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三十章 她是我的妻子!(七夕快乐)

这座城叫苗戚城,而城内生活的巫族部落就叫苗戚部落,现在的很多城池都是由以前的部落名字命名的,自太古神话时期终结之后,天灾地祸不再频繁的上演,四处游荡的部落得以建城安家,一直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一定的规模。

而今天婚礼的主角、苗期部落的首领的女儿名叫苗芷寒,行人都在讨论这个身为部落首领的女儿天赋如何如何高,巫的能力分三种种,气血、预思、摄魂,大多数巫只能专其一,能两样皆通的就已经是罕见的天才,而要三样都不落下,那真的就是人中龙凤了,而苗芷寒就是这样的人。

王紫一路上只听着,但是外来的人很多,都是来凑热闹的,况且今天就是苗芷寒的婚礼,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她展开的,因此收集到一些信息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王紫和九幽随着人流一直往那婚宴所在的地方而去,直到走入苗戚城北面,这里已经很少有住户,却是一个相当大的广场,而且修建的很庄严,内围高台,往外百米台阶,一个台阶直有一米宽,宏大的圆形场地,在网外又是百米空地,以整齐的青砖铺垫,青砖之上仔细的刻着巫族的文字。

以中央高台为中心,八条三米宽的路呈放射形向外延伸而去,这八条路有名头,不同的人走不同的路,譬如说首领走正东北方的路,长老走正南方的路,巫族的勇士走正东方的路,其它杰出的巫走正西方的路,剩下的四条路供没有身份的人走。

就像今天没有经过特殊邀请的宾客,例如王紫,走的就是东南方向的路。

内围高台之上筑起一面长约八米,高约五米的墙,面向东方,那上面刻着繁复的图腾,庄严肃穆,这是巫族特有的图腾,只有巫才能真正体会到它所代表的意义,神圣无比。

这广场也叫祁天台,因为族内重大的事情都会在这里举行,在这里举行的事情也无疑告诉所有人这件事情的重要性非同小可,而一个看似简单的婚宴却选在了这里,足以证明苗芷寒未来在部落的身份会不一般。

真个祁天台有将近八个足球场大,而婚宴所设的地方也被分为八个区域,来到这里的人无论懂不懂规矩都变得小心起来,这祁天台到处都是身披红衣的部落护卫,只是众人清楚的很,那红衣之下可是全副武装,谁想在这里闹事恐怕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叫什么名字?可有请帖?”

一个人机械的问道,坐在一张长桌后,手中提着毛笔,跟其他同样在忙碌的人一样,他负责登记进入婚宴的人,虽然全城宴请,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做些登记也是必要的。

“叫什么名字?可有请帖?”

没有听到回答,那人甩了甩手又问了一遍,他都已经登记过上千的人了,手不困是不可能的,这才刚刚上午,距离婚宴开始还有一个多时辰,到时人会更多。

“还有那么多人等着呢,你是来参加婚宴的吧?叫什么名字?有没有请帖!”

那人终于抬起头了,看到面前站着两人,一个白衣女子,貌比瑶池仙子胜三分,形若万壑银雪片片寒,另一个挺拔的男子,其身似惊鸿,金相玉质,瞳若泣血,两人气息内敛,讳莫如深。

那人心中一惊,这般人物为何出现在这里?莫不是走错路了?却在这时,王紫拿过了他手中的笔,在登记的花名册上留下夏寒、小九两个名字,随机将笔和花名册一同送还那人,墨眸看向那人,好像在说:“这样可以了吗?”

“二位里面请。”

那人接过毛笔,心里还有些疑惑,口中却已经下意识的说道,直到王紫和九幽走了进去,那人低头看了看花名册上的名字,夏寒、小九……附近的七座城池有这样的人物?

“请问我可以登记了吗?”一人上前来问到,那人点头,挥去了心中的疑惑,许是他想多了。

王紫和九幽寻了一处距离中央高台最近的地方,这里视线最好,如果新郎官是乐九或者莲生其中的谁,他们也好看清,场地很大,进来的人都在小声交谈,秩序还算既然有序。

王紫在认真的观察,九幽却是看着王紫笑,那笑有些纵容,也有些戏谑,王紫终于把视线收回来放在九幽脸上,却见那张俊脸上带笑,而且也不说是因为什么。

“小公主,我什么时候有个名字叫小九了?”九幽挑了挑眉,神识中问道,这样的名字真的适合他吗?王紫是随便那么一想还是故意恶作剧呢?

