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40 战云擎!

诺大的擂台之上,云擎负手在身后,容色冷峻目光灼灼的看向凤长悦,那眼中的战意,几乎燃烧起来!

而后,凤长悦也毫不迟疑,脚下一动,身体便像是闪电一般飞出,轻飘飘的落在云擎面前不远处,两人遥遥对立!一触即发!

两人这般快速,便已经决定开打,让场下的其他人都是吃了一惊,尚未反映过来,就看到那两人已经在场上,准备开始。

云澜先是吃惊,而后是冷笑。

这小子真是不自量力!擎儿如今对付一个二星灵宗,还不是手到擒来?他居然送上门去死,还真当自己有多厉害不成?

虽然他原本就没有打算放过这凤墨,但是云擎这么主动地挑战,还是有些出乎意料。

不过终究结果还是一样的,他便放松了身体,靠在椅子里,冷眼旁观。

哼,现在这小子这么爽快的应了,只怕过一会儿就得后悔,到时候,容家连一个出来镇场的人都没有了,那才是真的可笑之极!

至于容枫?谁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了?况且一个被困在九星灵皇那么久的废柴,即便是来了,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了。

场上众人显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若是凤长悦这一场败了,那可是直接将容家的晶石拱手相让啊!

云擎是何等人物,他居然也这么轻松的接受了挑战,真不知是怎么想的。

场上顿时陷入一片安静之中。

唯有上面的三人,则是在用不同的心态在看着这一场比赛。

右边的男人看了看场中对峙的两人,低声道:“那云擎,可是已经踏入了四星灵宗的境界,对战一个后期二星灵宗,怎么看,这都是一场没有意外的战斗啊。也不知那云擎,为何偏偏要挑战凤墨。”

左边的男人脸色沉郁,闻言冷嗤:“还能是因为什么?利益驱使,再简单不过了。”

“那颗不一定。”中间的男人微微眯起眼睛,脸上倒是浮现几分神秘莫测,“这凤墨…。可是没那么容易被打败。”

“哦?”

右边的男人露出疑问的神色:“看来,天玑使者可是对他多有信心呢。”

他其实也感觉出来这凤墨似乎不像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个水平,但是云擎再怎样都是四星灵宗了,怎么看,凤墨都是没有赢的可能的。

左边的天枢使者,则是沉着面容,不发一言。

天玑使者笑而不语:“看看再说。毕竟是濒临衰败的容家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总不能一下子就沉了吧。”

这话一出,天枢使者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一口气堵在胸口,却是无法发泄。

而场下的人,自然也都对这一场战斗心思各异,但是所有人也都以为,这一次,云擎是赢定了的。

“你说,这凤墨,能在云擎的手下过几招?”

“哼,二星灵宗罢了,我看,十招都未必啊!”

“哎,我看方才凤墨的实力可是不错,说不定能扛个十五招呢!哈哈!”

一片哄笑。

在下面的容家的人将这些话都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愤慨不已,但是心知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给容家惹上麻烦,只好全部隐忍下来。

但是那些人的嘴脸,他们都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只希望,少爷能够快点赶来!这样,凤公子也不至于这样孤军奋战!

场外的一切动静,对于场上的两人都毫无影响。

两人在站定的那一刻,便已经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对面的敌手之上。

云擎看到凤长悦,只觉得心中已经太久没有这么兴奋过,那是遇到敌手的时候,抑制不住的战意!

“拿出你真正的实力来吧!否则,今天你必输无疑!”

云擎一声低喝,右手手中赫然已经握着了一把银枪!直指凤长悦!

那上面冰冷的光泽,几乎比这日光还要耀眼!

看到他此举,云澜的脸色变了变,身体忍不住前倾了一点。

擎儿不过是和一个二星灵宗对阵,怎么一上去就祭出了“出云枪!”

