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汇合乐九,前往佛门

“你不是在开玩笑?我父亲怎么可能是你师傅?如果是你为什么不早一点跟我说?”

王紫愣了半晌,简修文说的话拆开来她明明都懂,可是合起来她却很难相信他说的话,半晌反应过来之后,脑子也同时飞速的转了起来,想到简修文作为梧桐子诞生已经有一千多年,前段时间她刚刚出现在华夏就碰到了简修文,而简修文带她找到五色石才是最可疑的地方。

很多事情在她没有说的时候,这个深居华夏的人就早就知道了,他的消息灵通的不是一丁点,总是在顺从和维护她,如果在他没有这样说之前,她只会觉得这样无故献殷情非奸即盗,所以也并未将他列入可信任之人,只告诉了他一个仙界支柱的守护者该知道的事情。

可是……如果简修文是父亲的徒弟,她去华夏没有找到父亲却遇到了简修文,是不是也说明了他们之间是有所联系的?如果他真是师兄,那做那些为她铺路的事情、就不奇怪了。

“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我师妹是堂堂魔王,还有那么多上古神守保驾护航,开玩笑对我有什么好处?师傅自有安排,不让我早早将自己的身份告知你,但我若不说,恐怕你得把我当作某个图谋不轨的人。”

简修文笑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告诉了王紫自己的身份,整个人身上的神秘气息顿时减弱了很多,好像忽然打开了对王紫的隔离,那种对师妹的呵护和宠溺一览无余,事实上他等这个师妹等很久了,等着她长大,等着她强大,而在这个世界上,他知道他有一个必须照顾的师妹,而王紫却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可以放心依靠的师兄。

“不,你怎么证明……你是父亲的徒弟?”

王紫紧紧盯着简修文,脑海中还是有些混乱,但是看着忽然变的很关系她的简修文,那种眼神毫无做假,而在她潜意识里,好像在等着简修文拿出足够的证据,那样的话,简修文是她的师兄,就意味着她可以得到她父亲的消息了!

“你现在能联系到师母吗?多年前我曾见过师母一面,师母应该是记得我的。”

简修文微微摇头,似乎早就预料到王紫会这样问,并不奇怪,只耐心的说道,还好当年因为有事请去找师傅,所以在世外域,见过夏筱莲一面,不然他如今还真找不到什么能让王紫认可的理由。

“能……”

王紫看着简修文,点头说道,但是反应还有些慢,两秒钟后才好像忽然惊醒一般,手中忽然出现九转阵盘,王紫退开一些,手中倾泻出灵力,指挥着九转阵盘飞入空中。

简修文有些诧异的看着王紫,虽然知道王紫手中有九转阵盘,但是他想不到九转阵盘现在会被当作什么用处,却见九转阵盘在空中倒映出一团紫光,拿虚无的紫光在空中停滞了半晌,却忽然出现了画面!

简修文凝神一看,却见画面上的人正是夏筱莲!而夏筱莲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机械兽和幻影,三人目视前方,好像能透过画面看到他们一样。

王紫收回手,对着画面唤了一生:“母亲。”

其实在机械兽离开的时候王紫就炼制了一个小阵盘,在那小阵盘中刻下一个子法阵,而母法阵自然是在她的手里,只要开启其中一个法阵,就可以联系到对方,从而把他们的动静传到王紫这里,王紫方才打开自己这里的法阵,等机械兽那里接到她的呼唤,自然画面中便能出现他们了。

“小紫你是在魔界吗?去妖界可还一切顺利?乐九已经前去找你了,母亲在这里一切都很好。”

夏筱莲满面笑容,似乎是因为见到王紫而异常开心,让那张美丽的脸也耀眼起来,王紫也不自觉的笑了,想到如果她所做的事情能让母亲一直保持着这样明朗而开心的笑,便觉得一切都甘之如饴起来。

“我这里也很顺利,正打算启程跟乐九汇合,母亲不必挂心,不久后我也会回到花溪谷了,到时我们就可以再见面了……对了母亲,今天找你是有别的事情,你看看,可认识这个人?”

