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五三回 坚定

一时大夫来了,小心翼翼的给韩慧生施了一回针,韩慧生便幽幽醒转了过来,第一句话便是问床前的韩夫人:“娘,哥哥来看我了吗?您和爹爹答应了我,待我醒来哥哥就在我床前的,您可不能骗我。”

虽气若游丝,声若蚊蚋,顾蕴因隔得近,还是听见了,心里攸地一“咯噔”,已直觉将韩慧生的心结所在猜到几分了,难怪她从*月里就开始发病,难怪在自己和宇文承川大婚当日,她会再次发病,发得比以前都厉害……不由暗自苦笑,瞧韩慧生的样子,巴掌大的小脸,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一双大眼睛天然漾着一层朦朦的薄雾,让她莫名就想到了方雪柔,虽然两人之间毫无关联。

顾蕴自问前世单论相貌,自己绝不比方雪柔差,可董无忌就是能一眼都不看她,眼里心里只有一个方雪柔,究其原因,就是方雪柔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柔弱,极大程度的满足了他男人的自尊,所以前世她便得出了一个惨痛的结论,有一类人,你得一辈子防着!

何况韩慧生比方雪柔还要更漂亮些,因为打小儿病弱的缘故,想来也要比方雪柔单纯得多,换了她是男人,只怕也会不由自主怜惜她的,——自己才新婚不到一个月,就遇上了这样的事,也真是有够“好运”的!

不止顾蕴听见了韩慧生的话,宇文承川虽离得远些,但因练武耳力极佳,也听见了,倒是没有多想,只是应声上前站到顾蕴身边,放柔了声音道:“慧生,我来了,你嫂嫂也来了,你以前不是常说日日都只能闷在家里,连个可以说话儿的人都没有吗,你嫂嫂与你年纪相当,以后有她时常过来瞧你,时常过来陪你说话儿,你就不会觉得闷了,你安心养病,我和你嫂嫂,还有义父义母,我们所有人都盼着你能早日痊愈呢!”

韩慧生看见宇文承川,先是一喜,原本大而无神的双眼也有了光亮,及至听到他说顾蕴也来了,这才发现在他身边还站了个虽一身男装,却难掩丽质天生的人,显然就是他口中的‘你嫂嫂’了。

脸上的喜色立时褪了去,眼里的光亮也暗淡下来,再不看宇文承川与顾蕴一眼,只是有气无力的与韩夫人道:“娘,您怎么把第一次见面的客人也往我屋里引,我累了,要睡了,您先请客人出去罢。”

韩夫人有些尴尬,却不忍违背她的意思,只得一脸歉然的看向了顾蕴:“蕴姐儿,我们且先出去罢,让慧生与她哥哥单独说几句话儿,说来他们兄妹已半年没见过面了,想来有不少话要说。”

顾蕴抿了抿唇,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宇文承川。

就见宇文承川的脸色已不若方才那般和煦了,不过声音还是很温柔:“慧生你有什么话要与我说?你嫂嫂不是外人,虽然今日她才与你第一次相见,但她的的确确不是你口中的客人,她若是客人,我自然也是客人了,所以你有话但说无妨,我的事,没有什么是她听不得的。”

宇文承川何等敏锐之人,又岂会察觉不出韩慧生对顾蕴的敌意,虽然韩慧生正病着,却并不代表,他就会眼睁睁看着顾蕴受委屈。

韩慧生眼里就有了水雾,泫然欲泣的看了宇文承川一会儿,才低声喃喃道:“哥哥眼里心里如今就只有她一个,全然没有我这个妹妹的位置了吗?明明就是我先认识的哥哥,明明就是我先……明明就是我先喜欢的哥哥,就因为我想着爹娘定然是不肯答应我进宫的,所以一直把对哥哥的心意都埋在心底,对着任何人都不敢表露出分毫来,才会让她捷足先登了。我好后悔,真的好后悔,如果我早些向哥哥表明我的心意,如今一切必定都不一样……”

话没说完,忽然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吓得韩夫人声音都变了:“慧儿你别激动,大夫说了你不能激动的……你别吓娘,你别吓娘啊……”

韩卓则已在冲外面大吼:“大夫,快把大夫叫回来!”