而旁边的人见此,也都是惊讶的看向云澜,想不到云澜已经将云家的传家宝交给了云擎…。云澜的这份野心,可是昭然若揭啊!

凤长悦挑了挑眉。

对于云擎能够大概猜出她是隐藏了实力,她也不是很震惊,毕竟之前的那一场战斗之中,面对同样的二星灵宗,她赢得太过轻松了一些。

虽然她已经在压制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但是也的确需要给那些人一些警示。

况且,云擎这人,似乎就是个天生的挑战者,他似乎对于战斗十分热衷,虽然表面看上去十分冷峻,但是当说到战斗,那眼底的疯狂的热切,却是一览无余。

这样的人,天生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

他们对于一切都很敏感,尤其是对于和自己有一战之力,或者比自己强悍的人,都很有直觉。

眼下,他显然是已经将她当做了一个目标——只有打败她,他才会释然。

正巧,她也很想看看,自己晋级了三星灵宗之后,到底水平如何了!

这送上门的磨刀石,不用白不用!

“你放心,我可不会傻到主动送命。”

凤长悦脊背挺直,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柄黑色的长剑!

这长剑通体沉黑,暗无光泽,看起来甚至有点钝钝的感觉。

她右手执剑,轻轻的点在地上。

咔嚓。

地上剑尖所落的地方,竟是顿时出现了几道裂缝!可见这黑色的长剑,到底有多么沉重!而其中所蕴含的力道,又是多么强横!

外面的人看的不是很清晰,但是在凤长悦对面的云擎却是看的一清二楚,顿时眼中越发的狂热。

这凤墨,果然深藏不露!

他先前就总是觉得有点奇怪,自己在看到凤墨的时候,竟是莫名的变得十分兴奋,这样的感觉,只有在遇到劲敌的时候,才会出现。

他天生如此,对于一切危险和强者都十分敏感,所以也进步的飞快。

而自己竟然对一个二星灵皇产生了这样迫切的战意,那么就证明——这个人,肯定不简单!

要么是这个人实力的确超出一般的二星灵宗,要么,这个人就是隐藏了自己的真正境界!

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就提出一战!

看到那黑色的长剑轻轻点在地上,周围出现的数道裂缝,他眉心微动,容色依旧冷峻。

“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真正实力!”

说完,便如同离弦的箭,霎时飞出!

手中银枪光泽闪耀,顷刻间带着强大的力量抵达!

凤长悦却是站在原地未动,只是手中逐渐用力,握紧了那黑色的长剑。

“娘亲,为什么不让娃娃出来?这个人居然敢挑战娘亲,娃娃一定要好好教训他!打的他落花流水!娘亲娘亲,为什么不让娃娃出来嘛?”

心中忽然响起娃娃小小的抱怨声,似乎很是委屈。

凤长悦面色淡然:“娃娃,这还用不到你。但是将来,我保证,你总有机会的。”

娃娃被劝慰了两句,心里的那点小情绪马上就消失不见了,笑呵呵的拍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期盼:“好啊!娘亲,这可是你和娃娃的约定哦!”

哼,这小子居然敢这么对娘亲,就要做好被吊打的准备!

这一次娘亲不让它出去,将来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全部都讨回来!

随后,娃娃似乎想起了什么,好奇问道:“那娘亲,你手上拿着的这个,是什么灵宝啊?娃娃之前都没有怎么见过呢!”

凤长悦目光如刀,感受着那已经袭到脸庞的劲风,感知着那汹涌澎湃的力道,她身上的衣衫也因为强大的能量波动猎猎作响,黑发更是被扯成了一道黑色的旗帜。

听到娃娃的疑问,她想了想,随意道:“这个是之前接掌伽陵学院的时候,五长老让我挑的。”

当时虽然情况紧急,她临危受命,但是五长老却坚持进行这个环节,让她进入了历代院长在上任之后都会进入的地方。

而她就是在那里,挑中了这个。

娃娃恍然,却又有点失望的撇撇嘴:“娘亲,娃娃都不知道这件事呢,要是娃娃当时知道,肯定帮你挑一个最好的!”

