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30 季明城之死

海川的身体,随着这一声的落下,忽然连番颤动!从他的身体里面,不断的响起爆炸的声音,看上去十分渗人。

而他的身体也因为身体里面的连续不断的攻击而爆裂开无数伤口,血流不止。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顿时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凤长悦却是毫不犹豫,手中璀然绽放出一朵绚丽的火焰!

那火焰像是精灵一般,在她的手掌之中盘旋,时不时的缠绕着她的手臂,似乎极为亲昵。

她看着海川,掌中的火焰,越发剧烈的燃烧起来。

“慢着!”

忽然一声惊呼,打断了这里的死寂。

凤长悦眉目如刀抬眼看去,见到来人,嘴角挑起一抹冷笑。

“你、你不能这样做!”来人一脸焦急,急切的说着,同时突破阻拦,朝着海川冲了过去,眼睛却是一直看着凤长悦,似乎十分担心她出手。

季明城。

凤长悦心想,今天这是你要自己撞上来的了。

所有的事情,正好一起解决了吧!

凤长悦冷嗤一声,像是看着一个笑话一般看着他:“季明城,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不过,既然你来了,我也就省的专门去找你了。今天,不如一起了解!”

季明城看着她,脸色白了一白,却是没有后退:“你、不管今天怎样,你都不能杀他!”

说着,他转身看着海川:“师父,你还好吗?”

海川抬眼,诡异的看了他一眼。

季明城的眼色变了变,却似乎没有看懂海川的神色,安慰道:“师父,我今天一定可以将你带回去,你且宽心…。”

他转身看向凤长悦,面色犹豫了片刻,抿了抿唇,似乎挣扎了片刻,而后,竟是一掀衣摆,突然朝着凤长悦跪了下去!

“从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错!我自己可以一力承担!我今天可以将我自己交给你,你想要怎么处置我都无所谓,即便是…。千刀万剐,我也绝无怨言!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今天不可以杀他!只要你放了他,我……”

“季明城。”

凤长悦忽然开口,语调平静。

“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判吗?”

季明城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脸色青白,但是眼睛却始终看着凤长悦。

“我…我都已经给你跪下了…你为什么不能…。”

他看着凤长悦,似乎有些痛心疾首,还有几分无法理解的悲痛和无奈。

“你的性命,对我而言,一文不值。”

凤长悦淡淡道:“我想要杀你,只怕还要犹豫一下,毕竟会脏了我的手。”

季明城剩下的话,顿时被堵了回去,胸腔像是被什么东西塞住,十分沉闷。

他脸色变了几变,回头看了一眼海川,犹豫片刻,咬牙站了起来。

唰!

他右手之上突然出现了一柄青色的长剑,直指凤长悦。

“若是你不答应…那么,就战吧!”

凤长悦看着季明城,缓缓勾唇。

“正好,我也实在是不想再见到你这张脸了。”

她忽然将手中的火焰朝着海川甩去!

季明城看着那朝着自己而来的炽热的火焰,不受控制的后退一步。但是即便如此,那火焰还是擦着他的身体而过,并且差一点波及到他的身上,只觉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而那团火焰,也瞬间分散成了许多道,形成了一个牢笼,将海川彻底的困在其中。

季明城看着自己身上那一处疤痕,皱紧了眉头。

方才他不过是一个没注意,就被这般轻易的耍了一把,实在是丢人至极。

但是到了现在,也实在是顾不上这个了…。

他看了一眼被困住的海川,皱起眉头,而后深呼吸,看向了凤长悦——

“来吧!”

说完,他手中青剑挽出一个剑花,寒气隐隐,便朝着凤长悦而来!

凤长悦同时搭弓,瞄准——射!

这一次,她没有丝毫犹豫,便是直接用了自己的杀手锏!

今天,就给所有的事情,来一个了解!

当两人出手的时候,原本已经被分裂成了两半的天空之上,忽然再度出现了阴云!

周围狂风皱起!

在两人周身,都忽然出现了能量漩涡!而且越来越狂暴!

周围的天地灵力,在这一个瞬间,开始被两人各自吸取!

