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佛图轮转,乐九独行

“既然如此,我便直说了,此行为了六界支柱,王紫有办法找出六界支柱的位置,但是现在必须拿到太古八灵的心血,方丈,我们次来便是为了菩提树。”

待屋内只剩下乐九和王紫,乐九开口说道。

“施主有办法找出六界支柱?”听罢乐九所说,那方丈先是看向王紫确认,每间随时习惯性的平静,可他心中到底是惊讶的。

“是。”王紫点头,肯定的说道。

“找出六界支柱该如何?施主也都想好了?”那方丈接着问道。

“……是。”

王紫稍微顿了顿,然后点头,却仍然是肯定的神色,王紫知道那方丈问的是找出六界支柱后他们有没有能力保护,这些她早就想过了,再加上在魔界之时决定的事情,不管他会不会认同她的决定,但她会平息这场这场浩劫,这是她能承诺的。

那方丈深吸一口气,转动着手中的佛珠,似乎在沉思,慧远和慧能也未多言,似乎在等着方丈的决定。

“菩提树的所在老衲乃至佛门的人都不知道,施主想要菩提树的心血,还要看施主的机缘,老衲可以为施主引荐一人,是否能如愿还要看施主的了。”

半晌,那方丈说道,到底没有多问,他清楚当今六界格局,兴衰成败几乎掌握在了花溪谷和王紫的手里,佛门不会过多参与六界的事情,到那花溪谷和王紫有所求他们定然也会尽力满足,而给他们足够的信任空间也是必要的。

“多谢方丈。”乐九与王紫一同说道,本来也并不认为找菩提树会很顺利,此番能得到方丈的引荐也算是不错的开头了。

“那丫头你便随方丈去,师傅再次静候佳音,还有,你切忌万事小心。”慧远站起身说道,心知方丈引荐的人不方便众人前去,倒也放心把的王紫交给方丈。

“好,我知道的师傅。”王紫点头,三人辞别了慧远和慧能,九幽几人也留在了慧远所在的地方。

方丈引荐的人出乎意料也是在万清寺中,王紫和乐九随着方丈来到万清寺后山一处较为偏僻的院落,但那院子却不荒凉,收拾的干净整洁,只是没有僧人前来此处,看起来这里更像是一处僧众心照不宣的禁地,非一般人能来的地方。

院中只有一座佛塔,高约百米,这样的塔在佛门并不少见,而那塔前只有一个僧人打坐,那方丈示意王紫和乐九先等在门口,自己先进去与那打坐之人说了几句,才让王紫和乐九进门相见。

“这位是慈真大师,这两位施主便是如今魔王与花溪谷城主。”那方丈为双方介绍。

“见过大师。”乐九双手合十道,在这里不会有人因为他是花溪谷的城主而礼让三分,更别说眼前之人,或许说出乐九和王紫的名讳,他根本没有听过。

“见过大师。”王紫也双手合十道,深居万清寺中,能让那方丈成为‘引荐’此人,说明他在寺中甚至佛门都是德高望重之人,只是大隐隐于此而已。

“阿弥陀佛,小施主便是斩天剑的主人?”

那慈真大师双手合十说道,气息质朴,形若凡人,一双慧眼清明,看过乐九和王紫后,面对王紫说道,虽是在确认,语气却是肯定的,他虽不过问世事,但是斩天剑当年带走几千佛门高僧的性命,前不久再度现世,这样的大事他不可能不知道,因此今日见到王紫,也多了几分注意,虽然已经有人确定过王紫的可靠性,如今亲自见了他才更放心。

“正是。”王紫点头,顶住了那双慧眼施加给她的压力。

“施主既然已经找到了太古八灵其中七样,便是施主与太古八灵渊源不浅,凭僧不会阻施主找菩提树,但是凭僧需告诉施主,菩提树不在六界。”

