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5 彩蛋

“少爷,这位是……”

福伯奇怪的看了一眼,先是被凤长悦的容色震慑了一下,但是好歹心智不是容枫可比,很快恢复了过来,见容枫居然带着一个陌生人回来,自然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毕竟现在容家这个样子,几乎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怕现在,任何人和家族都是不愿意和容家扯上关系的,这个人这么跟着少爷回来了?而且一开口就是这样的决绝凌厉,底气十足,竟分明不将那些人放在眼里一般。

容枫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福伯,这位是我的救命恩人,凤墨。我就是被他救回来的,如果没有他,我现在只怕已经死无全尸了。”

“原来是容家的恩人!”

福伯闻言一惊,立刻便要冲着凤长悦跪下来:“方才真是失礼!”

还没有跪下来,便感觉到一股柔和的力量将他托了起来,他有些愣怔的抬头看去,却见那一身红衣明烈如火的少年,雌雄莫辩的脸容之上,浮现淡淡的散漫笑意。

“我救他是有条件的,你倒是不必跪。”

福伯一愣,大概是没有见过说话竟然如此直白的人,一上来居然就直接说明是有条件的。

这少年的性格还真是奇怪。

但是奇怪归奇怪,对于福伯而言,这根本不是重点。

他满眼含泪的顺势起来,颤声道:“虽然如此,但是还是要多谢您出手相助,否则,我们容家可能就真的就此绝后了啊!您救了少爷,便是救了我们整个容家啊!”

容枫在一旁,听到这话,原本心里的担忧就更加的严重,立刻便拉着福伯的手臂,皱紧眉头问道:“福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绝后?容家到底怎么了?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福伯闻言,老泪纵横,不断的摇头,只说到:“少爷!您就听老奴一句劝吧!现在立刻离开!您日后只要能安稳度日,也就是上天对容家最好的眷顾了!您不要追问,也不要回来!您快走吧!老奴求求您了!”

容枫闻言,已经猜到了什么,心里已经跌至谷底,但是面上却是十分冷静,只是死死的抓着福伯的手,语气清淡却不可违背:

“我不走。福伯,你今天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我心已决,既然是容家的人,那么就势必要为容家讨回公道!就像凤墨所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他目光从破损不堪的院子里扫过,看着福伯,轻声问道:“福伯,容家已经这样了,您让我如何能安心的走?”

福伯被他眼中的坚定好狠决镇住,一时间竟是不知说什么。

只是这一瞬他觉得,少爷似乎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

以前的少爷,性格多少是有些任性的,虽然心地善良但是实际上性格有些易怒,别人一旦撩拨两句,少爷便忍不住要和对方打起来,说白了就是沉不住气,但是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却像是一夜之间换了一个人一样,那双眼睛里的深沉,连他看了都觉得有些心惊。

他这才意识到,少爷真的不一样了。他的那些劝导,只怕也是真的不会有用了。

这样的少爷,虽然有些陌生,但是却奇异的让他心中安慰了许多,心疼了许多,却也骄傲了许多。

“少爷…。”

容枫深吸一口气:“走,先进去再说。”

福伯无奈,只好领着他们朝着里面走去。

“福伯,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容枫一边走,一边按捺住心中的情绪,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

福伯犹豫了片刻,叹了口气:“少爷,您有所不知。您三天前被带走之后,那些人其实留了几个人下来,非要抢了咱们的存库,而且…而且…。”

福伯的声音忽然艰涩,容枫心中猛地一跳,已经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

“而且…那些人还要老爷和夫人将小姐交出去…。那些天杀的!他们居然对小姐起了不轨之心!老爷和芙夫人可以将家族之中的珍藏都交出去,却是绝对不能将小姐交出去!所以最终,老爷和夫人最终还是和他们死斗了一场。那几个人虽然厉害,但是却也挡不住家族倾尽全力的攻击,最后都死了,但是…。但是…老爷却是当场战死,夫人也受了重伤,现在只是凭着丹药吊着最后一口气,一直昏迷不醒…”

容枫心中一阵绞痛:“那…。韶儿呢?”

