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44 震动!各方来者!

一个瘦小的老头来到顾七的身边上下盯着她打量着,毫不掩饰他的好奇与探究。

听着那陌生的声音,顾七微侧过头,因看不见,便直接问:“有事?”语气淡漠而带着平静,似乎不好奇来者是谁?也不好奇对方如何知她的名字。

“你知道老头是谁?”

“不知道。”她漫不经心的说着。

“那你不好奇?不好奇老头为什么来找你?”他眯着眼打量着她,觉得这个顾七远比那些人说的危险多了。

而这回,顾七没再去理会他,只是静静的躺着,感受着那海风迎面而来的凉爽。

见她对他爱理不理,老头挑了下眉,迈着步伐正欲再走近,却在听到那从她嘴里说出如同寒冰一样的话后僵在原地,那抬起的脚竟也莫名的不敢放下,硬生生的停顿了一会缩了回去。

“如果你不想那条腿废了,就走过来。”

“老头又没想怎样你,你何必如此?”他有些讪讪的说着,心下很是懊恼,自己刚才是怎么了?居然就这样被唬住了?

顾七没再说话,因为此时碧儿带着怒气的声音已经从不远处传来,那怒气冲冲的娇叱声让她唇角不由的轻轻一勾,扬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你是什么人!想对我家小姐做什么!”

厉喝的声音带着灵力气息袭向那老头。老头冷不防的被那声音一喝吓了一跳,一回头就见满脸怒气的少女飞掠而来,伴随着她而来的还是那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凌厉的气息。

嘶!这顾七身边的一个小丫头看着也甚是可怕!

老头倒抽了一口冷气,迅速的后退了几步,一边摆着手便道:“我没想干什么,我就是想来看看这给那袁绍下毒的人长什么样的。”

这话一出,见那眼睛绑着纱布的顾七也朝这边‘望’来,老头连忙道:“你们不知道吧?那袁绍去老头那里求治医,不过老头解了好几天了也没能解出他的毒,而且还将他弄得半死不残的,见他也没多久活头了老头就将他丢了回去,跑来看看你这个叫顾七的女子,顺便问问,你下的那毒是什么毒?怎么我用了好些药甚至以毒攻毒都解不出来?”

闻言,顾七淡淡的笑了,对碧儿道:“把他赶走,不要吵我休息。”

“好。”碧儿应着,将披风给她盖上,这才双手叉着腰冲着那老头喝着:“我看你是个老头才不跟你动手,你说你是自己走呢?还是要我把你提着揪走?”

“哎,小丫头年纪轻轻的怎么这样野蛮?”老头一边说着,衣袖下的手却是微动。

而这时,静躺着的顾七闻到空气中那淡淡的气息,神色却是一冷,嗖的一声坐了起来,手中的一枚银针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便射向了那老头所在的方向。

“咻!”

只听一道细微的凌厉气流声划过,就听那老头哇的怪叫一声,捂着被刺中的手臂瞪着顾七正欲开口,就见整条手臂以着诡异的速度在泛紫,变黑,这一看,吓得他整个人跌坐在地上。

“你、你使毒!”

惊呼一声,手上却没停的迅速用针扎了自己的手臂几下,只是,那止不住的心慌让持针的手一颤,还险些扎歪了地方,在几针封住手臂的穴道阻止毒素往上漫延后才方知自己已经一头的冷汗,脸色更是变得苍白,脸上早已没了先前的笑意,有的只是惊骇以及惧意。

“你敢在我面前使毒,就应该知道后果!”她已经站了起来,缓步走向那老头所在的地方,哪怕眼睛看不见,哪怕眼睛蒙着纱布,可她浑身散发出来的冷冽之气却仍叫人心惊胆颤。

“什么!你居然使毒!”碧儿一听怒瞪起双眼,一个步伐上前,双手揪起地上的老头,直接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双脚离地一记拳头重重的便砸向对方的腹部:“敢使毒!看我怎么收拾你!”

“砰!”

“嗯!”

一记重拳击落,那强劲的力道以及极快的速度让老头根本来不及闪避,只感觉那一刻拳头击落时,五脏六腑都像移了位一般,痛得一口气上不来。

碧儿拳头挥落毫不留情,她原本是见他年纪也大了不对他出手,谁知这人竟敢在她们面前使毒,如果不是小姐知道,那后果如何得了?一想到这个,原本笑意盈盈带着可爱的脸蛋顿时浮上了戾气,敢对她家小姐使坏的人,她一定也不会放过!

“砰!”

只见她一记拳头挥出之后将老头整个人举起狠狠的往地上摔去,对于修仙者而言,这样的一摔不会让他致命,却会让他浑身骨头因撞击而产生痛意。

“嘶!啊!别、别打了!别打了!”

