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五一回 彭太夫人死讯

周望桂一开始并不知道顾冲为顾葭出头的事,还是顾冲封了云阳伯后,与她说顾葭如今日子不容易,建安侯府不是好人家,董无忌不是良配,实在太委屈顾葭了,可如今木已成舟,总不能让顾葭和离大归,也许再过两年,她和董无忌的年纪都大一些后,就慢慢儿好起来了呢?

只是在那之前,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顾葭委曲求全,所以要周望桂再给顾葭添补一些嫁妆,压箱银子也要准备一些,最好八千到一万两,任何时候,手里有银子都比没银子来得有底气;以后四时八节的也要多与建安侯府往来,让建安侯府上下知道,顾葭不是没有娘家撑腰的人,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再轻慢欺侮她!

周望桂才知道了,当即气了个倒仰,一口就回绝了顾冲的话:“我活了三十年,还从未听说过已经嫁了出去的女儿,娘家还要给她添补嫁妆的,你是打算把全部家当都给了你那个宝贝女儿,你才开心是不是?也不瞧瞧建安侯府给的聘礼才多少,你是巴不得让人知道,太子妃的娘家有多巴着建安侯府一个破落户,让人笑话儿太子妃是不是?何况当初她这门亲事是如何来的,你难道会不知道,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不管是填补嫁妆,还是将来她过不下去了想要和离,我告诉你,都没门儿!”

本以为这样一发狠,顾冲就会如以前那样,很快讪讪的找借口躲出去,当自己方才什么都没说。

却没想到,这一次顾冲的态度却前所未有的强硬,梗着脖子冷笑向周望桂道:“这是云阳伯府不是周府,我身为一家之主,家里的银子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爱给谁就给谁,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吗,我只是在通知你而已,不管你是什么态度,这个妆我也给葭儿添定了!”

顾冲早年最大的愿望便是做显阳侯,没想到兜兜转转的,显阳侯没做成,倒因为生了个有出息的女儿,做了一等云阳伯,比周指挥使还要高一阶,想起早年他受的周望桂和周家人的气,如今已今非昔比了,他凭什么还要受他们的气?惹急了他,他立时便休了她周望桂,不待她滚蛋,已多的是人哭着喊着要做云阳伯夫人,不信他们就走着瞧!

周望桂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别说顾冲只是做了伯爷,就算是做了天王老子,她一样不会买他的账。

立时便与顾冲大吵起来,吵到后面,还动了手,若不是二人闹的动静太大瞒不住,传到了顾准和祁夫人耳朵里,借口大年三十要祭祖,还要吃年夜饭,让他们又住回了显阳侯府,二人之后还不定会闹成什么样儿。

这也是方才顾蕴第一眼见了周望桂,会觉得她稍稍有些憔悴的原因,她此番实在是气得狠了,顾冲那个白眼儿狼,也不想想这些年要不是靠着她和他们周家,他能活得那般体面吗?

如今他才一得志,便立马不把她和周家放在眼里了,要不是看在福哥儿的份儿上,要不是想着蕴姐儿如今贵为太子妃,却有个和离的亲生父亲不光彩,她早跟那个白眼儿狼和离了!

周望桂说着,难得在人前红了眼圈,只是她到底强硬惯了,忙强自忍住了,哑声与顾蕴道:“大年下的,本不该说这些事来污娘娘的耳朵,只是可巧儿娘娘问及,我又一时没忍住,才说了这么多,娘娘就当我胡说八道,听过就算,千万别放在心上,若因此坏了娘娘过节的兴致,我就罪无可恕了。”

也不怪周望桂生气,顾蕴听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情,也忍不住动怒,顾冲从未对她尽到过做父亲的责任,如今倒借着她的名头嚣张起来,他凭什么?因冷笑道:“他是不是以为自己做了云阳伯,就可以谁都不放在眼里,人人都得顺着他捧着他了?哼,也不想想自己这云阳伯是怎么来的,我既能让他当上云阳伯,自然也能让他当不成!”

