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佛图出事,单纯姐弟

王紫在原地紧张的等北皇四人醒来,可以炼化就好,最起码现在她可以确认四人是安全的,可一直等了半个时辰,四人都没有动静,围观的修士见战斗终止,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让自己从刚才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此时众人都识相的退的远远的,但是却不舍得离开,还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躲躲藏藏的样子不想走却又不敢靠近。

“他们没事,这样的能量会在他们身体里停留一段时间,但你应该相信他们,身为你的亲卫不会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简修文在王紫身边说道,虽然不太明白王紫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到底也是魔界之人,对王紫刚才的反应很清楚,那分明是魔化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王紫竟被魔界的高手注入了能量,而且还是邪恶的能量。

“我知道。”

王紫说道,头发早已变回了墨色,眼睛也恢复了正常,她确实知道,甚至很清楚,只是对于这种将危险转嫁给别人的事情,她没有办法理所当然的接受,尤其是北皇四人在她心里根本不是机械的亲卫,他们性格鲜明有血有肉,是她的亲为也是她的朋友,就算结果是好的,在任何事情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她确实把危险推给了他们四人。

简修文看了看王紫,一时也无法再说什么了,她看不得身边的人因为她而受伤,这是王紫身上很珍贵的一点,她对这个世界冷漠,却把攒下来的热忱都给了身边的人。

简修文取出口袋里的金丝边眼镜戴上,他的师妹优点太多了,他也许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去发现,而这个发现的过程注定是不可自拔的,开始了便停不下来。

“吼吼……”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紫也渐渐冷静下来,总算听到了不知道闷闷的吼了很久的声音,是貔貅,虽然被制服了,但是它一直在挣扎,声音从喉咙中发出来,愤怒的情绪很明显。

王紫看了看北皇四人,暂时放下心来,转身去看那貔貅,却见貔貅被青龙的困龙索绑着,王紫在距离它一米远的地方站定,抬起头刚好看到那双拳头大的眼睛,赤红的像是着火了一般,见王紫走过来,那貔貅张着满是獠牙的巨口,想攻击王紫,可是被困的死死的动掸不得。

“怎么散去它体内的邪气?”王紫问道,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擒住了它,总要有始有终才是。

“带回佛门吧,交给慧远,他应该会有更好的办法。”青龙说道,也看着貔貅,现在的貔貅满身怒意,已经完全没有了它本来应该有的样子,让它彻底恢复,那会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

“嗯。”王紫点头,想来也是,如今时间已过七天,乐九还没有消息,虽然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她还有有些担心。

“丫头。”

正在王紫这边想着佛门那边的事情时,却听慧远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说曹操曹操就到,王紫转身看去,却见慧远的身形自远处而来,飞身落下,面色有些不好。

王紫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慧远忽然到来本来就不正常,就算是有事情,也不至于他亲自前来……

“佛图出事了吗?还是乐九怎么了?”王紫迎了上去,快速的问道,心中有些忐忑的等着慧远的回答。

“佛图出事了。”慧远沉声说道,王紫一惊,其他人的感觉也并不好,虽然有些残忍,但是不能不说,慧远接着说道:“佛图跟乐九的联系断了,应该是乐九那边出事了,现在……”

慧远后面说了什么王紫已经没有听清楚了,她只知道,佛图跟乐九之间的联系中断,那意味着乐九回不来了,想到那个低声浅语间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到他的乐九,真的出事了……

王紫对乐九的能量甚至是有些崇拜式的信任,她一直觉得,只要是乐九出手,就没有搞不定的事情,可是就是这样神一样的人,也会败给时空这个迷一样的漩涡。

“佛图还能不能开启?”半晌,王紫只问了一句,其他人听了都皱眉,却没有阻止,那天不是决定过了吗,如果乐九回不来,他们就回去找他。

“能,但是丫头你真的要去吗?这件事情你必须考虑好,六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处理。”慧远沉默半晌,他太清楚王紫决定了一件事情后几乎疯魔的坚持,谁也挡不住,可是她如果去了,后果可能会和乐九一样,同样被困在上古。

