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二章 莲生重伤,大战忽起!

王紫向四处看了看,四周的景象好像镜花水月一般,但是静止的时候却又好像真实存在一样,像这样的迷境她不是没见过,但是没见过布置的这么天衣无缝的,完全找不到衔接的痕迹。

王紫手中聚集着能量,朝着空中的一个点打过去,她打出能量不弱,却只在空中越来越远,直到慢慢消失,并没有造成该有的轰炸效果,只是悄声无息的消失了,就好像一掌打进水中,她的目标是水中月,然而只搅乱了一池水,用不了多长时间水面再次恢复了平静,而她想要的水中月仍然倒影在水中。

“这个迷境要找的人,不是这个迷境本身。”王紫说道,水中月本是假,天上月才是真,要想破这迷境必然要找布下迷境的人。

“我遇到很多,这个迷境很怪,应该不是一个人布下的,攻击个别的人起不到作用。”东乾说道。

“你是怎么被困进来的?”王紫忽然问道,这迷境出现的太奇怪了,东乾行事谨慎,这个她很放心,但是怎么会正好叫他碰上找麻烦的人,而且还不只一个?东乾在这里并无身份背景,如果是在肥羊的话,调上东乾也太不合理了。

“说到这个,我是跟着莲生进来的,之前找到莲生的踪迹,我跟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的,迷境的主人似乎是主动找上来的,不是我闯进来的。”

东乾说道,王紫听罢更加疑惑,也就是说,是别人主动找麻烦的!

“没有看到莲生吗?”王紫问道。

“还没有。”东乾道,看了看王紫,忽然皱了皱眉头,却听他继续说道:“其他人应该也收到了我的信号,只有王上你们进来了。”

王紫一听也明白了东乾的意思,暗中的人针对性似乎很强,他们在这里什么事情都还没做,是怎么招惹上麻烦的?就算之前她在苗戚部落的事情造成一定的轰动,但是东乾这里传出信号的时候她那边还没开始……

“就算不是一个人布下迷境,也有强弱之处,对手修为如何?”乐九这时问道。

“对方不像是人,应该没有用他本身的修为跟我过招,刚才一直是用别的道派法术,灵力很杂,或许、是邪修,如果他们露面,并不难对付,难的是他们一直在躲。”东乾说道,邪修的法术就是杂乱不堪,只要能快速提升修为的,不干是哪家的法术他们都会修行。

“那就保持联系分头行动,瓦解一定数量的人秘境就会出现破绽,九幽还是留在原地,若是不测,你来支援。”王紫想了想说道,又看了看苗戚部落的文佳和文佑,二人拱手表示会听王紫的安排,不会出错,王紫便不再说什么了。

“各自小心。”王紫说了一句便挑了一个方向离开,那迷境的范围很大,更像是一环套一环的,就像黏在一起的很多冒泡,她现在应该已经不在刚才所在的地方了。

沿着一条小巷子王紫一直往前走,旁边厚重的石墙像是真的一样,走着走着,却见王紫猛然转身,手握成爪一个猛探,身后刚刚出现的人被王紫抓着扔到了前面,却见那人也不简单,身形轻的不可思议。

在王紫那么大的力量之下,身体在空中诡异的回旋,在两侧的石墙上面轻点,最后壁虎一般趴在地上,身上披着宽大的斗篷,王紫只能看到那人惨白的下吧,连眼睛都没看到,那人都不用眼睛的吗?或者他修炼成了触觉系动物?

东乾说的没错,他身上的气息很飘忽,并不能分辨出他修炼的是哪种法术,却见那人似乎也在观察王紫,很快,那人的身形一弹,整个人朝着王紫扑来,手中的带着阴毒的灵力,速度极快的出招!

王紫格挡开那人的手臂,却见那人的的指甲直在两侧的石墙上留下深深的痕迹,像是被猛兽的爪子攻击过一眼,而且还有滋滋的腐蚀声,这像鬼修的法术,而他的身形又像是魔修。

王紫祭出冷锋,如此近距离的过招冷锋的优势很明显,半晌,那人似乎也知道不敌王紫,在挨了几刀之后趁机溜走了,巷子里又恢复了平静,唯有石墙上深深的凹痕证明着这里刚才发生过一场速战速决的打斗。

王紫沿着巷子一直往深处走,前后都是一样的路,手中的冷锋泛着寒光,如此一路上接连遇到几个身披斗篷的人,但是每个人都相当狡猾,王紫停住脚步,这些人的行为很奇怪,打一会儿就跑,难道一直藏着不出现吗?

