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1 凤临异界!

他终于死了。

凤长悦面无表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季明城,心里竟是没有一丝波澜,仿佛一直等待的一件事情,在真正到来的时候,又觉得索然无味。

这个男人,最终还是用死亡的方式,偿还了他曾经欠下的债。

虽然真正的凤长悦,再也不会知道了,他做什么,都不会有任何意义,但是当他真的死了的时候,这件事情,或许也真的可以落下帷幕了。

所有的一切,从开始到现在,算是有了一个结局。

季明城的身体之山,已经破烂不堪,血肉模糊,整个身体之上已经没有完整的地方,最终看着凤长悦的温柔而复杂难言的目光,也逐渐失去了所有的光泽,缓缓闭上。

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然而正在凤长悦打算离开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季明城的身体,居然在逐渐的消融!

这种消融像是雪人遇到了阳光,无声的快速消失着。他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尸体,竟是悄无声息的消失!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吞噬化解他的身体!

凤长悦眸色一凝,立刻看向他的后背,虽然看的不甚清晰,但是却依然从他长长的伤疤之上,看到了一道隐隐的红光。

她心中陡然一惊,整个人都忽然寒了一寒,而后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朝着后面退去!

而那一道红光,也在此时骤然发力!

原本似乎深深嵌在季明城背部的那一道光刃,居然一直安静的潜伏,只为等待再次给凤长悦一击!

当它飞出的时候,瞬间化为了无数道的红色的光刃,铺天盖地而来!

凤长悦原本和季明城就挨得很近,此时虽然出于本能快速撤退,但是这样的距离,那无数的光刃,也依旧紧随其上!甚至顷刻间已经到了凤长悦的面前!

她的黑发都因为强大的能量冲击而被扯成一道黑色的旗帜!飘扬在身后!

她在这一瞬间,几乎可以感觉到那光刃之上无比锋锐的气息!甚至连身上的肌肤都隐隐作痛!

她忽然伸出手臂,因为之前的防御,天堂火还在手臂之上覆盖了一层铠甲,此时正好用来抵御!

咔!

凤长悦双臂交叉,在身前骤然重叠!发出清脆的声音!

在这碰触的一瞬间,无数火花突然从中爆出!

无比纯粹耀眼的金色火花,在这一瞬间,如同在她的面前化为了一朵璀璨的花朵!

而后,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乂”!

天堂火在这一瞬间,骤然出击!

在她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字符,像是一面盾牌一样,挡在了她的身前!

而与此同时,旁边忽然一道极为强横的力量传来!

她尚未来得及扭头,就看到一根闪烁着冰蓝色闪电的长矛,骤然从旁边飞来!正好冲到了那一片红色的光刃之中!

像是一颗石头,骤然落入了平静的湖面,惊起一片波澜,又像是一道闪电横跨天幕,在这一刻格外耀眼!

正是羽千宴的雷神之矛!

它以极快的速度飞来,无比强硬的闯进了这一片红色的光刃!

在别人看来,或许这并没有什么,但是唯有距离最近的凤长悦和羽千宴可以感受到,那红色的光刃究竟拥有着怎样的力量,而这雷神之矛,顷刻间闯了进去,又是怎样的艰难。

凤长悦面前纵然已经有了金色的“乂”字盾牌,依旧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一股无法抵挡的冲击力量!

在那红色的光刃之中,雷神之矛的突然出现,无疑是引起了极大的冲击!

而其中骤然暴躁的能量波动,也在短暂的沉静之后,疯狂的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而因为这一刻的迟缓,凤长悦的身形迅速后退,几乎是惊险至极的避开了最危险的地方!

中间那些红色的光刃,像是疯狂了一样,纷纷绞杀在中间的雷神之矛!

虽然无声,但是仅仅是看着,也依然让人感觉到那其中无法言喻的强大冲击!

羽千宴胸口一震,却是丝毫不停,身形如同一道游走的闪电,顷刻间出现在了凤长悦的身边,并且挡在了她的身前。

没等凤长悦说话,羽千宴就回头迅速说道:“它的目标是你,我先帮你阻拦!”

这就是要为凤长悦的反击争取时间。

凤长悦也不矫情,低声道了一声谢,便是再度后退开来,而后开始调动身体之内的所有力量!