“师傅,我们先回佛门,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如果有可能的话,你还是派人善后一下。”王紫抬头,眼神清明,已经变的很冷静,这样的她不应说什么,答案已经很明确了。

“这里你不用操心,我先送你们回佛门。”慧远看了看四周,很快明白王紫所说的发生事情是怎么回事了,这里一片狼藉,双阴城的修饰不少,有些事情还是要处理的。

王紫走到北皇四人身边,却见四人也正好醒来,脸色比之前好了很多,那力量很强,要把那力量完全炼化还需要一段时间,青龙拽着巨大饿貔貅,一行人火速的离开了双阴城,只留下城里还没回过神来的一众修士。

“师傅,这是貔貅,只能交给佛门了,它的兽核在吼下两寸的地方,汇聚了太多的阴邪之气。”经过一个时辰,王紫一行进入了佛门所在的群山之中,慧远带着他们抄了人烟罕至的小路飞掠回万清寺,途中王紫跟慧远说道。

“好,这个丫头放心,为师会办妥,到佛塔还有些时间,丫头你再仔细想好,三思而行。”慧远说道,至于那貔貅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也不是追根问底的时候,慧远只看了一眼便应了下来。

“不用想了,师傅我一定要去,你无需将我们和乐九的去想告知花溪谷,若是二十天后……不,没有这个可能,最多二十天,我们一定会回来。”

王紫说道,脚步不停,慧远却转头看了看王紫,看她冷静疾行,看她气息沉稳,看她势在必得,一如在华夏那间小寺庙,那时她曾说“若是这天要阻我,我便反了这天如何?”。

他至今记得清楚,这样的话从那个瘦弱的小女孩口中说出时的震撼,那种坚定和无畏,好像她说得出就做得到一样,无论她做的事情有多么的逆天。

又是一样的感觉,他从佛门前去找王紫的时候就在犹豫,因为他不愿意看到王紫也去淌这趟危险,如果后果会跟乐九一样,他余生定不会原谅自己,只是现在,他心中莫名的安定。

从华夏的佛顶山出来一路到现在,王紫做的那件事情不是逆天而行的?以前的种种她都能淌过来,这次、他也必须相信,她依然可以!

“好,就二十天,师傅能你回来,我们都等你回来。”想着,慧远沉声说道。

有过半晌,几人终于到了佛塔所在的小院,那慈真大师和方丈在塔前站着,似乎在专门等他们,直到几人停在近前,慈真大师缓缓直接说道:

“乐九施主怕是用了灵力,佛图已经跟他断了联系,佛图现在可以送你们回去,但是你要切忌不可让青龙诸位施主现身,两个上古神兽出现在同一个空间内,即便什么都不做也是违反法则的,佛图也会断开,二十天,诸位施主回来便回来了,若是回不来……也不可妄改历史,否则未来极有可能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发生巨变!”

“慈真大师放心,弟子谨记,我们寻了乐九便回,即便拿不到菩提树的心血。”王紫说道。

“好,诸位随我来。”那慈真大师竟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侧身请王紫几人入塔,王紫却忽然道:“慈真大师稍等。”

那慈真大师停住脚步,王紫转身看向身后的人。

“小主人,你万事小心。”青龙说道,除了嘱咐王紫小心他真的想不到别的什么可以说了,好在九幽随行,这是他最放心的。

“媳妇儿别被上古的花花草草迷了眼啊,最多二十天,等回来你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混沌笑道。

“好。”听着几人关心的话,王紫只认真的点头,将青龙几人召唤回了赤灵。

“我随你去。”简修文说道,他必须去,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可能放心的下。

“主人你别想着赶我走,反正我是一定会去的。”等王紫的眼神落在莲生身上,莲生挺起胸脯坚定的说道。

“王上,你在哪我们在哪,你活着我们才有存在的意义。”东乾说道,这次不是六界内的简单分离而已,就算王紫命令,他也不会听。

“走吧王紫殿下。”卫子楚直接说道,现在想来不是王紫的契约兽还是有点好处的,最起码他还可以过一把上古旅行的眼瘾。

“那就一起走。”王紫说道,她还什么都没说,这些人就把她要说的话都堵回去了。

“阿弥陀佛,施主请。”

