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6 我让你脱衣服

“放肆!”

当先的人听到这话,脸色立刻气的涨红,破口大骂:“你放什么狗屁!知不知道你面前站着的是谁?居然也敢在爷…。在我们面前撒野!我看你是活的腻歪了吧!”

说着,还上下的打量着凤长悦。

这一看,却是呆愣了片刻,被那容色所摄,竟是一时失神。

方才一心想着怎么对付容家,尤其是容家那乖张又怎么都死不了的小子,却是没看到,眼前这突然冒出来的人,竟然有着这般的容貌。

这模样气质,可是比号称龙山城第一公子的容枫,更胜三分啊!

他们只觉得以前见过的那些所谓美人,在这一刻,都变成了庸脂俗粉。就算是清秀至极的容枫,站在他身边,也瞬间失色。

仿佛天地之间,就剩下了那一处色彩。

“哟,看不出来,竟还是个白净的…。嘿,这模样,可是比容大少爷还要艳丽三分啊!你们说,是不是!?”

“是!”

后面的人哄堂大笑。

容枫气的脸色青白交加,平时他就因为自己太过清秀的面容被人当做谈资,也有很多人拿这个开玩笑,但是他长大了一些之后,虽然气愤,却也没有再去专门找这些人的事。

他们怎么说他都可以,但是绝对不可能侮辱凤墨!

“你们!”

容枫双拳紧握,若不是凤长悦的手还挡在他身前,只怕他已经冲出去了。

凤长悦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是想死,我成全他们就好。死之前,总要让人说个痛快,不然他们专门跑过来,话还没说两句就死了,那多可怜。”

容枫看着那双黑色瞳仁里面泛着淡淡的冰冷光泽,心里的怒意一下子就消去了许多。

“好。都听你的。”

他随即压下心里的情绪,再次看向那些人。

而凤长悦的话,终于再次激起那些人的怒意。

方才他们被凤长悦的容色吸引,竟是一时忽略了她最开始的警告,而当凤长悦这一次清清淡淡的说要送他们死的时候,终于再度被掀起了怒火。

但是看到凤长悦气定神闲的模样,不知怎的就觉得有些心慌,仿佛面前站着的这个人,是他们无法匹敌的对手。

看这么有恃无恐的样子,加上容枫这两次都没有死…。难道就是因为这红衣少年?

一时间,他们也心中打鼓,不敢随便上前。

但是面子上,自然还是凶狠剽悍,绝对不表现出来怯场的。

“小子!我看你面生的很,只怕你不是这容家的人吧!你可知道,这容家,现在是整个龙山城,最破落的家族!而且招惹了天枢郡,他们今日不死,也很快会死无葬身之地!我奉劝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过骄傲,也别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呢,就替人出头了!这容家,是死定了的!你若是想活,现在就跟我们赔礼道歉,并且立刻离开容家!若是我们心情好了,或许还会放你一条生路!否则…。哼,容枫回到容家的事情,很快就会被天枢郡的人知道,到时候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天枢郡。

这个凤长悦之前已经听容枫讲过,就是那些将他带到死寂森林的人背后的势力。

凌家下面,一共有七个直属的势力,称之为七郡。

而天枢郡,就是掌管他们这里的。

容枫被他们带走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龙山城,所有人都以为容枫死定了,而且后来容家遭受劫难,竟是和天枢郡的人发生了冲突,导致容家死伤惨重,连个站出来主持大局的人都没有。

他们静默观察,其实心里已经蠢蠢欲动,甚至都想好了怎么争抢容家的那些东西。

谁知容枫没死,还带回来这么一个神秘而嚣张的少年。

眼下,他们根本摸不透对方到底是什么水平。

有可能,那少年是用了什么特殊的灵宝隐藏了自己的实力,也有可能,是那少年真的实力已经超过他们,所以他们才感知不到。

其实看到那张年轻的容颜,他们下意识的觉得是第一个理由,但是每每看到那双墨色眼睛里面的淡然和从容,都不得不再次掂量。

所以,便没有将话说死。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

从他们进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你后退一点,省的待会儿溅你一身血。”

凤长悦低声道,神色竟是轻松自如,仿佛根本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

不过,容枫自然是知道凤长悦的水平的,当下就点了点头,往后退了几步,看样子竟真的不打算插手。

虽然他现在的身体,也的确插不上什么手。

但是这样坦然放心的态度,还是让福伯等人吃了一惊。

有没有搞错?

