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28 生死之间!

来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霎时间被吸引过去,抬头看去,不少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只见在皇宫之外,正有几个人凌空而立,正看向这边的方向。

而他们手中,正挟持着羽步雨!一个人的手,甚至还在羽步雨的脖子上,似乎随时都会下手!要了羽步雨的性命!

仔细看去,那几个人,赫然便是北星学院的长老!而掐着她脖子的人,甚至正是北星学院的院长北烨!

“羽步雨是生是死,现在全屏你一念之间!你是要自己的胳膊,还是要她的命!”

北烨看着羽千宴,仿佛高高在上,带着绝对的把握,看着羽千宴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无路可走的蝼蚁。

凤长悦率先看向了羽步雨。

她此时虽然被挟持,周身看起来有些狼狈,但是却依然不损帝国公主的尊贵,看起来依然带着无可抹去的高贵。

虽然脖子上有着时刻可以要了她的性命的危险的手掌,但是她的脸上,却是并没有十分慌张,甚至连眼底都依然是一片镇定。

若斯仔细看去,可以看到她的裙摆之上,沾染着一片黏腻的血迹,更下面还沾染着灰尘,而她的脸色也有些苍白,显然是之前已经经历了一场恶斗。

她明显是经过一番挣扎的,也或许尝试过战斗或者逃跑,但是最终还是被人挟持。

但是那些人的手段,显然并没有让她害怕,反而是让她的眼中多了几分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凌厉,显然这一次的事情,也让她突然明白了许多。

原本她是微微低垂着头的,当听到那人对羽千宴威胁的话之后,她才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来看。

她在被抓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却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把她用来当做赌注!

他们不仅用她来威胁三哥,甚至要三哥用自己的右臂来换取她的性命!

她心中终于生出惶恐,急忙抬眼看去,一眼看到了那个站在城墙之上的颀长身形。

她因为上次和他争吵,这段时间都已经没有见过他了,却不想,再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形!

她看了羽千宴一眼,那双眼睛依旧淡漠,但是只是对视的那一个眼神,顿时让羽步雨明白了什么。

她心里忽然慌张了起来,艰难的摇了摇头,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到了喉间,也都变作了低喃:“……不…。不要…。”

她之前一直以为,他性格淡漠,手腕强大,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绝对可以不顾情分,抛弃一切的牵绊。

否则他不会那般轻易的就直接让父王退位,不会那么孤绝的对待母后,更加不会一次次的选择背道而驰,去做那些她认为他不能去做的事情。

她从来没有懂过他,但是就在方才,她却是看懂了他眼神里面的内容!

他会选择救她!

可是她宁肯不要他救!

她摇头,眼眶已经无法控制的红起来,酸涩难当。

喉间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得摇头,不断的摇头。

她绝对不要他这样做!

但是,下一刻,她还是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淡漠冰冷如同冰霜的声音。 “你们要如何确保,我自断一臂,你们就一定会放了她?” 她胸口猛的一堵,抬眼看去,却已经被眼泪朦胧了双眼。

而后,她听到自己耳边,响起一道含着几分冷笑的声音。

“你若是做了,我们自然会遵循这个约定,毕竟——你的胳膊,可是比她的性命要值钱的多。” 羽步雨心头绞痛,想要开口,却是发现自己已经被他的威压压制,无法说出话来。

她只能看向羽千宴,无比奢望他说出一个“不”字!

她的性命,现在看来,的确没有他的臂膀珍贵!

她不愿他做出这样大的牺牲来救她!纵然他们是亲人!

她努力的想要将眼泪咽回去,这样才可以看到他脸上的神情。

但是仿佛眼前蒙上了一层雾,什么都看不清晰,唯有那道颀长的身形,挺拔依旧,仿佛崇山。

可以依靠,可以依赖。

“我不相信你们。但是,如果你们胆敢再伤害她一分,今天你们势必会为此付出代价。”

他的语调还是那样平缓冷静,好像什么事情都不会引起他的波澜。

羽步雨却是第一次,从这平静的话语之中,看到了他对她的爱护。

她心头一哽,恨不得立刻杀出去,但是身上的灵力之前已经被封锁,此时她越是激动,对自己的身体影响就越大,不仅不会挣脱,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她拼命的忍下眼泪,忍下心中的无尽悲痛,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或许,还会有机会…。

凤长悦闻言,侧头看了一眼羽千宴。

他的神色,姿态,甚至眸色,都没有什么波澜,仿佛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不知道的人,看到他这个样子,或许还会以为他是在讨论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事情罢了。

谁能想到,在这样的关头,这个男人,依然可以保持这样绝对的冷静和自持?

