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49 冥域,鬼城!

+“是。”碧儿应了一声,出门去找那跟青岚站在一起的老者。

当知道碧儿的来意后,灰袍老者面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眼中的喜悦与激动是那样的显而易见,而旁边的青岚脸色却是如同调色盘一般的变幻莫测,那羡慕又渴望却又羞愧于启齿的神情,看得碧儿心下一阵舒爽。

碧儿将人带到那屋子后,便守在门口处并没进去,只是让那老者一人进去。

老者拂了拂衣袍迈步走进,便见那一袭白衣的女子正坐在桌边喝着茶水,看到她,面上的笑容不由自主的露了出来:“恭喜顾七小姐成功进阶,时隔不到数月,顾七小姐的实力却一连跃进,真是令人惊叹啊!”

听到这话,顾七淡淡一笑,示意道:“请坐。”

老者笑着走上前,在对面坐了下来,心却是微微一颤。数月前饶是她有那太阳神鸟在身边,所散发出来的威压他能察觉到多半是来自于那上古神鸟,可数月后的今日,他与她对面而坐,这一刻的心却是惊的。

当时还是金丹实力的她,居然在数月的时间一连跃升几个境界,原本他还在猜测她的进阶顶多是飞仙级别,可这一刻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实力已经在他之上!

“当日我曾应下帮你炼制丹药,如今这丹药已成,这是当初应下的承诺。”她直接拿出一枚封了蜡的丹药递上前给他。

老者强压住心头的激昂伸出双手接过,如同宝贝一般的紧紧护在手心中,好半响,他站了起来,却是朝顾七拱手弯腰行了一礼:“多谢顾七小姐,往后,只要有我一天,我定不会让人欺凌到顾家!”

她的实力已经高于他,若是她不想给他这丹药,只怕,他就算是强抢也未必能从她的手中得到这丹药,然而,她却是言出必行的将这枚珍贵的丹药给他,如何不能让他感激?

当老者拿着丹药压抑着激动的跟顾七说着话时,外面不远处的青岚老祖却是负着手在那海边来回的走动着,不时的抬头往这边屋子看来,却只看到外面守着的十二名佣兵,以及那守在门口处的碧儿丫头。

这一刻,他心下是后悔不已,早知道,他怎么也要跟顾七打好关系,关系打好了,指不定今天的丹药就有他的份了。要知道他们的修为到了这个门槛处已经多年未能进阶,若再这样下去,他们的寿元也不久了,没了寿元他们就只有等死的份。

且不说平常百姓都不愿就那样死去,更何况他们这种修为达到这样高度的修仙强者?

在海边来回走了好半个时辰,才见那迟迟未出来的老者走了出来,他连忙迎了上去:“怎么样?你、你是不是拿到丹药了?是不是可以进阶的丹药?”

“呵呵,自然是拿到了,而且药效非凡,顾七小姐说了,她先前进阶吃了一枚,这一枚让我回去找个时间吃了,保准一举可以突破那多年未能突破的门槛,进入仙者级别。”老者一脸的神采飞扬,拿到丹药的他如同一个年轻人一般的兴奋、激动,开心之色不言而喻。

看着青岚那颓废的神情,看着他后悔莫及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老者拍了拍他的肩膀,压低着声音道:“青岚,我跟你说吧!你现在想要去求丹那是不可能的,因为你先前对顾七小姐他们做下太多的混帐事了,她不对你下杀手你就应该偷笑了,我告诉你,她现在的修为已经进入仙者巅峰,可足足比我们高了一个境界啊!”

“嘶!什么!”青岚在听到顾七如今已经是仙者巅峰极别的修地士时,惊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就是仙者巅峰,而且,刚才她跟我说了,因为她弟弟风逸被西边地境的一伙人带走,她准备去救他回来,将这边的事情处理之后她会前往上界,顾家这边就交待我多看顾着点。”

闻言,青岚脸色变了变,似乎在想着什么,半响,还是开口问:“你说,我若自请帮她去救人,去跟她求丹时是不是会容易一些?”

