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47 再度进阶!

有异!

顾七心神一震,猛然收回对目光,同时手掌一翻,一记掌风凌厉袭向那北河城主。速度之快,气势之猛,让那北河城主根本没能反应过来,直到,整个人砰的一声飞出重摔在地上。

“嗯!噗!”

他闷哼一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腹部的那记刀伤因这一击而更重,身体因剧痛而抽搐着,脸色惨白,想站起来却让不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顾七越过其他人朝他走来。

“是不是好奇,为何我能不受你眼瞳的控制?”顾七来到他的身边停下脚步,没去理会身后的杀戮。

北河城主死死的盯着她,似乎想从她的眼睛中看出什么来。摄瞳是他最后的保命大招,以往只要他使出摄瞳之术没有一人能从中清醒,只会被他所控制,可偏偏就是这个顾七,居然能不受他的摄瞳控制还令他反噬,难道,她的精神力比竟比常人都要厉害?

“且不说你这摄瞳之术并不学到家,就是学到家了对我也是没用的。”她勾了勾唇角,淡漠的说着。比起凤凌天的摄瞳本事,他的只是小儿科,更何况,凤妖孽的瞳术都未能让她中招,这北河城主的这种程度的摄瞳之术又怎么可能控制得了她?

“往往丧命的都是那些太过自以为是的人,若是你们没有打我的主意,也许,今天的这场杀戮是可以避免的,可惜,现在后悔已经太晚了。”伴随着她的声音一落,她抬脚便将他踢入那破开冰层的北海里。

只听扑通一声水花溅湿起,那北河城主连求救的时间也没有便沉入海底。至于是否能活命?呵,那就得看那海底的凶兽兽类可否不想吃他了。

“主子,活抓了这两人。”

身后声音传来,她转过身,见那两名金丹修士被十二名佣兵押着跪在地上,此时的他们浑身伤口遍布,血肉模糊,发丝凌乱哪有半点金丹修士的模样?因成了手下败将,此时虽没再开口求饶,但那眼中却难掩着着惊恐慌乱之色,那是对死亡的恐惧,却又不敢再度开口,不知是他们仅存的那一丝自尊强撑着,还是因为其他。

扫了那两人一眼,她淡淡的收回目光:“丢进北海喂鱼。”淡漠的声音透着冷血,对于这些想要她命的人,她一向不会手软。

“是!”十二名佣兵应着,将人从地上拉起来拖向北海边,而那两人虽然眼中有着惊恐以及绝望,但却没再挣扎,在顾七下达的命令后,两人如同被抽干了灵魂一般呆住了。

然而在这时,却有一道凄厉的声音带着恐惧与颤意的传来。

“不!不要!”

一个女人泪流满面的跑来,身后还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跟着边哭边跑着。

顾七朝那一大一小两人看去,见那女人只是一名实力只有炼气期的修士,而后面的那小女孩却是脸色腊黄,似有暗疾。

那一大一小两人朝那被拖到海边的两人跑去,却被佣兵挡住无法靠前,原本面如死灰带着绝望的其中一名金丹修士一见到那女人和小孩,却是脸色一变。

“快走!快带孩子走!”

他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恐惧,似惊慌到了极致,似怕顾七赶尽杀绝的连同那母女两人也一并杀了,原本没挣扎的他,此时竟挣扎着想要冲向那母女两人,不顾身上流着血的伤口粗红着脖子大声的吼着。

“夫君,夫君……”那女人扑上前,却被佣兵挡住,她抱住其中一名佣兵的大腿哭求着:“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不要杀我夫君,求求你们……”

“呜呜……爹爹,娘亲……”小女孩脚步踉跄的跑了过来,跌倒了又爬起来,边哭边喊着跑上前。

看到这一幕,顾七目光微动,视线移到那名金丹修士身上。

而此时,那名金丹修士见挣扎不了,忽的朝顾七的方向跪了下去猛的磕头:“顾七小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夫人和孩子是无辜的,求你,求你放过她们,求你放过他们……”