王紫说道,当然不可能告诉夏筱莲秘境岛和魔冢的事情,免得她担心,说完很快想起自己此番找夏筱莲的目的,身体让了让,好让夏筱莲看清楚简修文。

夏筱莲疑惑的看去,却见一个身着西服的男子,看起来一丝不苟,也有显然易见的沉稳气息,面容俊气,又是个美男子,看起来也是个优秀的男子,只是她脱离世间也有些年了,当年认识的人多数不在了,要么隐世修行,要么已成陌路,这样沉稳的男子,似乎并未见过。

“师母。”

见夏筱莲没有立刻认出来,简修文开口唤道,想提醒她,面上带着礼貌的笑意,虽然只见过夏筱莲一次,但那是师傅唯一的爱人,他必须打心底里尊敬。

夏筱莲先是疑惑,后来却忽然变的惊讶,甚至有些紧张,身体不自觉的上前一步,好像想穿过画面来到简修文面前仔细来看一番,却发现这只是虚拟的画面,便停住了脚步。

“你是……你是梧桐子?”夏筱莲惊讶的说道,多年未见,简修文的变化很大,不知是外形,更是他的气场,当真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乍一看竟然没人出来!

“正是……师母赎罪,弟子无能将您救出黄泉,让您受苦了。”

简修文点头,说着上前,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即便跪着,也毫不折损他沉稳的气场,愧疚的深色不似作假,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太多,如果他和师傅有能力的话,也不会等到王紫成长起来去做。

“……不必,当年的事情是意外,况且有混沌相护,我也没受多少苦,我还有事问你,你起来说话。”

夏筱莲摇了摇头,她心里很清楚当年的事情谁都怨不得,她也不曾怪罪过谁,现在提起也很冷静,她已经离开了黄泉,而且她一心想要保护的宝贝女儿现在安好而强大,这让她更欣慰,别的反倒没什么重要了。

“师母是想问师傅吧?”简修文起身,抬头问道,几乎不用想都知道夏筱莲最关心的是什么。

“对,胤天现在何处?当年他应该有安排你接应吧?后来如何?胤天去了何处?”夏筱莲点头,紧着问道,神色间有些急切,虽然她还不曾正式跟王紫提起过,但是她只是不想让王紫压力太大,但是她真的很想很想见到王胤天。

“不是我不愿告诉师母,而是我也不知道师傅现在何处,当年是我接应师傅,但只将师妹送入凡间界,便再没见过师傅,两年前师傅告知我让我等在华夏,那也是我最近一次得到师傅的消息,我也有问师傅身在何处,但师傅只说无法现身,但相见之日定不远了。”

简修文看着夏筱莲急切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但是也无法说谎。

“师傅定然知道六界现在如何,更清楚师妹和师母的动向,我相信师傅不现身定然有他的考量,而且一定也是为了您和师妹好。”

简修文接着说道,他很清楚王胤天的性格,他一生挚爱的人就只有夏筱莲,而王紫又是他和夏筱莲的宝贝,他很肯定,王胤天做任何事都一定会从夏筱莲和王紫的角度出发。

“你……何时与小紫汇合的?胤天便再无消息了吗?”夏筱莲有些失望,简修文说的她哪里会不懂,但到底是没有得到王胤天的消息啊……

“不久前在华夏见到师妹,师傅嘱咐我暗中保护师妹,别的便没有了。”简修文说道,虽然还有一些没说,但那都与王胤天的消息无关了,不说也罢。

“我知道了,既然如此,你便与小紫一处,我也放心些,若是胤天再有消息,你定要告诉我,不、你先告诉他,有任何事都可以我们一起面对……”

夏筱莲有些失神的说道,王胤天总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藏在心里,自己扫平了一切障碍才会轻松出现在她面前,但是她不愿他这样,明明可以一起面对的……

“师母放心,我定会做到。”简修文点头,认真的保证。

直到与夏筱莲别过,王紫叮嘱了机械兽和幻影照顾好夏筱莲,又掐断了法阵,收回了九转阵盘,王紫坐在回廊上独自思腹半晌,才直面简修文。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五色石的事情?”

