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 封印,泽现

一辆以两匹独角灵马为驱车的豪华马车轱辘轱辘的行驶在山道上,驾车的是一名以护卫打扮的车夫,马车的两旁各有四名玄衣护卫骑着马紧跟着,仔细听着,似乎能听见细细的哭泣声从马车中传出。

“婉柔,别哭了,你哭了一路声音都哑了。”马车里,三十来岁的男子轻叹一声,将旁边的娘子搂向怀中:“我知道你难受,可我何尝不是呢?”

“馨儿才五岁,她才五岁呀,就这么没了,我就这么个女儿,这让我以后怎么活?”女子哽咽的声音带着沙哑的传出,她怀中抱着一个小坛子,双手温柔的抚着坛子,一张美丽温婉的容颜此时尽是憔悴与悲戚,哀伤之情让人见了都忍不住的心酸。

男子微别开眼,不忍去看她那悲戚的容颜,只是紧紧的搂着她。

他们的女儿才五岁就这么没了,那样乖巧懂事的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如何能不让他们心痛?他们只有那一个孩子,视若掌心宝,可他们却没能保护好她……

“馨儿……娘的乖女儿……”女子轻喃着,眼中的泪水无声的滚落,她的目光渐渐的有些空洞,倚在男人的怀里神情有些不太对劲,就好像,悲伤过度的恍惚,了无生趣的空洞。

马车外的护卫们听着里面的悲戚的哭声,心下也是微微一叹,心情沉重的别开了眼看向远处的天空。

其中一名护卫在收回目光时,意外的瞥见前方不远处的草丛中似乎有一抹白色,便低声问身边的一名护卫:“你看那边那白色的东西是什么?”

“好像是个人?”另一名护卫顺着目光看去,也注意到了那里的一抹白色。

“这一路极少人烟经过,怎么会有人躺在那里?”另一名护卫的说着。

马车里的男人听到外面的话,便沉声问:“怎么回事?”

“回三爷,前面草丛好像有个人躺着。”一名护卫在外恭敬的回话。

“去看看。”

“是。”那名护卫人领命,驱马往前而去,不多时,便再度回来:“三爷,是一个孩子昏倒在草丛里。”

“孩子?”原本有些恍惚的女子一听孩子两字像是活了过来一般,换着坛子就要下马车,谁知因悲伤过度身体有些虚弱,这才站起身体便晃了一下险些跌倒,男人连忙扶住她接过她抱在卫里的坛子对外喊道:“停车。”

“婉柔,你小心点。”他将坛子放在一旁,扶着女子免得她跌倒。

“孩子,哪里有孩子?我去看看。”女子说着便在马车停下后跃下马车,朝四处看了下,见到前方草丛中躺着的一抹白色身影,便连忙跑了过去。

男人不放心,连忙跟上。

“真的是个孩子……”女子来到那孩子身边,见她昏迷着额头有些擦伤,身上套着的是一件大人的衣裙,那小孩整个身体被包在那件衣裙里面,露出的小脸甚是精致俊美。

男人则微微皱眉,目光朝周围扫了一眼,暗自思量着:这里怎么会有个长相如此出众的孩子?还偷穿着大人的衣服?

“是个女孩,她受伤了。”女人抱起地上看起来只有五岁大小的女孩,用那套衣裙将她包住搂在怀中:“夫君,她受伤了,我们带她回家吧!放在这里她一定会死的。”五岁大的孩子,在这里根本没有自保的能力,也许夜幕降临就会被野兽叼去。

“这孩子来历不明……”男人话才出,就见她紧紧的抱着孩子就往马车走,无奈,只好跟上,道:“婉柔,她不是咱们馨儿,这样将一个孩子带回家,不妥。”

反对无效的男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把孩子带上,往家中而去……

顾七是在一阵轱辘轱辘的车轮声中醒过来的,只是,当她醒过来时,却是浑身僵硬,她看着眼前这个将她抱在怀里的女人一时间只剩下无语,脑海中只有着丫丫那气急败坏的焦急声传来。

“他娘的,居然被摆了一道,七七,这回可惨了,你缩小成五岁大的样子了,小逸逸和碧儿也不知上哪去了,现在怎么办?这女人打算把你往她家带呢!”