那慈真大师缓缓说道,只是最初小小试探之后,便开口说道。

“大师此言何意?只要有找到菩提树的办法,个中困难自有弟子一力承担,大事不妨直说。”王紫听了说道,那慈真大师似乎知道如何找到菩提树,却没有说明,想来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二位施主随贫僧上前。”那慈真却是侧身向前,示意王紫和乐九跟着,直到停在那百米高的佛塔面前,那慈真大师才继续说道:“菩提树不在六界,这是一定的,菩提树虽为佛门圣物,但是佛无处不在,菩提树不会守着六界佛门的方寸之地栖息,贫僧是第六百零七代看护这佛塔的之人,二位施主要找菩提树,这佛塔可助二位一臂之力。”

王紫和乐九不由得看向这佛塔,不明白慈真大师说的是什么意思,而这佛塔竟然有这么悠久的历史,还世代由专人守护,似乎更加不寻常起来,那慈真大师稍稍停顿,接着说道:

“这佛塔七层之处,奉有一幅佛图,那佛图贯通古今,能将二位施主带去上古之时,那时菩提树仍在六界,二位施主可取得菩提心血而后返回。”

“佛图?大师是说,我们去上古时期寻找菩提树?”

乐九冰蓝色的的眼睛微微波动,慈真大师说的有些太出乎他的意料了,相比起王紫,乐九的惊讶更多一点,时间过去便过去了,不容轻易回转,这是会乱了时空法则的,也会引起不可预料的蝴蝶效应的。

慈真是佛门的高僧,守护着这么重要的东西,理应比外人更清楚这其中的严重性,可现在竟然这么容易的把佛图能够穿越古今的实情告知他们,不觉得太过草率了吗?

而且,王紫不清楚,他还不清楚吗,穿越古今这种破坏法则的事情,怎么可能是那么容易的?恐怕还有附加的条件吧?

“正是,施主学识渊博,定然也清楚一些个中法则,佛图能将而且带回上古,但二位必须遵守相应的条件,不能在那里使用灵力,不能开口说话,既是未来人,便不能留下痕迹,如此以来,二位拿到菩提树的心血便可立即返回,如若做不到这两点……”

那慈真大师说道,当着让王紫和乐九震惊了,而王紫的震惊跟多一些,本以为也就是一趟特殊的行程而已,她也通过紫极阵曾经到过太古的幻境,虽然凶险,但不是不能应付,想来上古也一样。

却没想到慈真大师第一个条件就让她哑口无言,不能使用灵力,不能留下痕迹,当然也不能使用魔力、巫元力之类,在凶险南侧的上古时期,没有了法力护身,他们怎么可能顺利找到菩提树?这样的话,去了还有什么用?

“如果做不到,就怎样?”王紫沉声问道,其实心中已经隐隐有所猜测。

“如果做不到,佛图将不能送二位施主归来。”那慈真大师说道,眼神淡淡的看向王紫,但他可知道这话给王紫带去的冲击?

王紫心中一震,不能回来……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将永远待在上古时期,意味着如今六界内的一切都将与她无关,没有她参与的六界会有一个完全无法预知的走向,那她的母亲呢?她的父亲呢?她在这里所有的牵挂的人呢?

能再等一个几十亿年吗?显然不能,她留在上古,所带来的蝴蝶效应,六界会这么发展,她先于父亲和母亲出现,结果又会是怎样?或许、那会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未来。

可太古八灵已经集齐其中之七,最后一样菩提树要放弃吗?血镜也放弃了吗?

虽然说,王紫在决定开启血镜的时候就做好了解决所有障碍的准备,来时关于菩提树她也想过,太古妖物都遇到了,九十九世双面魔都征服了,菩提树会难在哪里?

可现实让她猝不及防,真的,慈真大师所说的后果,王紫不敢接,这不是以她自身为代价的,她不怕改变这个世界,塑造另一个未来,但是她害怕那个未来没有她想要的人在,而她还没有能力掌控如此大的世界,一旦定型了,她没有回天之术。

所以,王紫第一次犹豫了……

王紫走在返回慧远那里的石子路上,身边跟着不紧不慢的的乐九,她没听清乐九是怎么跟慈真大师说的,也没听清他是怎么跟方丈告辞的,她只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想着到底要不要菩提树……

“我们不见得回不来。”乐九轻声说道,那空灵的声音听不出丝毫担忧,一如既往的淡漠,若是王紫现在告诉他她决定去,乐九恐怕也只会淡淡的点头,然后说句‘我陪你去’。

“我们也又可能回不来。”王紫紧接着说道,即便是一点点的可能性,她也怕自己承担不起。

“慈真大师说过,只要不使用灵力,不发出声音,在那里只是一个游荡在另一个层面的游魂,也不会有人来伤我们,不使用灵力、不说话,你做不到吗?”