那慈真大师道,带着几人进入塔内,佛图供奉在七层塔顶之内,而且这佛塔看似平凡,却内有乾坤,想要闯入七层塔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每一层都设置了花样繁多的陷阱,那慈真大师竟然是对他们大开后门了。

之前只字未提想要用这佛图的难处,竟是一开始便这么信任他们,一路上打开了塔内的通道,进入塔顶,而佛图的开启必须是由看守人施法的,所以别人就算想启动佛图都不可能。

慈真大师施法结束,却见那敞开的佛图之上隐隐浮现残缺不全的字眼,渐渐的拼凑起来,形成一副定格的图案,而在那图案成型的一瞬间,王紫一行被一束光笼罩,很快便消失了踪影。

塔内只剩下慈真大师、方丈、慧远三人,慈真大师收势站好。

“师叔,你为何不阻止他们?佛图本是禁物,你却连翻两次让他们用。”

慧远终于忍不住问,之前的担心不全是因为佛图的危险性,还有佛图在佛门本是禁物,知道的人都少之又少,可慈真大师却两次让乐九和王紫回到上古,佛门不愿参与六界的俗事,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而慈真大师这样做分明是坏规矩的事情。

况且若是乐九在上古做了什么,影响到未来的格局,这更是罪过!慈真大师不可能不知道,却还是做了。

“阿弥陀佛,天意如此,师弟静待结果吧。”

那慈真大师缓缓的说道,并没有慧远的紧张,转身离开了,慧远不知这天意如何,却隐隐知道许是王紫本就有此一劫,看了看那已经恢复成一张白纸的佛图,也转身跟着慈真大师离开。

却说王紫,在落入时空漩涡之后,经历了不知多久的传送才到达了目的地,从天而降,可是王紫落下的地方显然不太好,正式一片湖泊,呛了一口的水,王紫钻出湖面,私下看了看,却见离岸边还有些距离。

岸上是萋萋芳草,这湖泊地势低,王紫看不到更远的地方是什么情形,却也来不及多看,划着水向岸边游去,在来的时候她就已经自行封闭了她的灵力、魔力、巫元力、佛陀灵力还有星魂力,她担心会在某个时候忍不住用到。

而游泳,王紫已经多久没游过了,基本上自修炼的那一天起,她就告别了这项运动,若是现在修为可以拿出来用,她只轻轻一跃就到了岸边,而不像现在这样,花费好长时间才可以过去。

而且王紫也没忘了现在她应该就已经在上古时期的了,她还必须提防这湖泊里会不会忽然窜上来一个灵兽,那场面可不是闹着玩的,想着王紫的动作更快,不多久就游到了岸边,一刻未停的上岸走了十几米,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缓缓的调整了一下呼吸,王紫拧着身上的水,从赤灵中拿出毛巾擦了擦头上的水,同时私下看着,她现在正坐在高处,可以将四周的景色尽收眼底,她背后是一片广袤的草地,而在越过草地之后隐隐能看到密集的房屋,像是村庄一样。

“我到了,很安全,只是跟其他人分开了。”王紫在神识中跟一直等消息的青龙一行说道,她确实没想到,到了目的地之后他们竟然分开了,这一点慈真大师没有提起过,所以她也没做准备,希望能快点找齐所有人。

“呼,你安全就好,这样的时空轮转,慈真大师设定的地点是一样的,就算分开,你们的位置也不会太离谱,所以不用担心,你现在附近找地方安身,不要偏移太远,你们会很快汇合的。”

青龙松了口气说道,他们不能在外面陪着王紫,什么都看不到确实很担心。

“前面有村子,我先去看看。”王紫说道,起身朝着那村子走去。

“上古生存的种族很杂,凡人也大量生活在这里,修炼之人一般是不会对凡人动手的,小子你绕开修炼之人,只要表现的安分一点,不会有人注意你的。”

卫子谦也说道,虽然这样有点为难王紫了,但是必须这么做,她才有可能顺利度过这二十天。

“好。”

