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3 凤墨

“早就听闻你比你那个妹妹还要美,现在看来,到真是如此…哈,你那个妹妹,可是不乖巧的很呢!不过我们兄弟,都已经教训过她了,现在,她可是…。”

“啐!”

那青筋暴起的少年,听到这里终于忍耐不住,一口唾沫狠狠的吐在了对面那男人的脸上,眼睛猩红,俨然已经恨极!

那男人的声音顿时卡在喉咙里,觉察到脸上那让人恶心的触感,缓缓的伸出手,在脸上抹了一把。

旁边原本在叫嚣的属下见此都惊呆了,纷纷低下头去,尽量减少自己的呼吸,生怕一个不小心被牵连了!

“啪!”

那男人再度给了那个叫容枫的少年一巴掌,这一次显然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几乎立刻让那少年的脸颊肿了起来,嘴角裂开不断淌出血来,整个人都看着十分狼狈。

但是那少年却是缓缓扭过头来,头发凌乱的遮住了脸颊,但是通过间隙却是可以看到那一双狠决而充满戾气的眼睛,仿佛受伤的小兽,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最后一搏。

这样的眼神,让那个男人也忍不住心中突然生出寒意,突然就闪过了一个想法——如果今天不将这个少年弄死,只怕他将来不择手段一定会来报仇的!

但是,在找到那个东西之前,他却是绝对不能让他死的…。

“哼,你尽管嚣张,在找到那个东西之前,你可以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杀了你的。但是既然你这么不识趣,我也只好从别的地方来发泄了…。从现在开始,你再反抗一次,我就杀你家族的十个人。哈,你们那个即将没落的家族,只怕不用几次,就得全族覆灭了吧?哈哈哈哈……谁能想到,曾经风光一时的容家,竟也会有一天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呢,嗯?”

那男人狠狠的将脸上的东西擦掉,满是隐忍的狠决笑意的看了那少年一眼,便按着他的脖子,看向眼前的森林:“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那东西是不是在这里!”

容枫咬紧了牙关,心如死灰,闭嘴不言。

这态度,俨然是宁愿死也不愿说了。

他心中恨极,只要一想到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就恨不得立刻将这些人杀了泄愤!

但是依着他现在的境界,也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他心里明白,他就算是说了,让这些人找到那东西,他们也是绝对不会遵守诺言,将他一击整个家族都放了的。

何况,他们已经做了那样禽兽不如的事情!

与其如此,不如同归于尽!

想到这里,他低垂着的眼睛,闪过一丝凛冽的决然。

看到他这个样子,两边押着他的人一阵迟疑,最后看向领头的男人:“大哥,这…。”

他们之前也是没有料到这个容枫竟然这么硬气固执,毕竟他容家早已经落寞,如今几乎沦落到了西凌域的最边缘地带,这么可能还那么有底气和他们作对?

而且,传闻中,容家少爷容枫容貌清秀雅致,性格也比较温和,怎么会视线现在这个,几乎如同小兽一样疯狂的人?

但是他们虽然生气,却实在是不能当场要了他的命。

因为,容枫是近几百年来,进入死寂森林唯一活着出来的人。

死寂森林是整个西凌域最为著名的森林,地域广阔,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尽头。

顾名思义,死寂森林,正是因为常年如同死亡一帮的死寂而出名。

这个死寂是指的在这森林里面,根本听不到任何的生命的气息,当然,树木灌木之类的除外。

任何人走在这里边,都只能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却听不到任何人活着魔兽的动静。

但是这样广阔的森林里面,怎么可能真的没有任何东西?换句话说,肯定正是因为有着什么东西的存在才会导致这样的情况发生。

很多人都推测应当是神兽,更甚至是超神兽!

所以,死寂森林一直是神秘而让人想要一探究竟的存在。

其实在过去的几百年时间,还真的是有不少人曾经尝试,试图进入并且找寻其中的秘密。

但是最后,这些人却都在出来死寂森林之后的三天之内,通通暴毙身亡。

久而久之,也就没有那么多人去尝试。毕竟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那里面还说不准有什么,如果因此陪上自己,那可真是得不偿失啊。

但是就在前几天,一个消息却突然炸开,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容家的少爷容枫,几天前被逼入死寂森林之后,再次回来,三天之后,却是没有死!

