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9 天生的战斗者!

“第一场,云家云威,挑战容家凤墨!”

一声落下,凤长悦便在众人的注视之中站起身,一步步的朝着中间的台子而去。

看到她这般沉稳淡然的模样,云威心里忽然觉得有点后悔,对方既然能够被容枫看重,先代替容枫前来为容家说话,那么肯定是有着自己的强处的。万一对方的实力真的比他强,那岂不是亏大了?

但是事已至此,却也没有办法反悔,还不如表现的好一点,给家主留下一点好印象。

想到这里,云威便即刻摆出了阵势,高声道:“来吧!刀剑无眼,你可小心了!”

凤长悦站定,一身红衣如同烈焰灼灼。

“这话,原句奉还!”

云威不再犹豫,身体里面灵力顿时奔涌起来,周身气势霎时而起!

他的脚下,顿时浮现了银色的六芒星阵!在第六个星脚里面,赫然两颗闪耀的星芒!

二星灵宗!

不少人都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云家居然第一个派出的人就已经是这样的水平。

这个云威,不过是云家旁系,众人虽然猜到敢第一个站出来的,应该实力不错,却也没有想到居然已经是二星灵宗!

而且看样子,分明已经到了高阶,若是再有一段时间,可能就会晋级突破成为三星灵宗!

云家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觑!

怪不得云家最近几年这么猖狂,除了有云擎这么个绝对的天才在,其他的人,看来也是不弱啊。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都是在心里刷新了对云家的印象。

或许,云家比想象中的,更加难对付啊…。

凤长悦缓缓错开步伐,体内的灵力似乎也觉察到了战斗即将开始,隐隐有了沸腾的感觉。

而在灵力之内还掺杂了紫金色的火焰,让她整个身体都变得炽热起来。

而后,她的脚下,也逐渐浮现了一个六芒星!

众人立刻凝目看去,果然见到在最后的一个星脚里面,正有银色光芒在闪耀!

当看清的时候,不少人都是松了一口气——那里面也是两颗星!

若是按照这少年的年纪来看,能成为二星灵宗,显然已经是非常的有天赋,但是现在,比的可不是天赋,而是真正的实力!

他也就吃亏在年龄上了!因为他对面的云威,已经二十多岁了,经验自然是比他多!

两个同样等级的人相斗,肯定是经历过更多厮杀的人更有赢面。

不少人在心里已经下了定路,也对容家嗤之以鼻——搞了半天,以为请来了什么样厉害的人物,却原来也不过是这个水准。

看来,容家真是强弩之末,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了。

然而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场上的两人此时的注意力则都是已经放在了这场战斗之上!

“死吧!”

云威看到凤长悦脚下的六芒星阵,心底顿时变得有底气了起来,要知道,他现在已经在二星灵宗的顶峰带了很久了,对面这小子,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一声嘶吼,云威的身形顿时消失!

众人只看到一道闪电霎时间从擂台的这边,落到了另一边!

目标——直指凤墨!

然而凤墨却稳稳的站在原地,一手负于身后,仿佛根本不打算躲!

下一刻,那道闪电般的人影,终于抵达凤长悦的身前!而后,云威翻手成掌,狠狠劈出!

即便是在场外的众人,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冲击的力量!

他竟是一出手就用了全力!

唰!

那道红色的身影,顿时被劈成两半!

“啊!”

场下容家的众人均是忍不住惊呼出声,虽然对凤公子有信心,但是这场景看起来也未免太过惊骇了!

旁边不少其他家族围观的人见此,脸上神色各异,不少人转过头来,嘲讽不已——

“原来你们容家的人,也不过如此啊。”

“还以为有多厉害,这一下就被灭了,哈,真是好笑!”

“你们怎么还有脸待下去?要是我啊,可就立刻滚蛋了,哪里还有脸在这里!”

容家的人闻言,却是皱起了眉头,瞟了那些人一眼:“你们想滚就滚,我们可不会走。”

见他们居然这个态度,不少人被激怒:“哈!你们居然还有脸留下来?也不看看你们的凤公子…。”

“快看!”

忽然有人一声惊呼,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纷纷转头看去,却都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这、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被砍成两半的凤墨,怎么还完好的呆在那里!?

原本嘲讽的人立刻闭了嘴,脸上青红交加,这才知道自己先前是看走眼了。

容家的人却是没功夫和他们计较,看着场上完好无损的凤长悦,心里都是舒了一口气——看来,凤公子这一场,是赢定了!