直到再次有人出现的时候,王紫的攻势变得及其猛烈,手中的巫元力一震,那人想跑的时候却感觉退路被诡异的封死了,王紫的攻击紧随而上,直到将那人斩于冷锋之下,王紫正要上前查看那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可一面的石墙上忽然出现一个一人高的洞。

好像画面被撕开一样,但是只停留了一秒钟的时间,那洞口就在快速的缩小了,王紫也顾不得那个死透的人,闪身跳入了那洞口,刚刚站稳身形,就感觉一阵劲风逼来,王紫一拂手,飞来的东西砰的落在地上。

刚一会儿,又是一个身影飞了过来,伴随着一阵闷哼,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落在了她的脚下,王紫本是警惕的一看,却着实惊讶了一瞬,赶紧蹲下去查看。

“莲生你怎么样?”王紫将人扶起来,没错,这人就是莲生,只是现在气息很微弱,王紫将手搭在莲生的脉搏上,却发现莲生的轮海也几近虚无,再这么打下去,莲生的性命都不保!

莲生似乎想说话,因为虽然现在昏昏沉沉,但是也能感受到来人是他的亲亲主人,这声音也是王紫的声音,只是眼皮沉重到掀都掀不开,正想说话时张口却是突出了浓稠的鲜血。

“别说话了!”

王紫心中一惊,莲生的内伤几乎致命!心中有点着急,抓着莲生的手给他传输了一些灵力,又快速的喂他服下一些丹药,还想给他治伤的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杀气。

王紫猛的抬头看去,却见一人缓缓落在不远处,身上同样披着宽大的斗篷,惨白的双手交握,漫不经心的活动着手指,那人低着头,看不到脸面,但从他身上还未褪去的杀气来看,他就是刚才重伤莲生的人。

却见莲生忽然抓紧了王紫的手,艰难的从口中吐出三个字:“杀……了……他!”

“不要说话,安静调息,这里交给我。”

王紫轻轻掰着莲生的手指,让他松手,然后将连胜平放在地上,又看了看旁边,那里正躺着一只一尺长的毛笔,那是莲生的法器,王紫将那毛笔捡起来放在莲生身边,给他周围设下结界,才缓缓的站了起来。

“呵呵,真是体贴,可是本圣子很不愉快阿,如果你晚一点到,本圣子就可以处理掉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了。”

却听远处罩在斗篷中的人阴阳怪气的说道,声音里好像充斥着毒素,莫名的让人不喜,王紫却是眼神一凛,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一瞬间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她现在身在上古,却遇到了影族的圣子!

这声音,这气息,还有他自称‘本圣子’,一瞬间王紫以为现在是在六界,可是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脑海中快速的思考着,难道影族的圣子也回到了上古时期?难道是跟着她来的?或者影族的圣子在上古时期就一惊存在了,一直活到几十亿年后的六界!而且在那个时候还要为祸人间?

这是王紫来这里十天以来第一次见到跟几十亿年后的六界有关系的人,而且有着很大的关系,王紫一时有些怀疑,如果现在杀了他,几十亿年后的六界会怎样?会不会因此发生巨变?

王紫想了许多,但时间也只过了两秒不到而已,却见那人缓缓的抬头,全身上下仍然被斗篷遮的严严实实,但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并没有王紫以前每次见到的银色面具。

那是一张白的有些病态的脸,如果不是王紫心底对他的厌恶的话,那张脸确实很俊朗,如果能忽略那双有毒的紫色眼睛,确实有些病美人的感觉,一个如此狠毒的人,却拥有一张如此丰神俊朗的容貌。

只是那张血红的唇角一勾,紫色的眼睛一沉,整个人都变得阴森起来,那圣子眼中并没有以前见到王紫时的兴奋和挑衅,以往见到王紫时好像每次都在期待着一场大战,然后顺利的捕获王紫,只是从来没有如愿而已。

可现在那圣子眼中只有阴沉和探索,分明是不认识王紫的,王紫也明确,现在的他是历史中的他,并非跟着她一起从几十亿年后穿越而来的,只是,王紫忽然有种走哪都能遇上他的感觉,他的存在难道就是给她绊脚的吗?