话虽如此,心里却知道,皇上既赐了爵位给顾冲,便没有轻易收回的道理,不然别人不会说顾冲不好,只会说东宫惹了皇上的厌,所以才会把给太子妃生父的爵位收回去,届时颜面扫地,让心里原本向着东宫的人持观望态度,原本就对东宫敬而远之的人越发的敬而远之,既失面子又失里子的,就只会是东宫了!

祁夫人见顾蕴生气了,不赞同的看了周望桂一眼,低斥了一句:“二弟妹说这些做什么,总归已经过去了,我们也已商讨出了解决的法子,何必说出来白惹娘娘生气?”

方看向顾蕴,笑道:“娘娘且别生气,这事儿你大伯父和我,还有二弟妹已经有解决的法子了,不会让二叔继续轻狂下去的。二叔本就耳根子软,这件事虽是家事,却折射出很多方面的问题,如今因为娘娘的缘故,不止兵部,其他衙门也有不少人捧着二叔,若真放任他不管,谁知道回头会不会被有心人引着,给娘娘和殿下惹出什么祸事来?可要让他犯错丢官,如今都知道他是太子殿下的岳父,纵然他犯了错,只怕也有人为他顶着,所以你大伯父已经决定,过了正月,便让他丁忧回家,闭门守孝了。”

‘丁忧回家,闭门守孝’?

顾蕴一怔,随即便反应过来:“大伯父这是打算……送彭太夫人上路了?”

祁夫人点头又摇头:“不是打算送她上路,是她自作孽不可活,自己早将自己作死了,这也正是我今儿给娘娘拜年以外,定要见娘娘一面的另一个原因。”

顾蕴大婚,嫁的还是当朝太子,于显阳侯府和顾氏一族来说,都是一等一的大喜事,自然不止显阳侯府上下同喜同庆,到了顾蕴大婚那日,显阳侯府名下所有的田庄商铺也都张灯结彩,加菜散赏钱,比过年还要热闹喜庆几分。

彭太夫人“静养”所在的庄子也不例外,还在顾蕴大婚前夕,喜庆的气氛已是扑面而来,到了她大婚当日,就更是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不免就惊动了在来了庄子上后,便躺在床上一直没挪过窝,全凭一口气吊着的彭太夫人,偏其时奉命“好生”伺候她的人是祁夫人的心腹,对她曾对祁夫人和顾蕴做过什么,都约莫知道,见彭太夫人问起,少不得要告诉彭太夫人是怎么一回事,还把太子殿下是如何大手笔向顾蕴下聘,顾蕴的嫁妆又是多么的空前绝后,都一一告诉了彭太夫人,根本不必夸张,已让彭太夫人恨得双眼滴血了。

那服侍的媳妇子却还不忘告诉彭太夫人,太子殿下经由枯竹大师妙手回春,早已痊愈了,待将来太子殿下登基以后,顾蕴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全天下所有女人里头一份的尊贵了,问彭太夫人是什么感受,是不是为早年自己曾那样薄待过顾蕴,甚至害死了先头的二夫人而悔青肠子?

那媳妇子奚落完彭太夫人,扭身便去前面吃席去了。

余下彭太夫人又恨又怒,在心里骂了一万次老天爷不公,竟然让顾蕴那个心狠手辣,不孝至极的白眼儿狼做了太子妃,反而让受尽委屈与折磨的她落得如今的下场,老天爷怎么能如此欺善怕恶?

又想起早年自己过的锦衣玉食的日子,再对比如今连乞丐指不定都过得比她强些的日子,还想到了顾冲待她的冷漠与薄情,说到底她一开始害死平氏,不也是为了他吗,他却是这样回报她的……终于忍不住急怒攻心,“噗”的吐出一口鲜血,艰难的喘息一阵后,气绝身亡了。

等那服侍她的媳妇子发现时,她整个身体都已僵硬了,双眼却大大睁着,眼里还残留着一丝怨毒与不甘。

顾准与祁夫人次日知道后,顾准先还没说什么,祁夫人却是一连说了几声‘晦气’,又庆幸彭太夫人是在顾蕴已经出了门子后才死的,不然就算当时消息没有传回盛京城,事后知道了一样让人糟心。

本来顾准起初是打算秘不发丧的,省得传扬开来,有心人诟病顾蕴和显阳侯府,太子妃前脚才出门子,祖母后脚便身亡了,还是在养病的庄子上身亡的,连太子妃大婚这样的大喜事都没接老人家回来,若说这其中没有什么猫腻,傻子才会信!

