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4 杀人偿命!

“我、我叫容枫…。谢谢你出手相助。”

容枫看着眼前已经一片平静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场景,心中说不震撼是不可能的。

如果不是这一片狼藉,谁能想象到,在片刻之前,这里还有着二十几个人在追杀着他,并且真的差点要了他的命。

而现在,那些人都死了,他却还活着。

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神秘的少年。

只是凤墨却似乎不甚在意,挑了挑眉道:“不用谢,我说了,我救你是有条件的。”

容枫却摇摇头,坚持道:“即便如此,也是因为你的出现,并且出手相助,我才能活下来。这份恩情,我会一直铭记在心的!”

凤墨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随你。”

容枫此时狼狈的瘫坐在地,因为身上的多处骨折,已经无法自己站立起来。在和凤墨说完话之后,他就尝试着想要站起来,最后却只能感受到身体更加剧烈的疼痛。

感觉到那少年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不知为何,不想在他面前显得自己很无能,便拼命的咬牙想要起来,但是只是改变一下姿态,就已经消耗了他剩余的所有力气,而且他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之内,那断裂的骨头,似乎也因为这样勉强的用力而有些错位,导致更加深入骨髓的疼痛。

砰。

他刚刚起来了一点,却因为后劲不足而再次倒在地上。

这一次,他的脸色不知为何竟是有些涨红,心里也有些羞恼。

然而正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那少年却忽然轻笑一声。

“你身上十三处骨折,其中还有四个地方是粉碎性的骨折,内脏受伤也极为严重,站不起来也是正常。不必勉强。”

容枫的脸色顿时更红,有一种自己的小心思被抓包的窘迫感。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凤墨忽然扔到他怀里一个玉瓶。

“先保住命吧。要是我忙活了这么一场,最后你却死了,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容枫毫不迟疑迟疑的捡起落入怀中的白色玉瓶,触手一片温热,即便是这样隔着玉瓶,却依然可以感受到其中涌动的力量,可见其中的丹药,肯定不是凡品。

他打开玉瓶,直接将丹药服下。动作干脆利索,甚至连看都没有看。

“你就不怕我用什么毒,控制你?”

见此,凤墨忽然颇有趣味的问了一句。

容枫却是释然一笑:“你若是想要杀我,自然就不会救我,何况,我这一条命,从现在开始,就已经是你的了,你想要做什么,我都绝对服从,只要能活着,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说道最后,他的声音微沉,仿佛带着一股无法消除的狠厉。

这是只有经历过生死和屈辱的人,才会有的样子。

可见,今天的事情的确是对他影响极大。

凤墨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一次,对你的冲击不小啊。”

容枫却是沉默了下来。

是啊,如果这样还不能让他明白一些事情,想清楚一些道理,那么也没有继续活下去的意义了。

那丹药入口即化,他只感觉到一股极为温纯的力量涌入了身体,而后朝着四肢百骸扩撒而去。

他略微有些震惊的抬头看向凤墨,心中再次浮现疑问。

这丹药…。竟是五品“复灵丹”!

他都能够感受到,受损的内脏和骨骼在丹药的温养之下,逐渐恢复的过程!

这样的药效,显然比一般的五品丹药都要好上不少!

其实五品丹药对于他而言,虽然不算什么珍惜的东西,容家虽然落寞,但是还是有一些底蕴的,这五品丹药,他也是见识过不少。

但是凤墨给他的,效果绝对在五品丹药之中堪称极品!

甚至,隐约有着可以媲美六品丹药的实力!

他最震惊的,却还不是这个,而是这样对一般人绝对算是珍品的几乎为六品丹药的东西,凤墨居然能够这样全不在意的送给一个刚刚见面的人!

就算是为了保住他的姓名,其实四品的丹药就已经足够,只是效果自然天差地别。

那样的丹药,虽然也可以保全他的性命,但是却无法及时的修复受损的身体,而只是起到一点简单的治疗作用,这样即使后面身体好了,也会因为严重的伤势没有得到极好的恢复而留下什么后遗症。

轻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他以后的修炼,如果严重了,那么就可能会导致他的根基受损,那么日后再也无法精进一步,一辈子都毁了。

这里距离家族极远,他若是回去,肯定会错过最好的时机了。

他之前心里原本在那一瞬间,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但是当凤墨出现之后,他的心底那想要活着的*,就疯狂的燃烧起来。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想到,凤墨居然这般大方,直接给他用了这样的丹药!