这无疑像是一颗石头投入了原本平静的湖面之中,引起巨大的波澜!

竟然有人可以从死寂森林完好无损的出来,并且最关键的是,居然逃过了那个三天死亡的魔咒!

不少人当即就沸腾了,纷纷蠢蠢欲动。

但是当他们想要去找容枫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有人先行行动了。

而在知道对方的背景之后,众人便偃旗息鼓,再也没有说过这些事情。

几乎是一夜之间,这个消息像是彻底被人们遗忘了一样,再也没有人提起过。

而那个令人忌惮的势力,自然就是现在控制着容枫的这些人。

而他们还得知了一个更为惊人的消息——容枫在死寂森林之中,见到了那传闻中的存在!

且不论是神兽还是超神兽,仅仅是这么多年能够霸占死寂森林,就可以让人拥有足够的猜想!

即便不是超神兽只怕也是快要突破的神兽!其实力,势必超强!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这些人其实只是派出的试探的小队伍,打算将情况了解了一个大概之后,再筹备精密的计划,势必一举拿下。

但是上面的人却是没想到,手下的这些人,竟是自大的过了头,并且极为恶劣的先对容家进行了诸多的羞辱。

这些人原本挟持了容家的人,以此要挟容枫,容枫无奈,加上也的确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实力去争夺,所以干脆为了保住家族,选择了退让,并且在他们的押解之下,再次进入了死寂森林。

但是却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做出了那样禽兽不如的事情!

事已至此,他就算是死,也要拉上这些人!

那男人看到容枫这样的态度,心中怒意凛然,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完成,那回去之后不仅得不到原来的那些奖励,更加会受到惩罚,按着上面的一贯规矩,如果知道是因为他们的那些行为让容枫改变了主意,并且死也不愿意说出来的话…。

他们这辈子都算是完了!

他脸上的神色一变,忽然靠近了容枫的耳边,一手掐住他的脖子,而后猛的收紧!

容枫被扼住脖子,顿时痛苦的皱起眉头,被迫的仰起头来。

那男人低声在他耳边,不无恶意的说道——

“快说!不然,你想当面看着你那妹妹怎么在我身下承欢的样子吗?嗯?”

这句话,让容枫脑中的最后一根紧绷的弦彻底崩裂断开!

他一瞬间只觉得脑海之中一片空白,一股热血直冲大脑,顿时让他失去了所有的感觉!

下一刻,他便像是疯了一样,猛的侧头,一下子狠狠的咬住了那男人的耳朵!

并且在下一刻,狠狠的撕下来!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整片树林!

砰!

容枫当即被狠狠的惯了出去!身体砸在树上,因为冲击力太大,以至于那粗壮的树干竟是顷刻间断裂!而他的身体,却是足足撞断了三棵树木,才终于停下!

他的身上顿时传来一阵剧痛,不用想也知道,他身上肯定有不少的骨头断裂了。

但是即便如此,容枫却是毫不在意,看着对面捂着自己耳朵不断哀嚎的男人,痛快的笑出了声。

这一瞬间,原本打算冲过来的一行人,都是顿住了脚步。

容枫的脸上,此时已经全部都是血,身上有几处也以不正常的姿势扭曲着,显然是受伤极重,按理说此时的他,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反抗能力了,但是看着那笑容,怎么看,都像是从地狱之中而来的魔鬼,让人不寒而栗。

而此时,那个被咬掉了耳朵,学淌了半张脸的男人终于看了过来,气急败坏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去!给我杀了他!”

“大哥,这…他现在还不能杀…。”

有人小心翼翼的想要劝说,毕竟那东西的下落还没有问出来,怎么能这个时候让他死了?

但是这个时候,那男人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听到这话,诡异的看了一眼那说话的人,捂着自己的耳朵,剧痛不止,阴森道:“我说杀了他!你听不见吗!?”

众人心神一凛,顿时不再犹豫,冲着容枫而去!

先不管那么多了!眼下这情况,分明就是他们不是杀了容枫,大哥就会杀了他们啊!大不了,如果上面追问,他们就说,这是大哥的命令!他们是不得已而为的好了!

数道白色的灵力,冲着容枫而去!

