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41 我是小白脸?

话音刚落,凤长悦周身气息暴涨!

云擎瞳孔霎时间收缩!然而心中却越发的兴奋!握着银枪的手,青筋暴起!而后,他周身的气势也是瞬间变换!

两人之间气氛陡变!

一瞬间,场上场下,全部凝固!

唯有场中的两人,彼此的眼中,此时只有对面的敌人!

凤长悦能够感觉到灵宗之心在有力的跳动,里面那三根经脉通透无比,无数灵力在里面经过,从而涌向全身!

每一处的细胞,每一处的血肉和筋骨,都在这一刻,充满了力量!

她握了握拳头,发出一阵细微的声响。

这就是——三星灵宗的力量!

她双脚错开,全身的灵力都像是潮水一般,疯狂的涌动着!

三星灵宗的威压,顿时降临!

而在对面的云擎,见此终于露出满意之色。

他要的就是这样完全拼尽全力的一战!

云擎手中银枪挽出一个枪花,而后猛的刺出!

这一击来的太快太猛,像是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准备就忽然出击!

然而谁也不知道,为了这最后的一招,云擎在前面,下了多少功夫!

准确的说,其实这最后一招,才是他真正要施展的大招!

“出云枪第三式——万枪临!”

一声低吼,云擎手中的银枪便像是一道闪电一般,陡然出击!

一时间众人眼前一片缭乱,云擎的动作太快以至于根本无法看清!

唯有几个人可以看到,此时的云擎,竟是手执银枪,在刺出的那一击的时候,变幻了上千种动作!

是的!在那一个瞬间,他手中的银枪,已经随着他极为快速的动作施展出了无数的攻击!

而这些攻击,最后都尽数化为了一片银光闪耀!

等众人终于看清的时候,便看到云擎已经手握银枪,抵达了凤长悦的身前不远处!

而在凤长悦的周身,已经被一片银光笼罩!

却是无数的银枪!

那些银枪都是从云擎手中的银枪幻化而来,威力却分毫不减,而且不知怎么就将凤长悦周身全部笼罩!只等待云擎一声令下,似乎就会将凤长悦刺个通透!

凤长悦目光沉厉,却没有如同外人想象的那样露出慌张畏惧之色,反而那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之中,只有一片沉凝!

像是最深沉的海,拥有最变幻莫测的力量!

此时,没有任何人知晓她此时的处境。

别人看来周围的那些银枪是幻影,或许威力也会减弱,但是她感受到的,却完全不是!

那些幻影,一道道的围绕在她身边,像是一柄柄真实存在的银枪,散发出凛冽冷厉的气息!

她甚至能够感受到那枪头之上的无尽锋芒!几乎将她整个人都逼迫的进退不得!

而事实上,此时的她,确实已经被完全困死在这里面!

云擎是用一根银枪,幻化成万,而后形成一个藩篱,将她彻底的困死在这里面!

她身上顿时一片金光闪耀!

而后,当众人看清的时候,凤长悦周身已经覆盖了一层金色的铠甲!

那颜色纯正,那光辉耀眼,却都不及那人灼灼的目光!

一霎间,仿佛战神降临!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似乎这个时候,发出任何一点声音,都是一种亵渎!

看到凤长悦召唤灵力铠甲,云擎其实并不吃惊,而且他心智极为坚定,并不会被一些其他的琐事影响,此时纵然凤长悦身上的铠甲极为醒目,他的眼中,却也只是在想,这会给最后的结果,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因为不同的人,因为本身的天赋和修炼的方法都不同,所以灵力铠甲基本上也不会相似,就算是相同实力的两人,也有可能拥有不同的铠甲,而与此相对应,他们的铠甲的防御力量,自然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凤长悦双手握紧那黑色的长剑,感受着周围沉重的压力,几乎寸步难行。

云擎终究是四星灵宗!

两者之间的距离,依然如同难以逾越的沟壑!

