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8 挑战凤墨!

此声一出,众人都是一惊,而后顺着声音看去,却见到一道挺拔略微纤瘦的身影,正缓步走来。

周身分明是烈火一般灼灼燃烧,偏偏那双黑色的瞳仁里面,闪烁着最为冰冷淡漠的光泽,形成了极致的差别,反而有另外一种无法言说的美。

是的,这个缓步而来的少年,任何人看懂啊,脑子里蹦出的词,或许都是“美”这个字。

远远看去,只能感觉到像是一股清澈而泛着冷意的泉水,当他走进,那五官清晰的时候,更是秀雅清隽。

因为太过俊美,所以看着竟是有些雌雄莫辩,然而那眉宇之间的淡漠和英气,却是绝对不会让人将他认错为女人。

现场一时间一片安静。

而后,众人才看到那少年身后跟着的一行人。

那些人身上穿着统一的白色衣服,左胸处都绣着一个小小的“容”字——他们竟是容家的人!

这些人是容家的人,而此时却都跟在这少年的背后,而且看样子姿态十分恭敬,这少年,到底是什么身份?

最上首的三位从七郡来的使者见此,神色都是一怔,而后,右边的一个身穿蓝衣的使者眸色忽然一变,眉间几不可查的蹙了起来。

他似乎,想起了这些人的身份呢。

容家…。难道,就是那个容家?

可是,他们的人不是早已经暗中下手了吗?容家按理来说,应当是没有人可以再站出来了,现在的容家,活下去或许都是问题,更何况竟然还是来到了采矿大会?

虽然他了解的不多,但是这些事情,他还是知道一点的,所以此时看到这场景,心中忽然一动,直觉有些不对劲。

这少年…。到底是谁?

其他两人则是没注意到这个人的异常,看到有人来,等凤长悦走进,便严肃问道——

“你是何人?为何来采矿大会?需知这采矿大会,可是只有龙山城内各个家的掌权者才能参加的。”

中间的男人显然地位比其他两人都高一些,周身的威压也更重,这一开口,旁边两人便都没有说话。

凤长悦一步步踏上台阶,双手负于身后,仿佛闲庭信步。

这一身的懒散从容,也是让众人心中再度对她的感官改变。

在这样的场合,还能有这样的气度和沉稳的表现,这少年看来不过才十六七岁的模样,竟然已经这般从容淡定,的确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

“我是凤墨。我今天是代替容枫前来。”凤长悦毫不畏惧,迎上上首三人的目光:“容家的事宜,暂时由我全权代理。”

短暂的死寂之后整个广场都是一片哗然。

众人看着凤长悦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疯子——

他在说什么?代替容枫前来?容家的事情,都暂时交给他管理?

哈!真是笑话!

这样大的场合,这样重要的事情,怎么会有人将权利交出去?这少年叫凤墨,那显然不是容家的人,那就更没有理由了!

众人都知道,容枫父亲已经战死,而他的母亲似乎也受了重伤,卧床不起,唯一的妹妹更是长久未曾出门,几乎如同死了一般。

容家原本就只有这一系单传,眼下便只剩下了容枫自己一人。

而且容枫自己的情况应该也非常糟糕,虽然从死寂森林里出来没有死,但是谁又知道到底情况如何?

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九星灵皇,最近的这些遭遇就算他还没死,只怕现在,也差不多了!

原本以为容枫来不了,那么容家就会错过这一次的采矿大会,失去原本属于他们的那一份晶石资源,继而无法在龙山城立足,只能无奈衰败。

不费一兵一卒,曾经的龙山城第一家族就会彻底覆灭。

甚至都这个时候了,时间马上就要来不及了,他们也都以为,一切会按照计划的那样发展,谁知临了却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少年!

凤墨?

这是哪号人物?他们为何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而这个忽然冒出来的少年,一上来竟然就要代替容枫,掌管容家的事情,未免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所有人心中都迅速的闪过了一个想法,这个人不管是谁,这个时候忽然出现,肯定是奔着容家的那些东西来的。

那么,就多了一个人和他们争抢容家的那份晶石!

顿时有些人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上首的那三人闻言,也都是吃了一惊,显然没有想到竟然会出现这么个变故。

思忖片刻,中间那人再次问道:“你说你是代替容枫而来,那你可是有什么证据?毕竟,很明显,你不是容家的人,容枫为什么不自己来,反而让你来?”

