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42 凌家的人

凤长悦闻言眸色微冷,容枫已经是脚步一迈,站在了她身前。

而同时,天玑使者胡鹰的脸色也顿时沉了下来,对方敢这么当着众人的面,侮辱他带来的人,无非是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在天玑郡的时候,他就和这个人合不来,却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见了他!

若是他忍让,就是相当于让他在他头顶上撒尿

胡鹰往前走了一步,冷哼一声:“周肖,你不要太过分!要知道,这里可不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况且,我告诉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今天若是不给自己留条后路,将来后悔,可是来不及了!“

周肖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目光变得阴鹜沉厉。

他倒是没有想到,一向闷不出声格外窝囊的胡鹰,居然今天也硬气了一会,跟他这么不客气的说话。

哼,看来是上次的教训还没有给够啊!

“胡鹰,这话我可是奉还给你,自己有几斤几两,千万掂量清楚,否则怎么死的,可是都不知道!“

说完,他的目光又落在了凤长悦的身上,心里却是闪过几分思虑。

能让胡鹰这般泼出去维护的,想必也不是一般人,这小子….难道是胡鹰今年挑中的天才?

这个想法转瞬即逝,周肖随即心中冷笑,之前他不是不知道胡鹰是去了哪里,龙山城那个地方,穷乡僻壤,已经多少年没有出来过可以被选中的天才了?

眼下这个,就算真是不错,拿出来和其他地方的天才相比,肯定也是相形见绌啊!

他倒是想看看,这胡鹰,能有什么运气,挑中什么样的人!

其实他这一趟,也只是想要来随便挑衅一番,本来并没有打算怎么闹,毕竟他那边还有事情要忙,但是既然胡鹰这么不识趣….

“我看,你们还不知道,你们跟着的,是一个怎样的人吧?哈!这胡鹰,可是天玑郡里面,最…”

“周肖!你在做什么!?”

周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忽然从远处传来了一道严厉的声音。

周肖听见之后,神色顿变,连忙回头,却是远处正有一个人,远远的看着这里。

这段距离很远,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但是他的声音和话语,却像是在耳边一般,足可见此人实力之强。

周肖也顾不上这边,立刻点头讨好:“凌总管,小的在和胡鹰说话呢!他们这一批人才刚刚到来,我跟他们讲一下这里的规矩!”

那人似乎也并不在意这些,只道:“动作快点!”

“是是是!”

虽然很远,周肖的脸上依然满是讨好谨慎的笑容,语气也极为卑微。

胡鹰嘴唇动了动,想要去解释,却被周肖一把拦住。

“你想去干什么?凌总管那里,也是你去得的?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哼,今天看在总管的份上,就先饶了你们,在这里面,你们可是小心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的死了,懂吗?”

周肖留下了威胁的话语,冲着面色青白的胡鹰阴狠一笑,便转身离开。

而在他刚刚走出两步的时候,却忽然回头看了一眼。

凤长悦目光淡淡的对视。她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

不管是因为胡鹰的庇护让他愤怒,还是她毫不在意的态度让他羞恼,凤长悦知道,这笔账上,已经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容枫皱着眉头,觉察到那人最后的一眼,心里莫名的十分不舒服,仿佛被一条阴冷的毒蛇盯上,总是觉得有些森冷,转头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能有什么事儿,不过跳梁小丑。“

凤长悦毫不在意的摇摇头,分毫没有将那人放在心上的样子。

容枫见她这般不在意,却并不觉得轻松,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想到依照凤墨的能耐,也用不到他的提醒,犹豫片刻,只低声说了一句:“总之,小心。“

凤长悦点点头,觉察到胡鹰的目光,淡淡一笑:“使者,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这般平淡无奇的语气,让胡鹰的眸色有些复杂。

看着那少年一脸无所畏惧,或者毫不在意的模样,连他自己都差点要认为自己是想多了,但是周肖那个人,他最熟悉不过,阴狠手段不知凡几。

两人之前就有仇怨,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上了,他甚至可以想到,之后的日子,都不会太顺利了。

尤其是,凤墨算是被他牵连了…周肖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了面子,肯定会再找回来的,说不定,对凤墨也会下手。

他皱了皱眉,抬手一指:“你们面前的,就是这一块新的采集点,因为是发现不久的,所以这里面的很多确切位置都还没有确定,而这也是你们前来的目的。这红色的矿石下面,基本上都蕴含着极为丰富的晶石,而且据说之前已经出现了不少的黄晶石。“”正如你们所见,这里有很多人,不仅仅是你们这一批。而那些人,也都是和你们一样的目的,都是从各地赶来,寻找晶石的。所以——他们也算是你们的对手。这过程之中,肯定会发生抢夺,所以能够得到多少,就看你们自己了。“

众人闻言,脸色都变得凝重了许多。

方才这一幕,他们也看清了许多东西,他们龙山城分明是被当做了穷乡僻壤的!

