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双阴城,困兽貔貅?

“慈真大师,如果有任何乐九的消息,能否烦请你告知于弟子?”

王紫转身与那慈真大师说道,事已至此,她必须做好这里的所有事情,而且她也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乐九真的回不来,她也要想到办法接她回来。

“这个自然,施主放心便是。”那慈真大师依旧没有回头,稳稳当当的坐着,声音从前面传来。

“那弟子告退。”王紫心下放心,便告辞了慈真大师离开后山。

而在王紫离开之后,那慈真大师手中缓缓转动的佛珠停了下来,眼睛睁开眼,那双无欲无求的眼睛却是深藏着智慧和通透,想到放在王紫与那几人的对话,肆意不羁,敢做敢闯,这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魄力。

也是成大事之人该有的胆量,六界自有祸福,佛门早已吸取教训,不管六界大事,只悉心修炼,他不会去评判王紫的善恶,别说他不了解,就算了解了,现在六界未来如何都掌握在王紫一辈的手中,他无权参与了。

他能做的,只是顺水推舟助她一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英雄生于乱世,如何平息这场混乱,却是由不得他人心忧了。

“阿弥陀佛……”那慈真大师缓缓的念道,轻轻的诵念佛经,手中重新缓缓的转起了佛珠。

话说王紫一行离开之后,便重新找到了慧远,告知了她将在此处等二十天的事情,还有从慧远那里要来了联系的办法,这些天他们并不打算待在佛门,佛门乃清静之地,而且远离尘嚣,隐世而居,不适合他们进进出出,索性让慧远安排人将他们送出佛门,在这个位面上落脚。

这个位面叫宏宇大陆,是修真界内的一个位面,像来时一样,一个僧人只负责将他们送出便返回了,而且虽然第一次来宏宇大陆,但也看得出现在众人所在的地方跟那天来时的城池相差甚远,那日来时是个繁华的城池,而现在众人却是到了一片酷热之地。

如此一来那佛门隐世所在便更为神秘了,王紫一行落在城外较为隐蔽的地方,看清了不远处就是一座高强围绕的城池,众人稍稍观察便动身前去,城外是一条宽阔的护城河,只是那深约六七米的护城河中竟隐隐能看到底,哪里有河?只有淤泥和浅浅的水洼而已。

天地间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炙烤的感觉如影随形,王紫几人定然不拘如此恶劣的天气,过往的修士却多是无精打采,城门口站着四五个收成的官兵,七倒八歪的站着,互相靠着昏昏欲睡,直到王紫一行走过来,一把大刀横在城门口,却听一个官兵打了个哈欠,不耐烦的说道:

“进程费用每个人一块中品灵石,拿得出就进,拿不出就滚。”

王紫几人站定,进城费是哪里都会有的,只是他们已经很久不曾被讨要过进城费了,灵石这东西他们有的是,除了王紫布阵时用一些也没别的用处了,再多的中品灵石对他们来说都不算什么。

只是修真界一般都是以下品灵石来消费的,进个城都要一块中品灵石,这分明就是狮子大开口,更别说这城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孤零零立在这里,荒凉的可以,是不是就因为这样所以城主想灵石想疯了?还是专门坑他们来的?

“你这城里面埋着宝藏啊?一块中品灵石,也真开的了口啊。”莲生嫌弃的说道,修真界的人都这么栽人,真是一点都不输仙界啊。

“老子刚才说了,拿得出就进,拿不出就滚,决定权在你们,你们爱进不进!”

那官兵一听顿时睁开了眼睛,动了动身体站了起来,浪费这么多力气和口舌显的更加暴躁起来,看到来人是一溜美男子,还有一个倾城绝色的女子,那官兵脸上闪过诧异,但是也没给出什么好脸色,只当是富家的公子小姐出来历练。

“嘿你还挺横啊!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莲生一撸袖子,有点怒了,一个守城的官兵竟然敢这么开口骂人,唾沫星子都快飞他们身上了,已经多久没遇到过这么不识趣的人了?

