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七章 遇敌!能量传输

“一千年万年前,第九代貔貅还是鬼界地府的护府神兽,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消失了,就是不知道这个貔貅是第几代?”

半晌莲生说道,皱紧了眉头,变成了这样,还有可能恢复到本来的样子吗?

“师妹想救它?”简修文看向沉思的王紫,他知道这种事情既然让王紫碰上了她就不会不管的,王紫身边的上古神兽很多,而且都是她爱的人,潜意识里,她定然不愿意看到同为上古祥兽的貔貅陷入这样的境地。

“我在想办法,要先破坏他身下的阵法,还要有一定的把握散去他体内的邪佞之气。”

王紫说道,可是破坏阵法难不倒她,但是要想散去他体内的邪佞气息,她还没有足够的把握,因为不清楚他身体的变化是什么样子,能不能清除干净。

“你做不到将它的兽核净化,但是可以散去一部分让它恢复意识,只能先制服它日后再想法办。”简修文说道。

“只能这样了,北皇,”王紫上前一步说道,而见王紫动了,那貔貅匍匐着身体冲着王紫更加愤怒的吼,似乎是因为敌人迟迟不进入它的共范围而焦虑。

“王上。”北皇应道。

“一会儿你负责斩断貔貅右前肢上的锁链,要小心。”王紫说道。

“好。”北皇认真的点头。

“东乾和南阙负责将掩护北皇,西诀、莲生、简修文,在貔貅恢复部分行动之后,你们三人间将它因开,空出它身下的阵法,我来破阵。”

王紫接着说道,身后几人同时点头。

“王上也小心。”

北皇上前,在王紫身边说了一句便飞身而起,东乾和南阙也紧跟着飞去,那貔貅见在远处站着的敌人终于飞了过来,憋了半天的火气一股脑的散发了出来,怒吼一声,那声音直真的洞内都颤了几颤!

北皇祭出巨剑,闪过一条飞来的铁链,直奔貔貅的右侧,巨剑举起,重重的落下,“锵!”的一声,火星四溅,声音刺耳,然而那锁链并没有被这一击斩断,北皇也没有惊讶,身体一旋,蓄力紧接着又是一剑!

东乾和南阙左右掩护北皇,抵挡着貔貅暴怒的攻击,而在北皇连劈六剑之后,最后一剑聚集了全身的魔气,声势浩大的劈下,终那金色的粗壮铁链终于崩裂,而那一剑的威力还没有减退,直砍入地底十几米深才止住。

“吼吼……”貔貅连吼几声,这一次是兴奋的,身体猛的站起,但是受到其他四根铁链的束缚,它能够移动的距离就还有两三米远,然而这也比它多少年来一动不动强多了,它现在迫不及待的想活动活动筋骨!

那根铁链砍断之后留在貔貅手上一截,让它正好用这个做武器,猛烈的挥向分布在它身边的人,简修文见北皇已经得手,飞身过来,手中忽然出现一把月牙状的大刀,寒气逼人,简修文在貔貅掠过,貔貅正在对付北皇、南阙、东乾三人,没注意到这个时候有人偷袭,那森寒的刀划过它坚硬的皮毛,留下一道常常的伤痕。

“吼……”

那貔貅怒吼一声,身形一扑,同时前掌向简修文攻去,简修文不慌不忙的迎战,莲生也加入进来,而在那貔貅偏移了原来的地方之后,王紫快速的落在那阵法旁白,眼睛立刻向那阵法看去,脑海中不停的过滤着可能破阵的办法。

“不行,把它左前肢和脖子上的链条一并砍去!”

半晌,王紫冲着简修文几人喊道,这阵法竟然比她想象的还要复杂,其中浮动着巨大的阴邪之气,她甚至不敢保证,如果破阵的话,被压抑在阵法种的阴邪之气跑出来会给这双阴城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而双阴城目前有三四百人,或许一个都活不了……她为救貔貅,却不能救一人而害那么多人,为了避免这样恶劣的结果,她必须参透这个阵法才能下手,而貔貅的身体挡住的一部分却必不可少。

“我负责脖子那的。”

简修文说了一声便闪身过去,却见简修文双手握在刀柄上一扭,而那本来的月牙形大刀顿时在反方向又出现一把一模一样的大刀,竟是一把双刀!两面双刀合在一起像极了一个八卦阵,刚猛之中却因为那流畅的弧度显得多了几分潇洒。

而那双刀的直径竟将近两米!这样的双刀在简修文手里却使的行云流水,简修文带着双刀在手中飞速的旋转起来,期间黑色的魔气在刀上聚集,很快,双刀脱手,猛的朝着铁链而去!