这样的威压降临,她周身都似乎沉浸在了泥潭之中,难以自拔!

嗤!

那银枪靠近了一寸!距离她越发的近了!

这在外人看来不过是短短一寸的距离,对凤长悦造成的威胁是难以想象的!

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似乎连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来!

越级战斗,的确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她要紧牙关,几乎感觉身体之内的灵力在那一瞬间都变得迟缓起来!强大的压力几乎让她的太阳穴都变得胀痛起来!

她的双眼逐渐染上了一丝绯红,看起来尤为疯狂!

像是魔兽界森严的等级一般,她此时面对四星灵宗的云擎,其实也是面临着极大的挑战!

但是这却不会成为她放弃的理由!

她双手狠狠一挥,黑色长剑陡然从头顶之上落下!在她身前划下了一道沉郁暗黑的痕迹!

一瞬间,巨大的黑色空间裂缝,也出现在周围!

周身的能量漩涡已经足够狂暴,然而凤长悦还是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空间裂缝里面那几乎将人席卷而去的疯狂的力量!

她此时只有靠着强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自己不被那力量胁迫!

而当那空间裂缝出现之后,强大的吸引力也是袭向了在她周围的银枪!

万柄银枪之中,其实只是有一根是真的,但是若是找不到,那么这万柄银枪,都会对她造成真实的威胁!

于是,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之下,在场上的凤长悦,忽然闭上了眼睛!

庞大的精神力,忽然弥漫开来!

其他人自是难以觉察,甚至连上面的三人,也只有中间的天玑使者忽然感觉到了什么,眼睛忽然一亮!

这样庞大的精神力…。这少年…。果然深不可测!

凤长悦精神力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透明的手掌,而后——猛的朝着云擎挥去!

嗡!

云擎只感觉到一股难以描述的威压陡然降临,那压力仿佛是突然出现,而后便是陡然袭击!

感觉到神识之内一片阵痛,几乎两整个脑子都忽然懵了一瞬,他震惊的抬眼看去——

他、他居然发动了精神力攻击!而且居然可以将精神力化形!

这是需要多么庞大的精神力和掌控力!

然而就是这一瞬的恍惚,站在密密麻麻的银枪之中的凤长悦,忽然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某一处!而后——凌厉出手!

就在方才那一瞬,她突袭让云擎产生了瞬间的松懈,而就是这一瞬足以改变战局!

她忽然凌空而起,素手一把探向了那一柄银枪!

云擎这才恍然,冷哼一声便也同时飞身而起!

两道身影,都飞快的朝着某一处而去!迅疾如闪电,当众人看清的时候,都是吃了一惊。

只见半空之中,两道人影相互对峙,而此时的他们,手中赫然握着同一把银枪!

只是,或许是位置的原因,云擎握着银枪的尾端,而凤墨…。竟是一把攥住了那银枪的枪头!

而那枪头的位置,距离他的心脏,赫然只有一拳之隔!

差之毫厘!

虽然凤长悦找到了那真正的银枪,并且飞快的朝着那里而去,但是那毕竟是云擎的灵宝,自然是和云擎心意相通,于是便出现了现在的一幕!

那尖锐的疼痛,立刻无比清晰的传来!

凤长悦握的死紧,有嫣红的血液,缓缓滴落。

云擎倒是略微有些震惊,没想到这人居然这般干脆果决,为了活下去,竟是不惜直接用自己的手来阻挡这一枪!

在方才的那一瞬时间,居然能够这样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样做,这个人……若是给他时间,将来必成大器!

云擎眸色一沉,手陡然用力!向前一刺!

嗤!

血肉被刺穿的呻声音,虽然细微,却让人牙酸不止!甚至连心脏都颤抖起来!

云擎也是略微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那已经被刺入左肩,血流不止的景象。

这、这怎么会?

他方才分明感觉到那阻碍的力量十分强劲,按理来说,应当不至于…。

他心里忽然闪过一道白光,而后猛然明白过来——他在使诈!

