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 遗落上古,处死渣女

王紫惊讶的向东面的天空看去,却见那抹蓝色的烟雾迟迟不散,别人注意到王紫的视线,也看了过去,虽然并不理解那蓝烟代表着什么,但是看王紫脸色的变化,一定跟她有关系!

“你们还有什么同伙?今天到这里来有什么歹毒的目的?来人啊,给我把这几个人抓起来!”这时那苗芷寒抢着说道,眼神从那浓烟处收了回来,已经全然没有了之前大婚时的喜气,现在她最想做的事情恐怕就是把王紫大卸八块了。

顿时巫族的护卫将王紫三人为了个水泄不通,召唤出巫灵,一人却急急的问:“大小姐,九琴公子怎么处置?”

“处置什么处置!让你抓那闹事的一男一女,长着耳朵听不见吗?”苗芷寒一怒,冲着问话的人喊道,那人连连应是。

王紫却好像没有看到周围围上来的人,也没管那些人施法,一并被乐九挡去了,虽然乐九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苗芷寒的脸上除了杀气还多了些着急,甚至也有失望,可无论如何,乐九紧紧牵着王紫的手,不曾移动一步。

却见王紫忽然伸出手,掌心一副若隐若现的画卷,在王紫手中忽闪了半晌,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王紫握了握手,真的不见了。

“这是佛图的影子,能够报告施主的位置,在施主完成任务之后会自动将诸位传送回来,如果这影子消失了,就代表着……诸位与乐九施主一样,遗落上古。”

王紫的脑海中回想起出发之前慈真大师对他说的话,然而现在,她和佛图也断开了联系,也就是说,她们现在跟几十亿年后的六界,彻底脱轨了!

乐九低头看了看,几乎很快就明白了王紫呆住的原因,紧了紧握着王紫的手,他什么都说不出,也不会有自责后悔的想法,因为他更倾向于解决事情,而不是畏惧于眼前的形势,即便真的留在这里,有她在亦无憾。

周围的护卫召唤出巫灵,口中吟诵着咒语,只是在咒语刚刚形成,那捆缚的力量就要逼近王紫三人的时候,众人的巫元力忽然凭空散去了!众人一惊,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刚才一瞬间巫元力好像不受他们控制了?

“还不快点给我继续!”

苗芷寒大喊,也注意到了众人的反常,那三个人搞了什么鬼?心中一急,亲自施法,近身战的巫很少,而巫的法术一般都很刁钻,若是换了别人肯定要被打歌措手不及,然而王紫不是别人,是精通巫的三项能力,又是罕见的战巫!

众人不敢不听话,也赶紧继续,只是这一次,一向与他们心灵相同的巫灵却好像磕了药一样打死都不配合,让他们的巫元力聚而又散,正当众人奇怪的时候,却听一声还稍显稚嫩的兽吼。

“嗷……”

众人震惊的看去,却见王紫的肩膀上站着一只通体漆黑的小兽,长长的尾巴在身后王者一般悠闲的甩着,那双圆圆的眼睛中流转着七种颜色,美丽却神秘,竟然是七色天心!

巫灵之间没有等级压制,可七色天心不同,七色天心对其它种类的巫灵有压制,而且不是登记压制,是血脉压制!七色天心的血脉绝对是巫灵当中最尊贵的,没有之一!

“七色天心!”

“她怎么会有七色天心!”

众人惊讶的看着王紫,尤其是巫族的人,他们比别人更清楚七色天心在巫族的异议,七色天心择主、定然是最优秀的巫!一众巫灵也呜呜的在众人肩膀上乱动,似乎有些不安。

众人看向首领,王紫也是巫,她的巫灵还是七色天心,这还能动手吗?他们可别触怒了图腾。

“你到底是什么人?既然也是巫,为何来捣乱我女儿的大婚?”苗昌泽上前一步沉声问道,似乎也因为七色天心的出现而谨慎了很多,拦住了激动着还想动手的苗芷寒,眼睛紧紧的盯着王紫。

“大婚?你也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巫族有一众很歹毒的蛊,叫做蚀心蛊,若将此蛊投入人的身体中,此人一切听从投蛊人便罢,若是有一点反抗,蛊虫会蚕食他的心阙,直到成为一个人蛊,任人摆布,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王紫墨眸一沉,摸了摸天心,已经从刚才佛图的异变中回过神来,既然已经回不去了,她又怎会轻饶对乐九下蛊的人。

“知道又如何?此乃巫族的禁蛊,任何人不得使用,你此番提起有何用意?”苗昌泽皱眉问道,语气变的不好,巫族不会用这么歹毒的蛊,这是祖训,可是听王紫的意思,为何锋芒所指的人却是他?