甚至在他们看来,无比尊贵的使者,都要遭受别的使者的挤兑和鄙视,可以想见,他们的地位,是多么的卑贱。

虽然方才没有说到他们,但是对胡鹰的斥责,无疑也是对他们的响亮的巴掌!

听到胡鹰教导,他们心中原本的兴奋,也降下来不少,剩下一半渴望,一半愤怒。

“是!使者放心,我们会掌握分寸的!”

“是的!我们会尽自己的努力的!”

“咱们也让他们看看,龙山城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对!”

一时间,众人的呼声倒是高度一致,群情激动。

凤长悦却是对此并不伤心,只是极目望去,看着远处那一片辽远苍凉的红色土地,沉默不语。

容枫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待着。

现在这些人说的好听,真正事到临头,还不是一个个翻脸比翻还快?

人性都是无比贪婪的,所以和这些人,没有什么好说的。

“走吧!等下去之后,你们就可以顺着自己的心意走了。三天之后,我们会在这里等你们。三天后的这个时候,若是还没有回来,那么,你们是生是死,也都没有人在意了,懂吗!?”

“是!“

话音刚落,胡鹰三人便是相互看了一眼,而后联手挥出灵力,朝着下方狠狠打去!

嗡!

似乎有什么东西产生了波动,众人凝目看去,却似乎是有一层透明的结界挡在身前,而此时三人联手,上面才出现了一道道的波纹。

唰唰唰!

三人手中,忽然同时飞出了三道白色的光,而后镶嵌在了那晃动的波动中间!

“开!“

只见那晃动的结界,那波纹变得越发的剧烈起来,而后竟是缓缓打开了一个入口!

唰!

一道人影,率先进入!

却是早已经在外面等的急不可耐的人,找准机会,率先进入!

虽然的确有不少人心里兴奋之极,只要一想到这下面就有着极为珍贵的大量的黄晶石,没有人可以抑制自己的*,但是众人好歹表面上也要装装样子,何况也不知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所以大多还是观望,没成想,居然还是有人在一打开的时候,就率先进去了。

这性子急….只怕死的也快!

众人心思各异,却也是纷纷腾空而去!

很快,来的几十个人,就只剩下了凤长悦和容枫以及云擎三人。

云擎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目光盯着凤长悦,冷峻的面容上,依旧沉肃:“这一次,我绝对让你心服口服!“

说完,便飞身而起,不等凤长悦说话,就消失在眼前。

凤长悦愣了愣,随即有些无语。

其实…她真的不是很有兴趣和云擎打,这就是个狂热的战斗分子,但是她还有自己的很多事情要做,也需要隐藏实力,隐藏身份,所以她对打败云擎,没有什么兴致。

可是如果不得出一个结果,云擎似乎会一直这么执拗下去….

凤长悦揉了揉眉心,关键云擎这个人,对敌人的战斗力十分敏感,当时她没有出全力,他事后果然觉察,不,准确的说是当时就已经发觉,只是他没有揭穿罢了。

但是现在,却一直固执的要和她分一个胜负。

云擎想让她发挥全力,但是又想彻底打败她…

这得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凤长悦呼出一口气,觉察到一旁容枫的目光,将情绪都收了起来,便打算也进去。

“凤墨。“

胡鹰忽然开口,叫住了她。她抬头看去,带着询问之色。

“….你小心那个周肖。“

凤长悦点头,随即便也忽然容枫闪身进入了那里面。

结界再度合上。

“竞争似乎比想象中的激烈啊….“

天璇使者顿了顿,忽然说道。

天枢使者冷哼一声:“想得到什么,自然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胡鹰皱着眉头,却是没有说话。

虽然这一次有云擎和凤墨两人都非常出色,但是保不齐里面有什么意外….