此时的容枫,已经是失去了所有反抗的能力了,一击下去,必死无疑!

而就连容枫自己,也心知此时自己的处境,不再抱有任何的想法,只是冷笑着看着对面的人,仿佛厉鬼一般。

只是他眼底终究还是带着一丝不甘,他实在是不愿就这样死!他想要将这些人全部千刀万剐!

那逼近的气息已经让他的肌肤都传来割裂的疼痛,他嗤笑一声,身体里面仅剩的灵力,忽然朝着丹田汇聚而去!

就算是自爆,也要拉上垫背的!

轰!

无数灵力朝着他冲击而来!地面顿时被强大的力量掀起!

无数树叶飞扬而起!

一道璀璨的光芒陡然爆开!连带着周围的不少树木,也顷刻间爆碎!

一时间,几乎堪称飞沙走石!纷乱不堪!

一团耀眼的火光,骤然闪现!

容枫握紧了拳头,死死地看着那朝着自己而来的冲击力量,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悲哀。

然而在那一片白光抵达之前,他却忽然看到,身前忽然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颀长,虽然有些消瘦,但是肩背挺直,像是一颗永不弯折的青松一般站在那里,一只手负在身后,一只手却是缓缓朝着前面探去,看样子,竟是极为淡定从容。

仿佛那即将到来的强大的攻击,根本不放在心上。

容枫有些呆愣的看着,虽然那人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甚至没有任何花样繁复的招式,而只是这样简单至极的伸出了一只手,但是他却依然能够感受到那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者的气息。

那是只有真正的强者,才会有的面对一切危机时候的睥睨和淡定!

这个人——是个真正的强者!

他心里在这一瞬间,只闪过了这一个念头!而同时,心里竟是忍不住升起了一股隐隐的崇敬和仰慕,面对这样的强者,像是发光体一样,仅仅是那样简单的一战,就已经足以让人膜拜。

“你…。是谁?”

容枫心中,实在是太过好奇,却又隐隐怀有敬畏,便嘶哑着嗓子,谨慎询问。

那人闻言,却像是不甚在意:“你看不出来?我在救你。”

容枫顿时哑口无言。

对方这么随意洒脱的话语,似乎出手相救只是随手而为,并不是很在意,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他当然有很多想要问的。但是这一刻,全部都咽回了喉间。

“多谢。”

他只得干涩的说道。

那人却忽然微微转头,露出了精致的仿佛由上天精心雕就的侧脸。

因为逆光,所以其实看不到容颜,只能看到格外清晰的线条以及有些模糊的容颜。

然而只这一霎,那饱满的额头,秀挺的鼻梁,完美的唇形,精致的下巴,流畅清雅,尊贵无双。

如同天空初霁,一片起伏的山峦之上云岚飘渺捉摸不定,又像是皓月当空,长袖善舞的挥洒下一片似水流光。

那嘴角似有非有的一丝散漫笑意,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洒然,然而眼角眉梢,却又隐隐泛着一丝冷意,仿佛初冬的冰,让人不敢冒犯,甚至连多看一眼,都似乎是亵渎。

不过是这一个回头的动作,容枫却是清楚的感觉到了那人身上无与伦比的雅致雍容,而在这流转之间,流露出的几分强大锋芒,却又让人心生敬畏,再也想不到其他。

“不用谢,我帮你,可是有条件的。”

那声音,像极了下雨天,雨珠落在黑色屋檐之上的声响,纯净,慵懒。

不过是这一声,便已经让容枫心神一颤,只觉得仿佛玉石激荡。

不等容枫回答,那人便再度扭过头去,似乎也不打算听他的意见。

然而容枫却是愣在那里,脑海里面,方才的那个画面,不断的在脑海里出现。

这个人…。这个人…。

那男人死死的盯着那一片火光,脸色极为阴鹜。

“大哥,这…。人已经死了,咱们回去…。”怎么交代?

后半句纵然没有说出来,在场的人也都明白这意思。

虽然现在的气氛实在是太过压抑,但是这却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东西没有找到,甚至连下落都没有打听出来,而且将容枫弄死了!