“呵呵,你觉得,以她现在的实力需要我们帮忙吗?”老者呵呵笑着,抚着胡子道:“看在我们相交多年的份上,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他急切的问着。

“自然是讨好她的父亲顾浩天啊!”老者笑说着,道:“你别看顾七手段狠厉,但其实她是个极重情义的人,尤其是对家人更是十分看重,你伤她没关系,若是伤到她的家人,那就是天崖海角她也一定会追杀你,同样的,若是你可以得到她父亲的好感,让她父亲帮你说话,你想求丹自然就容易些了。”

“这……”

“而且,我提醒你一句,算计谁也不能去算计顾七他们一家,你若想要求得丹药,只得用真心去感动对待他们,否则……”他没再说下去,相信他也懂得他的意思。

“我明白了。”青岚点了点头也知道自己应该从哪方面下手了。

于是,两人在海边站了一会,便也御剑离开往回而去。

屋中的顾七走了出来,将十二名佣兵们都叫到一起,跟他们交待了一些事情,便见十二名佣兵齐声应了声是后便离开。

“碧儿,那毁掉的屋子赔了钱给那夫妇了没?”顾七看向一旁的碧儿问着。

“小姐,我们随时都可以走了,那些事情我早就处理好了。”碧儿有些小得意的说着,跟在她的身边也不短了,自然知道一些事情要怎么处理,不用她说也能自己办好。

闻言,她点了点头:“嗯,那就走吧!”她如今的身体已经恢复,自然可以随时前往西地之境。

“七七。”丫丫拍着翅膀飞了过来,停落在她的肩膀上。两人这才唤出飞剑一跃而上,跃上那飞剑往西地而去……

数日后,西地冥域

“公子,前面有处酒家,我们去那里歇歇脚吧!”一身小厮打扮的碧儿指着前面对身边的人说着。

“嗯。”顾七应了一声,负着手迈步往前走去。

几天的御剑飞行才到了这西地冥域,为了方便行事,以及避免打草惊蛇,她们两人决定以男装示人。

只是,两人进了城走在大街上时,不约而同的眼中浮现了古怪之色,她们看着周围走动着的一些人,似乎,那些人在太阳底下走动着,有的被太阳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很深,有的却是淡淡的一个影子,几乎要成透明状。

“公子……”碧儿拉了拉她想要开口,却在看到她的眼神后闭上了嘴。

直到,进了酒楼二楼坐下,叫了上几个小菜一壶酒,两人便坐下细品着,同时也观察着这个叫冥域的地方。

从进入那城门时她们就发现,这里面似乎与别的城镇不大一样。冥域是一个独立的城镇,城中没有与共他的城镇相通,这倘大的冥域中只有一前一后两个城门,而且,据说这还是最让北地各势力忌惮的一个地方。

“等会去打听到下,看有没我们需要的消息。”顾七缓声说着,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脑海中则在想着先前所看到的那一幕。

“好。”碧儿应了一声,也给自己倒了杯酒,欢快的吃着东西,一下子就将先前的事情抛到脑后。

“哎,你们听说了吗?这域主广发邀请函,请了不少的炼丹师和药师们参加品丹大会,这两天有不少的炼丹师和医师都进了城主大楼。”

“嗯,最近城中来的外地人也较多,据说就是冲着这品丹大会来的,而且好像还邀请了南边一带的炼丹师公会的人。”

“哎,不是说有一位叫顾七的炼丹师很是厉害吗?这冥域的品丹大会她会来吗?”

“嗤!听说那顾七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不过,人家连炼丹师的徽章什么也没看在眼里,这品丹大会估计她是没兴趣前来的,但是,我好像听说这次的品丹大会其实主要还就是为了请顾七前来,听说为此还派出了几位强者前去请人,就是好像没请到顾七,至于她过几天会不会到,这就不好说了。”

“倒是奇怪,这冥域怎么会突然举办这个呢?而且还用他们的祖传之物青龙鼎作为这次的奖励?”

“青龙鼎?那是什么东西?”