眼下,也只有希望他们能够安全出来了。

否则,他今年的处境,也会更加艰难了啊……

……

凤长悦和容枫进去的时候,那些一起来的人,已经分散的差不多了。

脚踩在红色的土地上,似乎都能够隐隐感觉到那一股热切澎湃的力量。

就连空气中,灵力的浓度也是很高,呼吸之间,都让人觉得身心舒畅,似乎所有的疲惫都一扫而光,充满了力量。

看着那已经走散的人影,容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受着那充沛的灵力充盈在自己身边,实在是觉得无比舒服。

拥有黄晶石的地方,果然不同凡响啊!

“凤墨,这里的灵力浓度,实在是太惊人了。若是在这里修炼,只怕晋级的速度,快上一倍都不止啊!“

容枫眼睛晶亮的看向凤长悦,显然也是十分兴奋。

“只可惜,我们只能在这里呆上三天。“容枫略微有些遗憾的说道,”只是不知,这三天时间,我们能不能找到黄晶石。“

“三天是最好的选择,若是待久了,晶石还没有找到,命只怕都已经搁在这儿了。“

吸入灵力,在经脉内流转,凤长悦的脸色,却并没有那么惊喜。

容枫一愣:“什么?“

这话是什么意思?

凤长悦抬脚向前走去,平静道:“这里的灵力里面,蕴含着极为狂暴的能量。若是呆久了,即便是灵宗的身体,也是承受不住,极有可能爆裂。所以,你也少吸收这里的灵力吧。”

此话一出,像是一道惊雷落下,将容枫雷的胆战心惊。

‘什么?你是说….这里….“

他立刻皱起眉头,仔细感受着周围的灵力,但是却什么也感应不到,只能发觉自己的灵力变得更加充沛了。

狂暴的能量?他为什么感受不到?

“这….为什么我没有感觉到?”

虽然是在问,但是他却是已经下意识的不再疯狂的吸收周围的灵力。

在他心中,不知何时起,已经将凤墨列为了第一可信任的人,虽然他自己没有察觉,但是总觉得,凤墨说的有些道理。

他宁可相信他。

凤长悦眯起眼睛,感受到身体之内的神火将那一股吸收的灵力完全淬炼之后,身体之内陡然窜起的一股狂躁,闭了闭眼睛。

等神火将那一丝暴躁的能量完全吞噬,她才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那无边无际的红色土地,目光逐渐变得深邃寂静。

“总之,按照我的话去做。”

凤长悦不是不想解释,但是如果她要说明一切,就一定会牵扯出神火的存在,若不是天堂火在那浓郁的灵力进入身体的一瞬间,陡然变得活跃了起来,她也不会觉察到这里的异常。

是的,容枫觉察不到,不仅是他,只怕这里的人,都难以发觉。

因为那灵力实在是太浓郁了,而里面包含的那狂躁的能量,普通人确实是无法觉察的,甚至连感知都会十分困难。

只有当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才会决出有一些异常,但是那个时候,基本上已经晚了。

仅仅是这一会儿,她的身体里面,天堂火就已经吞噬了不少那灵力里面蕴含的狂暴能量。

这还是她身体里面有天堂火,否则按照这个速度,三天之后,积攒的量肯定已经足够危险。

*力量一般的,只怕就会爆体而亡。

这个事情,想必那些使者都是知道的,但是他们却一个字也没有提。

凤长悦沉下了眸光。

容枫觉察到她的气势,当即点头:“你放心,我肯定不会那么做了。等三天结束之后再说。不管怎样,我们都要从这里安全的出去。”

“走吧。”

凤长悦抬眼看了一会儿,便飞身朝着某个方向而去,容枫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

从上面看下去,视野更加宽广,凤长悦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起伏的山峦,蜿蜒的道路。

若是不说,只怕谁也不会知道,这里看似是天堂,实际上,是最接近炼狱的存在吧?

凌家的人掌管所有的晶石资源,他们自己肯定是知道这事儿的,但是却依然从各处搜罗来人,并且让他们自由开采……

他们到底,安得什么心?