这个人,身份一定不简单!

容枫心中在这一瞬,只闪过了这一个念头。

凤墨觉察到他的眼神,却很显然并没有解释的意思,神色散漫雍容,似乎全不在意。

或许这东西,对他而言真的不算什么。

但是容枫还是在心里默默的将这份恩情再度叠加,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不在意这东西,即便这对于凤墨是最平常不过的东西,在他容枫看来,也是一份天大的恩情了。

他盘腿而坐,开始打坐,尽力牵引着体内的那补充的丹药的力量在身体之内缓慢游走,恢复着每一处的伤势。

虽然不至于立刻让他痊愈,但是起码保住了他的根基,让他以后的修炼不会有什么障碍。

而凤墨也似乎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反而是身体凌空而飞,悠闲的躺在旁边的一棵树上。

看样子,却是在等他。

容枫心神安定下来,开始全力的吸收着那丹药的力量。

凤墨躺在树干上,阳光斑驳的落在他脸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忽然多了几分飘渺。分明是懒散而冷清的人,却偏偏一身红衣,热烈如火,看起来却不会让人觉得矛盾,反而有一种极致的冲突的魅力。

仿佛这个人拥有奇特的力量,让一切看似是矛盾的东西,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娘亲,你为什么要救那个人啊?”

忽然传来的软软糯糯的声音,让凤墨原本淡然的神色忽然一动。

“咱们也不认识他,而且、而且娘亲你的身体,现在根本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为了这么个陌生人,根本就不值得呀呜呜呜…。娃娃好心疼啊……”

凤墨,自然便是无意间落入这神秘森林的凤长悦。

她忍不住嘴角微勾:“娘亲怎么会做赔本的买卖?娃娃别哭了。”

娃娃却还是哭声不止,软软糯糯的声音哭起来竟是也让人有些心疼。

“娘亲,可是、可是你的身体…。”

“放心,银魂鬼火经过那一次的爆发,已经和天堂火彻底融合,只是之前终究还是受了点伤,需要慢慢恢复。我一开始身体那么虚弱,是因为体内的力量都在我昏迷的时候尘封了起来,等我醒来,一直在不断的补充能量,甚至刚才连一个三星灵宗都打败了,是不是?”

娃娃的声音渐小,凤长悦虽然没有将神识探入金色手镯,却也能想象到此时那一张肉呼呼的小脸上,可怜的神色。

听了她的话,娃娃终于逐渐放下心来:“那、那娘亲为什么要救他?”

凤长悦沉默片刻,眸色微深。

为什么要救一个陌生人?

自然是为了可以更快更好的了解这里的一切。

她方才已经听到了他们的一些对话,还听到了几个敏感的字眼,她实在是无法不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落入了另一个神秘的地界——一城四族的西凌!

而且,虽然还没有确定,但是她内心,却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这里就是传言中的那个地方。

即便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出现在这里,但是想到最后苍的出现,以及那一双金色眼眸中的惊怒悲伤决绝之色,还有体内那奇怪的金色星辰,她觉得这一切或许的确有着某种联系。

虽然她之前努力了很久,想要靠着自己的力量,进入那神秘的一城四族,了解那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但是也的确没有想到,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眼下,她孤身一人,对这里完全没有了解,自然需要找人。

她在这里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发觉了这个森林的诡异之处,诺大的树林里面竟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在魔兽森林的时候,虽然也这样安静,但是却也是能够感觉到一些低等级的魔兽的存在的,但是现在在这,却是完全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

她心中如何不怀疑?