容枫本身自然不算什么,可是他们本来就是近水楼台,在其他人都没有采取行动的时候率先作为,这才争取到了一线希望。

和容家差不多的那些势力,自然是不敢反对,但是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瞒得过那边。关于死寂森林,便是那些人,只怕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几乎不用怀疑,他们肯定也已经派出人来了,只是距离远一些,所以才晚了他们一步。

如果他们已经打听出来还好,但是现在容枫死了,怎么办?

不仅仅是自家主子会生气,那边只怕更加得罪不起!

他们原本就是想要趁着这个时间差尽量争取找到,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那些人在知道容枫的死亡之后,肯定以为他们是杀人灭口,想要独吞!

这相当于,他们给自己主子惹上了天大的麻烦!

到时候,只怕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将他们推出去赔罪!

方才情急之下,他们都没有想这么多,但是现在一停下来,就忽然意识到这个问题有多么的严峻!

一行二十几个人,都紧张的看着那领头的男人。

那男人心中的怒意此时也稍微平息,理智终于回归了一些,当看到那仍然在剧烈燃烧的一片灵力火光的时候,心中陡然一凉。

是啊,这样的攻势,容枫是必死无疑了!他死了,他们怎么办?

他的后背几乎是立刻出了一身冷汗,脸色也顿时青白相加,好不精彩。

他、他怎么就一时冲动,下了那样的命令!

他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却也不会这样啊!况且其实容枫虽然咬了他的耳朵,但是他是灵宗,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的!

他怎么会在那一瞬间变得那么暴躁,甚至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他只觉得身上一寒一热,几乎整个人都僵在当场。

这件事情的后果…。他是绝对要完了!

心里迅速的闪过诸多念头,最后,他终于脸色一狠,环视了一圈,阴沉的目光让下面的人都忍不住缩了缩。

“进入死寂森林之后,就说我们遭遇了攻击,而且根本没有看清对方是什么样子,等我们想要去找的时候,对方却是迅速消失了,而容枫…。像是被专门盯住了一样,遭受了最重的攻击,也正是为此而死,懂吗?”

这是最好的说辞!

死寂森林向来神秘,没有什么人出去可以活的,除了容枫,任何人都对死寂森林毫无了解。

他们说什么,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来反驳,因为不可能有证据!

最关键的是,容枫的确十分特殊!他先前无奈被逼近死寂森林,谁知竟然没有死!

这个消息,其实早已经传开,众人心照不宣罢了。而这样的容枫,自然也有理由会遭受攻击!

正是因为他之前来过,所以才会引起这里面神秘的存在的记恨和报复!

只要他们咬死这个,任何人都没有办法!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也意识到这个说辞,或许的确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而且看着大哥的神色,仿佛还是有些不对劲,不由得都小心翼翼的点头。

“大哥,你放心!咱们肯定没事儿!这容枫死了,也不是咱们的错,谁让他之前在这里面不知道招惹了谁!”

“没错!咱们能躲过去,已经算是万幸,虽然咱们也不想容枫死,但是能在死寂森林之中的存在,咱也真是惹不起啊!”

“大哥,咱们还是尽早走吧!这里实在是太诡异了!”

那男人闻言,脸色稍霁:“没错,既然是都遭受了攻击,那么…自然也都是受了伤的…。”

众人脸色再度一僵。

这是摆明要他们自己对自己下手啊!但是如果不这样,又的确没有说服力。

沉默片刻,第一个人当机立断的冲着自己的胸膛,狠狠拍下!

噗嗤!

一口鲜血,顿时喷出。

其他人见此,也不再犹豫,纷纷效仿,为了逼真,便当真对自己下了狠手。

“大哥,咱们…。啊!”

一道血液飞溅当场!

开口说话的男人,完全没有戒备,喉咙便顷刻间被割裂!

而与此同时,离那个男人最近的一群人,都是同时遭受了偷袭!

因为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们下手,而且因为之前都对自己下了狠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命丧当场!

剩下的人见此,先是震惊,而后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这是要杀人灭口!保全他自己!

“你!你居然要杀了我们!?”

离得比较远的一个男人立刻后退,同时警醒而不可置信的看着那男人,恨声指责。

“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消息。所以,今天你们必须都死!”

那男人根本没有浪费时间,飞快的说完这一句,身影已经朝着那些人而去!