正在想着的时候,凤长悦忽然感觉到身体里面似乎有一点蠢蠢欲动,她惊愕的看去,却感觉到是某个方向,正传来一阵隐隐的召唤。

她心中惊愕,面色却是不显,只是看似随意的朝着下方而去。

容枫在她身后,自然也跟着下来。

俩人很快就降落在一块连绵起伏的山坡之上。

而在不远处,正有两方人马,遥遥对峙。

一方只有五六个人,一方却是足足有二十几个人,双方力量悬殊。

被阻拦的那几个人,面色不耐,似乎不想继续纠缠下去。

“我说了多少次,那晶石真的不在我们的手中!当时争抢的人足足有五六十个人,你们怎么没有去找他们?要知道,剩余的那些人,可是有不少都比我们的实力强得多的!你们却一直追杀阻拦我们,足足一夜,你们不烦,我们都烦了好么?“

“哼,别说这些没用的,将东西叫出来,我们就放你们离开。否则…想必,这里的土地,也不缺养料!“

当先的一个男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面容一般,眼里倒是有几分狠辣,显然不是等闲之辈。

这话一出,那五六个人的脸色顿时难看。

“我们没有就是没有,你们就是真的把我们杀了,那也是没有!而且有这时间,那些人早就已经拿着逃跑了好么?!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几个人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和你们抗衡,如果有,我们早就给你们了啊!“

但是这话,对于那些人却是没有丝毫用处。

当前的年轻男人冷冷一笑,微微抬起下颌,好笑又嘲讽的看着那几个人。

“你们不会真以为,没有人看到当时你们浑水摸鱼,将那晶石带走吧?那晶石是我们抢到的,在我们争夺的时候,却被你们从中间偷走,你们当真以为,别人都是傻的吗?“

不去看那些人越发苍白的脸色,那年轻男人自顾自说道:”哦对了,你们只怕还不知道吧,他们的人,也在到处找寻你们的下落呢。落在他们手里,可是不比我们好多少吧?“

这话顿时像是一块巨石,重重的砸落在那几个还抱有幻想的几个人心上。

他们原本也是凑巧,看到那些人在激战,他们也就侥幸的将那晶石拿走了,谁知竟然被一路追杀,直到这里。

他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甚至还在那里留下了一些伪造和误导的线索,没想到…他们居然还是这么快就知道了!

“方才让你们将东西叫出来,我们还可以留你们一命,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但是现在….你们就是跪下求饶,都晚了!“

那年轻男人说完,右手轻挥,身后的人立刻飞扑而上!

一时间,灵力光芒闪耀,几乎笼罩了这片空间!

这样的围攻之下,那几个人,是绝对没有可能生还了。

凤长悦静静的看着,并没有上前的打算。

容枫却是看着那些人,目光微沉,周身的气场忽然变得有点低沉。

凤长悦眉间微蹙,转头看向他:“怎么了?你想去抢?”

“不。我只是想起…父亲曾经跟我说过,在我们容家鼎盛时期,在龙山刚刚成为采集点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可以派出这么多的人。可是现在…”

却只有他一人了。

甚至如果不是凤墨的帮忙,他现在可能都还是九星灵皇,连龙山的晶石都没有了,何况获得资格进入这里?

凤长悦微微一愣,想象好像的确是这样。

实力强横的家族,来的人多,势力衰弱的,则是来的很少,甚至没有。

这一点,甚至一可以放在整个龙山城来说。

龙山城一共也就五六十个人来,但是听方才这些人的谈话,一个家族都派出了几十个人,显然不是龙山城可以相比。

而在那里战作一团的时候,那个年轻男人却是忽然朝着这边看来。

凤长悦目光极淡的看了对方一眼。

那男人眸光一闪,随即收回视线。

然而就在这一刻,凤长悦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力量朝着自己扑来!

她浑身立刻紧绷起来,眸光沉厉,全身戒备!

眼前忽然出现一道人影!

她立刻凝目看去,同时身形后退避开,那人即刻停止在她身前不远处,倒了下来,浑身是血。

却是刚才那几个人里面,说话的那一个。

此时他身上已经全是伤痕,血迹斑斑,气息低迷,显然已经快要死了。在他的后背之上,一道深深的疤痕,横亘其上,触目惊心。

很显然,他方才是打算逃跑,却还是被狠狠击中。

然而就在此时,几乎已经没了声息的他却是忽然抬起头,目光诡异的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来不及反应,就听到那人嘶哑着声音喊道——

“快跑!”

