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 离开,逃!

接下来的两天,李婉柔并没有出现,顾七也没去找她,只是在院中修炼着,当傍晚时分她走出房间来到厨房时,路上见下人来回忙碌着,她唤住一名婢女问道:“府中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好像都很忙?”

因知她是三夫人带回来的小孩,那婢女福了一礼后便说:“明天是三爷迎娶表小姐的日子,府里上下都在准备着明天的事情。”说着,便匆匆离去。

听到这话,顾七却是挑了下眉。那李婉柔不是说她不允许她夫君纳妾?怎么到了下人的口中则去了迎娶了?

来到厨房,还没进去就听里面的人在小声议论着。

“唉!可怜三夫人身边连个孩子也没有,现在三爷要迎娶表小姐她也没办法阻止。”

“可我不是听说原本只是纳表小姐为妾吗?怎么变成迎娶了?”

“你们就不知道了吧!表小姐的家族也是一大世家,表小姐又喜欢了三爷这么多年,听说她原本跟老夫人说只要能呆在三爷的身边为妾也愿,不过昨天表小姐的父亲上门了,也不知跟老夫人他们说了什么,最后便以平妻之礼将人迎进来。”

“那三夫人呢?三夫人就这样看着三爷娶平妻?”

“我听前院的玲丫头说三夫人昨天在老夫人院外跪了整整一天,后来估计是撑不住晕了过去,现在还没醒呢!”

“三爷不是很爱三夫人的吗?他怎么就同意娶平妻了?”一小丫头不解的问着。

“行了行了,别说了,咱当下人的要是让人听见在这里议论主子事非还不知得受什么责罚,免得叫人听了去,快做事,别再说了。”年长的那厨娘连忙打住话题,不敢再说下去,未了,还朝厨房外看了一眼,以防刚才的话被人听了去。

闪身退回一旁的顾七没再走进去,而是转身离开往三夫人的院子而去。只是没想到,还没进院就被人挡下了。

“三爷有令,三夫人身体不适需静养,无干人等不得入内!”两名护卫面无表情的说着,挡着顾七不让她进去。

顾七看了那两名护卫一眼,没开口,目光移开落在了那从里面房中走出来的身影身上。

“是你?你怎么来了?”上官翔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见被护卫拦下的顾七站在那里看着他,便来到她的面前。

顾七看着他,忽的目光一眯露出一抹盈盈的笑容,语气轻快带着好奇:“听说你明天要娶平妻了?”

听到这话,上官翔目光一凝,眉头微拧着:“小孩子不知大人事,不要太好奇。”

“三表哥。”

突然间,一道柔媚的声音传来,让顾七不由的回头一瞧。只见,一穿着西瓜红颜色衣裙的娇美女子在婢女的陪同下一脸娇羞的走了过来。

回过头来看着面前这上官翔,见他眉心越拧越紧,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厌恶的神情,倒是让她有些意外。

“三表哥,我的喜服到了,我、我想让你过去瞧瞧我穿上喜服后有没需要改的地方。”娇美的女子美眸含情的看着面前丰神俊郎的男子,很快,她就会成为他的女人了,想到这,不由的心头一荡,一颗心怦通怦通的乱跳着。

原本她此时应该呆在家中的,只是,因两家都在这镇中相隔不远,她又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与兴奋,便让下人带着做好的喜服来到上官家。

一是想见见他,二是想让那个李婉柔知道,明天过后,上官翔再不是她一个人的男人了!

“你此时应该呆在家中,怎么这般没规距的跑这里来了?快回去!”他的声音微沉,眼中有着不耐。

“三……”

话还没出,就听他沉声喝道:“来人!送表小姐回去!”

听到这话,娇媚的女子眼中含眼,有些幽怨又有些羞恼的看了他一眼,便掩着面低泣着跑开。想她不顾规距来见他,想跟他分享欣喜的心情,可他却这般的待她,如何能不让她伤心?李婉柔!都是李婉柔!只要李婉柔死了,三表哥才不会一颗心都在她身上!

“既然不愿,又为何要娶?你难道不知再娶个女人进来,你可会失去里面那一个的。”顾七看着那女子跑开,便挑着眉玩味的看着他,在见到他骤变的脸色后忽的心情极好,哎,闲着就给人添堵,把自己的愉悦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她什么时候这么不正常了?

上字翔看了她一眼,沉着声音道:“这两天府里会比较忙,人也会比较多,你回院子里呆着去,不要乱跑。”说着,便迈着大步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再见眼前进不去的院子,顾七笑了笑,便也转身离去。

直到,次日清晨,上官家的人注意力都在今日的婚礼上,除了招待宾客的人之外,其他的也忙着跟前来道贺的人趁机打好关系,前面热闹,后院就显得较为冷清了。

没人注意到,一抹小小的身影悄然无声的来到李婉柔的院落外,以着声东击西之法悄然潜入院中进入房里,一进里面,手指一弹,那守在床边的一名婢女便晕了过去。

“醒醒。”她摇了摇床上的李婉柔,却见她根本没反应,当下探了下脉博,不由一笑:“居然还用了药?我就说怎么会晕这么久,原来是不想你醒来啊!”