凤长悦和他站的比较近,看的也十分仔细,但是除了最开始的变化之后,他在那些人出现之后,便是一直保持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

说他完全不在乎羽步雨,可是他却是在认真的和这些人进行谈判,而说他十分在意,这个样子,又着实让人怀疑。

怎么可能会有人,将面部表情,控制的这般自如?

他甚至可以让对方惊疑不定,不敢肯定他到底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即便是凤长悦,也不得不在心中产生敬佩。

一个人如果可以做到如同羽千宴这般不动声色,将所有的波澜全部遮掩在一派平静之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再怎么控制,微表情也是不可能那么自然的。

但是羽千宴却是不同。

他似乎真的完全不受控制,好像在意,又好像不是十分看重,以至于让那些人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于是,在除了最开始的威胁之后,那些人心中也终于打起了鼓,不敢随便对羽步雨下手。

就连握着羽步雨脖子的北烨,见到羽千宴这样的态度,也皱了皱眉,手上的力道却是控制的更加小心谨慎。

这个人…。这个人…。

心思实在是太过难猜了!

这是最让人讨厌的地方。

北烨自问活了几十年,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原本想着,羽千宴虽然已经贵为帝王,但是毕竟年轻,对上他一定可以简单的就看出他的态度。

如果他舍不得羽步雨,那么他们就有了进一步谈判的资本,如果他不在意,那么也不过是一眨眼杀个人的功夫,而且通常而言,碍于名声,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他最后都要选择尽力救羽步雨。

否则,这个王位,他必定是坐的不安稳的!

可是北烨万万没想到,羽千宴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这个少年,看起来也不过是十*岁,却是已经有了这般深沉的心思!让人捉摸不透!

如果猜不出他的心思,那么下面的路,自然也是不好走的。

羽千宴却是十分淡定,眉色冷淡:“你们挟持公主,原本就罪无可恕,如今还要和本王讨价还价…。谁给你们的胆子?”

他双手负于身后,一身玄色锦衣在身,却依然透出无尽的尊贵之意。

眼神睥睨,带着淡淡的讥讽。

那是对蝼蚁的不屑和嘲讽。

北烨心中,霎时间生出一股凉意,下意识的避开了那双深沉狭长的眸子。

但是下一刻,他才又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居然对一个少年怯场了,当下恼羞成怒,神色一变,忽然笑了起来。

“哼,你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今天,现在,你必须做出决定!要么立刻自断一臂,要么…。你就给你妹妹收尸吧!你莫不是以为,我真的不会对她下手吧?” 北烨恶意的问着,同时手上一个用力,将羽步雨的手臂往后面狠狠一折!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清晰,也让人无比牙酸!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心脏之上,来回切割,让人心生凉意!

羽千宴瞳孔微不可查的收缩,拢在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面上却是没有什么变化。

羽步雨倒也是硬气,居然一声呻吟都没有发出来。

凤长悦看的清楚,也比任何人都了解人身体的构造,方才那一下,羽步雨的胳膊肯定是骨折了,而且在她现在的情况下,显然她是无法进行自我修复的。

也就是说,她要自己生生的受着这份痛苦,独自忍耐。

她甚至都没有惨叫出来,虽然脸色白了一白,额头上也冒出了许多细密的汗珠,却仍然在咬紧牙关。

凤长悦知道,这是羽步雨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她不求饶,不痛呼,只是用这样隐忍到极致的办法,来表达自己的坚定。

她其实,也是不希望羽千宴真的自断一臂的吧。

凤长悦微微蹙眉。

她大致可以猜到,这兄妹俩之间,应当是有着什么矛盾的,毕竟羽千宴那样的性格,着实不会对羽步雨解释,很多事情,虽然是为了她好,但是羽步雨或许不会明白。

尤其是,之前羽千宴突然登基的事情。

他肯定是做了什么事情,不然不可能让羽凌天那么顺利的交出王位,虽然他们是亲父子,但是面对皇权这种东西,什么样的关系都会变得不牢靠。

其实羽千宴这种天赋和实力,去当一国之君,反而是拖累。

但是别人却不一定这样想。

羽步雨甚至更多人,对他有误解,其实也是正常。

“本王说了,今天你们伤她一分,都必定让你们偿还!”羽千宴抬头,迎上北烨的眼神,“你若是想要将整个北星学院都拖下水,那么你大可以为所欲为!” 北烨停顿了片刻,之后冷哼了一声,才不甘不愿的将自己的手放下,似乎不打算继续虐打羽步雨,但是显然也没有放了她的意思。

场面僵持。

“北烨兄,你今天怎么这般犹豫不决?不过是一句话,就让你动摇了吗?哈哈,这可不像老夫认识的你啊!”