她有一种预感,这红色的光刃,如果不全力以赴,只怕她今天就要栽倒这里!

腾的一声,她身上忽然燃起了紫金色的火焰,而边缘仔细看去,还有浅浅的银色。

她的身体之内,灵宗之心忽然快速的跳动起来!

无数的灵力从身体的各处奔涌而出,朝着她的手中汇聚!

方才的战斗已经消耗了一部分的能量,尤其是当控制四种神火一起的时候,无论是对灵力还是精神力的消耗都极为严重。

此时的她,俨然已经不是全盛时期!

但是最关键的一点是——她身体之内的四种神火,其实因为刚刚融合,所以一直让她无法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她先前吞噬银魂鬼火,在那山洞之内,看似只是花费了一段时间,就轻松的将神火收服。而后更是直接和雪栖赶回学院,而后更是直接奔向这里,和这些人连番战斗。

实际上,她的身体之内,一直处在一种极端的平衡之中。

她需要耗费极大的能量去控制这个平衡,一旦失去这个平衡,那么也许对她也会造成极为严重额后果。

而那个平衡,其实就是其他三种火焰对它的压制。

一般而言,她吞噬了神火之后,天堂火都会带领着神火在经脉之内运转,并且流转几个小周天,直到完全将不同属性和特性的火焰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真正的标准其实是四种神火既不会彼此牵制,也不会彼此争斗。

她是将银魂鬼火吞噬了,但是这最后的一步,她其实并没有完成。

此时强行用四种火焰也是因为必须时时刻刻都保持平衡。

但是这样,自然会消耗更多的灵力和精神力。

要知道——她在吞噬了银魂鬼火之后,还没有晋级!

这其实就是最大的问题,但是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她也不会选择这样。但是神火融合,需要极为安静的环境,而且说不定会产生什么异常的情况,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一方面,雪栖在外面,虽然他后来的态度十分和顺,而且神火对他而言十分重要,他基本不会来迫害她,但是她心里终究还是不相信他的,她不可能在他距离那么近的情况下,选择静下心神去融合神火。

而另一方面,就是奥斯帝国这边的情况,实在是太过紧迫,所以她才万不得已这样做。

没有任何人看出不一样来,这么多人看着,都还以为她仍然可以强悍的战斗。

实际上,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的情况已经十分危险。

感觉到灵宗之心的强烈的跃动,她感觉身体各处的力量都已经汇聚出来,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战意,但是她心里也无比明白,此时的她,稍有不慎,就会失去那个平衡,继而会对她自己的身体造成威胁。

没有融合的银魂鬼火,始终是一个隐藏的炸弹。

她银牙紧咬,眼神之中似乎有烈焰燃烧,周身的气势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之中依然在不断的上升!

而她的身体之上,也终于完整的召唤了金色铠甲!

日光照耀其上,光华璀璨!

一瞬间,她身形飞快上升!像是一道金色的光芒冲天而起!

隐约可以看到她冷清至极的容颜以及那眸中火热的战意!

顷刻间,仿佛战神降临!

她在半空之上,手中四种火焰汇聚在一起,犹如精灵!

而后,她双手合十,竟是将火焰完全挤压在了一起!

这一瞬间,她几乎耗尽精力!

因为四种神火彼此虽然融合,但是凤长悦此举,却是无疑将他们完全打碎,再次揉在一起!

这是要将它们各自打散,而后激发它们彼此激烈冲突融合的时候的力量!

她之前的时间一直都在积蓄力量,这一击,其实也是相当于堵上了全部。

因为她之前并未这样做过,只是银魂鬼火隐隐的冲击力量,让她脑海之中突然迸发出这样的想法,于是犹豫再三,终于在这红色的光刃面前,选择了破釜沉舟!

看到她这陡然做出的动作,无数人都是愣怔,而后便纷纷睁大了眼睛!

凤长悦,她没有疯吧?

她居然选择…。

轰!

一个璀璨至极的光圈,忽然从凤长悦的掌间出息,而后朝着四周快速的扩散!

在这一瞬间,天地之间的所有颜色,似乎都消退了,唯独那个一身金色铠甲的身姿挺直的少女,以及她周身忽然扩散而去的光圈,耀眼至极!