此话自然也是问出了其他人心中的疑问,当下便纷纷看向她,目光各异,或怀疑或好奇,但是眼底却都没有带着什么善意,显然凤长悦的到来,让他们的精神都紧绷了起来,心中都带了敌意。

还有一些人则是想到了和容家关系最为紧张的云家,不由得看向了云澜,果然见原本还一脸自得的云澜,此时已经满脸阴鹜。

不少人暗中嗤笑。

也怪不得云澜这表情,毕竟两家的矛盾这么多年,也是越发的激烈。而且容枫之前第一次被逼入死寂森林,就全拜他们云家的人所赐,容枫未死,他们就已经够不爽的了,好不容易天枢郡的人来了,并且将容家闹了个天翻地覆,本来都以为这一次,容家必死无疑,谁知容枫竟然还是活着回来了,而且居然还敢来采矿大会!

而他们就在方才,还在讨论怎么瓜分容家的晶石,云澜更是已经将容家的东西归为己有,此时容家来人,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啦云家的脸上!

所以,云澜此时脸色这般不好,也是正常。

反正云家有云擎,这一次基本是没有他们什么事了,虽然不爽,却也没有什么办法。

要说,这龙山城的第一家族,还没定下来呢,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炫耀摆谱,其实早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不过是没有撕破脸罢了。所以此时,他们反而乐得看戏,越闹腾越好!

“你是什么人,胆敢这样随便出现在采矿大会之上!就算是容枫亲自来,身为晚辈,也不敢这么嚣张!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最后的语气,已然是全然的冷厉阴狠!

凤长悦却好像对他视若无睹,闻言轻轻瞥了他一眼。

“我在和使者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

云澜顿时一噎,只觉得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这小子!这小子居然反将一军!

他连忙扭头看去,果然看到上面三人的脸色都似乎有些不虞,看着他的眼神也都流露着一丝不满。

他心里顿时一沉,想要解释一二,还没开口就被上面的人一个眼神震慑回去。

他心中一顿,只好先闭嘴。

但是心里却是已经将凤长悦列为了自己的对立面。

这小子一上来就这样跟他作对,这一点看来,还真是像容家派出来的人!

哼,这笔账等以后再算!

至于上面那几个人…。等看到擎儿他们就不会是这个脸色了!等擎儿出人头地了,将来进入凌家,这些人,不还是得看他的脸色!?

这么一想,云澜总算是平衡了一点,往椅子里一靠,不再说话。

而其他人见云澜吃瘪,则是心思各异,冷眼旁观。

“你说容枫有事耽误了,所以你来代替,那么,就拿出证据来!”

说着,周身的威压更重,那从无数厮杀之中锻炼出来的血腥残酷气息,几乎让在场的人都同时觉得胸口一阵沉闷。

凤长悦身上也忽然觉得有一股力量压下,一瞬间身上也传来剧痛!

然而她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抬头直视着那人审视的目光,道:“我和容家的确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受人之托罢了。容枫暂时被一些事情耽误了,等过一会儿,自然会来。至于证据…。若是你们认为,容家仅剩的这些死忠,有一半都跟着我来了不算是证据,那么…。这个算吗?”

说着,她缓缓伸出手,白皙的掌心,赫然躺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符!

此时日光正盛,照耀下来,里面仿佛正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动。

众人先是愣怔,忍不住交换了眼神——那是什么?

片刻之后,却有人震惊出声:“那难道是…容枫的玉符?!”

一言出,四座皆惊。

像他们这样的家族里面,每个人身上都会有玉符,身份越是贵重,玉符就越是精巧,而且等级也越高。玉符可以通过特殊的办法,和家族之中的某些东西联系起来,只要感知到玉符的动静,就可以猜到大致发生了什么事。

那一天,凤长悦从云虎手中夺来的,就是他的玉符。

玉符是每个人都极为看重的,一般只有生死关头才会捏碎,通常是绝对不会离身的。

而现在,这少年居然拿着容枫的玉符?

