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九章 众人汇合,部族喜事

小童每天要做的事情基本上就是到处帮小雨找草药和两人糊口的食物,据她说这个村子六十几户人家,四百多口人,而整个村子就只有一个药师,应该是修真者,但是王紫想,恐怕也只是修为很浅的修士吧。

王紫的出现让小童根本不必再担心小雨的身体,也不用到处去找草药了,第二天的时候两人一起出门,正好小童给王紫做了向导。

“走出这片草原,再穿过那个树林,就是另外一个部族了,娘亲说那是修真者的地方,我们不能去。”

小童在前面带路,拨开厚厚的草丛,指着很远的地方说道,虽然被树林挡住了,但小童的眼里似乎很向往,因为在她心里,那里的人可以呼风唤雨,那里的世界精彩纷呈,那里没有贫穷没有病痛。

“仙子你是从那里来的吗?”小童忽然问道。

王紫点了点头,让她这样以为也好,她当然看得出小童眼中的期待,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怕她哪天会离开一样,可她本来就是要离开的,对于小童来说,她只能是个过路人而已。

果然,小童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却急着转身掩饰过去了,一言不发的往前走,直到王紫碰了碰她的肩膀才停下来,却见王紫转身往回走,小童愣了愣,才看见他们已经走出很远了,再走就要那片分界线的树林了。

没到中午两人就回到了小童姐弟的小院子,小童从小生活在这个村子,更远的地方根本没有去过,王紫并没有从她那里知道更多的消息,既然碰到了小童和小雨,对于单纯两人,王紫没法一走了之,只是也知道她的时间很紧迫,不能一直待在这里,最多在等一天,小雨的身体可以正常用药之后,她可以把灵药留下来,之后姐弟如何……就不是她能管的了。

“哈哈快去看看那对没人要的姐弟,前几天我就看到那个弟弟快要死了,不知道现在死了没有……”

“娘亲不让我来他们这里,说是晦气,要是被娘亲知道我没有听话,又要教训我了!”

“你就知道你娘亲,我们偷偷的来谁会知道啊,你就不能不要说出去吗?”

“村长带着大家去准备给东翎族的礼物了,今天所有的人都出去了,要很晚才回来,现在这么早,才不会有人看到我们呢!”

王紫早早的听到了几个少年的声音,由远及近,很明显是冲着这里来的,王紫看了看正在忙碌的准备午餐的小童,他们说的姐弟、就是小童和小雨吧。

不过多久,杂乱的脚步声和笑声明显起来的时候,却见小童紧张的看向了门口,忽然盖好了锅盖,手忙脚乱的扑灭了火,在刚刚做完这些的时候,小院的门就被粗鲁的踢开了。

“呀!今天这个小妮子竟然在家,她不是每天都会出去给她那快要死的弟弟找灵丹妙药吗?”

一个是五六岁大的男孩惊讶的说道,也不避讳小童,反而因为小童在场而更加嚣张,来人有六个,都是同年纪的玩伴,此时都走进门来,只是看着小院内破烂的陈设,都一副嫌弃的样子。

“对啊,平时想碰到这小妮子都难呢!”另一人也起哄道。

“是谁让你们到我家里来的,你们出去!”小童提高声音说道,但是那握紧的双手还是能看出她的紧张。

“哈哈哈,她竟然问我们为什么来?你以为我们稀罕你这破烂地方吗?我们不嫌弃你们家晦气你就偷着乐吧,还有本事叫我们出去!”

一个男孩嘲笑的说道,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相差没有多大的距离,却非要在这里寻找优越感,几个男孩起哄的大笑,王紫看到小童隐忍的情绪和颤抖的身体。

“诶我怎么闻到一股香味啊!这小妮子在做饭吗?”忽然一个男孩吸了吸鼻子,奇怪的说道。

“你出现幻觉了吧!这个破地方怎么会有香气,看那小妮子皮包骨头的样子,恐怕都几百年没吃饭啊,哈哈,我们去看看那个病秧子死了没有!”另一个男孩推了推不停的嗅着的男孩,说着就想越过小童进屋里。

“也是啊,走走走我也想看!”那那还顿时就转移了注意力。

“你们站住!不许你们进去,你们现在就离开,否则我会在晚上村长回来的时候告诉他!”小童张开双臂挡住几人,气的眼睛红红的,可是那瘦弱的身体在几个大男孩面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被一个男孩轻轻一推就倒在了地上。

“你去啊!你以为我们会怕吗?你要是去找了村长,也许村长会忽然想起来还有一个忽略了这么久的人,然后把你们沉塘,哈哈,那样的话你就可以跟你那个病秧子弟弟永远在一起了啊!”