像是黑洞一样,两人都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能量,甚至那隐约的能量风暴,都逐渐波及到了周围。

凤长悦手中的射天箭,逐渐汇聚了周围的能量,渐渐变得璀璨耀眼。

她的身体笔直,将射天弓拉出了一道完美的线条。

她瞄准了季明城的眉心,而后猛的松手!

身体之内的灵力似乎在这一刻都疯狂的奔涌起来!灵宗之心也快速的跳动起来,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随着这一箭射出去,流淌在筋脉之中的灵力,都几乎沸腾!

喷涌的力量都在这一刻,凝聚到了射天箭之上!

唰!

尖啸的破空声骤然响起!

几乎是眨眼时间,那射天箭就已经到了季明城的眼前!

他在这一刻,觉察到了绝对的威压!

季明城心中几乎立刻明白,如果单打独斗,他绝对不是凤长悦的对手!

先前在伽陵学院被围攻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凤长悦已经是灵宗,却不想,当真正对上的时候,她比他想象的,更加难以对付!

他手中的青剑陡然竖起!在这一刻,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

这一把青剑通体呈现淡淡的青色,看起来比起一般的剑都要细一点,但是边缘却是十分锋利,若是仔细看去,可以看到在那青剑之上,还有着隐隐的花纹,神秘莫测。

当他举起这青剑额一瞬间,众人都忽然觉得,周围似乎突然冷了一瞬。

不少人看去,这才震惊的发现,季明城的青剑之上,竟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层流动的辉光!

这一层光芒像是流水一样,在那剑身之上来回缓缓流动,映出璀璨的日光,而那原本剑身之上的花纹也似乎受到了影响,随着缓缓的游走了起来。

就在此时,射天箭已经在眼前!

咔!

清脆的撞击声音传来!

众人看去,却见天空之上,季明城的身前,瞬间出现了一块厚厚的冰层!

而正是这一层冰,死死的挡在了他的身前!

凤长悦的射天箭,正是撞击到了这上面!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

射天箭已经是超越天界灵宝的存在,却在这一击之中,被阻拦了下来…。

这冰有问题!

“回来!”

凤长悦毫不犹豫,立刻召唤射天箭!

她看的清清楚楚,那突然出现的冰层之上,射天箭撞击的部分,只是产生了一些裂缝,却完全没有破碎的趋势!

按照常理而言,这一箭而去,起码是要直接穿刺而过的,而现在…。

她右手一扬,便立刻让射天箭回来!

那一边的季明城,显然也不好过,虽然那冰层在他身前挡住了凤长悦的攻击,但是他自己显然也是受到了波及,胸膛剧烈一颤,便是猛的吐出一口血来!

而他的脸色,也在瞬间变得极为晦暗,可见这一击,还是给他造成了极大的损伤。

但是无论如何,他终究是挡住了凤长悦的这一箭。

他咬牙擦去自己唇边的血迹,手中的青剑却是忽然朝着那冰层砍去!

刺啦!

一声刺耳之极的声音,忽然传来!

这一声实在是难听之极,尖锐刺耳让人难以忍受,不少人都是下意识的皱紧了眉头。

这一剑,季明城的青剑在那冰层之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痕迹,而后他动作不停,再度砍去!

刺啦!

又是一声让人难以忍受的声音!

凤长悦蹙起眉头,而后眼神陡变!

不过是听到了两声,她的情绪就变得有些焦躁,并且逐渐变得不耐烦起来,心里头似乎有什么东西逐渐涌现,想要发泄却找不到途径。而与此同时,她身体里面的灵力,居然产生了片刻的紊乱!

说是紊乱其实也不算,但是对于向来完全掌控自己的凤长悦而言,却是极大的警示!

季明城居然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尝试攻击她!

那青剑原来不是为了直接攻击,而是通过这样纷乱刺耳的声音,用音波来攻击她!

而且这冰层显然十分诡异,和那青剑合在一起,竟然有着这样诡谲的攻击效果!

她神识之中陡然清明,而后几乎是立刻封闭了自己的听觉!

射天箭和它也不过是硬碰硬,看样子,是需要用其他的手段了!

她忽然将手中的射天箭收了起来,而后徒手拉开了射天弓!

季明城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知为何心中突然不安,但是想到自己已经是用了这样的招数,必定可以拖住她,也就安心了一些,全身的灵力都涌向了剑尖,狠狠的划在那冰层之上!