对方可是云家的人!而且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就是云家的二少爷云虎!

来的人有十六个人,虽然不多,但是实力都不弱,包括云虎在内的四个人,都是灵宗!

这样的战斗力,凤墨这样子,竟像是要自己应付?

这怎么可能!?

福伯虽然心里对凤长悦的实力有了一定的预估,但是却也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大胆!

他略微有些忐忑的看向容枫,却见自家少爷脸上一片平静,仿佛根本就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凤墨说了一句话,少爷就真的乖乖的后退了!

福伯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以前少爷脾气易怒,偶尔也会顶撞老爷,一件事情自己只要认准了,就绝对不会改主意。可以说,脾气是非常倔强的。

但是现在,凤墨不过是就那么说了一句话!

少爷未免也太乖巧了吧!

福伯虽然知道这个词用着不是很合适,但是看到少爷眼中全然的信任,安定的气息,竟是一时之间想不出其他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现在的样子。

难道这凤墨,真的有那样的实力?

犹豫了片刻,福伯还是悄然走了过去,轻声问道:“少爷,等一会儿,要不要老奴…。”

福伯比了一个划脖子的动作,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想要趁机下手。

若是以前,按着容枫的脾性,是不屑于这样的见不得光,不够磊落的手段的,但是福伯心里觉得现在的少爷,应当改变了许多,那么,有些事情…。

“不必。他可以做到。”

容枫轻轻摇了摇头,声音低弱却坚定无比。

话语之中决然的信任,让福伯忍不住吃了一惊。

随后,他忍不住好奇,再度看向那个有些消瘦而挺直的背影。

“到底…。”

唰!

怀疑尚且徘徊心中,就见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红色的影子!

福伯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

速度…居然这么快!?

这样的身手,可以肯定凤墨肯定是一星灵宗以上的水平了!

而这一次动作,也让对面的人吓了一跳。

当看到眼前的人影消失的时候,云虎就心里忽然一惊,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他脊背忽然窜上一股凉意,下意识的回头!手中顿时挥出一道幻化成刀刃的灵力!

然而——却扑了个空!

嗤!

锋利的利器刺破血肉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刺耳,却又隐约带着一股子让人无法言说的痛快!

砰!

云虎皱着眉头,心中惶急的将临时拉到自己身前的替死鬼仍在一旁,随意的看了一眼,顿时瞪大了眼睛!

被他抓来的人,是跟着他一起来的一个九星灵皇,但是现在,却被对方一招秒杀!

身体之上,一个血洞汩汩流血不止,而他身上的灵力铠甲,甚至都已经召唤了出来,但是却依然毫无用处!身体上依然被毫不留情的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口!

这一招——摆明了是来要命的啊!

若非他反应快,这个时候,躺在地上悄无声息的就是他了!

云虎惊怒交加的抬头,却见那红衣少年,此时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看起来格外冰冷,仿佛杀神一般高不可攀,不容侵犯!

而他自己,也并未完全避免伤害,这一击虽然没有直接打中他,但是他却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肺腑遭受了重击,在方才的那一瞬,他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挤到了一起,强大的冲击力几乎让他整个人都几乎爆裂开来。

若非他躲避的及时,以及身上有灵宝护体,现在绝对不仅仅是这个局面!

他这才意识到,这一次,绝对是踢上铁板了!

云虎也不是那种纯粹的纨绔子弟,毫无大脑。所以他立刻下了一个决定——撤!

这个试探性的交手,已经足以证明,他绝对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就算是他联合下面的其他人,也难有胜算。就算是赢,只怕也是惨胜。

他清楚自己是来干什么的,所以绝对不会在这里无端端的赔上自己的性命!

大不了,今天的梁子就此结下,日后有机会再说!

他原本想着,容家半壁江山都已经倒塌,他只要随便来踩上一脚,就是那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到时候,想要什么东西,不都可以从容家尽情的拿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帮手!

他擦去唇角的血,恨声道:“你行!你很好!今天我记住你了!敢这么动手,你将来就给我等着!云家不会放过你!”

凤长悦挑眉,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这么简单而快速的决定要撤离了。

还算是有几分自知之明,不过可惜,她却不喜欢打架打到一半,杀人杀到半死!