“暂时用用啊。”

王紫起初还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九幽说的是她登记名字的时候写了‘小九’,但是这个名字有那么好笑吗?又不会经常用,只是今天充个数而已啊。

“嗯?”九幽凑近了些看王紫,似乎在分辨王紫说的是不是实话,却见王紫面色坦然,只是有些对九幽的疑惑,几秒钟后,九幽干脆凑上去亲了王紫一口,然后直起身来,看着王紫的样子好像在说:“既然这样的话,一个吻就抵消了刚才的事情吧。”

王紫瞪着眼睛,能感受到四处传来火热的视线,这里人这么多,九幽是嫌他们存在感不够强吗?可是九幽却毫无负担的样子,别人看是别人看,又不会少块肉。

王紫只好作罢,她心里在担心如果新郎是莲生或者乐九的话怎么办,这亲一定是不能成的话,可是到时候她该怎么把新郎弄出来,又该怎么脱身?

王紫手拄着头,漫无目的的眼看着忙乱的广场,到现在都没有公布新郎的名字,不到婚宴开始见到真人是揭晓不了这个谜题的,九幽见她不说话了,对他的玩笑也兴趣缺缺,稍稍一想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了。

“小公主,如果是乐九,他有能力逃跑,如果是莲生,就从长计议,不要在这里闹事。”九幽在神识中说道,在结果没有出现来之前,王紫的操心是不会停下的,她还需要很长的时间的成长,才能真正处变不惊。

“最好不要是乐九。”王紫说道,她也明白九幽说的,只是被他一说,王紫心中更担心了,九幽顿时挑眉,这话什么意思?是莲生她就不担心,是乐九她就担心?难不成他的小公主……

“如果是乐九,他能跑却没跑,要么他本来就愿意,要么他跑不了,被困住了,第一种可能不太成立,第二种可能也很棘手,这意味着我们要跟苗戚部落作对。”

正在九幽想歪的时候,王紫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九幽笑了笑,这也不怪他警惕,是在乐九对王紫的感情本来就不单纯,又想了想王紫的话,九幽随后说道:

“没那么复杂,只要找到莲生,那么找到乐九就更好办了,我们可以直接回去,这里的事情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唔,希望只是这样。”王紫点头,她习惯于做好最坏的打算,所以才会想这么多,但要是真能直接找到乐九然后一起回去,也就不存在跟巫族敌对这样的事情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祁天台八处宴席渐渐人满,几乎座无虚席,到场的人至少有十几万,这在这里也是少有的热闹情形,吉时就快到了,维持秩序的人很多,外面登记前来的人也渐渐撤走了,可观礼的人还是不断的从城外用进来,不能入席便远远的站在外面。

端上来一些灵果和珍馐,王紫这一桌也坐满了人,总共十二人,看着端上来那些罕见的灵果,他们口中犯馋却没敢动手,毕竟大家现在都在等着婚礼开始,这些礼数在这个时候还是很严格的。

场内也近来许多苗戚部落的护卫,虽然人们没有大声喧哗,但是小声议论连成一片也是令人头疼的嗡嗡之声,此时十几万人却同时安静下来,只有偶尔的小声交谈,因为此时正是一些受到特殊邀请的宾客入席的时候。

“那是七大城主,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必然得到场,而且听说每个人奉上的都是罕见的大礼!苗戚部落沉寂了这么久,被不少外族侵扰过,看来这次是想借此机会让大家都看到苗戚部落的存在啊。”

王紫一边看着渐渐走进来的众人,一边听着一个桌子上众人的议论之声,隔着老远的距离,王紫看不清那些人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修为如何,这个时候的城主抑或是部落首领,该是什么样的修为才能担当的起的?

“七大城主是必须来的,听说位于另一个位面的巫族族长都会亲自到来啊!”一个人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

“什么?你不是开玩笑吧?就算今天苗大小姐真的要继承首领之位,也不足以劳驾巫族族长啊!你就吹吧,到时候人到齐了,你这牛皮也就吹破了!”