正在场中一片死寂的时候忽然又有人前来。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几乎是立刻认出了当先的一人!

海涅学院的院长——海川!

他自然也不是孤身前往,但是他在最前面,这样的身份,已经足够说明问题!

海涅学院果真是早就参与其中了的!甚至极有可能,是和北星学院串通好了的,只等今天给他们致命一击!

北烨听到海川的声音,脸色变了变:“这是我的事情,关你什么事儿!?”

其实四大学院之间,关系微妙,四个院长之间,苍离实力超绝,几乎和他们不是同一个水平,也极少和他们打交道,而新月学院的院长,平时不理会世事,加上新月学院一贯的脾性,极少搀和这些纷乱的争斗,于是,海涅学院和北星学院的人,几乎都是相互比拼。

而北烨和海川两人,虽然因为一些事情站在了统一战线,但是其实还是彼此看不惯的。

所以,海川见此,才会出言相激。

北烨根本不吃这一套,他有着自己的打算,虽然这一次,两大学院是一起行动,但是他还是在尽量不和他们扯上关系。

这老东西,一肚子的坏心眼,沾上就没什么好事儿!

海川听到北烨这样强硬的话,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显。

“大家都是一起的,你又何必在这里闹?这件事情,是和我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提醒你,别忘了今天最重要的事情!”

北烨冷嗤一声,没有说话。

海川却是转眼看了一眼羽步雨,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北烨兄,虽然你我相交多年,但是我也着实没有想到,你居然为了…。连自己的学生都能拿来作为赌注呢。真是让老夫自叹不如啊!这份胸襟,可真是让人不得不叹服!” 看上去,竟真是满脸敬佩。

北烨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这句话,真是一个响亮的巴掌,当着众人的面甩给了他!

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羽步雨是他的学生!

羽步雨身为皇室公主,在皇宫之内自然就有着自己的老师,但是羽步雨在北星学院的这几年,的确是拜在他的门下,说出去,也的确是师徒关系。

然而,今天他却是用羽步雨的性命来威胁羽千宴,说起来其实也是为人所不耻的,毕竟这样的事情,也的确是太过不要脸面。

他在做之前,就已经想到会被人责备辱骂了。

但是他既然选择了这样做,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毕竟这点脸面,在他看来,和那些东西根本无法相比。

但是当海川这样当面说出来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脸上十分挂不住。

他语气极为不好:“老夫的事情何时由你来置喙!” 说完,便是不再看他,转而看向了羽千宴。

“快点决定!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你耗!”

羽步雨已经心如死灰。

她能够感觉到一些人投在她身上的视线,各不相同,讽刺,嘲笑,可怜,冷漠……

她却是已经无法做出反应。

她自嘲一笑,嘴角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有黏腻的血液淌下,她却是连擦一擦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然,现在的她被死死钳制住,什么也做不了。

胳膊上,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逐渐变得不那么剧烈。

也或许,是她已经麻木。

不过是一天之间,情势陡变。

她以为平静安和的自己的帝国,瞬间被人围攻,情况焦灼,那些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人,几乎是一夜之间包围了皇宫。

她以为和蔼可亲的自己的老师,却在她没有丝毫戒心的时候,对她痛下杀手,在她意识到不对开始尝试逃跑之后,又被用尽各种手段的抓了回去,并且在皇宫之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挟持。

她以为已经变了的三哥,以为再也不会对她宽容照看的三哥,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救她。

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完全表明态度,看似漠不关心,但是她却第一次,那么清晰的了解了他的眼神,他的内心。

她心里几乎如同江河奔涌,完全崩溃。

原来她以为的,都不过是她以为。

她压抑住自己的痛呼,压制住自己的眼泪,却实在是无法压制自己的情绪。

此刻,她已经麻木,只希望三哥不要被她牵连!