凤长悦挑了挑眉,其实这并不是容枫的玉符,而是容枫给她用来好联系的,而且还是容枫亲自从与自己的玉符同样的玉之上取来的。

其实这个说起来,还有一点渊源。

凤长悦在和容枫一起走出死寂森林的时候,容枫在路上就曾经无意间问过她玉符的问题,她并不是十分清楚,便说自己没有。

容枫十分吃惊,毕竟在他的想象中,凤长悦身份背景必定不凡,肯定出身世家大族,就算是莫名其妙出现在死寂森林,而且失去了所有的记忆,那也应该身上有自己的玉符,谁知凤长悦竟然没有,而且甚至连玉符的用处什么的都忘记了。

他便主动说,要用自己家族的玉来给凤长悦一块玉符。

凤长悦一开始并不想要,但是后来感觉这东西似乎的确挺重要,况且容枫极为坚持,并且解释了很久,说明了玉符在用玉石制作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印记,只会拥有它的拥有者的信息,她考虑再三,便接受了。

她看到那玉符的第一眼,便已经发觉那不是一般的玉石,晶莹剔透,呈现极淡的几乎看不出的绿色,极为莹润,而且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一般,充满了灵性的感觉。

她便多问了两句,容枫才有些骄傲的解释,说那玉还是他们家族曾经鼎盛时期留下来的极为珍贵的玉石,用来制作的玉符极有灵性。

其中,除了可以捏碎求生之外,当遇到危险的时候,玉符也会极有灵性的感知到,并且会立刻将消息传回。

只要玉符在之前已经注入了相关人的力量,就可以传递消息。

比如容枫的玉符之中,注入了自己的灵力,以及他父母和妹妹的力量,一旦他遇到危险,他们三人就会立刻感知到。

而且只要凤长悦愿意,后面她想要和谁保持联系,便可以使用这个方法。

这也是打动她的主要原因。

当然,最后容枫将东西给她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明了自己也注入了灵力。

凤长悦想了想,便也作为回馈,往他的玉符之中注入而来自己的力量。

这样,以后两人各自有危险,也可以相互知晓。

凤长悦知道这玉符是用极为特殊的材质所铸就,在整个容家,也只有最直系关系的人才能拥有。

在来之前,她就已经预料到了现在的场景,自然早已经做了准备。

不管怎样,在场的这些人,肯定是有识货的,那么肯定就有说服力了。

果然不出所料,她一拿出来,立刻就有人震惊了,只是那些人也只是远远地观望,看不仔细,只是看着那材质感觉像是极为不凡,所以也就直接猜测是容枫的了。

话一出口,众人都吃惊不已——要知道,玉符是何等重要的东西!容枫为了让众人信服,竟是将这个东西都交给了他!可见这少年的确深受容枫的信任啊!

不少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莫测起来,能让遭受这般打击磨难的容枫这般信任,这少年看起来,可是不好对付啊…。难道,他真有什么了不起之处?

就连云澜见到那玉符,也是顿时沉了脸色。

而上面的那三人看凤长悦居然拿出了这东西,自然也就不再要去什么。

“既然如此,你便先坐到容家的位置去吧!”

凤长悦拱了拱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多谢使者。”

她虽然对这些人无感,但是眼下这紧要关头,却是没有必要得罪这三个人。

毕竟,容家为的,就是今天的机会,而这三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看到凤长悦这样,便是想要挑拨关系的人,也只好暂时闭嘴,等着找到机会再出手。

凤长悦看向四周,这里虽然来到了龙山,但是这个地方,其实是在龙山的山脚处的,地势比较平缓,也很是宽阔。

中间是一个极为广阔的台子,看样子,是为了采矿大会的比赛设置,而上首则是有七个座位,显然是为了七郡的人准备的。

一般来说,这种小的地方,七郡的人是不可能全部派人来的,但是为了避免不公平,或者有人暗箱操作,也从来不会只有一个郡的人来。

可是即便如此,三个人也依然是有些少了。

因为龙山城已经太久没有出过像样的天才,自然也就越来越不受重视。

今天来的,便是天璇,天玑,以及天枢三郡的使者。而其中,左边的是天玑使者,右边是天枢使者,中间的天璇使者,因为天璇是七郡之中,实力最为强横的,是以总是在中间,虽然同样都是使者,但是另外两个郡的使者,在他面前还是略低了一头的。