他实在是怕听到自己不想听的答案,但是却又不得不问出来。

福伯叹气:“那些人见要挟不成,就打算强行将小姐抢走,但是还没有走出去,就被老爷和夫人堵住了出路,虽然没有…。但是小姐却亲眼看到老爷战死,并且最后死状凄惨,所以十分自责,最后被带回来的时候,精神已经有些恍惚,这几天一直在自己的房间呆着,不吃不喝,也不说话。整个人都几乎崩溃了。”

容枫闭了闭眼睛,好歹还活着,这已经算是这几天他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我先去看看母亲。”

福伯点头:“也好。方才老奴只是一心想着让您快走,却是忘了这一茬。只是现在夫人尚在昏迷,若是醒来能够看到您,肯定会十分高兴的。”

福伯没说,其实在容枫被带走之后,整个容家的人都以为他是必死无疑了,但是心中却又存着最后的一点希望,不愿和那些人撕破脸,生怕最后惹恼了他们杀了少爷,但是当他们动了心思想要抢走小姐的时候,他们终于决定不再忍耐,誓死一搏。

而那个时候,大家的心思也都是一样的,尤其是老爷和夫人,根本就是想着用自己的性命换来小姐的性命,少爷若是能够回来,那么就立刻让他离开不要再留在这里。

这样,也算是背水一战,为容家留下最后的血脉。

只是福伯是真的没想到,少爷居然真的可以回来,而且看样子虽然受了伤,但是却没有遭遇致命的攻击。

他心里当然是高兴的,但是现在的容家,却是个烫手山芋,也或者说,是一个天大的麻烦体,他回来,便意味着无尽的磨难。

但是当福伯看到容枫坚决的态度的时候,却是有了一点动摇。

他们之所以选择让容枫离开,就是担心他会因为冲动而丧命,但是现在,他却莫名的觉得,成长了许多的少爷,或许…。真的有办法?

福伯想着,也许是因为经历了生死,所以才会有这样惊人的变化的吧?

一边想着,几人已经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前。

而这一路上,甚至都没有见到几个仆人。

可见现在的容家,已经破落成了什么模样。

容枫深吸一口气,伸出一只手,放在了门上。

“客人到了,不请我喝杯茶吗?”

凤长悦忽然开口,容枫一愣,回头看去,却见到那少年嘴角从容淡然的笑容。

他心中一动,忽然又生出几分感激。

福伯也是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躬身道:“是老奴的错,怠慢了您,这边请——”

凤长悦随即跟在福伯身后,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容枫看着那少年挺拔颀长的背影,静默片刻,随即将一切情绪都收了起来,转身再度看向那门,而后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

而这一边,凤长悦跟在福伯身后,看似无意,却是已经将周围的地势都观察了个遍。

当然,也看到了四周破损的场景。

她这才有些理解,为什么容枫称自己的家族为“落寞”。

虽然只是走过了这一段路,但是却已经可以大致看出容家以前的确是有过繁荣时期的,占地不小,而且整个的建筑都透出一股大气恢弘的感觉。

但是,却也的确可以看出,现在的容家,的确已经落寞。

因为有很多细节,都已经无人顾及,或者说,也只剩下了这么个空壳看起来好看罢了。

加上之前激斗留下的痕迹,看起来也就更加的悲惨。

他们一路前行,最后走到了一处比较安静的处所。

“您请进,稍后片刻,老奴这就给您上茶。”

凤长悦点了点头,便进了屋子,随便坐了下来。

简单大量一番,也是可以看出,这里之前也应该是待客的地方,而且,看样子分明是贵客的接待地方。

整个的装饰,都低调而大气。

仅仅是她身下的这一把椅子,就镶嵌了一颗九级魔兽的魔核,十二颗八级魔兽的魔核。周围珍贵的材料更不必说。

而这里这样的椅子,不过是极为普通的一把。

她心中在瞬时间已经将许多事情都串联了起来,并且很快的认清了这里和之前的不同。

在这里,拥有这样底蕴的容家,却也未曾进入过那靠近凌家的那一个层面,可见,这里的资源和竞争是多么的强大。

而另一方面她也发现了这里的另一个特点——这里的灵力,特别充裕。

在死寂森林之中的时候,忙于战斗,而且体内残余的银魂鬼火的力量一直在不断的补充,所以感受不是十分清晰。

但是当走出去的时候,她就发觉空气之中的灵力浓度,是明显高于以前的地方的。

她几乎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个海绵,在不断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也怪不得这里的人修为都不弱了。

想起之前看到一城四族的描述的时候,以及曾经听到的一些了解,对这些地方都是讳莫如深,但是也都提到这里的人的实力,是明显更高的。

苍离晋级成为灵宗,已经是大陆公认的顶尖高手,然而在这里,她之前对付的那些人,却几乎有一半都是灵宗,而那个领头的男人,更是三星灵宗。

这样的人,却不过是一介奴仆,甚至还是被派出来当探路者的奴仆,可见地位之低。

而这些人,甚至还不是凌家的下人!