羽千宴上前一步:“我和她换。” “什么?” 北烨一瞬间以为自己幻听了,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羽千宴神色平静:“你如果聋了,就换个人来。”

北烨:“…。口出狂言!看来苍离那个老家伙,不仅没有提升你的实力,还没有教会你怎么做人!哼!真是可笑!” 凤长悦眸色顿时犀利如刀,看向北烨!

北烨瞬间觉得自己似乎被一股奇怪而诡异的视线注视,皱了皱眉头,转眼看去正对上凤长悦的眼神。

那一双湛黑的如同暗夜的眼眸,深不可测,只是这样看上一眼,似乎就会被里面的漩涡完全吞噬,永世无法超脱一般。

森冷,死寂。

这是北烨看到那双眼睛的第一反应,心中几乎是不可抑制的生出了一股寒意,仿佛在深冬的时候,触碰到了无尽的积雪冰原,冰寒彻骨。

他心中极为不舒服,似乎所有的心思在那样的眼神之下都无所遁形,下意识的转开视线。

然而随后,他就陡然意识到了什么一般,猛的回头,再度打量起凤长悦。

眼中的不安逐渐变为了讥讽。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哈!”

他的嗓音发出有些诡异的声调,脸上的表情也似乎有些不对劲。

凤长悦心中大概已经猜到他心中所想,对他满是敌意,甚至是杀意的眼神却是毫不避讳。

“原来你就是…。苍离的那个徒弟,传闻中,现任的伽陵学院的院长——凤长悦?” 话一出口,海川在一旁心中冷嘲。

这家伙,居然才认出来,看来,前一段时间,不知在忙着什么龌龊事情了。

他虽然没有近距离的看过凤长悦,但是当时凤长悦和那些人的交战,他还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尤其是……还有季明城的搀和,他就是想不知道凤长悦是什么样子都难。

此时见北烨才认出来这是凤长悦,而且明显是带着嘲讽和鄙夷,他心里忽然觉得可笑之极。

别的不说,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和凤长悦直接作对并且打斗的。

他可不是闲的没事儿干,去招惹一个身上有着三种神火的人!

虽然她才十几岁,但是那一身的能力,他可是再清楚不过。

就算是要斗,也得让北烨那个蠢货挡在前面。

凤长悦听到北烨的问话,也忽然勾起了红唇,露出几分凛冽的笑意。

“没错,我就是你永远的都无法超越的苍离的徒弟——凤长悦!” 这话,顿时让北烨原本有些得意和解恨的心情变得极差。

凤长悦的话一阵见血,直接戳到他的痛脚,让他的脸色都几乎扭曲了起来——

“你说什么!” 凤长悦冷冷一笑:“看来你是真的聋了。这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北烨登时怒火中烧!心头像是有一团火焰在一拱一拱的,好像下一刻就会猛的涌出来,将一切都燃烧殆尽!

羽千宴神色浅淡:“我说了用我来替换,你若是不同意……那么,北星学院,只怕就会毁于一旦了。” 北烨这才听出一分不对劲,而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派人去了北星学院!?” 羽千宴难得挑眉,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看他。

“只能允许你要挟别人,不允许别人抄了你的老底?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北烨的脸色,几乎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

“你敢!” “本王有什么不敢的?既然你可以对步雨下手,那么自然也要做好准备,所有和你带关系的人,都会被你牵连。” “那些人都身份不凡,你胆敢下手!?”北烨似乎被气疯了,居然吼出了这样一句。

场中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北烨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话是多么可笑——

眼前的羽千宴,已经是奥斯帝国的国君,这个地方,再也没有比他身份更高的人!他又有什么不敢做的!

何况,羽千宴天赋绝佳,自小就在外历练,虽然看起来冷淡,但是其实骨子里的嗜血不比其他人少!

他或许比任何人都更加喜欢用武力来解决一切!因为他可以!

“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将步雨送过来,等我走过去。我可以保证,会成为你们的筹码。否则,你们什么都得不到。我倒是想要看看,是步雨一个人的性命重要,还是…。你北星学院重要!” “你!” 北烨被气的脸色涨红,却毫无办法,最后只得恨声道:“好!我…。” “慢着!” 凤长悦忽然开口,打断了北烨的话。

羽千宴心头一跳,忽然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果然下一刻,凤长悦就看向了他,认真道:“我去。”

羽千宴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反驳:“不行。”

这里面有多么危险,谁也不知道,他怎么能让她去? 他敢于用自己去换羽步雨,是因为他对自己有信心,另外也做好了其他的准备,但是怎么可能让凤长悦出去?

