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阵守苗戚,轮回盒

影族的攻势很猛,似乎也是打了在苗戚部落相处办法之前速战速决的主意,城墙上敌对双方拼命的丢着能量攻击,狂轰乱炸起来,战事起的仓促,苗戚部落的防御有些乱,而且一时半会儿修补不起来。

“护城的阵法埋在哪里?”

王紫抓来一个看似是护卫长之类的人,他正在高声的指挥着众人抗敌,被王紫这么一抓,情急之时火气上头,使劲想甩开王紫,然而他怒气冲冲的一甩却一点都没有把王紫怎么样。

“敌人兵临城下,你却在这里耽误战机,想军法处置妈?!”

那人吼道,然而在看清王紫时却现出了思索的神色,很快便想起来这就是白天扰乱大婚的女子,而她现在是首领的客人,想到此处愤怒的神色很快就收敛了很多,却听他又说道:

“姑娘你也看到了现在的形式,你还是先回首领府吧,否则我们无暇分心保护你!”那人说话有些耐着性子,因为急的,敌强我弱,他现在没那个心情招待客人。

然而很快却听王紫说道:“我问你护城的阵法埋在哪里?这个阵法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不看不出来吗?”

“来人!送首领的的客人回府!”

那人虽听到了王紫的话,也猜测王紫可能是要帮忙,可是护城阵法岂能轻易告诉别人,再者部落的阵师已经去修补阵法了,也容不得一个并不了解的外人出手!那人也不多说,这一次趁着王紫没注意猛的挣开了王紫的钳制,喊来两个人说道,说完便大步上前只会战斗了。

“姑娘快请吧,这里很危险!”这里的噪音很大,一个士兵高声说道。

王紫向后面看了看,这样下去才是贻误战机,可是她也不能抓着那人逼他说出护城大阵的所在,不然那才是真的麻烦,这些人非得把枪口调转过来对付她不行,王紫看了看九幽,示意先离开这里。

王紫的配合也让两个士兵松了一口气,疾步走下城楼,城楼上都是快速增援的人,只有他们是逆向而行的,直到走入相对安静一点的街道,王紫却忽然开口说道:

“苗昌泽在哪里,带我去见他!”

“我们哪里会知道首领在哪里,影族来的突然,首领现在一定在那个地方只会战斗,虽然影族数量上有优势,但是我们也一定会守住苗戚城的,姑娘还是不要搀和了。”

一个士兵说道,可是王紫会不比他更清楚现在的局势吗?影族也许就是来找她的,而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就算击退了影族,苗戚部落也只是惨胜,用将近大半的伤亡换取这一场胜利,这跟她亲自动手去攻打影族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可怕的死亡数字。

“我可以帮你们击退影族,我也是巫,影族也是我的敌人,不存在是不是你们部落的问题,你们如果不说,我只好自己去做了。”王紫说道她,可能是这一次说到了重点,那两个士兵忽然变的犹豫起来,虽然有护卫长的命令,但是巫族与影族是宿敌,他们确实没有理由阻止王紫去。

“不瞒姑娘,不是我们不带你去找首领,而是首领现在并不在城内。”很快,一个士兵脸色变的坚决,快速的说道。

“不在城内?那他去了哪里?”王紫疑惑的问,白天的事情刚刚处理完,苗昌泽会去哪里?而且正巧赶在影族今晚来攻城。

“不知道,城主怎么会跟我们说这些,只是我们通报的时候发现的,现在只会战斗的人是大长老。”那个士兵说道。

“那就带我去见你们大长老,快点,”王紫说道,那两个士兵这一次没有犹豫,转身就带着王紫前往北面的城门。

没用了多久,王紫和九幽踏上城楼,一眼就看到拿着一个法杖,沉着脸只会战况的老者,带路的士兵告诉王紫那人就是大长老,王紫白天的时候也见过一面。

王紫挥手示意那两个士兵可以返回去了,由她去找那大长老,两人只拱了拱手便快速返回,留下王紫走到那大长老面前,却正好听到那大长老在说:

“影族这次派了鬼佬过来,防御大阵已经撑不了多久了,鬼佬熟知各种防御阵法,破解更是快速,不能让他们把战线扩展到城墙边上,我们没有那么多人跟他们耗着,马山去告诉阵师,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护城大阵破了,给我把影族死死的咬在城楼下!”