“据说是很古老的一个丹炉鼎,用那青龙鼎炼制出来的丹药成色品阶都会相对的提高,这可是冥域城主的宝物,居然也会舍得拿出来,真是奇了怪了。”

这边的顾七两人听着那些人的话,不紧不慢的夹着菜吃着,心下却是在想着,这冥域的人到底在图什么?又为什么非得她来?还为此将她弟弟抓了过来?

与此同时,在这冥域的主城中,大厅之处,一中年男子沉着声音看着下方的几人,问:“最近几日可有看到顾七进城?”

“回主子,属下交待了守城的人紧盯了,不过至今仍未看见顾七来到。”下面的人恭敬的回答着。

主位上的人目光微沉,问:“你确定当日的帖子交到顾七的手中?”

“是的,属下可以确定。”

“退下吧!吩咐人多注意城中的举动,也许,她已经来了也说不定。”中年男子眯着眼说着,又道:“那顾七本就与常人有所不同,处事自然也不能以常理去想,派人到城中走动走动,查清楚了再往上报。”

“是。”下面的人应了一声,这才行礼退了下去。

待人退了下去,他又看向一旁的老者:“那顾风逸近几日如何?”

“自上回路上他试图逃走后就封住了他体内的灵力气息,又让人看守着,最近几日他倒也没弄出什么乱子来。”一旁的老者恭敬的回答着。

“让人盯紧点,不要让他逃走了,他可是一枚用来牵制顾七的极好棋子。”说着,中年男子起身便往外走去,一边道:“不用跟着了。”

独走往后山走去,进入了一片密林中后又走了一段距离,来到一座大山的前面,他走上前转动了隐蔽处的机关,只见原本如石头封住的山壁缓缓打开,一个入口出现在前面。

他朝周围看了一眼,便迈步走了进去,再关上机关往里走去,走了约莫半柱香的时间,终于来到了这座大山的底下,一个极为空旷的地方。

“文山拜见老祖。”他朝里面帘后的身影弯腰恭敬的行了一礼,哪怕已经进来这里很多次,仍能感觉到这里面的阴森冰寒之气极为的重,让人不由自主的毛骨悚然。

“起吧!”那是一个苍老的老妪声音,有种即将油尽灯枯的感觉,她没有转过身,依旧坐在那帘后:“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回老祖,都准备妥当,只等顾七到来。”

“打起十二分精神,别给我出什么乱子了,你应该知道,此事对于我们冥域洪家有多重要!”

“是,文山不敢大意。”洪文山沉着声音恭敬的说着,只感觉从那里面袭卷而来的强大威压让他额头冷汗渗出,强大的威压让他感觉仿佛只要对方杀念一起,他下一秒便会死在这里一般。

“下去吧!”

“是。”他应了一声,这才退了出去。

随着太阳渐渐往西边落下,酒楼二楼处的顾七看着那彩霞染红半边天的天空,却是不由的皱起眉头来,她看着头顶上的这片天空,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公子,怎么了?天上有什么吗?”碧儿见她盯着天空看,还皱着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着。

“你有没觉得这冥域的天空在太阳渐落后有时奇怪?”她看着天空对着身边的碧儿问着。

“奇怪?我看不出来,不过太阳渐落山,这里面的气温倒是变冷了不少,刚有一阵风吹来,冷嗖嗖的很不舒服倒是真的。”碧儿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想到先前她出去打听的事情,她又道:“而且,这里的人真的很奇怪,我出去打听只打听到一些众所周知的皮毛,其他的重要消息根本打听不到。”

顾七看着外面没说话,过了一会,见太阳就要完全没落西边,她当下站了起来往外而去。

见状碧儿连忙跟上,却见她出了外面后便跃上了酒楼的楼顶,面色凝重的看着天空,她跟在旁边见她沉思着,便没开口打扰,只是静静的守在她的身边,然而,当那太阳完全落下时,天空就像突然间被一面黑布遮住一般,竟是迅速的暗了下来,而且,天空处更是一颗点,一点月色都没有看见,倒是看见冥域各处皆点起了灯。

“呼!”

