雌黄!”

他虽然平时都将精力花费到了修炼上面,但是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凤长悦黛眉微挑;

“你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但是杀不杀他,是我的事。最关键的是,我凤墨,从来都没有让人欺负的份儿。你爹想要我的命,我难道要自己奉上脖子让他宰割?”

云擎的神色一僵。

他虽然不信,但是…。在之前的采矿大会之上,他爹好像的确是对凤墨充满了敌意…。

云擎皱眉。

云澜却是低声厉喝:“擎儿!杀了他!”

云擎猛然回头,看向云澜,清楚的看到了那双眼睛里的杀意。

他心里一沉。

云澜看到云擎这反应,顿时也意识到了什么,眯起了眼睛:“擎儿,你在想什么?这个人现在想要杀了我!你若是不杀了他,如何能帮为父出这口气!?若是你晚来一步,你看到的,便是我的尸体了!”

云擎一震,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

其实他并不想杀凤墨,虽然两人是敌手,但是他只是想跟他彻底的打一场,让凤墨心甘情愿的认输罢了。

至于他的性命…他并不想取。

何况,现在看来,杀凤墨,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对于凤墨,他心里其实还是有几分欣赏的,所以并不想将双方的关系变成死敌。

但是现在…。他低头看了一眼,这里的情形,其实很明了了。

容枫此时已经重伤,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缘故,还有地上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尸体…。大约是父亲请来的帮手。

从之前的判断来看,这人的实力,绝对非常厉害。

可是凤墨却依然…。

云擎眉头皱得死紧,缓缓吐出一口气——

“凤墨,今天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这件事情,就此算了如何?”

云擎的这个提议,出乎意料。

凤长悦倒是没有想到,一向热衷于战斗的云擎,竟是会主动提出这样的解决办法。

她眯了眯眼睛,沉默片刻。

“好。不过,你可是要记得今天的话。这份人情,将来是要还的!”

“一定!”

云擎死死的拉住想要冲出去的云澜,用眼神示意他现在不要说话,站在他前面,认真的看着凤长悦,点了点头。

凤长悦手上依然握着射天弓和射天箭,也仍然瞄准着云澜的眉心,下巴微抬:“你们先走。”

云擎当即不再犹豫,转身离开,并且将满脸怒意的云澜也一并拉走。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眼前,淹没在远处的晶莹透亮的晶石堆积之中。

等确定看不到人影了,凤长悦才慢慢将手放下,而后,却是脚下一个踉跄,猛然朝着一旁倒去!

“凤墨!”

容枫见此,立刻一声惊呼,尚未来得及反应,就看到那道红色的身影,陡然倒下!

他几乎来不及去担忧恐惧,便已经倾尽全力猛的朝着那边冲去!

砰!

凤长悦的身体,重重的砸落在容枫的身体之上!

容枫口中溢出更多的鲜血,将地面都染得一片猩红,但是他此时却是来不及顾忌自己的情况,反而是立刻低声询问倒在身上的凤长悦。

“凤墨…你…你没事儿吧?”

容枫的声音很虚弱,几乎低不可闻,但是却依然透着几分紧张。

他方才一直瘫倒在地上,无法起身,这一下还是因为担心凤长悦磕在地上,他情急之下,猛的挪动了一点距离,正好让倒下的凤长悦的背部,撞到了他的胸膛之上。

虽然觉得肺腑几乎都碎裂开,但是容枫最关心的还是凤长悦的情况,咬牙将那些疼痛都忍了过去,喘了口气低声问询。

凤长悦皱了皱眉头,而后便低声道:“无碍。”

说着,便用手肘支撑着坐了起来。

而后,她站起来,转身朝着容枫伸出手:“你怎么样?”

容枫躺在地上看她,她虽然是站着的,而且是俯视,视线并不是很清晰,加上他眼中原本就一片血红,所以更加模糊。

但是他还是看到了她惨白的脸色和干裂的嘴唇,也感受到了那一瞬间低迷的气息。

他心里一沉,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般,艰难的摇了摇头:“没关系…。我…。我可以…。”

说着,竟是不靠着凤长悦的帮忙,自己勉力爬了起来。

看着他执拗的眼神,凤长悦也没说什么。

两人短暂的沉默,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静默无声。

凤长悦揉了揉眉心。

她方才选择和云擎周旋,就是因为,她的确已经到了极限。

刚才和那个接近五星灵宗的人一场缠斗,已经将她身上的灵力和精神力几乎消耗殆尽,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还是很大的。