王紫问道,其实在夏筱莲开口说‘你是梧桐子’的时候她已经肯定了,简修文确实是她父亲的徒弟,这个事实真的很意外,一个并不算合拍的人忽然成了她的师兄,而且他显然颇受父亲的信任,还有,他或许已经暗中保护她很久了,那她对他的误会……此时看来对他真实冤枉了。

“并不知道,看来沙漠迷城中你遇到了五色石,而且收为己用了,或许师傅的安排、深意便在于此。”

简修文也坐在王紫对面的回廊上,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稍微想了想才说道,王胤天确实安排王紫去沙漠迷城,一盏灯也是王胤天早早备下的,但是在那里会得到什么简修文并不知道。

听王紫如此说,在联想到影族和巫族的事情,很容易便猜到,王紫得到了五色石,随即眼中有些疑惑,因为他很清楚五色石的能量非同小可,若是收为己用,王紫如何能承受?

“确实,只是我收了五色石,它却并没有为我所用。”王紫说道,五色石能量太大,她现在根本支配不了,接着说道:“也许将来再强一些,才可以。”

“呵呵……不必勉强自己,五色石没有威胁到你便好,你已经够强大了,不要逼自己。”

简修文轻轻笑了一声,听了王紫的话就已经明白了些是怎么回事,也没有追根问底,王紫现在定然还没完全接受他,问多了反而让她困扰。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华夏的事情呢?简氏与你有关系吗?”王紫点头,不愿多谈此事,便转移了话题,当接受了简修文的是她的师兄这件事情时,再跟简修文对话也变的自然和耐心起来。

“简氏跟我没有关系,只是我帮着带了十几年而已,真正的简修文已经死了,这给简氏的老爷子也是清楚的,如今简氏地位稳固,老爷子也自有接班的人选,我在华夏本就是为了等你,如今也没必要继续待下去,那里也与我无关了。”简修文说道。

“那你就用简修文的名讳吗?”王紫问道,这不会觉得在叫另外一个人呢吗?还是一个已经死去之人。

“我本无姓氏,而我的名字也确实是修文,并非用了他人的,自我出生起便被师傅收养,师傅觉得我魔气太重,杀气太重,给我起修文的名字是想我修文以安心,至于简姓,用习惯了,不取也罢。”

简修文说道,并不在意的样子,百家姓当然归百家用,他拿来用也无妨。

“我要去佛门,虽然父亲嘱咐你保护我,但是你可以放心做自己的事情。”王紫说道,说着站起身来,既然事情已经弄清楚,起码她可以放心修文了。

“好啊什么时候动身?”

简修文也站起身来,掏出口袋中的金丝边眼镜,又戴了起来,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恢复了他棱角分明的样子,看向王紫问道,虽然王紫说了他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但是看他现在却一副一起走的样子。

“你?”王紫看向简修文,墨眸中有些不确定,是她理解的意思吗?

“现在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做什么我当然也要做什么,师傅和师母都叮嘱我保护你,难不成你想让我违抗师命?”简修文很自然的说道,王紫好像又看到了在华夏时一派总裁作风的简修文,总会以决定示人,而非寻求意见。

“马上就走。”

王紫说道,说罢转身往回走,跟着便跟着吧,既然他如此决定她也没什么好阻拦的,她已经给过他选择的机会了,简修文实力很强,她到时不指望他来保护,他能保护得了他自己就行了。

简修文随后跟上,王紫稍稍安顿好魔界,便与众人与同前往景天大陆,对于简修文忽然间的身份转变,其他人都很惊讶,毕竟对这个人一直以来都不是很喜欢,可转眼间成了王紫的师兄,他们反对不了,但是想让他们对简修文客客气气的,也不太可能,毕竟从某层意义上来说,简修文仍然只的他们警惕。

到达景天大陆时那里正值半夜,王紫一行没有惊动其他人,有梼杌在也顺利的回来了,各自休息,知道天亮才见面。

“有什么事耽搁了?”