他立刻警醒的后退,却是已经晚了!

凤长悦故意将自己的弱点暴漏出来,并且以自己受伤为诱饵,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他撤退!?

她任凭那长枪已经刺入自己的肩膀,不退反进,原本握着那枪头的手,忽然松开而后一路滑向对面!

那银色的长枪之上,被她的手划过的地方,立刻被染得鲜红!

而后,她的手在中间停住,死死的扣住了那银枪!

从她的肩膀处,到她的手掌握着的地方,那一截银枪,赫然已经尽数被鲜血染红!看起来触目惊心!

所有人,包括云擎在内,都被这一幕震惊了。

这人…对自己都能这般心狠!可见心性何等坚韧!

凤长悦动作极为干脆迅猛,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而后在死死扣住银枪,不让云擎后退的时候,另一条腿,则是直接横飞踢出!

她的身体在这一刻,紧绷成了极为完美而不可思议的线条,柔软而充满韧性!

像是上天精心刻画的一道完美无言的线条,在这一刻波澜起伏!掀起惊涛骇浪!

云擎立刻觉察到一股迅猛的力量朝着自己面门而来,心中反而生出了一股兴奋的战意,他的双眼变得极为明亮!

而后,他竟也是不闪不避,那长枪猛然朝前一送!

嗤!

一时间,嫣红的血液飞溅!一道血痕顿时溅到了云擎的脸上!却让他显得越发的狠厉!

凤长悦借此机会,脚尖陡然一转,朝着他的喉间踢去!

一道刺痛,顿时传来!

云擎立刻皱眉,而后立刻也回踢一脚!

凤长悦身形一转,根本不顾及那银枪还在自己的左肩,竟是腰身一转,双腿连环飞出!

目标直指云擎!

云擎眉色一惊,而后立刻闪身,同时伸出另一只手臂挡在身前!

砰!

两人强强相撞!

云擎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似乎在那一瞬间被一块铁板狠狠的打中,几乎立刻就麻木了起来!而后便是剧烈的仿佛火烧一样的疼痛!

他心里不是不震惊的,要知道他自己的肉身力量已经算是极为强悍,而且他比这凤墨的等级还要高上一个星级,现在两人正面相抗,他居然觉得自己的肉身力量反而不如凤墨!

而且,最关键的是,此时的凤墨,左肩已经被他刺伤,出云枪是高级地阶灵宝,距离天阶灵宝,也只有一线之隔,所具有的威力更是不容小觑,平时刺穿,基本对方就已经死定了,而且在死之前,还会承受极致的痛苦。因为那里面蕴含的力量会源源不断的涌进那人身体里面,将对方的五脏六腑都通通击碎!

而现在的凤墨,却依然面不改色,似乎完全没有察觉自己受伤一般!

越是这样,云擎的心中,战意就越是凛然!同时心里也在不断的改变着对凤长悦的看法。

在这个人一出现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蠢蠢欲动,他知道自己的直觉向来十分准确,所以虽然当时看到他只是一个二星灵宗,他也没有妄下定论,反而是等到后来,直接提出挑战。

而现在这个人果然不出所料,展现了超乎意料的实力!

换一个人,可能就已经觉得像凤长悦这样的对手极为难缠了,但是云擎却只觉得兴奋!

咔!

他几乎觉得自己的出云枪已经刺到了凤墨肩膀里面的骨头!然而凤墨的脸色除了在那一瞬间白了一白,竟是没有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而就在这个时机,凤长悦竟是猛然撤退!

那枪头之上,其实是有着倒刺的,此时凤长悦猛然后退,自然是瞬间牵连了皮肉,扯下了一大片模糊的血肉!

这一次,连她的脸上,都溅上了血!衬着那苍白的脸色,显得格外凄艳!

下面容家的人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是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哭出声来,然而纵然如此,却也是有不少人都在无声的流着眼泪。

凤公子…。实在是太拼了!