依旧是浅浅的一道,那青剑却是逐渐发生了变化!

每当他划出一道,那青剑的颜色就变得越发的纯粹,上面的辉光也变得越发的柔和清澈,那上面的神秘符号,也越发的清晰起来!

而他周身的能量,也在疯狂的增加!

甚至在他的身体周围,狂暴的能量已经无法让一般人靠近!

而这一边,凤长悦空手拉开了射天弓,在众人都震惊的睁大眼睛,不知她为什么不用射天箭的时候,却见到她手上,忽然出现了一簇火焰!

那火焰的颜色呈现紫金色,但是在最外层,却隐约有着一层淡淡的银色。

季明城的眉心忽然跳了跳,他似有所觉的抬头看去,当看到凤长悦的手中那一簇火焰的时候,心中陡然一沉,而后终于抑制不住的生出了恐惧!

他分明记得,凤长悦身上的火焰,不是这个眼色的!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她的身上,又融合了一种神火!

那么现在她的实力…。

嗤!

在这一瞬间,凤长悦手中的火焰,已经飞出!

那璀璨的火焰,在飞出的一瞬间,就即刻分开来!

四道完全不同颜色的火焰,突然划过半空!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是震惊在当场。

“那是…。”

“四种火焰!她的身上居然有四种火焰!”

“天啊!之前传闻她身上有神火,现在怎么会有四种?!”

无数猜测在这一刻,都显得格外苍白。

那四道灼烧的火焰,如同在天空之上架起了一座桥,瞬息隆重!

季明城首当其冲,虽然那火焰还没有到眼前,但是那灼热的力量,却是已经快要让他难以忍受。

那种灼烧的疼痛,从身上的每一处传来!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被灼烧的面目全非,蜷曲不已。

而火焰越是靠近,那威压也是越发的沉重!

他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却发现身体的动作都变得迟缓了起来!

他毕竟现在还不是灵宗,本身对上凤长悦,就已经是难以有胜算,而现在,凤长悦的实力明显比预料之中的更加强大。

他咬紧牙关,五脏都似乎被挤在了一起,整个人连呼吸都会觉得困难。

身上的骨头几乎要碎裂,而筋脉之内的灵力流动也变的极为迟缓。

总之,他整个人都出于一种极为不利的状态!

他低吼了一声,勉强又在那冰层之上划了一道,只是这一次,明显比之前耗费更多的时间,而他自己也明显虚弱了不少。

其实原本这东西就是极为消耗人的能量的,按着他如今的水平,勉强是可以划出五道,但是通常都会将他整个人的能量都榨干,很久才能恢复过来。

其实说起来,这东西是他无意间得到的,当时凤长悦将苏烟连同整个苏家都彻底颠覆,他趁机用了一些手段,就将苏家的东西纳为己有,而后,他又问出了苏家的宝库,而在那里面,正好有一些东西,是连他都没有想过的。

所以,就连海川都不知道他竟是有着这样的宝贝。

而他也是凭借着那些东西,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其实他在进入海涅学院之后,就发现像他一样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他的天赋虽然在西索城可以算是百年不遇,但是当呆在海涅学院之中的时候,他还是发现自己根本不算什么。

何况那里面,还有很多人的天赋,是根本秒杀他的。

所以他虽然勤奋,但是实力却始终不是最好的,不过因为长得俊朗一些,温柔一些,才赢得了不少少女的青睐。

但是即便如此,在苏家倒台之后,他也跟着受了牵连。

他几次受伤都很重,都是靠着那宝库里面的东西快速恢复,甚至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加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样,他终于引起了海川的注意,进而成为了他的弟子。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境界到底有多水。

他平时会尽量掩饰,一般没有大的打斗,再依靠着不错的灵宝,倒也是没有人发现其实他的根基早就不稳了。

他知道那些极端的办法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也不利于他以后的修炼,但是他却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样做了。

那时候他想,只要小心点,不会被发现。

是在是不行的时候,他还有一些特殊的手段来自保,所以他并不将这个事情放在心上。

而这一把青剑,其实就是他无意间发现的东西,后来他发现了它的神奇之后,就极少会用到。

因此,连海川都不知道,他居然有着这样的杀手锏。

在一旁被困死在牢笼之中的海川,身体几乎已经破碎不堪,看起来格外狼别,但是他的脸上,却是意外的平静,看着一点都不像是差点死去的人。

唯有那双眼睛,偶尔闪过极为诡异的光,看到季明城和凤长悦的打斗,似乎在笑,又似乎极为痛恨,多种情绪在他眼中交叠,最终都化为了一片黑暗。

而这一边,那四种火焰,也终于抵达季明城的身前!