“甭管你是谁,双阴城就这规矩,每人一块上品灵石,你们十八人,十八块中品灵石,痛快点决定了,不要妨碍老子睡觉。”

那官兵粗声粗气的说道,五大三粗的样子,一点都不受连生的威胁,事实上就那官兵和莲生的外表来看,莲生还真没有人威武,气势上警察差了一头。

被那官兵这么以反驳,莲生更觉得自己是不是不发威别人都把他当病猫了?上千两步,正打算跟那官兵拼一拼什么叫气场的时候,却被王紫轻飘飘一句:“莲生,把灵石给他。”给定住了。

莲生顿时转头看向王紫,为什么啊?这人欺负他啊!莲生那黑溜溜的猫眼可怜兮兮的看向王紫,干嘛让他咽下这口气啊?却又听到王紫说道:“乖一点。”

莲生一顿,身体一僵,他哪里不乖了吗?他也是为大家想嘛,这人多不客气啊,但是想到自己来时信誓旦旦的保证,莲生肩膀一塌,从储物袋里取出十八快中品灵石交给了那高大的官兵。

乖一点就乖一点,不然亲亲主人以后不带他出来怎么办?那官兵将灵石收起,身后的人移开的大刀,那官兵便又席地而坐,靠着城门睡去了,也没再为难王紫一行人。

“诶诶你们等等我啊!”

莲生追在后面喊,趁他掏灵石的时候,其他人竟然先走了,真是太不够意思了!看着那一行人悠哉悠哉的进城,莲生小跑着追上去,却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为什么十八块灵石都是我掏的!”半晌,莲生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来了,为什么为什么啊?他给亲亲主人掏多少都行,但是那些男人蹭他的灵石是不是太好意思了啊!

“这里怎么这么安静?”卫子楚奇怪的说道,穿过一条主干道,他们已经进入了城中心,可是一路上安静的可怕,也鲜少见有人出来。

“难道是天气他热这里的人都躲在家里避暑?”莲生跟上来说道,这里真的太安静了,安静的他都不好大声说话了。

“先找客栈住下,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再说吧。”

青龙说道,虽然安静的跟一般的城池相比实在有些反常,但是城中心处处都是客栈的招牌,虽然没看到人来人往,但是这么一座不是很大的城却这么多客栈,说明这里的人流量并不少,而且还是外来人居多,看来这座城有写猫腻的。

说着众人就进了一间客栈,客栈内空空如也,桌椅摆放的倒是整洁干净,店小二趴在桌子上酣睡,掌柜的也坐在柜台后拄着头打瞌睡,直到王紫一行人到了柜台前,卫子楚唤了一声“掌柜的”,那掌柜的头梦的一点,险些装在柜台上。

“啊?打尖儿还是住店啊?”那掌柜的下意识的开口就问,问完看着眼前忽然出现的一群人,也慢慢清醒了,见王紫一行精神烁烁,肯定是外地人了,掏出本子打算纪录。

“住店,可有单独的小院?”青龙说道。

“有,一块上品灵石。”那掌柜的直说道,眼神看了看几人,也不多说,只是莲生的眼睛顿时快瞪出来了。

“一块上品灵石?你们怎么不去打劫?”莲生忍不住说道,感情进城费还是小意思啊?修真界竟然也有这么坑的地方?开什么玩笑啊?

“双阴城所有的客栈都是这个价,诸位道友住得起就住,住不起就算,我们都是提着脑袋做买卖的,诸位要是嫌贵,大可另寻他处。”

那掌柜得不悦得看了看莲生,一个外地人也不打听好行情再来,虽然心中不耐烦,但是看到王紫一行也不是什么小角色,也就咩有表现出来。

“提着脑袋做买卖、是什么意思?”