“你们也知道是吧?”王紫的眼神在周围扫了一圈,问那些还在等着抓他的巫。

“当然知道,祖训不敢忘记!”那些人面面相觑,最终还是说道,连族长都回答了他们也没必要避而不谈。

“父亲为什么要听这个女人废话!也许她只是从哪里偷来的七色天心,快点抓住她!”苗芷寒忽然说道,似乎有些急切,说这就要动手,但刚刚举起手就被苗昌泽按下,苗昌泽眼含厉色看着她这个女儿,心中有些不快。

“你才是偷来的!你们全家都是偷来的!我堂堂七色天心谁能偷到?你给我头一个看看!”

苗芷寒说这话天心可不干了,张口就骂,哼哼这个女人真是不知好歹,竟然敢的最他的甜心,以前对别人他不能随随便便就动手,可现在面对一群巫可不需要他顾虑,说着眼中的气色一变,忽然只剩下满目的红色,瞪着眼睛看向站在苗芷寒肩膀上的巫灵。

却见那巫灵本来好好的,被天心一看,忽然张口就咬在了苗芷寒脸上,而且是结结实实的咬了下去!苗芷寒一声喊叫,挥手狠狠的将那巫灵扔了出去,直砸在那面图腾墙上,而苗芷寒脸上鲜血淋漓,两排深深的齿印留在了上面。

那巫灵呜呜的想要靠近苗芷寒,苗芷寒却又一次把她踢走,本来就正在气头上,那巫灵又让她当中丢了这么大的人,心中当然怒火旺盛。

“姑娘,既然是自己人,有什么事情我们私下说如何?”

苗昌泽忽然说道,只看了一眼自己被咬伤的女儿,那点小伤不足挂齿,更何况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七色天心成长过程极其缓慢,但是每一个阶段的成长都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只七色天心已经开口说话,说明他已经成长到了一定阶段,而眼前的女子定然更不简单。

三个人,面对这么大的阵势却面不改色,毫不畏惧,那个一直没有开口也没有动手的男子,站在那里几乎让他忽略,可若是仔细看的话,他的气息才是可怕的。

“不要说这样的话,我们是两码事,在她给……九琴下蚀心蛊的时候,就该想到要付出什么代价。”

王紫冷声说道,眼神看向苗芷寒,想到乐九在这里用的名字是九琴,也就改了口,看到苗芷寒的面色变的惊恐,王紫心想这才刚刚开始。

“什么?大小姐给那位公子下蚀心蛊?”

“怎么可能?大小姐用了禁蛊?”

“那位公子难道不愿意跟大小姐成亲,所以大小姐才会这样做吗?”

周围顿时炸开了锅,七七八八的议论开来,要知道前来这里参加婚宴的宾客可有十几万,如此大的丑闻,顿时吊足了众人的兴趣,没想到今天看似很喜庆的事情背后竟然如此龌龊!

“呈孜,大婚取消,送宾客立成!”

苗昌泽沉声说道,似乎已经在压抑自己的怒气,他猜到事情不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才提议私下解决,可是王紫就这么直接说了出来,使用禁蛊是巫族极大的耻辱,要知道禁锢对于巫来说,跟丧尽天良的影族几乎是划上等号的!

苗昌泽没有看身后的女儿,虽然这是他寄予厚望的女儿,但是今天部落里所有的长老都在这里,要是她真的用了蚀心蛊,他也不能袒护她。

苗昌泽看向乐九,他的脸色确实很差,蚀心蛊的隐藏性很强,一旦进入人的体内,会有意识的潜伏,不让外界发现,这么多天他竟然一点异状也没看出来,可王紫只来了一会儿就说出了原由。

莫非是方才他体内的蛊有所动作所以正好被王紫察觉到?即便如此王紫的能力也已经是可怕,如果换作别人,就算知道乐九体内有蛊,恐怕也不敢往蚀心蛊的方向想。

“是!”

