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四九回 生辰 年礼

掌管后宫其实与寻常人家的主母主持中馈是一样的,只不过后宫的人更多,事情也更繁琐而已,当然,也意味着手里的权利更大,藏掖更大。

所以宗皇后纵然每每累得受不了,尤其是近年来上了年纪,越发觉得力不从心,也依然誓要将林贵妃给斗下去,大权独握。

只可惜林贵妃倒是失了协理六宫之权,陈淑妃与庄妃又上来了,所幸陈淑妃自来是个省事的人,连日来一点针头线脑的小事也要先请示宗皇后,摆明了没有争权夺利之心,宗皇后想着她若一直这样下去,自己就当是多了一个身份高些的管事也未尝不可,便把阖宫上下开了春更换春衣之事交由了陈淑妃主理。

至于庄妃,宗皇后既已认定她母子已背叛了她,自然只会给庄妃派表面看似光鲜,实则一个不慎便会阴沟翻船的差事,譬如打理御膳房,再譬如打理香药局。

这两样差事尤其是前一样,光鲜倒是真光鲜,有油水也是真有油水,却也是真的如履薄冰,眼睛都不敢眨太快,要知道后宫那么多人,除了各宫妃嫔,还有太妃皇子公主们,任谁的膳食出了岔子,都不是能轻易善了的,何况还有第一要紧的皇上的膳食。

皇上吃喝可是大事,不是寻常人家几菜一汤就能解决的,光御膳房内皇上的特定小厨房,就有荤局、素局、点心局、饭局、挂炉局之分,皇上吃一餐耗费巨大,按制早膳是五十三道,午膳是一百零八道,晚膳是七十五道,并不是说皇上是如何的大肚能容,完全只是为了摆场,为了喂饱皇上的眼睛而已。

好在当今皇上是个勤俭之人,自亲政以来,便下旨自己一日三餐的菜色都减半了,但皇上的吃喝,依然是御膳房第一等的大事。

庄妃接了差事以后,只当宗皇后会在御膳房这一块儿动手脚,让自己狠狠栽一个大跟头,连带自己的儿子也跟着吃挂落,所以几乎将所有精力都放到了御膳房上,其他人这阵子吃了御膳房的膳食出了问题倒还罢了,若是皇上也出了问题,那他们母子别说谋什么宏图大业了,只怕连性命都保不住!

却没想到,宗皇后根本没想过要动御膳房的手脚,御膳房只是她的一个幌子而已,——也是,动御膳房的手脚毕竟太冒险了,万一事后查到他们母子身上,不是害人害己,白白为他人做嫁衣吗?宗皇后的真正目的只是为了让她对香药局放松警惕,然后给她措手不及的一击。

庄妃这才知道自己一开始就着了道儿,枉她昨晚上一直捏着一把汗,就怕大宴上,菜肴出什么问题,等宴席过半,见所有人都好好儿的时,她还暗自松了一口气,总算她没有白辛苦一场,虽然明面上的功劳都被皇后得了去,而一旦出了什么岔子,有过错的却只会是她。

不过因早已做好了任宗皇后打击报复的心理准备,所以听得慎刑司的人说她的掌事太监已经招认,的确是他以次充好换了内务府送往寿康宫的蜡烛,以致寿康宫走水时,庄妃连辩白都没为自己辩白一句,便直接跪倒在皇上和宗皇后面前,认了自己“失察”和“御下无方”之罪。

“庄妃娘娘也算是个人物了,竟能如此临危不乱,一口就认了自己失察和御下无方之罪,倒叫皇后娘娘无法再为她罗列其他的罪名了!”顾蕴听落霞说至这里,终于忍不住与宇文承川感叹起来。

心里则再次感叹,前世庄妃母子能成为最后的赢家,果然不是偶然,也绝非侥幸。

宇文承川道:“皇后不是没法再为她罗列罪名,是知道这事儿本不是庄妃做的,她若再不依不饶下去,反而节外生枝,倒不如见好就收。”问落霞,“皇上是怎么处置庄妃的?”