“呵呵,本圣子还没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那圣子说道,缓缓的走近了几步,似乎在大量王紫,王紫不太明白他说的话,在这里她只是跟他第一次见面,他怎么会这么说?不过转念一想,这迷境就是为他们准备的,难道他还有别的意图?

“你似乎认识本圣子。”那圣子也不等王紫说话,又说道,这话很肯定,因为王紫的视线有审视,还有很深的敌视,哪种敌视并非因为一个莲生受重伤就积累到现在这样的,只能说他们之间还有别的交集,却见那圣子又笑了,这一次笑的很得意,半晌又道:

“看来在未来,本圣子与你的交集不少阿。”

王紫听了墨眸眯起,他竟然直到她的来历,他是在为他这样的人也能活到未来而高兴吗?却听王紫说道:“苗芷寒的蚀心蛊是你给的。”

王紫这话说的很肯定,蚀心蛊他不是没见过,曾经抓住的一个影族死士体内就有这玩意儿,当时她已经在蚀心蛊上吃了一次亏,这次怎么可能让它加害乐九?

她的血对蛊虫有着很致命的吸引力,所以比人做不到的事情她才能在短时间内趁人不注意引出乐九体内的蚀心蛊,而听到那圣子这么一句话,王紫也几乎肯定了,跟苗芷寒串通一气的人就是他。

“看来那个那个蠢大小姐那里进行的很不顺利,浪费了本圣子的栽培。”那圣子紫色的眼睛也暗了暗,不用问苗芷寒的下场也一定很惨,那圣子上下打量了王紫,却说:“看不出……你这女人还听聪明的,留着你以后跟本圣子做对,不如现在就杀了你,你说怎么样?”

“杀我的话,你说过很多次了,但是一次都没有成功。”

王紫转动冷锋,淡淡的说道,那平淡的语调却气到了那圣子,却见他手一挥,一道弯月形的能量猛的飞来,王紫挥手化解,而此时那圣子的身形也已经闪电般的逼近,身形悬空,猛烈的攻击一波一波的袭来,王紫稳稳的后退,一步步的化解。

那圣子越来越相信王紫就是未来的人,而且他们之间交手一定不是第一次了,因为她分明很熟悉他的攻击方式,应对的有条不紊,而且王紫的修为明明只是天神期五层,但是她的力量好像远远不只是这样,竟然让他感觉无从下手!

那圣子口中忽然念着口诀,不知不觉用巫术干扰王紫,可是那巫术刚刚成型,就被忽然化解了,而这化解的人,显然就是眼前的王紫!

“你竟然同时修习巫术和道术!”那圣子忽然抽身退出,惊讶的说道。

王紫却没有停,也没有接那圣子的话,飞身继续攻击,手中的冷锋翻飞,那圣子心中正在猜测王紫到底会是什么身份,而且对于这种未来的不确定性,眼前的王紫却直到的很清楚,那圣子脸色变的更加阴沉,这世上不该存在既定的轨迹,也不该有被上天眷顾的人!

“既然是未来之人,你就不该回来,既然回来了,就别想离开了!”

那圣子忽然狠狠的说道,攻击猛烈起来,杀气翻涌,变得认真了,力量忽然间扩大了几倍,股震的能量让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起来,王紫知道自己还跟那圣子之间有些距离,近身战根本压制不住他比她强出很多的力量。

手中的冷锋,梦到向前送去,那圣子一躲,可冷锋却在王紫手上忽然消失!而很快,王紫身形一旋,只一击之后猛的分开,擦净了冷锋上沾染的血迹,就算杀不了他,也要留点痕迹。

却见此时的那个圣子,本来惨白的脸上现在满是血迹,紫色的眼睛好像粹了剧毒,现在更是阴沉的几乎转变成了黑色,血红的唇色跟脸上的血迹混在一起,整个身体罩在黑色的斗篷中,现在看起来阴森而诡异,那几乎吃了王紫的眼神,显然被气的不轻。

他竟然受伤了!而且是被一个远不及自己的女人所伤,脸上那个深可露骨的刀痕,冷锋的锋利非同小可,只轻轻擦过就是深深的伤痕,从额头划过眉角一直从左脸延伸到下颚。

“女人,你好大的胆子!”