用脚趾头都可以想象到,凌家的实力和底蕴,究竟是何等厉害!

而阿夜…。却极有可能是在永恒之城的,那可能是一个比四族更加强悍的存在!

她忽然想起之前阿夜曾经说,等成为灵宗了再去找他,或许,已经是极为委婉的说辞。

她想要站在他身边,仅凭现在的实力,几乎是不可能的。

她甚至可以想象到,她这样的实力,和他在一起,肯定会给他带去无数非议甚至怀疑和质问。

她闭上眼睛,缓缓呼吸,让心中的情绪平复。

其实这一路,她始终都在努力的让自己变强,这份热切的心情,一直都是存在的,但是只有两次,尤为深刻。

第一次,是赤一那些人反对的时候,第二次,便是现在。

既然来到这里,就一定用最好的姿态,去和他相见。

如同她以前的承诺——我必定会站在你身边,让所有人知道,这个男人,是我的!

刚从门口进来的福伯,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就看到那坐在椅子上的红衣少年,闭着眼睛,周身都散发出难以攀附的清冷气息,他周身像是有一层看不到的结界,将他隔离开来,似乎只能仰望。

这一瞬间,他似乎忽然明白了什么,如果不是这样气场的人,只怕也没有那样的实力,可以将少爷从那些人的手中救回来吧?

他心中忽生敬畏,便停下了脚步。

而此时,那少年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忽然转头看来。

那一双静若深潭的眸子,在那一瞬让福伯有了一种被吸进漩涡的错觉,仿佛眼前的这个人,在这一瞬间,看透了他的所有想法,让人无所遁形。

福伯心神一凛,立刻收起了心思,抬脚进去:“打扰您了。”随即将茶水奉上。

凤长悦端起那茶杯,挑了挑眉:“怎么进来这么久,看到的人这么少?我不过是要一杯茶,也要你亲自去?”

福伯苦笑:“您有所不知,这段时间,容家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眼下我们是招惹了那些人,无数人都在等着看笑话,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等着那些人的报复。下面的仆人,就都遣散了,愿意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已经在容家待了一辈子的了,剩下的那些年轻的,我们也不愿拖累他们,便放任他们离开了,这原本也不必牵连那么多,我们容家的事情,自己担就是。”

一番话让凤长悦对这个福伯的印象倒是改观了一些。先前看他拼命要容枫离开,还以为是要倾尽全族之力保全容枫自己,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能做到这一步,这容家,倒也算是仁至义尽。

不过也很显然,他们都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了。

她呷了一口茶,却也不再说话。

福伯却是有些犹豫,看着凤长悦,想要开口却一直没有出声。

凤长悦抬眼看他:“有什么问题,问吧。”

福伯顿时窘迫了一瞬,没想到自己这么一把岁数,居然在这样一个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面前无所遁形。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这一次,凤长悦没有阻拦,只是眉色淡淡的看着。

这样子,显然是有事相求。

果然,福伯深深的磕了一个头,沉声道:“凤公子,您是少爷的恩人,自然就是整个容家的恩人,这份恩情,我们容家就算是倾尽全力也无法偿还。日后我们就算是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但是恕老奴,还有最后一个请求。”

凤长悦看了门外一眼轻轻淡淡道:“你想让我在关键时候,将容枫带走?”

福伯愣了一瞬,纵然已经知道这位看人心思的本事实在是不容小觑,但是也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一眼看出了他想要说的,随后便神色一凛,郑重道:“凤公子玲珑心思,老奴确实想要求您,保全少爷性命。”

“你就这么确信,你们容家,肯定会死?”