他们想要让他认输,但是喉间却是哽住,什么都说不出来。

而且,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一场两人激战正酣,怎么可能就此认输?

若是没有个结果,只怕两人都不会轻易停下来!

凤长悦自然感觉到了那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其实,这个程度的疼痛对她而言,倒也算不上十分厉害。

在经历过四种神火的淬洗髓之后,她对于疼痛的承受力,已经远非普通人可以想象。

若是换个其他人,可能刚才就因为那一下而疼的昏过去了,但是她的脑子却是格外清醒,而且并不觉得十分难以忍受。

所以,当她面不改色的后退,同时狠辣出击的时候,所有人都震惊无言了。

这到底、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不知道疼的吗?

刚才那场景,所有人看了都觉得自己都似乎疼了,唯独那个正处在战斗之中的人,分毫不在意!

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怪物!?

云澜的眉心跳了跳,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已经变得脱离了掌控。

“昆仑掌——寂灭!”

凤长悦忽然一声清喝!

天空之上,忽然风云变幻!

众人似有所觉,纷纷抬头看去,却见到隐隐的一重阴影,正在缓缓浮现!

云擎也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顿时让他眯起了眼睛!

而后,那一片阴影越来越重,越来越近,终于逐渐呈现出了清晰的面貌。

却是一座庞大的山峰!

而且那山峰,竟都是由冰铸就!

整个山峰,极为险峻,闪耀着明亮的光辉,在众人的注视之中,猛然朝着云擎而去!

云擎仰头看去,竟是手握出云枪,陡然朝着那冰山飞去!

看样子,竟是要硬抗!

在即将碰撞到一起的时候,云擎的身上已经因为那冰山的靠近,产生了一层薄薄的冰霜,然而他的动作却是没有一丝停滞,携带着雷霆之力,猛的朝着上方刺去!

这一下,直接狠狠的插进了那冰山之上!

而后,那冰山,竟是缓缓的减慢了速度,而后——停了下来!

凤长悦眯起眼睛,虽然并非是想要用这一招完全赢了云擎,却也的确没想到,云擎居然能以一己之力完全支撑!

看到他胳膊上鼓起的肌肉,以及那冷峻的脸容上,毫不畏惧的神色,凤长悦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就像是一个专门用来战斗的机器!

他这样的人,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战斗的!

感觉到身上一阵虚弱的感觉传来,看着云擎细微的颤抖着的银枪,顿时心头一亮,而后迅速后退!

轰!

下一刻,巨大的声响忽然爆开!

却是云擎最后干脆利落的一枪,直接震碎了那一座冰山!

一时间,万千银色的碎冰都飞快的朝着四周散去,因为遭受了极大的冲击,所以携带了极大的能量,有的飞出之后落在地上,竟是深深的镶嵌进了地面!

整个广场都瞬间被这狂暴的碎冰而笼罩!连带着周围的温度都似乎下降了不少。

而这一次强大的能量波动,甚至差一点将外面的结界击碎!

众人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一层透明的结界,正剧烈的颤抖!

坐在上首的三人见此,脸上则是露出几分惊喜的笑容。

这等水平…可是超乎了他们的想想啊…。

毫不夸张的说,他们两人的这一场战斗,完全胜得过许多四星灵宗的对决了!

这两个人的实力,分明都高于他们本身的境界啊!

这一次回去,终于可以交差了!若是这两人能够被上面看重,那以后可是连他们都要讨好的对象啊!

想到这里,三人对凤长悦两人的态度,自然又是有些不同。

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样——实力决定一切!唯有强者为尊!

而场中,众人被那碎冰迷乱了眼睛的时候,场内的两人的身影,其实已经基本看不清,所以在里面对战的情形,便只有他们两人能够看到。

云擎在震碎了那冰山之后,便已经飞身落下,两人各自占据一方,彼此对峙。

凤长悦可以看到云擎隐隐颤抖的胳膊,云擎也可以看到凤长悦苍白的脸色。

两人几乎都是已经在最后的极限,所以此时的对战,就显得格外的慎重!