另一人不相信的说道,在他看来这是很离谱的事情,王紫也不由的集中了注意力,这是上古时期,没有六界之内的法则,卫面无数,种族混杂,像这样发展为城池的巫族部落应该也不少,而巫族确实有一个公认的族长、一个公认的领头部落。

就好像巫族这一派,必然有能够发号施令的一个部落,才能在紧急时候乎一唤百,但是巫族的族长不会为了私事随便到一个部落走动,所以听到那人这么说,王紫也有些好奇。

尤其是,她好奇现在的巫族族长是谁?她见过的族长是巫族三百一十七任族长,虽然现她很想问问现在的族长是谁,但是无法开口说话,只能等着到时候那族长会不会真的出现。

“谁吹了啊?我还真就告诉你,这次是真的!我这消息是从一个巫族长老口中听来的,那天大家都在客栈喝酒,那长老喝醉了之后亲口说的!就算是假的,那也是那个长老吹的!”

提供消息的那人急了,声音忍不住有些拔高,但很快压了下来,沉声说道。

“不会是真的吧?今天这婚礼真是不简单啊……”

宾客都已经到齐了,分别从东南西三个方向进来,苗戚部落的长老们也已经入席,王紫超两边看了看,虽然位置的尊贵有很大的差别,但是从她这里能够看到入席的人,顶端的距离并不远。

就剩下正被方向的路上还无人走过,苗戚部落的首领还没到,应该是走那里,一对新人是今天的主角所以例外,应该也是走正北面的路,但是巫族的族长、到现在为止没有现身,莫非也从北面来?

“所有的宾客请安静一下!”此时,一个花白胡须的老者在图腾那面墙下扬声说道,虽然看似年迈,但是声音浑厚,修为定然低不了,终于有人主持,这是要开始了。

“我先代表首领和大小姐谢过所有赏脸前来婚礼的宾客,今天是大小姐大喜的日子,弄这么大动静也是图个热闹,诸位开开心心的来,高高兴兴的去,只要大家诚心,我苗戚部落将会为所有今天到场的人祈福增寿!”

那老者继续说道,广场内十几万人皆是听的清清楚楚,那老者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有人附和的赞赏着,有人送上祝福。

王紫象征性的拍了拍手,稍微想了想便也明白让这些人激动的原因了,为这十几万人祈福增寿,看似祝福的客套话,但是从巫的口中说出来那绝对不是说说而已,他身后的图腾、能帮助他做到这一点。

又说了一些别的事情,无非让大家稍安勿躁,谈话中让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半晌,那老者停下了闲谈,看了看时辰,然后高声说道:

“吉时就要到了,我们先请入我苗戚部落的首领!”那人说完,正背面已经走来两个盛装打扮的人,一人是苗戚部落的首领苗昌泽,一人是他的正房夫人。

“怎么着,还说你不是吹……”

王紫这一桌一人小声说道,苗昌泽已经出来,马上就是新娘和新郎了,那所谓的巫族族长是不可能出现了,那人喏喏的说不出话来,但是很憋屈,因为他确实是从别处听来的。

“首领,首领夫人请上坐,吉时就要到了。”那老者在台上说道,请苗泽夫妇二人入座,静待剩下的那一点时间过去,十几万人也屏息凝神,直到那老者扬声说道:

“吉时到!请新郎新娘入场!”

一时间四处擂鼓,彩带飞舞,众人伸长了脖子想看清楚新娘和新郎,王紫亦如是,紧张的看着那一对渐渐靠近的新人,大红喜炮加身,男子神人之姿,女子风采灼灼,再加上气氛的烘托,远远看去确实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

只是,王紫险些拍案而起!身体刚刚一动就被九幽按了下来,而且九幽挨近了些,揽着王紫的腰不让她乱动,身边的人似乎也注意到王紫身上瞬间散发的怒气,奇怪的看了看王紫,却见那样的怒气很快就没有了。

那人摇了摇头不管了,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今天敢在这里表达不满的人,下场一定很惨。

王紫垂眸,为什么真的是乐九?!为什么?王紫忽然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为确定了乐九确实是因为这样荒唐的婚事而绊住了脚步,可是看着乐九那一身耀眼的喜袍,竟有种格外刺眼的感觉!

