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50 姑娘是炼丹师?

跟着那人来到接待楼,才见那是一栋有五层高的楼房,这楼似乎只为接待而用,第一层都有五十个厢房,第二层有四十个厢房,第三层有三十个厢房,第四层则有二十个厨房,只有第五层只有五个厢房,而楼的中间从一层到五层皆是空的,可以从一层大堂处看到五楼的楼顶。

每一层的边上皆有围栏,也正是如此,每一层的人只要往下一看,都能看到下面的人正在做些什么。

当顾七和碧儿被带进这里时,第一层都已经有着众多的炼丹师或者药师住着,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房间呆着没出来,而是在大堂的桌椅坐下,聊着一些丹药方面的问题,往上看去,似乎二楼处的围栏边也坐了不少人,只是,越是往上,人就越少。

那名带路的中年男子并没进来,只是将顾七两人送到这里便离开了,没有告诉她们住哪一间,也没有让其他人招待她们。并没有像那洪文山所说的什么不可怠慢,显然,这是有意为之。

那些炼丹师们看着交谈甚欢,实则却是言中多带攀比,语暗含讽刺,一个个都是一副眼高于顶,骄傲自信的神色。

就在两人走进这里面时,也许是因为过于年轻的缘故,一进楼门便引来了众人的注目。

“嗤!这小子也是炼丹师?不会是初级的炼丹师吧?”

“看着一副小白脸的模样,也不知怎么进来的。”

“估计就是来凑热闹的,这样年轻能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

“就是,当这里是过家家呢?就这点年纪也想肖想那青龙鼎?真是有些不自量力。”

听着一层那些人的话,顾七神色淡然,似乎并没将那些话听在耳中。只是碧儿显然就没她的淡定与从容,一听这话便怒了,在她心里,她家小姐就是最厉害的!这些人居然敢这样贬低她家小姐,真是让她忍无可忍,当下便回嘴讽刺了回去。

“嗤!你们自己一把年纪才混得个炼丹师品阶有什么好得意的?就这样也好意思说别人?真是好笑!”

“嗯?居然还是个小丫头?”碧儿一开口,有人便诧异的叫了出来,更是盯着顾七两人看了又看。

那人话一出,便又有眼尖的炼丹师看了出来,当下便笑道:“呵呵,原本还想着是个小子,原来是两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碧儿双手叉腰,哼了一声:“女子怎么了?你们不就是男的?现在不也一样在这里?”有什么好得瑟的?就他们那样还比不上好家小姐呢!

也许是被她那话一噎,那些炼丹师们皆没再开口,只是有的摇了摇头:“太不自量力了,太不自量力了。”

这时的顾七却注意到,三楼处似乎有两名炼丹师在争吵,旁边的人在看着,在笑着,就没有上前劝开的。

“快看,上面又有人争房间了。”一层的一名炼丹师看着三楼那一幕说着:“这楼层越高待遇越好,不过,这洪城主他们可没规距谁住上谁住下,想住到上层去没点本事可住不稳,瞧,那名穿青衣的等会一定会被赶下来。”

听到这话,顾七挑了下眉,看向那人,问:“这住的地方还得争?”

“呵呵,说你小姑娘不懂吧!真不知你是怎么进来的。”那炼丹师摇了摇头笑说着:“你以为这冥域为何将所有的炼丹师都请进这里?又为何让所有人都住在这里却又分有层别区分?自然是因为他们也想要区分出炼丹师的实力来着,看到没,最上面的五楼,那里只有五间房,那里有奴婢侍候着,吃的用的皆是一等一的,不过,可不是谁都住得稳那里的。”

“这倒有趣。”顾七笑了笑,目光看向那最上的五楼,那里比这下面清静,人也不杂,如果要住自然是住上面最好。

“小姑娘,你呀,就随便在这一层找间房住下就行了,再晚点估计连房间都没有。”