所以,当那一群人靠近的时候,她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借着这个机会,将心中的怀疑一一确定。

至于为什么要救那个明显处于劣势的,差点被杀害的容枫,而不是选择了那一群明显更加势大的人…。

她可不想呆在一群狼的身边,就算这狼对她而言没有什么威胁,但她却不会将自己置于被动的地位。

她在树上看了一会儿,将那些争斗都看到了眼里,已经对这些人的脾性都看了个清楚,并且大致可以猜到这其中的缘由。

无非是那个容枫在这里发现了什么宝贝,被那些人盯上了罢了。

那些人明显是容枫惹不起的,但是又好死不死的做了很多容枫难以忍受的事情,包括可能他妹妹受辱的事情,他自然是崩溃,而后选择同归于尽。

她在这一刻救了他,就是他的救命恩人,并且一旦有异动,她也可以立刻将他解决。

所以她一直隐匿自己的气息,想要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下手。

不过事情却出乎意料的顺利——因为那些人自相残杀了。

如此一来,更是省了不少力气。

她就顺水推舟,适时出手了。

现在,她在这里其实也是孤立无援的,唯有先了解一些东西,才能想清楚下一步该怎么走。

娃娃在凤长悦的劝慰下,终于逐渐停止了哭泣。

凤长悦看着蔚蓝的像是宝石一般的天空,心也逐渐平静下来。

感受着身体里面逐渐增多的灵力,在经脉之中冲刷着,隐隐让筋脉骨血变得越发的坚韧,她用力的握了握拳头,感受着那飞快恢复并且还在上涨的力量,心里也忍不住浮现几分怪异。

她醒来的时候,身体极为虚弱,甚至连站起来都需要积攒力量,而行走的时候,其实也是很虚弱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过短短时间,她就惊讶的发现,自己身体的力量竟是在快速的恢复着。

她心中觉得诧异,神识内视,便看到清澈通透的泛着淡淡金色光芒的灵宗之心里面,竟是不知何时,长出了三根血脉!

那像是血管一样在灵宗之心里面存在着,三根彼此错开,但是却又都相互连接,仿佛整个灵宗之心都被这三根血脉打通了一般!

而随着灵宗之心的跳动,里面也不断的涌出淳厚温润的力量,朝着身体的各处而去。

她甚至可以看到在那里面,有清亮而澄澈的液体在那血脉之中流动!

而随着那流动,力量自然也不断的涌出,她的身体也快速的恢复着。

这一刻她才明悟——原来这一次,她已经晋级成为了三星灵宗!

银魂鬼火的排名并不高,所以这一次她只晋升了两个星级,但是要知道灵宗的每一个星级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许多人在成为灵宗之后,每每想要晋级一星,都要消耗诸多能量,有的甚至几年也未必可以提高一个星级,所以对于凤长悦而言,这个结果已经很好。

而且,她在吞噬了银魂鬼火之后,并没有及时的融合,以至于最后才有了那个差点要了她性命的爆发。

在这个过程之中,银魂鬼火始终处于被压制的状态,所以其实最后虽然天堂火终于将之完全解决,实际上并没有吸取全部的能量。

在凤长悦之前的激烈战斗之中,那一段时间,她体内的灵力始终处于沸腾奔涌的状态,而银魂鬼火虽然被压制,但是还是在凤长悦没有觉察的情况下,有一些力量被那灵力带走,并且融合在了她身体的每一处。

肌肉,骨骼,甚至血液之中,其实都已经渗进了银魂鬼火的力量。

在她清醒过来之后,她便感觉到这些力量在逐渐的发挥出来。

所以,可能在一段时间之内,她的身体都会处于一种特殊的状态,每当消耗极大的能量,便会激发那些隐藏起来的力量。

这样,其实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她微微眯起眼睛,耳边安静无比,唯有清风拂过树叶的声音,清清淡淡,上方的天空,一碧如洗。

这里的一切,看似和那边一样,却也不一样。

不知道…。阿夜,你在哪里?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容枫终于睁开了眼睛,看眼前竟是悄无人影,他心里莫名的一沉,下意识的四处搜寻那道身影。

而后,就看到了那躺在横插交错的树枝之上的红衣少年。

他似乎…。睡着了?

他涌到喉咙的声音忽然咽了下去,不知为何竟是不想去打扰他。

但是凤墨却正好扭过头来,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格外清澈通透。

随后,他闪身而下,抱臂看着他:“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吗?”

容枫一愣,而后匆忙点头:“当然。”

原来,他是迷路了啊…。

容枫心里忽然松了一口气,原来他救他,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可能之前也听到了那些话吧?所以才会断定他可以出去?

