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7 慢着!

容枫被凤长悦这么自然的语气惊住了,只觉得一股热气迅速烧上脸颊。

然而片刻之后,他就迅速反应过来,凤墨这样,应该不是有别的心思,而是有他自己的理由。

那样光风霁月,洒脱随行的一个人,怎么会…。

他立刻低下头,眼神闪躲开来:“啊,好的。我、我这就脱。”

虽然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但是不知为何,容枫觉得脸更红了,简直无地自容。

凤长悦瞥了他一眼,问道:“你脸怎么有点红?”

容枫差点胸口一堵,喷出一口血来。

他连忙道:“我、我可能是因为刚刚修炼完,所以身上很热。”

凤长悦本来也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听到他这话之后,眼中闪过几分深色。

“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修炼这么慢?”

一句话,顿时将正神飞天外的容枫给拉了回来。

听到这句话,他的脸色顿时白了白。

若不是因为和凤墨相熟,并且绝对相信他的人品,他听到任何人将这句话,恐怕都会认为是在嘲笑自己。

因为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问。

修炼缓慢,常年困在一个境界,任凭再怎么努力,和别人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远…。

这还需要问愿意吗?这不过就是天赋不好罢了。

而他,其实一直羞于承认这一点。

或许是出于少年的热血和尊严,也或许是出于身为容家这一辈唯一的男人,他骨子里的那份骄傲和倔强,总之,容枫其实是十分不喜欢别人提到这个事情的。

每一次说道这个他都觉得,是在重新将自己的伤疤撕开。

以前不少人因为这样调侃甚至嘲笑他无能,是废柴,他没少和人发生争执。

后面年纪大了一点,不再那么莽撞,但是其实心里还是十分在意的。

而现在,可谓是他现在最亲近也最信任的人,凤墨,问他这个问题。

他除了最开始那一瞬间的僵硬和羞耻之外,在看到那双黑曜石一样干净内敛的眼神的时候,却忽然心绪一片宁静。

很多事情,在那一刻仿佛变得不再那么在意。

“因为我天赋不好…。其实在龙山城的少爷中,我这资质,其实说到底,就是个废柴。”

容枫苦笑一声:“是的,我就是废柴。如果我天赋能够好一些,实力好一些,那么我容家,或许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地步…。”

凤长悦眼皮跳了跳。

十七岁的九星灵皇,现在在说他自己是废柴。

她还没说自己是废柴呢,什么时候轮到别人了!?

“错!”

凤长悦打断他的话,上下打量了他一圈,道:“想当废柴,你还是不够格的。把衣服脱了,然后进到这里面。”

说着,凤长悦便随手取出了一个…。

浴盆!?

看着面前这个巨大的浴盆,容枫就是对她再信任,此时也是忍不住脸皮颤了颤。

这是要…干什么?

不过虽然好奇,但是容枫还是将自己的外袍解开来,里面很快只剩下了一身白色的里衣。

他的手放在领口,不知还要不要继续。

凤长悦看了他一眼:“不用脱了,站到这里面。”

容枫松了一口气,但是心中却还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徘徊,他也没在意,便身形一跃,进入了浴盆。

等他进入了浴盆,他才注意到这里面的不同之处。

“这、这是…。”

容枫有些奇怪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已经将自己淹没的深蓝色液体,不知凤长悦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凤长悦布下结界:“这是用来洗髓炼经的,你在这里面修炼,将这力量都吸收了,不仅可以完全恢复你的伤势,还可以增强筋骨的力量,并且扩宽经脉。总体而言,可以简单的提升一下天赋。”

“提升天赋!?”

容枫一下子抓住了重点,饶是他现在已经稳重了许多,但是听到这个词还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其实他倒是听说过这种说法,据传有的人可以根据每个人的特性不同,利用不同的药材,将自己身体的天赋提升一些。

但是这都是听来的,他自己根本没有见识过的。据传那种东西非常昂贵,只有极高品级的炼药师才能做到…。

凤墨怎么会…

容枫陡然睁大了眼睛:“你、你不会是炼药师吧?!”

凤长悦抬头看了他一眼:“是啊。怎么了?”

容枫只觉得心都是在颤抖:“那…你是哪个品级的?”

