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四八回 走水

东宫离景仁宫虽近,因晚间要穿正式的太子妃服制,才交申时,顾蕴便开始让锦瑟卷碧服侍着,妆扮起来了。

方梳好发髻,正要戴凤冠珠钗,宇文承川回来了,满殿的人忙都跪下行礼,顾蕴无论在人后与宇文承川多么要好,人前该给他的面子从来都是不吝于给他的,何况夫妻之间本就该你敬我我敬你,忙也起身屈膝行礼:“殿下回来了。”

宇文承川笑着上前携了她起来,道:“时辰还早呢,这么快便开始妆扮起来了,不是说凤冠压得你脖子都直不起来,大衣裳折腾你路都不会走了吗?”

这话一出,满殿服侍的人都抿嘴窃笑起来,顾蕴嗔他一眼,才道:“不是想着早些妆扮起来,时间上能从容些吗?殿下怎么这时候才回来?”与宇文策除了说他娶亲之事以外,还说什么了,要这么长的时间?

宇文承川道:“去了一趟内务府,所以回来迟了,你们都退下,等叫你们时再进来。”

满殿服侍的人忙都齐声应了一声:“是。”行礼却行退了出去。

顾蕴这才问他道:“怎么了,是与十一哥谈得不顺利吗?”呃,难道真叫她猜中了,宇文策喜欢的不是女人,所以一直不肯娶亲?

“还好啊,”宇文承川道,“我一开始把我们的猜测含蓄的与他说了,他立时勃然大怒,但很快便冷静下来了,说自己只是想像我似的,能找到一个真正情投意合,心意相投的人罢了,但这种事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得之他幸,不得他命,说他回去后便会让他们府上的何侧妃尽快替他相看,尽快完婚的。”

顾蕴牙疼似的吸了一口气:“你竟然把我们的猜测也告诉了他,你傻呀你,难怪他会勃然大怒,你就不知道换种方式说的?好在总算我们只是虚惊一场,事情也算是得到了解决。”

宇文承川讪笑:“当时没想那么多,何况自家兄弟,本就该有什么说什么,我以后注意一些也就是了,再是自家兄弟,也得把话说得委婉一些,不然纵做了好事,人家还未必领情。”

顾蕴点头:“是这话,你去内务府又是干嘛呢?”

宇文承川眼神一闪,笑道:“没什么,只是碰巧路过而已,好了,时辰不早了,你妆扮罢,我也换身衣裳去,收拾好了,我们便早些去景仁宫,省得去得迟了,旁人说我们托大。”

顾蕴见他不欲多说,也就不再多问,总不能他做什么都得事无巨细的告诉她,也该给彼此留一点独立的空间才是。

遂叫了锦瑟卷碧进来,继续服侍自己更衣妆扮,待自己与宇文承川都收拾妥了,见已快交酉时,夫妻两个于是各自上辇,不疾不徐的驶去了景仁宫。

就见景仁宫的右偏殿内,好些低等嫔御已经到了,一个个儿都打扮得千娇百媚的,也不怪她们费尽心思,皇上如今于女色上头很是节制,就算是宗皇后贵为一国之母,一月里见到皇上的次数都寥寥无几,便是林贵妃陈淑妃几个高位份的妃嫔,如今一年里也有大半时间根本见不着皇上,除了这种正式的场合,所以众妃嫔只怕无一不打着今晚上能引来皇上垂青的主意。

供众皇子皇子妃公主驸马暂时落脚的左偏殿里,这会儿却是一片空荡,也就只四公主到了,瞧得宇文承川与顾蕴进来,四公主忙起身上前见礼:“给大皇兄大皇嫂请安,大皇兄大皇嫂万福金安。”

顾蕴见她一副怯怯的样子,今儿来的又是最早的,孤零零的坐在那里实在可怜,不由生出了几分怜惜之情来,放软了声音道:“四皇妹这么早便过来了,我方才打眼一瞧,还以为我和你大皇兄是来得最早的呢,没想到你还更早。”