既然动手了,当然还是要收回成本,否则那不是浪费感情?

云虎等人若是知道此时凤长悦心里想的是这个,只怕又是一口血喷出来。

“今天就到这,咱们改日,采矿大会再见!到时候,所有账,都一并清算!”

说着,竟是转身就要离开。

下面的人虽然不甘,但是既然主子发话了,那么自然也就跟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住了。

所有正在围观的容家的下人们都惊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云家的人不是来找麻烦的吗?这怎么才过了一招,就打算走了?毕竟,以前云家的人都要好好折腾一番才走的!上一次,更是趁着少爷势单力薄,将他逼入了死寂森林!如果不是少爷命大,现在早已经…。

而且正是因为这一次被逼入了死寂森林,容枫没有死,所以才会引来后面的一大串麻烦,造成了容家现在的这般情况。

所以,容家如今变成这样,云家算是罪魁祸首!

这样的血海深仇,容枫没有第一时间去上门报仇,已经是万分克制,此时对方打上门来,简直是要骑到他们头上撒尿!

这如何能忍!

容枫不打算忍,凤长悦也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

咔!

一道强横的力道突然劈下!正斩落在云虎等人转身准备离开的脚下!

黑色的无比坚硬的地面,都出现了深深的裂缝!

云虎心头一跳,转身眯起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

凤长悦勾起唇角,笑的极为纯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果真的让你走了,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云虎眼皮跳了跳,只觉得这话简直就是放屁,这就是红果果的嘲讽和威胁!

他咬了咬牙,心里无比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如果一开始那一击,他可以确定这红衣少年的实力不容小觑之后,那么这一下,更是让他心惊胆战,不敢随便作为。

容家虽然现在衰败了,但是这容家底蕴却还是不容小觑的。

这地面,他清楚,是用极为昂贵的黑玉石铸就,坚硬无比,传承几百年,虽然也曾遭受不少攻击,但是从来没有轻易产生这样的裂缝!

看那方才的样子,分明是轻松之极,那么那少年的实力,只怕还在猜想之山!

这里——不能久留!

云虎无比明白现在的情况,虽然心里已经快气炸,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红衣少年挡在这里,只怕他还真是没有办法顺利出去。

“那你想怎么样!?”

凤长悦想了想,不甚在意道:“那你跪下求饶,若是我心情好了,或许还会赏你一具全尸。”

这句话,当然就是方才云虎对她说的话,此时原话奉还,可谓干脆利索。

云虎当你心头火气:“你妄想!”双手紧攥,似乎压抑着无尽的怒气。

凤长悦却是眸色微变,不着痕迹的从他手腕上扫过。

“看来你不想这样做,那么…。早死早超生!”

话语未落,她身形一动,便猛地扑向了云虎!

她右手成爪,携带极大的力道,直奔云虎的手腕而去!

看样子,若是给她抓住了,只怕云虎的手腕会当场被斩断!

云虎心头一惊,没想到自己的动作这般隐秘,居然还能够被他发现!

他立刻身形暴退,示意身后的人上前挡住凤长悦的攻击!同时凝聚灵力,手指骤然用力!

嗤!

“啊!”

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个庭院。

仅仅是这声音,听着就让人分外的胆战心惊。

众人眼前一阵眼花缭乱,当看清眼前的一幕的时候,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原本还嚣张不已的云虎,这个时候竟是无比凄惨的躺在地上,哀嚎不止,蜷缩在地上,身体颤抖不已,抱着自己的双臂,眼神惊怒而恐惧。

而在他身前的不远处,正有一双手,静静的躺在地上。

看样子,是从手腕处直接切割掉的,而且因为动作极快,那双手飞出去之后,竟是还没有流出血来。

但是这样的场景,却是让人看得更加心神发颤。

云虎蜷缩在地上,身上传来的剧痛几乎让他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只知道——自己的双手没有了!

看着眼前不远处的自己的双手,他低低哀嚎着,想要将它捡回来,但是自己心里却也涌出了无尽的恐惧,以至于始终无法行动,只能那样倒在地上,绝望而凄厉的看着。

而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线红色。

他艰难的抬头看去,看到了一张极为动人的脸庞。

然而此时,他却只感觉到一阵阵的发冷,连带着心脏都在疯狂的跳动。

这个人,这个人是魔鬼!