凤长悦却是勾唇一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必须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剩下三天时间,你可以在这里面带着,一直吸收这里面的能量,尽量争取提升自己的修为。这东西我已经给你了,只是能到哪一步…。就看你自己了。”

说完,竟是转身就离开。

容枫看着那潇洒至极离开的背影,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他叹了一口气,将纷乱的情绪安定下来,沉下心来,感受着这温养的液体里面,蕴含的强大能量,即使曾经听闻过,到了真正见识到了的时候,也依然十分惊奇。

这里面,分明是用了很多不同属性的药材提炼出来,而后融合,才形成了这样的东西。

里面所蕴含的力量,既温和又深厚,他一步进去,就感觉到自己周身都是被浓郁的力量包围了。

这种感觉,甚至比直接吸收黄晶石的时候还要舒服。

他终于完全静下心来,将那些能量引导进自己的身体。

当那些力量进入身体的一瞬间,他就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疯狂的涌进自己的骨血里面,那份温和的力量,并没有因为本身的温和而减少药效,所以反而见效越来越快。

这个过程其实并不那么美妙,因为这基本上相当于将一个人完全劈开,然而再重新组合的感觉。

自然,也是很疼的。

不过这对于现在的容枫而言,并不算是折磨。

想要变得更强,只能付出更多!

他要紧了牙关,面色早已经因为那突如其来的力量而僵持。

每当想要放弃的时候,容枫都告诫自己,再坚持一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容枫在这里吸收能量,凤长悦便懒散的听之任之了。

容枫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所以也往往十分准确,到了现在这个境地,更加会毫无怨言的坚持下去。

因为容枫很想赢!

他想要让容家起来,那么他自己的实力是很重要的,所以,此时凤长悦的出现,简直就是容枫的救命稻草!

而在这个时候,任何人都不知道,因为一个神秘少年的出现,新的格局,即将出现!

而在容家上下都为了这一次的采矿大会积极准备的时候,整个龙山城之中,也忽然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气氛之中。

这个诡异的缘由,正是容家。

因为所有人原本都以为在采矿大会之前,遭遇了那样的劫难的容家,肯定是起不来了,但是谁知,不过眨眼间,容枫居然活着回来了,而且一力承担了在外人看来,已经千疮百孔的容家!

不少人在惊讶之后,纷纷嘲笑。

容家底蕴的确是不错,所以这几年来情况下滑,但是却始终还在龙山城的众多家族里面占有一席之地,当然最重要的是,在采矿大会上,也总是绝不退让。

很多人已经觉察到容家的衰败,虽然面上不显,但是彼此心中却都是明镜儿一般。

他们本来都已经等着瓜分容家的那一份了,谁知道临了居然又生出了这样的变故!

不少人暗中咬牙,只觉得容枫现在,无非就是垂死挣扎,只想等着一个时机,彻底解决了容家才好。

而云家这边一直在查找云虎等人的消息,却始终都没有任何的痕迹。

云澜大发雷霆,但是也只能加派人手,到处搜寻。

而在这个过程中,云澜自然免不了怀疑其他人,而且他生性多疑,看谁都觉得是那人下的手。

为此,云家也和其他的家族发生了一些小的摩擦,彼此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的僵持。

这一切都像是一根线紧绷到了极限,等待着那猛的一拨——

轰!

在某个时刻,猛然炸开!

然而在此之前,表面上看去,都还是一派平静,便是诸多家族相互之间交流,也无非就是那些东西。

“云家的人未免也太欺负人了!云虎失踪,他们便恨不得将整个龙山城翻过来一遍!看任何人都像是看嫌疑犯!真是太可笑了!”

“哼,云家的人,不都是一贯的那个尿性!这几年,仗着家族出了个云擎,就变得越发的嚣张了,也不想想,万一云擎失利,他们要怎么办!得罪了这么多家族,到时候,还真有他们的好果子吃!”

“都消停消停吧!现在说什么不都是没用的?再说,那云擎的确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云家不捧着他,难道还将他藏着掖着?你们可是别忘了,采矿大会在即,那些人随即就会来的!若是云擎真被看山,那云家才是飞黄腾达了!”