那推倒小童的男孩嚣张的说道,他很清楚小童是不敢的,而村长也真的有可能这么做,小童似乎也被吓到了,满眼恨意的看着眼前的几个男孩,她为什么这么弱小?这个村子是她和弟弟唯一能容身的地方,如果没有了这里,天大地大,却没有他们能去的地方了。

王紫本来已经站起来,却忽然停下了脚步,惊讶的看向小童,刚才的一瞬间,她似乎感受到小童身上若有似无的灵力!

“你给我起开!”那小男孩踢了踢小童,一点都没控制力气,小童的疼痛的蜷缩了一下身体,却倔强的挡在门前,任凭那几个少年怎么踢打都不让开,屋里传来小雨的哭声,他似乎知道来的人是谁,也知道姐姐在挨打。

“别打了小六,你快把她打死了!”几个少年在劝有些激动的小六,就是不停的踢打小童的人。

“打死了更好!让她抓我!这个小妮子早就该死了!”

那小六不听,反而更激动,忽然看到放在门口的木板,抄起来就往小童身上打去,其他人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只是在那木板还没落下的时候,那小六的身体就倒飞了出去!

“噗……”

那小六突出一口血,疼的直嚷嚷,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人睁开眼睛,却没看到想象中的场景,往后一看才发现小六不知道怎么飞出去了,又看到小童面前不知道怎么出现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那白色太刺眼,也或许是太冷,让他们害怕的不敢去看。

“小六!”

“小六你怎么样了?”

半晌回过神来后,五人赶紧跑向小六,看着他满口献血的样子都有些六神无主,更不敢去问那个忽然出现的女子是谁,他们甚至以为,难道是他们做的事让仙子不满了,所以才来惩罚他们。

“是谁打我!我要告诉我爹爹!咳……”那小六抹了一把嘴上的血,吓的顿时哭叫起来,他可从来没有被打成这样过,他是不是要死了?那小六顿时哭喊的说道。

“小六我们快走吧!”一人说道,搀着小六站起来,那个仙子不能惹,他们得赶紧走。

“放开我!我倒要看看是谁……”那小六还不想走,挣扎的说道,只是说到一半的时候被人捂住了嘴,强制的拖着他往出走,只是刚刚接近门口,就听‘啪’的一声,院门被合上了,先前小六要拿来打小童的木板正低在门上。

“仙子饶命,我们再也不敢来了,都是小六叫我们来的,我们本来不想来!”

“平时也都是小六撺掇我们,我们没做过欺负小童和小雨的事情!”

王紫刚刚迈出脚步,那几个少年就吓的跪了下来,也顾不上那小六了,你一眼我一语的说道,王紫看了看那小六,却见小六也惊恐的看着她,显然她也反应过来刚才打他的人就是王紫了。

小六忽然也有些害怕,胸口更疼了,王紫跟他见过的修真者一模一样,不,比那些人更厉害的样子,他似乎真的遇上了修真者,还得罪了她!想到娘亲和爹爹的嘱咐,小六心里更害怕了,双腿颤抖着跪在了地上,只是磕磕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仙子饶……饶命……”那小六只知道不断的重复,小童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拉了拉王紫的衣袖,似乎害怕王紫真的教训这些人,虽然她也很想,但是他们的父母一定会报复的。

“姐姐……”屋里传来小雨惊恐的叫声,没有听到声音似乎以为小童出事了,王紫推了推小童,让她回房间去看着小雨,小童似乎也明白了,咬了咬唇,还是相信了王紫,转身走进屋子,把这里留给了王紫。

“仙子饶命,我再也不敢了,以后我一定再也不来了!求仙子饶命!”那小六总算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了,‘砰砰’的在地上磕着响头。

王紫蹲下,看向那几个少年,墨眸忽然闪过一道诡异的红光,很快蔓延到了整个瞳孔,那几个少年也发现了王紫的变化,有些惊恐的看着王紫,那红色在他们看来意味着不详,而只这一瞬间的功夫,几人就变得呆滞,傻傻的看着王紫。