他心中安定了一些,而后站起身来,认真道:“跟我走吧。”

他的身体的皮肉伤都已经好了不少,虽然不至于立刻痊愈,但是走出去的力量还是有的。

两人随即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只是两人都不说话,气氛竟是过分的安静,一时间只能听到脚踩在树叶之上的声音。

凤长悦跟在容枫的身边,看他稳定规律的步伐,心中暗暗思虑,看样子,虽然不是十分熟悉,但是的确是知道出去的道路的。

从方才的那对话之中,可以推测这少年之前也不过来过这里一次,还是被人逼进来的,这偌大的树林,纷乱错杂,他第一次或许是巧合逃了出去,现在这第二次,却依然这么顺利,可见其中或许有什么猫腻也说不定。

凤长悦黛眉微挑,她虽然有些好奇,但是现在最重要的,却并不是这些。

“这里是什么地方?”

她忽然开口,显然让容枫有些吃惊,他扭过头来看她,却见她脸上的确是带着一丝探寻。

“这里…。是死寂森林啊。”容枫有些奇怪,这人分明是直接出现在这里的,怎么会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里常年都不会有人进来,整个西凌域的人都知道,这里绝对是一个死地,所以一般不会有人靠近,何况是进来。

这个人,难不成,也是被人逼到这里面的?

看着凤长悦浑身上下轻松自然的样子,不像是会被人逼进来的啊…。她的实力,他之前也是见识了的,一般人绝对不是对手。

难道…她是真的不知道?

“我失忆了。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凤长悦如何看不出容枫的疑问,干脆直接给出了一个最狗血但是也最好用的理由。

当年她穿越过来的时候,从未用过这个理由,因为那时候群狼环伺,稍有不慎就会翻船,那样子实在是相当于将自己置于被动之中,什么时候被人暗算了也说不准。

而先在却是不同,她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如果这里真的是西凌,那么她在这里,就的的确确是她自己,没有任何人会知道关于她的一切,自然也就少了许多的猜忌和阴谋。

而且用这个理由,显然可以顺理成章的套出许多话来。

听到她这么说,容枫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而后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妥,便立刻恢复了神色。

“原来如此。”

这样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看不出眼前这少年,失忆了居然还能这样淡定从容,仿佛并不将一切事情放在心上,这般的心态,还真是让人佩服。

“这里是死寂森林,是几大死地之一,因为以前进来的人,要么死在了这里,要么出去之后,三天必死。所以也被称为死亡森林。一般人都不会来到这里。而我…想必你也猜到了,我出去之后没死,就被人盯上了,并且差点赔上了整个家族…。”

他的眼神里闪烁着几分阴狠的光:“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凤长悦心中一动,顿了顿,才问道:“那么,这里,就是一城四族之中的…。西凌?”

容枫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她。

他眉头微皱,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连这个都忘记了?还是…你是从其他域而来?”

凤长悦眸色微闪。

“忘了。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脑海之中有个隐约的印象,什么一城四族,方才听到你们说这里是西凌,便问一问。”

容枫了然的点点头,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无奈。

居然连这个都忘记了,看来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来你是全忘了,不过说不定很快就想起来了,你也不要着急,总能有办法的。”

“这里的确是一城四族之中的西凌,除了一城太过神秘,几乎从未出现之外,其他四族相互之间,都有着联系。因为四大家族分别处于整个圣洛大陆的四个极端位置,所以各自占据一方,称之为‘域’。”

“圣洛大陆?”凤长悦忽然抓住了一个陌生的名字,微微蹙眉。

容枫有些奇怪的看着她:“是啊,圣洛大陆,就是这个大陆的名字啊。”

凤长悦点点头,没有说话,心中却是微微一沉。

圣洛大陆。

她自从穿越过来之后,就先对这个大陆进行了了解。

然而那称之为——伽罗大陆。

虽然平时人们相互之间不会专门提到这个,但是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

而她自己,其实也没有十分在意过。

但是现在,容枫却说这里是圣洛大陆?

按照在凌云阁之中看到的那秘笈之中所言,一城四族虽然是超脱的神秘而强大的存在,但是却是在一片大陆之上的,怎么会有着不一样的名字?