而在两边,则是分别排列着两排椅子,整齐对应。

虽然这些椅子都一样,但是其实,每个家族坐在哪里,都是默认的。

毕竟像这样的地方,一个家族想要兴起或者一个家族面临衰落,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格局在段时间内都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于是那椅子的分布,最开始的时候,是按照家族的实力划分的。

而那个时候,容家还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家族。

这里以左为尊,所以虽然有两个第一位子,但是其实左边的那个,才是真正的第一。而右边的那个,才是云家的。

凤长悦来的路上已经听下面的人说了这件事,所以就一眼看向了那属于容家的首位的位置。

而后,她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因为那个椅子上,现在正有别的人坐着。

凤长悦也是觉得可笑,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容家的人还没死绝呢,这就已经正大光明的霸占容家的座位了?

连这东西都要抢,更何况牵涉到更大利益的晶石?

凤长悦已经可以猜到,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

她这人,其实不喜欢找人麻烦,但是当麻烦找上门来的时候,却也绝对不会畏惧!

众人随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都是一阵沉默,神色各异的看着她,都想看看,这个代表容家来的凤墨,面对被霸占的位置,到底会怎么做!

场上一片寂静,空气都似乎变得紧绷了不少,仿佛只要呼吸重一点,就会猛的爆发!

而下面的容家的众人,也是万分紧张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既愤慨恼怒,又紧张担忧。

愤慨恼怒的是云家的人居然这么不要脸,先前对他们诸多刁难也就罢了,这一次不仅将少爷逼入死寂森林,间接的害了整个容家,更是明目张胆的坐在了他们的位置上!

紧张担忧的是凤公子之前已经知道这左边第一的位置是属于他们的,云澜公然挑衅,霸占了他们的位置,那么凤公子到底会选择怎么做?

他是会选择直面云澜,挑明了说,还是会选择沉默,忍气吞声的坐到右边的那个原本属于云家的位置!

他们希望凤长悦能够狠狠的教训云澜,将容家的东西抢回来,但是他们自己也知道,现在的容家,其实就是强弩之末了,此时若是再花费精力去在这样的事情上折腾,只怕容家会雪上加霜,境况变得更加糟糕。

于是,在一群人的无声的注视之中,凤长悦忽然动了!

她竟是极为淡定的朝着云澜而去!

看到她的步伐,场上虽然还是一片安静,但是其实众人的内心,早已经沸腾起来!

他竟然选择了去挑战云澜!

这短短的一段路途,在众人看来,竟是那么漫长!

然而众人想象了许多场景,也没想到,凤长悦竟然只是走到云澜身前,十分平静的说道——

“这里不是你该坐的位置。”

众人死寂,都没想到凤长悦大胆到这个地步,居然直接上前去指责云澜!

而且语气平静,似乎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准确来说,是根本没有将身前面色阴沉的云澜放在眼里!

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神略微有些兴奋的看着。

云澜在凤长悦朝着自己走来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很是难看,没想到说出的话,更是毫不留情!

他的心里怒火焚烧,若非身边还有这么多人看着,他只怕早已经动手打了过去。但是想到之前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让那几个人不满了,现在自然是万千小心。

他坐在那里,上下打量了凤长悦一圈,冷哼一声:“这上面又没有写这到底是谁的位置,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坐错了?小子,我看你年纪轻轻,眼神就这么不好使,难道要老夫来帮你治治?”

这显然已经带上了威胁,可惜威胁这种东西,对凤长悦而言,根本不是事儿。

她忽然也笑了笑,只是这笑容极冷:“我看你年纪老了,脑子也不好使了,这是谁的位置,这么多年你都不知道?那上面那七个位置,也没刻着七郡的名字,你是不是也可以上去坐上一坐?”

嘶——

众人闻言,立刻倒吸一口冷气——这少年,未免也太初生牛犊不怕虎了吧!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他难道不怕惹恼了上面的那几位?

云澜也是再度被噎了一下,一时之间竟是想不出应付的话,而且再度被凤长悦将战火牵连到了上面的那几个人的身上,这话被听去,不知道又会怎么想他!

他心里一瞬间慌乱起来,想要抬头解释,但是转瞬又想到,自己分明还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就被对面这小子泼了脏水,若是现在他急着解释,看起来岂不是显得更加心虚?