身后的一个老者说道,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匆匆下来,招呼了所有早已布置好的护卫疏散人群,可是十几万人都离开哪里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况且这些人多数还想看看热闹,有几个肯乖乖配合的?

苗芷寒低着头悄悄的往后退,在刚刚钻入人群的时候,前面却传来苗昌泽寒铁一般的重重的的声音:“芷寒!”

那声音直钉在她的心里,连同她的脚步一并钉在原地,苗芷寒捏拳,因为苗昌泽一个声音,让刚才还在震惊中的众人都将视线集中在了她的身上,现在她想走都不能走了。

“老爷……”苗芷寒的母亲似乎有话想说,却被苗昌泽一个严厉的眼神给制止住了,那女子揪了揪手绢,担忧的看向苗芷寒。

“来人啊,把大小姐抓起来!”却听苗昌泽又说道,那有些松弛的脸上几乎被冰冻了起来,也许作出这样的决定,身为一个首领亦身为一个父亲,不艰难是不可能的吧。

“父亲,你给我走开!我是大小姐你们谁敢碰我!父亲!您真的相信这个女人一面之词吗?女儿从小听您和众位长老的教诲长大,女儿是什么样的人您和长老们不清楚吗?为了外人的一句干扰试听的话,您就要对您的亲生女儿这样吗?”

苗芷寒有些激动的挥开听令上前的护卫,不敢相信她的父亲真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她这,苗昌泽僵着脸,蚀心蛊的事情不能马虎,就算现在还不明情况都不能草率,否则这件事情传到族长那里,整个苗戚部落都有面临灾难。

似乎是苗芷寒这一张亲情牌出对了,几个长老也面露不忍之色,有人甚至也劝苗昌泽先查清事情真相再说吧。

王紫三人眼睁睁的看着面前上演的精彩戏码,似乎没什么需要他们出场的镜头,只是对于苗昌泽几乎大义灭亲的举动,王紫是没有想到的,她以为不管对错他的矛头最终都会对准她。

而且苗昌泽似乎事先并不知道乐九被下了蚀心蛊的事情,也就是一直以来都是苗芷寒策划的……

直到听到这里,王紫却开始佩服苗芷寒了,到这个时候还能淡定的说谎。

“我身上确实有她下的蚀心蛊,是苗芷寒用我的性命威胁我跟她成亲,一直等到现在是因为我在等我的妻子。”乐九忽然说道,一如往常平静的面色,如音符一样醉人的语调,没有怒色,若是换别人恐怕早就义愤填膺了吧。

众人似乎也因为那声音愣了片刻,似乎第一次见到这样只听声音就让他们失神的人吧?然而神思回来才意识到乐九说了什么,身为当事人的他已经亲口说了,就是苗芷寒下的蛊。

“拿下!”

苗昌泽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气,一刷手,袖口中猛的甩出一阵罡风,将毫无防备的苗芷寒大的倒翻了过去,如果不是身后有围着的护卫,她得从那高高的台阶上滚下去。

苗昌泽没有回头,但是心中满是失望,仔细回想,刚才沉浸在女儿婚礼被人捣乱的气愤当中,但也曾听到过女儿曾经对乐九说“只有我才能救你”这样的话,这么隐晦的话,现在听起来却那么明显。

“父亲你真的要这样对我!我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女儿只是想要一个真心喜欢的人,这也有错吗?错在我不该用蚀心蛊,女儿知错了,求您网开一面,女儿一定会改过自新的!”

苗芷寒被人抓着,见苗昌泽已经完全相信了他们的话,她继续说谎下场会更惨,这一点她还是很了解苗昌泽的,只是听了这一番话,苗昌泽非但没有对她有疑似宽恕,反而面上多了几分沉痛。

难道还要他现在告诉她蚀心蛊的蛊虫早已被巫族清楚干净,就连喂养蚀心蛊的办法也被清理的一丝不剩,而她的蚀心蛊是从哪里得来的?又是如何学会的?她养着这么歹毒的蛊虫,除了对付乐九、还会对付谁?