“以下我说的,你们都要记住。”王紫在神识中说道,通过眼睛传递给他们。

“好,我们都记住。”几人神色呆滞的齐声说道。

“你们今天没有来过这里,没有看到我,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以后不许再来找小童和小雨的麻烦。”王紫在神识中一件一件的说道,对付几个凡人小孩,根本用不到复杂的招数,魔王之眼是她与生具来的,用不着灵力辅佐。

“我们今天没有来过这里,没有看到你,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以后我们绝对不会找小童和小雨的麻烦。”几人听话的重复。

“你们可以走了。”王紫最后说道,起来那开了门上支着的木板,那几个人呆楞的走出去,直到走了很远的距离,站在村口时忽然惊醒,几人既看我我看你,忽然一人惊讶的大叫:

“小六你怎么流血了!”

“嚷什么嚷!”那小六喊道,也奇怪的看了看自己,胸口好疼,又道:“悄点,不要告诉我爹爹和娘亲,要不然他们再也不会让我胡来玩了!”随即揉了揉胸口,反正经常受点小伤,只是今天好像特别疼……

“哦,我们怎么站在这儿啊,我记得我们是要去……去哪来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那人点头,又忽然抓着头发奇怪的说道。

“想什么想!我们能去哪,一定是偷偷去修真者那里的树林了啊!快点回家了!”一个人说道,摸着咕咕叫的肚子,转身往回走。

“等等我,我要跟你去你家,你家没人,我先躲躲,要不然奶奶看到我这样会告诉娘亲的!”小六捂着胸口追了上去。

“……我们真的是去树林了吗?”留下一个少年奇怪的说道,却怎么都想不起来,甩了甩头也不想了,追着其他人回村子里了。

而在小童的院内,王紫回到房间的时候就看到小雨还在哭,小童在安慰心小雨,看到王紫过来时小雨挣扎的扑向王紫,本来小童向阻止的,但是看到王紫接住了小雨,就收回了手。

“仙子姐姐,你把那些坏人打跑了吗?”小雨哽咽的问道,声音却满是期待,王紫点了点头。

“那他们还会再来吗?如果仙子姐姐不在了,他们还会来欺负小雨和姐姐吗?”小雨又问,王紫摇了摇头,却惊讶于小雨什么都知道,他跟小童一样清楚,她迟早会走的。

“仙子姐姐,如果你不走……那该多好。”小雨的头埋在王紫怀里,闷闷的说道。

经过中午的事情,下午过的风平浪静,晚上村子里的人回来也没人来找麻烦,小童似乎因此才松了口气,只一天的时间,小雨就可以下床出门了,因为这件神奇的事情的,小童高兴的忘记了别的,满脸都是笑容。

王紫却看着今晚异常明亮的月亮,正是满月之时,月华之气浓郁,正是修炼的绝佳时候,王紫看了看小童,想到她今天隐忍着挨打时身上涌动的灵力,她似乎不知道,而十六岁、也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筑基时期,但这都不是问题。

怎么样算是改变历史?王紫有些不确定,她遵循了不说话、不动用法术的规矩,若是小童的命运轨迹因她而改变,算不算改变历史?可是,小童本来的命运轨迹是什么,她又怎么能知道?

“你不吃东西吗?”

小童走到王紫身边问道,手里端着一碗米饭,还有她精心准备的菜,虽然不丰盛,但是卖相不错,王紫摇了摇头,小童只好把碗筷收了回去,转身也坐在王紫身边,双手撑着头看那皎洁的明月。

王紫捡起一旁的树脂,小童下意识的看了过来,这代表着王紫要说话了,只是这一次没看到王紫写什么字,而是在地上画了一个盘坐的人形轮廓,小童有些不明白的看着,也没插嘴。

王紫将身体上的大穴标记出来,又将灵气运转的途径画出来,知道形成一副直观的打坐冥想图,才停了下来。

“你……你是在画修炼的图吗?”小童有些不确定的问,还有些隐忍的惊喜,看向王紫,事实上她的反应比王紫预期中的快了很多,本想着,如果小童没有这些悟性的话,她便不去强求,却没想到这么快小童就反应过来了。

王紫点了点头,果然看见小童因此喜形于色的面容,却听小童又问:“你愿意帮助我修炼吗?我也可以成为修真者吗?娘亲说成为修真者会被人欺负,会不开心,但事实上,我想没有什么会比过去的七年糟糕了。”

王紫看向小童,她确实有着比很多同龄人多的成熟,胆小却不失骨气,她的母亲也许想让她和小雨过平凡人的生活,百年生死,却不想凡人的生活并没有让他们两人幸福,王紫只点了点头,她可以引导她,但要看她能领悟到什么程度了。

“我该怎么做?像这样吗?这条先代表着什么?”