他们少爷果然没看错人!

场上场下,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安静了片刻。

云威在砍下那一掌的时候,就已经觉察到了不对,所以虽然看着像是已经杀了凤墨,但是他心里却是丝毫没有喜悦,反而是生出了几分紧张。

而后果然看到凤墨的身影轻飘飘的出现在身前不远处,他的心里顿时一沉。

这凤墨果然身法了得!

“看不出你还有两把刷子,只可惜,今天若是你只有这一招,那么——还是必死无疑!”

云威右手成爪,猛然袭击!

“龙虎爪!”

吼!

一时间,众人竟是仿佛听到了虎啸之声!

仔细看去,果然在云威的头顶,浮现了一只白色的虎头!满面狰狞!还有两只虎爪,几乎要将对面的凤长悦撕碎一般!一眼看去,竟像是一只威猛的老虎腾空而起,猛然出击!

“能够将云家的‘龙虎爪’练到第二重,并且施展出如此威力,看来,云威的潜力,也是不错啊!云家主,你们云家,可真是人才辈出啊!”

看到这场景,坐在云澜身边的中年男人眸色闪了闪,随即转头跟云澜攀谈。

云家的一些独家招数,众人也都是知晓的,他们彼此之间切磋的时候,也曾经施展过。

云澜身为家主,实力不凡,倒是不少人都看到他施展到了第三重,那时候,便是可以出现整只老虎,威力自然更加强悍。

而云威现在不过二十多岁,还是旁系,居然就已经可以发挥出二重威力,可见的确不凡。

云澜却是一声轻笑:“他和擎儿可还是错远了。”

此话一出,对面的人脸色立刻一僵,不过也都是老狐狸了,很快恢复了神色,笑容更深:“那就恭喜云家主了,有这般麟儿,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

云澜笑笑,却是毫不掩饰眼中的骄傲。

云擎天赋极好,是众人都知道的,只是近几年都没怎么听说他的消息,这一次,云澜这般大张旗鼓,甚至敢直接对容家下手,众人便猜测云擎肯定是已经出关了,而且实力肯定不弱,否则云澜是没有这份胆量这么做的。

眼下看来,云擎可能比想象中,更加难以猜测啊…。

虽然很是不爽云澜的这模样,却也没有办法。

况且云澜两人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在场的众人也都实力不凡,自然听了个一清二楚。

众人一时间心思各异,面上却都是露出了捧场的笑容。

云澜冷笑,他自然知道这人是想试探他,不过擎儿在,任凭他们怎么试探!

反正最后,一切都是擎儿的!这些人,也不必留什么面子。

一时无话,众人便再度看向场中。

和下面人激烈的反应不同,在座的都是各家家主,不说表面功夫都是一流,见过的场面也都不少,自然不会以为真的能够这么一击得手。

但是当看到凤长悦这般无声无息的躲避过去的时候,不少人还是有些惊讶的。

有人意味不明的称赞:“这凤墨…看不出来,身法倒是不错…。能留下那般真实的残影,倒也的确比一般人出彩。”

有人不屑:“这有什么?再能躲避,战斗力不行,也还是白搭!”

有人淡然:“看看再说吧,想必能让容枫看重,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众人点头。

现在的容家,可谓是濒临死亡,虽然不知道容枫为什么来不了,但是能让他给予重托,那也应该不止这点能耐。

唰!

云威的龙虎爪终于抵达,将身前的那道红色身影再度撕裂!

然而这一次,却依然是打了个空。

他心里忽然升起一股危险的感觉,立刻转身,果然看到身后不远处,凤墨正姿态闲散的站在那里!

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小丑!

他被那眼神激的心头火气,若是第一次让他跑了也就算了,毕竟的确身法不错,但是第二次,他却依然扑了个空!

他分明已经是朝着他可能出现的地方出手了!可是,他的身法未免也太灵活了吧!

场外人看着,都是神色一凝。

第一次没有打中可以理解,可是第二次…。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云威顿时觉得周围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脸色顿时更加难看,将身体里面的灵力全部都调动了起来!

而那浮动的白色虎头,这一次竟是直接脱离了他的掌控,猛的出击!朝着凤长悦的方向而去!

劲风突至!

吼!