“这冥域的人这样是想要干什么?请了人来就这样放着?难道没地方住的还让他们在这大堂呆着不成?”碧儿皱着小脸不解的问着,实在觉得这里诡异得很。

“怎么?你们不知道?”那炼丹师似乎有些惊讶,看了她们两人一眼后,道:“这品丹会除了到时夺冠的人能得到青龙鼎和一枚九道丹纹的丹药之外,其他参与的炼丹师们都可以得到一枚五道丹纹的丹药,这才是我们会特意赶来的原因,要知道,哪怕是夺不了冠,好歹也能得到一枚五道丹纹的丹药,五道丹纹的丹药放在眼里也都算得上极品的丹药了,若没有一定炼丹实力的炼丹师可是炼制不出来的。”

他们正是因为无法炼制出五道丹纹的丹药,因此,哪怕在这里所受的待遇差了,也没有想过要离开,就是这个原因。

更何况,除了那一枚五道丹纹的丹药之后,他们还能见到那青龙鼎和九道丹纹的丹药,这样的一个品丹会,他们身为炼丹师又岂有不来之理?

“而且,听说顾七也会来,顾七你们知道不?据说没人知道她的炼丹师品阶是多少,但,她就可以炼制出九道丹纹的丹药,那可是一位炼丹鬼才,一直只听说过她的名字,这一会,怎么也得好好看看这样一个人物是长什么样的。”那炼丹师说起顾七时,眼中尽是崇拜之色,那是对于炼丹强者的崇拜与敬重,因为他们是炼丹师,而顾七的实力本事是他们所羡慕的。

突然间,那炼丹师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间回过神来看向面前一袭男装打扮的俊美女子,问:“姑娘,还没请教你怎么称呼?”这来的女炼丹师少,这人该不会就是顾七吧?暗想着,却又暗自摇头,不可能,听说顾七身边有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这人身边没有。

而且,如果顾七来了,那冥域的人难道也会像这样直接将他们请进这里就不管?越想越觉得不可能。

听了他的话,顾七微微一笑,并没有言语,而是迈步走上楼去。跟在旁边的碧儿见了朝那炼丹师嘿嘿的笑了笑,扮了个鬼脸,便也紧跟在她家小姐的身后。

看着两人上了二楼,一楼的人皆诧异的相视一眼,低声窃语,似乎在好奇那两人的身份。

而二楼的人看到她们两人上来,因楼下的声音他们也听见了,因此,也知道这两个做男装打扮的其实是两名女子,此时见她们上来,本以为她们想的在二楼挑厢房住下,正想看看她们究竟有何过人之处,就见她们甚至看也没看二楼一眼,便迈步往三楼走去。

“这两人居然上了三楼?”二楼的炼丹师面色带着几分的古怪,看着那两人已经往三楼走去的身影说着。

“等会估计会被人从三楼丢下来。”

“呵,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过,上面的那些人品阶高,脾气也不好,可不会管她到底是男是女。”

“而且,我看她连炼丹师的徽章也没佩戴,估计级别不高,就那样也敢上三楼,别的不说就这胆量也是够大的。”

没有理会身后那些人的议论,走上三楼的顾七两人在三楼那些人轻蔑的目光中,依旧再往度上面走去,她们两人这一往上走,三楼的人就有些不淡定了,直接上前便拦住了她们的脚步。

“你们两个,是炼丹师?”一名身形瘦小约莫三十来岁的炼丹师横挡在两人的面前,目光带着轻蔑的打量着她们。当目光及顾七那绝美的容颜时,眼中不由的划过一抹惊艳,就连目光也跟着放肆起来。

只见他的目光从顾七的脸蛋上往下移,先是那优美的雪颈,再往下,还没落在那胸前时就见一记拳头狠狠的朝他的眼睛揍来,同时一声娇叱也同时传出。

“砰!”