凤长悦当然知道娃娃现在已经不同往日,对于灵宝自然有着最直接最深刻的了解,但是她当时却没有想那么多,只是顺着自己的心意随便选了一个。

她当然不会告诉娃娃,当时这黑色的长剑…。其实就放在角落里,已经积满了灰尘…。

娃娃微微皱起眉头:“现在这个,虽然也不错,但是也只是一个低级的地级灵宝,真是亏啊!真不明白娘亲为什么要选择这个。”

凤长悦不语,身上的灵力已经尽数沸腾起来,疯狂的朝着那黑色的长剑里面涌去!

娃娃却忽然想起了什么,惊讶道:“哎娘亲,娃娃记得,爹爹好像也有一把类似的黑色的…。难道…。娘亲你…。”

感受着黑色长剑里面逐渐炽热起来的力量,凤长悦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剑柄,而后,缓缓举起——

“娘亲你难道是因为爹爹有类似的灵宝,所以才选了这个?!”

轰!

娃娃的惊呼声,淹没在顿时升腾而起的巨大的声响之中!

众人只看到一道黑色从半空之中陡然划过!而后迅速的朝着云擎而去!

一瞬间恍如泼墨,顷刻而下!

云擎见此,眼中陡然爆发出一股亮光,手中长枪也猛然送出!

他矫健的身影如同蛟龙一般,在那一片凝重的黑色之中穿梭而过!

凤长悦双手握着黑色长剑,狠狠挥下!

那一道黑色也顺势从上而下飞落!和云擎纠缠在一起!

云擎的银枪刺入那片浓重的黑色之中,一瞬间他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从里面传出,手中银枪几乎脱手而去!

果然不简单!

这人在之前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云擎眼睛一亮,而后不退反进,竟是手握银枪,在那一片黑色之中疯狂的搅动!

身体之内的灵力都尽数涌入银枪之中,无人看到,枪头的位置,正在缓缓的散发出明亮的光辉!

而凤长悦也明显感觉到那一股挣扎的力量,手中的长剑上面,也传来了一股大力,几乎让她的手颤抖起来!

她眸色一沉——云擎果真不容小觑!

她丹田之内的灵宗之心也疯狂的跃动起来!

唰!

撕——

一声巨大的轰鸣忽然响起,云擎身形猛然朝着后面翻身而去,同时收回了手中银枪!在落地的时候,一把将长枪狠狠的插入地上!

然而纵然如此,也还是因为遭受了巨大的冲击力,而朝着后面划去!

地上被他的银枪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痕!

而这一边,凤长悦也猛然遭受了极大的冲击力,让她整个人也瞬间朝着后面退去!

然而在后退的时候,她却没有像云擎一样,用黑色长剑增加阻拦,以让自己停下来,反而是将手中长剑猛然横在身前!

砰!

强大的冲击力量打在长剑之上,因为剑身本身两边都比较钝,所以她干脆用另一只手抵着了长剑的剑背!

这一瞬,她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手掌都被震得麻木了!

随后她面色无波,目光沉厉,狠狠向前一划!

一道无形的裂缝,瞬间出现在迎面而来的冲击波之上!

那原本凝聚成一团的力量,虽然不至于被直接砍成两半,却是被她切开了一个口,而后便朝着上下两边奔腾而去!

而在中间地带,正好将她避开了去!

她自己尚且完好无损,但是那强大的波动却是疯狂的朝着周围涌去!

地面之上,几乎立刻出现了数道裂缝!而在边缘的地方,更是出现了不少地方直接坍塌!

在上面观战的三人见此,中间的天玑使者便双手轻挥,在那外面布下了结界。

虽然这些人的性命,他们并不会看在眼中,但是却也没有必要引起不必要的伤亡。

而且,因为这一击,倒是让他们对这两人的实力认知,再度改变。

而在场中,那一团疯狂的能量过后,终于恢复了平静。

云擎抬眼看去,眸中赫然已经充斥了无尽战意!