这一次,云威额头的青筋甚至都暴起,然而——

还是扑了个空!

看着那再度被撕裂的跟真人毫无二致的残影,他心里忽然涌出了一股无力感,而后便听到身侧忽然传来淡淡的冷清声音。

“看来,游戏可以结束了。”

他心里一惊,来不及扭头去看,立刻下意识的就地滚开!

轰!

场上顿时响起一声巨响!

擂台之上,云威之前呆的那个地方,赫然已经出现了数道裂缝!

若是云威躲避的再慢一点…。

不少人见此一幕,都是坐直了身体,神色逐渐严肃了起来。

如果说方才他们认为,这不过是一场注定了结果的比赛,那么现在…。结局依然可以确定,却是和开始的猜想,完全不同了!

云威单膝跪地,形状狼狈至极,虽然那力量没有真正打中他,但是却也受到了波及,而且那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甚至来不及召唤灵力铠甲!只能在地上狼狈的滚开!

他心里羞耻而恼怒,双眼死死的盯着凤长悦。

凤长悦却是姿态懒散的站在那里,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人再以为她好对付。

能够挥手间发出这样威力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被打败!?

云威咬牙,而后身形也骤然消失!

凤长悦嘴角微勾,竟然想在她面前,用她用过的手段?

下一刻,众人便看到,凤墨突然朝着左前方狠狠挥出一拳!

而后,便忽然有一道人影,被打落在地!

正是方才消失的云威!

而这一拳,显然让云威吃了大亏,因为在身形急闪的时候,他是出于无防备状态的!

凤长悦这一拳,却偏偏毫无误差的打在了他的丹田!

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被打爆了!身体里面仿佛有一柄重锤狠狠砸落!全部都挤在了一起!

剧痛瞬间传遍全身!

他的身形狼狈的滚落在地,嘴角不断的溢出鲜血,脸色苍白,显然这一击,遭受了严重的打击!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是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中。

此时,他们终于明白,那个红衣少年,绝对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般无力!

他们以为年纪小就肯定没有什么经验,但是现在看来,简直是放屁!

原先和云澜搭话的中年男人见此,状似奇怪地问道:“云家主,这…。云威怎么还没有怎么出手,就被对方将了一军?而且,云威怎么还不反抗?”

云澜阴沉的看了那人一眼,没有说话,那人讪笑的转过头去,心里却是嘲讽不已。

在场的人都知道,眼下这情况,云威不过眨眼间就被凤墨转过来吊打,显然是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他哪里是不想反抗,分明是没有那个能力!

而此时,凤长悦手中赫然出现一把灵力幻化成的长剑!飞快的朝着云威而去!

云威见此,立刻朝后退去!

然而不知怎么,他的动作在某个瞬间停滞了片刻,以至于他终于没有躲过去!

嗤!

刺破血肉的声音,细微而残酷!

云威原本是打算躲的,但是不知为何,在那一瞬,身体像是忽然僵硬了一般,连身体里面灵力的流动速度都变得缓慢了许多,他的身体根本动不了,所以便直接被刺了个透心凉!

噗!

云威顿时吐血,混合着胸口不断流淌的黏腻的血液,迅速将他的衣衫染红。

噗通。

云威双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

若是刺伤了别的地方还好,但是现在,伤的是心脏!他根本已经没有了胜利的可能!

凤长悦挑了挑眉,看向最上面的三人。

这般情形,任何人都知道云威是绝对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了,被刺伤死穴,是绝对不可能再赢了,毕竟凤墨现在分明还悠闲的很。

“我宣布,凤…。”

“去死吧!”

在即将宣布结果的时候,众人以为输掉的云威,忽然腾空而去!

而在这短短时间,他周身的气势竟是大涨!原本低迷的气息,仿佛顷刻间调转!整体的气势,竟是比一开始还要强上几分!

凤长悦冷笑,而后便猛地弯下腰!闪避开了偷袭而至的云威!

然而下一幕,却是惊呆了一众人等!

原本以为凤墨躲过了也就算了,谁知他竟然在云威刚刚从自己头顶飞过去之后,就猛地站直了身体,而后——一把拉住了云威的脚踝!

凤长悦一把拉住了云威的脚踝,而后不等他反应,便是猛的一拽!朝着地上狠狠砸去!

砰!

整个台子都跟着猛的颤了颤!

而后,凤长悦一脚踩在了云威的背上!手狠狠一个用力!