说道云擎,众人都是一阵沉默。

半晌,忽然有人调笑:“有道理。这样的天才,放在我们家族,我可也底气硬气的多。只要别像是容家的那个小子就行了哈哈哈,晋级成为九星灵皇已经很久了,却迟迟未曾晋级灵宗,我看,可别是这辈子,都跨不过去这个坎儿了吧哈哈哈哈…。”

众人哄笑。

其实对很多人而言,并非是一定要自己站在最高的位置的,相反他们站在中间的地方,仰望上面的,眼红羡慕,鄙夷下面的,认为处处不如。

他们蝇营苟且,总是抱怨自己的境遇,眼红别人的成就。

眼界太窄,以至于终身都不可能逃出这个牢笼。

然而此时的他们,却是不知,一个人的出现,会彻底的打乱他们原来的计划!

于是,在这样看似平静的推移下,采矿大会的日子,终于到来!

凤长悦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在空气之中蔓延的兴奋的气息,整个龙山城,都变得极为不一样起来。

就连容家的气氛,也是在这一天,变得极为严肃认真而热切无比。

只是这一天,众人在院子里面都热切的等待着,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他们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毫不畏惧死亡。这一次容家不死,而且很明显,少爷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成长了不少。

加上凤长悦那一场的战斗,给众人极为深刻的印象,所以原本已经绝望的容家众人,反而又生出了无限希望。

虽然有些担心天枢郡的人的报复,但是此情此景,他们的境况,是不可能比现在更加糟糕了。与其如此,不如像是少爷所说——置之死地而后生!

只是,一群人等待了许久,却还是未曾见到容枫的身影出现。

距离采矿大会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外面的很多家族早已经出发前往龙山,然而少爷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不少人心里开始担忧了起来。

而这时,他们也才意识到,少爷已经三天没有出来过了!

少爷到底在干什么?

他们当然不会怀疑容枫会临阵脱逃,但是这样重要的日子,少爷怎么会忘记时间?

若是去的晚了,容家会被直接取消资格的!

他们已经做了这么多的准备,怎么偏偏到了这个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时间缓缓流逝,终于有人按捺不住的看向一旁的福伯。

“福伯,少爷怎么还没有出来?这时间…可是就快来不及了啊…”

“是啊,福伯。少爷是不可能会忘记今天要去做什么的吧?为何竟是还没有出来?”

“采矿大会上,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样的事端,可是咱们却不能连去都没有去啊!少爷他…难道有其他的事情在忙?”

福伯皱紧了眉头:“稍安勿躁。相信少爷便可。”

这一句话,直接让下面的人统统安静了下来。

是啊,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相信少爷了。

先前他那般辛苦决绝,是绝对不可能迟到的!

他们只要安心的等待!

然而其实福伯的内心,也是略微有些着急的。

他其实也是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隐约知道三天之前,凤公子曾经找过少爷,在那之后,少爷便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了,再也没有出来。

他先前不以为意,一直没有去打扰,但是却没想到,到了现在,少爷竟是还没有出来的迹象!

但是他却是不能表现出自己担忧疑虑的心思,眼下他唯有镇定下来,才能稳住大家的心。

他不断的安抚自己,少爷已经不是以前的少爷了,既然先前已经决定,在这一次的采矿大会之上,为容家讨回颜面,并且让那些人都知道,容家并不是人人可欺的,那么少爷肯定不会食言!

况且,凤公子那样的人物,即便是做了什么事情,肯定也是对少爷好。

只是,还是希望少爷可以尽快出来啊…。

而正在这时,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忽然出现。

众人眼睛都是一亮。

福伯连忙迎了上去:“凤公子。”

凤长悦一出来就已经觉察到气氛的不对,随即福伯那略微担忧而焦虑的眼神就映入眼帘。

“少爷还没有出来。”

福伯低声道,态度极为谨慎。

凤长悦一愣。

容枫还没有出来?

可是这个时辰…。采矿大会应该快开始了吧?

难道,他…。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心里骤然浮现一个想法,顿时挑了挑眉。

福伯忐忑问道:“凤公子,您看…少爷到底是为何还没有出来?我们也都不敢去打扰,您…您可知道这是为什么?若是再晚一会儿,只怕便真的赶不上采矿大会了…。”

凤长悦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福伯一眼,笑道:“不用担心,你们少爷好着呢。采矿大会…等等看吧。”