云擎认真的盯着对面的红衣少年,虽然那一身红色,根本看不清到底流了多少血,但是他却可以闻到浓郁的血腥气息,可以想象,刚才凤墨的确是受了极重的伤的。

他微不可查的动了动自己几乎麻木的胳膊,虽然体内的灵力几乎已经消耗尽,但是却格外的酣畅淋漓!

然而正当他想要调动剩余的力量攻击的时候,却忽然看到对面那少年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容。

“该结束了。”

什么?

云擎一愣,紧接着就忽然发觉一股炽热的力量,陡然从前方袭击而来!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将出云枪挡在身前,同时脚下陡然传出一股力量!直袭对面的凤长悦!

砰砰砰!

在众人尚未看清的时候,场中间忽然传出一连串的碰撞的声音!

不少人都伸直了脖子,想要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澜虽然坐在椅子上,表面上淡定,实际上已经快要按捺不住,虽然对云擎有足够的信心,但是不知怎么,总是觉得有一丝不安。

那声音随后很快消失,只剩下一片安静。

当所有的碎冰都落下,当风暴都停歇,终于看到了场中的情形,却是让所有人都震惊的长大了嘴巴。

因为——场中的两个人,居然同时出界了!

整个台子已经被损毁的不成样子,而上面也只是一片狼藉,激战的两人居然都站在了擂台之外!

虽然,云擎比凤墨的距离近一些,但是…。这依然算是两人同时出局啊!

这怎么算?

云澜眼角跳了跳,转头看向上面的三个人:“使者大人,这…。总要有个胜负吧?擎儿可是比那个凤墨距离近得多啊……”

“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别拖累了你这个儿子。”

天玑使者忽然垂眸看了云澜一眼,面无表情的甩下了这句话,顿时让云澜的脸色一片青白。

但是却也不敢反驳,只好连连点头,而后尴尬的转过头去。

然而他心中,却是已经将这三个人都嫉恨上了——不过是小小的七郡的使者,有什么厉害的!?等擎儿出人头地,他们就是来跪下求他,他也绝对不会再饶了他们!

不过云澜的话,的确也是问出了众人心声,看到这场景,他们也想要知道,这到底会怎么判?

感受着下面的各色目光,淡淡一笑,朗声道——

“既然两人都已经出来,那自然是…。平局!”

平局!

四星灵宗的云擎和三星灵宗的凤墨相斗,居然是平局!

然而这个结果,却也是无可厚非,毕竟两个人的确都出去了!

云澜眉心狠狠的皱起来,这对于他而言,无疑是响亮的一巴掌!

虽然是个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若是两人继续打下去,那么获胜的肯定是云擎,但是眼下,却是没有任何办法!

就算擎儿比凤墨晚下来,就算擎儿距离台子只有一步之遥,现在,却也只有平局这一个结果了!

没有人会在意过程,也没有人会在意其实擎儿明显更胜一筹,人们只会记得这个结果,只会说他们云家先前夸下海口结果却依然只是打了个平局!

云澜心头火气几乎让他爆炸,但是先前的几次顶撞已经让使者十分厌烦,他此时若是真的再说点什么,说不定云家真的会被迁怒。

他不会因小失大,但是却也十分的不甘心!

云澜垂下眼睛,掩去了眼中一闪而过的阴沉。

而场中的云擎和凤长悦,听到结果之后,也是反应不同。

凤长悦虽然脸色苍白,但是听到这结果之后,却并无几分惊喜之色,似乎早已经料到,只是挑了挑眉,而后便是抬脚向着自己的位置走去。

好像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其实,换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身为三星灵宗却可以和四星灵宗达成平局,只怕都会激动兴奋,引以为傲,唯独她,似乎分毫不放在心上。

这个样子,竟是和一开始打赢那个云威差不多。

不少人眼皮跳了跳——这是什么样强大的心脏,才会这般淡然!