他想要喊出声,却被凤长悦轻轻割裂了喉咙,只能发出嘶哑而模糊的声音。

而后,凤长悦手指一点,那双被割掉的手便彻底的粉碎。而同时,一个白色的东西,忽然飞到了凤长悦的手中。

看到这一幕,云虎眼里最后的一点希望的光,彻底熄灭。

他知道…。他居然知道…。

纵然经历过不少生死战斗,尤其是容家前两天才遭遇了最大的磨难,但是看到眼前的场景,不少人还是震惊了一瞬。

少爷带回来的这位…。手段也未免太过干脆了吧!

这样精准,而且面不改色,简直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死神啊!

剩下的人看到自家主子竟然被弄成了这般摸样,下意识的就想要跑。

凤长悦一脚狠狠的踩在地上!

一道银白色的冰河,忽然从她脚下生出!一路蔓延而去!

而后,迅速将那些人都尽数冻了起来!

场面顿时死寂。

冰焰之子在体内已经积累了太久太久,当初她的身体不过是接触了几颗冰焰之子,就差点身亡,而且还是在身体之内有天堂火的情况下才躲过一劫。

然而现在,这些人碰上堪称小雪山的冰焰之子,便只有一个死字!

而这冰河,当然也蔓延到了躺在地上的云虎身上。

于是,场上顿时出现了十几个冰雕。

凤长悦看着眼前的一幕,微微蹙眉。

其他人都如同鹌鹑一样,一片安静,同时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在看一个怪异的人。

他们并不知道,凤长悦皱眉,只是因为——

“小彩,冰焰之子虽然厉害,但是颜色太单调了,看惯了你,一时间竟是有点不适应。”

“……”

原本在金色手镯里面安静的待着的小彩,顿时兴奋的张开翅膀,那双彩色琉璃一样的眼睛,散发出无限瑰丽的眼睛。

凤长悦笑了笑,却忽然发现小彩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了一道银色的光芒。

银色?

就算是彩冰雀之王,身上也不过是最多的七种颜色,而其中,并没有银色啊。

她再仔细的看了看,那道银光却又消失不见。

而小彩却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听到凤长悦的夸奖,满心欢喜。

凤长悦忍不住一笑。

其实小彩也不过才一岁多罢了,按照正常的彩冰雀年纪,一百岁之上才能成为王者。现在的它看起来成长了不少,其实还是个孩子呢。

不过平时和小白斗气,才显得有些高冷了。

想到小白,凤长悦心中又是一沉,转眼看到那依旧趴在那里,安静的沉睡着的小白。

她心里忽然烦躁,神识退出,看到眼前的场景,眸色顿冷,而后,右手一道灵力挥出!

哗啦——

冰块碎裂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清脆。

凤长悦这一击,直接将那些冰雕都毁成了碎块,有的甚至化为齑粉。

云虎当然也在里面。

于是,就这样短短的时间,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云家来闹事儿的人,已经通通死绝。

而且,的确像是凤长悦所说——死无全尸。

凤长悦却忽然没有了兴致,转身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福伯在愣神之后,脸上的神情,渐渐的从震惊,变为了惊喜。

“少爷!原来凤公子真的实力超群啊!他居然能够以一己之力…。”

“这里的事情你去处理,另外,绝对不允许将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云家的人若是来问,就说人没来过。”

“是。”

福伯立刻应下。

他倒是不担心这个问题,剩下的三十几个人,都是云家最信任最忠诚的下属,他们在容家差点灭亡的时候都没有选择离开,现在有了希望,自然更加不会泄露这些消息。

毕竟,他们都知道,杀死了云虎,意味着什么。

但是对此,众人的脸上只写着一个字——

爽!

云家近些年,没少欺负他们容家,他们这些人,多少都是曾经受过云家的人的羞辱和欺凌的。

眼下,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次,他们自然不会引火烧身!

这一次,有了凤公子,说不定他们真的可以狠狠的给云家一个教训!