可巧儿次日顾冲便封了云阳伯,一得志便猖狂起来,一副谁也不再放在眼里的架势,顾准这才生出了让他丁忧回家,闭门守孝的念头,他那个性子和心智,被人吹捧几句便姓什么都忘了的,回头万一被人利用,给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惹出什么祸事来,岂非后悔也晚了,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祁夫人道:“娘娘放心,明儿一早我们就往各大府邸发丧,再让侯爷和二叔即刻去庄子上将太夫人的棺枋迎回来,回头侯爷便会让二叔上折子丁忧了,虽不能拘他一辈子,三年的时间以足以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纵然不能,届时再想其他法子拘住他便是,绝不会让娘娘再为他烦心。”

话音未落,顾蕴已蹙眉道:“只让云阳伯上折子丁忧怕是不够罢,大伯父呢,大伯父难道就不用丁忧不成?”

大伯父的位子那么关键,一旦丁忧,势必立刻就要被其他人顶上,等三年后大伯父守完孝回来,金吾卫哪里还有他的立足之地?这不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吗,为了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顾冲,也未免太不值当了!

祁夫人笑道:“娘娘别急,这点侯爷也虑着了,侯爷是原配嫡子,太夫人却是继母,本朝自来原配嫡子都只为继母守一年的齐衰即可,而不必像亲子那样须守三年的斩衰,更没有为继母丁忧的先例,当然,丁忧折子侯爷也是要一并上的,只皇上和礼部定然会循例‘夺情’,所以娘娘大可不必担心。”

顿了顿,“只是有一点,我少不得要多嘴叮嘱娘娘一句,依礼娘娘也该为太夫人服三个月的丧,娘娘若过些日子查出有了身孕,切记把日子往前说,若是没有,少不得就只能委屈殿下和娘娘,得多等几个月才能抱上皇孙了。”

顾蕴没想到祁夫人会与自己说这个,尤其还当着大舅母和周望桂的面儿,不由红了脸,道:“我都记住了,大伯母只管放心。大伯父不需要丁忧就好,总不能为了云阳伯一个人,坑了一大家子人。”

反正元宵节后宇文承川应当就要出京了,总得四五月才能回来,等他回来,三个月也早满了,她若在他离京后查出有孕,往前推个十来日也说得过去,若没有,那少不得就只能等他回来后,再让他那个……继续努力了,说来前世她应当就是个易受孕的体质,不然也不会才两次,就有了身孕,今生她身体调养得比前世好了一倍不止,也许,她腹中宇文承川撒的种子,已经在发芽了呢?

念头闪过,顾蕴不由两颊发烫,忙凝住思绪,向周望桂道:“母亲且不必与云阳伯客气,以往怎么待他,如今也一样待他即可,他是做了伯爷,可上头还有大伯父这个长兄与族长呢,还轮不到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周望桂闻言,心里霎时多了几分底气,她当然知道顾蕴不待见顾冲这个父亲,可她和顾冲之于顾蕴来说,到底亲疏有别,万一顾蕴如今为了名声计,偏要开始为顾冲撑腰了呢?如今有了顾蕴这句话,她总算可以放心了,顾冲,你且给老娘等着罢!

娘儿几个又闲话了几句,祁夫人见平大太太一直坐在一旁没得着机会与顾蕴说话,也该让她们娘儿们说几句体己话儿才是,于是冲周望桂一使眼色,然后双双起身笑道:“说来我们都还是第一次来东宫呢,想四处瞧瞧,开开眼界去,不知娘娘可否打发个人给我们引一下路?”