她在心中默默念了这个名字,虽然好奇却也不再纠结,也许,是不同地区的人的称呼不同吧。

容枫却是没有注意到凤长悦的异常,想着她既然连西凌域都忘了,干脆将一切都先讲明白。

“四族之间的关系比较微妙,不算亲近但是偶尔也会有联姻,不算对立但是也绝对不会避让。其中,极东之地——东罗域,掌管者是东方家族,极南之地——南荒域,掌管者是越家,及北之地——因为地处冥幽之海,所以称为冥幽域,掌管者是千族,而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就是极西之地——西凌域,掌管者是凌家。”

凤长悦心中却是一动——千族。

西凌域,这里居然是极西之地。

“那一城呢?再怎么神秘,既然和四大家族相提并论,也应当是有一些消息的吧?”

她貌似不经意的问道。

容枫摇摇头:“不,永恒之城,一直保持着最神秘的状态,别说我,就算是四大家族的人,可能也未必知道它的位置。我觉得可能只有各大家族的族长,才会知道一点。”

容枫想了想,道:“不过永恒之城虽然一般也不会搀和什么事儿,但是四大家族隐隐还是有着忌惮的,所以大家虽然偶尔好奇,但是却也不会去做什么蠢事招惹永恒之城。”

凤长悦了然的点头。

“四大家族各自占据一方,彼此之间其实距离相距非常远,即便是灵尊强者,来回也需要个把月的时间,所以相互之间,都是通过虫洞来联系。四大域面积都极为宽阔,所以基本上,会设立不少的虫洞,只要交纳一定的费用,自然可以自由往来。不过…。”

“不过什么?”

容枫停顿了一下,认真的看着她说道:“不过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如此微妙,一般人都是不会随便来回折腾的。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死在那里,也不会有人去帮你收尸的,更加不会有人理会你。掌管者基本上是不会理会我们这些人的生死的。”

凤长悦终于听出了一丝不对劲:“掌管者?”

掌管者不是凌家吗?这里既然是凌家的地盘,那么不是应该都是凌家的人吗?

可是,容枫,容家…。

他这语气,这里分明还有着不少人,都是在凌家的统治之下的?

容枫看到她疑惑,想了一想,便知道她想问什么,便认真解释道:“是的,整个西凌域的掌管者是凌家没错,但是这不代表这里只有凌家的人。西凌域十分广阔,分散着不少像我们一样的小家族。自然,还有一些比我们厉害,家族力量也更加强大的存在,其实也是被统治的。整个西凌域,凌家相当于是统治者,其他的所有势力都依附于他们,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他苦笑一声:“像我们这样的小家族,是最普遍也是最多的存在,地位最低,基本是不能靠近凌家家族的地盘的,有时候一辈子也见不到凌家的人一面,而有一些比我们强一些的,则是可以依靠着凌家,作威作福,强横霸道。不过最上面的,当然还是凌家。”

凤长悦想了想,问道:“你们为什么一定要仰仗凌家?”

凌家就算再强大,人数也不会太多,这些小家族如果加在一起,或许也是不小的一股力量,那么为何要如此卑微?

容枫自然而然道:“当然是因为晶石啊!”

凤长悦这一次不问了,反正容枫会自己解释。

果然,容枫已经习惯性的将所有的东西都解释一遍——

“晶石里面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修炼者只要直接吸收里面的能量,就可以提高自己的修为。当然,也可以镶嵌在灵宝之上,可以提高灵宝的品级,听说珍贵的晶石融入丹药里面也会有极大的好处,不过这一点我不是很清楚。”

“所以,其实晶石是圣洛大陆的等价交换物,嗯,其实也就是钱。晶石分为许多种,价值自然也是不同。一千白晶石等于一黄晶石,一千黄晶石等于一紫晶石,一千紫晶石等于一黑晶石。当然,最稀有的是彩晶石,不过那种实在是太少,一般人一辈子可能也见不到一次。”

凤长悦问道:“那我方才给你的那丹药,值多少?”

容枫想了想,认真道:“你那个丹药,虽然是五品丹药,但是品质极好,效果极佳,几乎堪称是六品丹药,所以大概在二十万白晶石,也就是二百黄晶石。如果在拍卖会,可能价格会更高。”

凤长悦心里掂量了一下,这个价格好像还不错?