“我有办法让保住护城大阵,只要大长老相信我。”

王紫的声音传入那几个长老耳中,此时众人都在沉思战况,想着应对之法,碰巧阵法上遇到了难题,鬼佬是影族的一个高级阵师,破阵出神入化,本来是在另一个位面的,他们还未遇到过,没想到今天竟然遭遇了,因此才比以往更加棘手。

“你有什么办法?”

那大长老回头看了一眼王紫,很快就想起来今天她就是今天白天的女子,不知道为什么,相比起刚才那护卫长来说,这个大长老对她的防备似乎很低,只是眼神犀利的看了看她,问话也好像是走一个过程一样,王紫甚至觉得,这个大长老本来就是相信她的。

“不出几分钟,现在的护城阵法就破了,到时候影族蚁攻而入,冲入城内只是转眼间的事情,如果你们的阵师有办法的话,在阵法的根基波动的时候就已经采取措施了,不会等到现在,大长老要么相信我可以让护城阵法完好无损的留下,结果当然是给你们更多应对影族的时间,要么不相信我,等着阵法被破之后,后果大长老也清楚。”

王紫说道,与其说是说个那大长老听,不如说是说个其他质疑的长老听的,她只想破了今晚这一局,为此她不介意多费些口舌。

“为佳,还不快带夏姑娘去!”那大长老立刻说道,这便是相信了王紫,文佳很快应声,带着王紫离开。

护城大阵的阵眼设在祈天台,就在图腾那面墙下,文佳带着王紫和九幽过去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很多阵师在焦急的讨论着办法了,王紫在走上高台的时候就已经放开神识听那些人在说什么。

果然是上古时期的阵师,相比起阵法的知识相当贫瘠的六界,他们的知识确实相当渊博了。

“鬼佬熟知巫阵的破解之法,曾经很多部落都吃过鬼佬的亏,现在不能重新布阵,没有那个时间了……”

“现在阵法已经破了一角,进退两难,如何修补!”

“这样吧,你们依旧想办法修补阵法,我们几个重新布阵,情况紧急,先就这样,希望能撑一段时间。”

大概有十几个阵师,此时正好商量妥了办法,王紫的到来也并没有让他们分心,直到文佳开口:“几位先稍等,这位夏姑娘是大长老派来修补阵法的,你们且听她如何做!”

“一个小姑娘,怎能把如此生死攸关的大事交给她?”一个男子说道,脸色顿时有些沉下来,他不知道王紫是什么人,只知道是一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这样的年纪怎么会解决他们都结局不了的阵法!

“这是大长老吩咐的事情。”文佳也不跟他辩解,只肯定的说道。

那人还想说什么,却是被一旁的人按住了,现在大长老的吩咐就如同首领的吩咐一个重量,他们清楚首领现在不在城内,大长老不会拿苗戚部落上下十几万人的姓名开玩笑,况且他们现在说实话也是束手无策的时候,与其没有把握的尝试,不如赌一赌这个年轻的女子。

“夏姑娘莫怪,现在形势危急,我们几个难免心中焦急,夏姑娘若有办法就快请,如需帮助尽管说。”那人说道,让开身体把那泛着白光的阵眼露了出来。

王紫什么都没说,几步上前查看,是个乾坤阵,将整个苗戚城罩在阵法内,以四方神兽的禁制坐镇,此时青龙阵守的位置已经被破,这四个神兽本就是虚拟的禁制,合在一起坚不可摧,破一角则其他三处也弊端现出,顺藤摸瓜很快就能被破解。

阵眼是一把乾坤锁,应该是专程为这乾坤阵打造的,品阶至少在超神器,现在朱雀的位置也若隐若现,看样子坚持不了多久了,看罢这些,王紫已经有了对策。

一旁的阵师紧张的等着,虽然只是几秒钟,但是现在这种时候,几乎是度秒如年,他们无法轻松下来,耐着性子没去打扰王紫,却在这时忽然听到王紫说道:

“你们可有高阶阵旗?”