他忽然一脚狠狠的跺在了地上!那深深嵌入了地面的银枪陡然飞出!被他一把抄在手中!

咔嚓!

一道深深的裂缝,突然从他脚下出现,而后朝着凤长悦的方向蔓延而去!

凤长悦自然当仁不让,手中长剑一甩,而后狠狠的往身前一插!

刺啦!

这一次,从凤长悦的脚下,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朝着云擎而去!

于是,偌大的场地上,原本平坦的地面上,陡然间出现了两道足足有婴儿手臂粗的裂缝!分别从场上正在对峙的两人脚下,朝着对方而去!

两道裂缝越来越快,几乎势如破竹!

众人也都紧张的看着,全部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轰!

两道裂缝终于相遇!而后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中间的位置,伴随这一声巨响,立刻出现了巨大的烟尘!

那陡然升起的烟尘,几乎是立刻也蔓延开来,将两人的身影也全部吞灭!

“啊!”

场下有人惊呼出声。

而周围坐着的三十多个家主,见此情形,也都是神色紧绷,有的还忍不住向前探头看去。

而场下的各个家族的人,也都是震惊了片刻,纷纷沉默无言的看着。

云澜握紧了拳头,目光紧紧的盯着——擎儿那般天赋,肯定可以完全灭杀凤墨!肯定可以!

死寂的沉默之后,那烟尘中,逐渐出现了两道人影。

云擎依然站着,手中银枪之上,光辉隐隐,而他的脚下,赫然两个深深的脚印!

那是他后退的距离!

因为相互之间的冲击力道,他硬生生的被逼退了两步!

虽然只是两步,却也已经可以想象,两人之间的战斗,是何等的激烈!

否则,依着云擎绝不轻易认输的性格,他是绝对不肯后退的!

众人随后紧张的看向另一边——凤墨…退了几步?

那略微消瘦的身影逐渐浮现,却依然挺直如松!

等看清她的位置,几乎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三、三步?

这怎么可能!?

云澜的眼神几乎是立刻变得阴鹜,拳头也握的更紧——凤墨不过是二星灵宗,怎么可能只后退了三步!?

云擎是四星灵宗,按理来说,本来应当可以快速秒杀凤墨的!但是现在,虽然云擎依然是占据上风,但是相对而言,凤墨的表现,却是更加的让人吃惊!

什么时候,相差两个星级的人,可以这样僵持了?

云擎看着对面的凤长悦,看到她脚下的三个深深的脚印,却是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吃惊。

他果然没有猜错,这个凤墨,果然拥有着极强的实力!

他忽然一枪刺出,脚下光芒顿起!

巨大的六芒星阵,陡然浮现!

银色的耀眼光芒,让他看起来如同战神!

而脚下那最后一个星芒里面,四颗耀眼的星星,更是无比耀眼!

四星灵宗!

他果然已经到了四星灵宗!

才十九岁的四星灵宗!

坐在上首的几个人见此,脸上都是浮现了满意的神色。

这样的天赋,已经算是极为不错了。看来这一次,可以交差了。

这云家能够有这样的天才,也怪不得他们这么嚣张了。

只是云擎这样,显然已经决定动用全力!

众人纷纷看向凤长悦,果然看到几乎同时,她脚下也出现了六芒星!

相比较之下,她的那两颗星星,实在是有些欺凌。

“从我练成这一招,还没有施展过,今天,你是第一个!”

云擎说着,便忽然将手中的银枪向着天空一刺!

“出云枪第一式——出云破天!”

一道璀璨的光芒,忽然从银枪之上陡然出现!而后,一道巨大的灵力光柱,便是忽然朝着天空而去!

天空之上,风云变幻!