他本来实力就在这些人之上,而且除了耳朵的伤,根本没有损耗能量,此时对付这些人,结果是毫无疑问的。

虽然有几个坚持了一会儿,但是此时负伤的他们,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场地上便已经遍地尸体,血肉飞溅,场面异常血腥。

站在中间的男人,一手狠狠的捅进了最后一个人的胸膛,而后面无表情的站起身。

在他周围,跟着他一起来的人,都已经死了。

他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挑眉看了看地上的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么残酷。

那些人的伤口之上,都隐约透出一股诡异的蓝紫色,不过眨眼时间,那些人的尸体就开始腐烂,并且快速消失。

像是被什么东西消融了一般,飞快的消失,最后,竟是都化为了一滩血水。

而那些血水,最后也缓缓的渗进了土地之中,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短短时间,原本的这一群人,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而其他人,连尸体都没有了。

干干净净,干脆利索。

他看着那土地直到完全渗进去,一手掀起一片地皮,将那一片完全覆盖,并且再度用厚厚的落叶掩盖。

一眼看去,绝对不会知道,这里在不久之前,还有着二十几具的尸体。

他冷哼一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方才的激斗之中,也受了一些伤,看起来倒是足够狼狈了,想了想,还是拿出一把匕首,在自己身上划了几道,看起来更加凄惨,直到满意了,便抬脚要走。

然而就在转身的一瞬间,他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劲,顿时停下了脚步。

周围的一切,都忽然变得异常安静。

这一瞬间,似乎连风的声音,都消失不见。

然而他的心脏,却像是被什么攥紧了一样,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后背之上也不断冒汗。

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力,缓慢靠近。

他的喉咙忽然变得干涩,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精神高度集中。

而后——陡然转身,劈出一掌!

哗啦!

无数的树叶连带地皮都被掀起!一股强横的冲击力劈头而下!

“滚出来!”

他看着对面不远处那一团依然一片璀璨的灵力火光,心中一瞬间顿时闪过诸多想法。

然而那一股灵力在飞出之后,却是没有打中任何东西,反而忽然消失了一般,毫无痕迹。

他心中一沉。

那里一定有人!

这样看来,必定是容枫还没有死!

虽然这个结论听起来极为不可能,毕竟刚才容枫都已经那个样子了,加上后来的攻击,怎么会没有死?

而且,就算是全盛时期的容枫,也不过是那个低劣的水平,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化解他的这一掌?

更别提,方才容枫已经是身受重伤!

他心中不知为何,渐渐生出几分不安,仿佛有什么东西,已经脱离了掌控。

而后,那一片璀璨的火光,终于逐渐消散。

一道人影,缓缓浮现。

一个陌生的少年,终于出现。

他抬起眼帘,看了过来。

一瞬间,周围的一切,都似乎显得更加安静。

日光斑驳落下,在他的容颜上落下交错的阴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带上了几分清凉,他湛黑的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里,似乎也落下阴影,辨不明晰,只让人觉察似乎落入了一片安静的深潭之中。

而后,那少年嘴角忽然挑起一抹笑意,带着几分懒散和从容,仿佛只是无意间从这里经过一般,分毫没有在意这里之前还是那样惨烈的战场。

这一笑,原本是极为慵懒而清雅的,却让那男人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心中陡然升起十二万分的警惕!

“你是谁!?”

他一声厉吼,立刻摆开了架势,周身的灵力也调动了起来。

虽然这少年什么也没干,但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很不对劲,而且直觉非常危险。

毕竟,这陌生的少年突然出现在这里,本来就十分奇怪!

他的视线下移了片刻,果然看到原本应当死去的容枫,此时正满是仇恨的看着他!

再明显不过,就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年,救了容枫!

那少年闻言,唇边的笑意不减。

“我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那男人的眼皮一跳:“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忽然出现在这里!你又为何要帮这个人?我看你面生,咱们应是没有什么仇怨吧?你可知道我是谁!?现在你帮这个人,就是给自己惹上了一个天大的麻烦!我奉劝你,最好识趣一点,将他交出来,并且立刻离开!我还可以留你一条性命,否则…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这话虽然看似威胁,其实却是另一种的妥协,若是换做其他人,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废话?早就开打了!