顾蕴便笑道:“自然可以,只是如今冰天雪地的,也没什么可瞧的,大伯母与母亲快去快回,说话间就该传午膳了。”叫了锦瑟和卷碧进来,让二人引了祁夫人和周望桂出去。

顾蕴这才看向平大太太道:“我瞧大舅母方才瞧了我好几次,是有什么话想与我说吗?”

平大太太见问,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白叮嘱娘娘几句,素日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时,景仁宫的东西能不入口,就尽量别入口,其他娘娘宫里也是一样,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着了敌人的道儿,娘娘还不知道呢,虽说太子殿下当初起了誓这辈子只有娘娘一个的,娘娘也得早日生下嫡子来,地位才能固若金汤,于太子殿下的大业来说,也添一层助力。”

顾蕴忙点头应了:“大舅母放心,我都省得的。”

至今她去了景仁宫那么多次,每次都少不得有宫女立刻为她奉上热茶,她却一口也没真正吃进过肚子里,最多只是装装样子罢了,去其他妃嫔宫里也是一样,便是认亲当日、小年夜和昨夜的宴席,虽则都有宇文承川在一旁为她保驾护航,她也只寥寥动过几筷子而已,想取宇文承川代之的人实在太多,她不得不加倍防范。

平大太太压低了声音又道:“当年老太太给娘娘那张方子,娘娘可别轻易用,那张方子虽有用,却也……霸道,娘娘只看你大伯母与周氏自各自生了一胎后,这么多年再没有过身孕,便可知一二了,娘娘还年轻,不比她们当年,一个已快要被逼到绝路,另一个也基本绝了生育的可能,各自能怀上一个,都是意外的惊喜。昨夜服侍老太太歇息前,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今儿一定要把这话告诉娘娘,说她早前竟然忘记了,想起后急得什么似的,娘娘可千万记好了,不到万不得已,那张方子说什么也不能用!”

顾蕴早将那张方子忘到了九霄云外去,她先前没出嫁,如今倒是出了嫁,与宇文承川却都还年轻,没有太大生子的压力,自然想不到那张方子上去,如今经平大太太一提及,方忆起了,不由恍然道:“我原想着,我大伯母年纪大了再不能有梦熊之兆也就罢了,二夫人年纪却并不大,怎么有了那么灵的方子,这么多年依然只得福哥儿一个?敢情是这个缘故!”

随即便是一惊:“我大姐姐出嫁也好几年了,却只得一个女儿,我大伯母不会把方子给了她用罢?那岂非害了她?”

顾菁前世是没有亲生儿女,这一世有了悠悠,已比前世好太多,可她明明能过得更好,顾蕴自然希望她能更好。

平大太太微微一讪:“这个就得问祁表妹才知道了,说来顾家大姑奶奶出嫁也好几年了,却只得一个女儿,依我说倒是可以试试那方子了,不过她年轻,也许那方子伤不了她的根本呢,娘娘回头若要问祁表妹,好歹和婉一些,祁表妹这些年也算是做到视娘娘为己出了,若因此伤了娘娘与她之间的情分,就不好了。”

顾蕴闻言,心情就越发复杂了,片刻方叹道:“如今只盼我大姐姐还没来得及用那方子,即便用了,也能一举得男了。”如此有一女一子傍身,顾菁也算是对得起夏纪和夏家,日子定能比前世更好了,怕就怕那方子只伤顾菁的身子,却起不到作用,她以后就真是没脸再见顾菁了!