小童立刻像王紫画的人那样坐好,事实上她记忆中也有母亲修炼时的样子,只是在尝试的时候,小童问王紫那条环绕在经脉中的线,那是灵力,然而王紫并不能给她演示。

王紫搭上小童的脉搏,今天就看到小童体内明明是有灵力的,果然,小童的轮海内并非一般人的空空如也,而是有一小簇灵力的,这也让她省去了最引灵入体这一项,只是王紫不太明白,一个完全不知道修炼为何物的人,是怎么做到引灵入体并且储存在轮海内的?

“今天他们打你的时候,你身上的能量是哪里来的?”王紫在地上写道。

“这两个字是什么?”小童迷惘的问,王紫顿时觉得无奈,她指的正是‘能量’二字,为什么偏偏是这么关键的字不认识?似乎也察觉到王紫的无语,小童很快又说道:

“但你指的如果是那股温暖的气息的话,我知道,以前在给小雨找草药的时候,发现一个红果,我吃了一个,后来高烧了好几天,再后来忽然又好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在后来小六他们打我的时候,只要用那股温暖的气息,就不会那么疼了,只是那股气息很少,我再去找那个小红果的时候,它已经没了。”

“就是这个。”王紫在地上写道,用树枝指着静脉中那条线,又写道:“这叫灵力,运转灵力环绕经脉一周,呼吸保持七秒一吸两秒一呼。”

小童仔细的看了看王紫写的,好在这一次没什么难的字,她都看得懂,很快就尝试起来,只是憋的双颊通红都没有成功,王紫在一旁看着,小童也没放弃,只一遍一遍的试。

小童还什么都不懂,不能内视身体,要想让她找准了经脉的位置,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而这一步只能她自己迈出,虽然艰难,但若是她成功了,她便是自己改变了自己,若是失败了,王紫也无法。

晚些时候,王紫给小雨喂了药让他睡了,小童还在不断的尝试着,足足四个时辰后,已经快要天明了,王紫满意的看了看小童,她做到了,这么短的时间内自己参透灵力的运转路径,也算是难得了。

月亮也渐渐隐去,小童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了,虽然一夜没睡,但是小童的状态看起来很好,而且比之前更好!小童激动的站起来看着王紫,眼神里满是感激,却说不出任何感谢的话来,王紫真的是她的好运!

“我已经可以打坐了,也可以短时间的指挥灵力了!”半晌,小童只报告了自己的成果。

王紫拿出一些早就挑选好的玉简递给小童,她会用神识之后这些东西功法就可以派上用场了,至于该如何修炼,如何克服困难,就要看她自己了。

小童咬着唇接过,看着手里的东西,半晌才笑着看向王紫,只是那笑有点牵强而已,却听她问道:“你、是不是要走了?”

王紫低头看了看小童,这个世界上不缺可怜人,她已经做了她能做的,小童若是真的坚强,她就该把未来握在自己的手里,她没有亲人,即便她的到来是她给她带来了幸运,但是不属于自己的,永远都抓不住。

王紫点了点头,又准备好足量的灵药,够小雨直到身体完全恢复,还有别的灵药、以备不时之需,再加上那些玉简,这些对王紫来说根本没什么,她扔了都不损失,但是对小童来说却是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

王紫完全可以给她更多更好的东西,直到她成长到一定的程度,可是没有,更多的东西需要她自己去赚,否则她会不会知道修炼和成长的艰苦,也不可能走的很远。

小童一直默默的看着王紫做完这些,然后把那些东西都装在了一个储物袋里,小童紧紧的拿在了手里。

“你不去看看小雨吗?他……”在王紫走向门口的时候,小童忍不住说道。王紫摇了摇头,既然要走就不必那些辞别了,反正不会再见。

“我能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小童忍不住跑了过来,挡在门口,看着王紫的眼神甚至带着些恳求,王紫捡起地上的树枝,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小童不舍的让开了门。