福伯艰难道:“您有所不知,如今的容家,的确已经没有力量去和那些人抗衡…。别说他们,便是这小小的龙山城,诸多小家族对容家也是多有觊觎和打压。之前容家好歹仗着底蕴可以撑住,显然遭此劫难,暗中不知多少人等着合适的时机,将容家彻底吞并。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唯一的希望,就只剩下了少爷。所以老奴不耻,想要厚着脸皮求您一次,到时候,请尽力保全少爷。”

凤长悦不语。

福伯深深的将头磕在地上,脊背佝偻。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容枫会不会同意,我可就不知道了。”

“什么?”

福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去,果然看到容枫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这里。

他一时激动,竟是疏忽大意,没有注意到容枫的靠近!

也不知,少爷他到底听到了多少…。

“少爷…。”

福伯忽然失去了言语,喉间堵塞。

“福伯,你起来吧。”容枫声音格外平静,仿佛没有听到那些话,随后走了进来,“我刚才已经看过母亲,她还在昏迷,但是我说话的时候,似乎有一些波动,你让看护的人多注意一些,一旦醒来,务必及时告诉我。”

“是,少爷。”福伯连忙起身,悄悄地将眼泪掩去。

“至于韶儿…。我方才也去看过她了,起码让她知道我没死,可以护她。不过父亲的死,对她的打击显然还是太大,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吧。”

福伯也连连点头。

“家族之中现在还剩下多少人?”

福伯迟疑了片刻:“除了老爷战死,夫人昏迷,家族之中的十位长老,也战死了五位,只剩下了五人,而且其中有两位都受伤比较严重,真正能够出来支撑大局的,便只剩下了三人。下面的仆人,想要走的都走了,还剩下三十几人,都是从小跟着容家的。说什么也不肯离开。除了留下几个人照顾小姐和夫人,剩下的人都集中起来了。若是有人来犯,拼死也可一战。”

容枫点点头,脸色变得凝重了一些。

事情比他想象的好一些,起码母亲还在,韶儿也还完好。

他想了想,道:“你下去告诉他们,我已经回来,必定会尽我全力,保住家族。他们今日不弃,这份情谊,我会一直记在心里。另外,我记得,龙山最近又到了采矿的时候了吧?”

福伯心神一紧:“是,再有十天。”

“你先让他们好好修养,还有什么补养的丹药,也都发下去,让他们尽力提升实力。”

“少爷,您这是…您难道还打算去参加采矿大会?”

容枫抬眼静静的看了他一眼:“为什么不?往年都去了,今年自然也要去。而且这几年,因为容家越发的落寞,有一些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骑到我们头上来了。加上这一次的事情,只怕已经有不少人都在打算怎么瓜分我们的东西了。若是不去,岂不是将自己彻底困死?所以这一次,必须要去!”

福伯皱起眉头,他当然也知道这道理,只是眼下容家的情况,他们如何取去得?就算是去了,这样的实力,只怕也是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而少爷到时候,必定还会遭受更多人的嘲笑。

“少爷,采矿大会向来危险重重,咱们现在这样子,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境地会更糟糕啊!”

福伯想着,少爷今年不过才十七岁,之前都是老爷主持大局,那些人就算是对容家再多说辞,但是有老爷镇场,好歹还有一份颜面。而少爷之前虽然去过几次,但是从未挑此大梁,这猛的一去…。

“早些年我也看过,父亲早有意愿将这件事情交给我,只是我一直推诿,才始终没有达成。但是现在,父亲战死,容家唯有我可以站出来,那么自然是义不容辞。福伯,你放心,无论如何,情况不会比现在更加糟糕。而且那些想要杀死我的人,都已经尸骨无存,那些人很快就会追查过来,我们只有快速的提升实力,并且趁此机会,脱离他们的掌控,才有可能活下来。”

“什么?那些人都死了?”

福伯听到这一句话,顿时惊呆。

那些人足足有二十几个人,并且是将少爷带入死寂森林,应该是没有别的人帮助少爷的,他原本以为,是少爷自己逃了出来,现在看来,却不是这样!

“少爷,他们是怎么死的?您是…。”

“被凤墨杀死的。”

容枫说的云淡风轻,但是福伯听得却是心头一颤,随即不可置信的看向凤长悦。

这个红衣少年,杀了那二十多个人,将少爷救回来的?

他才多大?!

