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 臣服?还是死?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一声蕴含雄厚威压的冷喝骤然如同闷雷般响起,声音在夜色中回荡着,也震得人心一凛。

随着声音一落,便见七名戴着面具的男女咻的一声出现在竹林前,那是五男两女,五名男子身上穿着带着暗纹的黑色衣袍,身披披风,面戴半截银色面具,将那容颜掩去七分。

五人身上气息很强,沉稳而内敛,浑身的气质也绝非一般的杀手所能拥有的,他们的身上,隐隐带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哪怕,这股气息他们半敛着,仍无法逃过泽锐利的双眼。

那两名女子身着暗紫色衣裙,脸上同样是半截银色面具掩去七分容颜,两人身上一人气息极冷,一人则较为温纯,毕竟是女子,当她们看到那前方一袭白衣风华绝代仿若谪仙的俊美男子时,眼中皆闪过一丝的讶异,敛着气息,暗暗的打量着前方的那名男子。

七人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那男人。

见他如同在自家后花园散步一般的信步而来,浑身散发着优雅与尊贵的气息,一身内敛的实力让他们看不出他的深浅,只知道,此人是他们所见过最为出色的男子,不仅仅是因为他那谪仙一般的俊美容颜,更因为他那一身风华绝代的身姿与气质,那样的气息绝非寻常人所能拥有。

更何况,若是寻常人又岂能这样轻易的进入他们的阵法来到这竹林里面?只是,此人深夜擅闯,意欲为何?

“你们七人就是七煞星?”

泽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温润,其实,仔细一听,却是不带一丝温度的,他的温润只是一个给别人的一个错觉,又或者说,他的温润亲和只属于一个人,那个人,只会是顾七。

那句话虽是问句,语气却是带着肯定的,因此,他似乎也并没打算让他们回答,只是在声音落下后顿了一会,如同深潭一望不见底的黑瞳自他们七人的身上一一扫过,便道:“七星楼,本君要了。”

看着他们身上骤然冷下来的气息,以及那股浓烈的肃杀之气,他勾了勾唇,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就那样挂在唇边,似邪非邪,神情因这抹笑意而转变,变得邪肆、冷峻、霸道,凌厉。

“你们可以反抗,只要,你们有本事碰到本君的衣角。”

狂妄而霸道的话语自他口中而出,是那样的自然,那样的自信,就似这眼前的七人在他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一般。

“那就让我来会会你!看你到底有何本事敢口出狂言!”七星中的玉衡星带着怒气的声音厉喝而出,声音一落,便见他亮出手中长剑运起体内灵力气息,剑刃汇聚凌厉的杀气瞬间袭向前方那冷峻霸道的男人。

“咻!”

凛冽的剑罡之气从剑尖迸射而出,玉衡星一出手便是极为狠厉的杀招,似乎想要一剑便夺了对方的性命。然,他遇上的不是别人,而是泽,这凛冽而狠厉的杀招在他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就连对方引以为傲的速度在泽的眼中也只是放慢了动作的招式,根本看也不够看。

泽只是淡淡的扫了那袭来的剑气一眼,站着没动,身上的灵力气息也没涌动,但,却在下一刻衣袖一拂,只是那样轻轻的一拂便将那道凌厉的剑罡之气化去,同时,将那玉衡星整个人拂了开去,重摔向一旁的竹子。

“嘶!砰!”

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自玉衡星口中传出,那一刹那,他双眼震惊的暴睁,似乎不敢相信对方在不调动灵力气息的情况下,只是那样一拂衣袖就涌出一股让他心生骇然的强大威压与气流!

“噗!”

身体撞到竹子上被弹回地面,喉咙一咸,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玉衡!”

一声惊呼,天权星当下快步跑了过去,将人扶了起来:“你怎么样?没事吧?”

看到这一幕,余下的几人相视一眼,也看出了这白衣男子的实力深不可测了,玉衡的实力虽不是他们七人中最强的,却也是中上的,如今连他也不是这白衣男子的对手,若是他们再一对一的应战,只怕全会落得跟玉衡一样的下场。

“我们联手,杀了他!”低沉而冷冽的声音自天枢星口中传出,他的实力是七人当中最强的,见过的强者也算无数,可此时,他深深的感觉到一股来自眼前这白衣男子传来的威胁。

天枢星的声音一落,除了那捂着胸口连腰都直不起来的玉衡星之外,其他六人当即将泽包围起来,六人身上调起的灵力气息以及威压一经弥漫而出,就连整个空气也为之一荡。

夜风轻拂而过似乎也因此而染上了冰冷的杀意,凌厉而冰寒,只是,这股杀意却无法靠近泽的身边,在他的身上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气息保护着,让那些杀气无法靠近半分。

“呼!咻!咻咻!”