落霞忙恭声答道:“皇上下旨夺了庄妃娘娘协理六宫之权,让荣妃娘娘与淑妃娘娘一道协理,还罚了庄妃娘娘半年的俸禄,禁足一个月。”

“嗯,孤知道了,你退下罢。”宇文承川点点头,摆手打发了落霞,才皱眉与顾蕴道:“旁的也还罢了,只禁足一个月这一条,不是给了庄妃名正言顺闭门不出的机会吗?”

顾蕴也皱眉道:“是啊,皇上此举倒不像是在罚庄妃,反而像是在保护她了,难道皇上瞧出什么来了不成?”

宇文承川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不管皇上瞧没瞧出来,说到底都是狗咬狗而已,与我们什么相干,我们至多也就在合适的时机添点油加点柴,让他们继续咬下去。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了,你闭上眼睛,我有礼物送给你。”

“礼物?不年不节的,为什么送我礼物?”顾蕴一怔,随即才反应过来一起身就忙着关注昨晚之事的后续,自己连今儿是自己的生辰都忘记了,脸上不由带出了一抹笑来,依言闭上了眼睛,才道:“你打算送什么礼物给我啊?先说好啊,不特别不可我心意的,我可不要。”

宇文承川笑道:“礼物送出,概不退还,你若实在不喜欢,我就只能将自己洗干净,晚上送给你了。”说着动手将一支金步摇插到了顾蕴发间。

顾蕴感觉到他的动作,不待他插好,已迫不及待睁开了眼睛,就见镜子里自己的发间已多了一支造型别致,嵌了各色宝石的金步摇,饶她见惯了好东西,也得承认这支步摇绝无仅有。

脸上的笑就更大了,道:“你什么时候让人打了这支步摇的,我怎么不知道?造型倒是挺别致,很可我心意,所以你晚间不用送你自己给我了。”一副开恩的架势。

宇文承川笑道:“我一早就让内务府在准备了,昨儿去内务府,也是为了将它取回来,你喜欢就好,不过你真不要我将自己送给你?我吃得少挣得多还会暖被窝,你真不再考虑考虑?”

顾蕴被他那句‘吃得少挣得多还会暖被窝’逗得笑不可抑,道:“你本来就是我的,还需要你再送我吗?还是原来在你心里,至今并未将自己当做是我的所有物?”

夫妻两个打情骂俏了一会儿,宇文承川便叫人上了寿面来,每次大宴的次日虽都不用早朝,他却一样该去乾清宫给皇上请安,待陪顾蕴吃完了寿面,他就要往前廷去了。

一时寿面来了,锦瑟卷碧并冬至胡向安等人也拥了进来,齐齐跪下给顾蕴磕头祝寿:“祝太子妃娘娘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顾蕴满脸的笑,道:“待会儿你们也跟着吃一碗寿面,再给东宫上下都加发一个月的月钱。”

众人忙都喜气洋洋的谢了恩,鱼贯退了出去。

顾蕴与宇文承川这才开始吃起寿面来,只是才吃了两筷子,就听得外面胡向安禀道:“胡良娣与两位良媛两位才人给太子妃娘娘贺寿来了。”

大清早的就来贺寿,究竟是为给她贺寿而来,还是为见宇文承川一面而来啊?顾蕴勾了勾嘴角,道:“都请进来罢。”

胡向安应了一声“是”,很快便引着胡良娣几人进来了,就见几人都打扮得十分光鲜亮丽,尤其胡良娣,更是打扮得比顾蕴这个太子妃、今日的寿星翁还要抢眼几分,也不知道几更天就起身开始妆扮了?