好像、好像不只是出于对这件事情的担忧,在看到乐九的那一瞬间,她最直观的情绪不是焦虑,而是怒意!她都控制不住的怒意,好像乐九不该穿这样的衣服,他就应该穿着那件镌刻着海潮图案的长衫,在王紫心里,他披的不只是一件衣服,而是天地间钟灵俊秀的羽衣,那是独属于乐九的,谁也仿制不了。

就算是真的身穿红衣,也不该是在这里,也不该是为那个女人……

王紫心里忽然很乱,但是理智上却很清楚她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所以在九幽阻止她的那一瞬间她就自觉的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抬头看向越来越近的乐九,至于苗芷寒,完全被她忽略了。

乐九还是那样淡然的深色,面上全无表情,似清风、似寒月,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也淡然无波,没有喜色,但也没有怒色,除了那身红衣,他的一切都是王紫熟悉的样子,静谧、钟灵。

手中牵着红绸,另一端在苗芷寒手中,苗芷寒满面喜气,大大的笑容挂在脸上,左右拱手,不时看看乐九,可乐九一次都没有回应过,即便如此,那苗芷寒面上的喜色也不改,看来她对乐九很是在意。

为什么乐九没有反抗?他难道不知道、在图腾下面拜堂,他和苗芷寒就是真正的夫妻了吗?还是他真的可以如此超然,即便是成亲这种大事,在他心中也不算什么……

王紫的眼神一直跟着乐九的移动而移动,乐九确实目不斜视,眼眸半垂,似乎只看着前方的路,不知为何,看到这样近乎‘顺从’的他,王紫心中刚刚平息一些怒气又有些上扬。

“先看看。”九幽的声音在王紫脑海中响起,那一如既往的冷静让王紫发热的脑子也冷却了些。

不多久,乐九和苗芷寒二人走上高台,迎接十几万人的目光,苗芷寒笑意吟吟的面对众人,美貌之间带着些女子的英气。

之前主持的老者正要上前说话的时候,苗芷寒却不知跟那老者说了什么,那老者回头看了看坐在身后的苗昌泽,却见苗昌泽点了点头,那老者便不再说话,退后了一步,却是那苗芷寒亲自上前,笑了笑面对说有人说道:

“今天是我苗芷寒大婚的日子,诸位道友肯来我苗芷寒打从心里欢迎!我知道大家都好奇我的夫君,但这一点我不会说太多,你们只要知道,我旁边站着的男子、日后便是我苗芷寒的夫君,从今往后,永远都是!”

苗芷寒的声音清脆,却是女子少年的好爽,如果换做别的时候,新郎也不是乐九,王紫心中恐怕还会暗赞几声,可是现在她却怎么都欣赏不起来,那女子霸道,却也能看出她对乐九的执着,乐九来到这里不足一个月,如何让苗芷寒如此死心塌地?

乐九不可能没听到苗芷寒的话,可神色却一点变化都没有,就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

掌声再度响起,着苗戚部落的大小姐果然与别人不同,婚礼上不罩盖头就罢了,还如此大胆的说出这番话,虽然那新郎一句回应都没有,但是人家苗芷寒也说了,不许他们好奇她家夫君,他们就只要知道一点就好了,那就是、那个男子是她夫君!

苗昌泽没说什么,但是看他笑着点头的样子也不难看出他的满意之色,对于女儿这样大胆的行为更是纵容。

苗芷寒回头又跟那老者说了什么,那老者会意,又跟苗昌泽请示之后,却见席上的几个长老走上台去,对着那面图腾墙吟诵着什么,莫名的庄严之感,然场面更加安静,因为大家都清楚,这是巫族成亲独有的仪式,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这样的仪式,而苗芷寒定然是特殊之人。

王紫看了看那渐渐起了变化的图腾,又看了看乐九,他是愿意的吗……

王紫手中忽然出现一个雷球,这样的雷球只要受到重击就会爆炸,她告诉自己,她必须阻止这场婚礼,而原因是、月就不属于这里,他的灵魂不能刻在这里,也不能跟苗芷寒有了牵绊。

“小公主,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九幽声音低沉的问道,没有质疑,只是在给她一次仔细考虑的机会,即便王紫自己也在反复的问自己,可直到九幽问出口的时候,她才有了准确的答案。

“就算我动手了,我们也会回去的,是吧九幽?”王紫在神识中说道,就算佛图断开了,他们也会想到别的办法的,是吧?