而另一边,容枫回了自己的屋子,想要尽快休养生息,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好应付九天之后的采矿大会。

但是每当一闭上眼,眼前就总是浮现出最后凤墨在将那些人杀了之后,转身离开的时候的神色。

那个样子的凤墨,很陌生。

虽然他和凤墨才认识几天,说不上了解。但是在他的印象中,或者说想象中,凤墨一直都是散漫的,慵懒的,亦正亦邪,自由随性。

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拦他,也不会影响到他。

但是方才那一刻,他却莫名的觉得,凤墨在那一瞬间的情绪,似乎不是很好。

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显得冷清沉郁。

他周身像是有一层看不见的结界,将他和这里的一切都分割开来。

想着想着,他竟也觉得烦躁了许多。

算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凤墨和他之间的关系,是最清楚明白的交易关系,虽然他心里无限感激凤墨,但是却也清楚,凤墨自己其实并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

他皱了皱眉头,再次闭上眼睛,调动体内的灵力,借助之前服下的凤长悦给的丹药的剩余药性,快速的恢复着身体。

……

凤长悦一回到自己的房间,就布下了一层结界。

而后,从黄金手镯之中,将那个小东西拿了出来,放到了眼前,仔细观察。

正是那个彩蛋。

之前在容枫手中的时候,她的心思都放在了感受那里面突然的动静上了,此时才有机会好好的观察。

这个彩蛋,比一般的蛋都大一点,她双手捧住才是正好。

颜色多彩,一眼看去,绚丽无比。

而她看了一会儿,就忽然发觉了一点——

这彩蛋之上的颜色,竟是九种!

她心里隐约有一种预感,这东西只怕真的不简单,或许是某种神兽或者超神兽的孩子也说不定。

这个猜想,也许是最靠近事实的。

可惜,小白现在昏迷,否则应该是可以辨认出来的。

她虽然对魔兽有一些了解,但是现在已经在西凌域,自然有很多东西都不了解。

不过虽然未知,但是她心里却并没有担忧或者不安。

也许是最开始触摸时候它曾经的动静,让她无法将它和危险联系起来。

只是这一次,她触摸了一会儿,却依然没有什么动静,便打算放弃。

或许,那一次是赶巧了?

然而,正在她的双手撤离的时候,却忽然又感觉到了那彩蛋的晃动。

这一次,它是在左右轻轻摇晃。

凤长悦眉间微蹙,再次将手放了上去——

停下了。

没错,那彩蛋在接触到她的一瞬间停了下来,而后从里到外都散发出淡淡的温热。

凤长悦挑眉,松手——摇晃了起来。

凤长悦再次抚摸上去——安详无比的停了下来。

……

凤长悦无语的看着这小东西,她算是明白了,合着这是这小东西在逗她玩儿呢!

摸几下就开心的安静不动,慢慢享受,不摸了就不开心的停下来,表示抗议……

凤长悦扶额。

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一股深深的傲娇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有一种在当保姆的感觉?

“哼!真是讨厌!”

娃娃原本正在雪山上滚着玩儿,觉察到动静,立刻警醒,当了解了事情之后,圆溜溜的大眼睛立刻鄙夷不已,小嘴一撇。

“这才刚来就敢抢娘亲,将来还不得反了天!”

凤长悦立刻抱有一丝希望的问道:“娃娃,那你知道这是什么?”

娃娃瞪大了眼睛,理直气壮道:“不知道啊!”

凤长悦:“……”

所以不知道这是什么,你也闹得那么欢腾…。是闹哪样…。

娃娃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吐了吐舌头:“反正,我知道它想要跟我抢娘亲!它不是个好蛋!”

凤长悦:“……娃娃,你去玩儿吧……”

娃娃立刻喜笑颜开:“嗯哪!娘亲真好!”

小彩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它觉得,自己一介彩冰雀之王,自从和小白以及娃娃在一起之后,真的将这辈子的白眼都翻完了……

凤长悦再次看向那彩蛋。

其实娃娃说的,还是有点用处的。

它说,这小东西想要抢她?

娃娃和她心有灵犀,虽然还小,但是对周围的一切都是很敏感的,尤其是涉及到她的问题,娃娃从来都十分清楚明白。

所以,它直觉这小东西的意图,应当便是*不离十了的。

可是…。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想抢她?

她才来西凌域,一切都是从头开始,怎么会和这东西扯上关系?