要知道,那些人之中,足足十一个灵宗!甚至其中还有一个是三星灵宗!

这少年居然能够以一己之力,灭杀了他们全部?

看到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不过凤长悦对于这样的视线已经习惯,所以并不觉得怎样。虽然这其中比较波折,但是结果已经定了,其他都无所谓。

容枫显然也不想浪费口舌解释,只是说道:“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的确是凤墨救了我。”

“去吧,现在容家唯一的出路,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容枫语气虽淡,却不容违逆,福伯愣了一愣,忽然觉得少爷变化真的很大,这一次的经历,的确让他成长了许多。当下便应了,随即离开。

“看来这一次的事情,你学会了不少。”

凤长悦握着茶杯,呷了一口茶,似笑非笑。

容枫转头,看到那墨色眼眸里似有非有的笑意,忽然心一跳,而后便转移了视线,便看到那双握着茶杯的手,竟是分外的白皙纤细,一点也不像是男人的手。

凤长悦觉察到他的视线,目光微凝。

容枫立刻收回视线,倒是没有多想,坦白道:“你别介意,我只是在想,这么一双白净的手,却有着最为凌厉的手段。”

凤长悦唇角微勾。

“以后你会知道,很多东西都是这样,你看到的,未必是真实的。”

容枫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对凤墨有一种莫名的信任,这种信任还不仅仅是出于他的救命之恩,反而是有一些更深处的东西。

看着散漫从容的凤墨,忍不住想,这样的人,终究还是有着非同一般的魅力。

他只是站在那里,便好像发光体一样,吸引着人们去追逐。

他下意识的觉得,这样的人物,是不会有兴趣耍什么小心思的。

虽然他自己将自己的条件列的清清楚楚,但是容枫总觉得,这样的人,反而比很多所谓的好人要坦荡可信任的多。

容枫尚未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其实已经将凤长悦当做了自己心中的一个标杆。

忽然想到了什么,容枫解释道:“哦对了,我刚才说的采矿,你还记得这是什么意思吗?”

凤长悦摇摇头,不过心里却已经想到,应当是和那所谓的晶石有关的,而且这显然影响到各个家族,对于他们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

“是这样的。我们这里称为龙山城,其实就是因为这里有个龙山,而龙山里面,其实就蕴藏着晶石,那是我们这里,唯一的采集点。当然,那也是凌家的人控制的。”

“每年的这个时候,各个家族都会汇聚到龙山,然而依据家族的实力,分配晶石。而这个等级的划分,就是靠各个家族之中的强者的较量。家族之中,厉害的人越多,得到的晶石就越多,甚至有天赋极好的年轻人,会被选拔,有机会进入凌家。一旦有人可以进入凌家,那就是真正的一飞冲天,连带着整个家族都可以繁荣起来了。”

“所以这采矿大会,其实就是各大家族之间的较量。那些凌家的人,会根据自己的判断,进行抉择。”

“当晋级成为灵宗之后,其实修炼者的提升就会变得很慢,有的几年也未必可以提升一个星级,因为需要的能量实在是很大。但是有了晶石就不一样了,晶石之中蕴含的强大的能量,在吸收之后,可以飞快的提升修炼者的实力,所以,晶石的地位才会这样高。而采矿大会,也因此而格外的惨烈。”

凤长悦了然的点头。

原来如此。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这个道理,放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想必原来容家占了一份,所以其他的家族想要彻底将他们整死,这样就可以分到更多了。

也怪不得福伯不同意,现在这样的容家去了,根本就是一块肥肉,众人只怕都恨不得上来抢,分分钟就瓜分完了。

不过也可以看出来,容枫的确是打算破釜沉舟了。

他这是打算借此机会,杀鸡儆猴的吧。

凤长悦笑了笑。

“之前救你的那一命,你告诉我的这些,就当抵了。如果你还想要我出手,就要想出其他的东西来。我满意了,或许会帮你。”

容枫有些发蒙的看着她,一时间竟是没反应过来。

片刻之后,他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那样重要的救命之恩,居然、居然就这么抵消了?

凤长悦挑眉:“你没听懂?”

“听、听懂了…。”只是不太相信…

容枫心里着实是有些震撼的,因为在他看来,救命的恩情,就是要他用命偿还,终生为仆,那也是值得的,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怨念。

而且之前凤墨说的那么认真,强调了好几次,他一直以为…。

却没先到,如今他居然要这样抵消了?