“是,只要你舍得,我们在这里待着也不是问题。”

九幽说道,那声音不止有纵容,还有肯定,他不会做没有把我的承诺,既然他说是,那就一定有别的办法,这让王紫心里也顿时安心了很多,跟九幽一起行动,她不只想让九幽在身边提醒她,更想让九幽在她做决定的时候支持她,这样她才敢放手去做。

九幽把王紫惯坏了,因为九幽毫无理由的支持,王紫才敢天马行空的去做,因为她身后一片永远为她撑起的天。

“万古图腾,神佑我族,今日您的族人在此虔诚的请示,请您见证我族的新人,赐他们一段神佑的婚礼……”

对于奉词,是首领苗昌泽亲自说的,在他说完之后,那图腾闪过红光,而苗昌泽和一中长老皆面露喜色,似乎等到了图腾的祝福一样,苗昌泽起身让开,别人拜堂先拜天地,巫族之人拜堂先拜图腾。

却见苗芷寒扯了扯手中的红绸,带着乐九向前走去,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说道:“看吧,图腾也是允许的,你注定是我的夫。”

直到苗芷寒站在了蒲团面前,乐九却没有动,忽然抬眸望去,迎着阳光,那双冰蓝色的瞳孔好像静谧的大海上泛起的粼光,莫名的波动人的心弦,却见乐九的眼神在场内转了一圈,苗芷寒微微皱眉,众人却是奇怪新郎为何不拜堂而在四处张望。

当那双眼睛转到王紫这个方向的时候,王紫屏息看着乐九,本以为他居高临下,就算人多也不难发现她吧?可是那双眼睛只如同看别处一样,轻轻掠过,不曾停留,王紫心中一沉,几乎以为乐九看到她了却不加理会。

“公子,该拜堂了。”

一旁的老者提醒,乐九却看都没看他,苗芷寒暗中是一那老者不要说话,她则笑着上前,好像在哄一个不懂规矩的人一样,很迁就的带着乐九一起往前走,众人不自觉的想,这苗芷寒还真是喜欢极了这个夫君啊。

乐九的眼神从场上收回来,但也没看苗芷寒,苗芷寒心中一惊,生怕乐九在这个时候出什么乱子,借着转身的掩饰,手中一弹,一股细小的能量沿着乐九的袖口窜了进去,乐九皱了皱眉,手中的红绸一松,隐隐见他手上凝聚着能量。

“夫君莫要太激动,这个东西可丢不得。”苗芷寒抓住乐九的手,笑着说道,捡起那红绸重新塞进乐九的手里。

这些别人看不到,却瞒不住九幽,九幽笑了笑,薄唇勾起,有些冷意,见王紫有些恍惚的样子,恐怕还在因为乐九没看到她而伤身呢,乐九拿过王紫手中的雷球,王紫也回过神来了。

“小公主……”九幽轻轻的唤道,神识中的声音很柔软,好像羽毛一样拂过王紫的心房,这样的声音,好像包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他想说,乐九、也是你想要的吗?可是最终只说道:“你再不动手,他们该拜堂了。”

说完便将手中的雷球弹出,虽然很快,但台下有很多高手守着,那雷球刚刚到了台下就被掀入空中,本以为是什么偷袭的东西,却没想到是一个简单的雷球,那拦截的人这么一动手,正好给那雷球造成了压力,只听一声“砰!”的爆炸声,空中黑烟弥漫,索性那东西威力不大,还不到能伤人的地步。

王紫本来就是要破坏婚礼,不是要杀人的,所以只要制造混乱她的目的就达到了,广场内早就布置着无数巫族护卫,就是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可是这样万分之一的事情还真的会发生!

全场哗然,众人几乎不敢想象是什么人敢公然挑衅苗戚部落,甚至是公然挑衅巫族!九幽的动作很快,所以一时间那些人锁定了方向,却没找到人,这个方向的宾客都被围了起来,现场顿时混乱不堪。

乐九却忽然朝着王紫这个方向看来,似乎在找什么,但是最总都没有锁定王紫。

“是什么人敢在我苗戚部落的地界儿上挑衅!敢做不敢站出来承认吗?”苗昌泽沉声喝道,声音震耳欲聋,让换乱的场面顿时都有些安静下来,不难看出苗昌泽的愤怒。

王紫和九幽站了起来,顿时所有人的剑戟都指向了九幽和王紫,无数森寒的兵器,就快要挨到九幽和王紫的脸了,二人都是面不改色,若论应对这些危险,王紫的思维绝对比任何时候都清晰。

王紫动了动,冒出一步,面前的人稍稍退开一些,两人是什么身份还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两个人扔出的垒球他们还没承认,能不能杀人灭口首领还没下达命令。

“那是何人?放他们过来!”