“那传送符箓被师傅下了封印。”顾七以神识说着,这一刻,心下是百感交集,当三人传送到上界来的那一刻,符箓中居然传来了她那神秘师傅的几句话语。

说什么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在传送符箓上下了封印,只要通过这符箓启动,那她就会缩小至孩童时代,只有实力冲破仙帝级别封印才能解开,当然,还有另一个办法,就是找到她的所在。

“你那个师傅绝对是故意的!她一定是想着让泽找到你也不能亲近你!老娘当时就觉得他们两人古怪得很,就连笑都是那样的诡异,果然就是有预谋的!”

不可否认,这一刻丫丫真相了,唐心还真是存了这么一个心思。想想,顾七和泽早已经尝了禁果,又分别多时,若是两人再见时一个是成年人的姿态,一个却是五岁小娃的模样,试问,那场面得如何的诡异?又怎么可能亲热得起来?

而这一刻,顾七想的已经不是自己缩小成五岁大的模样了,而是风逸和碧儿两人的下落。他们的实力远不如她,如今又一她分开了,再加上一个她那神秘师傅下的封印是在符箓上的,只怕就连他们两人也会跟她现在这模样一般。

“七七,别走神了,现在怎么办?”丫丫焦急的声音传入她的脑海中。

“你醒了?”女人看着睁开眼的小孩,忽的觉得怀中小孩的那双眼睛如一汪深潭,一望不见底,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念头一起,她暗自摇头,觉得自己这些日子精神有些恍惚才会产生那种错觉,再看去时,小孩的眼睛只是眨了眨,带着一丝的迷茫与疑惑,哪有她先前所看的那种感觉?

在顾七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女人旁边的男人便在打量着她,他觉得这孩子来得有些古怪,而且身上居然还穿着大人的衣裙,滑稽而诡异,尤其刚才睁开眼时那眼睛的神情,竟让他有种错觉,觉得那不是一个孩子能拥有的冷静与深不可测。

顾七自然知道那男人在打量着她,想到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她便眨了眨眼睛,疑惑的问:“你是谁?”

“我是李婉柔,他是我夫君上官翔,我们在路边的草丛捡到了你,你怎么会在那里?你家人呢?”李婉柔轻声问着,就见怀中的孩子挣扎着要起身,只好手一松让她离开她的怀里。

顾七低着头,拉了拉身上的衣裙,原本合身的衣裙此时却只能这样包在她的身上,顶着五岁的身体和模样真让她觉得诡异非常,此时也十分怀疑她那神秘师傅的用心,真的只是为了让保护她?还是如丫丫所说?那样绝美出尘华贵无双的女子,应该不会那样恶趣味吧?

“我要走了,能麻烦你们停下车吗?”顾七开口说着,没回答女子的话,而是直接开口要离开。

“停车。”上官翔当即便喊了一声,在他看来这孩子有些古怪,为免他娘子受到什么伤害,能尽快让她离开就让她离开。

“夫君!”李婉柔瞪了他一眼,看着面前的顾七,柔声道:“你额头擦伤了,跟我回家去吧!我帮你包扎。”

“不用,只是小伤。”五岁孩童的声音听起来显得稚嫩,虽带着顾七一惯的冷情,却听起来软糯糯的就像一个小孩在闹别扭。

李婉柔敛下了眼眸,她的手抚上了一旁的一个小坛子,声音低低的道:“其实,我只是想让你陪陪我,我的馨儿也跟你一样大,可她在半个月前没了。”她的声音很轻,带着难掩的哀伤与悲戚,她仿佛是水做的一般,眼泪又是那样毫无预警的滴落,看得一旁的上官翔心疼不已。