快跑?跑什么?

一旁的容枫尚在迷茫中,凤长悦却是心头陡然一亮,下意识的抬眼看去,果然看到连同那个年轻男人在内的这二十几个人,都在这一声之后看向了她!

目光——极为不善!

她立刻手握成拳——这家伙,居然想要栽赃陷害!?

容枫立刻怒上心头,厉喝道:“你胡说什么!?”

那人嘴角划过一丝森冷的笑容,嘴里却是嘶喊着:“快跑!那些人…我们….拖不住了!”

容枫觉察到那些已经逐渐含着敌意的目光,心里的火几乎燃烧殆尽:“谁认识你!你别信口雌黄!“

正要再骂,却忽然感觉凤墨扯了他的胳膊一把,容枫惊愕的抬头,果然发觉周围的气氛已经有些不对劲。

他心中陡然一沉。

凤长悦看向不远处,果然看到其他的几个人已经彻底没了声息,显然已经被那些人虐杀致死。

而只剩下他们脚边的这个人,还剩下最后一口气,却是将这黑锅给了她们来背!

当真是好心机!

她现在做什么都是错的。她若是现在就杀了这个人,在别人看来,只是心虚想要杀人灭口,她若是不杀,也会被当做是包庇同伴,想要将那所谓的晶石抢走!

她若是不作为,那也根本就是等死!

这个人,自己死也就算了,居然还要拉上垫背的…当真是可恶至极!

凤长悦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

她不是畏惧这些人,她也不是没有和比自己强太多的人战斗过,但是她绝对不允许别人将屎盆子往她的头上扣!

就算是这晶石,她真的想要,也绝对不会这么顺水推舟,被人诬陷!

这个人,当真是——找死!

而另一边,那些人看着凤长悦两人,也都是缓缓的围了上来。

虽然还没有动手,却是已经封死了凤长悦的出路。

对方二十几个人,她这边两个人,结局简直不用想。

她可没什么兴趣去当替罪羊!

“你们和他们…认识?“

那年轻男人,忽然开口询问。

凤长悦嗤笑:“我若是说不认识,你相信吗?“

那男人认真的想了想,而后摇头:”不管我相不相信,你们的结局,都已经注定了。“

他似乎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你们看到了这些,就是没关系现在也有关系了。很可惜,有的事情,我不想被人知道。那么只好委屈你们….死了。“

凤长悦冷笑愈甚:“我见过各种人,听过各种杀人的理由,但是唯独没有听人将杀人灭口,说的这么清新脱俗的。委屈?很可惜,我一点也不想委屈我自己。“

那男人的脸上,似乎浮现了一丝无奈的笑容,认真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就算我想放你走,他们…也不会同意的啊….“

感觉到周围一瞬间袭来的压力,容枫胸膛剧烈的一颤,嘴角当即溢出一丝鲜血。

凤长悦肩膀轻微一震,似乎将什么沉重的东西都卸载了下来。

“他们怎么想,关我屁事。你不会连管理这些人的资格,都没有吧。“

那男人嘴角的笑容僵了僵,似乎没有听过被人当面这么直接的骂过,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他终于认真的看了凤长悦一眼,上下打量了片刻,似乎在思索自己是否认识她。而后,他笑了笑。

“这般年纪,进来这里的,我见过不少,但是这么嚣张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凤长悦黛眉微挑:”替你涨涨见识,不谢。“

那男人顿时又是一噎。

大概是没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境下遇到这么伶牙俐齿的人,那男人眉宇之间也浮现淡淡的厌倦。

“好了,你想说的话,也应该都说完了。现在…也可以放心的死了。“

说完他手一挥,那些人便瞬间朝着凤长悦而来!

“要我死,也不是不可以,反正看你的样子,倒也算是有点身份,给我陪葬,也不亏了!“

凤长悦忽然一声高喊,声音清透明亮如同雨水,滴落在青黛色的屋檐,格外清晰。

“慢。“

那男人忽然叫停,上下打量了凤长悦一眼,饶有兴致的问道:“这话从何说起?难道你以为,凭着你三星灵宗的实力,可以从这些人手中逃脱,然后——杀了我吗?“

凤长悦几乎可以感觉到周身那凌厉的气息,几乎下一刻就会割裂她的肌肤!