“顾七小姐,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夫君,他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才想抢你的丹药的,求求你,求求你饶他一命吧!”那女人也跪下朝顾七磕着头哭求着。

对于这突然而来的一幕,那不远处的众名散修也开始小声的议论着,只是,他们同情可怜他们,但也很清楚,对于任何一个修士而言,这样恃强抢夺人家的东西还想杀了对方,现在想求对方放过他,这放在谁的身上都是不可能的。

十二名佣兵一时间没有动,只是看了那女人和孩子一眼后,其中几人将他们隔开,另外的便拖着那两名修士往海边那破开的冰层而去。

“不要……不要……”女人哭喊着,拼命的扑上前,却被佣兵挡住。

“呜呜……姐、姐姐,不要杀爹爹,妞妞要爹爹,姐姐,呜呜,不要杀妞妞的爹爹……”

小女孩在见到她的父母朝顾七跪下哭求后,便也跑到顾七的身边跪下抱着她的腿哭求着,仰起的小脸尽是无措与惊慌的泪水,小孩那一声声带着哽咽的哭声,也让顾七睥光微动,微低着头,看着那抱着她小腿哭求着的孩子。

就在佣兵们抬起那两名金丹修士要扔进北海时,顾七淡淡的声音终于传出。

“把人带回来。”

女人的哭声因她的话骤然而止,不敢相信的看向顾七,又是喜悦又是震惊。而不仅是她,就连周围的散修,目睹了这一场杀戮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她要放过那两人?

“主子。”佣兵们将呆住的两人拖了回来。

“爹爹爹爹,呜呜,爹爹,妞妞不要爹爹死,妞妞不要爹爹死……”小女孩扑到其中一名金丹修士的怀里哭着,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间,小女孩一个气息喘不上来,打了嗝,哭声突然停止,浑身却是抽搐起来。

“妞妞!妞妞!”那金丹修士大惊失色,惊慌叫着摇着,就连那女人也跑了过来,然而,在此时,顾七却是伸手将那孩子接了过去。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呆了。她想干嘛?那女孩的父亲刚才可还想杀她来着。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她的手指搭上了小女孩的手脉,探了一会,便见她取出银针在小女孩的身上扎了几针,原本抽搐着的小女孩便渐渐的平静下来,如同睡觉了一般。

“顾、顾七小姐……”那金丹修士又是震惊又是羞愧,此时却是说不出话来。

顾七将小女孩交到女人的怀里,站了起来,清冷的目光带着淡漠看着面前的两人:“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你们自废修为吧!”

两名金丹修士皆是一怔,似不敢相信他们居然能在死亡的关口走了一圈又回来,另一人在听到她的话后,惊喜的朝顾七磕了个头:“多谢顾七小姐不杀之恩!我愿意自废修为!”说着,抬起一手将自身的修为毫不犹豫的废去。

他清楚,这是她给他们的一个活命的机会,修为没了可以再修炼,但命若没了可就真的没了。一旦被丢进北海,他们定会死无全尸成为海底凶兽鱼类的食物。

“谢、谢顾七小姐不杀之恩!”那小女孩的父亲在震惊过后眼中也是浮现惊喜屯激动,当即抬手便将自身的修为废去,仿佛那一身修为不是他修炼了几十年得来的一般。

旁人无法懂,也只有他们在死亡的关口走了一圈的两人才能明白这一刻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别说只是废掉一身修为,说是再断一只手他们也会毫不犹豫!