直到王紫踏着清晨的薄雾走进村子后面的草地,小童远远的跟在后面,眼泪不停的流,却不敢哭出声音,以前她哭是哭自己的弱小,现在她不想哭,因为王紫的出现让她知道她可可以变强。

清晨的草丛中的露水打湿了衣服,小童一遍一遍的抹着眼泪,小童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

王紫当然知道小童一直在跟着,在快走进树林的时候,王紫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那意思好像在说、不用再送了,小童也紧跟着停了下来,似乎知道了王紫的意思。

小童呆呆的站了一会儿,忽然转身跑了回去,她跑的很快,眼泪根本止不住,为了才相识两天的人,却是十六年以来唯一一个在她生命中留下最重的痕迹,注定抹不去。

王紫也抬起手看了看那个有着树叶标本的晶石,想到那个被捕售夹伤到的女孩,表面怯懦却深藏倔强,挥去心中的那一抹不舍,原来两天、她也会有不舍,只是在走进树林的时候,远远的传来了小童清脆的声音:

“我会找到你的,只要我活着!”

王紫的脚步一顿,被那声音中的坚定所扰,只是心想,几十亿年的光景,有可能吗?很快摇了摇头,提高警惕向前走去,前面就是修真者的地盘,她必须小心。

清晨的人很少,王紫顺利的走近了那座稍大的村镇,这里果然是修士聚集的地方,只是偶尔见到的几人都是筑基期,并不值得关注,看来这里也不是高阶修士聚集的地方。

王紫沿着村里的路一直往尽头走,神识在四处查看,却忽然发现这个宁静的清晨,在村子的另一个尽头却很热闹,王紫的脚步一转,朝着那边过去,在走到目的地时,却见人来人往,很是繁忙的样子,有几个人在指挥,高声的呐喊着。

“还有谁没来,只有这一次机会,再不来别想让大家等着!”

“出发出发!不要影响大家大家的行程,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马上出发!”

来往的人并没有注意到王紫,似乎因为那人不停的喊话,让众人都沉浸在紧张的氛围中,听到出发的催促声,所有人都跨上了自己的双翼马随着带路的人拍马而去,就在王紫到了这里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仓促聚集的众人又浩浩荡荡的离开,留下一路尘土。

王紫看了看那些人离开的地方,没怎么想就跟了上去,双翼马的速度不快,但对现在的王紫来说却不一样了,没有可以代步的坐骑,王紫只好先在路上着了一头低阶的双翼马,驯服一匹双翼马还难不到王紫。

还好这路也并不难找,只有一条大道,王紫喂了那双翼马一些灵草,那双翼马更加服帖,而且跑起来更卖力,好在用了半个时辰后听到前方大量的马蹄声,王紫这才命令双翼马不紧不慢的跟着。

前面的人大概有三十多人,都是筑基期的修为,他们似乎同属一个部族,王紫也隐约猜到,这里不论是修士还是凡人,都是以部族聚居的方式生活的,并不像后世那样特立独行。

中途经过了十几个村镇,那队人马只稍作歇息后就马不停蹄的继续走,似乎要去很远的地方,也正好让王紫一路寻找失散的人,好在并没有让她着急很久,在第十二个村子的时候,王紫一进村便发现了九幽的气息。

几人汇合的时候,王紫惊喜的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这里,九幽、简修文、卫子楚、北皇、南阙、东乾、西诀,唯独没有见到莲生。

“我们在路上碰到,本来都分散在了几处,等了一天就一起慢慢往前走了,本来想着能碰到王上你,却没想到你在我们后面。”东乾在神识中跟王紫说道,几人见面都很高兴,毕竟在这里,只有他们彼此才是自己人。

“没有遇到莲生吗?”王紫问道。

“还没有,他会不会还在王紫殿下你后面?”卫子楚在神识中道,想到莲生会在这里掉链子,不由得有些着急了。

“不会,我在那里停留了两天,也在周围着过,他不会在后面,也没有在沿路上。”王紫说道,她现在的神识能够观察到的范围已经很大,方圆千里都不是问题,她很确定那里没有莲生的踪迹。

“那我们接着走吧,慈真大师是按照乐九的规矩把我们送来的,乐九又是奔着菩提树去的,附近都是小型部落,我想大的地方应该快到了,起码应该是以同心圆的方式散发的,至于莲生,我们边走边找。”