很快大夫便去而复返了,见韩慧生捂着胸口满脸的痛苦之色,忙出手如电给她扎了几针,待她渐渐平静下来,昏睡了过去,方看向韩卓与韩夫人满脸不赞同的道:“不是说了令千金如今情况危急,万万不能激动的吗,幸好老朽才走出去百十步远,若老朽已经回了客院,只怕就来不及了!”

韩夫人满脸是泪,哽咽得根本说不出话来,韩卓只得握了她的手,沉声与大夫道:“那现在小女怎么样了?”

大夫摇头道:“不好。令千金的心疾是天生的,本就绝难根治,也就是她生在了你们这样的家庭,医和药都是最好的,一应看顾也是最精心的,所以才能活到现在,若是换了寻常人家,只怕早已……如今她心脉受损比先时更严重,又郁结于心,若能尽快解开心结,再辅以药石和针灸,还能有好转的可能,否则,也许下一次发病,便再救不回来了。老朽方才扎了她的几大要穴,让她暂时昏睡了过去,马上再辅以药物,希望能让她缓解一下痛苦,问题的关键,还得让她早日解开心结,保持心情平静,请贤伉俪千万谨记了。”

韩卓沉声应了:“大夫的话我记下了,有劳大夫开方子去罢。”命丫鬟,“引大夫去开方子。”

大夫便随丫鬟去了,韩卓这才看向宇文承川与顾蕴,叹道:“方才的情形你们也看见了,你们都是聪明人,想来该明白的都明白了,我们且外面去说话罢,这事儿终归得先征求你们两个的意见。”

爷儿三个遂先去了前面的花厅,留下韩夫人等待会儿喂韩慧生吃完了药,睡安稳些了再过去。

分宾主在花厅坐定后,韩卓不待丫鬟上茶来,便先沉声开了口:“那日你们离开后,我们依然不知道慧生到底是因何忧思过度,又过了几日,眼见她身体一日坏似一日,我和你们义母都急得不行,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再次逼问她的贴身丫鬟,方自其口中知道,她在梦中曾叫过衍儿你……”

韩卓与韩夫人都是过来人,如何会猜不出韩慧生在梦中叫宇文承川意味着什么?虽觉得在意料之外,想起韩慧生是从*月开始病情加重的,想起她自小到大接触得最多的男子便是宇文承川,宇文承川也的确出色,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了。

夫妻两个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事儿不可能,一千个一万个不可能,且不说宇文承川已经娶了顾蕴,与顾蕴心心相印,他们不能为了让自己的女儿如愿以偿,就在他们之间埋一根刺,甚至拆散他们,韩夫人与韩卓一辈子恩爱,心里只有彼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怎么做得出来?

只说宇文承川是太子,注定后半辈子要生活在皇宫里,他的妻儿自然也是一样,他们便不可能答应让女儿也进宫,皇宫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是韩卓尤其是韩夫人一辈子的伤心地,她恨透了那个地方,怎么会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踏进那里一步?

而且韩慧生身体也不好,人也因打小儿病弱毫无心机,在皇宫那样的地方,这样的人随时都有可能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关键还有一点,韩夫人曾是当今皇上的废妃,就算之后“葬身”火海了,韩慧生却与她生得那么像,万一落入有心人的眼里,顺藤摸瓜查到了韩卓身上,再牵扯出宇文承川来,现成的欺君大罪,大家都将死无葬身之地,韩卓与韩夫人哪敢冒这个限?

所以韩夫人很快便与韩慧生深谈了一回,开门见山的问她是不是喜欢宇文承川,此番忧思过度,病势一日重似一日,是不是也是为了宇文承川?