四公主抿了抿唇,才细声细气的道:“一个人在宫里闷着也是闷着,所以就早些过来了。对了,我还没谢过大皇嫂昨儿打发人送去我宫里的年货呢,今儿倒是赶巧儿了,多谢大皇嫂。”一面说着,一面已屈膝冲顾蕴拜了下去。

早年四公主的母妃珍贵嫔还在时,因其不甚得宠,四公主已不大得皇上宠爱了,有那么多儿子在前,又有大公主和五公主两个皇上相对疼爱的公主在后,皇上分到其他女儿身上的关爱也的确有限。

等到珍贵嫔去世以后,四公主的处境就越发不好了,皇上是发过话让宗皇后多照看她些,可宗皇后既要打理六宫的一应事宜,又要操心自己的儿子,哪里能对她真正关心到哪里去?也就只是吩咐嬷嬷下人们精心服侍而已,然而在宫里,没有母妃护着的公主说难听点,就跟低等无宠的妃嫔一样,日子过得连体面些的下人尚且不如,金枝玉叶又如何?

顾蕴昨儿也是想着除了宇文承川,所有皇子公主里也就只有四公主是母妃早亡的了,日子铁定不容易,这才会吩咐冬至给四公主宫里回礼时,多加厚了几分,纯粹当是可怜她一个没娘的孩子了,没想到四公主倒也是个知恩图报的。

因忙一把搀了她起来,笑道:“自家兄妹,而且长兄如父长嫂如母,我们做兄嫂的多看顾你一些,原也是应当应分的,四皇妹不必客气,平日里若是觉得闷了,也可以去东宫找我说话儿,我成日里闲着也是闲着,就盼谁能陪我打发一下时间呢。”

这两日后宫发生的事,四公主也有所耳闻,只当顾蕴是个厉害的,却没想到,她竟是这般的随和亲切,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亲切随和,一时又是惊讶又是感激,忙道:“只要大皇嫂不嫌我呱噪,我一定时常过去叨扰大皇嫂。”

顾蕴笑道:“我怎么会嫌你呱噪,再说你就算再呱噪,也只呱噪得了我一年半载了,一年半载我还是能忍的。”

说得四公主红了脸,她马上过了年就十六了,驸马是宗皇后回了皇上,早已择定的,与前头三个已下降了的姐姐们的驸马相比,自然比不上,可她却很满意,总算以后自己就有一个家,可以不孤单了,只是没想到,顾蕴一个才进门几日的新媳妇儿,竟也知道这事儿,还拿来打趣她,倒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了。

顾蕴见四公主羞红了脸,也就见好就收,到底彼此的交情还没到那个可以嬉笑怒骂随心所欲的地步,便只又说了一句话:“不要太在意一时的孤单与艰难,将来也许你会反过来感激如今的孤单与艰难。”即上前与宇文承川站到一起,受起后来人的礼来,余下四公主细细品度了顾蕴的话一番后,就越发感激她了。

却是大公主与沈腾夫妇随陆昭仪一道过来了,陆昭仪在门口冲宇文承川与顾蕴屈膝一礼,便去了右偏殿,大公主与沈腾则进了殿中,才给宇文承川和顾蕴行礼。

“给大皇兄大皇嫂请安,大皇兄大皇嫂万福金安。”眼见大公主与沈腾冲自己夫妇拜了下去,宇文承川虽觉得让沈腾以后见了顾蕴都只能称她为‘大皇嫂’很是痛快,想着皇室一年里这样的场合实在不少,岂不是让沈腾一年里怎么着也能见顾蕴几回,以稍解相思之苦,便又痛快不起来了。

只暗暗思忖,虽说驸马领的都是闲职,大邺自开国以来,却也不是没有例外的时候,要不回头就给姓沈的谋个外放的实职,反正他贵为前科探花,平心而论,真才实学还是有的,也该为大邺尽自己的一份心力不是?

沈腾自不知道宇文承川心里在想什么,他虽很想见到顾蕴,见到人之后,也就只飞快的打量了一眼,便克制着再没有看过她,他若失态,除了给四表妹带去无尽的麻烦,什么好处都没有,而宫里的人哪个又是傻的,一点蛛丝马迹都能传出无数个版本的谣言来,他万万不能害了四表妹!