这巨大的能量,顿时将周围的一切都搅动了起来,凤长悦仰头看去,果然看到那天空之上,无数的云层正在疯狂的游动!

这一击的威力,竟然威猛至此!

她神色一厉,将手中的长剑朝天抛出!

而后,双手合十,并且立刻变幻出了复杂的形状!

“昆仑掌——山崩!”

她周身的灵力都尽数朝着双手之上涌去,就连她周围的能量也在疯狂的吸入,在她的身边,甚至出现了数个能量漩涡!

云擎的那一枪直指苍天,天空之上的云团纷纷被扰乱,来回游动,而后,终于从那厚厚的云层之中,出现了一柄巨大的幻化出现的银枪!朝着下方猛刺而来!

巨大的威压几乎将凤长悦身上的骨头压碎!她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关节在转动的时候,来回挤压错开的声音!

血液,灵力,也似乎在这一刻,变得迟缓了起来!

她想要呼吸,胸腔却是一阵憋闷!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来气!

她咬牙,目光如炬——这边是,四星灵宗的威压吗?这是云擎真正的实力吗!?

不!或许,远远不止!

她纤细白皙的手掌,顷刻翻出!

在她的头顶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迎着那落下的银枪而去!

尚未撞击到一起,两团强大的能量波动相互摩擦,边缘部分便是已经开始疯狂的吞噬和湮灭!

相较而言,这无声的厮杀,竟是来的更为震撼!

然而,这种场景也不过是僵持了片刻时间,那银枪便是以更快的速度落下!

而后——狠狠刺穿了那手掌!

噗!

凤长悦胸膛如同遭受重击,而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有几滴落在她的烈焰一般的红衣上,转瞬被吸收,消失不见。

她白皙的下巴上,也留下了嫣红黏腻的血迹,看着触目惊心。

这一击,相当于直接打在了她的身上,自然威力极大!

不少人都暗自点头——这才是真正的实力啊!相差两个星级,怎么可能纠缠太久?云擎施展出自己真正的实力,这凤墨不是就没办法了?

两人的差距如此大,其实再打下去也是没什么意思的。再打,凤墨只会受更重的伤罢了。

想必,没有人会这么傻…。

然而就在众人以为,凤长悦会就此认输的时候,却又看到凤长悦竟是擦去了嘴角的血迹,而后,朝着前方走了一步!

她这是——还要继续?

云擎战意越盛,冷峻的面容上,气息如同刀锋般锋锐:“我可不希望,你在我这一招还没施展完,就下去了。”

凤长悦猛然抬头,却是没有分毫后退的意思!而后,她嘴角竟也是浮现一丝冷厉的笑意。

“原话奉还!”

“昆仑掌——地裂!”

昆仑掌的第二重!

她早就知道云擎绝对不止会施展那一下,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可惜,她也没打算就此结束!

她手上动作变幻,而后又是一掌推出!狠狠砸落在地上!

咔嚓!

原本就已经产生了深深的裂缝的台子上,顷刻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掌印!

而在那周围,也出现了无数裂缝,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几乎三分之一的台子,都在这一刻,顷刻塌落!

而这力量,最终还是朝着云擎而去!

云擎眯起眼睛,而后猛的转开!

轰!

在他原本站着的地方,陡然爆开!

云擎手掌一翻,竟也是将银枪猛的收回,而后反身一枪刺向了脚下!而后身体猛的腾空而起!倒立在上!

“出云枪第二式——人枪合一!”

顷刻间,云擎和他的银枪拉成了一条笔直的直线,一瞬间,竟是有一种,他就是那银枪的错觉!

在这一瞬间,云擎分明已经和这银枪天人合一!

他身体倒立其上,无比挺直,甚至可以看到胳膊上隐隐浮现的肌肉!其中的每一处,都蕴含了极为强横的力量!

而从银枪下面,也是陡然蔓延出一股狂暴的能量,朝着凤长悦这边而来!