东乾在神识中说道,其他人都点头,来时几人都驯服了各自的坐骑,代步的灵兽有了,不多久几人便又随着那疾行的人马而去。

到夜晚的时候众人只在荒山野岭露宿了一夜,第二天接着赶路,经过两天两夜路程,众人才算到了目的地,果然如东乾猜测的一致,目的地是一座大城池,而且自这里开始,四周都是相当规模的城池,好像一瞬间进入了另一个生存环境,紧张的、快速的。

王紫几人也不由的打起了更多的精神,这里已经有很多高阶修士了,大街上地元期的修士都随处可见,天字级别的修士也不少,王紫也不能在随便用神识查看了,否则引起这里的人注意,到时候就麻烦了。

跟着的那些人在城内落脚,王紫几人也不打算继续走了,现住下来亲自找人,只是在这么大的城池里找,难度似乎有些大了。

此时已经是第五天,时间已经过去四分之一,几人在客栈住下,商量了接下来的事情,这么聚在一起找太费时间了,而且本来只有乐九一个目标,现在更是变成了乐九和莲生。

北皇在街上买来了这里的地图,像他们现在所在的大城池,周围一共有八座,而这些大城池是由部族统治的,所谓在上古时期各大种族聚集,想来这便是一种形态吧。

就像这里有魔族的城池,也有人族的、妖族的,竟然有巫族的!人族已经占据了大部分的地方,而王紫在看到那个标记着巫族部落的城池时就有些移不开视线了,一直以来巫族的封印都在困扰着她,她始终找不到关于巫族封印的丝毫线索。

现在却真实的回到了巫族生存的时代,怎么能叫她不激动?可是激动的情绪一过,渐渐冷静下来后理性的思维也很快回归,现在到底是什么时期她也不清楚,巫族和影族的冲突进展到什么程度她更不知道。

如果她贸然去找巫族,以她现在封住修为的状态,就算部落会相信她,然后带她去找到巫族的族长,并且能解释清楚她的来意,就算巫族的预思逆天,能预测上古的终结、六界的开始包括几十亿年来的六界的兴衰变化吗?

不能,就算是巫族,也不可以,所以她必须掐灭自己想要在这里找线索的念头,因为他们都还要回去,她必须很明确这一点。

“我们分头行动,修文、南阙、北皇、东乾、西诀、卫子楚你们负责这五座城,我跟九幽负责剩下的这座城和剩下的巫族部落,明天一早就行动,给你们分开之后我们就不能联系了,给你们五天的时间,到时候在这里集合。”

王紫说道,在这么大的城池内地毯式的找,要克服修为的限制,要克服可能突发的状况,要应对可能撞上来的麻烦,顺利完成的难度可想而知,可是王紫也必须相信他们。

“虽然不能联系,但是还是拿着这个吧,这是信号弹,若是有紧急情况一定要通知彼此。”北皇说道,拿出了实现准备的信号弹,这些都是军用的东西,虽然简单,但在这种环境下却很实用。

各自分工之后,经过一晚的休息,第二天一早几人便分开行动,赶赴各自负责的城池,王紫和九幽一起行动,一来王紫知道九幽会不放心她,二来她也希望九幽在身边提醒她,毕竟如果进了巫族的话,她担心她会有失控的时候。

在现在的城池,王紫和九幽是分开行动的,所以找寻的时间缩短了一半,只用了两天时间便结束了,只是遗憾的是,并没有什么收获,在日落之前王紫和九幽赶到了巫族部落所在的城池。

走在夜晚的大街上,王紫不着痕迹的四处看着,这里的人看似与一般的修士无异,却大多是都是巫,并非道派,很多人肩膀山站着巫灵,巫灵都是巫很珍视的伙伴,一生只有一个,命格相通,而除了天心之外,王紫还是第一次见见到如此多的巫灵。

似乎是因为在几十亿年后的六界,只有她一个人是巫,那样的不同,甚至是异类,所以真的走在巫族的部落中时,虽然不是她的时代,却有种回归的感觉,看着街上欢声笑语的人们,巫与其他种族的人都相处的很融洽,可是他们现在怎么会想到,也许就在不久后,六界开始,然后巫族就会迎来来自各大种族的排斥。

九幽握住了王紫的手,似乎在唤回她的神智,不让她想太多,王紫看了看九幽,轻轻笑了笑,只是有些感慨而已,晚上两人逛了一些地方,还是没发现,夜深后城内的人都安睡,他们也不适合再去找人了。