饕餮问道,眼神有些凛冽的看向那掌柜的,饕餮本就凶煞,这样故意震慑的看着那人,那掌柜的顿时就感觉到无形的压迫向他逼去,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那眼神里明明没有杀气,他却觉得更加可怕。

那掌柜的慌忙移开视线,不让自己受饕餮的影响,但是心中还有些忐忑不安,这几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不好惹,半晌平复了心中的惊讶后说道:

“诸位道友请随我来,小院还在屋后,需得我带你们前去才是。”

那掌柜的说着便绕出柜台来带几人向屋后走去,走到那店小二面前时抬起脚狠狠的踢了踢那人,粗声说道:“睡什么睡,打起精神看门去!”

那店小二吓的跳了起来,茫然的看了半晌才点点头,赶紧小跑去柜台处守着。

“你不要灵石了吗?”

饕餮忽然说道,嘴角带着些取笑,若非给他些恐吓,那人还真把他们当软柿子捏了,他们不会吝啬那点灵石,只要这人别耍什么小心思,给他灵石也没什么不行,说着就仍了一块上品灵石给那掌柜的。

这饕餮也有点手段,打他一巴掌再给个枣,他才能知道这灵石到了自己手里有多珍贵,再者他收了灵石,也省去了他心里悄悄惦记,万一什么地方给他们使个绊子,那亏就吃的不值了。

“嘿嘿,多谢多谢,但是我真的没隐瞒诸位,这双阴城住店的规矩都是这样,没有一块灵石那是住不了的,要是放在以前定然不会这样,但是几年双阴城起了些变化,诸位一看就是外地人,没打听好就来这双阴城,小院快到了,诸位请着,我进去再跟诸位详说。”

那掌柜的捧着手里的上品灵石便不自觉的笑了,到了手里的灵石也没有还回去的道理是吧?看来这些人也是懂礼的,便揣了灵石,笑的也随意了些,指着前面的院子,自己则先去开门了。

“你且说说是怎么回事?这里这么安静,而且人人都无精打采,是因为什么?”梼杌问道,都是修炼之人,这样的面貌并不改出现在他们身上。

“这位道友说到重点了,说起来这事情就有点邪门儿了,双阴城虽然地处偏僻,但是东接死亡谷,西临大沙漠,是东西方交通要塞,是过往的商客和佣兵团补给的地方,当初也是一片塞外的繁华之地。

只是三年前,双阴城忽然发生了意外,下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暴雨,双阴城地处低洼,暴雨和洪水险些冲了双阴城,过了一个多月,那水才退了下去,这还是有我双阴城的修士用法力疏散的结果。

怪就怪在这场暴雨了,本以为也就是老天爷开个玩笑,下了就没事了,可奇怪的是,自那场雨之后,整日红日高悬,温度烫人,刚刚下了一场暴雨的水汽很快就蒸发的一点没剩,浅浅的,护城河里囤积的水也消耗的干干净净,城内寄出百年的活水也断了来源。

更奇怪的是,双阴城迟迟不再降雨,直到现在已逾三年,这里滴雨未降,而最奇怪的还不是这些,三年前自暴雨之后,天气太燥,被暴雨冲刷过又经暴晒,双阴城内兆北牌坊忽然塌陷,出现一个深约百米的天坑!

我们想过办法把那牌坊弄出来,然后填了坑恢复原样,可是那牌坊怎么都弄不出来,要知道这双阴城原本是阴煞之地,阴气颇重,自建城开始这兆北牌坊便立下,用以镇压这里的阴邪之气,三年前忽然毁于一旦,双阴城一度非常恐慌。

但是双阴城的地理位置特殊,不可能就此抛下,而在一个多月的风平浪静之后,忽然一天,大白天的城内阴云密布,只转眼间就被黑暗吞噬,兆北牌坊传来阴森的声音。

城内修士想出城逃离,但是一旦黑暗降临,这里就好像迷宫一样,任由你怎么熟悉这里的道路都走不出去,而有的人不小心走进了那天坑之处,便再也没有出来。

而双阴城内又到处都是游荡的鬼魂,而且那些鬼魂都极不好对付,第一次黑暗降临便持续了十二日,城内人人绷紧了神经,应对到处游荡的鬼魂,黑暗褪去之后,仍然是烈日晴空,仍然日夜更迭,只是自那之后,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出现一次这样的情形,每次黑暗降临都会持续少则十天,多则月余。