乐九又道,似乎想消除王紫的一些顾虑,她将注意力都集中在‘不能回来’这个点上,忽略了也有避免这个后果的办法。

“我需要想想……”王紫低声说道,她现在确实无法做出最终的决定,二人在石子路上走了许久,许是山中回荡着诵经的声音让王紫平静了许多,思考也冷静了许多,才听王紫又道:

“乐九,你有牵挂的人吗?”

乐九先是面不改色的继续走着,那个问题飘进了他的脑海中,在那一刻他是疑惑的,可是如今的乐九,即便再离谱的事情恐怕也别想让他沉稳的面色出现裂痕了,那种泰然和平静,这世上恐怕没几人能像乐九这般了。

乐九转眸看了看王紫,他知道王紫的牵挂,也是因为这个她才会对前去上古一事犹豫不决,可他呢?他有吗?

“有。”半晌,乐九轻启唇瓣,缓缓吐出一个字。

“如果我决定要去,你大可不必随行,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少一个人便少一分危险。”

王紫轻轻说道,不知道是不是有决定前去的打算,但是如果要去,她是不会让乐九也跟去的,他怎么能没牵挂呢?妙绮、爵爷、顺尧三人与乐九共同度过了那么久的岁月,他有知己,有弟子,有花溪谷,有天下,她怎么能让他也去呢?

乐九脚步顿了顿,瞬时跟王紫之间留下些差距,看着前面一身白衣的女子,美好而神秘,如果是她去,她就舍得吗?

没有听到乐九说话,王紫等了一会儿也不再等,许是乐九已经同意了,王紫心中已经犹豫了半晌,忽然加快了脚步往回走去,去跟九幽他们商量一下,去便去,不去便罢,就算血镜无法开启,她为了血镜奔波也并不是全无收获,所以没什么好可惜的。

“你是说菩提树必须回到过去去找,而且我们还不能去?”青龙皱眉说道,显然这个结果他也不能结束。

“嗯。”王紫点头。

“上古有八灵存在,你当然不能去,如果叫你们遇上了,那后果更糟糕。”莲生说道,此刻竟然也变的正经起来。

“如果非要你去的话,那就别去了,我的主人,你该知道我们都赌不起。”

穷奇说道,难得的听他说出这样服软的话,是啊,以前这世上没什么他们不敢赌的,但是现在,任何关于王紫的事情他们都必须三思而行,而王紫前去上古时期,那个时空不在他们能掌控的范围内,他们不敢赌。

王紫看了看众人,他们的担忧她懂,但是如此一来,寻找六界支柱会再次陷入僵局……

“不久后花溪谷会再次召集六界之人商议下一步的事情,找不到六界支柱还有别的办法,先听取六界收集来的信息和守护者寻找的进度再定夺不迟,你不必为此沮丧。”

这时却听乐九说道,回来之时乐九还有劝王紫打消顾虑放心前去上古的意思,现在却是改变了主意,反倒让她留下来。

“此路不通便不必执着下去,小公主,这次不行,你不能去。”青龙说道,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那样糟糕的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好,不去。”

王紫看着众人,半晌才肯定的说道,这不是勉强的随了众人的意,而是她也仔细思量过的,她必须量力而行,如果没有把我回来,她不能任由自己去搅乱时空的发展。

众人也顿时松了口气,想来是真的害怕王紫最终决定要去的,那样的话,他们也许会史无前例的阻止一次,好在现在的王紫,已经不会那么冲动了。

“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们先休息,明天再跟方丈说明,而后辞行。”

有了结果,乐九便起身说道,现在已经太黑,他们从景天大陆到修真界在找到佛门的隐世之地折腾了不短的时间,风尘仆仆,在这里稍事休息也好,乐九自有自己的厢房,便也不再待在这里了。