咔嚓!

云威的腿立刻以不正常的姿态狠狠的扭曲了起来!

“啊!”

云威一个没注意,自己的腿顷刻间就这么断裂了,立刻忍不住痛呼出声。

凤长悦眉间微蹙:“太吵了。”

说完,便一脚踩在了他的脖子上!

咔嚓!

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这清脆的声响!

云威的声音立刻断在了喉咙里,他只觉得自己原本压在自己后背上的一股大力,转移了地方,下一刻,就陡然落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他觉得自己的整个头颅都变得麻木了起来,然而口中已经是全然的血腥气息!他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胳膊一动,身体想要翻转过来,然而却在动的一瞬间,被凤长悦抓住了右手臂!而后狠狠一折!

云威的身体整体都被弯折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形状!即便是这样看着,也让人觉得身上似乎也跟着疼。

不少人都身体一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

云威方才没有喊认输,而且妄图偷袭,此时就算是想要认输,凤长悦也不会给他机会了!

她绝对不会留一个会给自己造成威胁的对手!

她体内灵力奔腾,全部都集中到了她的手掌之上!

一拧一转,一拍一打!

云威的身上就不断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一时间,寂静无声,唯有场上云威几乎无法成声的哀嚎呻吟和那清脆的骨折声,听起来格外清晰!

砰!

凤长悦终于一脚踢在了云威的身体山,将他狠狠踢飞!

云威此时身上的骨头几乎尽碎,完全无法着力!随着凤长悦这最后一脚,他的身体也重重的砸落在不远处,而后在地上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场面——触目惊心!

一片死寂。

云威此时身上痛极,却依然没有昏迷过去,身上无法动弹,唯有脑子还是清醒着的,这让他更加痛苦。

他用仅剩下的一点力气,抬眼看向对面的那红衣少年。

他衣衫整洁,姿态悠闲,仿佛方才那般下狠手的人,根本不是他。

他想要说点什么,却只咳出了一滩血。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凉。

云澜见此,脸色已经不是一般的难看。

他们家族的人第一个出去,并且挑战了凤墨,却不想竟然完全被对方吊打!

这让他们云家的脸面往哪里放?

似乎是觉察到了他的想法,场上的那红衣少年,忽然朝着他这个方向看来。

云澜心中一沉,不知为何心中忽然生出不安。

但是他面上却是不显,只是阴鹜的对视。

下一刻,众人便看到,那姿态从容的红衣少年,缓步走向了已经趴在地上,几乎死去的云威旁边,而后——

一脚踩在了云威的脸上,缓缓碾压。

而他的视线,正直直的看着云澜!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笑意。

这完全是在挑衅!

当着云澜的面,就这么侮辱云威,这显然是在打脸云澜和整个云家!

“有的人总是对自己过度高看,可惜,这样的人,总是死的格外的惨。”

她嘴角笑意微深,日光澄澈,却也不及她笑容璀璨,然而看到的人,却只觉得一阵森凉。

“你说呢,云家主?”

“你放肆!”

云澜一个没忍住,当下拍案而起,一手指着凤长悦,怒斥:“你是个什么东西,居然也敢在老夫面前叫嚣!我们云家的人,岂容你欺负!”

凤长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次可是你们云家的人先挑战我的,我不过是迎战罢了。难道,在场的人,只许你们云家的人赢,其他人赢了就都是错?云家主,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根葱了。”

云澜气的胸口都要炸了,眼前这少年,话不多,但是几乎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删他的耳光,分毫不留情面!

“你!”

然而说的却又是实话,若不是云威非要挑战凤墨,也不会有这样的场景了。

“够了。云澜,若是你再控制不了你的情绪,我看今年这采矿大会,你也不必参加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三人,忽然开口。

站在中间的使者脸色也十分不虞,直接撂下了狠话。

云澜一惊,回头看去,这才惊觉自己居然又被气得失去了理智。

这比赛其实就是给上面这三个人看的,一切自然也是由他们裁定,他居然被凤墨激的跳出来说话,显然已经让那几个人都十分不满了!

他咬牙,立刻弯腰:“使者息怒,老夫实在是…。这凤墨欺人太甚!他这是要将云威往死里打呀!还请使者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中间那人诡异的看着他:“云澜,是你云家的人先挑战,也是你云家的人先输了,却还是不肯放弃,卑鄙的偷袭,现在你居然还有脸面说出这样的话?”