那铁链拴在貔貅的头上,距离太近,似乎让那貔貅以为简修文的杀气是针对的他的,而在那双刀要砍在贴脸上的时候,貔貅猛的一动,口中忽然喷出一股巨大的能量,直奔简修文而去!

四处的铁链在貔貅挣扎中发出噼里啪啦的撞击声,而被它这么一挣扎,简修文的双刀本来可以准确的劈在铁链上,这时却偏移了一点,并没有给那铁链造成足够强的冲撞力,简修文运起魔气,打出一个能量化解貔貅突出的能量。

修真界本是对修为高出基础等级的高阶修士是有限制的,无路是至尊境界内什么级别的修士,进入修真界都会被限制保持在魔族巅峰,北皇等四个亲卫均是魔神境界,此刻都被压制在了魔祖境界,莲生则被压制在渡劫期巅峰,王紫也不例外,现在的修为同样是魔族巅峰和渡劫期巅峰。

而简修文已经是突破了魔神的人,已经不在天地间的修为等级内,不受天道法则的束缚,因此他应对起貔貅来比其他人都轻松了很多,此时简修文快速的收回了双刀,转身又去砍貔貅脖子上的铁链。

“我是给你自由,你当我要杀你吗?”

简修文快速的说了一句,但是那貔貅根本不听他的话,只顾着攻击,貔貅的修为同样已经不在等级之内,同样不受修真界法则的压制,更何况他现在被阴邪之气侵体,打起来凶狠无比,比他本身更难对付了几倍!

正在简修文和貔貅在这里打的时候,北皇那里已经斩断了貔貅左前肢的铁链,两个前肢都恢复了自由,貔貅都能量显然比之前强了不少,北皇几人那边腾出手,分散貔貅的攻击,貔貅腹背受敌,怒气更盛,铁链在地面上狠狠的震着,却不知那铁链埋在多深的地方,这么大的力量都没有挣脱出来。

简修文寻着空隙,双刀在空中飞旋,划过一个半圆形后猛的再度劈向貔貅脖子上的铁链,“锵!”这一次那铁链应声而断,那貔貅兴奋的狂吼不止,就算有很多烦人的苍蝇不停的在他身上制造伤口都不在意了,巨大的身体顿时人立起来,攻击的能量强!

现在就只剩下了两条后肢上的铁链,可是即便这样貔貅的活动范围也很大了,之前受到铁链的限制不能兼顾左右,现在却不是问题,身形一转扑向刚才砍他的简修文,而简修文快速的向后闪去,不是惧怕,而是要引开貔貅巨大的身体。

那貔貅穷追不舍,这么一来它身下阵法顿时全部露了出来,王紫赶快看去,墨眸在那阵法上仔仔细细的看过,而在那貔貅离开之后,阵法表面渐渐出现厚厚的黑色气息,是地底聚集的阴邪之气没了貔貅的的身体接收而泄露了出来!

王紫手中出现灵力,猛的拍在阵法上,驱散了那上面的黑气,让她能够仔细看那阵法。

“师妹!”

简修文大叫一身,身形瞬间闪到了王紫面前,双刀上附着魔气跟貔貅的能量碰在一起,顿时僵持在一处,原来是王紫刚才那灵力让貔貅意识到它身后还有人,忽然闪过来攻击王紫,幸好简修文及时反应过来。

王紫只匆匆的看了一眼简修文,简修文跟貔貅僵持在了一处,一人一兽周围强劲的能量逼的旁人靠近不得,貔貅人力着,身上巨石一般的肌肉可怕的隆起,兽口张着,露出两排锋利的牙齿,吃红着拳头大的眼珠子,看起来凶恶之极!

正当王紫收回视线的时候,却见阵法中的黑气再次渗透了出来,而且渐渐汇聚成一股流向貔貅的身体内,王紫猛的抬头,紧紧的闭了闭眼,很快睁开,此时王紫那墨色的瞳孔却是变成了诡异的暗红色。

王紫的红眸在貔貅身上缓缓的掠过,最后定格在它喉咙下方两寸的地方,眼神微凛,这里是它兽核藏着的地方!而那些黑色的气息都是汇聚在了这里!