而苗芷寒这么一番喊话也算是承认了对乐九下蚀心蛊就是她做的了,众人顿时都厌恶的看向苗芷寒,这就是他们平时尊重的大小姐吗,蚀心蛊是歹毒的蛊虫,是所有巫所不齿的。

饲养蚀心蛊只会玷污图腾,而在所有巫心中,图腾永远都摆在第一位,其次才是部族的首领,再其次是德高望重的长老,大小姐排的位置已经很远,远到对她犯下的错,根本不足以用以往的尊敬所抵消。

“姑娘,我并不知道女儿会犯下如此大错,蚀心蛊是巫族的禁蛊,请姑娘和九琴公子相信我们,一定会给二位一个满意的交代,姑娘不必担心我会袒护女儿,她将会交由部落内的执法堂处置,我并不会参与。”

那苗昌泽拱了拱手说道,这已经是极其礼遇的行为了,也是在表达他的歉意,虽然现在的他心中百味陈杂,但是受害人是乐九,王紫和九幽制造混乱是为救乐九,而且也并没有人伤亡,就更没有理由咬着三人不放了。

“老爷,你真的要吧寒儿送到执法堂吗?”

苗芷寒的母亲已经眼中含泪,紧张的问道,手扶着苗昌泽的胳膊,希望他改变主意,虽然她也清楚苗芷寒这次犯下的错非同小可,但是一旦进了执法堂,苗芷寒这辈子就毁了!像她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废除心阙,再也不能走修炼之路!

“来人啊,把夫人也带下去。”苗昌泽很快说道,这件事没有改变的余地,就算他想改,长老会也不会同意,主动送去苗芷寒就算会遇到重罚,也会留一条性命,若是袒护,她的性命都难保!

“老爷!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放了她吧!让我去,让我去执法堂,我去!”那夫人哭着喊道,不愿离去,她的挣扎也让她身边的护卫进退两难。

“母亲!父亲你好狠的心啊!”苗芷寒看向她母亲,尽管苗昌泽平时再宠她,到这个时候都不愿网开一面,苗芷寒聚集着怒气,变得有些疯狂。

“哈哈哈哈……”

却听苗芷寒忽然有些疯狂的笑了一起来,忽然抓起自己的巫灵,那巫灵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再她手中疯狂的挣扎着,然而无济于事,苗芷寒划破了巫灵的脖子,鲜血哗啦啦的流着,那巫灵嗷嗷的惨叫。

可在苗芷寒快速的在它体内打进几个咒语之后,那巫灵忽然停止了挣扎,眼睛变得通红,全身的毛忽然炸了起来,一声诡异的叫喊,现实被狠狠踩了猫尾巴时的样子,它的气息忽然变得阴森。

而与此同时,苗芷寒的身体也在快速的发生着变化,身上的气息变的跟她的巫灵一样阴森,周身忽然爆发出极大的能量,掀翻了看守她的众人,忽然而起的狂风吹散了她精心盘好的新娘头发,配合着她阴森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厉鬼一样。

众人都是一惊!苗昌泽更是沉痛的看着苗芷寒,那夫人干脆晕倒了,现在的苗芷寒,已经完全没救了,护卫赶紧把那夫人抬了下去,所有人的兵器顿时转向了苗芷寒。

“你、你什么时候与影族有了来往?那蚀心蛊是不是从影族手里讨来的?是什么人给你指了邪路,竟然让你堕落到如此地步,你可知道,你是在自寻死路!”

一个长老愤怒而悲痛的说道,平时她很爱护苗芷寒,亲眼看着苗芷寒走上了不归路,他心中怎么都好受不了。

而王紫却是有些惊讶,她并不知道巫也能堕落成影族那样,看来影族跟巫的关系真的很复杂,这些在苍老给她的书库中并没有记载,但她是接触过影族的,所以对影族的能量很熟悉,现在苗芷寒正是走向了极端化的影族。

“邪路?什么才叫邪路?都是修炼,修道能成仙,能佛能成佛,修巫能窥天,我修习影族的法术又能怎样?一样的追求强者,一样的寻求长生,你们这些迂腐的老头,凭什么说我走的是邪路?影族既能窥天,又能战斗,又能长生,更能让我随心所欲!不管是谁给我指路,我为什么要拒绝?”

那苗芷寒身上宽大的喜袍四处飞舞,声音不屑的说道,她减半上的巫灵也配合的低吼,现在的她,好像已经再也没有顾虑了。

“苗芷寒!你忘了你的身份了吗?影族取捷径修炼邪门歪道之术,你现在没什么感觉,以后你会生不如死!况且影族为修炼无所不用其极,有违天道,定然不为天道所容,迟早会被灭绝,你若现在放下屠刀,还有一线生机!”