乐九问道,那双冰蓝色眼镜平静而清冷,在王紫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如果没有别的意外,应该会早几天就到的,所以乐九的话平静而肯定,一定是因为中途有意外耽搁了。

“在妖界遇到几个太古妖物,魔界取碧晶草时被一个封印的魂魄绊住了脚步……”王紫清楚乐九的细心,对他也没什么隐瞒的,便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你把那羽毛给我看看。”乐九说道,但看王紫如今已经恢复,心中清楚当时一定惊险,但面上也不动声色,想到那题太古妖物,乐九心中倒是有些疑虑。

“好。”王紫点头,一并将从那五个太古妖物身上取下来的东西都拿了出来,装在那盘子中她就没有动过,因为当初要这些东西也只是想惩罚一下它们想要她的性命的想法,而现在她还没想过用这些东西来做什么。

乐九那过拿东西一一看了看,拈着那彩色的羽毛,冰蓝色眼中尽是平静,但是那安静的样子却好像在沉思着什么。

“太古的妖物,不该出现在六界之内的。”半晌,乐九缓缓的说道,空灵的声音仍然让人陶醉,好在众人跟乐九也熟悉,不至于他说句话都失神半晌。

“乐九师傅所说是什么意思?”卫子楚趴在桌子上,不由得问道。

“乐九是说,太古的妖物,早已退出六界的视线,出现了定然反常。”青龙说道,看向乐九,有些若有所思,乐九似乎知道的很多。

“这我也知道啊,正常了才怪好吧?”卫子楚说道,白了青龙一眼,他说没说不是一样的吗,随即又道:“但你还是上古的神兽呢,你出现也很不正常啊。”

“这不一样,太古跟上古是两个概念,况且,我们传承的血脉,并非自太古到如今一成不变,可偷天鼠它们可是实实在在的太古药物。”青龙说道。

“哦,我懂,他们才是如假包换的古董。”卫子楚了然的说道,但是这么烂的比喻顿时就遭到很多人鄙视。

“太古是神话时期,并没有诸如此类的妖物留在后世,这五个妖物的适应能力确实比别的妖物强了些,但也不可能摆脱那个时代单独留到现在,它们会出现,定然不简单。”

乐九将手中那彩色的羽毛放回了盘子当中,同时缓缓的说道。

“可我们现在也没有别的可能去查原因,也没那个时间,若真有因果,我们也只能边走边看了。”卫子谦说道,似乎也明白乐九的顾虑是什么,乐九微微点头,便不再言语。

王紫收回了那个盘子,经过乐九的一番话,却是忽然想到那个人鱼,他的强大远远超出那五个妖物,而且这折损那五个妖物的修为的事情,那人鱼轻轻松松便办到了,还有她脖子里仍然戴着的鳞片……

如果说那五个妖物留到现在不合常理的话,加上那个人鱼的存在……似乎就有些可以理解了,强大的人,有选择身在何处的自由。

简修文只不动声色的看着,金丝边眼镜挡住那双洞察力极强的眼睛,这些王紫不曾跟他说过,若不是乐九问起他估计还不知道,他能安慰自己是没时间问、或者自己没问吗?

“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佛门?”王紫问道,乐九知道如何去佛门,这一点当然是要问乐九的。

“今天下午便可。”乐九说道。

“那就今天下午。”王紫点头。

王紫去见了冷殇,好歹这还是他的地盘,她要做什么事情有理由先告诉冷殇一声。

“从佛门回来便可以开启血镜,到时……花溪谷重聚,你会派人去吗?”

王紫问道,对面便是冷殇,仍旧身披雪白的狐裘披风,双手拢在披风之中,见他现在的样子,王紫忽然有种他一直是这样,生活在冰寒之中,从未变过的状态,好像所有的变化都被那冰冷凝固了。

每次来到冷殇的房间都有种步入另一个世界的感觉,说不出的奇怪,王紫努力甩掉心中的感觉,一并将乐九让她问的也问了,冷殇毕竟是参与了很多的,不知道会不会与他们步调一致。

“会。”冷殇没怎么思索,直接说道。

“我会告诉乐九的,下午我们便起身去佛门,我先告辞了。”王紫点头,她只是传话的,至于冷殇的决定,不管他会不会参与她都不会觉得奇怪。

“你自己小心。”冷殇抬眸,那雪花一样穿白的瞳孔看着她,缓缓道,虽然简单却很认真。

“嗯。”王紫点头,说罢便转身离开,可她总感觉身后追随着一双淡淡的视线,除了冷殇没别人了,她本来很想回头看看,但想了想也没那个必要,便径直出门了,而一走出门,那道视线便自然被门窗隔断了。

……

“亲亲主人,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同样是主人,你不要偏心,哟啊一视同仁嘛,为什么带别人不带我,这不公平啊,我抗议!”