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碾压!

一团团的火焰在季明城的身上炸开!

他周围几乎在一瞬间就成为了一片火海,将他吞噬进去!

众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然而下一刻,却见季明城的身形,再度出现!

但是,他的身体之上,正束缚着好几道火鞭,疯狂的将他甩来甩去。

每一次将他抛出,另一道就会立刻迎上,狠狠的抽过去!

那几乎凝如实质的火鞭一下子下去,几乎就在季明城的身上,留下极重的伤口。

血肉翻卷不说,旁边甚至会出现烧焦的痕迹,导致他连血液都没有怎么留,因为全部已经蒸发了。

有的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看到这场景,不少人都是心头发寒——

凤长悦这是故意的啊!

她分明可以尽全力杀了季明城,但是却始终没有那样做,反而是选择了一个界限,不断的折磨季明城,这样的抽打,会极为痛苦,但是又因为无法死亡,而变得越发清晰而痛苦。

关键是,在这样几道火鞭的连番抽打之下,他是连昏迷的机会都没有的,任何痛苦都只能生生的受着!

可以想象,这个时候的季明城,究竟遭受了怎样的痛苦!

然而这一场景,不同的人却是有不同的看法。

其实场中的人,大多都是从生死战斗之中走过来的,面对什么样的场面也不会十分惊惧害怕了,只是对于凤长悦这般折磨季明城,众人的心里想法不同罢了。

但是再怎样不同,也是绝对没有同情怜悯的。

他们看着,不过是一场有趣的虐杀罢了。

蒂亚一鞭子抽飞挡在自己身前的人,随意的擦去溅到自己脸上的血,听到动静就抬头看去,正看到季明城被折磨的不成样子,他虽然在极力的控制自己,但是显然没有什么用处,手上拿着的青剑虽然看着不错,但是被这样吊打,也是无法再施展了。

甚至连他身边原本即将爆发的能量漩涡,也都纷纷溃散!

“真爽啊!”

蒂亚赞叹不已的看着,眼睛里发着光,显然极为兴奋。

在一旁的西泽沉默的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面也是带着几分欣喜的。

虽然凤长悦没有怎么说过她和季明城的事情,但是在照壁阁之中的时候,蒂亚就已经知道了一些,大致也是能够猜到这其中的缘由。

加上凤长悦对待季明城的态度,以及为数不多的几次几乎都将他打死的经历,蒂亚觉得,凤长悦怎么折磨他都是应该的,等他足够痛苦了,再死不迟。

而西泽向来将凤长悦放在第一位,她的任何作为他虽然不怎么说,但是心里都是十分坚定的支持的。

而他也听闻过一些传闻,知道季明城和凤长悦之间的确有着仇怨,所以看到凤长悦终于腾出时间来彻底的教训他,他心里也是高兴的。

季明城握紧手中的青剑,想要划出最后一道,但是却始终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过是眨眼时间,他身上就已经没有了一块儿好地方,别说反击,就是想要挣脱也难。

而一边的海川见此,始终沉默不语,眼神诡异。

季明城觉察到了什么,转头看了一眼,正对上海川阴森的眸子。

他心中一寒,而后终于不管不顾,将所有的灵力都倾注了出来!

丹田之中几乎在瞬间干涸,所有的灵力沿着经脉涌到了青剑之上,那原本就已经足够清透的青剑,此时越发的璀璨透彻。

他忽然剑尖指向自己,用力一捅!

嗤!

剑尖划破血肉的声音,虽然细微,但是却听得让人无比牙酸。

不少人都是睁大了眼睛——季明城不会是疯了吧?他难道是在自杀!?

然而凤长悦见此,天生的本能立刻让她的身体率先做出了反应!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她的身体陡然向后一个铁板桥!

纤细玲珑的身躯,在这一瞬间弯折处一道极为不可思议而美妙至极的弧度!