“好。”王紫点头,目送着乐九出门,直到那长长的衣摆上静谧的海潮图案一并离开木质的门槛,王紫才收回视线。

“看的这么入神。”

穷奇双手捧着王紫的头把她转过来,让她只能看着自己,开玩笑的说道,见自己把王紫的脸挤的把变形,那张嘟起的嘴尤其可爱,偏偏王紫自己还冷清的眼神,那双深沉的眼中似乎有些搞不清转狂,穷奇不由的一笑,探身在王紫嘴上印了一吻,才满意的坐了回来。

“我只是在想,乐九会为这个天下做到什么程度。”

王紫也没被穷奇那一吻弄的乱了思维,她现在的心理承受能力直线上升,说出了自己正在想的事情,她只是觉得乐九真的是一个琢磨不透的人,明明像是一个不问世事的空灵之人,可他也杀伐果断,他也有此生的知己,他也有兼济天下。

很矛盾,王紫一直想不通像乐九这样的人怎么会成为花溪谷的城主,他明明可以独善其身,可以做最潇洒的人,可他有时候做的事情却那么让她难以理解。

就像此次六界这场混乱,花溪谷要扛起大梁,乐九要为此操心和筹备的绝对不少,可从他与世无争的外表去看,绝对想象不出这个人心中装了多少事情。

如果说以前乐九帮助她是因为对她父亲的承诺,对她母亲的愧疚,而现在呢?六界正值危急存亡之秋,乐九要统筹六界,却还有时间管她的想法,并且好不多问的支持,她说能找出六界支柱,他信,她说找菩提树,他二话不说主动带她来佛门,若她说一同前往上古,他或许也只有一句‘我也去’。

而如今她放弃了寻找菩提树的事情,乐九什么都没说,就此同意她打道回府,若是换做别人,难道不应该是先责备她胡闹,然后埋怨她浪费了他那么多时间,从而再也不相信她吗?

乐九会为这个天下做到什么程度?王紫忽然很想知道,如果他知道她还隐瞒了他很多事情,她并不想保住这个六界,她想要另一片天,如果她颠覆的、是他要守护的,他会做何想法?

“想这些做什么?你不是乐九,这么会猜到他心里怎么想?”

穷奇说道,他心里并不担心,在他看来,王紫和乐九之间没有冲突,就算现在乐九还不知道王紫到底想做什么,但不见得乐九会知道后会阻拦她。

“四位师傅并非迂腐之人,他们肯做这些别人不做的事情,定然是因为六界还有他们于心不忍的地方,大你若认为四位师傅会为了六界赴汤蹈火的话就错了,或许你该想想是不是早点跟四位师傅说你要做什么,我想他们也不会吝啬告诉你他们会作出什么样的让步。”

卫子谦说道,稍稍一想也不难知道王紫心中的顾虑,但是逍遥四散人本就是亦正亦邪的人,他们做事情有自己的准则,不会受六界大众普遍的约束,强大入花溪谷,他们有底气随心所欲。

“我看四散人也不是循规蹈矩之人,花溪谷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从他们的行事风格来看,他们只讲求效率,不在乎手段是不是被所有人所接受,况且事实证明,花溪谷这样的做法才有相当的震撼力。

即便有人心存不满,也会因为花溪谷的强大而变的理所当然,再说了,四散人当初帮助你父亲,他当时可是天下人都反对的,花溪谷那不是站在天下人对面了吗?足可见他们只做他们认为对的事情。”

梼杌也道,事实上能让他们都接受的人很少,乐九就是其中一个,那样一个真正心怀宇宙却依然虚怀若谷的人,他矛盾,但是他真实,这样的人,想与之为敌都很难。

“唔,既然已经不去了,我会仔细想好怎么跟四散人开口。”

听了几人的话,王紫心中的想法也坚定了些,乐九如此信任她,虽然她没试探过,但是那种信任好像没有底线一般,若她一直瞒着他才是辜负乐九的信任,这件事情是她一开始就没考虑好,事实上,她跟四散人之间的默契应该更深刻才是,可她竟然犹豫了,如此想着,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