王紫答应道,走近了草地之中,那草直长到王紫膝盖处,有些地方几乎没过了王紫的腰,拨开草丛向那村庄走去,还好王紫的体力一直不错,虽然武道的等级并不高,但给她的身体强化了不少,走些路到不会费劲,刚才掉进水中湿透了衣裳,现在被太阳一晒、风一吹,也很快就清爽了。

接近那村庄时,却见村口离着一个三十几米高的旗杆,上面一面烫红的旗子,用繁体字写着两个两个大字——“钱汤”,王紫驻足看了一会儿,这应该是个叫做钱汤的村子,现在村里很安静,王紫在想着要不要进去,不知道这里的人会不会很防备。

想了想王紫决定该是不要从村口大摇大摆进去了,西边是一片小树林,先从侧面看看情况再说吧。

其实从那个湖泊开始,王紫就发现这片地方很安全,虽然不能用法术,但是她的神识不受限制,方圆百里并没有什么危险的灵兽或者人存在,而这个钱汤村,莫不是刚好就是凡人聚集的村子?

走在高处,王紫向村内看去,却见几乎没有人,王紫有些疑惑,一直往村子后面走去,又过了半晌,王紫忽然停下脚步,上面隐隐传来笑声的啜泣,王紫顿了顿,还是走了上去。

却见一个少女坐在地上,脚踝上夹着一个捕兽夹,鲜血淋漓的样子,她似乎挣扎了很久了,让伤口更加可怕,腿部已经青紫,看起来困在这里已经有些时间了,那女孩坐在地上哭着,头发挡住了脸,王紫看不清她的面容,而她抱着腿的手上却拿着一株带血的草药。

王紫走了过去,本想说让她不要再动了,却忽然意识到她不能说话,只好加重了些脚步,踩断了路上的一根树枝,那女孩果然发现了,似乎没想到有人会来,吓了一跳,抬头看向王紫,面目清秀,梨花带雨,还有些警惕和防备,却在看清王紫的时候,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王紫蹲下来看了看那个捕兽夹,从踏进这片树林的时候她就遇到过很多,想来这片树林是人们埋下专门对付低阶的野兽的,而这树林便是用来打猎的,所以王紫走进来的时候才更放心。

只是这女孩应该知道吧,却还是被这里的陷阱伤到了。

拂开了地上的树叶,很快找到了控制捕兽夹的机关,王紫慢慢的拆了下来,疼痛唤回了那女孩的神智,本想推开王紫的,却没想到这个仙子一样的女子在帮助她!她是做梦了吗?

那女孩小声的哭着,虽然很想忍住,但是真的很疼,直到王紫把那捕兽夹拆下来仍在一边,那女孩才松了口气。

王紫站起来,本想离开,却又一想遇到一个人不容易,不如先从她这里打听些消息,便又转回身来,那女孩眼巴巴的看着王紫,本以为她要走,犹豫着该怎么开口道谢让王紫先别走,却没想大她忽然转过身来,那女孩缩了缩脖子,有些怯懦的样子。

王紫看向那女孩手中攥着的草药,是陈年槲香,是灵药,但也不是特别珍贵,那女孩见王紫的目光停在她的草药上,忽然变得警惕起来,把草药收回了怀里,看的王紫有些好笑,不过这女孩这么保护这草药,定是有重要的用处的。

王紫四下看了看,在地上采了些草药,都是外伤药,还有防感染的,她治不了什么大病,但是治外伤的药还是知道些的,用石头捻碎了,期间在药末里参杂了些赤灵取出的丹药,敷在那女孩别捕兽夹伤到的地方,车了片衣料包扎好。

那女孩一直看着王紫做完这些,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她刚才还在防备王紫呢。

“你是仙子吗?你是药师吗?你是仙子药师吗?”那女孩连续问道,有些傻傻的样子,眼前的人太美了,是她见过最漂亮的人!

王紫摇了摇头,这么童真的问题,她还真的不好回答。

“谢谢你救我,但是我没有能支付给你的灵石……”那女孩清脆的声音接着说道,只是这一次生命明显低了很多,在这里请药师是要很昂贵的灵石的,却见那女孩在怀里掏了掏,拿出一个小布包,小心的大开,却见里面还包裹着一层,随后双手捧着送上前来,口中说道:

“这是我娘亲在我九岁生辰的时候送我的礼物,它跟着我七年了,现在我把她送给你,当作谢礼,好吗?”