起码在这里,费用不愁了。

“而我们之所以都服从凌家的统治,一是因为他们的确是最强大的家族,整体水平都让人仰望,二是他们家族掌控着整个西凌域的晶石资源。他们可以最快的找到拥有大量晶石的地方,并且快速的采集,其他的小家族,没有力量和他们抗衡也就算了,就算是大一点的家族,反而是不愿意为了这个和凌家撕破脸,毕竟凌家掌管万年,拥有的底蕴不是其他可以相比的。而且各个势力之间,就算是想联合起来,最后也都会因为各自的利益而分崩离析。曾经有过两次闹得比较厉害的,最后他们都被凌家彻底灭族了。自此,再也没有人去做这样的蠢事。”

还真是垄断的彻底啊。

凤长悦心里默默的想,看来凌家的确是有着非同寻常的秘密和手段,才能一直这样维持霸主地位。

也不知杨溯他们,若是知道她竟然无意间来到了西凌会怎么样。

她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

这凌家,也算是和她有过一点渊源了,之前在荆棘沙漠,凌家的那几个人她可是还记得清清楚楚。

不过有杨溯在,她自然是不会对现在的凌家有什么好感。

也许有机会,真该去看看,一探究竟。

若是有机会回去,或者将来杨溯他们再回来,也可以先做点准备。

她其实心里无比想要知道这里是不是和那边相通的,或者说,怎么才能通过,但是现在问任何问题都可以,唯独这个问题,是绝对不能开口的。

这是她最后的底线,在这之前,一切都好说。

“其实我也挺好奇,来过这里,你怎么能活下来?”凤长悦上下大量了容枫一圈,“你介意说说吗?”

容枫被她的目光看的有点不自然,但是又不知怎么说,只好道:“没什么,这件事情原本也没有什么,告诉你也无妨的。”

他忽然扬起脖子,道:“你看,我这里是不是有个疤痕。”

凤长悦看去,果然看到几道极浅的痕迹,看上去像是被什么东西的抓痕。

她心神一定:“你被什么东西抓了?”

容枫点点头,抚摸着那几道伤痕,也有点无奈:“我那一天被人逼到这里面,虽然勉强甩掉了那些人,但是之后却迷路了。结果我正走着,忽然就听到了一点声音,然后随着那声音走了过去,结果还没有走进,脖子上就忽然被什么东西划了一下,然后我就觉察不对,立刻转身逃跑了,最后好不容易出来,三天之后却没死。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也觉得,这似乎和我脖子上的痕迹有关。”

凤长悦点头。

这样看来,这所谓的死寂森林里面,的确是有着魔兽的存在的,看这抓痕,也许还是极为擅长速度的那种。

而且或许的确如那些人所说,要么是神兽,要么是…。

超神兽。

凤长悦心神一凛。

之前她从未听过这个,只知道魔兽等级森严,一半的魔兽分为九级,越是等级高,威压就越是强大。

而在九级魔兽之上,便是神兽。

所拥有的力量和地位,自然比九级魔兽高上许多。

而九级魔兽,也都以能够突破成为神兽作为最大的*,尽管会历经雷劫,九死一生,却依然热切不改。

包括她自己也是见过好几个神兽的,而且还曾经斩杀过神兽。

但是她却不知道,居然还有超神兽?

她曾经怀疑小白是神兽,但是在看到小白面对神兽也依然淡定从容甚至蔑视的模样的时候,她就隐约觉得,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终于听到了一个类似答案的说法。

也许,小白真是超神兽?

死寂森林这么大,却这么诡异,一般的神兽或许是做不到的,所以这里呆着的,要么是修为极高的神兽,要么就真的如同猜想的那样,是超神兽了。

但是如果真的是超神兽,显然是领域意识极强的,从以往那些必死的人身上就可以看出来,这绝对是不容侵犯的一只魔兽。

但是,这一次却只是在容枫的脖子上划了一道…。

这明显是不太对劲的。

她心中隐隐有个想法,却还是压在了心底:“看来你运气不错。”

容枫闻言,却是苦笑一声:“我宁愿没有这运气。如果我死在了这里,或者也像其他的人一样,在出去之后死了,就不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更加不会给家族招来祸患了…。我的家族…。都几乎被他们…。”

他声音渐低,逐渐带上了几分恨意。

凤长悦垂下眼睛,看了一眼他因为极致的克制而青筋暴起的拳头,唇角微勾,却没什么笑意。

“你以为,是因为你没死,所以才会给家族招来灾难?”

容枫没有说话。

凤长悦继续问道:“你是因为自己的错误,所以才活该被人灭族,活该被人羞辱,甚至差点死在这里是吗?”