“你呆在这里就行,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你不必搀和。”

羽千宴极少会这样干脆利落的否定凤长悦,可见他心中,的确是极其不愿意这样做。

凤长悦却是极为坚持:

“你是一国之君,怎么能站出来?这些人还需要你坐镇。若是你去了,这些人只怕无法发挥出最好的实力。而且,看样子那个人和师父也有过节,我正好去‘慰问’一下。你也不必担忧,我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的。”

凤长悦难得解释,并且语气极为坚定。

羽千宴心头忽然升起一股烦躁,他如同水墨一般的眉目,忽然起了涟漪。

“不…。” “就这样决定。”凤长悦定定的看了羽千宴一眼,语气轻缓,却是不容拒绝。

羽千宴觉得好像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胸口涌动,想要开口阻拦,却见凤长悦已经站了出来。

“我来换她!” 北烨冷眼看着,几乎要嘲讽出声:“真是感人啊,想不到这种事情,居然还有人抢着做?哈!真是可笑!”

一直蹲在凤长悦肩膀上的小白顿时炸毛,一直看这个男人不顺眼,此时更是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感觉到小白的暴躁,凤长悦轻轻安抚了它的小脑袋,没什么表情淡淡道:“是啊,毕竟,不是谁都有机会,亲手教训自己想要教训的人呢。” 这话,自然说的是她要好好教训北烨一顿。

小白立刻满意点头:没错!对待这种渣渣,就要这样一点情面都不留!

说完,不等北烨反应,凤长悦就径直朝着他飞去!

北烨眨眼间就看到凤长悦居然朝着自己而来,心中一惊,差点后退两步。

凤长悦看的仔细,心中唯有冷笑连连。最后在北烨身前不远处停了下来,目光直指他手中挟持的羽步雨。

“将她放回去。” 北烨见此,干脆也冷嗤一声:“既然你有胆,那老夫今天不妨就和你玩玩!我倒是想知道,那老东西的徒弟,到底有几分本事!”

随即他猛的在羽步雨的背上敲了一下,将她推了出去。

羽步雨身形踉跄,几乎是被这一股大力推着向前飞去。

羽千宴立刻飞身而起,将她接住。

但是当他刚刚将羽步雨拦在手臂之中的时候,就立刻觉察到一股极为阴冷的力量,顺着羽步雨的身体传递而来!

他心神警戒,立刻手腕一震,身体里面的灵力疯狂的涌动起来,将那一股力量完全绞杀!

这一切,都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情!

几乎没有人看到这一幕,也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

羽千宴却是将羽步雨揽住,将那诡异的力量灭杀之后,便将手掌放在她后背,源源不断雄厚而温厚的灵力,便涌向了羽步雨的身体里面,沿着她的经脉游走,逐渐修复着她的身体。

同时,他拿出一颗丹药,喂给了她。

羽步雨昏昏沉沉,虽然被折磨的几乎昏过去,但是脑子里却始终有一根弦紧绷,所以在觉察到自己被抛出去的时候,她还是有着清醒的意志的。

而当闻到那个熟悉的味道,以及那有力的臂膀,她心神终于放松下来,毫不迟疑的吞下了那丹药,借助羽千宴的力量运转灵力,尽快的恢复。

她的眼睛,却是始终看向凤长悦的方向。

她努力的摇头,一点都不想要看到这样的场景。

那个女子,她知道她很厉害,也很强悍,但是,那个人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就这样让她替代她去遭受危险,她心中却是万分的愧疚。

但是此时的羽步雨,几乎昏厥过去,又怎么可能再去? “将她交给我吧。”

羽千宴的视线始终凝注在半空之上的那个纤细的身影,忽然听到有一道声音,侧目看去,却看到身前不远处,结界之外,正有一个人朝着这边而来。

他身上满是血迹,衣衫破裂,隐约可以看到撕裂的血肉,有几个地方甚至可以看到森森白骨,他的脸色极为苍白,脸上甚至还有血迹,唇色几乎如同雪色,整个人的气势都十分低迷,可以想象,他之前遭受了怎样的惨烈的战斗。