这少年,未免太沉得住气了!

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啊!

而且…。

表面看上去,似乎两人在使者面前应当是平分秋色的,毕竟两人都展现了非凡的实力,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相较而言,年纪更小的凤墨,或许会更受重视。

毕竟,才十六岁的他,就已经可以勉强和十九岁的云擎打成平局,这样的天赋,或许比云擎还要强上一点啊!

这样一来…。云家和容家,可算是平了。

虽然肯定少不了暗中的争斗,但是起码表面上看上去,两家或者会拥有一样的资格去获取晶石了,这对于已经快要完全衰败的容家而言,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当然,这样也算是给了云家一个响亮的巴掌。

有了凤墨的支持,以及今天过后,极有可能获得的七郡使者的看重,容家只怕是…。要东山再起了啊!

云家之前的那些心思,可真算是白想了!哈!

这一切,凤长悦自然早已经猜到,所以并不在意,她要的,就是平局的结果。

然而在她刚刚转身的时候,对面的云擎却是忽然出声——

“等等!”

凤长悦站住,扭头看他。

云擎只觉得像是一束极冷的月光映照过来,又好像是一股极为清凉的泉水蔓延而过,看着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容,他喉间竟是一梗,那些话也在舌尖打了个转。

片刻之后,他皱了皱眉,还是坦荡的看着凤长悦,严肃问道:“你方才…。”

“多谢手下留情。”

他的话还没问完,对面的红衣少年就忽然淡笑着开口。

他顿时一噎,然而仔细看去,那笑容却很淡,眸光微冷,竟是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的尊贵之意。

那种感觉很是不舒服,云擎愣了一下,刚想要再说什么,却见那人已经缓步离开。

他走的很慢,很稳,像是今天的所有时候那样,散漫从容,尊贵冷淡。

而他的脚下,却是留下了一串嫣红的血迹。

他的红衣鲜明如同烈焰,几乎看不出到底受了什么伤,流了多少血,但是此时当一切停歇,他缓缓的走回去,云擎才看到,那人肩膀上的血,竟是从衣角低落。

那是…。流了多少…。

云擎忽然就什么也不想问了,眉头一皱,莫名的觉得有些不舒服。

他以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斗,比这惨烈的比比皆是,但是却从来不像现在这样,莫名的觉得心头微震。

也许,是那双眼睛里相似的执拗,也或许,是那一直挺直的脊背,也或许,是始终未曾出口的痛呼。

这个人…。这个人…。

真是比他还罕见的固执和坚韧啊…。

云擎咽下了喉间的话,转身离开。

凤长悦一步步,走向自己的位置,而后,泰然自若的坐了下来。

于是,所有人都这样看着她滴落了一地的血,还无比淡定的坐在了那里,都是有些无言。

“继续!”

场面很快继续,凤长悦就眉色淡淡的看着。

“娘亲!你受伤了!”

娃娃忍了许久,方才生怕打扰了她,直到此时才猛然哭出声来,站在那里手足无措的抹着眼睛,脸色也涨得通红,小身子一抽一抽的,显然十分伤心。

若不是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它一定要出去抱抱娘亲的!

“娘亲!你疼不疼呜呜呜…娃娃看的好心疼啊…”

而一旁的小彩,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彩色的眼睛里面,也是一片澄澈,满是担忧。

“放心,我没事,这都是皮肉伤,有赤心之炎在,很快就会好的。”

娃娃哭的更厉害了:“娘亲!你…你…。你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总是让自己受伤啊呜呜呜…。娃娃怎么办?娃娃心里好疼啊!呜呜呜娘亲…。”

凤长悦苍白着唇,淡淡一笑。

“娃娃,我这么做是有理由的,你放心,我怎么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别哭了,再苦我要生气了。”

这一招果然管用,娃娃立刻停止了哭泣,只是肩膀仍然一颤一颤的,眼睛里也满含泪水,强忍着不哭出来,小嘴扁的不行。

“娘亲不要生气呜呜呜…。不要生气…。娃娃乖乖地…。”