“有,要多少有多少!”一人立刻说道。

“我需要你们将阵旗埋在这些地方,越快越好!”王紫说道,忽然手掌在空中划过,一幕灵力构成的画卷出现,王紫手指城墙四处快速的点着,很快八十几处阵旗的安插地点便明了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十几人顿时看的有些愣,王紫对阵法的掌控好像比他们想象中的强出了很多!这一副灵力图在别人眼中恐怕只是灵力外方而已,可是他们都是真尊级别的阵师了,当然能看出这里面的玄机!

这分明就已经是一个阵法了!只在手掌之间,如果加进禁制,这马上就是一个成型的阵法!如将这幅图抛出,就地便是阵成!这是念阵!心念动阵法便成,方言当今数得上号的阵法高人,能做到这个程度的也没有多少!

几人顿时愣愣的看着王紫,此时已经有些高山仰止的情绪,以为王紫是什么真人不路面的高人!他们竟然当人家只是小孩子了,反倒是王紫被他们看的有些奇怪,怎么忽然间这些人从刚才对她的怀疑变的、崇拜起来了!

“你们记住了吗?”王紫也不管他们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出声问道。

“记住了,您放心,我们立刻做到!”一人说道,对王紫的称呼立马变成了尊称,也没有问王紫布阵旗做什么?如果放在之前,恐怕要反对了,毕竟现在这个时候布阵已经来不及了,而此刻,他们已经被王紫无意间使出的技能吓住了。

直到那几个人离开,王紫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看了看手中的阵法图,这是她早就会的东西,是九转阵盘破开封印的时候不为人知的六转、念阵!没想到会因为会这个震慑到那些阵师。

王紫收了手中的阵法,墨眸看着那阵眼,乾坤锁……现在修补青龙那里的禁制不太可能实现了,但她可以在乾坤锁外给阵法加一层保险,这是双阵合一,但也不是随便什么阵法都可以的,而是有辅阵之最支撑的——八荒阵!

八荒阵的性质在阵法中很不稳定,不像其他阵法,是防御针法便是防御阵法,是攻阵就是攻阵那么绝对,八荒阵可以是强攻的剑阵,也可以使浩荡的陷阵,也可是是无穷的迷阵,更可以是退居第二却绝对不可忽略的辅阵!

半晌,王紫再次打开手中的阵法图,拿上面的点正在快速的充实,显示着那些阵师安插阵旗的情况,待那些阵旗全部安插完毕之后,王紫祭出九转阵盘,九转阵盘飞入空中,巨大的紫色光阵笼罩了整个苗戚城,引的不管是城内的部族之人还是城外的影族之人都抬头看过来,战事几乎都有瞬间的凝滞。

为何会如此强大的阵盘?这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王紫在六界时用过不少次九转阵盘,但是那时的人们根本不识货,而在这上古时期,懂阵之人无数,光是看到这个光阵已经足够震撼了!

尤其是那安插阵旗的十几个阵师,他们手头的阵旗刚刚安插完毕,正打算返回的时候就看到这紫色光阵,再看那阵旗正被快速的接入那阵盘之内,阵旗上金光闪耀,这是王紫在打入禁制!

一般布阵都是先行在阵旗内打入禁制再接着布阵,可是王紫竟然可以反其道而行,先安插阵旗,然后全权通过阵盘炼阵,这样以来布阵的速度几乎是他们望尘莫及的神速!