直到下午,王紫要离开的时候,却又遇上莲生可怜兮兮的控诉,虽然成功的留在了景天大陆,没再回花溪谷憋着,但是在这里照样是他一个人,王紫他们去哪里都不带他,他还是一个人好吗……

“你……”王紫皱眉,忽然觉得当初还是远远的把莲生丢在花溪谷比较好,不用在这里为难她。

“我知道我知道,亲亲主人是担心我嘛,但是我在这里真的要闷死了!主人你就带我去吧,就算死在佛门也比在这里郁郁寡欢的好啊……”莲生装模作样的抹了把泪,反正这次说什么都要蹭着去,然后还没等王紫说话就赶紧继续说道:

“再说我会看好我自己的,亲亲主任完全不用担心我,就当我是空气,一定不会影响你的!”

王紫动了动自己的胳膊,可莲生抓的紧紧的,根本抽不出来,对于莲生说把他当成空气这件事,王紫只想说就算她想,莲生也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

“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主人……亲亲主人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去哪都不带我?如果你不改变主意,我就……我就哭给你看!”

莲生紧紧的抓着王紫的胳膊,余光看到穷奇有动手的打算,莲生咚的坐在了地上,抱着王紫就是不松手,头埋在王紫腰上,呜呜的假哭起来,王紫头上真的崩出几根青筋,她就不知道莲生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执着,他明明可以自己也玩的很开心的。

带上他的话她不保证她能顾及上他,而且事实证明,每次她都会有碰上些意外的危险,不是她一直狠心拒绝莲生跟着,而是不希望他因此有生命危险,莲生一定明白却还要去,这不是在为难她吗?

“别哭了你也走吧。”王紫头疼的说道,但带着莲生一定会让她分心的……

“好好好,我们赶紧走吧,天色也不早了,不要再磨蹭了!”

莲生忽然跳了起来,抹了一把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眼泪,很认真很严肃的说道,笔挺的站在王紫身边,那急切的样子好像生怕王紫反悔一般,穷奇只瞥了一眼莲生,但那眼神中似乎有些警告,如果他给添乱,那后果一定很严重,莲生目不斜视,全当没看见,他怎么会捣乱啊喂!他很自律的好吧?

众人启程,佛门隐世的地点一直是个迷,这世上鲜少有人知道,乐九却正好是其中之一,另几人没想到的是,那地方竟然是在修真界!

当一行人落在那个位面的时候,先是去了一间茶馆小坐,乐九先行告知佛门之人,由僧人前来接引才可以去,所以到了之后还费了一番功夫。

来接他们的僧人带着众人到了一方小的寺庙,寻了僻静之处借到前往目的地,一路上几人无话,主要那僧人也沉默,并非多言,去佛门的方法与去花溪谷时有些相似,开设的路径并非传送,更非真实的路径。

更像是施了障眼法一般,走过一片迷雾便是另一片天地,只是那地方并非花溪谷一样的空中浮城,而是一片广袤的群山,层层叠叠望不到尽头,山中林立着大大小小的香阁宝刹,耳边回想着轻盈的梵唱,还有整齐的诵经之声。

一阵安宁而想和的气氛,好像在踏进这里的时候,整个人的都静下来了,庄严而肃穆,这里有最简单的信仰,佛是慈悲的,是苦渡众生的,在这里的、都是他最虔诚的信徒。

来时无言,此时更加无言了,只因不想打破这片难得的平静,来到这里时,那僧人便徒步行走了,王紫一行自然入乡随俗,虽然飞身跃起转瞬间就能到达目的地,但是那样的行为好像不适合这里。