他们来这里,很大的一个事情就是要选拔足够优秀的天才,原本他们还是比较看好云家的,毕竟五年前他们就出过不错的人,没想到这一次,居然用这样卑劣的手段。

其实双方和他们的关系都一般,他们毕竟和这些小家族不是一个等次的,所以并不太会偏向于谁,但是他们却也十分厌恶像这样偷袭的人,分明自己实力不够,却还想要用一些三流手段,这样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参加比赛?

而云家有这样的人,想必…。整个家族的风气,也不会太好了!

云澜闻言,心中一惊,抬头看去果然看到几人都是隐隐的厌恶,显然是对云家有了偏见!

云澜心沉到了谷底,万万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想要先告状,却反被他们厌烦了!

“好了,这一次,凤墨胜!”

场中无人言语,这气氛太过凝滞。

然而片刻之后,便是忽然传来了一阵欢呼声——

“太好了!凤公子真是太厉害了!”

“使者大人英明!”

“凤公子赢了!太好了!”

能在这个时刻欢呼的,自然是容家的人。

凤长悦冲着他们竖起手指,抵在唇上,那声音便立刻消失,个个满面红光激动不已的看着她。

现在,他们已经彻底将凤公子当做了容家的救星!

这一次,实在是扬眉吐气!

而凤长悦则是面色淡定,脚步从容的朝前走了几步,仿佛闲庭信步,她一身红衣,甚至都没有凌乱,更是没有溅上一滴血,依然像是从画中走出的贵公子。

不少人叹息。

这真是完全的吊打啊,分明是两个境界一样的人,结果却是这样的结局。

云家这一次,只怕真的是踢到铁板了啊…。

凤长悦站定,冲着上面那三人微微点头:“多谢使者。”

上面三人原本就对她的实力有些兴趣,此时见她这么上道,心中自然更加满意。

中间那人脸色和颜悦色了许多:“凤墨是吧?你今年多大了?”

这是想试探她的天赋和实力呢。

“十六岁。”

凤长悦坦荡道。

反正年纪没什么可作假的,毕竟有玉石可以测出来,所以她也没有撒谎的必要,更何况,她需要引起这些人的注意,才能顺利的进入凌家。

眼下,就是一个机会!

十六!

不少人虽然猜想她年纪不会很大,但是当确信的这一刻,还是忍不住咋舌——

这般年纪,这般实力,果然不凡!

而且最关键的是,她的实力分明是高于她所表现出的水平的,到底极限在哪里,也未可知。

说不定真是难得一遇的天才呢!

“那你师从何人?我记得,七郡之内,可是没有姓凤的。”

凤长悦双手负于身后,神色淡然:“在下先前一直跟随师父隐居,近些日子才出来,所以您没听说过也是正常。师父和容家有关系,听闻容家有难,便让我出来。”

众人恍然——原来如此!

怪不得之前没有见过这少年,却忽然就被容枫这般信任,还让他来代表容家参加采矿大会。

不过如果这样,那这少年身后的师父,只怕也是不简单啊…。

那中间的使者恍然的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却是没有再问。

他其实想知道这少年背后的人,原本猜测可能是哪家的人跑出来了,想问问他师父到底是谁,却又犹豫了,毕竟的确有非常厉害的隐姓埋名的强者存在,眼下这么多人看着,也不好细问。

但是想到这可能是一个值得挖掘的对象,脸上的表情还是好了许多:“原来如此。你先回到你的位置吧。”

凤长悦点点头,便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任何人看着,都无法想象,她前一瞬间还在和一个人厮杀,并且将对方差点打死。

众人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她缓步走了回去,心思各异。

“下一场!”

众人终于回神,而云家的人,也早早上去将云威抬了下来。

虽然云澜此时对云威十分恼怒,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的。

一切,等擎儿出来就都不一样了!

这一次,也是很快有人跳了出来:“我方宇,挑战司徒意!”