凤长悦心里虽然略有不忍,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只好轻声的哄了两句。

她这样做,自然是有原因的。

她不可能在这样的场合完全暴露自己,她必须留着底牌,在这样的未知之地,她能够完全相信的,唯有她自己。

所以任何时候,她都会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经此一战,外人都会知道,她并不是那么好欺负,但是全力战斗,却也不过是今天这样,一些人会忌惮,一些人会放松。

对于很多人而言,她今天是将自己完全的呈现出来了,所以反而不会再暗中的想一些东西。

而她则可以趁此机会,留下富裕的退路。

她刚刚来到这里,自然一切都要谨慎行事。

这点皮肉伤,也是顺水推舟,其实她已经做了一些准备,所以受伤并不是很重,只是看起来分外的凄厉罢了。

但是这样却可以进一步的让某些人放松警惕,也是值得的。

至于云擎…

他应当是有直觉的,但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没说。

她抬眼,看向对面的云擎,轻轻勾起唇角。

真正的战斗,才要开始呢。

……

第三天,就是各个家族的人去往新的采集点的时间了。

能够参与的,一共有二十几个家族,除了这些家族的家主,剩下的五十个人,就是他们家族之中的佼佼者,大多年轻气盛,十分活跃,对这一次的事情也充满期待。

所有人都会在城中的广场集合,那里有一个最大的传送阵,可以将他们尽数送过去。

所以这一天,整个龙山称一早就戒严了,而且极为严肃安静。

但是即便如此,空气之中,却依然充斥着无尽的兴奋。

时间缓缓流淌而过,场面终于逐渐热闹起来,各个家族的人,也逐渐汇聚起来。

彼此之间的关系微妙,但是表面都还是一片和谐。

正在众人寒暄的时候,忽然有人扬声问道:“哎,怎么容家的人还没来?”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静了一静。

片刻之后,有人笑道:“呵呵,可能快了吧,毕竟这可是头等大事,没有不去或者迟到的理由啊。”

“可不是。毕竟三位使者可是都在这里等着呢。再说,今年他们容家,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啊…。”

有人嗤笑,有人不语,有人漠然。

这话一语双关,众人也是懒得理会。

那一天,凤墨和云擎平局之后不久,竟然就以受伤为借口,直接离开了,而三位使者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居然就那么放他回去了。

哼,这还没怎么呢,就开始想要炫耀使者的宠信了?

不少人冷笑,却也是没有办法,毕竟之后谁也说不准,会不会仰仗那凤墨呢!

而容家的人,按理说,在采矿大会之上,算是赢得极为漂亮了,结果这两天,容家的人像是都哑巴了一样,大门一关,竟然完全没了声息。

于是,就连那原本打算套套关系的,也只好惺惺作罢。

而今天,就是前往新采集点的日子了,就不信他们不来!

“真是劳烦各位记挂,我容家如今可真是承受不起啊!”

忽然一道略微嘶哑的男人声音传来,虽然是调侃,却莫名让人觉得有一股嘲讽的意味。

众人回头看去,不少人先是一愣,而后便是有些迟疑和不敢置信——

“容枫?”

迎面走来的两人,在左边的那人,不正是消失了许久的容枫?

说起来也是奇怪,那一天他们原本以为,凤墨既然是临时去了的,那么容枫应该也会去,可是直到凤墨离开,也没有看到容枫的身影。

而今天,他居然就这么来了?

而且…他分明…。

“你什么时候突破灵宗了!?”

容枫眸色微冷的看向那个问话的人,唇角虽然勾起,但是眼角眉梢却都是带着几分冷意。

“怎么?我突破,感觉你很不乐意?”

“当、当然…不是…。”

传闻中,容枫分明困死在九星灵皇,怎么会突然突破了?

而且,是在从死寂森林里面出来之后!