有这样的速度,还需要担心什么没时间布阵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布阵之人也要对阵法有着登峰造极的掌控力,才能操纵得了这么大的阵势!

几位阵师心中惊异难平,呆滞片刻后飞速返回祈天台,正看到王紫神情严肃的一个接一个的将禁制打入九转阵盘之内,那个一直沉默的男子守在王紫身边,一反先前存在感很低样子,现在气势灵力的为王紫护法,谁都不得近身,布阵之事马虎不得。

几人当然知道其中厉害,便远远站在台下等着,即便如此也是对王紫的手法叹为观止。

“是八荒阵啊!”一人惊讶的说道,但那神情也有些意料之中,他们当然也知道现在用八荒阵再合适不过,只是他们并没有那么快的速度能布出这八荒阵,现在看来,苗戚城的护城大阵一定保住了!

“八荒阵随时辅阵,但是刚猛,一旦成效,就算是鬼佬也破解不得,与乾坤阵是天衣无缝的组合,这回我苗戚城有救了啊!”另一人也说道,这人正始一开始质疑王紫的人,现在说起来有些惭愧,人不可貌相,他获得岁数越大,听惯了奉承之言,却是忘了这些谦逊谨慎的思维。

“不过,你们可知道这阵盘是何方神器?为何不曾听说过?莫不是我孤陋寡闻了?”一个人很是不解的说道,九转阵盘的力量太大,不得不让他主意。

“是啊,这样的神兵理当与十大神器并肩而立,然而一直以来默默无闻,若不是夏姑娘此番使出,我们定然还不知世上有这等神兵啊!”另外一个人也说道,满眼都是对那九转阵盘的赞赏,也是啊,一个阵师一生能得到如此阵盘相伴,想必此生无憾了吧。

“世界之大,我们不知道的还多的很,等此战结束,我老头子定要舔着脸去找夏姑娘讨教的。”一人道,摇着头感慨。

“哈哈,倒是我去看你如何拉的下脸来!”一人笑道。

“我看你是想蹭着去听听夏姑娘如何说吧……”那人一语道破了他的心思。

而在影族的后方,那正在远程破阵的鬼佬也惊讶的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抬起一张树皮般干枯的脸,眼神阴沉的看着苗戚城内巨大的紫色光阵,本来朱雀方位就要破了,乾坤阵四位破其二,剩下的两个不攻自破,然而就在这紧要关头,却被八荒阵阻隔了!让他所做的一切功亏一篑!

那鬼佬嚯的站起身来,弯着腰,脸上的狠意让他看起来如厉鬼一般,震怒之余昏黄的严重也露出对那九转阵盘的贪婪之意,这样强大的阵盘……只配归他所有!

“怎么回事?”一个声音从鬼佬身后的马车中传来,马车四处的用漆黑的布帘遮了起来,停在这里让人分辨不出这竟然是个马车,那声音低沉,却有些虚弱。

“属下办事不力,有人忽然冲出,打断了属下破阵,苗戚部落的护城大阵,破不了了。”鬼佬弓着腰,虽然马车被遮挡的严严实实,但是他的态度仍然恭敬的近乎小心翼翼,好像在害怕马车内人震怒一样。

马车内安静了半晌,那鬼佬却几乎屏住了呼吸,神色间更多了几分害怕,半晌,却见马车那黑色布帘被掀开一角,里面的人看向了苗戚城内,见到那紫色的光阵,但是现在还不确定是谁在破阵。

会是她吗?那双紫色眼睛里闪过沉思,那女人来这里为的是什么,她对未来的掌控让他几乎寝食难安,会到影族的还没养伤就请示了族长带人来攻城,不拿下那女人,他无法安心,而这人显然就是影族的圣子。

“一句破不了……”那圣子漫不经心的说道,还未说完那鬼佬就咚的跪在了地上,颤抖的说道:“圣子息怒!趁现在八荒阵未成,属下亲自前去城内会会那个布阵之人!”