这都已经三年了,你们来的巧,刚刚结束了一场黑暗,看你们也事先并不知道如今的双阴城变成了这样,也不是来历练的,我奉劝你们,要是没别的事便尽早出城,这里不是什么久待的地方。”

那掌柜的终于说完,原来这里还真有些变故,那掌柜的看了看众人,说完便想告辞离开。

“那你们怎么不退走双阴城,却还要守在这里的?”莲生问道,拦住了那掌柜的离开的脚步。

“离开又能去哪?我们待在这里已经有三年了,知道该怎么对付那些游荡的小鬼,只要不出门,不接近那牌坊,对付些小鬼不成问题,只是连日来消耗神识,再厉害的人也撑不住,趁天晴的时候休息好,指不定再过几天又得来一场。”

那掌柜的说道,看样子倒有些习以为常的意思。

“现在双阴城内大概有多少人?”青龙忽然问道,这掌柜的留下多半是为了在混乱中发一笔横财吧?双阴城再危险也是东西方的必经之路,弃不得,留在这里自然还有灵石赚,高昂的进城费用和客栈收费便是最好的说明。

“本地人不过七八十,外地人却有三四百,都是冲着兆北牌坊来的。”那掌柜的也不隐瞒说道,这么说来那牌坊给双阴城带来一场灾难,但也不乏想要冒险的人前来,更给了他们从中找到商机的机会。

“好了,你走吧。”青龙说道,挥了挥手让那展柜的出去,那掌柜也正想走,跟这些人待的越久压力越大,现在得了允许,自然头也不回的出门去了。

“反正也没别的地方去,就留在这里看看那牌坊下面藏着什么鬼吧?”卫子楚找了地方坐下,虽然不热,但是被这天气烤的人心情也不是很爽,掏出一个苹果,咔嚓一口咬下去,忽然觉得神清气爽了很多。

“下午先去看看那个天坑。”

王紫说道,也同意留下来看看,这样的事情确实挺罕见,遇上了哪有走的道理?怪不得来时遇到的守城官兵和那掌柜的谁的面子都不买,他们本身都是元婴期的修士,这在修真界已经是很罕见的了,自然有高傲的道理,进了双阴城恐怕命都悬在这儿了,他们知道怎么保命的办法,怎么会管他们几个外来人?

“那僧人也真会找地方,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引我们来捉鬼?”腾蛇却道,随便来一个地方都碰上这种事情,他们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别说这些了,到时候就知道了。”青龙则道。

……

待烈日渐渐落下,黄昏时候王紫才出门前去那牌坊所在的地方,只有简修文、北皇和卫子楚随行,其他人都留在了客栈,出了客栈的门,也不用他们打听牌坊所在的地方,因为选在这个时候去看那牌坊的人还挺多。

大街上也零零散散的多了人,都朝着一个方向而去,这些人应该就是来历练的人,都来查看情况。

走了一段时间,王紫几人已经找到了那所谓的天坑,确实是深约百米,形同裂谷,那座陷落下去的牌坊隐隐能看到被灰尘覆盖的顶端,没人敢下去查看,虽然刚刚经历过一次黑暗,但是什么时候会再来一次并不确定,若是有突发状况,恐怕应对不了。

“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卫子楚说道,看上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除了一个大坑,站在边缘也看不出什么。

“有胆量就下去试试啊。”

只是卫子楚这话明明是对王紫说的,旁边却有人冷哼了一声,卫子楚顿时看去,却见就在他们不远处站着几人,像是结伴前来的,而说话的那人正是其中一个男子,说完还挑衅的看了一眼卫子楚。

卫子楚皱了皱眉,这人还真是在挑衅他,却见卫子楚走到那人面前,上下看了看那人,一个元婴期的修士,这样的修为他多久没有见过了?