而此时,他却仿佛忘记了那些疼痛,一步步极为艰难的朝着这边而来。

显然他走的极为艰难,却依然没有放弃。

他的眼底,也有着不容忽视的决绝。

那一声,虽然很是虚弱,也带着几分小心和渴望,羽千宴却是可以听出来他的坚持。

他的手臂,缓缓伸出,看着羽千宴怀中已经几乎昏迷的羽步雨,声音都似乎在颤抖,每一声都像是从喉咙里拼命挤出来的,带着微不可查的疼惜和悲痛。

慕容云。

羽千宴沉默片刻,却是没有动作。

他的目光在这一瞬,如同冰冷的刀锋,从慕容云的身上扫过。

慕容云觉察到他的审视,苦笑一声,嘴角裂开又疼的收回了笑容,而后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看向羽千宴。

“请你,将她交给我吧。” 这一声,他无比郑重。

羽千宴沉默片刻,却依然没有动作。

“我不允许。” 慕容云的神色,有了一瞬间的崩裂:“为什么?” 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平和的问出这句话,但是却依然无法掩盖他的不可置信。

他以为,羽千宴会同意的。

他和羽步雨青梅竹马,他对她用情多深,羽步雨或许性格活泼完全没有在意这些,但是他相信同样都是男人,羽千宴不可能不明白。

“你没有能力守护她。”

羽千宴的语气极为平静,并未带着苛责。

慕容云原本以为是羽千宴觉得他没有守护好她才会这样反对,但是听到他的话,又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知道,但是我会努力,绝对没有下一次……” “那就等你有足够的能力。”

羽千宴神色淡淡,转开视线,直到瞳孔之中,映出了某个人的身影,才继续道:

“如果,你没有能力完全保护她,不让她受伤,不让她难过,让她一生平安喜乐,那么,就不要轻易的说出这样的话。”

慕容云一愣,随即看向他怀中的羽步雨,此时的她,终于因为心神放松而昏了过去。

她那么狼狈。

衣衫之上全是斑斑点点的血迹,脸色也十分不好看,嘴角还有血迹,眼睛紧紧闭着,尽管已经昏了过去,却依旧眉头紧锁,显得极为不安。

他心中疼极,却是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其实羽千宴说的没错。

他的确是没有足够的能力。

他不想去辩解什么,虽然在那些人突然对羽步雨下手的时候,他最先反应过来,并且拼劲了全力,想要她逃出去,甚至在差点死过去之后,也依然艰辛抵达这里。

但是,他的确是没有保护好他。

羽千宴声色极淡,好像微风轻轻飘过,不留痕迹。

“连保护她都不行,又有什么资格拥有?”

慕容云握紧了拳头,片刻之后,才咬牙道:“我知道了。”

随即,缓缓放下手。

羽千宴却又道:“不过,现在,我允许你先将她带走,等她身体好了再说。”

说完,就将羽步雨递给了还愣着的慕容云。

片刻之后,慕容云感受到怀中的温热,终于觉得一颗漂浮的心着了地。

“好。” 他低低应道,而后便将她小心的抱在怀中,而后离开。

离开之前,他却是回头看了一眼,见那个男人依旧挺拔却孤寂的身影。

他微微仰头,视线凝在一处。

他忽然不忍看,抱着羽步雨快速离开。

没有能力,总有一天会有,但是,有的人,却是连等待的资格,都没有。

……

北烨在将羽步雨抛出的时候,就立刻身形一闪,冲着凤长悦而去。

与此同时,从他手中忽然爆射而出数道光彩,而后纷纷落下,正形成了一个牢笼,将凤长悦锁在其中!

凤长悦神色平静,似乎一点都不想反抗,完全遵守约定。

北烨见此,冷笑连连:“算你识相!这牢笼,你是无路如何都无法逃脱的,越是挣扎,就越是痛苦,我奉劝你还是好好在里面享受一番的好!哈哈!” 凤长悦不言不语,看了他一眼,像是在看一个笑话。

北烨顿时被那眼神激怒:“你在看什么!?” 他心念一动,那光柱形成的牢笼,就忽然射出了一道利剑,朝着中间的凤长悦而去!

那剑看起来像是虚幻的,但是却十分凝实,而且当刺出的时候,居然能够将周围划出一道道黑色的裂缝!可见其中威力!

而在那剑身之上,也在一瞬间出现了什么流动的幻影!

随后,众人就看到,那牢笼之外,竟是开始迅速的结出冰来!

那不是干净纯粹的透明的冰块,而是带着一丝丝的诡异黑色的冰,迅速的蔓延而去,眨眼时间竟然就已经将凤长悦周身包围!