一阵轻风吹来,冷嗖嗖的让碧儿打了个寒颤,有些惊颤的朝周围看了看。

也在这一刻,站在这高处的顾七沉下了脸,面色凝重的凝聚出一簇火焰拍向碧儿的身边,刹那间,两人似乎听到了一道尖锐而惊颤的惨叫声。

“嘶!小、小姐,是什么东西的声音?”碧儿着实吓了一跳,猛然跳到她的身边去,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胳膊,惊慌的朝周围看去。

顾七凝重的脸上带着一抹冷然,她看了看天空,又望了望这倘大的冥域,深吸了口气,缓声道:“冥域,鬼城。”

“什、什么?鬼、鬼城?小姐说这里是鬼城?”一听这话,碧儿的脸色白了又白,她不怕人再凶再强,却怕那飘来飘去没有影子的东西啊!

“不错,这冥域确实是个鬼城,从进来这冥域我就觉得不对劲,也是到了现在才想明白,这整个冥域都被布下了结界,抬头所见的这片天空更是个聚阴大阵,能布下这样的阵法和结界而让人无所察觉,这冥域里面应该有很强的强者存在着。”这正是她所担心的,连她如今的修为进了这里居然也到这一刻才发现,那么,那个布下这阵法和结界的人,实力定然还在她之上!

她如今已经是仙者品阶,难道,这冥域中还藏了一位仙者以上的强者?

“那、那下面的那些人到底是人是鬼?应该是人吧?要是鬼他们怎么敢在白天乱走?”碧儿小声的问着,看着下面街道上走动着的人。

“除了一些外来的修士,只怕,这冥域里的人都已经是半人半鬼了。”她的目光此时也落在下面的大街上,那些人看着就跟普通的百姓一样在做着生意吆喝着,也许,就连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自己的状况吧!

“什么意思?什么半人半鬼?”碧儿不懂,揪着她的衣袖问着。

顾七的目光再次抬起,落在那天空处,道:“你看到没有,这片天空上面漆黑一片,其实在那里面有着一个聚阴大阵,聚阴大阵以阴魂汇聚而成,吸收日夜精气逐日壮大,而这冥域里的那些人此时虽有人的三魂六魄,但只要一入神就会被这聚阴大阵所控制,你看下面,那些人的行动与面部表情是不是已经有些变化?”

“真的!好像变得呆呆的,有些无神。”碧儿看着下面的那些人说着,忽的想起了她们进城时看到的那些有深有浅的影子,当下便道:“小姐,咱们进来时看到的人有的影子深有的影子浅,是不是那些深的人就是外地来的那些修士?”

“嗯,应该错不了。”她点了下头,道:“你在这里面也要小心点,一些阴森之地不要去,紧跟着我不要走散了。”

“嗯嗯。”碧儿连忙点头应着。

“丫丫,出来吧!”顾七唤出丫丫,在这样的地方,无处可打听消息,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丫丫去打听。

“扑!”翅膀拍动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丫丫那独有的尖锐沙哑声:“七七,怎么了?”它停落在她的肩膀上,歪着小脑袋看着她。

“这里面打听消息打听不到,你去城主府那边转转,看看有没什么异常,尽可能找到小逸的在的位置,小心一点,不要太惹眼。”她轻声交待着。

“行,这事包在老娘身上。”丫丫点了点头,这才拍着翅膀离开。

然而,就在丫丫离开不久后,一队护卫来到下面的大街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屋顶处站着的白衣公子,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拱手道:“敢问阁下可是顾七小姐?”话虽是问句,语气却是带着肯定。

顾七眯了眯眼,负着手看着下面的那一队人,目光落在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身上,神识一扫便看出了对方是化神级别的修为。

“不错。”她并没否认,而是直接承认了。

“我主知道顾七小姐已经到来,特命我等前来相迎,请顾七小姐进府一聚。”他在下面做了个请的手势,并未上前来。

“小姐……”碧儿跟在她的身边小声的唤着,有些担忧。

“无妨,我们本就要去城主府,既然有他们带路,岂不更好?”她淡笑着,神情透着随意与慵懒,下一刻,便见她踏步上前,衣袍轻拂,凌空而落,飘逸的身姿透着洒脱,仿若云中谪仙,令下面的人见了也不由的眼前一亮。