凤长悦都发话了,福伯自然不敢反驳,连忙应了退了下去。

下面的人听到凤长悦这样说,也都安心了不少,开始继续等待。

其实现在在容家,凤长悦说话的分量,真是一点都不比容枫低。

甚至因为知道这是少爷的救命恩人,加上之前亲眼看到凤长悦的战斗力,心里早已经万分崇敬。不仅仅将凤长悦看做是自己人,更是当做了现在容家的支柱。

凤长悦自己却是没在意,随后也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一直紧闭的房门之上。

她倒是没想到,容枫居然能借助这一次的机会…。

毕竟他之前身体受伤极为严重,虽然她帮忙治疗了,但是显然,容枫的身体恢复的极快。

这样的速度,按照一般的道理而言,其实不应当是容枫口中“平庸”的天赋所拥有的,需知恢复和自愈能力,也都是天赋的一部分。

一个人如果没有足够的天赋,基本上也不会这样快速的恢复。

难道…。从死寂森林里出来,容枫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

想到这个可能,她脑海里第一时间闪过了那个彩蛋,心灵忽然一动。

如果…真是因为那彩蛋…。而且容枫不过是揣在了身上几天,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效果?

她微微眯起眼睛,这个事情上面,还有很多其他可能,暂时也不能确定,这就是那彩蛋的功劳。

所以,还是先不去想了,将眼前的事情解决了,才是最紧急的。

她看了一眼天色,眸色也微沉。

如果真是如同料想的那般,那么只怕,今天容枫真的会迟到了…。

而实际上,凤长悦的猜想很快得到了证实。

又过了一段时间,众人的情绪再度变得焦躁起来。

这一次,就算是再怎么安慰,都不能安抚众人心中的担忧了。

“福伯,您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啥少爷真的不打算出来了吗?这采矿大会…。怎么办啊?”

“少爷到底子啊做什么?什么事情不能先缓一缓吗?采矿大会何等重要,少爷他比我们任何人都更加清楚,他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有出来?”

“福伯,不如…让凤公子进去看看吧?”

福伯心里也是无限纠结,他自己比任何人都希望少爷好好的,但是眼下,时间飞快的流逝,再等下去,就真的来不及了!

“我…。”

“不必等了。”凤长悦忽然淡淡开口,看向天空,“今天他的确需要一点时间,才能出来了。”

众人闻言,都是惊愕不已的看向她,而后,都是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天空。

天上有什么好看的…。

等待!

那是…。

有人眼尖,立刻发现了异常,当下就震惊当场,失声道:“那是什么!?”

随着他的惊呼,众人再仔细看去,果然看到天上正有乌云快速汇聚而来!

隐隐间,风雷之声大作!

所有人都惊呆了,呆呆的看着那越来越沉的乌云,在上方汇聚。

方才还是晴空万里,现在这是…。

天生异象,必定有事!

要么是高等级的灵宝或者武技出现,要么…。就是有强者要晋级了!

而那乌云,竟是汇聚到了他们的头顶!

不!准确而言,是在少爷的房间的上方!

这是…。少爷要晋级了?!

所有人都被自己心中这个大胆的猜想震在当场。

这、这怎么会…

少爷在九星灵皇已经困了一年多,一直没有晋级成功,甚至连一点点的迹象都没有,这他们都是知道的!

其实就连他们自己,对自家少爷的信心,都没有那么足了!

但是现在…。

咔嚓!

一道闪电,骤然在那阴云之中出现!光亮耀眼!

这一幕,映亮了无数人惊呆了的脸庞,也震撼了无数期待的心。

福伯震惊而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场景,身为灵宗的他,对这个自然是最清楚不过!

天劫!

少爷居然真的在晋级!

而且,看着那闪电还在不断的增大,少爷的潜力,竟是还非常不错!

这、这真是少爷引起的动静吗?

福伯不敢相信的看着,但是眼睛却舍不得眨一下,苍老浑浊的眼睛里面,那逐渐汇聚的闪电,在这一刻显得那么光辉无限!

他的心忽然涨满了激动的心情!满心的喜悦和兴奋,简直要溢出来!

少爷、少爷真的成功了!

而其他人,显然也已经确定了这个事情,都是瞪大了眼睛,震惊之后,便是狂喜!

容家真的有救了!

凤长悦眯起眼睛,看着那在阴云之中不断游走,迟迟不肯落下的闪电,觉得自己救了这容枫,好像真的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这真是一只潜力股。

福伯擦去眼角激动的泪水,不经意间看到一旁面色淡然的凤长悦,脑海之中忽然闪过方才那人奇怪的神色。

那时候,他说少爷可能真的无法按时出来…。

他早就知道了?