若是他们认定他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那才是真的亏大了也冤大了!

感受着周围的视线,他心里几乎恨不得立刻将凤长悦杀了!

但是偏偏现在又不能动手!

他扶着椅子的手逐渐收紧,面色紧绷:“这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上面那是七郡的位置,老夫心怀敬意,崇敬尚且来不及,又怎么会去想着去霸占?但是下面的椅子,却足足有三十多个,又不是没有空余的位置,你怎么就这般争论不休?”

凤长悦挑眉,笑了:“我当然知道有空余的位置,但是这个地方,就是我的,容枫之前已经说了,这个位置,他们容家的人已经坐了几十年,怎么到了今天,就忽然被你坐了?我看你不是脑子有问题,更不是眼神有问题,你这是已经来不及想要尝尝这第一的位置了啊!”

“你!”

纵然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这样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说出来,还是像直接给了云澜一巴掌!

凤长悦说的没错,几十年的时间,容家都坐在这里,现在容家出事了,他就直接坐在了那里,这心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其实之前众人看到,也都有些诧异,还有一些不满,但是也都没说什么。

毕竟真正被占了位置的正主容家,都还没有说什么,他们更加没有说哈的立场了。

何况,他们本来都以为,容家这次肯定不来人了,谁知不仅来了人,还来了这么一个不好对付的!

“要么,你立刻腾出来位置,要么…。我看你是专门想来破坏这一次的采矿大会的吧?大家来这里,都是为了听从使者的新的安排,你却在这种事情上欺负容家,错了还不肯认错,莫非,你真的以为,这里只有你云家,只有你云澜才是第一?”

“你!牙尖嘴利!你胡说八道!”

云澜已经被凤长悦简单几句话气得要死,他实在是不明白,分明是这小子来挑衅,是他一直在说话,是他一直在就这个椅子的问题争论不休,怎么到了他嘴里,就变成了他云澜的错?

但是他被气得狠了,不敢随便出手,便只能在心里憋着一口气,难受的要死!

而上面的三人,则是都静默不语,似乎并不打算搀和这件事。

下面的人自然有他们的纷争,彼此之间的矛盾肯定是少不了的,但是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的,他们都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来不肯多管。

因为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只要有人,就肯定有利益的冲突,何况现在是晶石的纷争,他们见过不少更加厉害的争斗,也基本上不会去搀和,只会作壁上观。

所以现在,他们也没有什么想要搀和的想法。

他们要的,只是最后的结果,至于过程,实在不是什么问题。

云澜却不肯起身,若是被眼前这小子两句话骂了下来,他以后就不用在龙山城混了!

“你们差点迟到就算了,现在还让老夫让出位置给你们,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小子,你还年轻,可别忘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锋芒毕露的人,通常,死的都比较快。”

最后一句,赫然已经是狠厉的威胁。

凤长悦奇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上面曾经坐过许多容家的先辈,包括前几天刚刚战死的容枫的父亲,你在这…。真的不会心虚吗?我也劝你一句,世道好轮回,做的孽,终究会还的。”

青天白日的,那冷清森凉的语气,竟是生生的让云澜后背起了一身的冷汗。

凤长悦又往前一步,眉眼微弯,似乎在笑。

“比如,你杀了人家的父母,说不定,就报复到了你儿子身上…。”

“你放肆!”

这一句话顿时触动了云澜最后的那一根敏感神经,顿时怒火中烧,站起身来,一掌飞快退出!

众人尚且没听到凤长悦说什么,就看到云澜像是忽然受了什么刺激一眼,猛的站起身来,而后就忽然出手!

凤长悦眸光一闪,身影顿时消失!

而看到云澜动手,上面的三人也都是神色不虞,这采矿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他们三个人还都站在这里呢,居然就敢这么出手了!到底有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咔!”

中间的使者立刻右手一挥,一道灵力顿时飞出,和云澜的那一掌碰撞在一起!

云澜身体一颤,差点吐血,刚要破口大骂,抬头就看到上面几人难看的脸色,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而那冷冷的目光,更是像一盆冷水,猛的兜头而下!让他整个人都似乎如坠寒冰!

他、他刚才居然当着他们的面动手了?!