她微微垂首,面色格外冷清,没有任何表情,便是连那双黑色澄澈的眼睛里面,也似乎一瞬间化为深不可测的深渊,让人捉摸不透。

而那从她掌间扩散的光圈,竟是呈现一片白色,唯有边缘,隐约带着一丝金色。其实原本不是那么刺眼的颜色,那光圈的颜色甚至可以算是柔和,但是不知为何,在看过去的时候,总觉得眼中只剩下了那一片光圈,其他的一切都似乎消失不见,那种感觉很是奇怪,像是沉浸在一片温热的泉水之中,通体舒畅,但是心中却是逐渐生出恐慌,心脏像是一直吊起来无法安放,而丝丝缕缕的惊慌,也不断的蔓延出来。

那是人对于未知的本能的恐惧,也是对于自己逐渐沦陷的本能的警示,所以虽然那光圈并不耀眼,但是在看了一眼之后,竟是让人无法直视,只得选择遮住眼睛,或者干脆扭开视线。

那一瞬间的安静沉沦,再度响起都让人无比后怕。

在不少人后背起了一身冷汗的时候,那光圈朝着四周扩散而去之后,原本经过的地方,也就是凤长悦的周身,竟是逐渐出现了一道道彩色的波纹。

像是突然荡漾而起的波澜,迷乱心神。

整个天空之上,原本阴沉的天幕,因为这一幕的出现,而显得透亮了一些。

天地之间,好像也只剩下了那一处的无与伦比的美丽。

那泛着彩色的水波一样的光圈,周围是柔和的白色,隐约泛着淡淡金色光芒。

这场景,着实醉人旖旎……却也充满危险!

下面的羽千宴,在将自己的雷神之矛投进那一片红色的光刃之后,就一直挡在了最前面,他身前布下了结界,并且左手执雷神之盾,用心念控制,操控着雷神之矛在里面反击。

雷神之矛和雷神之盾之上,冰蓝色的闪电飞快的游走,不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让人仅仅是听着,就足以觉察其中纷乱激烈的战斗!

但是即便如此,那光刃的力量依旧十分强大,而且因为数量实在是太多,除了一部分来对付雷神之矛之外,剩下的还是毫无顾忌的冲着羽千宴而来。

他身前的结界,不断的发生波动。

那冲击的力量很大,以至于每一次的攻击,他都要用尽全力来抵御。

最关键的是,那红色的光刃好像蕴含着一股极为诡异而暴躁的力量,每一次的冲击,虽然没有刺破结界,但是却都好像有丝丝缕缕的力量,渗透进来!

不过是片刻时间,他就觉察到身体似乎遭受了攻击——他的身体之内,忽然像是涌进了许多刀刃,在身体里面肆虐!

那种极致的刺痛感只是一次,就让他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脸色顿时苍白!

他眉头一皱,心中一沉:那些红色的刀刃,居然还是无所不入!

他先前也是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有这样诡异的事情,居然可以隔着结界就将力量传递过去!

他的经脉,血肉,甚至骨髓之中,都在这一瞬间传来极致的刺痛!

他身体一颤,喉间涌起一股甜腥,却被他生生忍住。

而后,他将雷神之盾挡在身前,竟是朝着前面迈出了一步!

而同时,他右手之上,忽然出现了一道隐隐的黑色缠绕在指头之上!

他身体之内灵力奔涌的速度越快,那刺痛就越是剧烈,到了最后他的身体几乎已经麻木。但是他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迟缓,脸色虽然苍白,但是任何人看到那淡漠的狭长双眼,都只会看到他决绝的战意!

下一刻他陡然一指探出!

天空之上,忽然阴云密布!

狂暴的能量忽然朝着他周身而来!

而在那一片阴云之中,缓缓的探出一根巨大的手指!

那手指之上,赫然浮现着淡淡的黑色神秘符文!

“死!”

羽千宴声音嘶哑的几乎难以听清,然而下一刻,那手指便是携带着巨大的威压,朝着那红色的光刃而去!

在这手指出现的一瞬间,竹见的眼神当即变了!

“果然如此!”

竹见仰头看着那逐渐落下的手指,感受着其中强大的威压,目光近乎痴迷的看着那手指之上的神秘黑色符文,脸上却是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森冷,却又像是释然。

似乎是找到了一直在寻找的东西,眼中既是欣喜又是冷厉。

“看来这一趟真是来对了!”