“给太子殿下请安,太子殿下万福金安,给太子妃娘娘请安,祝娘娘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几人一进来便冲宇文承川和顾蕴跪下了,胡良娣跪在第一位,一低头便露出一大截白皙细腻的后颈,看得顾蕴暗暗咂舌,就算一路走来,她披了斗篷的,穿成这样定然也暖和不到哪里去,为了能入宇文承川青眼,胡良娣也真是有够拼的。

念头闪过,顾蕴不由似笑非笑的看了宇文承川一眼,看得宇文承川心里一颤,惹恼了媳妇儿,他晚上别说吃媳妇儿了,指不定连床都别想上。

这般一想,宇文承川对胡良娣哪里还能有好脸色,适逢胡良娣一双妙目含情脉脉的看过来,他立时冷冷一眼看了过去,毫不掩饰对胡良娣的冷漠与厌恶。

胡良娣哪里招架得住这样冷厉的目光,不由花容失色,心肝直颤,再不敢看宇文承川和顾蕴一眼了。

宇文承川这才站了起来,淡淡扔下一句:“孤去乾清宫给父皇请安了。”在众人:“恭送太子殿下。”的声音中,大步离了崇庆殿。

顾蕴复又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方笑道:“难为几位妹妹打早儿就过来给本宫贺寿,都起来罢。”命锦瑟卷碧,“给几位主子也上一碗寿面来,让大家都沾沾喜气。”

锦瑟卷碧忙应声而去,顾蕴这才看向张良媛,道:“你住得离徐良娣最近,她这几日可好些了?”

张良媛忙恭声答道:“回娘娘,徐姐姐还是老样子,一见风就咳得厉害,方才嫔妾出门前,她还打发人过来托嫔妾待她向娘娘告罪,说她不能亲自过来给娘娘贺寿,请娘娘千万见谅呢。”

“嗯。”顾蕴就点了点头,吩咐白兰:“待会儿打发人去太医院请个太医过来好生给徐良娣瞧瞧,开几剂药备着,说话间就该过年了,大节下的,传太医终归不吉利。”

白兰忙应了,顾蕴这才看向胡良娣,似笑非笑道:“胡良娣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也跟徐良娣似的,吹不得风,一吹风身体就不舒坦了?那就在屋里好生养着,轻易别出门了,省得回头也跟徐良娣似的,小毛病拖成了大症候。”

胡良娣闻言,忙回神赔笑道:“没有的事,嫔妾身体好着呢,不需要闭门将养,能日日过来服侍娘娘,多谢娘娘关心,”

心里已快要怄死了,满以为早前太子殿下不正眼看她们,是为了给太子妃做脸,向显阳侯府示好,却没想到如今太子妃都进门小十日了,太子殿下依然正眼不看她们,太子妃当真是好手段,把太子殿下的心拢得死死的,太子殿下如今又开始上朝了,她们素日连见太子殿下一面的机会都少之又少,她必须得尽快想个法子讨得太子殿下欢心了,不然等太子妃过阵子越发站稳了脚跟,势必就会拿她开刀了,这不方才已迫不及待想将她困在屋子里,彻底绝了她见太子殿下、接触外界的机会吗,她绝不能坐以待毙!

胡良娣虽不至于蠢到将心思全写到脸上,可以顾蕴的阅历,依然一眼就能看穿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不由暗暗感叹,宗皇后的眼光看来实在不怎么样啊,挑人时只知道挑长得漂亮却没生脑子的,倒是为她省了不少事儿。

不过宗皇后挑的若都是徐良娣那样的人,她反倒更糟心了,徐良娣如今看来是省事儿,但俗话说得好“会咬人的狗不叫”,指不定到头来最让她糟心的,反而是徐良娣呢?说句不好听的,前世一段时间里,她自己不也是那样的人吗,要不是她善于伪装善于隐忍,又怎么能笑到最后?

哎,说来说去,都是宇文承川惹的祸,今晚上看她怎么收拾他!

待胡良娣等人吃过了寿面,顾蕴便借口自己要去给宗皇后请安,端茶打发了她们。

卷碧这才没好气的说道:“当着娘娘的面儿,胡良娣就敢勾引太子殿下了,当真是一辈子没见过男人吗?幸好太子殿下对她不假辞色,不然她还不定轻狂成什么样儿呢!”