韩慧生本来不想说的,因为知道她要进宫不可能,所以才会一直瞒着任何人也没告诉,也所以才会忧思过度的。

但如今母亲既已知道了,她也的确忍得辛苦,到底还是承认了,然后扑到韩夫人怀里大哭起来,说自己好后悔,若早些让宇文承川明白她的心意,哪怕一时因困难重重,他们不能结合,但慢慢的把困难解决了也就是了,总还有希望,不像现在,连希望都没有了。

韩夫人被女儿哭得心如刀绞,实在不忍把她与宇文承川这辈子不可能结合的理由告诉她,何况除了这些客观的原因,宇文承川心里很早就只有顾蕴一个人,根本容不下第二个人,才是最重要最根本的原因啊!

然想着不能再让女儿执迷不悟下去,否则他们夫妇就真的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韩夫人到底还是狠心把该说的都说了,尤其把最后一点宇文承川心里由始至终只有顾蕴一个,由始至终只拿韩慧生当妹妹一点着重说了,韩夫人到底与宇文承川母子多年,知子莫若母,宇文承川心里想什么,她还是约莫明白的。

不想韩慧生听了后,却激动起来,她自己明白她与宇文承川不可能在一起是一回事,经别人之口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了,哪怕那个‘别人’是她自己的母亲,而且她一千个一万个不能接受宇文承川心里惟有顾蕴,只拿她当妹妹的事实,固执的认为宇文承川也是因为知道他们不可能在一起,所以才会退而求其次娶了顾蕴的。

当即便近乎歇斯底里的反驳起韩夫人的话来,说宇文承川心里一直都是有她的,不然这些年不会对她那么好,说他们不能在一起只是造化弄人而已……直至因为身体撑不住,晕了过去,才算是消停了。

把韩夫人急得半死,忙忙请了大夫过来,好一番忙碌后,才让韩慧生醒了过来。

只是韩慧生醒来后,却哭着求韩夫人,说她要嫁给宇文承川,‘我知道我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可我不想带着后悔和遗憾去死,我要嫁给哥哥,做哥哥的妻子,哪怕只是一日,也死而无憾’,求韩夫人成全她。

韩夫人心乱如麻,宇文承川都已经有顾蕴了,怎么可能再娶自己的女儿为妻,那将置顾蕴于何地?她只是暂时拿话稳住了韩慧生,然后含泪去与韩卓商量该怎么办。

韩卓也不赞同此事,宇文承川心里若有女儿,以他的性子,早主动出击了,就像他一直死乞白赖的巴着顾蕴不放一样,又岂会等到今日?遂让韩夫人再劝韩慧生,他自己稍后也劝了女儿一回。

只可惜韩慧生憋闷了那么久以后,一旦释放出来,忽然就钻了牛角尖,无论韩夫人与韩卓怎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她都是那句话,她要嫁给宇文承川,做宇文承川的妻子。

韩卓没办法,只得想出了个折中的主意来,让女儿与宇文承川就在自家成亲,一圆女儿的夙愿,横竖以女儿的身体状况,圆房什么的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以宇文承川的身份,要日日过来甚至夜夜在自家留宿也不可能,他只要隔三差五过来以夫君,而不再是以哥哥的身份陪陪韩慧生,便既可以让韩慧生解开心结,身体慢慢的好起来,又不至于威胁到顾蕴,乃至将来顾蕴儿子的地位了。

说到底,就是让宇文承川哄哄韩慧生,想来他不会不答应,毕竟人命关天。

“……我知道这事儿有挟恩求报的嫌疑,所以我与你们义母原是没脸开这个口的,可慧生的情形方才你们也看见了,我和你们义母这辈子就她这点血脉,实在不忍心看她就这么去了,还望你们能体谅一下我们为人父母的心。”韩卓向来刚毅且不苟言笑的脸上,此刻满满都是为难与羞愧。