“小孩,你额头上还有伤,就先跟我们回去把伤养好再走吧!进了前面的城便到了,你一个孩子在外走动也不方便,到时我可以派人送你回家去。”上官翔开口说着,搂着身边的娘子看向顾七。

顾七思量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好。”她可以趁机会熟悉一下这上界的地方,再打听一下风逸和碧儿的下落,更何况,有小孩这样的一重身份为掩饰,做起事来也更为方便。

“谢谢。”李婉柔哽咽的道谢着。她知道,因为她的馨儿的离开,她一时半会无法从悲伤中缓过来,这孩子与馨儿一样大,让她不由的想着,如果她的馨儿还活着,也是这样的跟在她的身边,心,才会感觉有所依,不会再那样的空洞洞。

就这样,顾七莫名其妙的进了这正罡城的上官家,因赤着脚,又包着宽大的衣裙,下马车时她是被那叫李婉柔的女人给抱着进去的,也是在下马车时,她才看到了那驱车的马居然是两头独角灵马。

“七七,老娘还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见到五岁大的你,说真的,现在的你跟长大后都不太一样,你看,这小脸都肉嘟嘟的,估计泽见了你也认不出来吧!”丫丫从空间出来,围着顾七上下打量着,啧啧稀奇。

顾七则看了看身上的这身衣裙,那李婉柔将她女儿还没穿过的衣服都拿来给她,连同鞋子什么的一应俱有,只是,穿着这粉红色的小衣裙,她内心十分的郁闷。

真心不喜欢娇嫩的粉红色啊!

“七七,那个女人是不是想女儿想疯了?我看她好像把你当成她女儿了。”丫丫停在桌子上,嘴里叼起一块小点心吃了起来。

从进府那女人就忙这忙那的,把它家七七从上到尾的打扮起来,连同额头那点小伤也缠上了白纱布,真让它觉得无语。

“我去修炼,你盯着有人靠近就告诉我。”顾七往里面走去,盘膝在床上坐下,闭目提气便没再理会丫丫。

在顾七不知道的另一边,一身白衣仿若谪仙的泽来到一处竹林外,看着前方竹林所布下的阵法,他掌心一翻,一枚金币从指间弹了出去。

“咻!”

金币弹出击中一棵竹子的同时,惊动了竹林中的人,只见,四名黑衣男子咻的一声如同鬼魅般出现在竹林前面,手中长剑直指前方一身白衣的泽,沉声冷喝。

“什么人敢擅闯七星楼!”

“七星楼,擅长暗杀以及情报搜索,什么任务都接,只要出得起价钱,七星楼崛起短短五年却在道上声名远播,少不了那七位星主的功劳,只是,据闻这七位星主神秘非常,出道五年却无人识破其身份……”

听着那白衣男子仿若自言自语的话,那四名黑衣人沉着脸,下一刻,长剑一动,凛冽的灵力气息夹带着剑罡之气便朝他袭去,却不料,对方只是衣袖轻抬一拂,居然就将四人震了开去。

强大的威压与气流震得他们虎口生疼,连手中的剑都跌落地上无法握住,见不是他的对手,四人相视一眼,下一刻,瞬间往林中掠去,几个呼吸间便不见了踪影。

“化神修士为守林护法,这七星楼确实值得一探。”他低声轻喃着,负着手看着前方的竹林。想起了心中的那个人儿,不由的微微一笑,那一笑让他冷峻的谪仙容颜多了一抹温柔与深情,就连那双黑瞳也柔和得仿佛能滴出水来,让人一见痴迷,怔怔出神……

“阿七,我若拿这七星楼赠你,你可会欢喜?”他看着天边轻问着,继而又似想到了什么一般,低低一笑:“你定会说,只要是我送的便会欢喜吧?”

他收回目光,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带着满心的愉悦,迈着轻稳的脚步负着手往前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