老头怎么也没料到这个看起来娇俏的小丫头居然还是个大力狂,双手一提就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一记重摔,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移了位,当即慌得连忙求饶着。

“滚!再出现在我面前便要了你的命!”一旁的顾七冷声喝着。

老头此时脸色惨白,他低头看了自己变黑泛紫的手臂,咬了咬牙,道:“我也没想将你怎样,你对我这样下毒手真的好吗?我还是个老人家,你、你……”后面的话在感觉到她身上越发冷冽的气息以及那股朝他袭来的杀意时不由的说不下去了。

“没怎么样?你确定?”顾七的声音泛冷,如同冰霜的令人不寒而栗:“今天姑且留你一命,至于你的那条手能否救回,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若敢再出现在我面前,记住我现在的话,我会要了你的命!”

这一刻,老头不敢再开口,因为从她身上弥漫而出的那股威压太过骇人,化神强者的威压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那股来自灵魂的压迫力更是让他浑身紧绷,生怕下一刻就被对方的神识绞杀,只能硬咬着牙咽下这口气,毕竟是他自己送上门来找虐的不是吗?

原本想着将他给杀了的碧儿听见她家小姐的话后,便也没再出手,只是静立在她的身边,目光不善的盯着那老头。果然,不能因为对方是老人就心软,有时的心软与大意往往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

老头无奈只得离开,因怕回去治晚了,一边走他一力取出小刀在自己的手腕处一割,一边走一边放着毒血,心里一路在暗骂着,这顾七真的太狠了!

老头走后,顾七两人也跟着回了屋子,进了屋不久,那刘氏便送来一些小点心。而在屋中坐着的顾七则轻抚着眼睛,对碧儿道:“我这眼睛应该再有几日便可恢复了,这药这两日也不用换,我给你布下个聚灵阵,给你修炼如何?”

“小姐,还是等你眼睛看得见再说吧!我怕再有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在修炼剩下你一个人岂不是麻烦?”碧儿摇头拒绝着,道:“再说了,我的力道向来也大,修炼上虽比不上少爷,但也已经算快的了,不急在这一时。”

“也罢。”顾七便随了她去,继而唤出丫丫让它守在屋外,自己便来到床上盘膝修炼起来。

接下来的几日都风平浪静,许是附近的修士都知道了顾七这么一个人,因此没人敢来打扰,这也让她们两人乐得清静,修炼起来也不用被人打断。

直到,数日后的一天清晨,碧儿扶着顾七来到窗边坐下,她压下心中的紧张与激动的道:“小姐,今天终于可以拆纱布了,我想你的眼睛一定可以看见了!”

“嗯。”顾七自己倒是显得平静,因为她对她的医术有信心,更何况,那两样药还是她那个来历神秘的师傅告诉的,治疗的效果自然不会差到哪去。

“那、那我拆了?”碧儿咽了咽口水说着。

“拆吧。”她淡笑着,坐在椅子上让她帮她拆下蒙在脸上的纱布

当碧儿一圈圈的拆开那纱布时,微微颤抖着的手泄露了她心中的紧张,直到,最后一圈纱布收好,将那眼睛上已经干掉的药膏取下后,用沾了水的湿布仔细的帮她家小姐清理着那些药渣,待清洗干净后,这才道:“小姐,好了,你、你睁开眼睛看看。”

她微侧过身子往前移了一点,来到她的前方正左边,想着可以看见她家小姐睁开眼睛时的样子,那么,能不能看见她也一定能看到。

顾七缓缓的睁开眼睛,因窗口这边的光线没那么亮,因此选择在这里拆下纱布,当她的眼睛睁开时,熟悉的光线渐渐的映入眼底,那丝丝的亮光不是太耀眼,倒不至于让她的眼睛觉得刺目,但,那从模糊到渐渐清晰的视线却是让她知道,她的眼睛已经完全恢复了。

“小姐?怎么样?看见我没?”碧儿紧张的问着,伸着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

顾七轻笑着,伸手便往她粉嫩的脸蛋上一捏:“看到了,你晒黑了不少,莫不是在这海边被海风吹的?”

“小姐真的看到啦?哈哈哈,太好了!”提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碧儿欢快的大笑着,也不在意她又捏着她的脸玩。

“七七,你眼睛看得见啦?也能看见老娘了?”守在外面的丫丫拍着翅膀飞到窗口处,尖着声音欢快的说着。

“嗯,看见了。”她微笑着,目光缓缓上移,在那天空之处,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敛了起来,目光微眯着,眼底似有暗光泛过:“西域之地么?我倒要去见识一下,那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碧儿见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带着冷冽与凛冽战意,不由的兴奋道:“小姐,接下来要干什么?”她也好想活动活动筋骨,她家师傅可是说了,她这种力量型的战斗力可是会越战越勇的。

“在去那西域之地之前,我先提升一下实力,如果没有意外,顶多十天我们就可以出发。”她站了起来,缓步走到外面,伸手在屋子的周围布下结界与阵法,将这里屏蔽了起来,继而从空间中取出鼎炉。

“将屋里的桌子搬出来给我。”她一边说着,一边从空间取出营养液服下,再服下一枚凝聚灵力气息的丹药,待碧儿将桌子搬出后便将所要用到的药物摆放归位,手一挥,炉鼎呼的一声点燃。

知道她要炼丹的碧儿没再说话打扰分散她的注意力,而是在一旁给她打下手,而丫丫也乖乖的站到屋顶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心防有人捣乱。

炼丹炉的开火,气温的升高,气息的流动,皆被锁定住在这一方结界当中,充沛的灵力气息带着丝丝的纯净涌动着,伴随着火焰的燃起,灵药的入炉而蒸发而起。

“呼!”