既然先找到了它兽核所在的地方,破解这个阵法就更加迫在眉睫了,王紫再次打出一股灵力,切断了那灵力往貔貅身上跑的路径,同时驱散了阵法上再次覆盖的黑气。

“简修文,你能挡住它吗?”王紫忽然抬头问道。

“能!”简修文向下看了一眼,那金丝边眼镜在他动手的时候就收起来了,此时眼眶微微泛着魔性的红色,斩钉截铁的说道,别说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就算他做不到,只要他身后的人是王紫,拼了命也会做到。

“坚持几分钟。”

王紫看着简修文说道,弓着身体矮身走进阵法,而她头顶就是人立的貔貅,如果它忽然一掌拍下来,王紫躲都来不及!而见王紫钻进了自己身下,似乎觉得自己的弱点暴露王紫手中,那貔貅显得有些暴躁,想逼退简修文,可是它的能量上升一个等级,简修文同样紧随而上,一人一兽保持着僵持不下的状态分割不开。

而王紫在走进那阵法中央之后,身体却忽然一震!

“王上!”

南阙担心的叫了一声,她一直在盯着王紫,远远地看拿到王紫身形不稳的晃了一下,心中顿时一紧,惊讶的看着王紫,不可能是崴脚,这样的低级错误根本不会出现在王紫身上!

“师妹你怎么了?”简修文也低头看了一眼,剑眉皱起,不放心的问道。

“没事!”

王紫只声音略重的说了一句,但是心跳却快了几分,抿着唇更加仔细的看脚下的阵法,她必须快点破阵,而且还要找到合适的办法散了这些阴邪之气,因为刚才站在这阴邪之气的能量中心的时候,她体内被五色石能量压制的魔气竟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那双面魔的魔气竟然能够吸收和呼应这阵法中的气息,短时间内五色石压制那魔气不是问题,要是加上这阵法中的能量兴风作浪的话,恐怕会被那魔气挣脱出来,所以她现在必须更快!

用来困貔貅的铁链已经断了三根,如果放任不管,剩下的两根也迟早会被它挣脱,事已至此就必须做的有始有终!

这些阴邪之气天地间长期汇聚而成的,被阵法引导必须有所去除,如果她现在破真的话,这些阴邪之气瞬间爆发,到时整个双阴城都会被笼罩在这股充满恶意的气息中,不但这里的人逃脱不了,高阶修士的魂魄被这些阴邪之气困在双阴城,这双阴城估计也会成为一座死城,到时清理起来的将会更加难!

这些糟糕的后果一直在王紫心中盘旋,五色石的能量包裹的魔气也愈发不安分,她不可能顾着自己逃顺便带走貔貅,她必须对这座城负责!如此一来王紫更加无法破阵。

如果能把这些阴邪之气引向别处就好了,王紫心中想着,可是有这样的地方吗?忽然,王紫心中似乎划过一道亮光,王紫凝眸仔细一想,嘴角露出些笑意,忽然伸出手,口中快速的召唤,只见一面漆黑色鬼面魂幡出现在王紫手中!

那魂幡的旗杆上刻着一个枯瘦的鬼面,而那鬼面之上镶嵌着一个幽绿的晶石,那晶石内偶尔闪过的幽光让那晶石看起来像极了一只诡异的眼睛。

她竟然忘了这个东西!

“你能做到吧?”王紫口中低声说道,却见鬼面上镶嵌的绿色晶石划过一道幽光,像是回应王紫一样。

“那就看你的了!”王紫说道,瞬间见那鬼面魂幡扔进空中,却见那魂幡在空中变大了三倍,不一会,偌大的洞内不一时,阴风飒飒,惨雾迷迷,将洞内整个笼罩起来,王紫收回视线,必须破阵了!

只要能解决阵法下汇聚的阴气去向,破这一个区区阵法不在话下,没有用九转阵盘,王紫飞快的将几面阵旗飞入阵法四周,手中不停的打入禁制,默念心法口诀,不多久,却见王紫脚下的阵法发出一道一道的青光,而浓烈的阴邪之气也极快的泄露出来。

只是没等那些黑气上方泄露,就被鬼面魂幡的阴风刮回,在外围紧张的看着的几人也顿时松了口气,却讶异于王紫竟然有这么一面魂幡,不见她用过。

又过半晌,王紫的口诀一停,动作也停下,而一秒钟后,地面上的阵法发出刺眼的青光,照脸了整个地洞,阵法瞬间崩溃!而被压制在阵法下的阴邪之气一股脑的涌出,黑气凶猛的充斥在洞内!