她气息沉凝,却是分毫没有慌张的样子,看了那男人一眼。

“你大可以将我杀了,不过,过不几天,你也会爆体而亡。到时候,我也算是死的不亏了。“

那男人眉心一跳:”你说什么?“

凤长悦勾唇,嘴角的笑容有些无辜,却带着几分狠决的意味。

“你不会没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有一股狂暴的能量吧?你用灵力压制是没用的,过几天,你依然会承受不了,‘砰’的爆裂。”

她摇摇头:“那等场景,肯定漂亮。”

那男人的脸色从她开口的那一瞬,就已经瞬间变化,而当听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脸上的笑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一片冷厉。

“你怎么知道这些?”

他的声音低沉了许多,显然被凤长悦说中,语气虽然依然平缓,但是眼底却是有了几分不确定。

因为他身体里面,的确是有着一股力量在逐渐的增大,而且极为狂暴,他一直在用灵力压制,却一直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

却不想,竟是被这少年一语说中。

凤长悦却是双手负于身后,满脸的无所谓:“反正你要杀了我,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好了。至于那什么晶石,管它被谁拿走。”

那男人眯起眼睛,犹豫了片刻,看了一眼那地上奄奄一息的家伙,终于竖起手掌——

“我答应你,若是你告诉我,绝对不会杀你。而那里面的晶石,我也可以分给你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

周围的二十几个人都是有些震惊的看向他,却被他一个眼神制止,纷纷闭口不言。

凤长悦抱臂,看了他一眼:“既然要做交易,自然要彼此坦诚。先说说你是谁?”

凤长悦原本以为,问出这话,那男人会犹豫,毕竟看上去,他的身份并不一般。没想到,那男人却是有些惊异的看着她,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你不知道我是谁?”

剩下的人,也都是震惊的看着她,仿佛她不知道他的身份,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凤长悦瞟了他一眼:“我要是知道你是谁,我还问什么?”

那男人这才确信,这红衣少年,的确是不知道他的身份。

一时间竟是哭笑不得。

他面色有些怪异:“我是凌朗。”

凌朗,谁?

凤长悦没注意,身边的容枫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面色陡然一变,而后震惊的看向他!

凤长悦眉间微蹙,凌朗….

她心里忽然一道亮光划过——

姓凌?

这男人…是凌家的人?

见她面色微变,那男人却并不觉得她是知道他是谁,心里竟是有些无奈,也有些可笑。

凤长悦正要开口问,却忽然听容枫在身后低声道:“他是凌…他居然就是凌朗!”

凤长悦眉间微蹙:“你认识他?他是凌家的人?”

凌家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容枫的脸色变了变,下意识的抬眼看了一眼凌朗,看到那男人平静的神色,不知为何心里依然是有些发颤。

“凌朗….其实不算是凌家的人。但是,却也是凌家的一个传奇人物。”

不算是凌家的人,却是凌家的传奇人物?

见凤长悦依然是不明所以的样子,容枫只觉得手心不断冒汗,心脏剧烈的跳动,连太阳穴都在突突得跳。

怎么就遇到了这个瘟神!

关键是,凤墨失忆了,怎么当着这些人的面解释凌朗的身份?

凌朗就在眼前,他要是说了不该说的,后果会不会更惨?

但是看到凤墨还在好奇,只得硬着头皮低声道:

“凌朗他….以前是凌家的人…”

凤长悦了然的点点头:“现在不是了?”

容枫差点想拉着凤墨这就遁地逃走,他是真的没想过,居然有一天,会当着凌朗的面,说他的身世啊!

这不是纯粹找死吗!?

关键凤墨还这么毫不在意的模样…

容枫只觉得周围那些目光,像是钢针一般,狠狠的刺在他的身上。

“也…也可以这么说….”

凤长悦貌似了然的点点头。

其实就算容枫不仔细解释,她也能大概猜出一些。

一开始是凌家的人,现在却不算了,而周围却还有一些死忠跟随,并且连容枫都知道一二,可见事情肯定是闹得纷纷扬扬,并且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她对这些其实没有什么好奇心,别人的私事她向来不怎么关心。

这样逼问,其实也是在为自己增加筹码,确认对方的身份罢了。

凌朗却似乎并不生气,甚至见两人不说话了,还淡笑道:“怎么,对我的事情很好奇?别人说的,终归是传言,不如我来跟你说?“

凤长悦睨了他一眼:”不必,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

凌朗:”……“

没什么兴趣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问了!?