在她身上,似乎任何的动作,都格外的干脆凌厉,看着极为简单,却又十分有效。

而后她的身体极为灵活的翻转过来,像是灵巧之际的飞燕,翩然而起!

而就在这一刻,一道青光,陡然划过!

像是从无尽的虚空而来,不知从何处出现,也不知要到哪里去。

那一道青光,就这样飞快的过来!和凤长悦的身体,相差毫厘!

而后,在众人还没有看清的时候,那一道青光,忽然就朝着地面而去!

轰!

皇宫门前,忽然出现了巨大的深坑!

无数石块顷刻间化为齑粉!一眼看去,竟是无法看到深处,可见这一击造成的危险到底有多大!

若不是凤长悦躲得快,只怕也会严重受伤!

凤长悦凝目看去,想要仔细的看一眼那深坑,下一刻,季明城的攻击却已经再度来袭!

他自从那一剑刺到自己的胸口,似乎忽然变了一个人,周身的气势不断的增强,竟是隐隐有了晋级灵宗的迹象!

凤长悦警戒的看着他。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人用特殊的办法强行提升自己的实力,通常这样的都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虽然可以让人瞬间变强,但是后遗症一般也都很严重。稍微控制不好,就会影响日后的修炼。

但是在看到季明城的办法之后,她心中还是觉出了几分诡异。

这种念头只是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但是却莫名的让她万分警觉起来。

季明城在这一瞬间,终于挣脱了神火的束缚,整个人都仿佛生出了无尽的力量,而后狠狠的挥出了最后一剑!

那始终稳重如山纹丝不动的冰块,终于开始动了!

在季明城划出最后一道的时候,凤长悦终于看清,他方才的那几道,竟是都在勾画一个五角星!

方才她的心思都放在那声音的攻击之上,却未曾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多重攻击!

真正的杀招,原来是这个!

“去!”

季明城从喉咙里面干涩的挤出一声低吼,尾音已经可以觉察到他的虚弱,可见这一招,几乎耗光了他的所有精力!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那冰块之上的五角星,忽然飞快的变的耀眼起来!

那五角星上面,原本只是浅浅的划痕,现在却是陡然变得极为耀眼起来!

季明城忽然一剑死死的捅入了那冰层之上,正插在五角星的正中间!

一瞬间,那青剑之上,原本流动着的动人辉光,尽数朝着那五角星而去!

而那些符文,也像是跟着一起漂浮到了五角星上一般,沿着那线条缓缓流淌!

这一幕实在是诡异至极,但众人也都是觉察到了其中不同寻常的气氛,不少人都屏住了呼吸——

唰!

某一刻那五角星终于完成!一束刺目的光柱,忽然从那上面射出来!

而后,凤长悦就忽然觉得,自己周身忽然变得不太正常!

她身体里面的灵力,在这一刻,几乎完全停止了流转!

而当她想要动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竟是极为缓慢!

她整个人都像是处在了一个沼泽里面,难以行动!

即便是她身上有神火,也无法阻挡那样的感觉袭来!

她豁然抬头!看向那光柱!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

她忽然醒悟了过来——季明城这一招,居然是……

“那人到底是谁?居然有着这样的手段?哼,想不到这等贫瘠的地方,也有人懂得这一点……”

在一旁,原本正在和竹见相斗的小白,觉察到不对立刻回头,震惊的看到凤长悦居然被莫名其妙的困住了身体!

而季明城正冲着她而去!

“真是好大的胆子!感敢动小爷我的主人!”

小白气的毛都炸了,几乎是立刻就奔向凤长悦,而原本和它缠斗的竹见,见此情形,却是脸色一变,而后皱眉冷嗤。

“不过,虽然会一点,却依然这么拙劣。果然还是没什么见识。也是,这里怎么真正的天才?不知是谁无意间遗漏了点东西,就被这人当做是宝贝来用了,可笑!”

竹见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就只剩下了无尽的鄙夷。

在他看来,这里灵力匮乏,整体的修炼水平都很低,根本就是蝼蚁的世界。他亲自来抓人,已经是给了极大的面子,没想居然遭受了这样麻烦的事情。

就算都是蝼蚁,处理起来,那么多,也是很令人厌恶的。

他的目光,终于看向了凤长悦本身,有些奇怪的笑了笑。

一个人身上,居然有好几种神火?