听容枫的描述,这小东西肯定是有着一定的威压的,否则不可能在死寂森林之中,让容枫安全无恙的出来。

而且之前分明是被容枫捡到,怎么是对她…。

感受到里面温热的力量,她心中一动,忽然注入了一丝灵力。

那彩蛋忽然再次摇晃起来,这一次,凤长悦莫名的可以感觉到,那是在开心的晃动。

咚。

那道声音,再度响起。

她隐约觉得,这小东西似乎是很渴望她的力量的温养一般。

就这么看了一会儿,她才将它重新收了起来。

那一丝力量被吸收之后,那彩蛋就再也没有动过,只是有温热的力量在里面不断的游走。

凤长悦觉得也许是在睡眠,也就听之任之了。

而后,她手心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玉符。

这是方才从云虎的手中拿来的,看那样子分明是想要捏碎这东西请求援助。

她之前也曾经对这种东西有过一点了解,像这样的大家族,都会有这样的东西,尤其是身份比较重要的人。一旦出了什么事,捏碎这玉符,便可以立刻将消息传回家族。

若是去的及时,还可以挽回性命,若是去的晚了,起码也可以留下一些信息,以便将来可以报仇。

她自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云虎得手。

她杀归杀,却暂时还不想惹上这个麻烦。

云家的帐,等采矿大会之上,再算不迟。

她虽然不惧,但是却也不能太过莽撞,杀一个人,就惹上一个麻烦。

那她基本上,寸步难行了。

之前的那些人其实也是,最后尸骨无存,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她甚至没有用任何属于自己的特殊的武技或者灵宝,例如射天箭之类的,就是为了不落痕迹。

这样,才能将一切主动权都掌控在自己手中。

容枫不必说,也已经是名白这个道理的,所以她并不担心。

眼下,先将银魂鬼火的力量完全吸收,而后,便是采矿大会!

她帮助容家,自然不是浪费时间,而是借由这一次的机会,好好了解一番,这所谓的西凌域,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而她的征途,也从这里重新开始!

而在云虎死的同时,云家也立刻炸开了锅!

云家的家族云澜原本正在修炼,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讯息之后,立刻清醒过来,睁开眼睛,满面惊怒。

“谁!竟然敢对我儿子下手!?”

里面的动静立刻让外面的人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家主,发生什么事了?”

云澜满面怒容:“去!立刻派人去查!二少爷今天去了哪里!?我突然和他失去了联系,想必是出了什么事。立刻去查!”

“是!”

二少爷居然和家主失去了联系?那岂不是…。八成就真的出事了?

下面的人不敢怠慢,立刻开始行动。

云澜目色阴沉,手掌缓缓紧握成拳。

采矿大会即将到来,看来有些人已经按捺不住了。

他们云家近些年风头正盛,难免被某些人盯上,容家落寞之后,便是他们能够一争这龙山城第一家族的位置,采矿大会在即,难免有些人眼红,想要暗中下手。

哼,都是些不入流的额手段,怪不得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不过就算这样,他们也是徒劳罢了。

这几天,擎儿就要出关了,到时候,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他们,真正登上第一家族的位置!

依照擎儿的天赋,这一次出关,势必会精进不少。到时候,别说晶石,别说这小小的龙山城,便是那七郡,他也是去得的!

若是有幸,能够被选拔进入凌家…。那才是真正辉煌的开始!

现在,那些人敢对虎儿下手,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毕竟,就连容家,都已经被他们逼到了这般地步!

想到这里,云澜眸光微闪,脸色稍霁:“容家那边,怎么样了?”

容家那个老不死的也死了,剩下了一个昏迷的妇人和一个不顶事儿的姑娘,便是下面的人,也都死的死,伤的伤,这样的容家,哼,这一次,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之前容家还有那老东西支撑,每年还会在采矿大会上争得一席之地,而这一次…。那东西,势必都会成为他们云家的囊中之物!

然而迟迟没有等到他想要听的话,云澜皱起眉头:“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难道容家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说是这样说,云澜的脸上却是浮现一分冷笑。

现在的容家,还真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家、家主…容、容枫他…回来了!”

啪!

云澜反手给了一巴掌,怒目圆睁——

“你胡说什么!?”