这一次,是其他家族的人的打斗。

凤长悦坐在椅子上,余光看到被抬下去的云威,面色漠然。

她从来都习惯斩草除根,否则春风吹又生,那就是一团团的麻烦。

所以,虽然看似云威还有一口气,不过…最多也就撑过去三天了。

到时候,采矿大会已经结束,她也早已经离开。

感觉到对面一股阴森狠毒的目光,她转过头去,果然看到云澜正看着她。

目光之中,杀意尽显。

“我一定会杀了你。”

云澜比着嘴型,一字一句。

凤长悦眉眼弯弯,无声说道:“欢迎之至。”

两人彼此对视片刻,便各自转开目光。

而此时,场上的第二场已经开始。

第一场,凤长悦和云威的打斗太过精炼,两人不过是过招几次就已经出现了结果,但是却因为两人的水平都很高,所以倒也是十分精彩。

对比之下,第二场就显得平庸了许多,缠斗了一百招之后,司徒意终于抓住机会,将方宇打落在外,两人分出胜负。

下面的比赛便是接连进行,虽然有三十几个家族参与,但是实际上,每个家族都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比赛,所以并不敢让水平一般的人上去,参加比赛的,都是各个家族的佼佼者。

不过纵然如此,家族之间的差距也是比较明显。

云家虽然云威输了第一场,而且格外惨烈,但是后面出现的几个人,却都毫无疑问的取得了胜利,总算为云家挽回了一些颜面。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让看似平静的赛场,再度掀起波澜!

“我云擎,挑战莫斯杨!”

云擎!

这个名字的出现,立刻让场中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凤长悦也是瞬间感觉到了场中紧绷的气氛,而之前也听过了关于这个云家大少爷的一些传闻,心中也是有些好奇的,便抬眼看去——

听说这个人是龙山城年纪最小的灵王、灵皇、以及灵宗。修炼天赋极为惊人,被整个龙山城的人公认是城内的第一天才。

云家的人对他寄予厚望,而其他家族的人,则是都惋惜无奈自己的家族为何没有一个“云擎”。

而且,五年前云家被选拔走的那个人在走之前,还当着许多人的面,承认自己比起云擎,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若是再等几年,云擎成长起来,那么肯定会被选入,甚至更有可能会直接进入凌家!

这件事情,当时很是热闹了一段时间。不少人眼红,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只得暗暗咬牙,希望云擎出点什么事。

可惜云澜将云擎保护的跟什么似的,加上云擎自己的确强悍,众人逐渐也就消了那份心思。

云家这几年行事一直十分霸道,尤其是今年,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而且极为大胆,让不少人猜测,或许就是因为云擎即将出来,所以他们才这般的有底气。

那是一道极年轻的声音,却沉稳严肃。

凤长悦抬眼看去,果然见到一个人,正缓缓从云家的人群之中走出。

看到那男人的第一眼,凤长悦就知道,这男人绝对不简单。

因为那双眼睛里,除了战意,什么都没有!

那像是一个充满了意欲的厮杀战斗的机器,一眼看去,便似乎要被他浑身凌冽的气势割伤!

凤长悦缓缓蹙眉,这样的人…。是天生的战斗者。

这个人必定是早就在的,已经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方才她几次挑衅羞辱云澜,这个人都始终没有站出来,更加没有表现自己的愤怒,要么是他和云澜的关系不好,根本不在意这些,要么…。这个人就是太能忍耐!

而看云澜脸上得意的表情,分明第二种的可能性最大!

那个人,容颜也极为冷峻,整个人都像是一块冰冷的战斗机器,一步步走来,气势惊人。

众人看着他,一时都失去了言语。

而被他点名的人,更是腿一软,脸色霎时间变得苍白。

然而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台。

两人站定,几乎不用比,就已经可以看出胜负了。

云擎周身冷肃,看着对面的人,沉声道:“我可以让你三招。”

对面少年的脸色顿时更苦。

他宁可不要这三招!否则被让了三招,却还是被秒杀,那岂不是更难看!

但是家族就在这里,他绝对不能退缩!

唰!

他一咬牙,调动了身体之内的全部灵力!

而他的脚下,也逐渐浮现了一个银色的六芒星阵。

“中期一星灵宗…。倒也是不算差了,只是对上云擎…。只怕是有去无回啊……”

“云擎早在几年前就已经突破灵宗,现在不知到底是什么水平了。这里的年轻人,只怕都是望其项背啊。”

“谁让云家的气运好呢?云擎这样的天才,不知会给他们带来多少好处。”

凤长悦精神力缓缓分出一线,朝着云擎试探而去。

而云擎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转头看向了她。

凤长悦心中一惊,面上却是不显,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精神力,直视着云擎,勾唇一笑。

云擎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却是没有说什么。

“娘亲,那个人的实力好强!”