因为,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看着他们两个的脸色因废掉一身修为而变得惨白,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地上,顾七转身便往小屋前走去,只是,在走了几步后却又忽的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的道:“你小孩的病,南方奕城丹阁可治。”声音一落,便迈步往前走去,只留下那身后呆滞着的众人,以及那对激动的夫妻。

碧儿看了那两人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快步的跟上她家小姐的脚步。

而十二名佣兵则没再去理会那几人的清理着现场的尸体。

丫丫拍着翅膀飞回屋子,一边不解的问:“七七,你为什么要放了那两人?那两人原本还是想杀你抢你的丹药的。”

“小姐是因为那小女孩才留那两人一命?”碧儿说着,上前给她倒了杯水。

顾七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后放下,双手把玩着杯子,道:“我以为我是冷血的,却不知我还是会心软。”

“小姐才不冷血,小姐最好人了,小姐就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人。”碧儿笑盈盈的说着,她清楚的记得,若不是她家小姐她也不会有跟在她身边的一天。

顾七没再开口,只是握着杯子,目光有些恍惚的看着窗外。她可以下令将那两人丢进北海的,然而,她轻飘飘的一句话,一个命令,却会令一个女人没了丈夫,让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没了父亲。

也不知是触去了她心底的哪块柔软的地方,她竟心生不忍,也许,她的心还不够冷血,对待敌人时还不够冷情,但,先前的一幕却让她有些恍惚,有些迷茫。

往日她也杀了不少人,虽然那些人都是想置她于死地的,但往日她却从没像这一刻这样的有这样深的感悟。

她的一句话,一个命令,轻易的便能毁去一个家庭……

也许,事情的处理可以是两面的,就像今天一样,她可以手下留情的,她可以在不必置对方于死地的时放对方一马的。

脑海中想着刚才的事情,心中的感悟越发的深,突然间,只感觉心神一震,体内的灵力气息竟是涌动起来,那样的来势汹汹,那样的澎湃奔腾,竟比以往的每一次进阶都要来得汹涌,来得猛烈。

“嘶!小姐要进阶了!”碧儿正想再给她倒一杯水,谁知就见她浑身灵力气息涌动起来,强大的威压与气息将她硬生生的推了开去,让她不得再近半分。

“哇!七七她这是从感悟中得到的进阶契机!她刚才到底在想什么啊?居然能得到这样一个契机?这样的进阶契机可是比丹药进阶还来得厉害,指不定能一连连着进两个境界呢!”丫丫在一旁拍着翅膀激动的说着,它兴奋的飞到碧儿的肩膀上喊着:“快,出去让他们为七七守着,让她可以安全进阶不被打扰!”

“知道!”碧儿在听到丫丫的话后脸上也尽是欣喜,连忙往外奔去,而丫丫拍着翅膀也飞到外面,停落在窗口处守着。

“什么?主子要进阶了?”十二佣兵们听了也是一惊,虽不知她怎么突然就要进阶了,却也不敢有一丝松懈,而是留下两人清理着剩下的尸体,其他十人则分别守在那小屋的周围十米开外,为她护法不让人打扰到她。

原本准备散去的散修们看到那些佣兵们神色匆匆的模样,又是好奇的驻步探头议论:“你们看,他们那边又怎么了?”

其中一人小声的道:“刚才我好像听见说什么他们主子要进阶了,估计是顾七要进阶了,不过,她不是刚炼制丹药出来吗?炼制丹药本就消耗体内灵力气息,在这个时候进阶真的好吗?”

“嗤!人家那是顾七,什么凝聚灵力气息的丹药没有?我们就少操心了,不过,那顾七到底是什么修为?怎么突然说进阶就进阶?”

“她原本是金丹?难道是进入化神强者?这不可能吧?她好像还不满二十岁呢!”

“化神强者?这个难说,你们没见那些金丹巅峰修士都不是她手底下的那些人的对手?而且,先前不是有一名化神强者被丢进北海里了?”

“嘶!你们快看,那屋子好像要爆开的样子!”一名散修惊呼一声,指着前面那被强大的气流涌动而将近爆破而开的屋子。

而早在碧儿出屋,便将那不远处刘氏夫妇一家带离安全地方,让他们不被那强大的气流威压波及到,也就在众人惊骇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那屋子轰隆一声爆破而开,木屋碎片飞溅而出,落了满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