于是,那手掌和银枪的力量,再度相遇!

轰轰轰!

这一次,不再有寂静无声的厮杀,而是直接火烈狂暴的碰撞!

接连响起的爆炸声,几乎将人的耳朵都震聋!

不少人立刻皱着眉头,担忧的再次在自己身前布下结界,生怕遭受了这股冲击波的力量。

这一次明显比上次更加厉害!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因为这一次,无数的石块和粉尘都在顷刻间朝着四周飞卷而去!

在两人中间的位置,竟是产生了一个极大的龙卷风!将这一切都全部卷走!

片刻之后,场地中间,竟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而那两个人,居然还在彼此僵持!

当然,云擎占据上风,是很明显的,因为凤长悦的脸色明显苍白不少。而且她的身体之上,也出现了不少的伤势。

反观云擎,虽然也受伤了,但是气息却强横许多。

凤长悦只觉得身体之内,仿佛有一股力量在到处冲撞,似乎要将她的五脏六腑都搅乱才安心。

那股力量仿佛带着刺,每一处都传来深深的刺痛感,仿佛全身上下,正有无数的刺正在朝着她的血肉之中扎去!

她身体之内的灵力消耗极大,此时遭遇重击,脸色已经苍白如雪,唇瓣也是没有一点血色,看起来,嘴角的那一丝嫣红血迹,便格外刺眼。

咔。

凤长悦接住落下来的黑色长剑,往面前一竖。

只有这样,才能完全支撑住她的身体。

虽然晋级之后,早已经可以吸收周围的天地灵力为自己所用,但是施展大的招数的时候,却依然会损失极大,尤其是,当那一股力量在身体里面肆虐的时候,她分明觉察到,那一股力量也在悄无声息的吞噬着她的力量。

场下无数人都在看着这一幕,却大多数都神色漠然。

唯有容家的人,看着这一场景,不少人都已经红了眼眶。

还有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发出声音来。

然而个个都身体颤抖,显然情绪都到了极限。

少爷、少爷你为什么还不来!?

可是,就算是少爷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凤公子如果输了…。容家完了,他们都完了!

哼,不自量力。

云澜舒缓的靠在椅子上,看到此景,唯有冷笑连连。

原本他心里还有点担心,这凤墨会不会是有什么杀手锏,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他方才也想过,这小子会不会是什么世家大族的少爷,毕竟那般的气度,实在是不同寻常。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就得罪了惹不起的人。

但是随后他就放下心来,原来不过是从山野出来的。

纵然他那所谓的师父再厉害,也能管到他们的事情不成?

已经成了这样了,这凤墨…。该认输了吧?

毕竟,再这样下去,就有可能会被打死啊!

不少人心中暗暗想到,这一场,恐怕也就这样了。

不过那凤墨的实力,的确算是不错了,毕竟一个二星灵宗,可以和四星灵宗打这么久,已经算是不错了。

只是容家,这次可算是完咯……

云擎翻身而下,将银枪握在手中,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笑容,也看不出胜利的喜悦。

而后,他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震惊的话——

“你现在,还不肯施展出你真正的实力吗!?”

……

而在另一边的容家,此时也是紧张万分。

自从那一道惊雷劈下,少爷的房间里,就一直没有任何动静,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福伯率领着众人在外面等待,一直紧张不已的看着,生怕错过了一点。

但是已经不知等待了多久,里面却还是没有任何声响。

若不是凤公子在离开时说少爷肯定不会死,只怕此时就连福伯都忍不住冲进去了。

而现在,却只能无限心焦的等着,几乎等白了头发。

福伯自己便是灵宗,而且也曾经见识过不少人突破,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其实成为灵宗并不是十分罕见的事情,虽然灵宗的这道坎十分困难,有很多人,包括许多惊艳的天才都死在了这一关,但是却依然有很多人成功,并且朝着更强的道路上走去。

少爷成为九星灵皇已经很久却迟迟没有突破的迹象,其实就连福伯也有些灰心,所以当看到少爷突破的这一幕的时候,他以及容家的人,其实都是十分激动的。

可是与此同时,他们也担忧,少爷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整个院子都死寂无声,所有人都焦急万分的等待着。

呼——

忽然一道极为细微的叹气声响起!