这未免也太开玩笑了吧!

容枫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清秀至极的脸容纠结到了一起:“只是…只是我觉得,这对你太亏了…。”

“我自有我的衡量标准。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还是想想,怎么用其他的东西,劝动我帮你吧。”

容枫敢这样做,其实一方面是因为的确心境大变,家族遭此劫难,受尽屈辱,危险重重,如果横也是死,竖也是死,那么还不如死的好看一点,何况死地之中,往往存留一线生机,就看能不能把握了。另一方面,他显然是想要请她帮忙的。否则就真是牛犊子一样有勇无谋了。

“我、我…”

容枫实在是觉得难以置信,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出手救人,却轻松抵消?

是不在意,还是有所图谋,还是…。太自信,所以完全不在意?

容枫觉得,最后一种的可能性最大。

虽然当时,他能感觉到,对方的那个人,气势比凤墨还要强上一点,但是最后胜利的,却依然是凤墨。

而且他分明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仿佛杀死一个三星灵宗,就像是杀死了一条狗一样的普通。

这样的人,要么是隐藏了实力所以毫无畏惧,要么…。内心强大手段狠决至极!

虽然不太理解,但是既然对方已经这么说了,容枫也不再纠结,这份恩情,他知道自己是还不清的,那就慢慢还好了。

想了想,他忽然起身,布下了一层结界,而后转身,分外严肃的看向凤长悦。

来了。

凤长悦心中一动,看向容枫,等着他说话。

“我容家之前已经被洗劫一空,现在,没有什么东西有这样的价值,可以让你帮忙,而我也不能保证,一定可以借由这一次翻身,空许诺给你看不见的约定。但是我想,你或许会对一样东西感兴趣,就是——我为什么可以从死寂森林里面走出来并且活下来。”

凤长悦挑眉,似乎并不意外他会说这个。

容枫眼皮一跳,这才知道自己的心思,在凤墨面前根本就是白搭。

他之前说自己的脖子上被什么东西抓了,所以才可以活下来,这个说辞他以为凤墨会相信,其实还有一点,他是没有说出来的。

但是凤墨的样子却一点都不吃惊。

他面上忽然有点涨红。

“其实,我之前告诉你的,也是真话,我脖子上,的确是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了,而后出来没有死。但是还有一点…。我其实是在捡到了一个东西之后,才忽然被抓伤的,但是在攻击我之后,我其实就昏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居然逃过了一劫。而且,当我醒来之后,对死寂森林就忽然了解了许多——我是说,我好像能凭着直觉,走出来。”

“所以我想,我之所以会没有死,大概,也有那东西的功劳。你看——”

说着,他便从自己手上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蛋?

凤长悦看着眼前这个像是鸵鸟蛋一样的彩蛋,眼皮不受控制的跳了跳。

这个东西…。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也是无意间看到的,我当时想,在死寂森林里出现的东西,可能本身就不简单,所以就揣在了身上。不过自从我捡到它,就一直没有产生什么动静。不知,你可能看出这是什么?”

容枫说着,将彩蛋递给了凤长悦。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你能够活着,就是因为它,而且这东西的价值,只怕远远超乎想象…。即便如此,你确定,要将这个给我?”

凤长悦并没有伸出手,心里虽然猜到几分,但是其实并不热切。反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容枫。

容枫神色异常认真:“是的,我确定,将它给你。因为我认为,我的命,比它更值钱。”

凤长悦忽然笑了。

“孺子可教。”

她伸出手,摸向那彩蛋。

然而,当她的手触碰到那彩蛋的时候,那原本安静的彩蛋,却是忽然一颤!

凤长悦眉心一动,容枫更是睁大了眼睛:“它动了!”

这东西,他揣在身上这几天,一直没有任何气息,否则也不会隐藏的那么好,一直没有被人发现了!

但是现在凤墨不过是摸了一下,它居然就动了!?