倒也算是稀奇了。

原本是冲着这奥斯帝国而来的,现在看来,若是将这个少女带回去,指不定上面会更高兴…。

毕竟,神火对他们而言,也的确是想要得到的东西。

若是无意间找到的神火反而是比较好,但是这神火既然都在这少女的身上,自然是都已经认主,那么就会比较麻烦了。

因为神火的主人一旦死亡,那么神火就会在那人死亡的一瞬间,再度消失。

不管怎么说,大陆这样大,若是想要再找到,可是不容易的很。

所以竹见的心中,在这一刻便确定了,不取凤长悦的性命——将她带回去,说不定会更加讨喜。

忽然觉察到了一道目光,竹见扭过头去,却对上了海川的深沉的眼神。

那眼神里面的意思,再清楚不过。

竹见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海川才心满意足的收回视线。

这一瞬间,两人已经完成了一个交易。

哼,没出息的蠢货。

竹见心里冷笑,想要的东西那么多,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等事情结束,也就是这些人的死期了。

毕竟,轻易就这样背叛的人,他们也是会觉得恶心的。

这人居然还想着趁机捞取更多的利益,真是可笑!

竹见冷冷一笑,身体之内却是开始逐渐积蓄力量……

而另一边,季明城见凤长悦困住,终于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这东西虽然对身体的损耗极大,但是能够阻拦她,也算是值了……

他向着凤长悦的方向飞去。

他的身体已经极为虚弱,任何人现在给他一记他都会倒下,所以,他虽然眼前一阵阵发黑,面上却是不显。

其他人见到这场景,也都屏息看着。

小白却是已经窜到了凤长悦的肩膀上:“主人!主人你没事儿吧!”

它有些焦急的看着凤长悦,爪子不安的抓她的头发,乌溜溜的眼睛里,全然的担忧。

凤长悦皱了皱眉头,缓缓摇头:“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想不到他居然有这样的手段……”

若不是她曾经去过绝龙谷,对那里特殊的环境有过了解,曾经见识过无数的小空间相互交叠的场景,只怕此时也是无法辨认出来,季明城用的居然是这一招!

只怕没有人会想到,季明城忙活了那么久,其实就是为了开启那冰块和青剑!

这两样东西里面,都贮藏着大量的空间介质!

而那种介质,自然是和这里的不同,所以在他用青剑划开,并且倾注的时候,其实就是将那些介质凝聚起来,借助那些光辉朝着她攻击罢了!

也就是说,她现在其实算是被季明城困在了小空间里面!而这里面,恰巧流速极为缓慢,让她的行动都变得慢了起来!

这和那种威压造成的压迫天差地别,所以她一时之间,竟也是无法脱离。

小白自然明白她的意思,怒意凛然:“管他是从哪里弄得这狗屁东西!他今天敢伤你,我就一定要整死他!”

而一旁的小彩,在缠斗之后,也负伤累累,当回头看到这场景的时候,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小白——你是怎么回事儿!主人都这样了你还在干什么!

小白受到小彩的指责,先是想要辩驳,但是看到小彩那一身的伤痕,突然就熄火了,心中的愤怒,却是越发的浓烈,几乎要冲出胸膛!

而这时,季明城终于到了!

他一剑狠狠刺出!

凤长悦同时突然周身烈焰焚烧!在季明城的剑即将落下的时候,忽然正面迎击而上!

她身体飞旋,一脚踢在了季明城的手腕之上!

季明城尚未来得及看清是怎么回事,觉察到暴起的能量波动他下意识的后退,却是已经避之不及!

眨眼间,只觉得一股大力,陡然袭上他的手腕!

这一下几乎让他的手腕直接断裂!

而一股无比炽热的狂暴的能量也顺着那里,疯狂的涌进了他的身体!

下一刻,季明城的身体,就像是个沙袋一样,被狠狠的踢飞!

凤长悦却没有就此罢休,打蛇随棍上,紧随其后,连番出腿!几乎下下都踹到了季明城的心窝!

季明城被她打的连连后退!周身的血溅了半空。

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愣怔的片刻,凤长悦已经反攻,并且将季明城打的几乎半死!