不过是因为这少年身上,着实有种难以描述的气质,即便是他,也不敢贸然行动。

然而这番心思,对方显然不为所动,歪头思考了一瞬,才道:“仇怨?嗯…我原本在这休息,你们却扰了我的清梦,这仇怨,难道还不足以我出手?何况,刚巧这人,我就想救,所以就救了。至于你是谁…。关我什么事儿?”

他眼眸闪了闪,却似有冷光乍现。

“还有,我最讨厌别人跟我说死‘死期‘两个字,上一个跟我说这句话的人,现在坟头的草,都有你这么高了。”

“既然如此…。那就死吧!”

话音未落,那男人便是忽然取出一把极宽的弯刀!

那把弯刀看起来形状并不像是一般的刀,刀刃格外锋利,但是背部却是极为宽厚,看起来竟像是一个劈一般,通体黑色,唯有刀刃呈现一线银白!

他双手高高举起弯刀,周身的灵力尽数晁涌去!

周围的灵力不断的朝着他而来,像是一块海绵一样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刀锋之上,隐隐出现白光!

虽然看起来并不清晰,但是逐渐出现的威压却是彰显无遗!

直到某一刻,他刀锋之上,终于闪烁了银色的光辉!无限耀眼!

像是暗夜之中,乍现的一线月光,极冷,极轻!却无孔不入,汹涌澎湃!

哗——

那一线银光,隐隐闪烁之中,竟然像是波浪起伏一般!

而随之,竟也让人感觉像是听到了海浪的声音!

周围忽然大风骤起!树叶疯狂的拍打着,而枝桠也相互交错,不断摇摆!

树林之中,在这一刻,陡然变得昏暗起来!

哗——

又是一声更加澎湃的海浪声,这一次听得更加清晰,几乎有种海就在身边的错觉!

他脸色有些苍白,握着那弯刀的双手也有些微不可查的颤抖,可见这一击,已经是汇聚了他所有的力量!

高级地阶武技!

这样等级的武技,一旦施展,就需要消耗极多的能量,即便他本身已经有着不错的实力,想要完全发挥出实力,却还是不那么容易。

何况,他之前已经经过一场战斗,而且杀了那么多人之后,还对自己又划了几道,虽然不是很重,但是彼时他也已经受了伤,并且极为疲惫。

此时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招,其实也是一次赌博。

因为他清楚,自己没有足够的能量一直和对方耗下去!

如果这个神秘的少年,真的有着足够的实力,那么他今天如果无法应付,势必也就只有一死!

他可是不会相信,这少年会在最后,还放他一条生路!

斩草除根,是所有人都懂得道理!

所以没有任何的犹豫,他就直接使出了自己的最强一招!

用尽自己剩余的所有力量,只要能够将这个少年拿下,那么其他都不是问题!

这样,或许还可以为自己争取一点希望!

否则,他的下场,只怕不会比他的手下好多少!

“千重浪!”

他一声低吼,高举的弯刀,终于狠狠劈下!

像是重重的海浪,汹涌而来!

强悍的能量冲击而来!

这一次,地上的落叶没有乱飞,旁边的树叶没有乱打,反而像是有规律一样,随着那一道能量的波动,缓缓起伏!

随着能量的迁移,朝着那少年冲击而去,地上的树叶起伏也快速的朝着前面而去!周围的树林之中,也仿佛有一片涛声!

这个场景实在是有些壮观,即便是一心盼着他早点死的容枫,见此情形,也是紧紧的盯着,感受到那无可比拟的力量冲击,心里说不震撼是假的。

这就是…。强者的力量吗?

因为家族落寞,他已经太久没有见过这样水平的战斗!

他知道若是想要变强,就需要和强者不断的战斗,才是最快的办法,此时虽然他明白,自己上去绝对是被秒的份儿,但是心中却依旧涌出了一股激切的战斗意志!

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他此时心中无比却定一个想法——他要变强!

唯有变得更强,才不会任人欺凌!受尽屈辱!才不会连自己的家人都无法保护!

而同时,他的视线还是忍不住落在了站在自己身前的那道身影之上。

他到底,会如何迎战呢?

他以为,这样的攻势之下,这个人肯定会开始严肃对待了,可是不知为何,那人身上的气息,却是分毫没变。依旧能够感觉到那一股从容和淡定,仿佛面前的敌人,根本不值一提。

容枫心里终究还是好奇,他实在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做到这样毫不在意!