福伯忽然想到,这三天少爷没有出来,最后见到的人,也是他!

难道,是凤墨对少爷做了什么,让少爷成功突破了?

想了又想,福伯着实是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来解释少爷这么久没有突破,却在遇见凤墨以后,立刻晋级!

福伯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心里对凤长悦的感激越发的浓重。

而这时,那道凝聚已久的闪电,终于劈下!

咔嚓!

整片暗沉的天空,都似乎被这一道格外耀眼的闪电横批成两半!

而后,那闪电准确无误的落在了容枫的屋子上面!

轰!

整个房间顿时炸开!

无数的石块和尘土飞扬!

强大的冲击力,立刻形成了威力极大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即便容家的地面是用了极其坚硬的黑玉石铸就,此时也是在那力量的冲击之下,陡然龟裂!

无数裂缝,霎时间蔓延整个庭院!

所有人都立刻后退!同时用出全力抵挡!

虽然狼狈,但是却是无比的高兴!

少爷真的做到了!

他们容家,真的有希望了!

然而等那闪电落下,一切的动静都逐渐平息下来的时候,众人才忽然发觉,房间里面,从一开始到现在,竟是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不少人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这才想起,灵宗突破的时候,遭遇天阶,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死在了这一个门槛之山!

少爷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却忽然间就晋级,只怕身体并不在最佳状态,那么这天阶…对他而言只怕是更加的危险!

“少爷!”

福伯自然也是想到了这个问题,立刻惊呼出声。

但是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凤长悦看了一眼,道:“那么少爷还没那么容易死。”

福伯一愣,随即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的看着凤长悦:“凤公子,您这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们再不走,就真的赶不上采矿大会了。”

一句惊醒梦中人!

原本沉浸在容枫晋级灵宗消息之中的众人,这才猛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是啊!现在已经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们真的不能再拖了!

但是眼下,少爷正在晋级灵宗,说什么都是不可能立刻带他们去的!

但是在采矿大会之上,出现的基本都是各家家主,少爷若是去不了,那么他们去了也是白去啊!

可能,难道真的就此放弃这一次的机会吗?

容家这些年,越发的低调,不少势力一直在觊觎他们,但是因为容家的底蕴还在,老爷还在,所以那些人终究还是不敢随便行动。

但是这一次,老爷已经战死,而且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容家,是彻底的得罪了天枢郡!

在很多人看来,这已经是彻底的没有了任何出路!

这个时候,指不定多少人正在暗中盯着容家!随时等待着扑上来,将他们彻底的瓜分!

所以其实这一次的采矿大会,对于他们而言,格外重要!

他们需要这个机会,告诉所有人,容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但是眼下…。

福伯内心纠结成一团:少爷在突破,肯定是不能上去打扰的,而容家的生死,也全部都寄托在了这里!

况且,少爷遭受天阶,现在还不知到底情况如何!

凤长悦却是抬头看了一眼,那片乌云竟是没有散去的意思。

显然,还有第二道闪电,在等着容枫。

她嘴角微勾。

看来,等容枫醒来,可以好好的研究一番,他到底是如何这么快的恢复身体,并且成功从九星灵皇突破灵宗的。

而此时,除了她,众人心里,也都产生了和福伯一样的纠结。

这实在是一个太过为难的选择!

“福伯,我们到底怎么办?少爷正在这样紧要的关头…。”

“难道我们真的放弃采矿大会?”

“福伯,若是错失今天的机会,只怕之后的境况,会越发的糟糕啊!”

福伯当然知道这一点,毕竟只有通过采矿大会,才能决定未来一年的晶石,况且其实也是间接的重新排布各大家族,若是不去,便真的是雪上加霜。

但是现在,少爷的情况…。

“我去。”

散漫而带着一丝冷清的声音,突然响起。

所有人都吃惊的看向凤长悦——凤公子这是要做什么?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要去?他要代表容家去?

福伯一时愣住,但是转瞬就明白了凤长悦的意思:“凤公子,您的意思是,您要代替少爷…。”

“若是你们不愿意,那我也不强求。”凤长悦淡淡道。

“不不不!我们绝对没有不满意!我们高兴还来不及!您若是愿意,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笑话!

凤墨是什么水平?起码现在的容家,是没有人可以比拟他的战斗力的!