大公主夫妇之后,二公主三公主、五皇子夫妇、六皇子等人也陆陆续续都到了,方才还空空荡荡的殿里渐渐变得人头攒动,笑语喧阗起来。

之后二皇子夫妇与四皇子夫妇也一前一后到了,大家少不得又是一番厮见,瞧着倒是一副兄友弟恭,其乐融融的样子,与寻常人家也没多大差别了,只每个人心里具体在想什么,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庄敏县主看着一身太子妃服制的顾蕴众星捧月似的被其他姐妹妯娌包围着,面上虽也一直在笑,暗地里却是快咬碎一口银牙了。

可恶的顾四,一个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的贱人,竟敢那样算计她们母女,害她如今也被殿下怪责上了,虽未明说都是母亲的错,才让他们陷入今日进退维谷,原有一应计划都被打乱困境的,话里话外却都是在说母亲失察,连贴身的嬷嬷有了外心都不知道……看她将来饶得了顾四和那个婢生子哪一个,殿下说得对,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好的,顾四如今你就可劲儿的往上爬罢,爬得越高,将来才能摔得越痛!

待所有兄弟姐妹都到齐了,三皇子与三皇子妃才姗姗来迟,虽说他们就在景仁宫,离开宴的地方最近,照理该是来得最早的人。

不过许是有了林贵妃的前车之鉴,今日三皇子夫妇待宇文承川和顾蕴稍稍恭敬了几分,没再刻意对二人摆中宫嫡子的架子了,话说回来,再是中宫嫡子又如何,也没有正式册封了的太子来得尊贵。

人既已到齐,便有宫人太监来恭请各位主子入席了,等大家都入了席,稍后才好恭迎皇上和皇后。

景仁宫正殿今夜布置得极其喜庆,地上铺着厚厚的嵌金丝地毯,梁上挂满了精巧的彩绘宫灯,结着大红的绸花。

大殿四周由六对高高的铜柱子支撑着,旁边都设有人高的雕花盘丝银烛台,其上点着儿臂粗的蜡烛,烛中掺着名贵的香料,焚烧起来幽香四溢。

大殿的丹陛上,当中摆着金龙镶边雕花的桌子,其后设龙椅,左边则设嵌金凤的桌子和凤榻,显然正是帝后的位子。

两边向下则摆着一溜紫檀木的桌子,桌旁都摆着玉制的花瓶,里面插着刚刚精心准备的梅花,有些梅花上还托着点点的残雪,梅花的香气与烛火的香气混合起来,形成一种温暖和煦的醉人气息,桌子后面的椅子上还摆着柔软的绣花座垫和靠枕,椅子后面都侍立着宫女太监,显是待会儿为主子们斟酒倒茶,侍奉菜肴的。

身为皇太子和皇太子妃,宇文承川与顾蕴当仁不让坐了右下首第一张桌子,其后是二皇子三皇子夫妇等人依序而坐。

所有人刚坐定,就听得殿外传来一声高唱:“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众人忙又起身,就地拜了下去:“恭迎父皇母后(皇上皇后娘娘)。”

皇上看起来心情不错,不待行至丹陛上坐定,便先叫了众人起来:“都平身罢,难得今儿过节,又都是自家人,且不必拘束了。”

话虽如此,众人又岂能真因此就轻狂起来,照样谢了恩,才各自起身,复又落了座。

皇上与皇后既已到了,宴席也很快开始了,各种珍馐美味流水般端了上来,各桌旁侍立的宫女忙伶俐的为主子们布起菜来。

等皇上吃了几筷子菜后,宇文承川便携顾蕴打头上前,给皇上和宗皇后敬起酒来,也不知是不是过节的缘故,皇上看向长子的目光颇为柔和,还难得训诫了宇文承川几句:“既已成家,也是时候该立业了,年后便去六部学着观政,你是长兄,总得为下面的弟弟们做个表率。”

又说顾蕴:“朕听说顾准的夫人自来是个大方的,没想到竟养出了你这么个只进不出,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来,不过你既嫁进了我们宇文家,夫家养你原也是理所应当的,再没有让你用嫁妆养活自己的道理。何福海,赏太子妃两千两黄金,两个皇庄。”

宇文承川与顾蕴忙谢了皇上的教诲与恩赐,夫妻两个心里一时都有些摸不准皇上的意思,宇文承川想的是,皇上不是自来都当自己这个儿子是隐形人吗,他之所以至今能稳坐太子之位,也从来靠的不是皇上的欢心与看重,总不能皇上忽然就良心发现了,想让他做名副其实的太子,重修父子情分罢?