苗昌泽浑厚的声音传来,他倒要看看,在苗戚部落这么大的婚宴上,而且是正当吉时,敢作出这种举动的是何人!况且现在图腾的光辉已经褪去,错过了拜堂的十几,这场好好的婚礼也算是毁了!他怎么能轻易饶了这两个胆大包天的人!

众护卫听了,人字分开,只留下一条路供王紫和九幽过去,只是一路山剑戟指路,一颗都不曾放松。

王紫和九幽迎着无数目光穿过宴席,走上那百米台阶,又踏上高台,直到完全站在所有人的视线下,苗昌泽上前,怒意化作逼迫的威压向二人逼来,却听他道:

“你们是何人?刚才的雷球是你们扔的?”

九幽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承认,王紫却是只看向乐九,两人之间仅有两米远的距离,离的进了王紫才看清,乐九的脸色似乎不好,苍白了许多,嘴唇也隐隐泛着青色,只是这些一点都不影响他淡漠的气质。

乐九的眼神也停在王紫身上,虽然平时那双眼睛总是静谧的没有波澜,但是也不像此刻,王紫似乎一点都没看到那双眼睛里该有的倒影,或者该有的情绪,最起码在此时此刻见到她,乐九不可能如此淡然吧?

“哼,你们最好不要告诉我,那雷球只是你们手滑开的玩笑而已!”

苗昌泽重重的哼了一声,更加可怕的威压向王紫和九幽当头罩下,只是对于现在的王紫来说,已经没什么威压能让她应付不了了,九幽就更不用说了,只是苗昌泽存在感这么强的干扰,成功的让王紫的视线暂时放在了苗昌泽脸上。

事以至此,如果不说话还能解决吗?王紫想着,正要说话时,却听乐九的声音忽然响起:“那确实是他们开的玩笑。”

王紫的话被堵了回来,顿时看向乐九,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他有息事宁人的理由吗?却见乐九走了过来,途中却忽然顿了顿,脸色忽然煞白了一瞬,却脚步不停的继续走过来。

王紫正疑惑于乐九刚才的变化,他难道受了什么伤吗?难道他参加这场婚礼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不知道为何,想到这些有可能的理由,王紫心中竟然轻松了些,然而瞬间,王紫感觉到一股杀气聚集在她身上。

王紫转眸看去,却见那杀气的来源正式苗芷寒!而苗芷寒此刻面如寒冰,眼神如刀,好像恨不得立刻来取她性命一样!王紫心中更加怀疑。

因为乐九的忽然开口,那苗昌泽沉着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能训斥这个差一点就成了自己女儿夫君之人。

“王紫,是你吗?”乐九数着脚步声停在王紫面前,轻声问道,声音真的很轻,好像在担心自己的问话得不到回复一样,王紫看着那张近前时更加苍白的脸,还有嘴唇轻轻开合时露出唇内的红色,对比着嘴唇的白,那红色红的好像鲜血一样。

王紫的心中一揪,那双静谧的冰蓝色瞳孔一如往常那般看着她,可是他口中却说出这样的话,王紫不敢相信的抬起手在乐九面前晃了晃,乐九忽然伸手准确的抓住了王紫的手,正当王紫松一口气的同时,却听乐九说道:

“别晃了,只是暂时瞎了,不碍事。”

那声音很不在意,像是一句再随意不过的话,可他不知道王紫会因此很震惊吗?却见乐九的嘴角轻轻笑了笑,放在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却依旧明媚,乐九笑的时候,似乎整个世界都因为他轻快起来。

“真的是你啊,我猜到了,你迟早会来的。”

乐九又说道,抓着王紫的手没有松开,这个气息确实是王紫的,他很熟悉,即便没有听到王紫的声音,能够等到王紫来,他无法形容心里的开心,他甚至冲动的想,王紫肯穿越几十亿年回来找他,他会为此不顾一切,这种冲动,上一次他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

“夫君,你眼睛不好,可不要认错了人,我在这里呢,你还不快些放开那个‘陌生’女子?”这时,苗芷寒的声音冷冷的插入,强调了‘陌生’二字,虽然笑着,但是如同苗昌泽一样,那种怒气已经是濒临临界点了。