那圣子的牙关咬的咯吱咯吱响,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漫不经心,真正恨上了王紫,手中凝聚着可怕的能量,王紫收回了冷锋,祭出斩天剑,在那圣子的能量攻击过来的时候,挥剑相挡。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那圣子的能量忽然一个不稳,王紫的斩天剑一劈,顺势将给那圣子一击,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圣子身上。

“噗……”

那圣子口中吐出鲜血,前所未有的狼狈,先是被王紫的冷锋毁了容,然后被装死的莲生偷袭,再是被斩天剑所伤,斩天剑的伤很可怕,那黑暗的魔气在他体内疯狂的乱窜,好像要将他的五脏六腑蚕食一空一样!

那圣子拼着一口气猛的一挥手,一个巨大的攻击落在莲生身上,王紫离得远,根本来不及去救莲生,眼睁睁的看着莲生转破了一堵石墙之后再也没有动静,王紫心中一惊,飞速的闪身过去。

哪里还能顾得上那圣子,挥手清理了压在莲生身上的石块,不由分说的在莲生口中塞了几颗续命的丹药,莲生现在气息全无,王紫勒令自己冷静,却想不到现在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做了。

“青璃!你快救莲生!”

王紫唤出了青璃,自己赶紧离开让青璃上前查看,面露焦急之色,她现在很想把莲生揪起来打一顿,不是说让他不要动吗?谁准他私自偷袭那圣子的!

现在浑身是血,面色惨白,身体都几乎僵硬的人,是莲生吗?是那个一到了他面前就喋喋不休烦个不停的莲生吗?如果、如果莲生不死,她可以忍受他在她身边喋喋不休。

那圣子看着稳住身形,紫眸看着此刻焦急不已的王紫,又看了看地上半死不活的莲生,虽然不想就这么结束,但是再留下去他已经没有胜算了,况且王紫那斩天剑诡异的很,他现在都自身难保。

失策……他应该早点处理掉那个莲生的。

周围的景象缓缓的波动起来,好像水面被风吹动,而连带着水中的倒影也变得模糊起来,那圣子身形一闪,不甘的离开。

而在那圣子离开之后,隐藏在四处的人也相继消失,周围的景象也彻底破碎,现出了本来的面貌,此处是一处荒芜的街道,看起来因为某些原因废弃了很久的地方,王紫所在的地上是一个遍布苔藓的巷子。

很快九幽、乐九、东乾,还有文佳、文佑也找到了王紫,来不及问什么就发现了地上躺着的莲生,似乎受了很致命的伤。

“小紫放心,他的命保住了。”青璃动作很快的处理了莲生的内伤,现在正在着手处理他的外伤:“内府俱损,经脉尽断,灵力枯竭,很严重,我已经处理了他的创伤,但是要修补这些受损的地方还要等他的轮海恢复之后自行调养,他现在吸收的能力很弱,要用灵药辅佐,神识保护性的陷入了沉睡,只要身体好一点,他就会恢复意识,也就会醒来了。”

王紫听罢这才松了口气,却听身后的文佳上前说道:“这位公子伤的不轻,姑娘是否让他先在苗戚城内静养,若是再有人恶人来绕,首领一定会保证几位的安全的。”

王紫方才冷静,便听到文佳如此说,怪不得苗昌泽要派这两个人过来,修为不低,心思也缜密,这个时候献上好意,恰到好处,又让王紫没法拒绝,莲生这样确实应该静养一阵,他们也没落脚的地方,去客栈倒不如先去苗戚部落。