那鬼佬匍匐在地上没敢起身,王紫对影族的圣子每次见面都大打出手,是完全的敌对状态,然而外人对影族圣子的敌视并不代表影族内部的人也干那么放肆,影族内部的等级分化的近乎残忍。

除了族长和左右护法之外,圣子对所有人都拥有处置的权利,而影族处置不听话的下属,手段残忍的可怕,看鬼佬的样子就知道了,他在别的地方可以嚣张妄为,但是在那圣子面前,那圣子要让他四死,他绝对活不了!

“如果办不好……”那圣子又道,轻飘飘的声音却让那鬼佬身体一抖。

“属下自行了断!”那鬼佬赶紧说道,所谓的自行了断,已经是最幸福的下场了,要是交给那圣子处置,他非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去。”却见那马车的布帘放下,响起那圣子简洁的声音,那鬼佬入蒙大赦,磕了个响头便飞身前往苗戚城,暗自抹了把汗。

却说王紫,八荒阵炼成之后,却见苗戚城四个方向原有的神兽禁制自动恢复,四个巨大的虚影在空中出现,护城大阵保住了!苗戚部落的所有人士气大振,喊杀震天!

王紫收回九转阵盘,那十几个阵师飞身上来,兴奋的看着乾坤阵和八荒阵天衣无缝衔接,看着王紫的眼神已经是信服之极!

“影族必定会集中所有的人强攻四座城门,阵法不会再有问题,你去通知大长老,一定守住城门,天快亮了,影族强攻不下,白天对他们不利,士气也会减弱,定会退去。”

王紫对文佳说道,文佳眼中也难掩敬佩,这一次直接答应了,转身就去北门找大长老转述。

“夏姑娘不仅阵法登峰造极,更深谙兵法,老朽刚才看走眼了,对不住对不住了!”一人说道,颇为歉意。

“没事。”

王紫说道,径直走下了高台,留下那几个阵师有些怔愣,拿不准王紫这是怪罪他们还是单纯的无暇理会,见王紫脚步不停的继续走了,几人面面相觑,总不能现在去追,阵法的事情解决了,但是影族还没有退,他们也不能在这里闲着了,定要去城楼帮忙的,王紫也跑不了,等战事平息,他们专程上门也好。

王紫刚走没多久,却忽然停下了脚步,眼神看向路边的一处,那里漆黑一看,看起来什么都没有,然而那边的空气一动,一个人掀开斗篷站了起来,个子不高,因为那人正弓着腰,斗篷的帽檐下是一张干枯如树皮的脸,那人怪笑了两声,似乎没想到王紫这么快发现了他。

“哼,你就是刚才那紫色阵盘的主人!”

那人说道,声音也很是阴森,没错,此人正始潜入城内的鬼佬,他的隐匿能力一流,想要从密密麻麻的城楼混进来并不是什么难事,而听他如此问也能知道,这鬼佬来苗戚城城内不全是为了找破坏他们大事的人,更是为了找那九转阵盘,见到如此宝物,不心生贪念才怪!

“你是鬼佬。”王紫说道,语气很肯定,他关心的是阵盘,稍稍一想就能想到这人是谁了。

“不错,我就是你鬼佬爷爷,怎么样,识相的就把那个阵盘叫出来,否则我叫你今天死无葬身之地!”

那鬼佬怪笑着说道,看到王紫的时候还真有些惊讶,他本以为是什么不好对付的高手,谨慎的观察了许久,却只是一个黄毛丫头,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得到了九转阵盘,真是暴殄天物!

“寒巳。”王紫口中唤了一声。

“什么?”那鬼佬问道,没听清楚王紫嘟囔了一句什么,但是很快他就没心情想了,因为在王紫的话音落下之后,一个魂魄忽然出现在王紫身边,那鬼佬一声惊叫:“七道之魂!你这么会召唤出七道之内的魂魄!你是战巫!”