虽然这里高僧云集,但是他们却用着最朴素的生活方法,布衣、草鞋,徒步行走在山间,不急不缓,好像飞越一座宝刹就是对佛不敬一样,众人都是练家子,走些山路定然不要紧,只是这一走便走了将近两个时辰。

“施主请。”那带路对僧人终于说话了,却只做了个请的手势,王紫看向小路深处,还没到地方,这人似乎就不带路了。

“多谢。”王紫双手合十说道,也不多问,径自向前走去,而那带路的僧人便退了回去,沿着山路返回。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莲生小声问,这都走了这么久,他有点忍不住问了,只是很显然不会有人回答他,其他人照样也没来过,唯一可能知道的乐九也没说话。

“佛门与别处不一样,每座宝刹都有各自的方丈,只是这里有共同推举的人主持大计而已,我上次来已经有些年份,不知今朝如何。”

半晌,乐九才说道。

“那那个僧人知道把我们引荐给谁吗?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就回头走了。”莲生马上说道。

“你可以回去问问他。”穷奇幽幽的说道,眼神扫向莲生,莲生却立马闭嘴了,穷奇每次用这种眼神看他的时候接下来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太过分,他就好奇问问都不行啊……

众人沿着蜿蜒的小路一直往上走,上面有什么他们根本看不到,只能看到四周郁郁葱葱的树林,又走了将近一个时辰,视线开阔了些,地势也平坦了些,似乎快到山顶了。

“诶那站着一个人!”莲生惊喜的说道,可是其他人并没他那么兴趣高昂,大家都看到了,他那么跳脱干什么?

“是师傅。”王紫道,仔细一看便确定那人正是慧远。

几人走快了些,果然到了山顶,看到了山顶坐落的佛寺,气势恢宏,慧远身后是佛寺外长长的红墙,古老而厚重的色泽,慧远身着素白僧袍,背后的佛寺衬着更让他看起来道骨仙风,白须冉冉,慧远面上带笑,看到王紫来很是高兴。

“怎么主动来佛门了?若是你早日说明,师傅离开时定告诉你方法。”

王紫一行刚刚走到近前,慧远便先行说道,得知乐九和王紫一行要来时他还有些意外的,毕竟外面的事情很多,想来他们暂时无暇别处。

“师傅。”王紫先是唤了一声,慧远脸上的笑容更大,却听王紫接着说道:“次来佛门是有别的事情,也是为六界支柱而来。”

“哦?先进去再说。”慧远疑惑,便说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众人随着慧远进了寺中,而这寺外高悬的门匾上竟刻着‘万清寺’三个大字,没想到在这佛门圣地,万清寺也当真存在。

听得山中隐隐得钟声,两边厢房内传出的诵经之声,慧远一直带着几人到了寺庙深处的一处厢房,推门进去,却见厢房内还有人在,几人步入,见里面坐着两人,一个是慧能,王紫在花溪谷的时候见过,另外一个人身披袈裟,很是考究。

“丫头,这位便是万清寺的方丈,这位是你慧能师叔,你也见过了,方丈,这便是小徒王紫,这位是花溪谷城主乐九,其他人贫僧就不一一介绍了,想来方丈心中也有数。”

慧远说道,王紫带来的人有上古八灵,另有九幽、腾蛇、卫子楚、莲生、四大亲卫,这些人都进了厢房,本来很宽敞的厢房也顿时拥挤起来。

“弟子见过掌门师叔。”王紫双手合十说道。

“阿弥陀佛,慧远收了一个好徒弟,今日才见到啊,只是舍下简陋,没有什么能招待诸位施主的。”那方丈说道,眉目间慈悲却多了几分疏远,不似慧远一般亲近。

“方丈此言差矣,我们今日钱来叨扰是有事相求,不敢要什么招待,再说佛门清静之地,我们也当入乡随俗才是。”乐九接过话来说道。

“能让乐九施主一同前来,定然不是小事,正事要紧,施主不妨直言。”那方丈说道,而青龙在见过方丈之后便礼貌的告辞,众人一同出去,只留下王紫和乐九商议事情,他们几人在厢房内坐无坐处,站着也不舒坦,还不如出去等着。

------题外话------

万更没成功,啪啪我自拍,自己检讨呜T_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