平大太太见顾蕴一脸的晦涩,暗暗叹息不该新年的第一天便这样惹她不高兴的,可事关重大,今日不说,下次见面又得半月以后去了,万一届时她已用了那方子,后果就真是不堪设想了。

只得笑着岔开话题:“娘娘与殿下大婚前,我们一直悬着心,怕殿下只是嘴上说得好听,实则却做不到言出必行,如今见殿下待娘娘这般好,皇上待娘娘也另眼相看,我们总算可以放心了。”

想起临来前平大老爷吩咐她的话,又忍不住暗暗叹气,自己今日这个恶人看来是当定了,“只是,只是殿下虽说了这辈子只会有娘娘一个,如今娘娘和殿下还在新婚期,自然不会有人说娘娘善妒,可时间一长,就未必了,娘娘得趁早拿出一个章程来才好,哪怕有名无实呢,总得抬举一两个人起来,也好让太子后宫那些个良娣良媛才人们有个靶子啊,难道还让娘娘纡尊降贵,亲自与她们斗去不成?”

其实这事儿顾蕴不是没想过,前世她恶事做尽,不也贤名满盛京十几年?说到底,问题是关键不在于你做了什么,而在于你呈现在人前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只是重生以来,她只想恣意而活,再不想像前世那样表里不一,所以在对上胡良娣等人时,她才会那般强势,毫不吝于向她们表达她绝不会让宇文承川去她们屋里的意思,当然,宇文承川自己愿意的除外,只是那样他们之间也将立刻走到头了。

不过大舅母的话也有道理,难道让她亲自去斗胡良娣等人不成?且不说这样太*份,她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理会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她要忙的事且多着呢!

顾蕴思忖着,慢慢点头道:“大舅母的话我记住了,回头就与殿下商量一下,总得真正可靠的人才能抬举,不然回头被其反咬一口,我岂非只能吃哑巴亏了?”

平大太太忙道:“这是自然的,若不真正可靠,纵然抬举了也是无用,倒不如不抬举了,省得自己白生气。”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自己今儿恶人已经做到头了。

娘儿俩又低声说了一会儿话,听得人在殿外回:“禀太子妃娘娘,午宴已经得了。”

顾蕴遂打住没有再说,令人去请了祁夫人和周望桂回来,娘儿四个分宾主坐了,用起午宴来。

一时宴毕吃了茶,三人该出宫了,顾蕴虽舍不得,却也不能视宫规若无物,只得令人将事先准备好的礼物,如今该叫赏赐了,一一拿出来,令冬至领着人亲自送了三人去宫门外坐车。

送走祁夫人三人后,宇文承川回来了,他在东宫其实也是有自己寝殿的,就在前面东宫正殿旁边的崇政殿,与皇上在乾清宫有自己的寝殿是一样的,只不过他虽是太子,却算是宫外长大的,与宫里人的想法天然不一样,是不觉得与自己的妻子住一处有什么不妥的,所以只在顾蕴有客时,他偶尔会去崇政殿小憩一会儿而已。

见顾蕴坐在窗前的榻上单手托腮,不知想什么正想得出神,连自己进来了都没察觉,因摆手令殿内服侍的人都退下后,方轻手轻脚行至顾蕴背后,抬手捂了她的眼睛,有意尖着嗓音道:“猜猜我是谁?”

顾蕴立时笑了起来,把他的手掰开后,仰头嗔了他一眼,才笑道:“又作怪,你从哪里来?午膳是在哪里用的?”一开始她是打算让宇文承川也见见祁夫人她们的,但担心她们在他面前拘束,还是改了主意。

宇文承川松开她的手至她对面坐了,道:“我在崇政殿歇息了一会儿,午膳也是在那边用的,你方才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顾蕴道:“也没什么,就是方才我大舅母说,如今我们两个新婚,还不至于有人说我专宠善妒,时间一长,就未必了,让我最好抬举一两个人起来,哪怕有名无实呢,也要给你那些个莺莺燕燕们树个靶子,不然她们不安分时,还让我亲自与她们斗去不成?我想着这话倒有几分道理,所以正犯愁该上哪里找这样的人选去呢!”