王紫飞身闪开,但是此刻洞内阴邪之气无处不在,那一瞬间的冲击让王紫体内被压制的双面魔的能量顿时在五色石能量的包裹下横冲直撞!

王紫在一个角落盘膝坐下,飞快的运转佛陀灵力,想帮助五色石的能量压制那股魔气,可是她的佛陀灵力还太弱,加之现在阴邪之气无孔不入,她的力量根本起不了作用!

王紫的心咚咚的急跳着,担心着那股魔气会冲出五色石能量的压制。

“吼!”

忽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洞内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让王紫更加心神不宁,侧耳一听,为什么感觉貔貅已经彻底恢复自由了!

“王上……”

北皇在王紫身边唤道,没敢猛的去打扰王紫,只是将声音轻轻的送进了王紫的神识,可是他现在真是的心情可不是那么冷静,却见北皇、东乾两人守在王紫身边,保住着王紫。

简修文在跟貔貅打的难分难解,南阙、西诀、莲生却是跟六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黑衣人战的如火如荼!而在看那貔貅的时候,却见他四肢和头上都带着一截金色的铁链,刚才剩下的最后两根铁链竟然也断了!

而那貔貅恢复自由后显得更加暴躁,似乎想报复自己被关了这么久,随便逮着一个人就往死里打,巨大的兽爪抓着那拖拽的提炼猛力一拉,却见拖在身上碍事的铁链瞬间崩坏了!

洞内黑气弥漫,浓重的让人看不清那你来我往的众人,鬼面魂幡剧烈的摆动着,魂幡在空气中猎猎作响,不断从地底伸出涌出的阴邪之气息被鬼面魂幡不间断的收入幡内。

地下压制的阴气好像没有止尽,而鬼面魂幡能够容纳的量似乎也没有尽头!

东乾不时的看着王紫,她身上的气息忽强忽弱,心中一想便隐约猜到是什么原因了,没想到那股魔气会受到这些阴邪之气的鼓舞,心里希望王紫赶紧好起来,可是他干着急也没用,只能提高警惕保护王紫。

忽然间,一个强大的气息向王紫这边逼近,北皇和东乾同时察觉,还没见到人北皇就横剑砍去!“锵!”的一声,冷兵器碰撞在一起的声音格外刺耳,北皇双手握剑张了张五指,狠狠的抓住剑,缓解了一下刚才被震的发麻的手和手臂。

深邃的眼眸看向来人,很强很强,让他的神经顿时紧绷的极点,他身后的人可是王紫!

却见来人一身黑色的斗篷,在黑气弥漫的洞内不太好分辨,而他面上罩着的银色面具却醒目的很,全身上下被包裹的密不透风,就只能隐隐看到双手上惨白的皮肤,还有鲜血一般眼红的唇,而此刻那血红的唇上却噙着一抹轻蔑的笑。

“一个小小的亲卫,竟然还想拦我?”

那人声音阴冷的说道,那声音里好像带着毒药,让人浑身森冷,说完便一闪身攻了过来,斗篷下的手伸出,手臂上带着两个护臂,没有拿兵器,只是用那护臂迎着北皇的剑,竟也用的出神入化!

“东乾带王上走!”

北皇喊了一声,那人的力量越来越强,若是他的修为不被压制或许还能跟他纠缠一段时间,可是现在的他应付不了多久,这人太强,而且用的功法太诡异,让他一时半刻找不到攻击的捷径。

“你小心!”

东乾眼神一沉,也看出了北皇力不从心,虽然想去帮忙,但是她很清楚保护王紫比什么都重要!说罢快速的捞起王紫的胳膊架在自己脖子上,飞身带着王紫向来时的洞口而去。

“哼……”

却听跟北皇对阵的那人冷哼一声,眼睛追着东乾和王紫的去向,忽然双手齐动,巨大的能量攻向北皇,北皇力所不及,被打的撞在了坚硬的墙壁上,而那人身形一闪向王紫追去。

东乾带着王紫,回身仍了一束攻击,却被那人化解后很快又追了上来!东乾看了看皱着眉头似乎很痛苦的王紫,加快了速度,可后面的人速度更快!