本来这事儿韩卓与韩夫人是打算先与宇文承川说好了,再让宇文承川回去与顾蕴说的,想着只要宇文承川同意了,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顾蕴一定也会同意,却没想到今日顾蕴也跟着来了,还把方才韩慧生发病的前因后情都看了去,倒是可以一次就把话说清楚了。

韩卓说完,看向顾蕴迟疑道:“我知道这事儿最委屈的便是你,你与衍儿才新婚一个月都不到,便让你遇上这样的事,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再没脸,也只能向你开这个口了。我向你保证,衍儿定然不会与慧生圆房的,他不论是身还是心,从头到尾都只会完完全全属于你一个人,万望你能见谅与……成全。”

顾蕴闻言,扯了好几次嘴角,想扯出一抹笑来,都发现自己力不从心,只得作罢,心乱如麻的看向韩卓艰难道:“义父与义母的意思我明白了,发生这样的事,也不是义父义母愿意看到的,您二老也不过是出于一片拳拳的爱女之心罢了,我……”

“我不同意!”话没说完,已被一个声音断然打断,不是别个,正是宇文承川。

宇文承川面沉如水,虽仍接受不了好好的妹妹,怎么忽然间就变了,口口声声喜欢自己,还要嫁给自己做妻子的事实,态度却十分的坚定:“义父不必问蕴蕴的意思,这事儿她答应了没用,得我答应了才作数,如今我就明白的告诉义父,这事儿我不能答应,因为我已经娶了蕴蕴为妻了,这辈子也只会有她一个妻子,自然不可能再娶别人。而慧生这辈子只会是我的妹妹,嫡亲的妹妹,我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包括为她付出自己的生命,因为我是她的哥哥,是她在这世上除了义父义母最亲的人,但也仅此而已,万望义父明鉴!”

宇文承川说完,便坚定的看向了顾蕴,无论是她惨白得近乎透明的脸色,还是她眼里遮掩不住的涩然与灰败,都让他说不出的心疼。

他娶她是为了疼她爱她,让她幸福与快乐,而不是为了让她受这样那样的委屈,为了他不得不委屈求全的,对着他的敌人们他是这个态度,对着他的亲人们,他一样是这个态度!

顾蕴岂能不明白宇文承川的意思,鼻子一酸,眼睛里已经有了泪,只要他明白她的委屈就好,那那委屈也就算不得委屈了,她要的只是他的一个态度而已,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定然会眼里揉不得沙子到底了,如今方知道,以前只是没遇上那个愿意让她为之妥协的人而已!

她抬头望了望天,把泪意强自逼了回去,清了清嗓子,便要开口,从情感上来说,韩夫人与韩大人都待宇文承川恩重如山,没有他们,就没有今日的他,她怎么能让他因为她,把彼此间的恩情与多年的亲情都抹杀了,指不定彼此还要反目成仇?毕竟韩大人韩夫人只得韩慧生一个女儿,可以说韩慧生就是他们的命,一旦韩慧生真去了,他们多多少少也定会迁怒于宇文承川的。

从理智上来讲,宇文承川就更不能拒绝了,韩大人掌着至少半个腾骥卫,是他将来想要大业得成的中坚力量,一旦韩大人不再支持他了,他的实力势必大大受损,就更不必说韩大人还有可能恼怒愤恨之下,转而去支持别的皇子,他与其他皇子不一样,其他皇子都是主动投入夺嫡这场战争中的,他却是被动被卷入的,不成功便只有死路一条,怎么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与韩大人生嫌呢?

何况韩慧生的情形的确很不好,若她真因此香消玉殒了,连她一个才与韩家人打过几回交道的人都难以心安了,他与他们一家二十年下来,更是早已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总不能真让他为了她见死不救!