“寒巳,杀了这个人,然后来找我。”

王紫看着寒巳说道,王紫的神识中传来寒巳高兴的回应,他的情绪只有两种,最起码迄今为止王紫只见过两种,一种是高兴,只要是待在她身边他就是高兴的,一种是怒,只要是杀人的时候他就是怒的,此时听到王紫吩咐,就算是被吩咐去杀人,他也高高兴兴的答应。

王紫放心的将这里交给寒巳,从另一条路离开,那个鬼佬见识不错,但是眼睛有点瞎,她现在根本没空陪他玩,他非要来找死她也没辙了。

“你给我站住!”

那鬼佬见王紫离开,心急的想去追,不仅他的阵盘没了,圣子交代的任务也没完成!可是他刚一动就被忽然变的浑身杀气的寒巳拦住了,却见寒巳肩扛一把大刀,猛的攻击那鬼佬,主人可说了,要杀了这个人的。

那鬼佬仓皇一躲,这魂魄竟然出乎意料的强大!那鬼佬面上也变得谨慎起来,说什么都不能把命丢在这里。

……

“情况怎么样了?”王紫走上北面城楼,问迎上来的文佳。

“他们果然在强攻城楼,我们打算坚守到天亮,影族的人太多,我们最近的部落也要在天亮后上午才能支援。”文佳快速说道。

“夏姑娘,多亏了修复了护城大阵,还有其他三处城门派去的人,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对敌,大恩不言谢,但夏姑娘对苗戚部落的恩情,我苗戚部落的所有人一定会铭记于心,日后定早晚为夏姑娘祈福!”

那大长老来到王紫面前说道,眼神中满是赞赏,果然首领吩咐的没错,他这一赌还真赌对了!

“不必了,你们首领去了哪里?”王紫说道,他要是知道此事因她而起,不知道会不会是这个反应了,再说,早晚祈福听着怎么那么怪呢,好像把她供起来早晚三炷香一样……

“首领应该快回来了。”那大长老却说,还是没有说苗昌泽去了哪里。

“现在伤亡如何?”王紫又问,远远的看向城下,这才是她担心的问题。

“都有伤亡,正在胶着,但是双方伤亡都不大。”

那大长老说道,说到这个的时候有些探究的看了看王紫,这一点确实有些诡异,别说敌我双方人数差距大,是影族占的优势多,苗戚部落高踞城楼,也有优势,但是打了这么久,伤亡却很少,呈现胶着状态,刚才派人去打探,才知道王紫虽然派人帮忙,但是并未让他们下死手,只是延缓影族的攻势而已,这让那大长老很是疑惑,摸不透这年轻却神秘的夏姑娘到底怎么想的。

王紫没有说话,心中却是有些放松的,这是她想要的结果,尽管那大长老疑惑,但是她没有解释的打算。

几人站在城楼上,那大长老观察着战局,不时下达指令,又过打不久,寒巳忽然飘在了王紫身后,让一旁的许多人都惊讶了一瞬,因为寒巳出现的速度太快了,而且悄无声息,心中顿时冷汗,若是寒巳对谁动手,恐怕都没有还手之力的。

“这是、鬼佬!”一人惊讶的说道,却见寒巳扔下了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滚落在地上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仔细一看许多人也认出来了,不可置信的看向寒巳。

“他、他是魂魄,是七道内的魂魄!夏姑娘你、竟然是战巫?”

这么一看,那大长老又惊讶了,七道内的魂魄与一般的魂魄不同,他们身上有没有业力只有巫才能很快分辨出来,当然影族也可以,那大长老这一次是真的震惊,战巫在巫当中珍贵之极,苗戚部落仅有一人,而且还是刚刚铜甲战巫,还远远不能召唤七道内的魂魄,而就此一点来看,王紫还是高阶战巫!

怪不得,怪不得首领说万万看好此人,原来真的非同小可!