砰!

季明城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荡起一地烟尘!

所有人鸦雀无声。

凤长悦这一连串的攻击,消耗也极大,脸色分明是白的,但是那双幽黑的眼睛,却燃烧着无尽的战意!让人望而生畏!

那个消瘦挺直的少女,一身衣衫已经凌乱,上面沾染着不少的血迹,神色有些苍白,看起来似乎应当是狼狈的,但是看着她,任何人都无法产生这样的感觉。

因为,她实在是太坚韧了!

仅仅是感觉到她周身不灭的战意,眼中决绝的执拗,和即便如此,也依然保持着绝对气势的姿态……

所有人都无法否认——

这是一个强者。

即使她此时还不是最强,但是,若是给她机会势必有一天,她会成为最强大的,站在最顶峰的那个人!

竹见看着她,看到她指尖缓缓坠下的血液,看到她冰冷淡漠的神色,忽然打了个寒战:这个少女,或许…。比他想象的,还要强大太多…。

不能留!

在这一瞬间,竹见心中无比确定——这个人,绝对不能留!否则,便是放虎归山!

若是没有趁着她还弱小的时候将她杀了,那么将来肯定后患无穷!

他在这一瞬间,清除了所有之前的想法,只剩下了一个——杀!

凤长悦看着季明城,几乎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生命迹象,即便是此时没有死,被她连番打断筋骨,并且将神火渗人到他丹田,他也绝对活不过两天了。

这件事,终于得到了一个了解……

在她想到这个的时候,几乎已经死去的季明城,忽然艰难的睁开了眼睛,看向她。

他的身体破损极其严重,血肉模糊,有几个地方,还以不正常的角度耷拉着,显然是骨头都折了,而他的脸色,也无比的灰败,原本强行催动那个招数,已经是将他的身体完全榨干,几乎所有的能量都在那时候发泄完,到了最后他甚至是用了自己的心头血作为补充,才终于施展出来那一招。

原本他那样之后,身体就已经完全不行了,但是凤长悦随后的攻击,又彻底给了他致命一击。

他脸上有很多血,也有很多灰尘,看起来狼狈不堪。

仅仅是睁开眼睛这一个动作,他都挣扎了许久,看起来极为痛苦艰难。

然而他还是坚持这样做,睁开眼睛,看向了凤长悦。

凤长悦忽然愣住。

因为,那双眼睛里面,闪动着太多情绪。

凤长悦忽然想起来,方才她积蓄已久,等季明城到眼前的时候再突然出手的时候,季明城似乎……眼睛里,虽然有一瞬的惊异,但是却没有杀她的意愿。

而她出手之后,季明城随即就被打下,虽然他原本就已经很是虚弱,但是再回想,好像那力道,也的确是弱了一些的…。

他似乎,刚才靠近她的时候,并不是要打算对她真的动手的,却更像是做样子一样。

她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而后她猛的对上季明城的眼睛!

他的眼神,却是轻微的转移,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她心头忽然闪过极致的危险!

“长悦小心!”

惊呼声四起!

凤长悦的身后,不知何时竟是忽然出现了一道血色的光刃!直冲她后颈而来!

当它靠近的时候,飞过的地面坍塌一片!无数裂缝纷起!

下一刻,它已经到了凤长悦的身后!

周围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睁大了眼睛看着!

蒂亚忍不住一声惊呼,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唯有一双杏眼里面,满是惊恐。

西泽正拉住一个人的胳膊,闻声抬眼,正看到那红色的光刃从后面刺向凤长悦的头!他心里陡然一颤,心脏忽然提了起来,而后一把将手中的人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远处,当场死亡。

而原本和那些人激战的五长老等人,也几乎是瞬间觉察到那一股极为阴冷的力量出现,扭头看去,却见是冲着凤长悦而去!

铃音脸上的浅淡笑容,终于完全散去!眼眸深处也浮现了担忧之色!

这少女,毕竟是他的徒弟…。

羽千宴狭长的眼睛里,映出那一道红色的光刃,几乎立刻让他握紧了手中的雷神之盾和雷神之矛!

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紧紧的攥住,而后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心里像是有火焰在灼烧!快!要快!

只是他距离凤长悦的距离,实在是太远!