他说着,嘴角的笑容却是越发的大,而后低低的笑起来,声音也逐渐的加大。

“哈哈哈…。想不到,不用去找,他自己就来了!”

而在看到那手指之后,原本跟着竹见一起来的人之中,那几个灵宗都是神色一变。

其中一个距离竹见比较近,看到竹见脸上的神色,当即就明白了什么。

下面的人什么都不知道,而他们几个虽然隐约知道是来这里找东西的,但是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此时见到竹见的脸色,还有和什么不明白的?

看样子,是这一招,暴露了什么啊…。

“大人,咱们要不要现在…。”

他上前几步,小心翼翼的征询着意见。

上面既然将这件事情交给他们,而且要跑到这里来,可见是的确比较被上面看重的,这样的机会,当然要有点眼色,争取能够有点好处。

竹见回头,瞥了他一眼,冷冷一笑。

“不急。等这些事情都结束了,他也是逃不了的。”

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人在想什么?哼,可惜,今天这功劳,他是不打算和他们分摊的!

知道这其中的重量,他可是不愿意放过这好处。

再说,这些布局,也是他一早就布置好的,现在想要抢了?真是笑话。

竹见这一眼,当即让那个人心里一冷,明白这不是自己可以随便动的,便连连赔笑,往后面退去:“大人英明。”

竹见不再理会他,再度将视线放在了那横亘在天空之上的手指上,看着那上面的黑色符文,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随即看向了羽千宴。

原本以为还要找找,现在看来,却是可以等上一等,然后直接拿下了!

然而这边的动静,却是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此时,一半的人在看凤长悦,一半的人在看羽千宴。

蒂亚用手遮住眼睛,想起方才看到那光圈,自己脑海中出现的空白和那种诡异的沉沦,忍不住从心底生出一股凉意,后背发寒,即便是她,也忍不住一阵后怕。

实在是太诡异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悄无声息的滑向了死亡的边缘,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再晚一会儿清醒,只怕就真的会直接死在那里面了。

“长悦这一招未免也太厉害了!我原本以为她已经足够强了,没想到,居然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唉,可惜,原本想着我好好修炼,说不定可以跟上她,却没想到,不过是一年的时间,她已经在强者的路途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快了!”

蒂亚感慨着,心里终究是因为和凤长悦之间的差距越来越远而有些失落,但是却又掩饰不住的骄傲和得意:“不过,真不愧是我最崇拜的人啊!”

她毫不怀疑,不久的将来,凤长悦一定可以站在大陆的最顶端!

一旁的西泽依旧是沉默寡言,只是在听到最后的时候,终于也忍不住附和一声:“是啊!”

即便是放眼整个大陆,又有哪个人可以在这个年纪,拥有这样的战绩?

蒂亚扭头看了一眼,见西泽的脸上似乎有些怅然,不似她这样高兴,便捅了捅他:“怎么,你好像不是很高兴啊?”

西泽叹了口气:“不是不高兴,我只是遗憾。她是我第一个朋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看到她这样,我当然很开心。但是…。差距这么大,我们怎么站在她身边?只怕危险来了,我们连帮她都做不到。”

能够跟上凤长悦的步伐,为她做一些事情,这是西泽一直以来的心愿。

虽然五长老说他的天赋难得一见,但是距离想要炼制出附和凤长悦身份的灵宝,也还有差距。

所以,他才会有些低落。

如果给五长老听见西泽的这些话,只怕忍不住要立刻破口大骂——一个刚刚开始学习炼器的人,一年多就已经可以炼制高级玄阶灵宝,这是什么样的天赋!他居然还嫌弃!