那长老气的面色通红,恨恨的说道,一个天赋奇才的小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走到了现在的地步,而且满口歪理邪说,简直不可理喻!

“放下屠刀?一线生机?哈哈哈哈……”苗芷寒忽然又大笑起来,声音中满是不耻,却听她接着说道:“这话你们怎么不早点说?我犯了什么大罪,杀人了?只要除了那蚀心蛊什么事都没有了,你们却好像已经认定我十恶不赦一样,还要把我送进执法堂?而下命令的人还是我的亲生父亲?那个时候你们怎么不说给我留一线生机!”

苗芷寒的情绪忽然变得很激动,声嘶力竭的喊,赤红着眼睛讨伐似的看向一众长老、护卫,还有她的父亲,他们眼中满是戒备,满是敌意,还有厌恶,哪里还有对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的尊敬?

却见苗芷寒手握成爪,出手如闪电,猛的抓向一旁的人,那老虎钳一样的五指残忍的收紧,被抓住的护卫连自救的时间都没有就脖子一歪死掉了,苗芷寒的指甲深深的嵌入了那护卫的脖子里,一甩手把那护卫扔下了高台,手中沾满了鲜血,放在了她的巫灵嘴边,却见那巫灵兴奋的伸出舌头去舔。

苗芷寒的表情很疯狂,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她绝对不会回头!

“苗芷寒!”苗昌泽也怒吼,可只换来苗芷寒一个不屑的眼神,仔细的看着苗昌泽愤怒的面色,苗芷寒心中竟然有些变态的报复感。

“我不就是想要一个我喜欢的男人吗?怎么了?这就是丧尽天良十恶不赦了吗?哼……”苗芷寒眼神忽然充满了恨意,看着乐九和王紫,身上的杀气和阴森之七也忽然重了很多,要不是因为这个忽然出现的女人,一切也不会变成这样,苗芷寒的眼神一狠,忽然手中掐诀,口中也阴沉的说道:

“你不是想要永远跟她在一起吗?哼,我偏不让你如愿,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苗芷寒手中的法印快速的变换着,很快,苗芷寒变态的笑着,似乎在等待乐九彻底跟她放下蚀心蛊同归于尽,可在她笑了半晌之后,却惊讶的看向了乐九,刚才的法印又掐了一遍,可还是没有动静!

“怎么回事?为什么你没有死!”苗芷寒惊讶的说道,她明明让蚀心蛊自曝了,可是为什么乐九没有一起死掉?

“你是说这个吗?”

却在这时,王紫说道,那声音明明低沉而平静,可听在苗芷寒二中就是充满了嘲讽,好像在嘲讽她的无能,而现在王紫的手中,正躺着一只已经僵硬的蛊虫,苗芷寒恨恨的咬牙,她是什么时候取出蛊虫的?她哪来的能力取出那蛊虫?

“你必须死,你必须死!”

苗芷寒激动的说道,身形一闪攻向了王紫,然而眼前红影闪过,迎上来的是乐九,两人顿时在空中过起了招,那苗芷寒好像完全不是乐九的对手,没有用几招就有了败绩。

而且别看乐九面上平静如初,动作却没有一丝犹豫,苗芷寒接连别结结实实的打了几掌,气息已经有些不稳,眼睛看着那张让她着迷的脸,还记得初见时乐九抱着一架长琴四处寻找什么,是她给他指的路。

那时他不说话,她就使劲儿逗他说话,他的脸上从来没有过平静意外的表情,可是在王紫出现的时候,那张脸上分明有惊喜!

她动用了禁术,自己也是受了重伤才查到了他的来历,一个来自另外一个时代的人,或许通俗一点该说成、他来自未来!因为这个时空没有他的丝毫痕迹,她隐隐看到时光快速流转后,走在另一个时空的乐九。

他在找佛门,她就不远万里的带他去找,他要取菩提树的心血,他就帮他取到,他要离开,她怎么能让他离开?别说蚀心蛊,只要能留下他,她真的做了天理难容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她没想过杀他,只要他乖乖的留下,乖乖的爱她,那么他照样可以健康幸福的过一辈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宁愿死都不停她的话?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的反抗她?

他可以不爱她,但他也不能爱别人?不能!