顾蕴则想的是,皇上虽说自己是‘铁公鸡’,语气却颇温和,还赏了自己两千两黄金和两个皇庄,难道自己的有意示弱起到了效果,皇上对宇文承川其实还是有那么几分情分的?

旁边的宗皇后与下面诸皇子就更是心神大震了,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竟打算栽培那个婢生子了吗?对顾氏的小家子气也是不贬反赏,这不是摆明了给她撑腰吗?只众目睽睽之下,又当着皇上的面,众人心里纵然已掀起了惊涛骇浪,也不敢表露出来,纷纷借吃酒吃菜,与旁边的人说话遮掩了过去。

宇文承川与顾蕴敬完酒,其他皇子公主们也纷纷上前给皇上敬了酒,便轮到后宫有体面的妃嫔们了。

皇上吃了几杯,觉得有些不胜酒力了,便摆手让众人不必再上前,宗皇后知机,忙一声令下,早已候着的歌姬舞姬们便进殿开始表演起来,一时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大家却都提不起什么兴趣来,皇上也是一脸的兴致缺缺,宫里哪次宴饮也少不了轻歌曼舞,宫里的歌姬舞姬们水平自然都差不了,可就是山珍海味,日日吃也会吃腻不是?

宗皇后看在眼里,却是一点也不着急,一声令下,让歌姬舞姬们停下来后,才笑向皇上道:“皇上,臣妾日前想着每一次宴饮的歌舞都是千篇一律,也实在乏味得紧,可巧儿听稷儿提及,盛京近来有个戏班子,主要却不是唱戏,而是表演杂耍,臣妾已自作主张让他们在后面候着了,若皇上感兴趣,臣妾便让人传了他们来表演一番,给皇上和大家助个兴,未知皇上意下如何?”

“哦?”皇上闻言,不由来了兴趣,点头笑道:“有劳皇后一番苦心了,既然如此,且传来瞧瞧罢。”

侍立在宗皇后身后的吴贵喜便忙上前跪下应了一声“是”,却行退出了殿外去,不一时便带了戏班子的人进来,约莫有十来个,有一半是粗壮的大汉,其余的都是年轻男女,身上都穿着紧身的彩衣,举手投足之间矫健利落。

这些人进来跪下给皇上磕过头后,那几个粗壮的大汉便开始利索的搭起木架子来,不一时便准备完毕,开始表演起来。

但见在耀眼的灯光下,这十来个人不断做出流畅如水般的高难度动作,身手轻盈灵活,转折之间配合衔接得天衣无缝,虽然没有宫中正式的歌舞华丽耀眼,却胜在新鲜别致,让满殿的人包括皇上都渐渐都看住了,众妃嫔与几位小皇子小公主小皇孙们更是看得目不转睛。

“呀,好厉害!”

随着席上不知道谁情不自禁的惊呼了一声,那几个粗壮的汉子忽然将几个少女往高架上一扔,后者们便稳稳的立在架子上,在其上轻巧灵活的穿梭跳跃起来,每一次都让人以为她们下一刻回掉下来,但每一次她们都稳稳站回了架子上。

就在人们的心都已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了之时,其中两个少女在翻腾的同时,手往空中一挥,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原本悬在梁上的彩灯就轻轻爆裂开来,变成无数片碎金撒红、裁剪成花瓣式样的纸片,从空中飘落下来,绚丽至极。

紧接着,一开始便被粗壮汉子们挂在高架之上的两个巨大的红灯笼也忽然打开,里面竟然屈身抱膝坐了两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儿,灯笼裂成两半的同时,她们也站起身,就着制灯笼的纸十指翻飞间,那纸便神奇的变成了两朵金莲,下面的汉子用手一托,两人配合着脚一点,立刻飞了起来。