当日休息一晚,第二天王紫跟众人前去慧远处辞行,佛门不是久留之地,血镜的事情作罢,他们还有更多的事情需要重新安排,所以也没必要继续待下去了,虽然这次只匆匆而来,只跟慧远见了一面,但是来日方长,也不容王紫不舍。

“师傅,我们今日便打算离开。”

王紫来到慧远的厢房,小坐一会儿便道,她说这样的话,慧远就应该都清楚了,她这是已经放弃了寻找菩提树了,慧远向来关心王紫的安危,向来也不会有所反对,王紫本以为会得到几句安慰和勉励,然后慧远再送她离开,却没想到慧远叹息了一声,有些担忧的说道:

“也好,丫头你先走,准备好外面的事情,若是乐九回不来,你也要有应对一切变化的准备,丫头你既然决定了插手这个烂摊子,就要做好……”

“等等师傅,你在说什么?什么乐九回不来?”

王紫却忽然打断了慧远的话,越听越不对劲,慧远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乐九回不来?王紫忽然向厢房外张望了一周,忽然想到昨天与乐九说好在这里汇合的,然后一起离开,这个时间了乐九怎么还没到?

不由得,王紫心跳快了一拍,墨眸看着慧远,隐隐有些紧张,不要告诉她,是她想的那样……

“丫头你不知道吗?乐九独自前去上古,这不是你们二人商量好的结果吗……”

慧远也有些奇怪,疑惑的问王紫,可是看王紫隐隐后悔的面色,忽然就停下了口中的话,也顿时想到这是怎么回事了,怕是乐九瞒着王紫独自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王紫的心有些下沉,沉声问道,她明明记得昨晚回来时她还问乐九有没有牵挂的人,他说有,她昨晚还在想乐九会为六界做到什么程度,对她的信任又有没有底线,可现在慧远却告诉他,在她决定不去的时候乐九却独自一人去了?!

“昨晚便去了。”慧远说道,顿时也后知后觉的想到,王紫虽然会舍不下那么多牵挂的人,但是也不会让乐九去冒险的,昨晚竟是被乐九蒙混过去了。

“昨晚?!”王紫惊讶,那就是从她离开之后就返回去了,难道在回来的时候乐九就已经决定有此一行了?为什么没有跟她说?想着王紫忽然站起身来,只留下一句“师傅我先不走”就匆匆出了门。

慧远抚须,不由得又是一声叹息,却没有留住王紫,这到底是她的造化,不该他出手阻拦的。

“小公主怎么了?”九幽靠着墙站着,见王紫快步走出慧远的厢房,一句话没说就往外走,直起身来长腿一迈跟了上去,边走边问。

“乐九独自去了上古。”王紫只道,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想法,只想快点赶到后山的佛塔处。

几人顿时都沉默,意外于乐九竟然独自去了,更有些担心决定好点王紫会不会因此改变主意,但是此刻多说无益,众人只快速赶到后山,走进那做院子时,却见此处仍如昨天一般安静,那慈真大师也还在塔前打坐。

“慈真大师……”王紫停在安慈真大师身后不远处,虽然心中着急,但也还记得不能冲撞了高僧,便先打了招呼等着。

“施主次来时为了乐九施主的事情?”那慈真大师没有动,背对着王紫说道,相比起王紫,他却是看起来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是,佛图还能再开启吗?”

王紫点头,直说道,只是这话以出口就引的身后跟来众人的齐齐皱眉,虽然乐九独自前去王紫心中有愧,他们也不好受,但是乐九已经去了,他们更不希望王紫也去,只是此时都没说话,且听那慈真大师如何解答。

“佛图短时间内只能承受开启一起的力量。”

那慈真大师缓缓说道,可他这样的冷静却让王紫有些恼火,那样子好像是她在说一件很认真的事情,而他在很漫不经心的对待,她几乎心急如焚,他却冷静的像是隔岸观火。

王紫知道她只是有些冲动了,抿着唇暂时没有说话,她怕她一开口会说出什么不冷静的话来,只是乐九真的独自去了,而且这佛图竟然不能在开启了?

“慈真大师,乐九已经去了上古,您是否有办法确定他是否安全?否则怎么能知道乐九是否遵守了规则,何时能找到菩提树,又是怎么回来?”