她轻笑着低喃着,自空间中取了一个小瓶打开,凑到她鼻息间让她闻了闻,便见原本昏睡着的人缓缓醒了过来。

“小七?你怎么在这?”李婉柔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只感觉身体有些无力,就连头也有些沉。

“外面在娶新人的,你不去看看?”她唯恐天下不乱的笑着,拉着她起来,将一旁床头的外衣丢给她:“快穿上。”

李婉柔一怔,却是喃喃的低语着:“他当真要娶么?”

“那女人都快进门了,还有假不成?”她说着,眸光一动,笑盈盈的问:“你想怎么做?去堂上闹一闹?他们可是为了不让你破坏,还给你用了迷药让你睡着呢!”

李婉柔低下了头沉默了半响,她的手指甲因用力而深深的陷入手掌中,手心的刺疼却远远比不上心头的刺疼。

好半响,她起身将外衣穿好,声音轻柔中带上了一丝的冷情:“闹?有什么可闹的?他要娶,就让他去娶吧!”

听到这话,顾七倒是有些意外,毕竟看李婉柔也不像那种说断说能断情的人,没想到一冷情起来,处理事情的手段倒是干脆利落。

“小七,我送你为回家吧!”说着,牵上她的手就要带她往门前走去。

闻言,她笑眯了眼连忙拉住她:“不能走正门,外面有人盯着呢!这边这边,那里有窗户。”她指了指后面的窗口说着,自己先钻了出去朝她招了招手。

见状,李婉柔没有犹豫的跟着她往窗口出去……

前院,满堂的宾客喜气洋洋,道贺声不断,也有一些好事的女人故作不经意般的问起李婉柔去了哪里?

而就在这片喜气洋洋的气氛中,外面锣鼓声也随着传来,管家一手提着衣角满面笑容匆匆进来喊着:“新娘来了,新娘来了!三爷,快出来接新娘子进门。”

那一直勉强的露着笑容的上官翔听到那话,身子一僵,不由的敛下了眼眸,掩去了眼中的神色。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有些慌乱,像要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似的,那种慌乱的感觉让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身子也越发的紧绷。

然而,他的神色落在旁人的眼中,却成了旁边宾客的一句笑语:“快看,新郎这是紧张得不知所措了呢!”

“翔儿,还愣着干什么?快出去接新娘子啊!”老夫人的声音传来,也让他回过神来,他迈着脚步往外走去,身后跟着一大群人,每一步都走得极慢,每一步都似有千斤,脑海中,此时回荡着的是顾七的那句话。

再娶,他将失去他最爱的女人……

没人注意到,在上官家最大最高最茂盛的那一棵树上,浓密的树叶里面,一大一小两抹身影正站在那里远远的看着那一幕,看着那上官翔一步步的走向外面的大门去接新娘。

顾七只是看了那上官翔一眼,便收回了目光落在身边的李婉柔身上,因为,她身上的气息在变化,变得有些清冷,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不哭不闹,不言不笑,仿佛断了六根的清修之人一般,让她看了也有些不舒服。

“他好像是有难言之隐的。”

“我的馨儿死了不到一个月。”

她只说了这么一句,但顾七却知道她的意思。他们的女儿死了不到一个月,他却已经在再娶,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他的举动做法都伤到了她。

“三爷,三爷,三夫人不见了,三夫人不见了……”

就在上官翔来到大门处,走到花轿前准备将新娘牵出之时,后面传来的话却如同一记惊雷平地起,惊得他脸色刷的一声变白,几乎是想也不想的便转身大步往里面掠去。

“怎、怎么回事?三夫人怎么不见了?怎么回事!”他抓住那名婢女,声音慌乱中带着颤意,那种仿佛整个世界在瞬间倒塌的惊慌失措,让周围的人见了都忍不住的惊讶,一一低声议论着:这到底怎么回事?

“小七,走吧!”李婉柔目光淡淡的看着,抱着她闪身离开了树上,往外掠去。

顾七任由她搂着离开,他们的离开没有惊动上官家的人,然,出了上官家的围墙后往人群中而去时,顾七敛下的眸光微闪,不动静色的扫了一眼周围。

李婉柔似乎没发觉她们被人盯上了,雷行风厉的买了马车便往镇门而去。没雇车夫,因此,是李婉柔自己驾的车,顾七则坐在车厢里面休息着。

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马车走上了山道,通往另一个未知的地方。然,当马车走上山道不久,离小镇已经隔了有一段距离时,马车里传出了顾七的声音。

“靠边停一下吧!”