然而下一刻,他就明白自己错了!

他身前的那人,忽然动了!

他的右腿忽然在地上轻轻的划了一个半圆,而后双膝微弯,双臂似乎都伸到了前面,整个人都摆出了一个很是奇怪的姿态。

哗——

那浪潮一般的灵力冲击,终于抵达!

像是真正的海浪一样,这股力量竟是出奇的绵长而持久!

尽管容枫在后面,并不能直接的感受到那攻击的力道,但是却还是可以感知到一点,并且从周围的场景观察出来一些东西!

他的确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招式!

那一股力量,明显带动了下面堆积的落叶和这一片的树木,随着那力量越来越近,他波动也一同涌来,然而速度却逐渐变慢,继而竟是向着反方向而去!

但是那留下的力量,却像是潮浪一样,无法抵挡!

施展出这一招,那男人明显已经筋疲力尽,脸色极为苍白,但是显然对自己的这一击极为满意,然而嘴角的笑容还没有完全起来,当抬眼看到眼前的一幕的时候,他却是陡然瞪大了眼睛!

只见对面的少年,神色淡然,眉眼微冷,似乎并不为所动,双手在身前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而后不断的将力量汇聚到双掌只之间。

在他的力量即将冲过去的时候,却忽然停顿了片刻!

他心中一沉,虽然看的不甚清晰,但是他自己却是可以感觉到,在那一瞬间,自己的攻击的确是有了片刻的凝滞!

似乎有什么东西,忽然冻结了一般!

而下一刻,那种感觉就消失了,他刚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对面的少年掌中竟是已经汇聚出来一团色彩斑斓的能量!

他正在疑惑那为什么是彩色的,就忽然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威压陡然降临!

他骇然看去,却发觉那力量,竟是从那少年自己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归然不动,极为稳重,像是高山巍峨一般难以撼动。

他看起来分明是有些消瘦的,但是此时,却让人感觉无限沉重!

在这一瞬间,浪潮一般的力量,冲着他奔涌而去,却是没有像是预料的一样将他打倒,反而是被他婉转的将力量分解了!

像是浪潮围绕山川,再激烈的河流,也会被冲击成数道小的溪流!会在撞击的一瞬间,彻底的分散开来!

噗!

他身体忽然剧烈一颤,而后忽然裂开了无数伤口!

那少年抬眼,微微挑眉,掌中的能量忽然打出!

一瞬间,光华璀璨!

那个人的身体,被彻底的吞噬!

容枫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神俱颤。

半晌,他才抬眼看向身前的人:“你到底…。是谁?”

那人终于回身,红色的衣袍划出一丝潇洒的弧度,此时日光似乎都隐匿了起来,唯有那身后还在盛放的彩色的光辉映照,让他看起来像是突然落入人间的神祗。

在这一刻,他终于看清了身前这个人的容貌,却在这一瞬间,先被他的容华所摄,而后才注意到他堪称清秀绝伦的容颜。

容枫自己也是远近闻名的美男,容颜俊美甚至让男人都动心,所以他虽然说不上对自己的容颜十分厌恶,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喜欢。

平时看到俊美漂亮的男人,他也会下意识的讨厌对方。

这甚至都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和本能。

但是当看到眼前这少年的时候,他却忽然觉得,原来这世上,真有一种人,容色倾城。

或许,倾国也可。

只是这样的惊鸿一瞥,便连他都忍不住呆愣住,更加难以想象,其他人看到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

他终于明白,原来一个人的容色气质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真的可以美的雌雄莫辩。

片刻之后,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未免有些失礼,他顿时脸上一热,立刻转移开目光。

“对、对不起…。”

而此时,那纯净的仿佛月光一样的声音,再度响起。

“凤墨。”

他一愣,抬头看去:“什么?”

“我的名字——凤墨。”

凤墨…。

容枫在心里不断的念着这个名字,只觉得这个人连名字都是带着一股温雅气息的,偏偏出手那般干脆利落,强悍无比。

他亦不知面前的这个人,将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这个人,注定会是最浓墨重彩的存在。从此后,成为万千人物追寻的传奇人物。

------题外话------

为嘛留言介么少?为嘛?介是为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