“不知道其他人进展怎么样了。”王紫在神识中说道,窝在九幽怀里,不想睡却不能不睡,不能用灵力的她现在必须保持最佳的状态,不然还怎么去找人,只是在丝毫消息都没有的时候,难免会焦虑。

“有没有结果再过两天就知道了,小公主,你要相信会找到他们的,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会一起回去。”九幽紧了紧怀抱,一手捂在王紫的眼睛上,强制性的让她的视线进入了黑暗。

“唔。”王紫点了点头,让自己快点入睡,就两天,有没有结果再过两天就知道了。

第二天,王紫和九幽照例早早的起来,只是今天的早晨,这座城好像与别处不太一样,王紫和九幽出门就看到各家各户,甚至是街面上的店铺都在悬挂红绸,很热闹的样子,没有多久大街上便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来往的人似乎都很高兴,甚至有些兴奋,这一点都不符合清冷的早晨,王紫虽好奇,却还是先去找人了,只是渐渐的收集到了路上行人的消息,今天竟是巫族部落族长之女大婚的日子。

这个部落也不算小了,而且在巫族中的地位也不低,而族长的女儿天赋极高,颇受部落的重视,而且近年才二十三岁芳龄,自她十六岁成人起,各族联姻的意向就收到无数,这个时代部族联姻是很常见的事情。

尤其是这个部落,世代都是女子继承族长之位的,也就是说,这个女儿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族长,身份就更加特别了。

只是那女子却一直没选中自己想要的,倒是让不少公子惦记了很久,可就在前几天,族长忽然宣布要给她办婚宴,而且是罕见的盛大婚宴,全城宴请宾朋,所有门户都要悬彩庆贺,而这一天来到城内的人,都可以前去参观婚礼,并且可以享用婚宴。

而婚宴上必然都是名品珍馐,一般修士难得一见的东西,今天却可以管饱,搁谁谁不心动啊,所以今天的城内格外的热闹,人也格外的多,距离吉时还有三个时辰,却已经有很多人向婚宴的地点去了。

而对于那神秘的新郎,来来往往不少人议论到底是谁拿走了族长女儿的芳心,碎了无数想联姻之人但心,只是议论来议论去,却没有一个准确的,有的说族长的女儿救了一个美男子,却对那男子一见倾心,非他不嫁,只是此人身分不明,无法下聘,赫!身分不明?就这还义无反顾的嫁了?而且还是由巫族的部落大肆操办婚礼?

有的说是巫族有长老算过,说小姐的天命之人近期将至,而刚巧小姐在历练是见到倾心之人,由此决心嫁之,大家都知道巫族的预思很玄乎,也就没什么质疑的声音了。

不管怎么说,这新郎官似乎都不是大家熟知的大部落之人,身份成谜,还是忽然间冒出来的,只好感概这人的运气太好了,竟然能让挑剔的族长之女改变了态度,而为什么要大肆操办婚礼,全城宴请这么铺张浪费?

坊间传言此届族长修为已到关卡,族长之位也坐了有些年了,如今这场婚宴,不单纯是给嫁女儿,还是为了宣布传递族长之位,双喜临门,而那个新郎官身份来路不明,但恐怕也不足以让巫族担心,说不定他们正好高兴让那男子入赘,反正作为巫族的族长也是不可能外嫁的。

诸多传言不知真假,好奇也好,纯粹凑热闹也好,越来越多的人结伴前去婚宴所在的地方,趁着时间早占个有礼的位置。

王紫却看了看九幽,在他眼中看到同样的怀疑,忽然出现在这里的人、身分不明的新郎官……会是乐九或者莲生吗?

“去看看。”九幽的声音在王紫脑海中响起,正合王紫的意,有了这样的怀疑,他们也不可能安心去找人了,好不如先去看看再说。

------题外话------

嗷嗷好累,之前手指因为码字很僵硬,速度很慢,现在虽然好点了,但是要多运动,我之前跟一朋友说过,然后她今天神秘兮兮的送我一握力器,然后很严肃的跟我说:“你还是锻炼一下你的手指吧!”

我默默的收下,今晚就试了试,效果还不错,所以我在想,长时间锻炼下去,传说中的一阳指、弹指神通、葵花点穴手、九阴白骨爪什么的,也许都不是事儿!所以你们以后见到我一定要小心我……的手指(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