王紫看去,却见那时一个系着银丝的项链,项链上坠着一对晶莹剔透的晶石,两个晶石内都有一片翠绿的树叶,不知是化石还是人为的,很漂亮,虽然不值钱,但是在王紫眼里它的价值和那个女孩心里一样重。

因为她很明显的能看到那女孩对这个项链的珍惜和不舍,因为这项链在她心里代表着母亲……

王紫摇了摇头,把那女孩的手推了回去,她不能要,可那女孩却急了,以为王紫不收是因为这项链没有价值。

“这是我身上最珍贵的东西了,它一直保佑我,也会给你带来好运的!”那女孩咬着唇倔强的说道,眼泪似乎又在眼眶里打转。

王紫心中叹了口气,用脚踢开地面上的树叶,拿了跟树枝写道:“我不要酬劳,只是顺手帮助你。”

那女孩看着王紫写的字,看了半晌却只看懂“我不要,只是……你”六个字,她涨红着脸,不好意思告诉王紫她识字很少,自从娘亲去世后就没人再教她识字了。

王紫看着那女孩的样子,见她吃吃没说话,心想莫非她看不懂?又用繁体字写了一次,那女孩更看不懂了。

“这个给你!”

那女孩忽然把手里的项链塞进王紫的手里,扶着旁边的树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就要走,可没走了几步就一个踉跄,面朝下栽去,王紫疾走两步搀住她,那女孩惊魂未定,抬头看王紫时忽然一下就哭了起来,而且不是刚才那小声啜泣,而是嚎啕大哭!

王紫狠狠一愣,这算什么?那哭声在树林里一圈一圈的传了出去,王紫扶着那女孩搞不清状况,怎么忽然一下就哭成这样?偏偏她还不能开口说话,只能耐心的等着那女孩的云收雨歇不要再哭了。

刚开始王紫还在无措,若是让村子里的人来,恐怕要误会她欺负人了,到时候她可是有口难辩了,可是到后来,那女孩的哭声太悲伤,太压抑,王紫也渐渐的没去想那么多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女孩的哭声渐渐消失,只是不断的抽泣着,扑在王紫怀里,眼泪都沾王紫衣服上了,等到她彻底停下来,却埋在王紫身上没脸起来了。

王紫轻轻碰了碰那女孩,想确定她已经没事了,那女孩这才漫漫的直起身来,哭过之后眼睛通红,这时候脸也通红,连脖子上都红红的,却听她有些羞怯的说道:

“对……对不起,只是自从娘亲去世后就没有人像你这样关心过我了,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

那女孩又变得有些不安,今天出来找草药,却被捕兽夹夹到,在她以为今天可能会死在这里时,却遇到王紫,因为项链的事情又想到了她的娘亲,多年来的委屈不知道怎么就藏不住,一瞬间哭的昏天暗地,可是现在冷静下来,她又在担心王紫会不会责怪她了。

王紫让那个女孩扶着树干,自己走开,那女子伤心的低下了头,这个让她一见面就很喜欢的仙子,终究是不会理她这种凡人的,只是还没等她的情绪蔓延出来,却见王紫又返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根分叉的树枝,让那女孩手里拿着借力,同时搀起女孩另一只手的,往坡下走去。

“仙……仙子你……”那女孩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王紫,都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了。

王紫皱了皱眉,那女子立马闭嘴了,只是走两步就看一看王紫,她想问仙子是从哪里来的,想问仙子是要送她回家吗,想问仙子……难道不会说话吗?

这么完美的仙子,如果不会说话,那上天真是太过分了。

直到走出树林,站在进村的路口,王紫停了下来看向那女孩,那女孩愣了一下才赶紧说道:“这边。”,说着指了指左边的路,王紫这才搀着她继续走。

听着那女孩的指挥,七拐八拐的走回了,她住的地方,想着也不会很好,却没想到这么差,三面坑坑洼洼的土墙,一扇破破烂烂的木门,正面两间矮房,小院只有不到三十平米,院子里搭着一处锅灶,堆着些许柴火。

“这是我家,仙子请进。”

那女孩小声说道,似乎因为这批烂的院子有些局促,仙子一定没来过这么糟糕的地方吧,王紫只看了一眼就扶着那女孩进了正面的矮房,一进门就听到一声虚弱的咳嗽,那女孩顿时挣开了王紫,跳着进门,似乎很紧张。

王紫跟在后面,却见屋内床上躺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那女孩跳进去趴在床前,紧张的说道:“小雨姐姐回来了,姐姐带回了药,这次小雨一定会好的!”