“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当面跟小爷说说。”卫子楚抱着双臂,有些痞气的看着那人,好久没处理过不长眼的人了啊。

“哼,没什么不满,只是听到有人大言不惭的说想去下面看看,本公子只是想看看他是吹的还是真的。”那人哼笑一声,旁边的人走了过来,似乎在给他撑腰一样,那人还没意识到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嘴上说的倒是爽。

“被你这么一说,小爷想了想,忽然觉得好怕啊……”

卫子楚说道,那人听卫子楚如此说,顿时有些得意,还以为这人还真是个软柿子,王紫朝这里看了看,那男子却忽然挺起了胸膛,自认为风度翩翩的冲着王紫笑了笑,卫子楚眉毛一挑,赫,原来是看上了他家王紫殿下,他就说说这人怎么吃饱了撑的在他这里找存在感。

“子楚,走了。”

王紫说了一声,什么收获都没有,如果没有旁人在,还可以下去看看有没有可疑的地方,现在却是不适合了,那男子见王紫看都没看他,转身便走了,挂在脸上的笑顿时有些僵硬。

“小爷是没胆量了,要不你去试试?”

卫子楚对那男子说道,王紫还在那等他,他也不磨蹭了,转身往回走,只是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单手一挥,一股巨大的力量猝不及防的向那男子挥去,那男子防御不及,旁边就是那天坑,顿时掉了下去。

“文康!”

身后有人大喊了一声,一个男子连忙丢出一个绳索捆住那人下落的身体,原来那掉下去的人叫文康,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抓着抛下来的绳子稳住了身形,运气飞了上来。

“你竟然敢这么对本公子,你给本公子等着!”

那文康上来之后气愤难当,冲着卫子楚喊道,而此时卫子楚已经跟王紫走远了些,听到那人威胁的喊声,卫子楚和王紫都回头看了看,只是见王紫也看了过来,那文康的气焰顿时就有些灭了,许是担心自己给王紫留下不好的印象,便没再喊叫。

卫子楚不屑的笑了笑,远远的冲着伸出小拇指,这只是个警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几斤几两,敢对他家王紫殿下心怀不轨,那文康心中一怒,却又不能追上去对卫子楚怎么样。

“文康少爷你今天怎么回事?”身后一个中年男子说道,隐隐有些不悦。

“本少爷怎么样还需要跟你汇报吗?”那文康更加不悦对说道,声音中带着怒气,连带对卫子楚的怒气也一并撒到了身后之人的身上。

“文康少爷,我们受齐老的雇佣护你此行安全,不是你的下人,刚才那几人绝非简单之人,你最好不要招惹为妙。”

身后那人声音也沉了沉,听不惯齐文康这么不客气的跟他说话,好像真把他当成了下人,刚才那几人气息似有若无,虽然年纪轻轻,但绝对不是一般的修为,而且卫子楚出招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见他是怎么动的,齐文康就已经被推下去了,这样的人又岂会是简单之人?

“你们还记得要保护本少爷,刚才那人出手的时候你们眼睛瞎了吗?”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那齐文康更加怒,丢下一句话,而后一甩袖子怒气冲冲的走了,留下几人在原地皱眉,虽然被齐文康这样说了很没面子,但是也只能忍气吞声跟了上去。

……

如此一等就是五天,双阴城内一切正常,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王紫专门去过那个天坑底部看过,那下面阴气汇聚,只能说这里真的镇压了不简单的东西,只是时间太久,兆北牌坊陷落下去,镇压的地方出现了漏洞,让下面的东西跑了出来,然而却因为兆北牌坊还在,那所谓的黑暗期并不稳定。

那日遇到的齐文康竟然也王紫他们所在的客栈,那日回到客栈再次碰到之后,齐文康本想上前搭讪,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除了一个卫子楚,王紫身边的护花使者多了去了,他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还被她身边的男子挨个吓了一遍,以至于后来齐文康出门见着王紫这里的人就绕着走。

这天,王紫正待在房间里冥想,却忽然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快速走下床来,开门出去,看着逐渐阴霾的天,一大片诡异的黑气在空中蔓延,九幽几人从另一个房间出来,见这情形也抬头看去。

“终于来了吗?”