西泽所说的,附和凤长悦的灵宝,最少也是地阶灵宝了,五长老若是知道,他才这个年纪,学习不过一年多就想要炼制地阶灵宝,可能会一口老血喷出来。

大陆之上,炼器凋零,宗师级的炼器师几乎消失殆尽,即便是伽陵学院这样传承千年的学院,也不过是有五长老一派勉力传承。

有天赋的很少,何况即使有天赋,很多炼器的办法也都失传,导致一般人很难成为炼器大师。

五长老好不容易这么多年,也就找到了西泽一个人来继承衣钵罢了。

大陆之上,现在的地阶以及天阶灵宝,几乎都是几千年以前甚至更久炼制的,数量稀少所以珍贵。

便是五长老,也从来没有炼制出天阶灵宝。

可惜西泽几乎只是大致的听了一点相关的事情,而且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有多么变态。

而一旁的蒂亚,自然更不知道了。

她沉吟了片刻,也为这个问题忧伤了片刻,毕竟她自己也是这样的情况,但是转瞬她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豪爽的拍了拍西泽的肩膀:“放心!咱们只要努力下去,肯定可以有那么一天的!再说,长悦是什么样的人,这点事情不会影响咱们的友情啊!”

西泽闻言,认真的点了点头:“嗯!说的也是!”

蒂亚的视线随即落向了某个方向,浮现了几分担忧:“我现在就是担心…。三殿下能不能应付的来?”

看样子,那些红色的光刃似乎很难应付啊……

“那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五长老看着,也忍不住皱起眉,不知为何,仅仅是这样看着就心生担忧。

虽然他对羽千宴的水平有信心,但是那东西好像也十分诡异…。

没有听到回答,他转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铃音,当看到她异常严肃的神色时,忍不住心里吃了一惊,那种不好的感觉更加强烈。

“难道…。这里面…。”

铃音脸上十分凝重,以往总是带着的温婉笑容,也不知何时已经褪去。

这让她看起来,有着无法言喻的威严和气势。

“事情有些不妙,希望…。不是那些人…。”

五长老听得心中一沉:“您是说哪些人?”

铃音顿了顿,看向他,声音凝重。

“我希望,你们永远不会碰到的那些人。”

五长老正想再仔细问问,却忽然见铃音的视线看向了远方,似乎在透过虚空,看向某个地方。

“…也希望…他不会遇到的人…”

五长老的心,彻底沉了下来。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胸腔堵得更加厉害,心脏却是剧烈的跳动起来,脑海中那根线,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紧绷起来。

看这样子,铃音似乎是知道些什么的,但是显然并不想说。

而且,分明是涉及到了苍离…。

他知道,苍离曾经和铃音是差点成亲的,当时他和苍离一起出去游历,半路遇到铃音,俩人相处的极好,在了解到彼此都是奥斯帝国四大学院的人之后,更是几度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当时,他们已经约定好,等回到奥斯帝国,他们就告诉彼此的长辈成亲。

但是中间曾经发生过一件事情,导致两人最后一起回到帝都之后,竟然都闭口不提当初的事情。

所以,这件事情,也就只有当时才十几岁的他才知道的秘密。

而那件事情,实际上就是他们三人曾经分散过。

在分离的那段时间,他自己一个人奔波,努力找寻他们的踪迹,芊儿一无所获。

半个月之后,两人一起回来,一切却都已经变了。

他至今不知当时那半个月,曾经发生过什么,即便是后来两人形同陌路,他心中悲伤可惜,也从未问过。

却不想,在这时候,突然觉察出了一点异常。

看样子,两人分明是曾经遇到过神秘的人!

而那些人,让铃音都不敢试其锋芒。

但是……

他心里忽然沉重不堪,想起不久前的那一场劫难,再看看今天来的这些人,越想,心里竟是越不安。

虽然两群人看起来并不相似,而且之前的那些人分明已经被轩辕夜解决,但是…。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就是同一群人啊。”

正在思虑间,忽然有人缓缓靠近。

五长老抬头看去,却是一个身穿银白狐裘的男人。

他的头上戴着兜帽,只能看到一截白玉般的下巴,和一张毫无唇色的薄唇。

此时,他嘴角微弯,语调漫不经心,似乎只是在随意的探讨今天的天气。

看到他这样随意,五长老不知为何,心里有了点怒意,但是心知没有理由对对方发火,便皱着眉头道:“你又是什么人?”

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因为这个男人毫无声息的靠近了两人,若不是他开口,只怕他还没有发现,可见这人的境界之高,绝对不在他之下。

雪栖似笑非笑,道:“不是你们的敌人。”

铃音见到他,却是从恍惚之中清醒了过来,闻言却也是没有生气,反而是看了他几眼,忽然道:“你知道他们?”