而中间的那一柄长剑之上,也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层极薄的冰层,反射出晦暗而诡异的光泽!

几乎没有任何反应时间,那一剑就已经抵达凤长悦的眼前!

她身形不动,掌间翻飞,一片银光闪烁!

众人只觉得一道白光闪过,就听到了一声极为清脆的碰撞声!

咔嚓!

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传来!

仔细看去,却是凤长悦手执一个匕首,将那长剑挡住!剑尖正好抵在了匕首之上!

而那一声碎裂的声音,就是凤长悦的匕首裂开的声音!

凤长悦觉得虎口一阵发麻,这长剑之上的力量甚至比她想象的还要大,而且极为坚硬。

而且这一瞬间,她的心情顿时变得极为不好——因为那匕首,是西泽辛苦炼制出来送给她的!

她这么长时间,一直呆在身上,用的极为顺手,却不想今日,被人轻易损毁!

在匕首碎裂的一瞬间,她就立刻暴退!

只是这地方已经被北烨用灵宝控制,她这样短的时间里,又怎么能轻易突破出去!

最关键的是,当她动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自己身上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从那剑尖之上,似乎传递了一股力量到她身上!

下一刻,她终于觉察到不对——因为她的指尖竟是突然覆盖了一层淡黑色的冰!

而且,那冰层正在用极快的速度蔓延开来!

她眉目之间,陡然升起一股极冷的杀意!

她最厌恶的就是这样被冰冻的感觉!

因为每一丝寒意,都会让她想起曾经阿夜抱着被冰冻的她走上天梯,一路血迹的场景!

“找死!” 凤长悦陡然一声低喝,而后周身忽然爆发出极强大的力量!

一股紫金色的火焰,陡然从她掌间浮现!

那淡黑色的薄冰,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疯狂的撤退消融!

然而凤长悦却是没有打算轻易绕过它!

她身上的火焰,像是有灵性一般,疯狂的朝着四周涌去!

周围的温度陡然升高,原本因为那冰封产生的几分凉意,顷刻间就消融,完全消失不见。

北烨在看到那火焰的一瞬间,整个人都懵了——

那是…。神火!

他这时才恍然想起,凤长悦除了作为苍离的弟子出名,更加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她身上的神火!

而且看这颜色…。分明有什么不对劲!

而一旁一直观战的海川,在神火出现的一瞬间,眼睛里面也瞬间闪过一丝不明的光亮。

神火…。那可是多少人一辈子也无法看到的宝物,何况拥有!

凤长悦的命未免也太好了些!

不过,这些最后终究会是他的!

那些冰块在火焰出现的一瞬间,就几乎完全消失不见,而在凤长悦周围的那些围成了牢笼的诡异的光柱,也变得虚幻了起来!

她双手赫然甩出!

数十道火焰,顿时飞出!狠狠的缠绕在了那光柱之上!

而后,凤长悦双手陡然收紧!

那数十道火焰也像是真正的鞭子一样,被陡然绷紧,而后将那光柱狠狠一拉!

无声的崩塌!

整个牢笼,顷刻间毁灭!

北烨早早觉察到不对,此时更是趁势对凤长悦出手!他手上此时,出现了真正的长剑!直奔凤长悦而来!

而一旁冷眼观看已久的竹见,在看到那神火之后,眼里也闪过无法掩饰的贪婪,在凤长悦正巧毁灭了牢笼的一刻,身形如同闪电瞬间飞出!

在他手臂上,陡然生出了一根碧绿色的藤蔓!布满尖锐的刺!而后朝着凤长悦蔓延而去!

始终在一旁的海川见此,终于沉沉一笑,脚步微动!

下一刻,突然数道身影,冲向了凤长悦!

目标——直指她身上各大死穴!

情势——一触即发!

四面楚歌,进退维谷!

凤长悦身形挺直,黑发飘扬!竟是忽然闭上了眼睛!

死亡,不过一瞬!

------题外话------

推好友末栗新文:《重生之最强法医》,双强双处宠文1vs1,这是一本普通少女重生为豪门千金,为了寻求前世父母死因,学法医走向替尸身说话之路,在冷傲钟情男的陪伴下探寻所有真相,最终被强抱回家宠入骨髓的故事。末栗是很努力的作者,平时带孩子还万更,品质保证,这个文数据很危险,大家如果喜欢就去多点点吧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