容枫的拳头几乎渗出血来,垂着头一言不发。

“还是,你觉得,如果你在一开始就万分服从,将一切都告知他们,就不会遭受后来的一切?”

“不!不是的!是他们的错!都是他们的错!”

容枫忽然提起头,眼眶通红,几乎疯狂的歇斯底里喊道:“是他们贪婪!邪恶!如果不是他们想要得到更多的东西,我的整个家族都不会遭此劫难!我怎么会不知道?如果我真的立刻说了,才会真的死的最快!但是,那群该千刀万剐的人,竟然!竟然对我的…下手!他们活该死!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错!他们该死!”

吼完了最后一个字,容枫大口的喘气,脸色已经涨红,显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整个树林,都只剩下了他粗重错乱的呼吸。

“所以,你没错?”

凤长悦淡淡问道。

容枫一愣。

“你不够强,这就是你最大的错。”凤长悦仿佛没有看到容枫一瞬间变化的脸,分明说着刀锋般锋利的话语,语气却清淡的像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怀璧其罪。谁让你有宝贝,却没有守护的能力,甚至牵连自己的家族。这难道,不是你的错?”

容枫只觉得这话像是刀子一样在他心中来回刺穿,一阵阵的剧痛,甚至麻木。

他的脸色逐渐变得灰败:“是…。我也有错…。我的错…。但是,我天赋一般,家族弱小,如何能应付的了?我何尝不想变强…。”

他忽然脚下一个踉跄:“是我的错…。”

他的脸色苍白无比,眼神也恍惚了起来。

凤长悦却忽然一笑:“那,这件事,你想就这样算了还是…。”

“当然要报仇!”

容枫的眼神陡然一变,一瞬间几乎如同饿狼,眸中闪烁着阴狠冷厉的光泽。

“我要他们都死!不惜任何代价!”

凤长悦满意的点点头:“行,走吧,终有一天,你会做到的。”

除了之前的那些原因,她在那一瞬间选择出手的最后一个原因,正是因为那双似曾相识的眼眸。

那曾经是她最常有的眼神。

阴狠,冷酷,狠决的可以抛弃一切,像是受伤的野兽,永远对周围充满了警惕和敌意。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活下来,并且成了如今的模样。

所以,那一瞬间,似乎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心中微动,便出手相助。

她真的很想看看,最后容枫大仇得报的样子。

那一定很爽。

容枫惊愕无比的抬头,却见凤长悦已经示意朝前走。

他心中莫名的突然平静安定了下来,将自己的心绪平复了,便再度迈开步伐。

一路无言。

凤长悦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言语,而容枫自然也是明白了什么,一路朝前。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茂密的树林里面。

却不知,身后一双绿色的眼睛,远远的看着他们离开。

不知为何,那一双眼睛里面,在最初的嗜血和疯狂之后,某个瞬间,忽然闪现了几分忧郁和忌惮。

最后,直到那红色的身影消失,那绿色的眼睛才消失。

……

经过两天的跋涉,两人终于赶回了容家。

一路上,没有任何人发现他们的踪迹。为的就是不打草惊蛇。

纵然已经做了心理准备,当回到容家,站在大门处的时候,容枫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容家的大门已经破损,往里面看去,更是一片狼藉。有的地方还有灼烧或者冰封的痕迹,显然是遭遇了攻击。

地上还能看到一些残留的血迹。

可见,这里之前肯定是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打斗的。

“爹!娘?你们在哪儿!?”

容枫颤抖着声音说道:“我回来了!”

随即,容枫便不受控制的朝着里面冲了过去。

“少爷?!”

一道不可置信的惊呼声忽然响起:“少爷,您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随即,一个蹒跚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激动不已的看着容枫,浑浊的眼睛满是泪水。

“您终于回来了…。”

容枫心里一沉:“福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爹娘呢?还有……韶儿呢?”

那福伯老泪纵横,却是忽然将他往外面推去:“少爷,您快走!趁着那些人不在,您快走吧!以后,别回来了!咱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啊!容家的血脉,都靠您了!”

“我不走!”

容枫忽然一声厉吼,将福伯惊在原地。

“那、那您回来…。要干什么?”

“当然是报仇了。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啊。”

一个带笑却依然冷厉的声音,忽然响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