雪栖嘴角的笑意清淡了些:“算不上认识。不过是,略有耳闻罢了。”

铃音释然的点了点头,眉宇之间,却是依然有一些担忧。

不知为何,这个看起来有些虚弱,但是又拥有诡异的强大力量的男人,并不让她觉得厌恶。

她觉得,这样的一个人,应当是不屑于用一些不入流的手段的。

因为这种人,通常十分骄傲。

而且看样子,在和凤长悦接触了之后,他也改变了原本的想法。

因为就连她都知道,只有凤长悦真心实意的想要帮他,他才有最快痊愈的可能。

五长老见铃音并没有敌意,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雪栖却是率先看向凤长悦,嘴角的笑意微深。

他原本并不打算搀和这件事,但是芊儿忽然觉察到凤长悦的动静,也就过来了。

没办法,凤长悦施展四种神火,他无法不来。

好奇,另外,身体里面,也的确似乎涌动着一种渴望。

他实在是想要尽快的好起来,那么凤长悦自然不能死,不仅不能死,还不能被别人带走或者欺负的半死。

不然他的身体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就来了。

结果,又恰好看到凤长悦施展的这一招,纵然他对凤长悦之前已经改观不少,此时也依然忍不住挑眉,在心里承认她的确是堪称变态的天才。

这样的她,虽然现在不过是一星灵宗,但是只怕不需要多久,就能和那一群妖孽相提并论了吧?

呵,他们若是知道,在这里,还有着这样的天才的存在,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真是……好奇的很啊……

“啊!”

羽千宴忽然一声压抑至极的低吼,唇边不断的涌出血来。

而他的身体,也不断的颤抖,显然已经到了极限。

天空之上的那一根手指,却是越发的凝实!

随着他这一声嘶吼,仿佛所有的力量都突然崩裂!喷涌而出!

那根手指,终于朝着那红色的光刃碾压而来!

雷神之矛在里面,冰蓝色的光芒闪烁!

尚未完全触碰,三者之间的能量冲撞,已经让周围的地面全部碎裂,而后轰然掀起!朝着四周凌乱飞去!

在羽千宴的周围,立刻出现一个极大的深坑!无数裂缝沟壑,霎时间出现!

整个地面,都因为这狂暴的能量冲击而剧烈的颤动起来!

无数红色的光刃,朝着那手指而去!

然而一直所向披靡的光刃,在遇到那黑色的符文的时候,却是诡异至极的变得缓慢起来!

但是这样的僵持不过片刻时间,而后,那些血色的光刃,就再度加快了速度,朝着那手指飞去!

嗤!

无数道伤痕,突然出现!

羽千宴的身上,顿时撕裂了无数伤口!

这原本就是他倾尽全力的杀手锏,凝聚了他所有的精力,此时被围攻,造成的伤害自然也是紧随而来!

一刀刀,尽数照应到他的身上!

噗通!

羽千宴终于支撑不住,猛然跪倒在地!

那手指之上,浮现的黑色符文,却是逐渐变深!

竹见见此,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却是已经做好准备,等羽千宴坚持不住的时候,就直接将他拿下。

顷刻间,无数光刃忽然朝着羽千宴而去!

他跪倒在地,豁然抬头,身上已经血流不止,而且灵力几乎已经耗尽,别说反击,现在的他就是站起来,都很是艰难!

若不是雷神之盾在支撑,只怕他已经倒了下去。

他狭长的眼眸里,映出一片猩红的光。

然而下一刻,却是忽然被换成了一片斑斓的彩色。

他眨了眨眼睛,却是依然没有看清眼前的情形。只感觉一团彩色,突然挡在了他的身前。

周围隐隐似乎还有金色的光辉,但是很淡,几乎难以看清。

不过,他看到的那一瞬,就明白了这是凤长悦终于出手!