卫子谦说道,是啊,终于来了,他们已经等了五天了,若是时间再长一点他们恐怕就等不下去了,见那黑暗快速的笼罩天空,视线也一点点暗了下来,前面传来掌柜的高喊声:

“那些鬼怪又来了,不要靠近牌坊,最好也不要出门!否则后果自负!”

说这便是一顿铿铿锵锵的关门声,王紫几人当然不为所动,渐渐聚拢在一起,看着那黑暗快速的蔓延,只用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本来的烈日当空变成了现在的深受不见五指。

“这些东西却是邪门儿,大白天的都能搞这么大动静。”

青龙说道,此处的阴气不是一般的重,现在这样的氛围,跟鬼界也不相上下了,黑暗中又东西在快速的飞窜,青龙说着遍运气一抓,精准的抓来一只小鬼,却见那小鬼张着血盆大口在青龙手中挣扎。

法力并不高,但是怪在那小鬼眼睛的地方是两团赤红的鬼火,一般鬼魂的鬼火明明是青色的。

“这是驯养的鬼魂。”王紫也看了看那小鬼,然后继续说道:“它的思维被主人控制着,它负责出来吸食阳气和人类修士的修为,然后一并传给它的主人。”

“也就是说它的主人就在那牌坊下,而它没办法出来所以只能派这些小鬼出来捣乱?”腾蛇说道。

“应该是。”王紫点头,青龙那边已经掐碎了那鬼魂。

“去牌坊那里看看。”王紫说道,说这便打算出门。

“我们该走哪里?双阴城的路一定被施了障眼法,除非施法的人解除,否则我们也找不对路啊。”莲生说道,他记得那掌柜的之前就说过,这种时候要是出门去,一定会迷路的,那显然是被人施了障眼法的。

“正因为有障眼法,所以才不用担心,我们怎么走都会走到兆北牌坊的。”王紫脚步未停的说道,这障眼法的目的就在引人前去牌坊,正好省去他们找路了。

“青龙你们不用去了,人多也不好行动。”

王紫接着又道,见几人点头便召唤几人回到了赤灵,九幽看了看外面的人,握着王紫赤灵的印记,也闪身进了赤灵,外面就只剩下了王紫、北皇、南阙、东乾、西诀、简修文、莲生。

一路上的清理了扑上来的小鬼,王紫七人的脚步不停,也不管走到了什么地方,渐渐的,王紫的脚步慢了下来,虽然障眼法挡住了路,但是瞒不过她的感官,阴气越来越重,那就说明他们已经距离那牌坊越来越近了。

简修文不由得上前一步,走在王紫前面,王紫看了看简修文挺直的背脊,也没有说话,对于这个半路出现的师兄,虽然她知道了简修文确实是他父亲的弟子,但是那句师兄怎么都叫不出来,索性不叫了。

她以为时间长了之后简修文跟着她自然会厌烦,只是这几天来,虽然他跟其他人相处并不融洽,应该说很难融入她身边的人,但是简修文倒是没有多少沮丧,就算一个人也过的从容,只是见她动的时候他也多半会立马跟上。

王紫多少对简修文有些愧疚,也许是因为没能从简修文那里得来父亲的消息,她甚至怀疑是不是简修文有所隐瞒,所以心中一直有些疙瘩,只是现在忽然想到,就算是他瞒了什么,那也是父亲的指示。

况且简修文没做过什么危害她的事情,反而一直在帮她,只是帮助的方式没有从一开始就让她接受而已,忽然觉得自己小心眼了,她都有些不知道她在拗什么,也许是简修文一开始没有坦白?