容枫怎么可能还活着?要是第一次活下来,那还是运气,第二次,他已经被天枢郡的人带走,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家主!是真的!容枫似乎在昨天就已经回来了,现在听说已经开始着手处理容家的事情了。好像…好像是想要将容家救回来…。”

云澜脸色逐渐变幻,最后一片阴沉。

“还真是命大…。不过,想要回来救容家,也得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

他那个毛头小子,又天赋一般,如何能将已经濒临死亡的容家救回来?真是痴人说梦!只怕那小子是好不容易逃出来,已经被那些人折磨疯了!

云澜虽然极为不爽,但是其实并未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容枫已经招惹了天枢郡的人,那么就不用他动手来解决了,后面天枢郡的人,肯定会用最残酷的手段,彻底杀了他的。

现在,还是先将虎儿找回来。

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敢动他云澜的儿子!

……

自从那天将云虎一行人杀了个干净以后,凤长悦就发现,好像整个容家的气氛,都变得不一样了。

下面虽然只剩下了三十几个人,而且不少受了伤的,但是整体的氛围好像变得轻快了一些。

她并不经常出门,偶尔出去看到一两个奴仆,都会被他们用极为崇敬而热烈的眼神看着。

当然,他们也都是极有大家族的涵养的,顶多看上一眼,便会立刻收回目光,忙自己的事情。

虽然没说,但是凤长悦大致还是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看来,杀了云虎,的确让他们的信心提升了许多。

她自己倒是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对这些目光也都平常对待,加上容枫应该是特意嘱咐,所以这几天倒也是十分清净。

她不知道的是,她在容家人的心目中,地位已经无比崇高。

他们都恨透了云家的人,但是之前,为了家族的大局,始终不曾和云家撕破脸,为此受了不少委屈和羞辱。

而今天,终于扬眉吐气,想到凤长悦当时一举将他们完全灭杀的场景,不少人都依然热血沸腾。

当然,对容家也开始再次燃起了希望。

他们留下来,原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却不想,如今少爷回来了,而且明显成长了不少,手段凌厉杀伐果决,赫然已经有了一家之主的风范。

而且,少爷也已经说了,这一次的采矿大会,容家依旧参加,到时候要让那些以为容家必死的人,通通打脸!

为此,整个容家的气氛都变得积极了起来,大家都暗暗的藏了一口气,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容枫自然也是没有闲下来,基本上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间,努力的恢复身体。

虽然有凤墨这个后盾,但是在他心里,其实很明白,只有他的实力强悍一些,才能真正的让容家东山再起。

否则,便是再来一百个凤墨,容家也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所以,他对自己的要求也提升了许多,每天都在努力的修炼。

只是,修炼这种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的来的,他的天赋比起一般人而言,可能算是不错,然而对比其他家族的少爷小姐们,实在是非常普通。

他今年十七岁,甚至连灵宗都不是。

其实容家不是没有可以强行提升的丹药或者其他的办法,但是容枫却不愿意去用。

他始终记得自己父亲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真正的强者,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出来的,就算是用一些手段,提升了实力,其实也不过是看看而已。甚至会影响到以后的水平,得不偿失。

所以,他虽然气恼过,烦躁过,却从来没有想过用什么其他手段。

再次让灵力绕着身体的经脉游走,感觉到那一股隐隐的阻塞感,他的心情再度低落下来。

还是不行。

想要成为灵宗,就真的这么难吗?

砰!

容枫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身下的地板上!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行!?

“距离大会还有三天,你打算就这样?”

熟悉的声音飘来,容枫心里一惊,立刻抬头看去,果真看到那个纤瘦挺直的身影。

只是现在,那人斜倚在门边,双手抱臂,似乎极为散漫。

阳光从外面照过来,让那张精致的脸容半明半暗,看不清神色。

他一下子语塞,在这样的淡淡的视线之下,竟是忽然羞愧了起来。

“我…我不是…。”

“脱衣服。”

“啊?!”

容枫骤然抬头,震惊的看着凤长悦,而后,竟是觉得耳朵一片火燎。

凤长悦看了一眼门外,似乎在说一件极为稀松平常的事情。

“快脱。”

------题外话------

哎哟嘿,我一看,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幅面孔呢黑。看等二月这,看偶肿么收拾乃们。

过一会,她们来了:要什么?

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sorry,Idon-tunderstand

她们又问:我问你要什么?

我说:sorry,I、Idon-tunderstand

她们笑:Wouldyoulikesomethingtoseesee?月票,鲜花or打赏?

我看了她们一眼:哼哼,评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