她能够得手,还是因为对方大意,否则但凡那个人谨慎一些,她今天的情形,只怕都会更加艰难。

刚才想要趁势将云澜解决,却不想云擎出现了。

只好顺水推舟,将他骗过去。

容枫愧疚不已:“都是我太弱了!是我的错!若是我能强悍一些…也不会让你这般辛苦了…。”

顿了顿,他才低声道:“对不起。”

他的声音很低沉,虽然只有这么一句,凤长悦却是已经听出来那里面的愧疚自责和懊恼。

“这不关你的事。”凤长悦摇摇头,看着周围的遍地狼藉,苍白干裂的唇角微勾,“毕竟,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强者。你不必愧疚,让自己强大起来就行。”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

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想要在万人之上尽享荣光,想要不再随便受人欺凌,那么自然只有变得更强!

在这路上,任何的艰难困阻,都不能成为放弃的理由!

容枫闻言,神色一震,而后看着凤长悦,只觉心神震颤。

这个少年,分明年纪比他还要小,却拥有那样一双平静而深沉的眸子。

那不是不谙世事的天真无知,而是饱经沧桑之后却依然保持初心的纯粹平和。

这样的人……

“前提是,你得保住自己的小命。不然,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啊。”

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轻飘飘的传来。

容枫一惊,立刻抬头看去,却见到一个熟悉的面容,愣了愣。

竟然是凌朗。

他怎么在这里?不,应该说,他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容枫看凌朗脸上带着几分调侃的笑容,就猜到对方应该不是刚刚才来的了,不知道,到底看了多久?

凤长悦却是没什么意外的样子,甚至都没有立刻回头,只是闭了闭眼睛,让体内的天堂火沿着经脉流转,恢复着那受损的地方,感觉到稍微好了一些,才转头,平静的看着凌朗。

“所以我现在还活着。”

凌朗挑眉:“你知道我在这?”

凤长悦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不然你以为,我那么轻易的放过了那人的灵魂体吗?”

凌朗的脸色一僵。

他果然知道!

他居然还顺水推舟,将这事儿交给他处置!

这凤墨!未免也太将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凌朗心头愤愤,想到自己听到动静赶来,却看到那两个小子正在被打压,原本是打算出手的,但是却在那时,正好看到凤墨拿出了那紫金色的弓箭,他便莫名的暂时歇了手,想要看看凤墨到底有什么手段。

他到底,是靠着什么才那么有底气的。

这一看,竟然真的看出了一点东西。

他震惊之余,却也终于释怀。

难怪一见面就敢和他叫板,并且如此洒脱随行,完全不将事情放在心上,敢情就是有底牌啊!

不过他也很快发现,三星灵宗和四星灵宗,终究还是差了一线的,当他想要再次出手的时候,却再次被凤长悦的手段震惊。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尚尹到底是怎么突然死了的。

但是他知道,自己就算是问,也是问不出什么的。

所以,干脆也就不提了。

但是!最让他上火的是——凤墨这小子,分明一早就觉察到了他的存在,不但不叫他,反而趁势将残局留给了他!

看到那双似乎还带着几分无辜的眼神,他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叫你自作多情!亏得他还想着这小子竟然忘了灵宗强者是可以重塑*的,便出手将尚尹的灵魂体给抓住了!

还没等他来借此机会要个人情,居然就被对方给耍了!

凌朗压制着自己的怒火,只觉得自己已经太久没有这么生气了,想要去教训那小子,看到那苍白憔悴的脸色,却又觉得下手太狠可能会要了他的命还是算了。

“哼,臭小子年纪不大,心眼倒是不少!”

最后愤愤说了一句,凌朗便伸出手,掌心赫然一个玉瓶。

“那尚尹,你想怎么处置?”

凤长悦看向他:“你认识他?”

凌朗不甚在意道:“这种小人物我怎么会认识?我认识他主子。”

凤长悦了然。

凌朗虽然因为一些缘故,身份地位似乎很是特殊,但是好歹也是挂着凌家的名头。

四星灵宗,在他这儿,也不过是蝼蚁,可见凌家之强大。

“其实,要让他死,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那主子,和我也是有些过节。趁此机会下手讨回一点,倒也不亏。”

凤长悦将胳膊上的血迹擦去,闻言看了凌朗一眼,倒是没想到,凌朗居然愿意为她背这个黑锅。

这尚尹纵然是个下人,实力也不容小觑,肯定是受到一定重视的,而且云澜出去了,肯定会将这件事情大肆宣扬,说尚尹的死和她有关,那么到时候,又是一个背景强大的麻烦。

此时凌朗说这个话,无疑是在说,打算将这个名声,按到自己头上了。

“你想要什么?”