无法,东乾咬了咬牙,把王紫放了下来,转身面对追来的人,两人很快快交手,东乾心中牵挂着无人看护的王紫,被那人寻着空隙打了一掌,好在北皇不久后也加入进来,两人对一人,稍稍缓解了压力。

可就在两人轻松一些的时候,余光却看见不知道那里冒出来两个黑衣人,竟把手伸向了王紫!两人心中一惊,然而身后的人却让他们脱不开身,两人不顾一切将体内的魔气聚集在一起化成巨大的攻击,同时奋力往回走奔,期间还被那人各自打了一掌!

可还是慢了,眼看着两人带着王紫向上面的洞口奔去,北皇怒吼一声,目眦欲裂,也不管身后的危险,抹去了嘴边的鲜血飞身顺着洞口追上去,东乾几乎同时也跟了出去。

而正在这时,洞内忽然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头顶哗啦啦的掉着土屑和石头,这个地底深处的洞就要坍塌了!意识到这一点,所有的人都向着洞口冲了出去!

而最后剩下空中那面漆黑的鬼面魂幡,阵法下方还在不停的冒出黑气,眼看着这里就要被掩埋,那鬼面魂幡忽然在空中猛的旋转起来,鬼面上绿色的晶石闪着寒光,地底的黑气忽然汹涌的涌进了魂幡之中,直到这里汇聚的阴邪之气彻底消失!

而那鬼面魂幡黑影一闪,追王紫去了。

而当北皇和东乾着急的追出去的时候,外面黑沉的天已经恢复了烈日当空,那些游荡的小鬼也消失了,正当他们焦急的寻找王紫的身影时,却在不远处看到了完好无损的王紫,仍然在盘膝压制体内不安分的魔气。

而在王紫身边掉落着两只带血的胳膊,很快除了两只带血的胳膊外,又多了两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是那两个掳走王紫的黑衣人,而杀了他们的人、不,那只是一个魂魄,却见那魂魄看都没看刚刚解决的两个黑衣人,巨剑往肩上一扛,退回了王紫身边。

北皇和东乾顿时放心,虽然不知道这个魂魄是怎么冒出来的,但只要他是在保护王紫就够了!

地面忽然颤动了起来,地底深处传来闷闷的崩塌只剩,天坑边的地面发生着剧烈的变化,众人飞身退开,却见不久之后,那天坑被填了起来,连带着那牌坊也一并埋了进去,没有了邪化的貔貅,也不需要这牌坊镇压了。

一切恢复平静,只剩下漫天的尘土还未平息,双阴城内修士都赶了过来,想看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让他们看到了他们眼中的世纪之战!

地底的战场转移到了地面上,凶狠的貔貅,又多了几十个黑衣人,还有一直瞄准了王紫的面具男子,只有瞬间的平静,战斗再度触发!

貔貅扑向了简修文,死咬着简修文不放,似乎非要把简修文撕碎一样,简修文只来得及看了王紫一眼,就不得不回身面对貔貅,那些何以人也杀气腾腾的冲了上来,而且各个都很难缠。

“影族的人,竟然能找到这里。”

东乾仔细看了看那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脑海中飞速的思考,此刻王紫那里有那个魂魄守着,他冷静了许多,思维也清晰起来,回忆了那人的能量,再加上从王紫那里得来的线索,很快便想到这些都是影族的人。

可是偌大的六界,修真界的位面更是多的数不过来,影族为何偏偏会出现在宏宇大陆?该不会他们也直到佛门就在此处?不可能啊,佛门那么隐蔽,他们也只知道佛门在这个位面却不知道具体藏在何处。

可他们是怎么找来的……

“想要有本圣子不知道的事情,很难。”却见那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高傲的说道,抬眼看向东乾,东乾顿时看到了那双紫色的眼睛,可那紫色好像有毒一样,森冷的渗人。

“还是影族的圣子啊。”

东乾则意味不明的说道,他自己说出来也省的他去问了,只是这个圣子好像对王紫的针对很强,别的地方没怎么听说过影族出没,可王紫却是遇到好几次,而且几乎每次都是这圣子亲自来。

“哼……”

那圣子冷哼一声,似乎已经不想跟两人废话了,招了招手,几个黑衣人忽然冒了出来,攻向东乾和北皇,他自己则身形一闪到了王紫面前,只是不给他接近的几乎,王紫身边的魂魄一闪,那把巨剑从肩上拿了下来提在手中,不容置喙的挡在王紫身前,那魂魄周身冒着熊熊杀气,更加模糊了他的身影。