“怎么了小七?”李婉柔勒住马绳停下马车回头问着。

顾七从车厢里走了出来,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一抹让人觉得诡异的笑容:“尾巴得处理掉啊!都跟了一路了,我可没习惯被人一直在暗处盯着。”

她的声音一落,就是李婉柔愕然之时,两抹身影咻的一声从后面掠了出来,那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和一名四十来岁的男子,修为内敛,气息很是沉稳,修为在化神阶段。

此时,两人盯着顾七,眼中有着还未收回的意外,因没料到他们会被发现,而且发现他们的还是一个小孩,因此,两人不约而同的忽视了那李婉柔,从而打量着那站在马车上的小孩。

“你们是罡城崔家的人!”李婉柔在看到他们衣角上绣着的那个金色线的崔字时心一沉,罡城是下面众多城镇合起来也比不上的一个大城,在那里有罡城的十个大家族,而崔家便是其中之一。

因她的话,那两人的注意力回到李婉柔的身上,看到她,两人目光微眯:“既然知道,那就乖乖跟我们走,方免受皮肉之苦!”

“休想!”虽不知到底因为什么被崔家的人盯上,但,她知道绝对不能跟他们走,否则,只怕凶多吉少!于是,在她的声音落下后,她从腰间抽出软剑便袭了上去。

顾七就那样站在马车上看着,李婉柔也是化神修为,纵是她身法巧妙,但也绝非那两人对手。于是,在看到她快撑不下去时,她瞬间移动身体,飞身掠出,极快的身法与身手让李婉柔看都看不清,直到感觉到一股冷冽的冰寒杀气涌起时,她一惊,连忙喊道:“不可杀他们!”

然,顾七的手向来是手起刀落,她的声音终是慢了一步。

只见,那两名化神修士僵硬着身体瞪大着眼睛就那样倒了下去,至死都没能合上眼睛。

而解决了那两人的顾七则是回头看去,问:“怎么不能杀他们?”她可是见这两人招招杀机,更何况,这两人目光不正,落入他们的手中,只怕不是吃吃苦头那样简单。

此时的李婉柔却是脸色大变,顾不得回她的话,直接上前将她捞起便提气飞掠往前逃去。

与此同时,崔家主家同一时间知道了两名化神修士的殒落,当下大怒,派出了两名飞仙期的修士用瞬移卷轴瞬间寻到了那两名化神修士殒落的所在点。

两道穿着灰色衣袍的修士凭空出现落于地面,当他们看到那两名倒在地上的化神修士时,上前检查了一番,一人道:“刀法极快,一刀毙命!”

另一人则探了探地上尸体的温度,道:“身体还是暖的,凶手走不远!”

“在那边!追!”前面那名修士目光朝周围一扫,竟是锁定了千米之外的李婉柔身影,一声厉喝,两抹身影如同鬼魅般追着李婉柔而去。

因怕被崔家的人发现,李婉柔甚至不敢御剑只能用灵力提气飞掠,然,因前面的战斗消耗不少体力,再加上自嫁入上官家后便不曾再怎么动过手,此时一番逃跑下来,竟是累得气喘吁吁。

被带着跑的顾七自是感觉到后面不远处有两道强大的神识锁定了她们两人,当下也忍不住诧异:“是崔家的人?怎么会来得这么快?”就算知道那两人被杀,也不可能来得这么快吧?

“一些家族但凡金丹级别的修士以上都会留有一缕本命元神灯在所在的家族,而这些人被杀他们所在的家族都会派出人为他们报仇,利用瞬间转移符箓或者轴卷都可以瞬移,那两名化神的死了,现在来的实力比死去的两人更高,只怕要逃脱有些难了。”

“原来如此。”顾七这才恍然,难怪她刚才喊着不可杀他们。

只是,眼下不杀都杀了,后面的那两人更是用神识直接锁定了她们,要甩了那两人得先摆脱他们的神识锁定才行。

“往林子里跑不要停,我来破他们的神识。”顾七整个人挂在李婉柔的身上,双手环住她的脖子,眼睛闭上凝聚起体内的灵力气息,调动起体内那地狱火焰,神识瞬间分成两道,锋利如同利剑,再加上那地狱幽莲的火焰阴寒刺骨,当她以着这两道神识夹带着地狱幽莲袭向那两抹锁住她们的神识时,只听后面远处猛然间响起两声惨叫。

“嘶!啊……”

锁定在她们身上的神识瞬间被掐断,那在后面追着的两名飞仙修士抱头惨叫一声,刹那间只感觉一道阴寒刺骨的冰箭刺向他们的大脑,一股临近灭亡的恐惧与骇然让他们心头大颤。

“是、是强者!竟硬生生的掐断了他们锁定的神识!”其中一人站在原地抱着头双止赤红,脸上的震惊以及惊骇之色还没来得及收回。

“不能再追了!快回去禀报家主!”

另一人喘着气,一手按在胸口试图压下那剧烈起伏的心跳,那种来自心底深处的惊颤是那样的令人恐惧,他们的修为在这片大陆上并不是很强,但也不是很弱,可今天,居然连人都没瞧清楚就被对方强大的神识所伤,那种感觉,打死他也不想再来一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