凤长悦知道这人绝对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不过既然自己不想要招惹麻烦,一定范围的条件,还是可以考虑的。

“很简单。”

凌朗忽然将手中的玉瓶握紧,看着她,脸色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将你为什么知道这里的秘密的缘故,告诉我。并且从这里出去之后,跟我一起,直到我身上的伤痊愈。”

凤长悦几乎毫不犹豫:“好!”

反正她早就答应了治好他,这个要求也不过分。

何况,出去之后,她必须尽快靠近凌家,眼下便正是个机会!没有不抓住的道理!

她答应的这么快,凌朗反而是突然生疑了。他上下打量着凤长悦,总觉得回答的这么快,一点犹豫都没有,好像有什么阴谋一般…。

不过,这人倒是不像那种人,而且,他也的确没有耍心思的必要。

如今的凌朗,可是没什么可压榨的。

这么一想,他当即放松了许多,抬手将那玉瓶晃了晃:“那这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

凤长悦不甚在意:“你现在杀了他就行。”

无论是谁下手,尚尹这个人,绝对要死!

因为眼下,她绝对不能够让任何有心人知道她身上有神火的秘密!

也正是因为云澜没有觉察,所以她才那么干脆的放走了他们。

不然今天,无论如何也是要死磕到底的。

咔嚓!

凌朗正打算说什么,忽然听到某处似乎传来了一阵晶石碎裂的声音,而后,一阵冰寒的力量,陡然涌来!

凌朗的神色陡变,豁然转头——

“找到了!”

噗通!噗通!

凤长悦压制住自己心底那份奇怪的猛然强烈起来的感应,面色不动,然而脑海之中,却是快速的闪过许多想法。

凌朗毫不犹豫,当即一挥手,示意凤长悦两人跟上,自己便率先冲了出去!

凤长悦这下更加确定,的确是黄晶石找到了!

“走吧,去看看!”

凤长悦随即和容枫一同向前走去。

容枫补充了丹药,加上已经是灵宗,恢复能力好了不少,便也擦去血渍,跟了上去。

越是靠近,凤长悦便越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如果说是对晶石的感应,那么当时将那么多黄晶石放进空间的时候,好像那彩蛋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但是现在…分明比那时候厉害!

凌朗的身影在前面飞快的前行,凤长悦心中的猜想,也是越发的肯定。

她的嘴唇抿了起来,漆黑的眼睛,犹如深海平静无波。

谁也不知道此时她花费了多少力气,才能不让自己冲过去。

轰!

很快!前方便是传来了一阵打斗之声!

而那寒冷的感觉,也正是从那里面传来!

凤长悦发觉,这里的白色晶石颜色更加的清澈一些,而且形状也更加规则一些,层层叠叠堆积在一起。

凤长悦一眼看到,在前面,原本积累的厚厚的一层白色晶石,此时竟是被打开了一个大洞,而里面,正是一片耀眼的黄色!

果然是——黄色晶石!

那些黄晶石都镶嵌在白晶石里面,仿佛浑然一体却又透露出独特的诱惑!

而此时,正有几路人马,在那中间打作一团!

而时不时的,居然还有人朝着那黄色晶石之上攻击着。

凤长悦微微蹙眉,凌朗却是气息微动,难以掩饰自己的惊讶:“居然有紫色晶石!”

紫色晶石?

凤长悦闻言,立刻抬头看去,果然看到在那黄色晶石的最里面,似乎隐隐有一块紫色!

怪不得这些人这么激烈的打起来了,甚至恨不得在这东西还没有取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相互攻击,原来是因为这里居然有罕见的紫色晶石!

不少人的眼睛都红了,地上身上,也有不少的血迹,可见战况激烈,都是拼了命的。

凌朗随即也径直朝着那紫色晶石而去!同时挥出数道银光!

咄咄咄!

数把飞刀,顿时狠狠的插在了那晶石之上!

随后——咔嚓!

赫然分裂开来!

而这一声,便像是平地一声雷,顿时惊醒了所有人!

所有人都猛然看向那一片裂开的晶石,而在最里面,一片淡淡的紫色,正散发出温和却惑人的光泽!

短暂的死寂。

唰!

那紫色的晶石,竟是忽然飞出!

凤长悦看着眼前那越来越近的一团紫色,几乎可以感觉到那彩蛋的欢欣雀跃!

然而!此刻!

四周虎视眈眈!万箭待发!

她眸光一沉,猛然出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