顾蕴虽在心里发着狠晚上要收拾宇文承川,却知道他绝不会做对不起自己,让自己伤心的事,所以听得卷碧的话,她并没有同仇敌忾,只是笑道:“就算太子殿下给她好脸色瞧,本宫一样让她狂不起来,何况有本宫珠玉在前,殿下怎么可能给她好脸色?”

卷碧就无言了,太子妃娘娘,您虽的确十全十美,可您时时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真的好吗,做人第一要紧的不该是谦虚吗?

顾蕴一看卷碧无言以对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方才的那点郁闷霎时一扫而空,简单收拾一通,去了景仁宫。

宗皇后昨夜睡得迟,今日又起得早,眼睑下难免一圈青影,不过瞧着精神还不错,话说回来,昨夜先是出了风头,后还打压了背叛自己之人,她纵想精神不好也难。

顾蕴给宗皇后请了安,受了其他妃嫔的礼,——其中自然不可能再有庄妃的身影,又听宗皇后沉声说了庄妃之事,让大家引以为戒后,便适时告退了,当然告退前不忘请大家待会儿去东宫吃酒,收了人家的贺礼,自然要摆酒宴请众人,别人去不去是别人的事,她不请就是她失礼了。

回到东宫,显阳侯府打早儿送进宫的寿礼到了,顾蕴打开一眼,吃穿用度金玉玩器一应俱全,不止有祁夫人和周望桂顾菁顾苒的,还有外祖母和舅母表嫂们的,显然如今彼此虽有君臣之分尊卑之别了,这些亲人待她的心仍与以前一般无二。

顾蕴的心情一时间好得不能再好。

稍后自二皇子府以下,众皇子府公主府也送了给顾蕴的贺礼来,连林贵妃都打发自己宫里的掌事姑姑送了厚厚的贺礼来,那姑姑还将姿态放得十分的低:“我们娘娘若非身体不适,就要亲自过来向太子妃娘娘道贺了,还请太子妃娘娘千万见谅,总归都是一家人,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我们娘娘明年一定亲自过来沾太子妃娘娘的喜气。”

让顾蕴暗暗叹服了一回林贵妃的能屈能伸,不过林贵妃是在昨儿见过二皇子后,才改变了态度的,看来二皇子才是真正能屈能伸之人,与四皇子一样,不容小觑啊!

午宴出乎顾蕴意料的来了好些妃嫔,虽然都是些低等嫔御,贵嫔以上高位份的也就来了一个陈淑妃和一个陆昭仪,但顾蕴明白她们的顾虑,高位份的妃嫔都是有儿有女的,她们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儿女考虑,哪怕将来胜利的不是三皇子呢,可眼下他们都得看宗皇后的脸色度日不是?

不比陈淑妃,一个因儿子早年的经历,身体孱弱并无大志且也得皇上怜爱,娘家还得力,不需要看宗皇后的脸色过活,关键还有一点,大伯父早年救过六皇子的命,救命之恩大于天,陈淑妃因此对她这个太子妃另眼相看,纵然是宗皇后也不说半个‘不’字儿来;一个则因女儿早已出嫁了,且算来与她还沾亲带故,也让人没法有二话。

顾蕴既理解其他妃嫔的顾虑,自然不会见怪她们,总归来者都是客,位份低她一样要热情款待。

除了妃嫔们,四公主与六公主也来了,与顾蕴和淑妃陆昭仪五人坐了一席,其他妃嫔坐了三席,胡良娣几个东宫的嫔妾坐了一席,倒是取了个五福临门的好彩头。

顾蕴又打发人给没来的妃嫔们都送了酒菜去,景仁宫与关雎宫自然更要送去,亦连永福宫庄妃处都没忘记,惹得淑妃赞不绝口:“将来六皇子妃但能有太子妃一半儿的能干与周全,本宫就知足了。”