火焰的呼啸,随着顾七双手的控制以及灵力涌动而燃烧着,在这海边的屋外,在这一方结界当中的她在炼制着足可让化神强者进入下一阶段的逆天丹药,许是因为丹药的级别较高,在她所处的那一方天地,头顶的那片天空云层渐涌,隐隐有着不同寻常的气息涌动着。

饶是她不想惊动其他地方的强者,不想引得他人窥视,但天地涌动的气息却是怎么也骗不了一些实力超群的强者感知。

随着数个时辰的过去,哪怕她有设下结界,可那气息仍是弥漫泄出了结界之外,浓郁的药香味引得那海边冰层下方的凶兽鱼类翻腾不已,冲撞着那厚实的冰层欲跃出海面来。

海边的异动,空气中的异样,哪怕是一些普通的百姓也察觉到了不同寻常,更别提一些散修之类的修士了。他们闻着药香寻来,看到北海的异样,看到那处施了阵法和布下结界的屋子,一个个心思百转,震惊不已。

“那顾七难不成在里面炼丹?她的眼睛已经好了吗?这空气中的波动明明就是她已经设下了阵法和结界,可居然那浓郁的药香味还能弥漫而出可见此丹药的非同一般。”

“也许是逆天的丹药,你们看,不仅仅是她这周围有异动,就连天空云层也在翻滚凝聚着,海里的凶兽鱼也在撞击着冰层欲跃出海面奔着这浓郁的药香而来,可见,这丹药绝对是逆天级别的神丹妙药!”

“是啊!不知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丹药?光是闻着这股浓郁的药香味就已经感觉浑身舒爽,若不是碍于顾七的变态实力,真想闯一闯她这阵法,破了她的结界进去看上一看。”

“嗤!你敢去闯她的阵法破她的结界?我看你是嫌命太长找死!”旁边一修士听了嗤笑一声,道:“你们一定不知道吧!就在前几天那怪医寻来了,也不知怎么回事估计惹恼了顾七,最后竟是被废了一条手臂,我可是远远看见了,那怪医的整条手臂泛紫变黑,他自己割脉放血流了一路,那脸色一个叫惨白,怪医是什么人相信你们也是听说过的,就连那样一个变态招惹了顾七都成了那下场,你还敢去闯她的阵法?去破她的结界?”

被这么一说,那人一脸的呆滞样,脸色变了再变却是没再开口,只是仍用着那好奇又探究的目光盯着那布了结界和阵法的屋子。

因被设了结界和阵法,他们只能隐约见到那屋子的顶部,却无法看到那里面的一切,正是因为看不见才越发的好奇,越发的心痒。

“快看,那不是北河城的城主等人吗?怎么也来了?”一名修士指着不远处飞掠而来的一行人,惊呼着:“定是为了顾七而来!”

“废话!这不明摆着的事么?”旁边一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着。

另一名修士则道:“他们倒是好灵通的消息,这才几个时辰居然也得到消息赶过来了?不过,看他们的架势不会是想强抢吧?”

“呵,强抢?你觉得他们敢吗?”旁边的修士冷笑着,显然很不以为然。他们为散修,常年四处奔走历炼,去过不少地方,自是知道顾七的厉害与手段,这些人若真的敢对顾七出手,他们相信等待他们的绝对会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而在离此地还有些距离的一处林中,一队游走于树林中的佣兵看到天空中的云层涌动,以及天空中一些修士御剑的飞行往一个方向掠去,为首的一人沉思了一会,道:“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我们跟过去看看吧!”

“好!”众名佣兵沉声一应,如同鬼魅一般的身法在丛林中掠过,身上的佣兵服看起来与那丛林的颜色竟是混成一体,脸上也被一些色料半染着半遮容颜,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那是一队佣兵,反而像是一些丛林中的野人。

若是顾七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这一队佣兵不是别人,正是她一手选拔出来的那十二名佣兵成员……

------题外话------

盟主选拔进入倒计时,还有几天时间截止了,本来我是不打算求票的了,不过今天无意间一看,与第一名只差一百二十来票,因此,在此再求一下,妹纸们如果有还没投的,别嫌麻烦帮忙投一下吧,第二名没用,只有第一名才有用,与前者距离只差百来票,到截止日期前越过前者我会以一个星期的万更为答谢滴。投票地址在首面公告那里就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