“九琴你还不放开那个女人!她是谁,若是你今天不说个清楚,这个女人连同那个男人,一个都别想活着走出这里!”苗昌泽的夫人也气的不轻,颤抖着手指着乐九说道,似乎乐九在这里的名字是九琴。

乐九这时才侧头仔细分辨了一下王紫身边的人,刚才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王紫身上,到时没注意到她身边的人,她会带来的人他大致也有些猜测,很快也确定了,站在这里的人正是九幽。

“嘘……”

乐九的食指放在王紫的唇上,在阻止她说话,苗芷寒却忽然有些惊恐的神色,没错,不同于一秒钟钱的怒意滔天,这一次是惊恐!她最清楚乐九来时的状态,虽然她百般纠缠,乐九都没说一句话。

她的预思是不会出错的,乐九来自另外一个时空,见他的样子,顿时联想到、王紫难道也是来自另外的时空?而且是来找乐九的?那怎么可以!乐九只能生活在这里,做她的夫君!既然来了,她就让那个女人有来无回!

可正当苗芷寒刚一动作的时候,却见乐九一低头,准确的吻上了王紫,台下一片哗然!这是什么情况?苗戚部落女儿大婚之时遇到不速之客捣乱,误了良辰吉时,那身份成谜的新郎官现在又当着十几万人的面吻了另外一个女子?

王紫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可即便看着那双半垂的冰蓝色瞳孔,她也清楚这双眼睛是看不到她的,只是,现在王紫心里只有一个震惊的声音,乐九吻她,乐九吻她……乐九……吻她……

不知道是不是情景转变的太突然,太过惊讶以至于王紫都忘了推开乐九,乐九只浅浅的吻,并没有深入,只是一会儿,王紫隐隐尝到腥甜的味道,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乐九却身体一僵,离开了王紫的唇。

只是这时,乐九嘴边挂着猩红的鲜血,却先用拇指轻柔的擦去了沾在王紫嘴边的血,看到王紫紧张的视线,才拂袖擦过嘴角,那动作随意,好像吐血的人根本不是她一样。

王紫却忽然抓向乐九的手腕,掐着脉搏细听,乐九的反应太不正常了,现在他再说没事她也不会相信!可她还没查处个所以然来,就被乐九接下来的话震惊的几乎全身僵硬。

“不是在问我她是谁吗?她是我的妻子,从今往后,永远都是!此生我只忠于她一人!”乐九转身,面对苗芷寒几乎杀人的视线,面对巫族所有人恨不得将他凌迟的眼神,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苗芷寒一步一步的走进,怒极反笑,却听她道:“夫君,你是病的重了所以昏了头吧?快到我这里来,只有我才能就你,还有啊,离那个女人远一点,我可以纵容你一两次,可不能一直随着你乱来啊,不然我怕我控制不住,会杀了她啊。”

多么讽刺啊,从今往后,永远都是,这不是她刚才说的话吗,乐九就这么脆生生的拿这八个字打了她的耳光,而在她说这话的时候,乐九面色不改,胸膛却微微震动,不可抑制的从口中溢出鲜血。

是巫蛊!王紫心中一惊,正好察觉到那蛊虫蠕动,顿是面如寒霜,迎向苗芷寒杀人一般的视线。

可就在这紧张的时刻,东面的天空划过一抹蓝色的浓烟,瞬间吸引了王紫的视线,那是他们人手一人的信号弹,而东面的城池、是东乾那里出事了!

------题外话------

嗷嗷七夕嗨皮啊妞儿们~~昨天对于苗戚部落首领我写成了族长,随后会改过来哒~~

然后七夕小剧场银家neng不粗来,于是换一则银家自己的~~瞧我多牺牲,还拉上了俺爹~~以下是晚上跟粑粑吃饭时的小段儿!

“你哥翅膀硬了,现在整天窝在自己窝里都不回家了,几根那小鸟一样,长大后tatata的扑腾着吃放飞走了。”粑粑说道。

我一听不高兴了,心想没事,有我陪着爹呢,然后就说:“对啊我哥太过分了,回头打他!”

“你也会飞走的。”粑粑又道。

我一定又伤感了,所以道:“没事我不着急。”

然后粑粑看着我笑而不语,半晌才道:“你不着急我着急啊,你在家我就得养着你。”

我的筷子一停,我文艺的小心灵没跟粑粑一个频道,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 ̄^ ̄)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