不只是他,几乎所有人,都和凤长悦有一段距离!然而那光刃,却是已经飞到了她的脑后!

若是一刀下去,或许便是血溅当场!

凤长悦周身的汗毛都在一瞬间起来,极致的危险降临的时候,身体比脑子更先反应!

她陡然转身!手中火焰烈烈,全力一击!

纵然这一击无法完全应对,也绝对不能让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

她在出手的瞬间,天堂火也以绝对的速度,迅速覆盖了她的身体!

嗤!

什么东西穿透血肉的声音,细微而清晰。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幕。

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天…。”

那光刃,被一个人阻拦住。

季明城。

那光刃几乎是瞬间,将他的身体削成两半,整个背部,一道长长的刀痕,横亘其上。

剩下了一层皮肉还在连接着,血在一瞬间,喷涌而出。

血汩汩而出,迅速的将他整个人都染红了,黏腻不堪。

凤长悦愣住,而后垂眸。

她的手掌,也已经将他的胸膛,捅破。

因为火焰的缘故,身前倒是没有什么血,只是不少烧焦的痕迹,胸膛上,一个巨大的洞。

黝黑,空荡。

季明城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他的声音很轻,因为没有力气,几乎难以笑出声来,只是弯起干裂的唇角,无声的蠕动着。

喘了一口气,他咽下喉间的甜腥,才抬眼看着凤长悦。

他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温和。

“我……我…。今天…。欠你的…。都…。还…。还清…。了么……。我…。你能不能……。原…。原谅我…。”

凤长悦眼神平静似水。

季明城顿了顿,喘了口气才继续道:“我…。我们回去……好……好不好……回…回西索城……我们…回去…。”

他渴求的看着凤长悦,从未这样卑微,这样哀求。

他看到她澄澈的黑色的眼睛,那么干净,那么澄澈。

那么多年,一直都这样美……

凤长悦看着他,摇了摇头。

“我说过,晚了。”

真的是,太晚了。

或者,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季明城的眼神逐渐失去了光彩,看着她,是终于不再掩饰的渴慕和哀求,以及深深的无奈。

是啊,太晚了,他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是他先犯了错…。还能如何?

“可…。可是…。你…。真的…。从来…。从来没有…。”

凤长悦声音很淡,看着他,忽然浮现几分波澜。

“她已经死了。”

季明城的眼睛,忽然睁大,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凤长悦平静的像是在叙述一个无关的事情。

“她在你派人暗杀她的时候,就已经死在了魔兽森林。而我不过是另一个借用了她身体的人罢了。”

她抬眼,看向半空,那里,她之前化作的牢笼里面,海川的身体,不,或许说,尸体,已经在逐渐的腐烂,而后化为血水,最终消失。

她终于明白了这些事情。

海川早就做了准备,若是能赢,就直接杀了她,若是不能,就顺水推舟,将自己作为诱饵,等她放松警惕的时候,再采取非常手段,将她杀掉。

方才那一道红光,就是他倾尽全力的一击。

只是,却被季明城挡住了。

而海川的这一击,显然也是将自己葬送。

季明城应当是早就知道这些事情,所以才会赶来,并且想尽办法不让她去带走并杀害海川。

因为他觉得她会栽倒海川的那计谋之中。

时间很紧,他也没有办法说出来,说出来,她也未必相信,于是,直接选择行动。

其实,他最后那一剑,想来是虚晃的。不过是不想她搀和这件事。

她在这一瞬间,终于想通了一切,事情却是已经结局。

她看向季明城,不知是怜悯还是漠然。

“所以,你再也没有机会挽回她。”

季明城愣愣的看着她,而后忽然笑了起来,他笑声轻微,仔细听却像是在哭。

凤长悦缓缓松开手。

季明城缓缓的瘫倒在地上。

他的脸上依然带着笑容,眼中最后映出那少女冷清的容颜。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

可是,他要怎么说……

我喜欢的,其实,是你啊……

终于,血肉模糊,嘴角微弯,声息全无。

------题外话------

无论怎样,这个男人不值得被原谅,但是每个人都是复杂的,我虽然不会选择原谅他,但是,却也会让他有一个结局。并非要原谅,而是,再恶的人,或许,也曾经有一瞬,是良善的。当然,渣男该死还是死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