宇文承川皱眉道:“东宫已经有那么多嫔妾了,旁人凭什么说你专宠善妒,难道我不肯去那些女人屋里,旁人还要你逼着我去,方肯夸你贤惠大度不成?那这样的所谓好名声我们不要也罢,凭什么为了那些个不相干的人,白白让你受委屈?而且专宠这样的字眼,只能用在妾侍身上,你和我是正头夫妻,最是名正言顺的,以后谁敢说你,你就只管问她,难道是巴不得我们夫妻不合,巴不得我宠妾灭妻她们才高兴吗,那规矩礼体和律法还拿来做什么,纯粹当摆设吗!”

“我知道你是心疼我。”顾蕴见他不高兴了,忙握了他的手,道:“不过明明可以事半功倍,我们为什么要事倍功半呢,反正我知道你只会有我一个,我自己不觉得委屈,不就可以了吗?就是人选千万得找好了,不然回头她生出什么非分之想来,就麻烦了。”

宇文承川见她说得认真,想起胡良娣等人都不是什么安分的,如今是她进门时日尚短,她们摸不清她的深浅,所以还不敢轻举妄动,等她们自以为摸清楚了后,一定会有所行动的,难道让她亲自跟那几个蠢货过招去不成,没的白脏了自己的手,倒不如如她所说的,另外树一个靶子让胡良娣之流去对付,省得她们来烦她。

到底还是点了头:“好罢,这事儿我来办,正好义父手下就有这样的人,等我回京时,就带出来,说是在外面瞧上纳的,自然就名正言顺,不会惹人起疑了。”

顾蕴一怔,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腾骥卫不都是男人吗?”

宇文承川好笑:“谁告诉你腾骥卫都是男人了?也有女人,还不少,不然一些必须由女人才能出面的任务,譬如给人做通房侍妾乃至正室夫人该由谁来办?”

“都能给人当正室夫人了,干嘛还干腾骥卫,多辛苦啊?”顾蕴还是一脸的回不来神。

宇文承川溺爱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这些就不是你该管的了,你只等着我到时候带人回来即可,反正我不在那段时间,她们肯定不会闹腾的。”

顾蕴闻言,也就不再多问了,宇文承川却又压低了声音道:“给皇上物色的人,已经有眉目了,只她暂时还不符合我们的要求,还得调教一段时间,等到了合适的时机,义父自会安排她入宫,再制造机会让她入皇上的青眼,你只等着看戏就是。”

“也是腾骥卫的人吗?”顾蕴不免又被勾起了好奇心。

宇文承川笑道:“不是,回头再慢慢告诉你。”

再说顾葭朝拜完宗皇后出了景仁宫,其他诰命夫人彼此倒几乎都认识,于是都亲亲热热的互道起恭贺来,又约吃年酒的日子。

顾葭却一个不认识,建安侯府也不是什么显赫的人家,自然没人与她打招呼,她只得孤零零的出了宫门,坐上了回府的马车。

只是她才刚回到自己的院子,董无忌便气势汹汹的过来了,见了她也不多与她废话,只冷冷道:“我记得你嫁妆里有一株百年的野山参,雪柔动了胎气要生了,这会儿正是危急的时刻,你快让人把野山参找出来给我!”

顾葭当即气得浑身发抖,片刻才冷笑着尖声道:“那是我的嫁妆,你凭什么要我拿出来救你的小妾和你们的野种,你给我滚出去!”

董无忌闻言,脸色就更冷了,恨声道:“若不是你抢了本该属于雪柔的夫人位子,还奚落嘲笑她,她又怎么会动胎气早产?我告诉你,你今儿是愿意也得拿,不愿意也得拿,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顾葭立时反唇相讥:“你几时对我客气过了?再说贱人动胎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死不了,这次自然也死不了,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祸害遗千年’吗?你最好立时给我滚出去,否则回头我告诉了我父亲,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啊……”

话没说完,“啪”的一声脆响,脸上已挨了董无忌一掌,耳朵当即嗡嗡作响,只恍惚听见董无忌说了一句:“你竟还敢咒雪柔死,此番雪柔若是母子平安便罢,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然后抓住她的一个丫鬟,杀气腾腾的问明那株人参在哪里后,抢了人参便如来时一般,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题外话------

不叫票就真木有,累觉不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