六皇子年初定了国子监祭酒洪季贤洪大人的长女为皇子妃,婚期就在年后的四月里。

顾蕴忙笑道:“洪家世代书香传家,洪大人更是才德兼备,不然也不能众望所归的成为国子监的祭酒了,他的女儿,怎么可能差得了?淑妃娘娘就等着享清福罢。”

陆昭仪也跟着凑趣:“七月里万寿节时,嫔妾有幸见过一次洪大小姐,人长得漂亮不说,性子也好,待人接物都进退有度,就像太子妃说的,淑妃娘娘只管等着享清福罢。”

说得陈淑妃满脸是笑,又敬了顾蕴和陆昭仪一杯酒:“如此就承太子妃和昭仪姐姐吉言了。”

之后其他妃嫔也依次来敬了顾蕴的酒,胡良娣等人自然也要上前敬酒,饶是低度数的果子酒,依然吃得顾蕴两颊通红,越发衬得她面若桃花,娇艳无俦,一时是宾主尽欢。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乐于看到这样其乐融融的场面,胡良娣几个就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原以为太子妃只会发威,才进宫几日便与贵妃娘娘结下了大梁子,回头等贵妃娘娘缓过气来了,有她好看的,贵妃娘娘这么多年能稳坐妃嫔里的第一把交椅,又岂能没有两把刷子,先前不过是一时轻敌,才会着了太子妃的道儿,等她打叠起了精神,太子妃那点道行根本不够瞧!

却没想到,她不但会发威,她还会施恩,这才几日呢,就收买这么多妃嫔了,可见是个既有手段又有心计的,她们若一直这样无宠下去,岂非早晚要成为她的下饭菜,被碾成齑粉了?

顾蕴自不知道胡良娣等人心里的想法,纵知道了也不在乎,老虎会去管兔子成日里在想什么吗,就算兔子急了会跳墙,也与老虎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不是吗?

她强撑着身体送走众妃嫔后,便再也抗不住酒意,云里雾里的躺倒在了床上,待掌灯时宇文承川从前廷回来,她还没能清醒过来。

宇文承川见她躺在床上,脸红扑扑的说不出的娇媚,整个人带着点儿她特有的体香,又带着点儿酒香,他怎么叫她她都不睁开眼睛,至多只哼哼几声,不知道多可爱,心都快要软成一滩水了,索性蹬了靴子,也躺到了床上将她抱进了怀里,才低笑道:“不是说好了等我回来给你暖床的吗,怎么自己倒先暖上了?喝了多少啊,醉成这样?”

顾蕴仍不说话,却动手胡乱撕扯起宇文承川的衣裳来,待扯到他的脖子和胸膛露出来后,低头便咬了他一口,咬完才嘟哝来:“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招蜂引蝶了,我今儿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不待话音落下,低头又是一口。

宇文承川打小儿练武之人,顾蕴又不是真的咬他,所以那点痛之于他来说,与其说是痛,倒不如说是换了一种方式*,让他浑身都酥了,喘着气接着顾蕴的话道:“那你打算怎么教训我啊,千万别担心我承受不住,你再怎么过分,我都承受得住。”

“那我可不客气了。”顾蕴得了鼓励,继续撕扯起宇文承川的衣裳来,很快便把他剥了个清唧溜溜,而她自己的衣裳却仍完好无损。

然后她便继续咬起宇文承川来,从脖子咬到小腹以上,几乎哪里都留下了她的牙印,最后还不忘弹了一下早已兴奋得快要爆炸的小宇文承川。

这下宇文承川哪里还忍受得住,低吼了一声:“你这个妖精!”猛地一个翻身,便化被动为主动将顾蕴压在了身下,一边胡乱撕扯着她的衣裳,一边还不忘将床帐挥下,将旖旎的春光都遮住……

接下来几日,整个皇宫都还算消停,顾蕴遂把大半的精力都放到了给各大府邸送年礼上。

除了皇室和宗室,顾平两家自不必说,盛京城好些勋贵和大臣府上也收到了东宫的礼物,一开始还都有些诧异,但随即一想太子殿下已经大婚了,当然要开始与该礼尚往来的人家,都建立起基本礼尚往来的关系了,当下忙都纷纷开始给东宫准备起回礼来。