他立刻回过神来,脸色顿时一白。

“行了。有的事情,不要太过分。”

一句话,让云澜的心都凉了。

“去,坐到你该坐的位置。想要东西,也得有那个实力。”

云澜有些胆战心惊,虽然心中不甘,但是却也不敢再随便说什么做什么,只好咬牙,朝着右边的位置走去。

“做人,要知道本分。有的人,不是你可以招惹的,有的事儿,也不是你可以做的。”

冷清而慵懒的声音传来,云澜立刻回头,果然看到那红衣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那座位之前,目光嘲讽的看着他。

而后,衣裾一掀,翩然落座。

云澜胸口再次一堵,气的眼眶都红了。

这小子,欺人太甚!

这笔账,他一定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经历了这一场小小的变故,场上的众人再度改变了对凤长悦,连带着对整个容家的看法。

原来,在他们的想象中,容家肯定一蹶不振,而后不需要多久就彻底消亡,毕竟一个没什么天赋的容枫,带领一群伤残,怎么可能重振容家?

但是现在,看着那红衣少年从容霸气的模样,却是不得不开始怀疑这个猜想。

若是容家有这个人仰仗,那么说不定,还真的有机会翻盘!

一时间,场上风云变化,众人心思各异。

而心情最好的,自然是容家的人。

看到凤长悦不过几句话,就将云澜逼得离开了那位置,并且还被责怪了一顿,有火发不出,真是太爽了!

他们被云家欺负了太多次,终于又一次,扬眉吐气了!

而云澜此时的心情,自然是极为烦躁恼怒,其他的他都可是暂时忍耐,多久都没关系,但是方才那小子分明提到了他儿子!

擎儿昨天才出关,肯定不会是说他,那么,就肯定是在说虎儿了!

他之所以能说出这个话,最大的可能就是——虎儿的失踪,就和他有关系!

所以,他才会那么激动的猛然出手,被狠狠的坑了一把。

似乎觉察他的目光,对面的凤长悦忽然抬眼,黑曜石一般的眼眸静静的看了他一眼,而后,缓缓的笑了起来。

那笑容,却是让云澜心底一惊。

忍耐!一定要忍耐!

云澜几乎将椅子的扶手都捏碎,才抑制住自己的冲动。随即干脆眼不见为净,转过头去。

暂时先让你逞一时痛快!

经过了这个小波折,场上终于再度恢复了平津。

上首的人这时才缓缓开口——

“既然人都到了,那么采矿大会,这就开始吧——”

众人心神一凛,立刻集中精神看过去。

“龙山城有龙山,并且一直以龙山作为主要的采集点,但是一个地方的晶石,总是会有用完的一天,其实现在的龙山就是如此,所以,你们就必须寻找新的采集点。”

一番话说出来,顿时让众人呆了呆,而后才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纷纷变化。

龙山晶石已经快要枯竭?

他们需要找寻新的采集点?

也就是说,他们赖以生存的龙山,要彻底荒废了?

但是很快,他们就立刻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如果寻找新的地方,其实也是好事。

那意味着,若是有机会,在新采集的地方,他们就可以比以往多一些晶石了!

一时间,众人脸色纷呈。

凤长悦琢磨了这两句话之后,就猜到了什么,眸色微深,心中却是觉得,这真是一个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的机会。

她虽然不是很了解,但是根据容枫之前描述也知道,只有凌家的人可以探知到底哪里才有晶石,并且用特殊的办法才能采集,所以垄断极为厉害。

而现在他们要去找新的地方,那么或许这几个七郡来的人,就是为了寻找“劳动力”的!

这一次,只怕不会是简单的比赛了。

果然,紧接着,那人就继续说道——

“我们的人已经在北边发现了一处,所以这一次,选拔出五十个人去。至于每个家族的分量多少…。因为是新的地方,所以,就看你们自己能得到多少了。”

场上顿时一片安静。

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他们需要晶石,就必须派人去,至于多少,他们是全然不管的!

在这过程中,肯定会发生抢夺!

一场混战,即将到来!

只要一想想这个场景,就顿时让人心塞不已。

然而接下来的话,却是立刻让他们再度心情一变——

“而且,这一次的采集点,除了龙山城,还有其他的几个地方的人,也就是说,你们的对手,不止现在你们面前的这些人,而且最重要的是,那里,应该是有黄色晶石的,若是有可能,运气好了,找到更好的也说不定。”

一句话,顿时将众人的热情点燃!