“噗……”

苗芷寒口中又一次喷出鲜血,身体从高空中落下,砸在了那面图腾墙上,她的巫灵也惨叫一声被甩出了老远,却见乐九手握着身上的喜袍轻轻一扯,却见那喜袍化成了无数碎片,飘落在风中,而乐九此刻身穿那件白衣,那片静谧的蓝色海潮仍然匍匐在他的衣衫下摆

喜袍之下暗藏自己的衣衫,可见乐九根本就没打算批着这件肮脏的喜袍。

乐九居高临下的看着苗芷寒,那样子,乐九看起来像是高高在上纤尘不染的仙,而苗芷寒却是人人唾弃卑贱到尘土里的恶人,苗芷寒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这样的距离让她厌恶,她不要这样!

乐九手中隐隐形成一团透明的能量,苗芷寒不敢置信的看着,乐九身上一点杀气都没有,可是他真的要杀她吗?他怎么可以无情到这个程度?她哪里比那个女人差了,她掏心挖肺的对他,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吗?现在还要杀她?

“是我帮你找到了菩提树!是我帮你处理了那么多麻烦?我全心全意的喜欢你有什么错?你到底有没有心?难道你真的要杀我吗?!”

苗芷寒捂着胸口,再一次尝试失败后跌做在了地上,质问一般的说道,这一次乐九看向她了,只是并不像她所想的回心转意,那眼神好像一根冰锥,狠狠的刺进了她的心里,疼、寒,在乐九心里,恐怕更希望没有出现过苗芷寒。

而很快,乐九手中的能量毫不犹豫的仍向了苗芷寒,苗芷寒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死神的接近,剧痛袭来,好像一瞬间丧失了意识,苗芷寒趴在地上划出了十几米,堪堪停在高台边缘,一路上留下一条鲜红的血迹。

苗芷寒趴在原地没有动,乐九手中却再一次出现了透明的能量,修长的身形缓缓的走近苗芷寒,因为她还没死。

王紫看着,并没有阻止,她来不及去考虑苗芷寒在历史上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是重是轻,他们现在已经是暂时回不去了,而这个苗芷寒,她不相信仅凭一个苗芷寒就能让六界的轨迹改变。

乐九从来都不是一个讲情面的人,他要做的事情,再多人反对都会做,他要杀的人,再难都会杀,那是一种很平静的认识,他不会记仇,因为那空灵的心思里不适合留下这么沉重的痕迹,有仇他只会当场就报。

“这位公子住手!”一个长老飞身落在苗芷寒面前,挡住了乐九继续向前的脚步,却听那长老很快又道:“苗芷寒已经半死不活,公子也该息怒了吧!她修习了邪术,是我巫族的家事,人留着我们还要审问,还请公子住手罢!”

乐九看着那长老没有说话,他并没有怒哪里来的息怒?却见乐九缓缓散去了手中的能量,那长老松了一口气,本以为乐九听进去了,却见乐九手中忽然出现一架长琴,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还没让他反应过来乐九这是做什么,却见乐九轻轻拨动琴弦。

一阵凌厉的乐声从那长琴之上传出,几乎化作了实质,那无数带着能量的音符尽数落在苗芷寒身上,本来已经半死不活的苗芷寒口中喷出鲜血,经脉尽断,心阙尽毁,身体从百米高的高台掉了下去!

“你!”

那长老指着乐九,却只说出一个字之后再也说不出别的话,他已经前来阻止了,可乐九还是把人杀了!而且这么厉害的音攻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那长老瞪着眼睛看着被乐九收起来的长琴,如果、如果他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十大神器中的伏羲琴!

“我只知道她该杀,就算她留下,你们认为她会交代什么吗?”乐九淡淡的说道,他要杀之人,从不假手于人。

“但你……”那长老本想说‘但你也无权处置苗芷寒’,可是只苗芷寒给乐九下蚀心蛊这一条,乐九就有理由这么做。

“罢了!去收拾干净,清理了这里,对图腾的不敬,再挑吉日赔罪。”苗昌泽忽然说道,刚才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松开紧紧握着的拳头,声音强撑着胃炎,眉目间却好像忽然苍老了许多。

“是,首领。”

几个护卫长同时应道,广场上乱糟糟的,这么半天人才走了一半,见不久前还身穿嫁衣满脸喜气的苗芷寒现在已经惨死图腾之下,众人都是啧啧的感慨,知人不知面不知心,谁曾想以前众星捧月一般的苗芷寒会走到这个地步,影族、那是巫族碰不得禁忌。

“苗芷寒已经死去,九琴公子与她的仇怨也可以一笔勾销了吧,今日我已无再多精力招待三位,三位就请现在城内住下,改日请三位过府小叙,如何?”