容枫紧紧盯着那彩蛋,心里忽然涌起了一阵激动。

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好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看到这一幕,他还是有些惊奇和兴奋。

咚。

忽然一声轻轻的敲动声,在凤长悦的心底响起。

她抬眼看了容枫一眼,见他没有异色,才确信的确是只有自己听到了那个声音。

她的手轻轻抚在上面,隐约可以感觉到,似乎有一股热热的能量,在里面流淌。

咚。

这一次,比之前更加清晰了一些。

她心里忽然跳出来一个想法,这个声音…好像心跳。

咚。

她的心,似乎也跟着一颤。

而后,那彩蛋便不再发出声音,也失去了所有的动静,恢复了一开始的样子。

容枫还等着发生什么事情呢,这一看,当即就懵了一下。

怎么又不动了?

凤长悦却是淡定的很,将那彩蛋捧起来,放在手心。

这一次,依然还是没有动静,而且里面的热热的感觉,也减弱了一些。

不过她可以确定,容枫是感觉不到这里面的,否则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不客气的将彩蛋收了起来:“这东西物超所值,这一次,我就帮你到底,送佛送到西!”

…。

虽然两人回来的时候,已经尽量隐匿,但是容枫回来的消息,还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的传遍了整个龙山城。

不少家族势力都闻风而动,虎视眈眈。

当然,他们还是很好奇容枫是怎么从那些人的手中逃出来的,而且还是从死寂森林!

如果说,第一次容枫从死寂森林里出来,并且活了下来,众人是好奇,现在,就已经到了一种诡异的感觉了。

这容枫年纪不大,而且身为容家唯一的少爷,平素虽然不嚣张跋扈,但是因为自己的天赋一般,加上长了一张比女人还清秀的面容,明里暗里没少被人当做谈资。

而容枫本身也因为这个原因,性格有些怪异,甚至有些阴晴不定而且易怒。

他停留在九星灵皇已经一年了,迟迟没有晋级,也被很多人当做笑话来看。

之前还有赌局猜测容枫三十岁之前,能不能突破灵宗的。

这些事情,容枫都是知道的,但是因为容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所以大多都没有发作。

于是,众人气焰越发嚣张。

很多人都说,容家很久没有出过这样的窝囊废了。

但是现在,就是这样一个人,不仅连续两次从死寂森林里活着逃出来,而且还都是在遭遇围攻的危机情况下,活了下来。

这不得不让人怀疑,他身上有什么秘密了。

最关键的是,后来的那些人,别说容家,就是整个龙山城都惹不起的。

容枫逃出来了,意味着什么?

这可是红果果的打脸!

更有人开始揣测,容枫回来了,那么…那些人呢?

一时间,人心浮动。

加上采矿大会的临近,不少人都开始再次打起了主意。

容家已经衰败,容家唯一的支柱已经战死,剩下的人,死的死,伤的伤,走的走。

这样的容家,势必要死了。

那么,他们的那一份晶石……就成了众人觊觎的对象。

很多人都想要就此霸占容家,这样不必等到采矿大会,就已经提前将晶石拿到了手中。

但是彼此之间,也都知道各自的心思,所以一时之间,大家便都选择了观望。

然而在容枫回到容家的第二天,就有人按捺不住,欺上门去!

“少爷!少爷!云家的人又来了!”

随着一声东西砸落在地的声音,下人喊着冲了进来。

正在休养的容枫闻言,豁然睁开眼睛,眼睛里全然的杀意!

云家!

他们竟然还敢来!

容枫猛然起身,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来得好!今天来了,就让他们,彻底的留下来!”

走出门,却发现已经有一道熟悉的身影。

凤长悦回头看了他一眼:“看来,这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既然已经收了东西,那还是做点什么的好。

凤长悦随即看向那站在大门口的一行凶神恶煞的人,神色懒散,眸光却如同刀锋锋锐。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挡住爷爷们的路!?”

那些人看到出来的是一个不认识的人,而且是个长相极为俊美雅致的少年,当下就不放在心上,说话也极为不客气。

听到凤墨如此受辱,容枫只觉得心头火气顿起,立刻走上前去,就要开打。

凤长悦忽然伸出手,挡在他面前。

他惊愕看去,却见那人眉眼弯弯,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仿佛盛了璀璨光辉。却又像冰冷的画面,映透月光。

“说得好。毕竟,我爷爷,早就死了。不如,送诸位一起去相聚?”

------题外话------

当我少更,一片哀洪。

当我万更,寂静无声。

我悲伤的问苍天:肿么办!

苍天:断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