虽然影族那圣子一时半会儿自身都难保,但是不见得他不会狗急跳墙派别人来杀他们,还是早一点找到回六界的办法,在上古待的时间越久,变数越大。

现在先去苗戚部落落脚,同时想办法回去,照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最合适不过了。

“那我与朋友就叨扰了。”想清楚了,王紫看着那文佳说道。

“哪里,那姑娘的意思,什么时候动身?”那文佳说道。

“烦二位带路,即刻便会。”王紫说道。

“好,我看这公子也不易快速移动,否则伤上加伤,我去找人辆马车来,文佳先带几位回程,我随后慢慢回去,姑娘意下如何?”另外一个男子文佑说道。

“不必了,一同回去罢。”王紫说道。

“那好,姑娘稍等。”那文佑也不辩驳,依了王紫的话,飞身去了城内。

趁着等文佑的时间,九幽看向王紫,似乎在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紫摇了摇头,示意现在不能说,九幽也就作罢,正在众人等了一会儿的时候,几个人影从空中飞奔而来,正是分散在别的城池的卫子楚、简修文、南阙、北皇、西诀。

“王上。”北皇唤了一声,眼神一扫也知道这里刚发生了战斗,便又问道:“你们也遇到人袭击?”

“也?你们遇到什么人?”东乾抓住了北皇话中的重点,反问道。

“不清楚,很怪,我们先你这里的信号,本想赶过来却被困在了迷境当中,一直到刚才,那迷境自己消失,我们才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北皇说道,而其他人跟他是一样的状况。

“暂时不用管这件事情,等安顿下来再从长计议。”

王紫说道,看来那圣子准备的很齐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锁定了她和一起来的所有人,并且打算逐个击破,只是苗芷寒那里出了意外,让王紫他们用他没想到的速度赶了回来。

听王紫这么说几人也都不再说什么,只有他们心里都清楚这个从长计议、真的很沉重,现在虽然他们所有人都聚齐了,但是已经指望不上佛图了,他们也已经暂时回不去了。

那文佳挺直身体站着,眼观鼻鼻观心,似乎什么都没注意,但也似乎什么都留意了,可惜是王紫几人几乎什么都不在他面前说,想要什么线索还真是不容易。

直到等着文佑带着一辆很豪华的马车回来,把莲生小心翼翼的抬进去,其他人骑着自己的坐骑,这才打道回苗戚城,一个个风格迥异的美男子,还有一个人间绝色的女子护着一辆马车回城,让沿路看到的人都不禁好奇那马车里是什么人了。

莲生现在重伤不醒,要是放在平时,受到如此高规格的待遇不知道得瑟成什么样子,可现在的他只能气息孱弱的躺在马车当中。

回到苗戚部落的时候,今天广场上的混乱还没有完全平息,现在还处在全城动员的时候,疏散了外族的人,紧闭城门,就只剩下了苗戚部落的自己人,王紫一行也不好再出去添乱,在苗昌泽派人安顿好王紫一行之后,王紫便没有离开那座府第。

“小公主,你遇上了什么人?”

九幽问道,此时众人都在莲生的房间,莲生在里屋,又青璃寸步不离的观察着他的伤势,他们坐在外面,外面有侍奉的下人,但是房间周围都布下了结界,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今天也算过去了,现在已经是夜幕低垂了。

“影族的圣子。”

王紫说道,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毛笔,这毛笔与别的毛笔不同,足有一尺多长,有她手腕那么粗,这笔能写字,能做凌厉的法器,但前提是都要在莲生手中才可以,莲生就是趁着那圣子注意力在王紫身上的时候用这个毛笔偷袭的他。

“他?这个圣子、与我们见过的是同一人?”

东乾问道,但是基本已经肯定了,王紫的回答让几人皆是惊讶,既然王紫没有特别说明,那这个人就很有可能是他们认识的圣子了。

“嗯,他在上古就已经存在了,而且他从苗芷寒那里得到消息,已经知道我们是未来的人,虽然我最后伤了他,但是事情已经有些偏了,我们要尽快想办法回六界,不然我不敢肯定这些变化会不会在六界带来连锁反应。”

王紫简单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也说了他们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难题。

“确实,以影族圣子的个性,就算他不能动,也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况且他并不知道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方法回去,所以在一切都不确定之前,为求保险,他一定会尽快采取行动。”