顾蕴正要开口,韩夫人红着双眼进来了,默默的坐到了韩卓身边后,拿帕子掖了掖眼角,才嘶声道:“方才衍儿的话我都听见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与你们义父从相识到现在几十年,很能明白你们此刻的心情,但凡还有别的法子,我们也不想为难你们,慧生是我的孩子,衍儿你一样是我的孩子,手心是肉,手背难道就不是肉了吗?只是慧生她的情形方才你们也看见了,我实在担心……”

说到这里,哽咽得说不下去了,忙拿帕子捂着脸平静了一会儿,方继续道:“当年我本不该生她的,若一早知道她会生来便有心疾,生来便只能拿药当饭吃,我绝不会带她来这个世上受尽病痛的折磨……都是因为我一时的自私,才害她从来没过过一日正常人的生活,如今更是入了魔似的,也许都是我上辈子造的业障罢?可我又有什么法子呢,事情不到这个地步,也到这个地步了,我只能腆着脸,为了一个孩子,为难另两个孩子了,谁叫我是一个母亲呢……衍儿,你真的不能可怜可怜慧生吗?”

宇文承川与韩夫人母子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她哭得这般绝望,这般无助,心里是真的很不好受,可要让他因为可怜韩慧生,就做伤害顾蕴的事,他也的确做不到。

他只得涩声一字一句缓缓说道:“义母,我不能骗您,也不能骗自己的心,我的确做不到可怜慧生,就娶她,这不只是对蕴蕴的伤害,也是对慧生的伤害,亲情是一回事,爱情又是另一回事,这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我还是那句话,我可以为慧生做任何事,甚至可以为她付出自己的性命,但只会是以哥哥的身份,而不是其他身份,我希望义母您能明白。”

韩夫人的眼泪就落得更凶了,几乎快要泣不成声,仍做着最后的努力:“可你东宫里除了蕴姐儿,也不是没有其他女人啊,你能让那些女人占着你嫔妾的身份白养着她们,为什么就不能也让慧生占一个名分吗?她真的不会与你圆房,不会对蕴姐儿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的,你也不必日日过来看她,只要隔三差五来坐坐就够了,这样难道也不行吗?”

宇文承川摇头:“对不起义母,还是不行,东宫那群女人之于我来说,与屋里摆的柜子多宝阁什么的唯一的区别,就是她们是活的,家具摆设什么的却是死的而已,但说到底,她们也只是家具摆设的一种,有用时搬来用用,没用时白放着就是。可慧生不一样,她是我妹妹,我不能只拿她当摆设,我如果真拿她当摆设,也未免太冷血无情了,可我不拿她当摆设,又是对蕴蕴不公,在伤害蕴蕴,而且如今慧生是身体不好,但焉知以后她就不能好起来了?待她好起来后,万一她渐渐想要更多时,我和她还有蕴蕴,我们三个人之间只会陷入剪不断理还乱的乱麻,到最后最大的可能,便是夫妻也没的做,兄妹也没的做,那样的结果是我宁死也不愿意看到的,希望义母能明鉴。”

他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韩夫人还能说什么,只得含泪又看向了顾蕴,笑得比哭还难看的道:“蕴姐儿,当日我第一次见你时,还信誓旦旦的向你保证,衍儿是看着我与他义父怎样情深意长长大的,别的我不敢保证,他会始终待你如一,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却是敢保证的,不然我第一个便饶不了他,谁知道如今反倒是我逼他做起对不起你的事来,我都快没脸见你了……”

顾蕴知道她这是见实在劝服不了宇文承川,所以把目标转向了自己,但却怨恨不起她来,这样一个无助绝望的母亲,换了任何人,也做不到怨恨她的。

她只得抿唇道:“义母您别这么说,也别太难过,我们这么多人,总能想出解决问题的法子的。”

韩夫人满脸的凄惶:“哪还能有其他法子,十个大夫十个说无力回天,其实这一日我早知道会来的,这十八年我没有哪一夜睡安稳过,就怕哪日醒过来,慧生她已经……不在了。我就这样熬啊熬,总算熬到她一年大似一年了,我还庆幸着,也许真的有奇迹,大夫都说像她这样的情况,活过十岁的都少,可她却活了十八岁,既能活十八岁,自然也有可能活二十八岁,三十八岁,乃至更多岁……如今二十八岁我是不敢奢望了,只盼她能走得没有遗憾,临走前能幸福快乐一些,蕴姐儿,好孩子,就当义母求你,你帮着我劝劝衍儿好吗,我后半辈子做牛做马报答你的大恩大德,给你造成的伤害我竭尽所能,十倍百倍的弥补你,好不好?”