“别走了。”

王紫忽然拉着简修文的手,也许是因为刚才一瞬间想了太多,想到自己对简修文太苛刻,王紫是一个很直接的人,若是她不知道便罢了,若是她意识到自己错了,那便没有所谓的台阶什么的,她的态度会立马一百八十度转变,按照她认为正确去做。

也许是想示好,王紫的手直接拉住了简修文的手,简修文背对着王紫的背脊有瞬间的僵硬,只是这样细小的动作完美的被黑暗掩盖了,王紫并没有察觉到而已。

“没事,它出不来。”

简修文说道,背对着王紫的脸上露出些笑意,在王紫收回手之前抓紧了王紫,很自然的牵着继续往前走,像是在给王紫安全感一样,王紫并没在意两人紧紧牵着的手,因为她现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地底下那咆哮的东西上了。

那低沉的咆哮声并不刺耳,反而有种很沉闷的感觉,好像从很深的地底传来一样,最近的小鬼越聚越多,纷纷冲着王紫他们过来,北皇几人在旁清理,简修文和王紫脚步不停的向前走去。

真的来到了那天坑!

“我们下去?”简修文垂眸,问一旁的王紫。

“嗯。”

王紫点头,找的就是这里,哪有不下去的道理?说罢松开简修文的手纵身落下,简修文这次放开了王紫,下面也许有强敌,分开当然更安全,很快也跟着王紫跳了下去。

“别打了我们也下去!”莲生喊道,说着身形一转,丢下那些小鬼追王紫去了,而那群小鬼看着一个个鲜活的人都跳下去了,在空中游荡了一会儿,很快转身朝着内城去了。

“这是那个缝隙吗?”

南阙的声音忽然响起,王紫几人落下来后本来在分头找泄露那些小鬼出来的地方,但是找了半晌都没有找到,直到南阙的声音传来,王紫顿时走过来,看着隐隐透风的一个小小的孔,就在牌坊一侧,那缝隙太小了,刚才她看过这里却忽略了。

“是这里。”

王紫蹲下查看了一会儿,屏息向缝隙内延伸去神识,下方的阴气最为浓郁,隐隐从这个小孔透露出来,想来这个小孔打开的时间是特定的,所以在放出这好大的障眼法和那群小鬼之后,这缝隙就合上了。

王紫站了起来,祭出了斩天剑,插进了那缝隙中,微微一震,却见那缝隙裂开,大量的阴气涌出,“吼……”地底那沉闷的吼声夹杂了些狂躁,似乎发现了有人打开了这个地方。

“进去。”王紫收回斩天剑,地面上露出一个直径一米的洞口,王紫只说了一句便跳了下去,其他几人毫不犹豫的跟上。

似乎也没过多久,当王紫落在地上的时候,却只看到一个微微透露着青光的石洞,约有篮球场大小,石洞中央的刻着一个法阵,而法阵中央趴卧着一个四米多长、两米多高的凶兽,浑身冒着黑气,那是浓重的阴气。

在鬼界恐怕都没有杀气和阴气如此重的兽!而它却是出现在了修真界!洞内弥漫着阴冷的感觉,而那兽趴在地上,用一双猩红的硕大眼睛瞪着来人,舌头伸出舔了舔嘴边的血迹。

王紫看去,却见那兽前面躺着几具干尸,应该是被吸干了血液和修为而死的。

“救我……救我!”

这时,却听一人惊恐的呼救,满脸血迹的向王紫他们爬过来,脖子上的大动脉还在不停的喷着鲜血,王紫好不容易才认出那人就是那个叫什么齐文康的人,只是那人刚爬出没有几步,一声冰冷的拍打声,是一根粗壮的铁链排在了地面上,竟然直接震的那齐文康飞了回去!