凌朗只觉得自己已经太久没有这种被人一下噎死的感觉了,想反驳却又觉得没什么必要。

生气?似乎也没有。

那些似乎都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以至于当从一个陌生的人口中听到的时候,竟也没什么波动。

仿佛,那都是别人的故事。

凤长悦既然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自然不再拖沓:“我是凤墨。这一场交易——我做了!“

她抬脚踢了踢那在地上,已经快死的人:”我可以帮你治疗你的伤势,你保障我和容枫的安全,这里面的晶石,我要一半。成就成,不成…就同归于尽。“

凌朗的眼皮狠狠的跳了跳,他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个人?!

理直气壮的抢走了他一半的晶石,而且要求他和他的属下当他的护卫,这天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儿!

而且,关键这人还一副“我已经足够忍让了不能再让自己吃亏了你自己掂量着看”的样子!

实在是!实在是!

凌朗都几乎能听到自己磨牙的声音了,而后,他听到自己似乎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好,我答应你。“

这些东西再珍贵,也不过是身外之物,若是这人真的能有办法,治好他的身体,那点东西又算的了什么?

凤长悦随即黛眉一扬:“成交!哦对了,我还有一个要求。“

凌朗觉得自己的眼皮跳的更厉害了:”你说。“”这个要求很简单。“凤长悦素手指向某个方向,”我要这个人的命。“

凌朗顺着看去,却见指的是地上那快死的人,当即松了一口气:”随你!“

他已经看出来,这两个人和这几个人的确不是一伙的,此时想要那人的性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然而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地上那原本已经快死的人,忽然身体微不可查的颤了颤,被凤长悦看个清楚。

她微微弯下腰,看着那人,轻声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的命吗?“

那人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却是不肯抬头。

凤长悦勾唇一笑,极冷极静。

“因为——任何想让我死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嗤!

血肉被刺破的声音!

“啊——”

一声格外凄厉的惨叫声,陡然响起。

凤长悦面无表情的收回手,看着那已经完全炸裂开的看不出本来形状的一片狼藉。

“尤其是,诬陷我的人。”

看着她神色无波的将那人完全碎尸杀了,现场一片寂静。

凤长悦却似乎完全不受影响,眼睛微微眯起来,而后一脚狠狠的跺在地上!

轰轰轰!

附近的不少地方,都突然爆开!

一道几乎透明的身影,忽然窜出!

凤长悦冷笑一声,手中灵力顿时幻化成一张网,将那东西死死锁住!而后右手一收,将那东西牢牢的困在手中!

她取出一个玉瓶,将那东西放了进去。

已经很久没有给那位喂过食了,希望从现在开始,不会太晚。

所有人都震惊无言的看着她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连个迟钝都没有,仿佛做了千百次一样顺溜。

凌朗心头微震,方才那一招….

这少年居然可以收集灵魂体?他收集灵魂体做什么?

虽然好奇,凌朗却也不打算问。

他知道彼此之间,都应当保持足够的距离,才能合作愉快。

而后,凤长悦从地上捡起一枚空间戒指,冲着凌朗摇了摇:“东西我划走一半。“

凌朗告诉自己一定要压制,压制…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消除那些狂暴的能量了吧?“

接住凤长悦扔过来的戒指,他几乎没有停顿的就直接开口询问。

凤长悦再度看了他一眼,目光微深,而后竟是一笑。

“我可是先说好,若是你自己坚持呆在这里,那我就是神佛也救不了你。“

凌朗一顿:”你说什么?“

凤长悦四周看了一圈,凌朗当即意会,派下手都去周围守着。

“现在,你可以说了。”

他盯着凤长悦,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凤长悦看着他,忽然联想到了什么,试探的问道——

“你不会不知道,这里面的灵力,蕴含着大量的狂暴能量吧?就算是灵宗,只要在这里带上一段时间,也无法抵御那力量。时间长了,自然爆体而亡。这些——你都不知道吗?“

凌朗的神色逐渐变得震惊,当听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眼中已然升起了滔天的愤怒!

“啊!“

方圆十里,忽然能量席卷而来!

以三人为中心,地面上忽然出现无数裂缝!

凤长悦看着他,忽然轻声道。

“可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