他若是能带领容家的人去,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至于凤墨有没有这个资格…。

他是少爷的救命恩人,是容家的恩人!若是连他都没有资格,那还有谁有资格!?

而且,凤墨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先去拖住那些人,等少爷成功晋级了,再赶去不迟!

这样看来,的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不少人的眼睛都是亮了起来。

不知为何,一想到凤公子要代表容家,就莫名的兴奋啊!

凤长悦自己倒是想的很纯粹,这个机会对容家很重要,那么自然不能随便放放弃。

不然,她之前做的那些努力,岂不是无法以最快的速度产生效果?

况且,她原本就是要求采矿大会的。

那么,不如就这样去,也正好可以更加正大光明。

这么一想,她便直接下了这个决定。

福伯看着她,而后极为郑重的躬身行礼——

“凤公子,我容家上下,对您感激不尽。日后若有驱使,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多谢凤公子!日后若有驱使,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身后的那些人,也忽然严肃了神色,无比恭谨的弯腰,声音如同重雷,砸落在心中。

“啊!”

然而正在这个时候,从那片废墟之中,忽然传出了一道极为凄厉的痛呼声!

众人纷纷心头一惊,连忙看去——那正是少爷的声音!

但是那声音,此时听起来,竟是格外的痛苦!

众人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少爷这么痛苦,不知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福伯的心也一下子揪成一团,他自然也经历过天阶,那时候的痛苦,至今仍然记忆尤深!

方才只顾着高兴,竟是忘了这一茬!

若是少爷承受不住这痛苦的折磨,那么岂不是一切都白费了!?

不能成功突破还是小事,若是少爷出了什么事…。

凤长悦定睛看了一眼,却是不像其他人那么担心。

因为容枫,不会是轻易愿意死的人。

虽然这动静看起来的确有些惊人,但是对凤长悦而言,却的确是大巫见小巫了。

她想起在死寂森林里,那个狼狈的少年,在面临绝对的死境的时候,那双充满了挣扎不甘和决然狠厉的眼睛。

有那样眼神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死在这里?

这是通往强者之路的一个毕竟的坎,他唯有自己过去,才能真正重生,成为他想要成为的那个样子。

起码,性命不为人要挟,命运不为人掌控。

其实当时,她愿意出手,那么干脆利索的出手帮忙,并且直接给了他丹药让他疗伤,除了那几个原因之外,其实还有一点——

她其实就是被他的那不甘和狠决打动了。

那个仿若受伤的小兽一样的眼神,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恨不得将自己完全警戒起来,不让任何人靠近的模样,像极了曾经的她。

所以,心念一动,便出手相助。

她确信自己不会看错人,所以现在也不是很在意。

“放心吧,你们少爷不会甘心死在这里的。容家的这么多事,他怎么可能愿意就这么咽气。”

凤长悦说完,便看向了那一群愣住的人,黛眉微挑——

“留下一半的人,在这里看守。剩余的人,即刻跟我前往龙山!”

她语调虽然冷清,声音也不大,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的耳边,继而像是石头一样砸落在心中!

那样的声音,平静而带着不可违逆的尊贵,那双墨瞳,波澜不惊而闪烁着神秘的光泽让人不自觉臣服。

“是!”

容枫只觉得自己已经被那力量完全撕裂,身体的每一处都在传来剧痛,让他难以忍受。

皮肤被割裂,血肉被撕扯,骨头被碾压…。

身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无数暴乱的力量在身体里面疯狂的流动,从那闪电之中传递到身体的能量,几乎让他整个人都爆裂开来!

耳中一片轰鸣,他几乎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最里面是黏腻无比的血液,那铁锈的气息,让即便已经看过凤长悦几次杀人的场景的容枫,都依然觉得浓郁血腥。

整个人都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

他甚至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死,还是活。

他想要就此安睡下去,只要一闭上眼睛,一切都会结束,这样的痛苦,就会立刻完全消失。

而他,更是可以无事一身轻,完全不必理会担忧那么多的事情。

但是心底却总是有个声音在不断的挣扎——

再坚持一会儿!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可以成功了!

但是那痛苦,实在是太难熬了!

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不堪,眼前的一切,都似乎已经虚幻起来。

其实,闭上眼睛休息一下,也没什么的吧?

毕竟,太痛苦了啊…

他现在承受的这些痛苦,和死去的父亲,昏迷的母亲,以及已经完全封闭起来的妹妹而言,和他们曾经遭受的痛苦想必,又有什么可比性?