“咳……咳咳,姐姐,你不要骗我了,每次都会好,每次都没有。”那小男孩的声音很轻,王紫却看见那女孩又在哭了,偷偷抹了把眼泪,又笑着说道:

“不会的,这次是真的,小雨你不相信姐姐了吗?”

“相信,小雨相信……”那小男孩虚弱的说道,虽然他幼小的心里知道自己也许哪天也会向隔壁的陈爷爷一样,再也睁不开眼睛,说不出话,只是现在却好像在安慰那女孩一样说道,说着闭上了眼睛,似乎很累的样子。

“好,那小雨睡一会儿,姐姐这……”那女子赶紧说道,这在这时却看见被她忽略的王紫走了过来,那女孩改了口,接着说道:“小雨先别睡了,看看谁来了!”

也许是那女孩的声音太神秘,也许是因为这个强盗都不会光顾的家会迎来客人,吸引着那小男孩很快睁开了眼睛,却正好看到了走过来的王紫,那小男孩清澈略带疲惫的眼神仔仔细细的看着王紫,还用自己的手揉了揉眼睛,看向了那女孩道:

“姐姐,这是仙子吗?”

那虚弱的声音里却满是开心,给那病弱的身体注入了活力,王紫听着,忽然很不是滋味,两个小孩,那女孩十六岁,看起来却像十一二岁的小孩,男孩更瘦弱,可是两人都那么单纯,如此稚嫩的话语,她竟无法回答,仙子在他们心中也许是美好的象征,她不是,却不愿否认,因为那代表着两个小孩心里的向往。

她现在想的是,为何落在这里,为何遇到两个这样的小孩……

“对啊,她是仙子,仙子是药师,所以姐姐这次说你的病一定会好是真的!”那女孩高兴的说道,充满了希望,可是在转身看王紫的时候却露出祈求的神色,好像在让王紫帮她圆这个谎一样。

“真的吗?仙子会救我吗?”那小男孩眼中也迸发希望,他也是想或者的吧,毕竟外面的蓝天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了,草甸外的湖泊他也很多年没去过了。

王紫点了点头,坐到了床上,那床发出吱吱的声音,那女孩有些局促,那小男孩还不懂,只是因为王紫的接近而高兴着,顿时想要做起来,只是一用力就咳嗽了起来。

王紫赶紧扶着那小男孩把他放下,探了探脉,那小女孩找来的陈年槲香是治肺病的,可小男孩咳嗽不知是因为肺病,而是小小年纪身体内的各个器官都已经亏损的不像样子,若是就这么下去,活不过七天了……

王紫忽然有些难受,看着那小男孩眼中的天真的好奇,跟卫子谦要了些缓解疼痛的药,身体成了这样,他每天要承受的疼痛不知多少,可是这小小的男孩却一个字都不说……

王紫打开那玉瓶的时候,那女孩狠狠的惊了一下,这可是药师手里才会有的东西,王紫真的是药师吗?而在王紫喂给小男孩药的时候,小男孩很信任的吃了。

王紫在床上坐着陪了小男孩好久,那小男孩不停的说着‘仙子的医术好厉害’‘小雨现在好舒服’的话,咳嗽也忽然好了很多,看的那女孩也在不停的笑。

王紫只敢喂给那小男孩四分之一的药,止痛很明显,所以那小男孩说的舒服是真的,要想治好他还需要些时间。

那女孩也渐渐高兴起来,看着王紫的眼神带着崇拜,她说她叫小童,弟弟叫小雨,小童十六岁,小雨十一岁,没有姓氏,因为娘亲说他们没有父亲,村子里没人帮助他们,因此祠堂只庇佑同宗的人,他们一家人理应被处死的,但是娘亲是修真者,上交了很多灵石才让他们在村子里住下来。