不少人眼睛一转,便已经浮想联翩。

容枫自然是对这些没什么兴趣,若是以前他会和他们计较,会嫉恨在心,耿耿于怀,但是现在却不会了。

这段时间,的确让他成长了不少。

不少人也看向容枫身边的凤墨,难道…是凤墨有什么秘法?

容枫觉察到那些人的目光,心中一沉,不悦的看了过去,眼含警告。

不少人识趣的转开目光,还有的则是若有所思。

凤长悦对这些则是不太在意,她从来不会在这些事情这些人的身上浪费时间。

两人站在角落,没有什么人上来攀谈,倒也是清净。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彻底认输。”

忽然一道冷沉的声音传来,凤长悦转眸看去,却正看到云擎正站在不远处,竟是用精神力传话。

凤长悦挑了挑眉,看来那一天云擎还是耿耿于怀啊…。

“随时奉陪。”

云擎收到满意的回答,终于转开目光。

“所有人都站在这上面。到了以后,你们记住,那里不仅仅有你们,还有很多其他地方的强者,性命是你们自己的,若是有人死在了里面,也只能怪你你自己,明白了吗?”

“明白!”

虽然危险,但是不少人还是露出了兴奋的面容。

果然,人性就是贪婪的,在晶石面前,什么都顾不得了。

“这一次回来之后,重新分配新采集点的资源,而且我们也会选择合适的人,前往七郡,若是能够脱颖而出,成为顶尖强者,指日可待!”

这一次,几乎所有人的眼中,都浮现了渴望。

不管怎样,他们也还是都希望成为强者的!

云擎听闻此话,却是不自觉的再度看向凤墨。

然而这一看,却正好看到容枫正让凤墨先登上传送阵,自己则是随后才上,姿态恭敬,俨然是个后辈的尊敬模样。

云擎皱了皱眉头,随即不再看。

“走吧!”

这不是凤长悦第一次进入传送阵,但是却是最为平稳的一次。周围的空间乱流似乎都被一层无形的屏障阻拦,中间就变得极为安稳。

一群人也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一路上都保持着沉默,几乎没有人发出声音来。

唯有眼中,依然闪耀着渴慕的光泽。

凤长悦也不得不感慨,晶石对这里的人,当真吸引力极大。

很快,面前就出现了一道光亮。

“我再说最后一遍,在这里,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你们想要多少都可以,前提是,你们也得有那个命去享,懂吗!”

“是!”

哗——

一片耀眼的光芒之后,凤长悦下意识的眯起眼睛,而后便觉得身体陡然一轻,而后,眼前天光大亮——

眼前,是一片空旷无垠的红色矿地,远处有连绵起伏的山脉,只能看到大致的轮廓,映着天空之上火焰一般的云霞,一眼看去,顿生空旷苍凉之感。

然而这片土地之上,却是一点都不苍凉。

因为这里,正有无数人正在寻找着晶石。

不少地方也正在发生争执,厮打在一起。

整体看去,都是一片混乱。

然而,凤长悦却是已经觉察到身边人的兴奋——

“天啊!这里就是采集点吗?我甚至都可以感受到晶石的强大能量了!只有含有大量晶石的地方,才会是红色的土地啊!”

“这次,可是要尽全力啊!”

然而一片喧闹的时候,前方却忽然传来一声冷笑。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胡老大啊!怎么?今年你终于被派出来了?哟,看看这一脸穷酸样,他们是把你派到了什么样的偏僻地方了啊?今年的大会,你该不会又轮到了最后一名吧?哈哈哈…。”

凤长悦闻言看去,却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正满脸嘲讽的看着他们这边的天玑使者。

她心里顿时明白了什么。

“我不想看见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别不知好歹!”天玑使者脸色极为难看,他也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了这个人。

那人显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眼神轻佻而鄙夷的从这群人身上扫过,而后在看到凤长悦的时候,猛然一亮。

“哟,你这里,居然还带着个小白脸呢!?不如,给我瞧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