那圣子却是停下来仔细的看着那个魂魄,他不动手那魂魄也不动手,这魂魄很强……半晌,那双充满毒素的紫眸一亮,血红的唇角讽刺的扯了扯,却听他说道:

“是寒巳?早该在三千万年前我们就该有一次交手的,本以为你死透了,却没想到那女人还能把你从七道内挖出来,本圣子倒是小看了那女人。”

说这话时那圣子有些咬牙切齿,七道内的魂魄只有战巫能召唤,而且他想不到王紫除了召唤之外是怎么把这个魂魄彻底留下的,就算是契约,她也不能跟七道内的魂魄缔结契约啊?这是怎么回事?

“本圣子倒是忘了,现在的你跟死了没两样,也根本听不懂本圣子的话吧。”

那圣子很快又道,看了看寒巳身后的王紫,虽然寒巳会给他天不少麻烦,但是也要试一试,王紫现在体内能量不稳定,也不能召唤帮手出来,再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

想着手中忽然出现一把长枪,本来满是正义的长枪在他手中也好像被淬了毒一样,枪头呈现紫光,没有浩然正气,只有跟那圣子一样阴毒的气息,对付寒巳手中的巨剑,一双护臂可挡不了。

寒巳似乎看了看那圣子手中的长枪,手中的巨剑一转,瞬间逼近!两人顿时交手,可是那动作却快到不可思议,震荡的杀气在周围炸起一个又一个深坑,可在外人眼中两人只见好像根本没怎么动一样,那是因为你两人的动作太快,快到根本不是那些修士能看得清的!

“没有身体竟然还能保持这么强的力量!”那圣子有些讶异的说道,寒巳比他现象中难对付多了,只留下一具魂魄的他,竟然依然这么强!

顿时有些急躁,紫眸也变的更加毒,只要有寒巳在这里挡着他就接近不了王紫,那等王紫恢复过来,他今天岂不是就白跑了吗?

“女人,这时你逼本圣子的。”

那圣子心中的念头渐渐歹毒,本来不想用这样的办法对你的,毕竟你可是本圣子很期待的一个人,可你和你的人都太不配合了!而很快,在跟寒巳过招的间隙,那圣子袖子中忽然飞出两个极小的身影,小到让人察觉不到。

寒巳一心跟那圣子过招,他只能感受到那圣子身上传来的杀气,却没有那么多细腻的心思去注意那么小的东西,事实上身为魂魄,他的感官也有一定程度的限制。

就比如那两只沿着地面飞速的窜向王紫的蛊虫,却见那蛊虫无声无息的接近王紫,沿着王紫的手臂一直晚上窜,直到爬上王紫的脖子,再接近耳朵,就在那蛊虫快要钻进王紫的耳朵时,王紫动了!

却见王紫双手一夹,手指间带着巫元力将两只蛊虫碾成了粉碎!

那圣子狠狠的皱眉,那女人竟然醒了!浪费了他两只精心培育的蛊虫,然而他想不到的还在后面呢,却见十几人同时出现在了王紫身边,正是赤灵中的众人。

而众人出现后发现这里变成了这幅情景,还看到了影族的人,多余的话没说,便各自闪身去收拾局面,那圣子暗暗咬牙,这么好的机会被错过了!

忽然抽身打算先走,寒巳见危险解除,并没有去追的意识,立马返回去了,巨剑往肩上一扛,又飘在了王紫身后,身上的杀气也几乎褪尽,低着头看不清面容,但那样子应该是在看王紫。

“小公主你怎么样?”九幽蹲下来问道,却见王紫虽然召唤出了青龙他们,但是她本身并不好。

“九幽……”王紫勉强唤了一声,眼中的红色更加浓郁,九幽皱眉,急了,却见王紫长长的墨发忽然变成了妖异的红色。

“小公主别怕,你没事的。”九幽几乎立刻就明白了,急道,将王紫揽进了怀里,快速说道:“小公主你撑一会儿,你不会有事的。”

“我会不会伤你?”王紫握着拳头,努力的让自己清醒,现在她很想很想杀人,很想见血,双面魔那股魔力在她身体内乱窜,她清楚这是那魔力在作祟,却挥之不去那种感觉。

“不会,你怎么会伤我,放心吧小公主。”九幽轻轻拍着王紫背,此时即便他再强也做不了什么,身后飘着的寒巳似乎也发现王紫不对劲了,身影焦虑的在看空中晃,可是王紫怎么了?那不是他能看见的敌人。