几秒钟后,王紫稍稍整理了自己有些冲动的思维,平静下来问道,这是她现在最担心的问题。

“这一点施主可以放心,佛图会锁定乐九施主的行踪,乐九施主的在离开时贫僧已经将佛图内打入法印,佛图会在乐九施主拿到菩提树的心血时自动回来,若是一直找不到菩提树,而乐九施主也未暴露行踪,二十日后乐九施主也会被自动送回,但若是乐九施主违背了规则,那他与佛图的联系就会中断,贫僧也会收到消息。”

那慈真大师仍旧无悲无喜的说道,从他的话中听不出对乐九是否有信心,也听不出是否担心乐九回不来会不会打破时空秩序,大慈大悲的近乎无情,的好像一切置身事外,与他无关一样。

“小公主,先等消息,别乱了阵脚。”九幽上前说道,别说现在佛图不能开启,就算可以,他也不会让她去。

“小丫头你该相信乐九,他很冷静,由他一个人去也许取到菩提树心血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不会拿这么大的事情开玩笑,没有跟你说肯定也是不想让你改变主意跟着去,乐九定有分寸,少一个人就少一份危险,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冷静一点等着乐九的消息。”

饕餮轻轻拍了拍王紫的肩膀说道,可是王紫心中却是一震,‘少一个人就少一分危险’,多么熟悉的话阿,昨天晚上她刚说过。

“二十天……”

王紫轻声说道,抬头向不远处那座塔看去,隔着一座塔,却也是隔着几十亿年,乐九现在身在很久很久的过去,她只想,二十天,就算没有拿到菩提树的心血,也一定要回来。

“乐九师傅会回来的,他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小紫紫你该相信他的。”

慕千厷心中难得的有些难受,他早说过,在他看来,乐九才是真正的与世无争的人,那空灵的身姿好像只适合在空谷绿野之上抚琴,遗世独立,可他也明白乐九只做他愿意做的事情。

寻找菩提树虽与六界支柱有关,但到底与他的计划无关,乐九会独自前去,恐怕是因为想成全王紫,这才是他愿意做的事情,只是他虽嘴上安慰着王紫宽心,但是他心里并没有底,乐九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情是真,但也许这是第一次。

“我知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冲动的想跳进佛图,但也不会放乐九不管,二十天,就等二十天,如果乐九无法回来……我们就去接他,好吗?”

王紫转身对其他人说道,她并没有不冷静,只是她想通了而已,能回去定然也有能回来的办法,佛图是逆天的媒介,但不见得这个世界上除了佛图就再没有别的了,巫族能把自己永远封印在过去,没有未来,她就不信没有别的办法穿越时空的法则。

“呵呵,小紫打算带着所有的人拖家带口的去吗?哈哈,这么想也不错,到了几十亿年前我们还在一起,而且没有了现在一大摊子破事儿,还能见见我的第一代,啧啧,不知道我们两个同时存在在一个时空,活下来的是谁阿……”

腾蛇顿时笑了,不由得想到那样盛世好的跨越时空,他们脱离了六界去了另一个世界,虽然开玩笑的成分居多,但是的确很好笑,而且一定热闹非凡阿,想象第七代腾蛇遭遇第一代腾蛇,第四代梼杌遭遇第一代梼杌,都说上古八灵只能够一个传承,到时候狭路相逢,哈哈、想想都热闹。

“你说不好,但是我的话,当然是我。”青龙瞥了一眼腾蛇,很自信的说道。

“切,淫龙你就吹吧,严格点说你这也算是欺师灭祖了阿。”腾蛇是认准了青龙的不靠谱,什么时候都不忘跟他唱反调。

“事实上我也挺好奇的。”

卫子谦忽然说道,这对于一直一脉传承的他们来说,真的很有吸引力,他们拥有从第一代到现在几乎所有的记忆和传承,看对方也许就像看自己一样,但是好奇归好奇,两代上古神兽在同一个时空遇到,定然无法和平共处,谁会允许另一个自己跟自己同时存在?况且违逆了时空法则的副作用也一定会很多。

------题外话------

躲……一千多字实在憋不粗来了=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