杀机一起,六道声音瞬间从周围发起进攻,六人一出手便是狠招,毫不留情的将剑尖直指对方致命之处。变幻莫测的诡异身法加上他们极快的速度和狠绝的杀招,若换成别人,只需一招便可将对方诛杀。

只是,到了泽这里却屡屡处于下风。

“呼!”

衣袖一抬,带动起一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那气息的颜色仿若淡金色,轻轻一拂便将袭向他的利剑一举扫飞出去,铿锵一声散落在地面上。下一刻,他身形一动,白色的身影如同闪电一般的掠出,同一时间,只听几道气息重击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的闷哼痛呼响起。

“嗯!”

时间仿佛在一瞬间静止,穿掠过那六人来到另一边的泽连身也没转回的微低着头,轻拂着衣袖。

而在他的身后,那六人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硬着,维持着那最后被重击时的姿势没动,只能隐隐看到他们的手和身体在颤抖,嘴唇也渐渐的变得苍白。

那是一股椎心的剧痛!从被气流所击处而漫延向全身,丝丝痛意环环相扣,渗入骨血与筋脉,让他们连呼吸都觉得牵动那身体的剧痛而忍不住的颤抖着。

最让他们受不了的是,那股剧痛就如冰裂的冰面,从被重击处往外裂开,每一道裂痕,每一股痛意,他们都能清楚的感受到,直到,这股剧痛伴着乱窜入的气息冲上喉咙,一口鲜血随着喷出,六道身影也同时跌向地面。

“砰砰砰砰砰砰!”

“这、这、这怎么可能……”扶着竹林站在一旁的玉衡星震惊的而惊骇的看着那一幕,看着天枢等六人一个个跌倒在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就连呼吸都好像是屏着的,那模样,那伤势,看着比他的还要重。

再看那白衣男子,居然漫不经心一派悠哉的轻拂着根本就不皱的衣袖,连回头看上一眼也没有,那神情,仿佛他们根本入不了他的眼!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玉衡这一刻的声音竟是带着一丝的颤抖,那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心颤,眼前这个人,强大得让他心惊。

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他根本看不清,但他听得出他根本没直接动手,而是用气流重击他们而已,仅仅只是气流居然就能将他们伤成这样,这人,得多可怕……

这时,泽转过身来,深邃的黑瞳冷漠而淡然的扫了那七人一眼,低沉而带着冷冽的声音淡淡的传出。

“臣服?还是死?”

他的话,让七人心头一颤,一瞬间仿佛气氛凝聚了一般,静得令人发慌。谁也没开口,但他们的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眼中有着挣扎,有着不甘。

就算他们不是七煞星,他们也是天之骄子,让他们认人为主,这根本就是他们从来没想过的事情。

他们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要不然也不会成立这七星楼,成为这里主宰的人,可眼下,要他们屈于人下,认人为主,他们的自尊不允许,他们的傲骨不允许,可,就此死去他们也不甘心!

泽扫了他们一眼,眉心微拧,面色微沉。

封印解开,尘封的记忆苏醒了一半,两魂的溶合组建出了一个全新的他,他有沐泽的温润,不过那得看人,更多的时候,甚至是骨子里、血液里,他有的却是轩辕睿泽的冷冽霸道以及淡漠,他的包容与忍耐那也只是对他心爱的女人,因此,当看到这七人半天也没一丁反应时,面上已经生出不耐来。

“说!”

冷冽而淡漠的声音此时已经带上了冰冷的肃杀之意。这几人若是不臣服,他大不了就全杀了,自己再培养几个人起来也是一样。

给他家阿七的,他要的必需是他们的永不背叛!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心的将人放在她的身边给她使唤。

听到那冷冽而带着杀气的声音,七人心一颤,他们相视了一眼,最后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天枢的身上。似乎,在等着他的决定。

看到其他六人的目光,天枢心下苦笑,这是让他来拿主意做决定么?

是臣服?还是死?他不由的在心中问自己……

------题外话------

情人节快乐美人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