“敢在姑奶奶面前放肆!我看你就是欠揍!”碧儿狠狠的一拳直接揍向对方的眼睛,顿时将他整个人都击飞了出去,只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刹那惊得楼中的人纷纷都出来一看。

“嘶!啊……”

那瘦小的炼丹师捂着流血的眼睛猛然后退着,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他的脸色便变得苍白无血色,当看到那人捂着左眼鲜血渗出手缝时,皆是一惊,以为他的眼睛是废了。

其实,碧儿虽怒,但一拳过去却也是有分寸的,她的力道集中击落在他眼角靠近鼻梁处,这一拳顶多只能让他的眼睛红肿起来,但不会致瞎,只是,因击中鼻梁的缘故,再加上眼膜处又有所受损,渗出鲜血也是有的。

众人看归看,却没人出手帮忙,也没人劝和,毕竟在这里面这样的事他们都是不会掺和的,只是见此更是好奇,那两名女子的身份。

因每名炼丹师身边除了一名药童之外还带有一名实力较强可以保护他们的人,此时见那炼丹师被打,那原先没能反应过来的一名汉子也终于回过神,一个箭步上前便扣向碧儿。

顾七淡淡的扫了那汉子一眼,没有动手,只是迈着轻缓的脚步继续往前走着,同时留下一句话:“别弄死了。”

“嘻嘻,不会不会,我好心着呢!顶多就是修理一番让他们几天起不了床。”碧儿笑盈盈的说着,看着那汉子朝她袭来的一爪,似欲将她扣住,她笑眯了一双眼睛,眼里闪过一丝的兴奋,揉了揉手腕嘿嘿一笑:“终于可以好好打一场了!太久没揍人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说话间,拳头猛然击出,居然是以拳直接狠击对方的手腕处。她的速度极快,身法也诡异,那名汉子也不过是筑基中段的实力,且不说实力比不上碧儿,就是那力道也是完全没得比,一拳击中那汉子的手腕,只听砰的一声传来,隐隐似还夹带着一丝骨头断裂的咔嚓声和那汉子隐忍的一声痛哼。

那汉子的脚步因那一击而踉跄后退,垂落的手在颤抖着,脸色在那一刹那间变得苍白,额头也渗出了汗水,他看了那捂着眼睛在痛骂的炼丹师一眼,又看了看那面前笑意盈盈却力道惊人的小丫头一眼,咬了咬牙,拱手道:“在下不是姑娘的对手,不敢与姑娘交手,还请姑娘高抬贵手。”

这话一出,不少人哗然一声都觉得诧异。

而碧儿原本还想动手,却见对方这么识相,脸上的笑容不由又深了几分,一双眼睛弯成月牙,却并没有直接罢手,只是道:“哎呀,你这人说话真有趣,一连说了三个手,不过嘛,是你们先惹了我的,我这打人的瘾都让你们挑起来了可怎么收手?”

那人一听,脸色微变,却是不得不问:“姑娘想怎么样?”实力相差太多,对方力道太过厉害,若是交手势力会成重伤,那样就太得不偿失了。

“自然是补偿我啊!”碧儿眼珠一转,嘿嘿一笑,大步来到那捂着眼睛缩到一旁的那炼丹师身边,一把将人给揪了过来:“老东西,你是想把钱交出来呢?还是想我再给你两拳,把你眼睛给弄瞎了?”

“我、我给钱,我给你钱……”那炼丹师见自己的护卫也不是她的对手,当下吓得双腿发软,一手从空间袋子拿出一袋子金币递给她。

“这么少?”碧儿掂了掂,有些不太满意。

“就、就这么多了,没、没了,我有药剂,姑娘要不?”见她皱眉,以为她又要打他,吓得从空间中掏出一瓶药剂来。

碧儿嫌弃的瞥了那药剂一眼,将他丢开,面上却是带着盈盈的笑容,道:“下面见了我们自动滚退点,再让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哦!”明明在笑,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那炼丹师的心颤了颤。

此时的四楼,那些因听到动静出来的炼丹师们看着那走上四楼的人,眼中皆有一丝好奇,见人上来,其中一人便走上前几步,许是被下面的碧儿实力震摄到了,虽心底带着轻蔑与不屑却不敢太过明显,而是先拱了拱手,这才问:“姑娘是炼丹师?为何徽章没戴在身上?”

------题外话------

最近天气一直很热,妞们要多注意别中暑了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