东乾说道,分析起事情的时候那张脸总是文质彬彬的脸变得很严肃,而那双温顺的眼睛也变得很睿智,不愧是在魔界做了这么多年军师的人,对于事情的掌控能力很强。

“可现在只一个回去我们就想不到办法,跨越时空不等同于跨越界面,界面是平行的,时空是立体的,我们也不能立马就找到办法阿,还是先想想如果那个圣子又来,我们怎么对付吧。”卫子楚说道,谁都想立马回去,但是显然这不是想想就能够做到的。

众人沉默,王紫却是看了看卫子楚,心中不知怎么回荡着那句‘界面是平行的,时空是立体的’……

“我想,我还是要想办法见见巫族的族长,既然能做到将活生生的人封印在历史的某个阶段之内,对时空的了解,他们也许知道的更多。”

半晌,王紫说道,虽然之前一度打消了见巫族组长的事情,但是现在却不得不再考虑了。

“也好,但是巫族的族长毕竟修为高深,而且巫族与别的种族不同,如果他们想探索一件事情,定然比别的种族轻松,所以王上还需谨慎,莫要在他面前透露过多几十亿年后的事情,巫族的存亡如何还需沿着历史的轨迹走。”

东乾点头,随即说道。

“嗯,明日我先见过苗昌泽,再想他打探巫族的族长在什么地方吧。”王紫点头,就此决定。

众人商量妥接下来的安排之后就已经是深夜了,苗戚部落内部的事情应该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现在修为也都无所限制了,又是在这距离他们的家几十亿年后的过去,夜晚已经无人再有心情去睡觉了,打坐的打坐,冥想的冥想。

王紫坐在莲生房间外的回廊上,双脚悬空,抬头看着漆黑的天,忽然想到这夜色,月黑风高阿……

“小公主,这么好的月色,这么清凉的晚上,这么浪漫的氛围,还有我陪着你,你竟然放着我这个大帅哥不想,在想别的事情,真是伤心阿。”

九幽伸手一揽,把王紫抱进怀里,玩笑的语气说道。

“那里有月亮?”王紫也不动,顺势窝进了九幽怀里,看着黑漆漆的天,明明是月黑风高。

“小公主,不要看表面,在我心里,天如圆盘,月如明珠,星似明眸,清风如缎,正是月明星稀好时候,夜色醉人胜似酒,你瞧,这么美的夜色,你不该陪我一起赏吗?”九幽笑着说道。

王紫抬头看天,没有说话,虽然眼里还是黑漆漆的天,但是被九幽一说好像也看到了那番美景,也感受到了别样的气氛,只是九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诗意了?

“因为在我身边的是你。”九幽吻了吻王紫的发顶,笑着说道,不能指望呆呆的王紫能理解他的意思,得他亲口说出来,如果不是因为王紫,天是什么天,月是什么月,他看都不会看一眼。

“唔……”王紫一愣,是因为她?因为有她在所以什么都是美的?王紫忽然有些涩然,她是不是太迟钝了,伸出双手环抱着九幽,忽然说道:“在我心里也是这样的,我们赏月吧!”

“呵呵……”九幽忍不住笑出声,虽然王紫这事后的补充很假,但是他也很满意。

身后的门忽然打开了,青璃转身关上门,看到抱在一起的王紫和九幽,步伐没停的走了过来,就在王紫旁边坐下。

“他的伤稳定了,只能等他自己恢复了。”青璃先开口说道,眼神思索的看着王紫。

“嗯,那就好,你怎么样?”王紫点头,本想起来,但想了想也没什么,便又问道。

“我?我很好阿,医治莲生我消耗的能量很少。”青璃愣了愣,然后很轻松的说道,接下来也没什么说的,几人便一起坐在回廊上消磨时间,本来‘赏月’二人组也变成了三人。

只是这样的安静的氛围并咩有持续多长时间,王紫本来闭着眼睛靠着九幽,却忽然睁开了眼睛,九幽和青璃也发现了异常,三人相识一眼,确定不是自己听错。

“出事了。”王紫说道,那么沉重的声音,出事了,而且出的不是小事。

其他人也从各个房间走了出来,很快聚集在王紫身边,看来都察觉到了异样。

“青璃,子楚你们二人去看着莲生,不要轻易离开。”王紫马上说道。

“好,有任何事情立刻通知我们。”卫子楚说道,这个时候也不是争辩上不上战场的事后,沉声说完便进了房间。

“来的人不少,这是倾巢出动吗?”简修文侧耳听着动静,这座苗戚城已经被包围了,人数无法估计,而且来人速度极快,声音越来越清晰,这就是修士和普通士兵的区别。

“看来我们只是低估了影族的圣子,来人十有*是冲着我们来的,可是只为了杀我们,他们会出动如此多的人吗?”