居然是黄色晶石!

要知道,龙山里面,那么多的晶石,这么多年,也只不过有三次找到过黄晶石!

而那三次,争斗都格外惨烈!

这一次…。激烈可想而知!

但是利益驱使,让他们纵然担忧争斗,却又充满意欲。

若是能得到大量的黄色晶石,那么整个家族飞黄腾达,也是不在话下啊!

云澜的脸色也变了变,而后终于开口问道:“使者,不知那这一次的采矿大会比赛,胜出者会有什么样的奖励?”

不少人暗暗嗤笑,这是已经肯定云擎一定会赢了?

看来云擎真是给了云澜不小的希望啊。居然主动问这个问题。

上面那使者看了云澜一眼,却是没有责怪他。

“这一次的优胜者,我们自然有奖励,若是有天赋极好的,最终也是有机会被选走的。若是足够出色,能够进入凌家,那也算是你们的造化了。”

听到“凌家”二字不少人的眼睛都变亮了不少。

凤长悦看到这反应,却是再度刷新对凌家的认识。

当初在荆棘沙漠遇到的那几个凌家的人…。看起来可是没有那么崇高。

加上杨溯的原因,她始终无法对凌家产生好感,任何时候都仿佛带着审视的目光。

想到杨溯几人,她眉间微蹙。

她莫名其妙来到这里,只怕所有人都是没有想到,学院那边有长老们,她倒不是很担忧,只是怕他们一直担心,而杨溯几人,逃出凌家那个牢笼那么久,一直在外颠沛流离,而现在,她才明白原来这之间,其实不仅仅是距离长远的问题。

关键是,这一城四族好像是极为特殊的存在,所以无法直接进入,也无法和他们取得联系。

若是他们知道她已经到了凌家的地盘,不知会怎么样的反应。

她现在迫切的希望,能够有什么东西可以和外界联系起来,这样,也好让他们不要那么担心。也好让杨溯等人回来。当初承诺帮杨溯他们,自然会帮到底。

这一次正合了她的意,范围越广越好,这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了解这里,并且逐渐向凌家靠拢。

而看到凤长悦的眉头皱起来,云澜却是心中冷笑。

现在的容家几乎没有任何的战斗力,这五十个名额,都不一定能抢到一个呢。

就算去了一两个,也会面临无数的威胁,到时候,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一次,还真是个好机会。中间的范围实在是太过宽广,所以到时候,若是死了那么几个人,不也是很正常的?

而擎儿,正好也可以被选中,从此扬名立万!

“所以,今天就先派出各大家族的人,每个家族不限名额,想要挑战谁,便可以直接喊出名字。胜利的一方,等到第二轮,才可以被再次挑战。现在——开始吧!”

凤长悦挑了挑眉,这比赛方式,还真是别致。

有仇的有怨的,倒是都可以一决雌雄,好好的打上一场了。

片刻的安静之后,忽然一道洪亮的男人声音传来——

“我先来!”

而后,一道人影便旋转着落在了中间的巨大的擂台之上!

那男人身材精瘦,颧骨突出,一双三角眼看着,似乎总是带着一点阴鹜的光,让人十分不舒服。

“在下云威!在此挑战凤墨!”

现场忽然陷入了微妙的气氛之中。

凤墨现在算是容家的代理家主,身份是和这些坐在这里的人一样的,一般来说,在这坐着的人,都是最后各个家族相争的时候才,才会相互挑战的。

而现在,凤墨却被云家一个后辈挑战!

第一场打斗,凤墨就被人如此挑衅,这意图再明显不过!

看那男人的样子,分明没有将凤墨放在眼里。

众人都看向凤墨。

凤长悦脸上浮现淡淡的笑容,只是那双眼如同刀锋从那男人的身上扫过,顿时让他脊背一阵冰寒,心里不自觉的升起了一股恐惧之感。

他忽然有点后悔,为了让家主注意到他,就第一个跳出来,并且挑战了凤墨。但是此时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凤墨,你出来!”

凤长悦眉眼弯弯,眼角眉梢如同冷霜冰凉——

“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急着找死的人。既然如此…。我成全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