两个少女都生得乖巧可人,装扮成散花天女的模样,手持金莲,在空中轻灵的折腰舞动,起落之间做出各种曼妙诱人的动作,一时之间彩带飘飘、花团锦簇,随着金莲的挥动,无数七彩鲜花从莲花中漫天飘摇出来,飞落在地毯上,殿内的人都叹为观止。

原以为这已经是最精彩的地方了,不想那两个女孩儿紧接着又飞身出去,一左一右将手一扬,两道红绸就凭空从天而降飘落下来,紧接着一道横幅也从横梁上飘落下来,上面写着烫金篆书的大字“凌云玉阙仰巍峨浩德表三界,霄汉皇居瞻肃穆博恩沾九州”,横幅上则写着“吾皇万岁”四个金字,在漫天的金莲飘飞中,格外庄严醒目。

皇上当即站了起来,拍手喜道:“好,好,好!”命何福海:“重重有赏!”

又笑向宗皇后道:“这些民间的杂耍倒也喜气,比起宫中的歌舞别有一番趣味,皇后有心了。”

宗皇后忙笑道:“原是臣妾的本分,当不起皇上的夸奖,说来也是稷儿的一片孝心,不然我们也没有这个与民同乐的机会。”

皇上就看向了三皇子,笑道:“老三果然是个孝顺孩子,何福海,把回鹘前儿进贡来的那张虎皮取了来,赏与老三。”

三皇子忙喜形于色的出列谢恩:“儿臣多谢父皇赏赐。”

本来雷霆雨露就皆是君恩了,何况皇上赏三皇子的还是虎皮,这样的东西可不是人人都能用的,便是皇子,也不敢随便用,如今皇上却公然赏了三皇子,可见待三皇子这个嫡子还是与众不同的,也就不怪三皇子喜形于色了。

上面宗皇后也是满脸的笑,辛苦筹划一场,为的不就是讨皇上欢心吗,如今看来,效果比预期的还要好啊,她就说皇上怎么会忽然对那个婢生子另眼相看了,说到底还是为了规矩体统,皇上心里真正看重的,还是他们母子!

见宗皇后母子大出风头,二皇子气得是两肋生疼,母妃若不是因一时咽不下那口气,落得被父皇申饬,还被剥夺了协理六宫之权,今日又怎么会让皇后母子如今出风头,他们就算不能阻止他们,至少也要与他们来个平分秋色才是,如今只能让母妃尽快认错,尽快把父皇的心拢回来,扭转眼下不利的局面了!

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杂耍,众人席上的菜肴早凉了,宗皇后忙又吩咐人撤了凉的换热的来,宫女们于是再次鱼贯上起菜来。

只是菜还没上齐,就有一个太监跌跌撞撞跑了进来:“皇上,不好了,寿康宫走水了!”

此言一出,满殿皆惊,热闹喜庆的气氛瞬间荡然无存,皇上更是霍然站了起来,怒声道:“好好儿的寿康宫怎么就会走水了,这会儿火势怎么样了?太妃娘娘们可都平安无恙?”

那太监抖抖索索的回道:“奴才过来时,火势已经在慢慢儿变小了,想来这会子已控制住了,太妃娘娘们因今晚上都在许太妃殿中坐席,火势没蔓延到许太妃的殿中,倒都安然无恙,只受了惊吓,一位太昭仪娘娘当场晕倒了……”

宗皇后忙道:“那传太医了吗?太妃娘娘们都上了年纪,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惊吓?寿康宫的人都是怎么当差的,好好儿的怎么就会走水了!皇上,臣妾这就瞧瞧太妃们去,务必要让太妃们都安然无恙,过个吉祥年!”

