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 你真的是小孩?

“四夫人?您怎么了?”旁边的婢女一见她脸色不对连忙上前问着。却见她只是一瞬间,那娇媚的面容泛上了两抹潮红,目光也变得有几分的迷离,双手更不由自主的扯着她身上的衣襟,这一幕,让在大家族中从小呆到大的婢女一见心头顿惊,哪会猜不到她这是怎么回事?

“快!快扶我回去!该死的!谁敢给我使坏!”那四夫人一手扯着衣襟紧紧的揪着,一手则抓住身边婢女的手似乎在克制着什么,紧咬着的唇渗出了丝丝血丝,让痛楚刺激着神经以保持清醒,一边咬牙咒骂着。

“是、是。”那婢女脸上也出现一丝慌乱,堂堂林家四夫人若是这副模样在外让人看见了,指不定会被传成什么样,到时只怕连她也难逃责难,想到这脸色不由一白,连忙扶着她就往外走,一边喊着:“快,马车!把马车赶到这里来!夫人不舒服,要马上回府!”

一旁的掌柜被这一幕吓呆了,看着那四夫人整个身体发似无力的软了下去一般的倚在那婢女身上,目光迷离而带着媚意,不由看得心头怦怦直跳,只感觉鼻子一热,伸手一抹,竟是流下了两行鼻血。

守在外面的四名护卫一见连忙上前,却来料那原本倚在婢女身上的四夫人居然整个人就往他们身上倒来,吓得那四名护卫连忙退开,不敢伸手去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狼狈的摔向地面。

“嘶!啊!”

柔软无力的身体摔向地面,发出一丝似娇似嗔的娇媚声音,听得男人心头一热,只是,因她的那一摔引来了周围路过的那些驻步观望的路人目光时,那四名护卫见眼前情况却是脸色大变,见四夫人倒在地上不起来,还扯着衣裳喊热,当下惨白着脸冲着那吓傻了的婢女喝道:“快扶四夫人起来!”

“马车!快把马车赶过来!”

原本停在街边一旁的马车此时却被围观的人挡住进不来,急得那四名护卫不禁红了眼。

“快,扶着四夫人上马车!”一名护卫将身边的那名护卫推止前,让他去扶,自己则去驱散围观的人。

哪知,那名护卫被推上前,那四夫人便如同溺水的人抓住浮木一般紧紧的揪住那护卫的衣襟,双手一缠环上了他的脖子,吓得那护卫惊叫一声本能的将她推开,力道之大竟是将她整个人给推倒了。

“该死!”另一名护卫见状,顾不得不敬之罪,当下上前一记手刀便劈向那轻哼低嗔的四夫人,而后退开两步对那婢女喝道:“扶起四夫人!走!”

“是、是是。”那婢女被这一幕吓呆了,她此时满脑都是回去之后会受什么刑责,被这护卫一喝整个人也猛然回过神来,看着衣裳有些不整发梢微乱面若桃花的四夫人,连忙上前将人扶起往马车带。

周围的人百姓有的低笑着,有的鄙夷的低骂着,指指点点的声音不断,直到看到他们马车远去才渐渐散开。

而另一边,顾七拉着失魂落魄的李婉柔离开,虽没看见那一幕,但对她自己所动的手脚会造成什么后果却是隐约能猜到一些的,因此,在离开后便也将身后之事抛开,不过见一路上李婉柔那苍白而悲痛的神情,心下还是忍不住的一叹。

“孩子没了也是没办法的事,与其活在回忆的痛苦中,何不再生一个?”

“你只是个孩子,你不懂。”李婉柔幽幽的声音传来,道:“我与夫君成亲多年才得了馨儿这么个孩子,可也在生她时伤了身体被告知再也无法怀孕,这一生,我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闻言,顾七眼中划过一抹讶异,拉着她的手不动声色的改为把脉的手法,手指一探,心下却是了然。

根本就不是生孩子时伤了身体,而是被用了绝育的药物,估计,那被伤身体的说话也只是拿来糊弄她的吧!