东乾说道,眉头皱起,就算他们暂时躲到了苗戚部落,影族也不甘示弱吗?宁愿跟巫族大动干戈也要找出他们吗?而就在这个时候,苗戚部落也从夜色中醒了过来,到处亮起灯火,战报传到了所有人的二中,人声沸腾,紧急布局。

白天的事情刚刚落幕,夜幕下部落的人刚刚得以轻松就再一次拉响了警报,敌人来的毫无预警,也没有事先布局的消息,竟然趁着夜色这么快就逼到了城外!

“修文,你去看看来人是不是影族。”王紫忽然说道,如果是影族,就不好办了……

“好。”简修文没有一丝犹豫,声音刚落人就消失了。

如果是影族,就跟他们脱不了干系,今天这一仗在所难免,可是已经杀了一个苗芷寒,已经跟影族的圣子碰面并且大打出手,这些已经发生了,不能改变,但是还要跟影族一战吗?这么大的变故,真的不会给原有的历史轨迹增加什么不可预知的变化吗?

王紫心中想着,只等着简修文回来,其他人也心照不宣的等消息,然而在简修文没有回来之前,战斗已经开始了,他们听到了来自四处城门的打杀之声,一个个法术带出的能量划破夜空,宣告了战斗正式开始!

从王紫他们听到都动静到现在战斗开始,短短不过一刻钟而已!

不久,简修文飞身回来,带来了准确的消息:“对方的确是影族的人,我在四处城墙查看过,并没有看到影族的圣子,是另外一个人带兵前来,苗戚部落的所有人都投入了战斗,影族的人目测是苗戚部落的三倍!”

王紫坐不住了,起身往外走,这对于苗戚部落来说是灭顶之灾,她承认她有意借苗戚部落做掩护,也只是想让影族的圣子掂量掂量动手的后果,可是没想到影族能够这么猖狂,直接带着这么多人连夜奔袭而来,她虽有自己的打算,但也不会将危险推给别人,让苗戚部落来承担这个天降之灾!

王紫心中怒火燃烧,影族为何残忍到如此地步?莫非要屠城不可?

“王上,若是动手我们可能……”

真的就会不去了!东乾说道,他知道王紫因何而怒,但是他也不得不说这样做的后果,不是要阻止王紫,只是想让她三思而后行,他不怕,他相信其他人也不会怕,只是他们怕王紫事后无法面对,毕竟他们追随的是王紫,而王紫牵挂的还有很多人。

“我知道,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王紫说道,让她看着苗戚部落十几万人因此丧生,她还做不到。

“先想办法击退影族,让苗昌泽调援兵来此,尽量不要杀人。”乐九快速的说道,知道这件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但是能把影响降低到最小也是好的。

“乐九说的有道理的,巫族与影族的矛盾想来有之,苗昌泽又身为苗戚部落的首领,定然有备用的方案,把重点放在苗戚部落,胜负的关键只是要他们决定,我们只想办法延缓影族的攻势!”

东乾眼睛一亮,很快说道,几人疾行而出,首领府邸的人已经很少,有几个也顾不上王紫他们了,匆匆前去城门处。

“分头行动,每个城门两人,王上就跟九幽一处,随时联系。”王紫同意了乐九何东乾的注意,出了苗昌泽的府邸,东乾又道,几人脚步未停,自觉分组,走了几步便直接飞身前去。

王紫和九幽到了城门处,影族的攻击很猛,似乎想速战速决,整个苗戚部落已经启用了闲时布下的巨大阵法,影族暂时还攻破不了,但是相信已经有人去破阵了,一旦阵法打开他们的攻势会更加势不可挡!

“阵法!”王紫忽然脱口而出,此刻站在城门上看到护城大阵的时候才想到可以用阵法!

------题外话------

今天要早早睡了,晚安妞儿们,我会梦到你们哒,梦到我坐拥三千佳丽哇咔咔(^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