下面的周围因那一队人的来到而围聚了约莫几十人在周围看着,一些是当地的人,一些则是外地来的人,一个个的目光都落在顾七的身上,当地的那些人目光有些呆滞,只是看着却像是失所灵魂的人,只是神情若不细观便察觉不出来,而其他的修士倒还好,尤其是一些知道顾七此人的,更是在听到那些人的话后小声的议论起来。

跟着那一队人走的顾七和碧儿被带进了城主府的大厅,虽说天色已暗,但城主府里的人走动的还是不少,以及,那些守卫也不少,单单从大门到里面的大厅,这一路上就没断过守卫的。

“顾七小姐里面请,我主就在里面。”中年男子没再跟进去,而是在大厅外做了个请的手势。

顾七看了那人一眼,便迈着步伐走进去,身后的碧儿自然而然的跟上时,那中年男子却是伸手一拦,正想开口说下人不能进去,就被顾七那带着冷冽的目光扫得一惊,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的僵在原地。

她不是金丹巅峰的修为吗?怎么会有那样骇人的威压与气势?

里面,从顾七走进大厅那主位上的洪文山就在打量着她,最先用的是神识扫了一下,见她是金丹巅峰的实力心头微松了口气,这才有心思去观察她的气度与举止。

见她一身男装着身,穿上身上不显半分女气,身上气息飘逸若仙,再配上那一张出绝的容颜,真真恍如谪仙。这样出色的容颜与气度,难怪每个提起她的人都说她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明知此行必是凶险,却仍敢这样只带着一个丫头来到这里,她的胆量也绝非寻常女子可比。

在他打量顾七的同时,顾七也淡淡的朝主位上的洪文山看了一眼,这一眸,眸光微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她原本以为这冥域天空上的聚阴大阵和这里面的结界是这洪文山设下的,可如今一看,此人的修为却只到飞仙期,这样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布下那样的阵法,那么,也就是说,那阵法和结界不是他布下的,这背后,应该另有强者!

而且,从进了这里她就发现,这冥域的普通百姓多数不对劲,但这城主府的人却个个正常得很,这让她越发的相信,弄出那结界与阵法的人就在这里面!

“顾七小姐,请坐。”洪文山露出笑容做了个请的手势,又命下人上茶。

只是,顾七走上前,却并没落座,而是直视着主位的洪文山,面色微冷,声音也带着冷然之色的问:“我弟弟呢?”

“呵呵,顾七小姐无需担心,令弟一切安好,只是,现在仍不能让你见他,得罪之处,还请见谅。”他呵呵一笑,说出来的话语气虽客气,但话却一点也不客气。

闻言,顾七唇角微勾,冷笑一声:“洪城主这般大费周张的请我来,不知到底所为何事?”

“相信顾七小姐进了冥域这里也有听说了我们举办的品丹大会,请顾七小姐过来,自然也是为了这品丹大会。”

“哦?单单一个品丹大会能让洪城主如此大费周张?还不惜强硬相请?”她不以为然的冷笑着,浑然不将他的这话当真,她想,这所谓的品丹大会估计也就只是一个幌子,至于背后到底有何目的,此时的她却仍察觉不出来,但,她知道绝对跟她有关!

主位上的洪文山笑了笑,道:“当然就是为了品丹大会,顾七小姐,来自各地的炼丹师和医药师也早早到了接待楼院,不如,我让人带顾七小姐过去看看?也好跟其他的丹师提前熟悉一下?”说着,不待她说什么,便沉声喝道:“来人!请顾七小姐前去接待楼,好生招待着!”

“是!”厅外的那中年男子恭敬的应着,走了进来,对顾七做了个请的手势。

顾七看了那主位上的洪文山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敛下眼眸了眼眸,而后,转身便跟着那人出去。

她倒要看看,这里面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题外话------

昨天停电了,电来了网却没来,没法上传。今天一并传了。七千字送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