“前面有家糖水店,我带你去吃吧!”李婉柔轻声说着,压下心中的悲痛露出抹淡淡的笑意来,带着顾七便往前而去。

这一天,原本是顾七出来转转的,倒没想到最后却成了她带着李婉柔散心了,两人直到傍晚时分才回去,一进上官家的大门便有婢女前来告知,老夫人请三夫人前去。

于是,顾七自己回了院,而李婉柔则去了老夫人的院中。

回到院中的顾七先是盘膝修炼,直到出了一身汗才让人备了水沐浴,夜幕之中,这院落极为幽清,隐隐的可以听见夜蝉的鸣叫声。

换上今天买来的衣裳,她迈着短小的小腿走出院子在夜间散着步,许是夜色渐深,除了一些护卫之外倒没见什么人,于是,她寻了一棵较高的大树一跃则上,倚在树上看着月亮,想着某个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她想着某个人差不多在树上睡着之时,隐约的听见细细的哭泣声传来,那声音似压制着,并不大,却带着难掩的悲伤与无助,以她的修为想要不听见也难。

“婉柔,你听我说,我纳个女人就是为了应付母亲,要不然她会一直针对你的,只要这事顺了她的意,她也不会再找你麻烦了,婉柔,你知道,我心中只有你一人的。”

这是那上官翔的声音。顾七心中想着,听着那话,心下却有些诧异。纳个女人?这上官翔不是很爱那李婉柔么?怎么会再纳个女人进门?

带着几分八卦的心理,她侧着耳听着。

“你别说了,让我一个人静静吧!”声音似乎平静了不少,只是,仍带着哽咽。

“婉柔……”

“走吧!让我静静。”

“夜间凉,你披着我的外袍吧!”他将外袍解下给她披上,看着她轻叹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顾七微坐直了身体,朝那李婉柔所在的地方看去,见她一个人坐在假山那里怔怔出神,也不知在想什么。想了想,她便唤道:“要不要上来这里坐?”

也许是她的声音突然传来让她有些愕然,当她抬头顺着声音寻去,看到那坐在树梢上的小小人儿时,当下便站了起来,也不知运用了什么身法,一个瞬间间便已经来到了大树下。

“小七,你怎么爬那么高?快下来,要是摔着怎么办?”

看着树下女人还带着泪痕的面容此时浮上了担忧与焦急,她微微一笑,晃动着两条荡在半空的小腿,一派悠哉的道:“我在这上面看月亮呢!你要不要上来?”

见她不愿下来,李婉柔便提气一跃来到她的身边,轻盈的身体坐在树梢上也没让那树梢动上一分,这漂亮的身法便是让顾七看了眸光微闪。

“夜间出来怎么不多穿点?”说话间,她已经将身上的外袍包在顾七的身上。

顾七微低下头,看着这件短短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已经转披两人身上的衣袍不由勾了勾唇,她倚着身后的树枝,晃着两条荡在半空的小腿,道:“哭又不能解决问题,有什么好哭的。”

“你真跟普通小孩不一样。”李婉柔转过脸来看着她。

顾七笑笑,没说话。她本来就不是小孩,自然跟小孩不一样了。

“傍晚母亲叫了我过去,告诉我,三天后要给夫君纳一房妾室,最让我没想到的是,夫君居然也答应了。”她的声音幽幽的,此时已经不带一丝悲与喜。

“那女子是夫君的表妹,很得母亲喜欢,当年若不是夫君执意娶我,她应该早就在母亲的安排下嫁给夫君了。”

听着她幽幽的说着,声音一顿一停,目光带着回忆一般的望着前方,顾七没开口,只是静静的听着。

“夫君说纳她为妾是为了让母亲不再刁难我,只是,我想不明白夫君为什么会觉得两个人的爱情中加多了一个人还能像往常一样?夫君他是心里有我的,这个我知道,可是现在我却迷茫了,我觉得很无助,不知如何是好……”

“有什么好纠结的?又有什么好无助的?若是不想他纳妾,你就问问他你养个面首放在身边陪你说说话解解闷怎么样不就得了?再说,女人又不是离了男人就没法生存。”

说这话时,她想着她的那个男人,要是敢说什么给她弄个女人来当平似饼,嘿,她不废了他才怪。不过嘛,她家的男人可不同别人,就是全世界的男人都有可能会移情别恋她家那个也不会的。

想到他,嘴角又忍不住的上扬,也不知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也一样在想着她?

沉醉在自己在思绪中的顾七并没注意到旁边的李婉柔怔怔的看着她,也不知是因为什么,竟神差鬼使的问:“小七,你真的是小孩吗?”

顾七回过神来,冲她神秘一笑:“你说呢?”

李婉柔看着她,忽的也跟着笑了起来,原本有些失魂落魄的神情带上了几分的精神气,她坐直了腰,道:“我不想我的男人纳妾,就算是他的母亲下达的命令我也要拒绝!”

说着,她伸手抱起旁边的顾七:“我送你回去睡觉。”说话间,人已经旋身落于地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