而在七年前娘亲去世后,更没人管他们,还抢去了他们家所有值钱的东西,弟弟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卧病在床,漫漫的再也没起来过,小童没说这七年他们是怎么挨过来的,但是不用说王紫也能猜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雨睡着了,睡梦中还在笑,小童看着也跟着笑。

王紫起身出了门,小童很快也跟了出来,见小童紧张的样子,王紫在地上写道:“我不走。”

“你真的不走吗?你没有骗我吗?”小童高兴的说道,她正好认识这三个字,见王紫点头,小童几乎高兴的跳起来了,围着王紫走来走去,似乎没办法平息心里的激动,她很喜欢王紫,小雨也很喜欢她,她是真的不希望王紫离开。

“我识字不多,娘亲去世后我便没认字了。”

小童小声说道,现在对王紫的防备低了很多,所以才敢说出这些,王紫点了点头,却忽然听到几声‘咕咕……’的声音,王紫看向小童,却见小童羞窘的捂着肚子,脸漫漫的又变的通红。

这一次王紫反应很快,他们是需要吃东西的,但看样子她家里也没有吃的。

“你看着小雨,我去找吃的。”王紫在地上写道,没有写复杂的字,那女孩似乎也看动了,只是有些犹豫。

“我饿了。”王紫又写道,这次那女孩才点了点头。

王紫出门,只是在村子里看了看,没有真的去找吃的,从小童口中得知村里的大部分人会在白天结伴出去打猎,晚上才会回来,所以才没什么人在。

王紫从赤灵中找了些吃的,还好狂鸟当初在赤灵收罗了不少低阶灵兽,不至于拿出来都是大鱼大肉,王紫提了一只跳跳兔回去,这里的人都打猎,应该主食也就是些肉吧。

只是王紫刚刚走到村后的小路上,就看到了着急的四处张望的小童,直到看到王紫,小童忽然奔跑了过来,停在她面前抿着嘴不说话,眼眶红红的似乎又要哭。

王紫一顿,她该不会以为她不回来了?真怕她再来一个嚎啕大哭,王紫把手里的跳跳兔提到她面前,果然见她转移了注意力,只是……

“好可爱啊!仙子你在哪里找打的?好可爱的兔子!”小童很高兴,但不是因为食物,而是一只很可爱的小动物,而那本已经做好赴死的准备的兔子,现在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生机,卖力的在小童怀里蹭着。

看着小童那么激动的抱着本该是他们午餐的兔子,王紫默默的从赤灵里摸出一直被狂鸟拔光了毛顺便宰好的鸡,小童似乎没注意到……

对于小童的厨艺,看王紫能一点都不勉强的喝了两碗汤就知道了,因为炖汤比较补,还有调味料的限制,小童做了鸡汤,小雨很高兴,一个劲儿的求王紫别走了,王紫没说话,也不能说话。

至于那只跳跳兔,就远远的躲着王紫,认准了她的救星小童,时刻黏着小童,王紫对这些视而不见,她还不至于跟一只兔子过意不去。

晚上的时候村子里果然很热闹,亮起了百家灯火,但是大家似乎都聚集在祠堂分食今天一天的成果,欢声笑语,对比起这里的偏僻,那里确实热闹的不得了,不知道平时小童看着这番情景,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王紫惊讶于看似柔弱的笑容那么坚强,若不坚强,也不会带着小雨坚持了七年,七年,对于一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小孩来说,是多么的漫长……

王紫掏出白天时小童给她的项链,坐在一边的小童有些不舍的看着,但是坚决拒绝收回来,给王紫的时候是想酬谢她,可现在是真的想送给她,那项链代表着好运,而对于小童来说,王紫的出现就是她的好运,是她和弟弟的好运。

王紫拿着项链鼓捣了半晌,把其中一个晶石摘下来,自己取了一根绳子穿好,绑在了手腕上,把原来的项链递给小童。

小童愣了半晌,开心的接了过来,小心的戴在脖子上,这样的话,母亲给她的东西还在,只是分了一半给王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