他实在是太累了…。

然而就在闭上眼睛之前,眼角余光,却是忽然出现了一道挺拔纤细的背影!

那脊背挺直如松,仿佛永不弯折,那衣衫鲜明浓烈,像是火焰一样,将一切都燃烧的干干净净!

他的神智忽然清醒了一些,不知为何竟是忽然有了想要睁大眼睛,看清楚那人的冲动。

像是感觉到他的意图,那人忽然转过身来——

像是脑海之中出现过无数次的那样,只是简单的线条,便勾勒出那人无法言书的精致侧容,而一切都不及那双深沉莫测的眼眸,黑色暗沉如同夜幕,一丝光亮都没有,仿佛带着无尽的神秘力量。

他忽然清醒!

他要活下去!

……

而此时的龙山,自然已经是热闹万分。

龙山城之内,大约有三十几个家族,彼此之间关系微妙。

每一次的采矿大会,就是各个家族之间进行较量的时候。无论是明争还是暗斗,其中的交锋都十分激烈。

而每一次采矿大会的结果,也都会让城内的格局发生改变。

当然,除了彼此之间的争夺,他们还有一件极为关注的事情——就是想要借由采矿大会,将自己家最出色的子弟通通推出去,若是能够被那些从七郡之中来的人看上,那才是真正的一飞冲天!

容家就是因为他们家族在过去的百年时间里,不断的有人被选中。

即便有时候十年才会有一个,但是相对而言,这已经是极高的频率了。

这样的频率,足以保证容家在龙山城的地位。

但是,容家现在变成这样子,就是因为,他们已经三十年没有人被选中了。

而云家,却是在五年前被选出了一人。

相较而言,云家自然是不能和容家比较底蕴的,但是再好的底蕴,也经不起消耗。

容家迟迟没有天才出现,境况自然几乎一落千丈。

而云家则是趁热打铁,隐隐有超越容家的姿态。

这也是为什么,会出现一开始的那些纷争。

不过那些终究还是暗中的手段,起码表面上,现在大家看起来,倒还是一片和乐融融。

见了面之后,还是免不了寒暄。不知道的人,看到那脸上的神色,只怕都会以为这真是多年未见的挚友了。

但是其实,说不定那正在欢快的交谈的双方,在前一天还在相互下暗手。

其实平时倒是无所谓,但是在采矿大会之上,他们都是绝对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得。

他们到底还是能够掂量清楚,哪些人可以招惹,哪些人绝对不可以招惹的。

有的事情,暗中做多少次都无所谓,但是在这龙山,在采矿大会,还是安分一些比较好!

“咦,我说怎么感觉今天仿佛有些不一样,想了想才发现,竟是容家的人,还没来?”

相互寒暄落座了之后,终于有人按耐不住,试探的开口。

原本喧嚣热闹的人们,顿时陷入一片安静。

片刻之后,有人笑着接话:“还真是啊!若不是林兄提醒,老夫还真是没发现呢!”

有人点头:“这也真是稀奇了,往常容家都来的特别早,今年怎么……”

有人冷哼:“哼,也没有什么好好奇的,容家那情况,谁不知道?现在的容家,只怕是没有人可以来了吧?”

这话说的未免直白,但是却说的实话,还是众人都喜欢听的实话。

容家都这样了,岂不是一脚踩上去就能死?

“听说容家那小子没死?那容家,还是可以派他来的啊!哈哈,云家主,你怎么看?”

做在最靠前的云澜原本一直闭着眼睛,听到这一句,终于睁开眼睛,冷哼一声。

“我还能怎么看?无非落水狗罢了。”

落水狗,自然要痛打!

众人脸上的笑都微微一僵,没想到云澜竟然这般嚣张。

看来这一次,他们云家是对云擎充满信心了!

不少人气恼不已,但是又不敢撕破脸,只好纷纷附和。

“是啊,我看这时间都到了,不如,咱们还是开始吧?”

“没错,时间已到,容家没有人来,那么就当弃权!”

“使者,不如现在开始吧!”

广阔的广场上,中间一个巨大的擂台,周围坐着诸家,而最前面,却是正有三人一身黑衣,端坐在那里。

正是七郡派来的人!

中间的使者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时辰,便高高抬起手掌——

“既然如此,容家弃…。”

“慢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