如此到了腊月二十八,顾蕴又将给皇上和宗皇后的年礼分别送了出去。

给宗皇后的都是些金银古董,总之怎么贵重怎么来,以免给宗皇后诟病的机会;给皇上的却除了打头两样贵重些以外,其他都是些琐碎得不能再琐碎的日常用品,从头到脚,从起身到晚上就寝,吃的用的,穿的看的,摆的随手赏人的,零零碎碎的就只有别人想不到,没有她置办漏了的。

以致礼单子都足足两尺长,看得宇文承川是头昏眼花,怀疑道:“你这单子上的东西,除了打头两样,其他的合起来怕也就几百两银子,连一千两都到不了,你确定皇上看了,不会说你小气抠门儿,把前儿赏你的那两千两黄金,两个皇庄收回去?”

顾蕴却振振有词:“你是喜欢吃好吃美味的家常菜呢,还是根本不合你胃口,只是好看贵重的山珍海味?穿衣服呢,是喜欢舒适暖和的,还是华美繁琐,让你既累还冷的?皇上说到底也是一个人,那他为什么不能喜欢这些不值钱却舒适实用的小东西?大家给他送礼都想着越贵重越好,却没想过,他富有四海,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再好的东西,只要见惯了用惯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了,倒不如送一些新巧别致的呢,反而更能触动他的心。”

天家从来都是父子亲情最为淡薄的地方,但恰恰天家也是最看重最渴望父子亲情的地方,而且在一众皇室宗室府上送来的礼单里,想要脱颖而出,谈何容易,那便只能另辟蹊径了。

顾蕴知道宇文承川不愿意讨好皇上,她也不想让他为难不高兴,那便只能借有限的机会别出心裁了,说来前世她也是当过孤家寡人的,虽然她这个孤家寡人与皇上这个孤家寡人有本质的区别,可她相信皇上偶然一次午夜梦回时,忽然就莫名生出来的孤单寂寥的情绪与她定然是一样的,所以最能打动皇上的,或许恰是最简单最不值钱的东西,和那些东西背后包含的用心与体贴!

宇文承川经顾蕴这么一分说,也觉得她言之有理了,再不犹豫,让冬至连礼单子并一大堆东西,即刻送去了乾清宫,反正他对皇上没什么感情,管皇上喜不喜欢这份年礼呢,若喜欢当然就最好,若不喜欢,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却不知道,皇上看了东宫送去的年礼单子后,先是一惊,再是一怒,继而惊和怒便都被暖所取代了。

这样简薄的年礼单子,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收到,可正是因为简薄,才更能看出太子和太子妃的用心,他坐拥天下,什么没有,难道缺那些贵重的东西吗?再贵重的东西,说到底也是死物,而真正的孝心与敬重,从来也不是能以贵重不贵重来衡量的,他的确是一国之君,同时却也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一个想得儿女发自内心热爱与敬重父亲!

皇上龙心大悦,当即吩咐何福海:“前几日不是太子妃的生辰吗,赏太子妃一对玉如意,二十匹缎子。”

等何福海送了皇上的赏赐抵达东宫后,宇文承川方知道顾蕴这次的“小气”还真小气到了皇上的心坎儿上去,对她大是叹服,顾蕴趁机劝他:“看来皇上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冷酷无情,他也是很看重亲情的,要不,你试着多了解一下他,也许能有不一样的发现呢?到底你们父子之间……有今生,没来世。”

宇文承川闻言,虽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却一脸的若有所思。

而其他人知道东宫送给皇上的年礼后,顾蕴“小家子气”的名声私下里就更响亮了,太子妃把银子看得这么重,是想以后将银子都带到棺材里去呢?更让他们生气与不甘的,还是皇上竟然对这样上不得台面的年礼大为受用,也不知皇上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太子妃还小家子气得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