让她劝自己的夫君娶别的女人,在自己的夫君说什么也不肯的情况下……顾蕴自问自己还贤惠大度不到那个地步,哪怕那个女人眼下看来已没多少时日好活,她也自信宇文承川的心全在自己身上,可她还是那句话,有些人她得一辈子防着,所以她不直接出言拒绝与反对,不因此与宇文承川吵闹,已是她能做到的极限。

韩夫人见顾蕴只是低着头,并不接自己的话,也知道自己的请求实在有些过分了,可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儿死在自己面前,但凡还有一线生机,她都不能轻易放弃。

她只得继续哽声说道:“蕴姐儿你是担心衍儿方才说的,慧生以后身体万一好转起来了,她会渐渐想要更多吗?我的女儿我知道,她不会这样的,她只要得到一点点,就足以满足很久了,何况她好起来的可能性真的微乎其微,蕴姐儿,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她好吗?”

顾蕴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只能继续沉默以对,唯一庆幸的,就是韩夫人自有风骨,也做不出真正挟恩求报的事来,不然她若来一出‘我给你跪下给你磕头了,你今儿若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了’之类的戏码,她就真要崩溃了。

宇文承川赶在韩夫人再次出声前开了口:“义母,请您别为难蕴蕴了,虽然她的话我都会听,但这事儿她说了真不算,得我说了才算。”

顿了顿,看向自韩夫人进来后,便一直没再说过话的韩卓:“义父,其实我有一个想法,我说出来您斟酌一下,看可行不可行。慧生如今身体这么虚弱,的确与她生来便患有心疾有关,可也与她所处的环境与心境有关,她若打小儿就处在一个广袤开阔的环境里,能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也许这些年她的身体不会这么虚弱,心疾最需要的,不就是心胸开阔吗?可她打小儿便知道自己是病人,打小儿便被要求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长这么大连家门都没踏出过一步,素日连个可以说悄悄话的人都没有,她怎么能不因为一点小事就忧思过度,郁结于心?”

韩卓不由听住了,他九死一生,摸爬滚打混到今时今日的地位,见过的重病重伤之人不知凡几,可那些人大半都能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熬过来,凭的是什么,说到底还不是那股精气神儿,偏偏他们的女儿缺少的,也正是那股发起狠来,连阎王爷都能打退的精气神儿。

他不由皱眉接道:“那你有什么提议吗?”

宇文承川道:“我觉得可以让义母带慧生去凌云峰住上一段时间,那里天高水远,谁去了那里,都会觉得心胸开阔,心旷神怡的,那里的山民也淳朴,慧生去了那里后,可以教那里的孩子习字念书,还可以教女孩儿们做针线,她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每日里日子过得忙碌而充实,何况还有大师日日诵经洗涤慧生的心,再辅以药材补品,也许她反倒能渐渐好起来呢?”

这番话很早以前宇文承川其实就想与韩卓和韩夫人说了,只是二人都宝贝韩慧生得什么似的,韩慧生也的确娇弱,他怕万一他们真这么做了,韩慧生反而有个三长两短的,他也没脸再见义父义母了。

但如今韩慧生都那样了,说句不好听的,死马当作活马医,也许反倒能换来生机呢?

------题外话------

太子若连这点最基本的坚贞都做不到,也趁早别做男主了,反正备胎多着呢,当然,也得韩大人韩夫人明理才成,不然遇上这样一朵真正的小白花,就真是蛋疼了哈,亲们这下可以放心了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