却见九幽一手抱着王紫,腾出一只手来,却见那手上凝聚着血红色的能量,引的寒巳顿时紧张起来,却发现那能量强大是强大,但不是针对王紫的,也就立马放松下来。

而九幽的手中的能量忽然拍出,巨大的能量沿着地面带着浩荡的力量卷去,呈现巨浪一半的声势拍向正想溜走的影族圣子,那圣子一惊,回身去挡,可挡是挡下了,内府却被震的乱七八糟!

那圣子震惊的看着九幽,那充满毒素的紫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一个西方的血族之王,他不是不知道,但是他为什么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这不应该!

那圣子忍了半晌,鲜血还是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带着你的人滚。”

九幽沉声说道,九幽平时可以把自己的存在感降的很低,但那是都是因为王紫,他不愿意把自己尖锐的一面亮在王紫面前,可是一旦他生气了,他的气息会变的恐怖之极,那圣子不由的心中一震,这样的心悸,从来只在族长身上感受过。

“撤!”

那圣子阴沉着声音说道,几乎瞬间相信了九幽的话就是最后通牒,本想留着人跟他们玩玩,但若是他坚持这么做了,今天没命的一定是他!

听了那圣子的话,上百个黑衣人身形一闪,竟然同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圣子阴毒的紫眸扫过在场的众人,在王紫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也闪身消失,女人,再容你嚣张一段时间……

一时间影族的人消失的干干净净,就剩下了那还在反抗的貔貅,也别几人合力,很快制服了它,被青龙用困龙索五花大绑扔在地上,又被封住那不敢的吼叫,做完这些众人才急急的返回王紫身边。

“王上。”北皇唤了一声,蹲在了王紫身边,王紫转动眼珠看了看北皇,却听他接着说道:“王上,是你承诺过的,若是双面魔的能量失控,会转入我们四人体内,不要反悔。”

北皇深邃的眼神认真的看着王紫,其实心里很急,他很担心王紫。

“王上。”南阙唤了一声,也蹲了下来,先要表达的意思不言而喻。

“王上,我们四人生来便是与你祸福与共的,别总不给我们这样的机会。”东乾蹲下来说道,他是想劝王紫放下心中的顾虑,却也是在说真话,但这不怪王紫,要怪就怪他们太晚找到他们的王了,让他们失去了很多先机。

“王上。”西诀也唤道,相对瘦弱的身形,短发,那张瓷白的、天使一般的面孔冷冷的,但若是能看到他的心,那颗心此刻一定是烫的。

王紫看着四人,那日答应众人会以自己打身体为先,可是这一天这么快就到了,让她把那些能量传进他们四人的身体里,她知道其中的危险,所以才不敢尝试。

“小公主。”九幽唤道,把王紫扶的坐了起来,意思也很明显。

“你不忍心,那便由我来。”

九幽忽然又道,说着手中带着血红色能量点在了王紫锁骨的地方,王紫只感觉锁骨那里一站灼热,很快,一股忽然出现的能量在她的体内爆开,此处窜去,追着着她体内四处游荡的魔气。

身体好像要撑开一样,王紫咬着牙忍着,可是那股魔气被推了出来,王紫混乱的脑海中想到这是九幽做的,手中忽然释放出魔气,而那些无处安放的魔气瞬间被等着的北皇、东乾、南阙、西诀四人吸收。

北皇四人围着王紫盘膝坐下,五人之间被结界包裹起来,魔力自王紫身体内涌出,输入了四人体内,刚开始四人并无异样,后来四人脸色都变的煞白起来,然而他们谨记着列爻说过的话,一旦停下这些能量会重新回到王紫身体,所以他们说什么都要坚持完。

王紫更停不了,她只觉得自己的渐渐轻松起来,那些论窜的能量被她压制回了轮海,而几乎立刻,五色石的能量包裹着那能量退了回去,安分的待在了轮海之中。

五人之间的能量传输也同时中断,王紫睁开眼睛看向北皇四人,却见四人惨白着脸,都收回了手自行调息。

------题外话------

晚安啦,妞儿们么么哒,做梦要梦到机智可爱的我嗷(^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