下一刻,他忽然感觉到被一双手掌馋了起来。

那手很柔软,却仿佛带着无尽的力量,上面依稀带着炽热的温度。

她来了。

羽千宴忽然觉得身体一阵虚脱,嘴里的血腥气息,弥漫在鼻端。

他几乎可以想象到,自己身体内部,已经是一片狼藉,破损不堪。

而后,借助着这双手的力量,他勉力站了起来,而后便是轻轻推开。

“我没事儿。”

他淡淡说道,同时伸出手擦去唇边的血,似乎真的没什么。

凤长悦眉间微蹙,她几乎从未见过羽千宴这样狼狈虚弱的样子,可见这一场战斗,给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但是她也了解他的性格,听他这么说,也没有坚持,就松开了手。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拿出了一颗丹药,放到了他唇边:“多谢你。”

羽千宴张开唇,将那丹药含了进去,几乎是入口即化,从而感到一股温热的力量从喉间蔓延而下,沿着身体的经脉游走。

一瞬间,似乎整个人都处在温热的温泉之中,似乎连那疼痛都不那么明显了。

凤长悦见他脸色好了一些,才转身看向那被阻拦在外的光刃。

之前出现的光圈,被她甩下,正好挡在了中间。

中间的像是波澜的湖面一样的彩色波纹,还在微微颤动,看起来十分平静,却是将那些红色的光刃尽数吞噬!

那里像是有一个黑洞,充满了强大的吸力,便是凤长悦自己,也是有些吃惊。

她只是想要将四种神火的力量重新融合,觉得或许会产生极大的冲击了,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一个奇怪的东西。

但是不管怎样,战斗力已经是出乎意料。

她自己在中间的时候还没有觉察,当将那光圈扔下来的时候,便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而当那光圈挡在前面,毫不迟疑的将那些红色的光刃都吞噬了的时候,她终于确定了心中的猜想——这光圈,的确是融合了四种火焰,最关键的是,它居然将天堂火吞噬的特性放大了出来!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是让竹见的脸色骤然一变!随即咬牙——

这个少女真是不能留!她多待一刻,就会带来无数的麻烦!

如果她一直这样下去,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意外来!

如果到最后,破坏了他们的计划,那才是功亏一篑!

但是无人知晓,此时的凤长悦,其实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因为,她隐隐感觉到,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

那种感觉很奇怪,她的身体分明已经透支了灵力,精神力也几乎消耗枯涸,但是那种有什么东西即将破牢而出的感觉,却是越发的强烈。

而灵宗之心,也跳动的越发快速!

然而就在此刻,头顶忽然袭来一阵冷风!

她心中一惊,立刻反应!回身就朝着羽千宴抓去!

羽千宴也似有所觉,在这一刻猛的朝着一边躲去!

但是却依然晚了!

凤长悦神色冷厉,抓住了羽千宴的一个手腕,却发现对面的竹见竟也是钳制住了羽千宴的肩膀!并且大力的朝着他自己的方向拽去!

凤长悦不敢争,怕他真的将羽千宴的身体损毁了,便松开了手。

然而在松开手的一瞬间,却是脚底一转,出现在了竹见的身后!手中冷光乍现!

然而竹见却也是反应极快,身形陡然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便挟持了羽千宴,出现在了天空之上!

而此时,天空之上的那手指,终于逐渐消散。

而那红色的光刃,也都被凤长悦的光圈尽数吞噬!

天地之间,忽然间变得极为安静。

竹见的手掐住了羽千宴的脖子,脸上浮现奇怪的笑容,轻声问道:“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这里吗?为什么,要针对你们吗?嗯?”

羽千宴咳出一口血,却是丝毫没有看向竹见的意思,眼角眉梢,都似乎带着一丝讽刺的意味。

竹见也不恼,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因为,你们当初,偷了我们的东西——我奉劝你,立刻将那个东西叫出来,否则…。我可是不保证,会不会屠城呢…。”

羽千宴突然睁开了眼睛,冷光乍现:“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我跟你们从来没有过交集。”

竹见忍不住大笑:“哈哈哈…。这些话,你说出来骗鬼呢!若是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会…。我们独传的武技!暗灵指!你的身上,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奇怪的秘密!”

羽千宴心底一沉,却是看向了对面的凤长悦。

凤长悦虽然没有听见竹见的话,但是也觉察出了两人之间的异常,一时僵持在原地,没有动作。

只是眼睛,依然紧紧的盯着竹见。

若他一旦有异动,她必定会想尽办法!