而那黑色的兽一口咬在齐文康的脖子上,随着齐文康最初杀猪般的嚎叫到渐渐没了声音,直到最后被那个黑色的兽甩在了地上,同样变成了一具干尸,那黑色的兽却好像在品尝美味一般,在他们面前砸了砸嘴。

这兽竟然一并连齐文康的魂魄都吞噬了!王紫有些意外,看那兽不紧不慢的样子,阴森的红眸偶尔看看他们,好像已经认为他们已经是它的囊中之物了一样,即便它现在被无根烫金的铁链捆绑着。

没错,它是被禁锢着的,所以才没能亲自出去作恶,其中四根铁链捆着它的四肢,另外一根套在它的脖子上,而铁链的另一端深深的扎进了土壤中。

“我怎么觉得这个兽这么眼熟呢?”莲生奇怪的小声说道,可是就是想不起来这是什么兽。

“我也觉得有点眼熟。”东乾不疾不徐的说道,负手站着,素白的布衣让他看起来文质彬彬,但是面对那凶恶的兽时,却毫无儒弱之感。

“师妹!”简修文忽然唤了一声,却是见王紫正要上前去,有些担忧,那兽虽然被捆缚着,但是定然有别的手段,不然也不可能在之前轻易的杀了那几个元婴期的修士。

“没关系,我看看它身下的法阵。”

王紫说道,眼神看着那个被那黑色的兽压住了一半的法阵,听王紫如此说,简修文没有再阻止,只是也跟着上前,提防着那兽的动作,北皇也马上跟去,与简修文一左一右护在王紫身边。

“吼……”

忽然,那兽怒吼一声,五根铁链顿时向他们拍来,带着巨大的力量,五根铁链本来是捆绑它的东西,现在却好像变成了它的兵器一样,随心所欲,将几人围的密不透风,而那兽却趴在那个法阵上并没有动。

“先回去!”王紫忽然高声喊道,几人明白,顿时震开那些铁链,飞身离开,重新落在刚刚进来的地方。

“吼!”那兽忽然怒吼一声,黑色的身体在原地动了动,却没有爬起来,五根铁链噼里啪啦的想,似乎那兽没想到这次来的人不好对付,进了它的手掌心竟然还被跑了!

只是王紫几人站的地方恰好是它够不到的地方,所以才怒意沸腾,赤红着眼瞪着几人。

“王上发现了什么?”东乾问道,如果没有的话王紫也不会忽然撤回来了。

“这个兽、是貔貅。”王紫却皱了皱眉,看着那半个法阵,有些疑惑的说道。

“什么?貔貅?虽然我不愿意相信,但是它确实跟貔貅很像啊!怪不得刚才我觉得熟悉了……可是,可是一个堂堂上古祥兽怎么变成这副样子了?”

莲生惊讶的差点跳起来,顿时看向那个满身阴气和杀气的兽,这一看就是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凶手,可它的底子确实是那个上古祥兽貔貅!刚进来的时候就觉得它的外形很像,只是它万万没有把一个吞噬人类鲜血、修为、还有魂魄的凶手跟祥兽联想到一起啊!

“确实很像,可是他怎么会变成这样?跟他身下的法阵有关系吗?”东乾说道,见王紫盯着那法阵,很快想到也许王紫能认出这是貔貅就是因为那个法阵。

“那个法阵是个凶阵,能将地脉之中的阴邪之气全部汇集于此,是极其阴毒的阵法,而貔貅被禁锢在阵法中央动弹不得,长时间被阴邪之气侵体,就算他再强大也抵挡不住这种缓慢却强势的渗透,直到把他彻底转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兽。”

王紫说道,眉头皱的更紧,布下这个阵法的人简直歹毒!

“我操!那得经过多大的痛苦啊!”

莲生不由的爆了粗口,貔貅可是上古祥兽!怎么会允许自己变成现在这样?那个反抗的过程一定很漫长,只是被禁锢在这里,最终没有逃过别人的暗算,要是貔貅现在还清醒,要怎么面对自己现在的模样?

------题外话------

嗷嗷万更辣( ̄▽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