像是一道光骤然照亮了黑暗,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心里顿时升腾起无数的希望!

因为那声音,是从少爷的房间里传来的!

说是房间,其实现在已经等同于一片废墟,只是因为太过安静,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上面,所以都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顿时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

呼——

这一次,声音明显强了许多,似乎也有力气的多。

众人几乎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然而就在这时,天空之上,忽然闪过一道霹雳雷光!

整个院子都亮了亮,照亮了众人的脸庞,都是呆滞在原地。

而后,福伯率先反应过来,猛的抬头看去,果然看到方才没有散去的乌云里面,竟是依然有雷光在游走!

难道…。少爷他…。这次天劫,不止一道?

福伯只觉得心都在颤抖,心中各色滋味都涌了上来。

一方面他震惊而惊喜,毕竟这意味着少爷未来的道路会走的更远,变得更强,一方面却也担忧焦虑,方才那一道,少爷就好不容易才扛过去,这又来一道…。

少爷之前还是带着伤,现在就忽然要遭受这样的劫难,难度肯定会上升好几个档次!

现在,惟愿少爷可以自己度过去了!

福伯双手合十,老爷,您一定要保护少爷啊。夫人和小姐,都在等着少爷呢。整个容家,也都在等着少爷啊!

而此时的容枫,只觉得自己处在一片混沌之中,身体之上的疼痛,几乎都麻木了,让他的脑子都有些不太清晰,他虽然紧闭着双眼,但是却可以想象到,自己的身上,此时是多么的惨不忍睹。

或许,皮肉都裂开了吧,骨头好像也碎裂了不少,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不少地方都有刺痛,血液还在不断的淌出,只怕不需要多久,也会血流而尽吧…。

真是太疼了…。身体都这样了,还有希望活下去吗?

就算可能,也会很痛苦吧?

不如,就这样吧。

不用睁开眼睛,不用去面对那个纷杂的世界,不用去想那些即便是在黑夜中,也依然让他无法安眠的堵在胸口的几乎难以呼吸的仇恨,不用想着怎么才能报仇,不用想怎么才能将那些人通通杀了,不用想那些痛苦的事情…。

像现在这样,只需要闭上眼睛,岂不是就一切都轻松了?

他眼中逐渐有血泪淌出。

太痛苦了…实在是太艰难了…。

他一瞬间,甚至想着,如果自己一开始就死在死寂森林里就好了,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也不会有这样的遭遇。

活着,永远比死亡,更需要勇气。

他紧闭着眼睛,觉察到那血泪从眼中淌出,在脸上缓慢流淌。

而他几乎连疼都没有感觉了。

当他的身体变得轻松起来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却是忽然浮现了一张严肃的面庞。

那是…。父亲…。

而后,他便看到父亲的身体忽然分裂开来!无数鲜血溅开!

那张熟悉的面容,顷刻间分崩离析!

不要!

在这一刻,他的内心仿佛陡然间响起了一声呼喊,他的喉咙发不出声音,他多么想去叫一叫,却已经永远的失去了机会!

然而当他在心里喊出那一声的时候,却忽然浮现了另外的人影。

慈爱而温婉的母亲,活泼调皮的妹妹。

而此时,她们都无言的看着他,眼中无尽的悲伤。

他的心里,忽然涌出无尽的羞愧和愤怒。

他怎么会想着放弃!?

他为什么方才会想要就此死亡,而后将一切都抛弃!

他还有母亲,还有妹妹,她们是那么需要他!

他怎么能这么自私!