竹见冷冷的看了凤长悦一眼,意味不明道:“若是她知道,你有这么多的秘密瞒着她…。”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的事,也不关她什么事儿。”

羽千宴咳嗽了两声,面色冷淡,淡漠如雪。

虽然看起来形容狼狈,但是那一身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却是越发的浓郁。

凤长悦皱了皱眉头,不知为何,觉得羽千宴忽然变得有些不一样。

竹见有些诧异的挑眉:“哦?看她这样卖力的救你,我还以为…。不过,要是你心里没有她,能这样拼命?哈!可笑!”

羽千宴也笑,眼睛里似乎染了血,一片血红,模糊不清。

唯独那身影,纤细,笔直,一如记忆中的模样。

“你就是问我一百遍,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所谓的东西,我也从来不知道是什么。”

竹见的脸色霎时间难看起来。

“既然如此…。”

轰!

忽然一声爆炸声,惊天而起!

所有人都转眼看去,却见是原本那一个彩色的光圈,陡然消散开来!

无数的光彩朝着四周散去!疯狂的能量波动,也波及四周!

靠的近的人立刻召唤灵力铠甲同时飞快后退!

然而,那力量却是超乎想象,几乎是眨眼间就震碎了那些人的铠甲!重重摔落在地!

一时间血肉飞溅,哀嚎四起!

整个帝都,都顷刻间被这一片彩色的光芒笼罩!

然而笼罩之下,却是无数建筑在崩塌!无数人在受伤甚至死亡!

而凤长悦,却正是这一片波澜的中心!

她的身体之上,忽然血肉崩解,淌出无尽的血液!

她最后的念头便是——银魂鬼火,终于还是爆发了…。

随即,便失去了意识,颓然倒下。

“长悦!”

“院长!”

惊呼声四起,然而此时此刻,却是无人可以靠近!

下一刻,却见凤长悦所在之地,一片金光乍现!

一道魁梧神圣的身影,忽然出现!

凤长悦的身体,被苍小心的抱在了怀中,而后,璀璨的金色眼睛,忽然睁开!

天地之间,风云突变!

于是,在无数人的注目之下,一片斑斓的彩色光芒,突然倾斜而下,并且不断的蔓延开来,而在最中间的位置,一片神圣的金色陡然出现!

天空之上,忽然电闪雷鸣!而后,忽然像是裂开了一般,缓缓出现了一道白色的缝隙!

淡淡的辉光,如同流水一般,从天边落下!

而后,和那彩色汇聚在一起!

仿佛天地在这一刻,忽然相融!

而见到这一幕,便是竹见,也无比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那个少女,看起来虽然厉害,可是也不过是这里的一个普通修炼者罢了!

她怎么可能和那里有关系?

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因为她有危险,或者触动了什么,才导致她居然和那里连接了起来!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一刻,他看着那一片璀璨的光辉,忽然心生畏惧。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女,绝对不简单!

然而现在,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将她杀掉了!

凤长悦此时已经失去了意识,无力的昏迷在苍的怀中。

苍低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金色的眼中,流露出悲伤愤怒。

“娘亲!娘亲!娘亲你醒醒啊!你怎么样了!你不要吓娃娃…。”

一声稚嫩的哭喊响起,却是娃娃从金色手镯之中爬了出来,坐在一旁,看着昏迷的凤长悦不断的哭泣。

“别哭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救她!”

小彩不知何时,也已经回到了这里,看似冷静,但是翅膀却是微微颤抖,头上的翎毛不断的颤动。

苍心中一沉。

娃娃居然自己出来了。

证明凤长悦的确是彻底的昏迷了,而且,显然对金色手镯的控制力减弱了许多!

不然,纵然娃娃成长了,也不可能自己出来的。

它沉声道:“你们不要担心,主人不会有性命之忧。”

小彩和娃娃都瞬间抬头看向它。

“因为…。”

它静默片刻,下一瞬,凤长悦的身体忽然漂浮了起来!

凤长悦体内,灵宗之心下面,一颗金色的星辰,缓缓浮现!前所未有的璀璨!

像是顷刻间映亮了黑暗,无尽辉光!

当帝都的光芒消失的时候,所有人都忽然发现,来挑衅的那些人,忽然全部都消失了!

而最关键的是——

凤长悦也消失了!

------题外话------

这两天过去,就正式进入下一卷,也进入下一个地图啦!可以去找阿夜和爹娘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