苗昌泽对王紫三人说道,全称苗芷寒的名字,她已经不能是他苗昌泽的女儿了,虽然疲惫但是态度还算客气,能公私分明到如此程度,王紫不由得心中暗赞一声,她并没想到这件事情能够如此轻松的落幕,本以为又是一场互不相让的大战呢。

“也好,但是我的朋友有事,我现在必须先来苗戚城,不日便会返回。”

王紫拱手说道,她的朋友有事是真的,东乾那儿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可不日返回却不一定,如果她先找到了回去的办法,如果她觉得并没有必要再接触巫族,不返回来也是她的自由。

“既然如此,那我派几个部落的勇士随你们前去,若有需要你们也可以尽管跟他们说。”

苗昌泽说道,显然也觉得王紫有可能借此机会一去不回,她怎么会有七色天心,她是哪个部落的巫,是什么身份还没有确定,此时还不能就这么一拍两散。

“最多两人,我不需要太多人帮忙,只有个指路的便可。”

王紫不由的想,这苗戚部落的首领也不是吃素的,现在他的思维受到干扰,却还能这么快反应过来,换作别人不应该是让她有多远走多远,好让他眼里耳力都清静吗,可见还真有些老狐狸的本色。

看着那些长老也密切关注的样子,若是她再拒绝倒显得她心中有鬼了,索性答应下来,有本事就跟着吧,如果她想甩,也不是什么难事。

“甚好,文佳,文佑,你们随这位姑娘前去!听候差遣,不得怠慢!”苗昌泽点头,很快命令道。

“是,文佳听令!”

“是,文佑听令!”

却见两个男子同时站出来说道,几乎重叠的声音,一幅复制的身材和面容,竟是一对双胞胎!

王紫只看了看二人就转身离开,九幽和乐九当然一起,文佳和文佑也紧跟着离开,没有走下方拥挤的人群,几人直接飞越过广场,直奔城外。

直到看着王紫几人越过城墙出去,直奔东面的城池,苗昌泽若有所思,刚才那股蓝色的浓烟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换来了负责登记的花名册的人,苗昌泽询问王紫和九幽的名讳,方才半晌却是没有问到这个。

“夏寒?小九?”

苗昌泽呢喃着,记忆中并没有记得有这样的人物,姓夏,难道是那个夏家?可是那个夏家远在另外一个位面,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那九琴也只是苗芷寒说他失忆,并且图腾显示两人是天作之合,只是事情如何出了这么大的分叉,他着实始料未及,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再怎么说死去的人都是他曾宠爱的女儿。

“莫不是用了化名,并非真是的名字?”一个长老说道,小九这样的名字,会是那一男一女其中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吗?

“不知,尽快处理好族内的事情,还需再见见那女子。”苗昌泽被那长老的话唤回了神智,想了想说道。

却说王紫,通过生死契的感应一路找到了东乾,却见东乾神色警惕的看着周围,在王紫三人出现的时候紧张的将几人叫来。

“怎么回事?”

王紫问道,三人落在了的身边,却见东乾身上已经有不少战斗的痕迹,但是并没有受伤,来这里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好像走近了一个怪圈,看不到外面的行人,只有整齐的房屋,却好像镜面一样,模糊不清。

“这里很怪,有人设了全套,暗中有不少人,我已经跟他们玩了很久的捉迷藏了。”

东乾说道,神色依然警惕的看着周围,再发现异常的时候他没有立刻动手,身上的痕迹都是那会留下的,直到等到了王紫那边的已经动用灵力的消息,他才动手,只是这地方真的很快,暗中的人又打一会躲一会,藏头露尾,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人。

------题外话------

今天一个朋友说她因为章节内的错字被读者骂了,然而她的错字是很少的,就一两个那样,然后我就默默的想,我的错字似乎很多,万更之后我就很少改错字了,因为检查一次要半小时真的很累,然后妞儿们也没说过我,拥有如此一群跟我心有灵犀的读者(不然怎么看懂我的错字嘛~~)幸福指数直往+100、120、160飙升!

千万别骂银家,银家的玻璃心会受不鸟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