一瞬间,心中仿佛有无数的声音在呐喊!

而他也咬紧了牙关,眼中的血泪却是停了下来。

而后,他猛然睁开眼睛!

一道沉重的呼吸,忽然响起!

他顿时感觉到杂乱的空气,周围焦灼的温度,以及狼狈的场景。

而后,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看向天空!

一道闪电,正迅疾而来!

他这一次,却是不躲不避,直视着那一道闪电!

他的脸容,被光亮映亮,脸上已经是一片血泪,狼狈不堪。

然而唯有那双眼睛,带着滔天的恨意和战意!

在这一瞬间,他无比清楚自己的渺小,然而却在心中,无比确定自己即将突破!

他的脑海中,最后闪过一张极为清隽俊美的脸容。

那双黑曜石一般的深沉眼眸,仿佛静水深流,深不可测,却又带着无言的深沉力量。

他忽然就明白了很多,猛然握紧了已经血肉模糊的拳头!

这一切,必定是注定了的命运!然而,这一次,他却知道,自己必将不会走向死亡!

他要让那个人知道,救了他,绝对是不会后悔的决定!

啊——

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顿时响彻天空!

……

而另一边,云擎死死的盯着凤长悦,手中的银枪,蠢蠢欲动。

他问出那句话,像是在油锅之中泼了水,顿时让所有人都震惊当场,随即便一片哗然——

云擎刚刚在说什么?

他说,让凤墨施展真正的实力?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凤墨刚才一直在隐藏实力?

这怎么可能?

然而云擎与凤墨交战,没有道理会莫名的说出这样的话呀!

云澜陡然站起身,面色难看:“擎儿,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这是在说凤墨很厉害,尚未出全力吗?

这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

云擎却是仿佛没有听到,只是固执的看着凤长悦,冷峻的面容上,皱起眉头。

“是你有顾虑,不能放开打,还是你不肯和我真正的打一场?”

看着云擎冰山一样的面容上,浮现的明显的不满,凤长悦也实在是感叹,这人的确是一心都在战斗上了,打到现在,居然会为了她没有尽全力而生气。

“既然如此…。”

凤长悦声音缓缓,脚下骤然一踩!

耀眼的六芒星,再度闪现!

然而这一次,原本的两颗星星旁边,果真缓慢却清晰的浮现了第三颗星星!

所有人震惊无言!都长大了嘴巴看着这一幕。

这、这凤墨,居然真的…。

他竟然隐藏的这般真实!

如果她方才就可以勉强和云擎一战,那么现在…。岂不是会旗鼓相当?甚至…。

“不可能!灵宗这等级别,没有人越级战斗可以赢的!不可能!”

云澜猛然大声嘶吼,像是在让自己相信,故而声音极大。

周围人都面色诡异,还有的则是忍不住冷笑出声。

搞了半天,这一场,才是刚刚开始啊!

这云澜,可真是一巴掌扇到自己脸上了!啪啪响!

而一直在上面无言看着的三人,看到这一幕,终于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想不到…这凤墨居然…。哈哈,真是好深的心思啊!”

天玑使者貌似在责怪,然而语气却是极为欣喜,毕竟这对于他们而言是好事。出来的人天赋越好,他们的好处,自然也就越多!

要知道,今年可是出现不少的逆天的天才,若不是天玑地位最高,每个地方都必须派人,他也不会来到这里。

原本以为没什么希望,却不想,现在居然出现了两个天才!

十九岁的四星灵宗!

以及——十六岁的三星灵宗!

好!真是太好了!

“所有人都不准插手,让他们打!”

他们倒是想要看看,这到底,能打出个什么结果来!?

而凤长悦也缓缓的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将身体里面压制着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

一时间,力量奔涌!仿若重生!

这就是——强者的力量!

她骤然睁开眼睛,看向云擎!

“好了,热身完毕。现在——开始吧!”

------题外话------

大姨妈要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