“寒巳,做的好!”王紫不吝啬的夸赞,虽然王紫知道寒巳一定会做到她吩咐的事,但没想到寒巳竟然把鬼佬的人头提过来了,果然寒巳传递过来开心的情绪。

“这鬼佬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死吧。”一人说道,踢了踢那鬼佬的人头,简直大快人心!

正在几人为此高兴的时候,却见城门上匆匆上来一人,却是文佑,却见文佑停在王紫面前,直接跟王紫说道:“夏姑娘,首领有请!”

“你们首领回来了?”王紫问道。

“是的。”文佑点头。

“夏姑娘放心前去,这里无需夏姑娘担心。”那大长老说道,苗昌泽的回来让他更加放心。

王紫点头,随着文佳离开,一路跟着文佳来到苗昌泽的书房,虽然猜到苗昌泽今天消失那么久一定不是为了简单的事情,可是在进门口看见那个有些熟悉的面孔时,王紫还是一愣。

没想到,苗昌泽带回来的人竟然是她!巫族的三百一十七任族长!

见王紫和九幽进门,两人都看向王紫,虽然外面战事紧张,苗昌泽和那族长倒是没有那种紧张的感觉,倒是更多了几分高深莫测,见到那族长的真人,比那缕神识更加深沉,现在正探究的看着她,没想到、现任的族长还真的是她!

巫族和影族的终极大战会在她在任期间上演,上古会在不久之后分出六界,影族也会在之后被赶出六界,巫族也会在这期间被封印在过去的时空当中。

“你见过我。”那族长说道,这话很肯定。

“……嗯。”王紫断了顿,终是点头,她想知道巫族的族长亲自来这里的原因。

“你来自哪里?”

那族长问道,眼神如王紫记忆中的一样犀利,让人抗拒不了的想说出实话,但是王紫并没有受她的影响,微微一想,便明白了那族长实际问的是、她来自多久之后的未来,她想那族长一定已经算到了一些,但是并不全,两人现在都在互相猜测,互有保留。

“未来。”王紫说道,她不是不相信眼前这个女子,而是不能相信,历史的走向必须慎重,如果她说的太多,人总会对既定的轨道有所排斥,巫族也不例外,而她不能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因此也不能毫无保留的跟那族长说关于任何未来的事情。

“你不说你来自什么时候,我怎么能送你回去?”却听那族长说道,这话一处就让王紫狠狠的愣住了,墨眸看向那族长,她几乎要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竟然说送她回去?她没有听错吧?

“夏姑娘,你没听错,族长确实在说,她会送你们回去,回到你们该去的时代。”

苗昌泽解释的说道,眼神看着王紫,从乐九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怀疑了,那时图腾显示乐九是贵人,但是预思又窥测不到丝毫他的来历,再到王紫的出现,他女儿的死,部族长老关于王紫命数的预思,族长那里吩咐最近部族将有大事,来由许是未来之人,虽是不可预料之事,但也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未来之人会出现在这里,放在别人眼里荒唐,但是巫族也有少数人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你不必防备,正因为巫的预思能让我们知道更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能探测许多还没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才不敢擅自改变历史,我们能有所防备,但不能逆天而为,否则天道奈何不了我们,我们却能自己把自己逼死,不如聪明一点只活在天道之下,知吉凶而不篡改,这样对我们更加有利。

你即然是从未来而来,这里就不是你能待的地方,就算你不想回去,我们也会送你回去,但是看你努力避免外面的伤亡,想必你是不想因为你而过多的让历史出现分叉路的吧。

历史承载的变化有它能够容忍的强度,你既然已经达到了你来上这里的目的,就该回去了,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影族和巫族宿仇难消,总有一天会有个了断的,影族大举来攻打苗戚部落,并非是你的原因,影族早就盯上了苗戚部落,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那苗昌泽不慌不忙的给王紫解释,他说的这些倒是王紫没有想过的,他们明明知道很多自己的命运,却要谨慎的趋利避害,有时候知道自己有难却还不能动手,他们能看到的未来有多远?