娃娃的声音细细传来,显然也是吃了一惊。

凤长悦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这个人的实力,只怕还在她的想象之上。

她轻易不会用精神力去试探人,但是一旦出手都会十分谨慎,极少会被人觉察,而这个人…。却是瞬间就感知到了,可见这个人不仅实力超强,而且性情极为坚毅果断,谨慎至极。

果然人外有人。

凤长悦眯起眼睛,看了上面的三人一眼,果然看到三人的神色都变得紧张了起来。

说是紧张,其实就是对云擎感兴趣了,他们分明也已经注意到,云擎的实力,非同小可。

云澜骄傲的看着云擎,他们云家的将来,都寄托在他身上!

有了擎儿,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轰!

忽然平地一声雷,却是那莫斯杨突然出击了!

他手中握着一柄弯刀,狠狠的朝着云擎砍下!

云擎身形立刻后退!那弯刀便是砍了个空,关键还因为用力过猛,深深的嵌入到了地面上…。

凤长悦揉了揉眉心,这场景…。

不少人都已经哄笑出声。

莫斯杨的脸皮顿时涨红,从而羞恼了起来,干脆放弃弯刀,脚下一错,便直接冲着云擎轰出一拳!

然而,这还是没有打中。

当第三次他还是没有碰到云擎的衣角的时候,他终于绝望了。

而云擎此时,终于出手!

他忽然起身,飞起一脚!

一瞬间,风沙顿起!

这一击,竟是让周围产生了极大的能量漩涡!

在云擎飞出一脚的时候,那身边竟也出现了黑色的空间裂缝!可见他这一击,威力何等巨大!

上面三人的眼睛都是一亮,云澜的脸上顿时浮现得意的笑容,其他人也都是纷纷震惊!

然而,就在那一脚即将踢上莫斯杨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突然出现了!

莫斯杨居然忽然高声大喊——

“我认输!我认输!”

云擎也当真即刻停了下来,只是那携带的劲风,却依然将莫斯杨身上肌肤都割裂开来!

而莫斯杨的脚下,也是因为承受了太大的压力,而产生了数道裂缝!

莫斯杨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死过了一般,嘴里还在喃喃着:“我认输…我认输…。”

没有人知道,那一瞬间,被死神盯上的感觉!

场上也没有人笑,不少人的脸色反而越发的难看。

“这一场,云擎胜!”

上面三人显然极为高兴,连宣布的声音都大了不少,很显然,云擎的确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云擎随即就转身下去,然而在转身的一瞬间,却忽然朝着凤长悦这边看了一眼。

那一眼,凤长悦明白,就是无声的宣战。

有意思。

“现在,一共有八个家族没有人胜利,这八个家族,也只能得到最少的晶石。之后,也没有机会前往新的采集点。”

上面的人面无表情的说着,下面的几家都是脸色灰败。

但是,这就是现实!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强者为尊!

任何人,想要活下去,就只能不断的变强!将别人踩在脚下!

凤长悦从很早之前,就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

“而胜出的这五十人,都已经获得了资格。但是,若是你们想要得到更多,就必须战胜其他人。任何人只要战胜其他人,就可以得到这人代表的家族的部分晶石。现在——你们可以挑选对手了!”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

这些人还真是想的够全面的,生怕他们下面这些人打不够,还有了这样的安排。

这样的条件一出来,相互制衡,自然不会闹起来。

凤长悦想起方才云擎的眼神,忽然站起身。

而同时,云擎也站了出来——

“我要挑战他(她)!”

两人远远相隔,手臂,赫然指向对方!

众人皆惊!

云擎却是已经一个腾空,落在了场上:“请!”

那冷峻的面容上,唯有眼睛里,燃烧着无尽战意!

凤长悦只觉得周身的血液,也沸腾了起来。太久,没有这种想要彻底打垮一个人的感觉了!

“废话少说!”

自从晋级,她还没有好好的打一场,今天,就当练手了!

“来吧!”

------题外话------

今天看到天津的消息,一直在流泪。我有一个高中同学,也是在天津附近学消防,我们不是很熟悉,分开后唯一一次聊天,是我对他的职业表示崇拜,然而那时候他却是苦笑。现在想来,却只有心酸。愿所有人都幸福安康,平安喜悦。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我们能够活着,彼此相爱,已多么不容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