皇上沉声道:“朕同你一起去,太妃们都是昔年服侍过皇考的,如今正是该她们安享晚年的时候,却出了这样的岔子,朕不亲自瞧瞧她们去,委实难以心安。”

帝后二人于是被簇拥着急匆匆去了寿康宫,剩下满殿的人,出了这样的事,宴席自然也不可能再继续下去,遂在宇文承川一声令下后,各自都散了。

宇文承川与顾蕴坐辇回到东宫,将大衣裳都脱了,换了家常衣裳后,顾蕴屏退满殿服侍的人,与宇文承川说起话儿来:“好好儿的寿康殿怎么会走水了呢,我怎么觉着这其中一定有阴谋?”

“是有阴谋。”宇文承川点头,“不过不是针对我们,而是针对的永福宫那一位,你且等着瞧罢,回头一查寿康宫为何会走水,一定与永福宫那一位脱不了干系。”

顾蕴道:“我也隐隐有这个感觉。我就说等了好几日了,怎么还等不来皇后母子出手对付庄妃母子,敢情是在这里等着庄妃呢,如今就看庄妃与四皇子会如何应对了。”

宇文承川皱眉道:“我方才仔细观察了下庄妃和四弟的脸色,听得寿康宫走水后,他们母子都是一脸的平静,我就不信他们猜不到皇后此举是冲着他们来的,那便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们已有了万全的应对之策,胸有成竹,所以无惧无畏;还有一种就是他们已做好任皇后母子如何往他们身上泼脏水,都一律受着的准备了。老四这些年人缘虽不错,凭着益阳长公主四处帮他活动,也累极了一定的实力,可要与皇后母子正面抗衡,仍是以卵击石,所以他们的平静,应当是出于第二种原因,甚至老四还有可能会借此机会沉寂下来,趁机韬光养晦,我们想要坐山观虎斗,怕是不容易。”

顾蕴方才倒是没顾得上观察四皇子和庄妃的脸色,不过想起这母子两个能成为前世最后的赢家,一定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所以宇文承川说得对,他们想要坐山观虎斗,怕是不容易,毕竟一个巴掌拍不响。

思忖片刻,才道:“那我们就逼庄妃和四皇子出手,我就不信他们都被逼上绝路了,还能继续韬光养晦下去,纵然他们母子能忍,其他人诸如益阳长公主和庄敏县主,乃至崔驸马的族人们,还有四皇子的门人们也都能忍吗,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与其窝囊的不知道要忍到什么时候才能忍出头,还不如放手一搏,哪怕是死呢,也死个轰轰烈烈,痛痛快快不是?”

宇文承川就笑了起来:“我媳妇儿可真能干,不但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还能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呢,我上辈子也不知道是积了什么德,这辈子才能娶到你?”

好话人人爱听,顾蕴也不例外,闻言嘴角不自觉已带上了笑,娇嗔道:“知道自己三生有幸就好。这事儿我也管不着,我的手再长,如今也伸不到宫外去,少不得只能你顶上了。倒是皇上先前当众赏我两千两黄金和两个皇庄,挺让我意外的,没想到皇上竟这么快便有了反应,还公然说你是长兄,要为下面的弟弟们做好表率,足见我们的示弱策略还是有用的,也足见皇上对你多少还是有几分父子情分。”

宇文承川微微一哂,道:“如今说这些还为时过早,且瞧着罢。皇后与庄妃那边的事你不必操心了,我自会安排的,反正皇后母子的怒气早已被你当初的反间计给挑起了,只要随便溅点火星子下去,立马就能燃起熊熊大火,你只安心待在东宫里过自己的日子便是,我如今虽不能给你身体上的自由,至少也不能让你的心也跟着受累。”

顾蕴心口微微发热,偏头笑道:“你肯定没听说过一个词‘甜蜜的负担’,我如今就是这样,虽会觉得那些负担是有些烦人,但因为足够甜蜜,那负担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说得宇文承川的心口也发起热来,忍不住一把将顾蕴拥进了怀里……

次日宇文承川与顾蕴刚起来,便听说了昨晚上寿康宫走水事件的后续进展,却是庄妃宫里的掌事太监以次充好,将此番内务府送往寿康宫的蜡烛都换成了次一等的,以致蜡烛烧到一半便掉落到地上,刚好点着了幔帐,这才会走水了。

------题外话------

276980402鱼塘月色,等着亲们大驾光临哈,群里尽是逗比,可以随便调戏哦,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