王紫不知道,但是莫名的为巫感到疲惫,这样费尽心思,他们看似有着得天独厚的能力,却生活的这么累,不若一般人,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因此每天都过的新奇而充满了探索。

王紫从来不相信既定的未来,所以她并不喜欢用预思的能力,这一点来说她应该不算一个合格的巫吧?可听了苗昌泽的一番话,她宁愿一直这样不合格,她不信有注定的未来,就像如果她知道自己未来会被封印十几亿年,她一定不会坐以待毙……

“你怎么送我们回去?”王紫看向那族长问道,神识中已经唤其他人回来了,因为她已经相信了那族长和苗昌泽的话。

那族长也没有卖关子,直接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看着王紫说道:“这是轮回盒,它能送你们回去。”

王紫看去,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盒子而已,不过转念一想,佛图看起来也很质朴,便也不小看那轮回盒了,世间竟然真的有如此多的宝物,佛图供奉在佛门,由佛门弟子世代看守,这轮回盒想必也是巫族的族长亲自保管的。

都是极为可靠之人,就算拿着一辈子这东西,恐怕也不会有打开看看,去那个时空悄悄的想法,如若不然,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此时乐九等人也过来了,敲门进来,眼神询问王紫这时怎么回事,王紫只说:“我们能回去了,这是巫族的族长。”

几人向那族长点头示意,又过了一会卫子楚和青璃才抬着莲生到来,在见到昏迷的莲生时,那族长皱了皱眉,眼神闪过思考,王紫看她的样子,有些担心的问:“他是不是不能通过时空漩涡?”

时空漩涡内消耗的灵力很大,现在莲生重伤,无法自保,若是经历这么一遭,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在。

“他伤的太重,你暂且将冰封,假死一段时间,过去之后再解开,只是恢复的时间恐怕要长一点了。”那族长说道。

“这个可以,回去之后我有更好的办法医治他。”王紫点头,转身蹲在莲生身边,却听她低声说道:“莲生,你相信我,回去后你会很快好起来。”

说这便手中涌出一股寒气,缓缓的将莲生冰封起来,随即将他放入赤灵,假死时候赤灵能够让他进去。

“夏寒,你这名字也是假的吧?”却听那族长忽然说道,见王紫点头,也不追问王紫的阵师的名字,只将那轮回盒放到王紫的手中,说道:“你打开轮回盒,上面会有时空的刻度,你将灵力输入,同时心中想着你要去的时空,包括具体的地点,那个时空所发生的事情的事情,轮回盒会自动将时间往后推移一段,然后位置定格,要谨慎。”

王紫打开那轮回盒,却见三面横条,像是一个三维的坐标,听到那族长话末时的吩咐,王紫确实谨慎了许多,心中想好了六界所在的时空,想好了来时六界发生的事情,才缓缓的将灵力输入。

半晌,却听那盒子内发出隐隐的机械声,还有如时针一般的滴答声,王紫收回灵力,看着轮回盒三面坐边上的光点飘忽的定位,忽然抬起头来看向巫族的族长问道:

“这世上有一种时空封印术,可有破解之法?”

那巫族族长和苗昌泽听了都是大惊,王紫说这世上有一种时空封印术,可他们二人却清楚,这是只有巫族才有的秘术!那族长看着王紫,眼中闪过很多思绪,似乎都是在猜测王紫为什么会这样说,忽然,却见轮回盒上一片光束射出,笼罩了王紫几人,在王紫消失之时听到那族长说:

“有缘人自能解!”

------题外话------

这几天北方的晚上凉快极了,再加上偶尔一点小雨,好惬意的~喜欢细雨天~~下雨的时候灵感唰唰唰唰唰唰~~~要是没有那咚次哒次咚咚哒好带感的雷声就更好了( ̄▽ ̄)不然吓得宝宝不敢开电脑了逗(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