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二章 混沌归来,梧桐子渡劫

本来决定从魔冢出来第二天便前往红梧桐所在的地方,没料到魔冢一行并不顺利,王紫又是重伤出来,修养几天必不可少,只得先派了人前去梧桐所地盯着,时刻传回消息。

坚持着从魔冢走出来那一刻,王紫就再也忍不住昏睡了过去,五日之后才醒来,昏睡时王紫的身体在自行恢复,现在恢复的时间已经是大大缩短,醒来时感觉已经好了许多。

“你们伤的也不轻吧,现在怎么样了?”

王紫看着身边的几人,此时众人正坐在重影水榭,王紫醒来不久便出来透气了,看着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几人,王紫岂会不知道,那天她只是被红衣的力量压制了,并非被她控制,虽然她一直都在试图反制,但是没有成功,他们为了激发她的潜力不设防的跟红衣打,她将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

“当然没事,都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伤,倒是王紫殿下你,昏睡了五天呐!还好你醒了,不然我们会很担心的。”

卫子楚一笑,不甚在意的说道,别说这点上分分钟便好,就是真流点血,他们都是男人,没什么轻重,可王紫殿下不一眼,她可是他们心里的宝,擦破点皮都紧张的不得了!

“小初,我看看。”

王紫没有作声,知道她说什么都是轻的,因为他们为了她别说是受点伤、就是放弃性命都二话不说,他们不会希望她担心,因此轻飘飘的将此事带过,只是她心里很清楚,她必须用更强的自己来答复他们为她的付出。

王紫手指搭上腾蛇的脉搏,确实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那日腾蛇连续被红衣几次重击她都记的清清楚楚,虽然那时候红衣控制着她的身体,但是打腾蛇的手、确实是她的,心中很疼,王紫敛眸,默默的掩下了那样的情绪。

“嘿嘿我没事的,那点伤,还没感觉到疼就好了,小紫不要担心我了。”腾蛇笑的有点憨,被王紫关心的时候脑子就不由的有点短路,本来挺精明的一个人也看起来傻里傻气的,那样的伤就是当时看着吓人了点,他也有护住心脉的啊。

“我想知道那个双面魔的能量进了小紫的身体,会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小紫,你昏睡的这几天有感觉到哪里有异样吗?”卫子谦说道,想到那天打进王紫身体内的那股红色能俩个,还是有点不能放心。

“暂时没有,我感觉很好,那股能量本来我是炼化不了的,但是五色石的能量帮我压制住了。”

王紫说道,那日她也一度很紧张,她是真的害怕自己会被那股能量控制,而且想起那双面魔消散之前说的话,‘本尊衷心的祝愿你被天下人讨伐、不得好死的那一天!’,虽然她并不担心她的男人们会放弃她,但是她怕自己有控制不了自己的一天,伤害了她最在意的人。

而且昏睡之中总是回荡着那个双面魔说过的话,反反复复,‘你……你是什么人,不可能,这世上怎会再出一个贪狼,不可能!你不是贪狼!……可你为什么有如此邪恶的力量……’。

当时在她的能量范围内,别人应该没注意到她说的话,但是她却记得,而且后来越想越不对劲,总觉得那双面魔说的话想再诅咒什么,而所谓的‘怎么会再出现一个贪狼’,好像那双面魔知道的事情很多一样。

可惜她已经彻底消失了,不,没什么可惜的,就算那双面魔还在,她想要的消息也不屑从她口中得知,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她不缺这样的耐心,再者,也许是那双面魔不甘就此消散,说些故弄玄虚的话引她猜疑也说不定。

“列爻来了没有,这件事情还是跟弄清楚比较好,小紫如今已经晋入九释境,魔力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要到什么程度才能彻底解决了双面魔留下的能量,还是有个结果好,不能太相信五色石,万一它有不稳定的时候呢。”

卫子楚温润的眼中还是有着浓浓的思虑,每间墨绿色的线条微动,认真的神色很是动人,王紫不由的心中一暖,他们比她更着急,若不是有他们的提点,她也很难有今日。

“刚才已经派人去请了,应该会很快过来,再等等吧。”穷奇说道。

果然,没过多久就看到列爻和四大亲卫的身影,在王紫昏睡的五天当中,四大亲卫没有在身边,是因为有九幽他们在就够了,而且不久四人都要离开魔界,还有隆起军团安置于此处,他们都要用最快的时间把魔界的事情处理好,等他们离开之后,这里最好能够运转正常。

“臣参见王上。”

列爻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他身边的四大亲卫也不得不恭敬的参见,事实上北皇几人并不喜欢这样的距离感,但是他们是列爻一手带出来的,王紫无君臣的意识,列爻却很看重,所以列爻如此他们也必须跟着做。

“免礼吧。”王紫说道。

“列爻祭司,那双面魔是什么来历,你可查清楚了?”那边列爻刚刚直起身子,就听这边卫子谦已经开口问了,叫他来就是为了此事,也不必拖拖拉拉的寒暄。

“回公子,这几日臣与东乾一直都在翻阅魔界的史料,确实找到了那双面魔的来历。”说道这个,列爻的神情一肃,似乎这双面魔的来历还不小,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这双面魔是魔界的一个异类,她出现的年限很难说,会因为这样说是因为,她的记载在史料中断断续续,而且每次一断就是少则几十年,多则上千万年!关于双面魔的记载很多,臣一度以为这都是分散的,然而在综合了所有的史料之后才发现、这竟是同一个人!”

列爻微微摇着头,似乎对他所发现的也很不可思议,穷奇微微皱眉,开口问道:“记载很多不是因为她为祸颇多吗?况且她的修为早就不浅,出世修炼一段时间,在入世一段时间,这也并非不合理,到底如何,你说清楚一点。”

“对啊,我说大祭司,您别光顾着自己惊讶啊,现在正说着怎么回事呢?”卫子楚也说道,他还着急着听结果呢。

“公子莫急,臣这便说。”列爻也不恼,平静的说道,虽然迄今为止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但是王紫身边的人那就不一样了,很快接着说道:

“臣所谓的记载,绝非那双面魔入世而后出世如此简单,而是,这样吧,臣举个例子,比如两千年之间,那双面魔从出生到修炼到最顶峰,这期间所发生的大事,这双面魔的灵魂非男非女,修炼也是违背天道的,以残害他人以获取修为,是魔界的邪修。

众所周知,邪修的修炼办法伤天害理,但是奈何那双面魔天资颇高,也有些的旁人所不知的蹊跷,竟然让她一路修炼到了破转境巅峰!这绝对是邪修中的异类,然而在她即将晋入魔神的时候,却被魔界许多魔神将她的修为毁去,让她去轮回,魔界岂会允许这样踏着同类的血成神?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那双面魔表面上装作被毁去了修为,实在她早已用了暗渡陈仓的办法,将破转境巅峰的全部力量封印在她所炼制的超魔器红衣之内!而在她的魂魄落入轮回之后,多年后再世为人,那红衣自己找到前世的主人,将她前世的记忆和全部力量一并送回。

第二世时那双面魔得知前世的遭遇,修炼起来更加变本加厉,用比上一世少一半的时间修炼到了破转境巅峰,然而第二世,在晋级魔神的时候仍然被打散了魂魄,再度轮回,第三世亦如此,直到不知第几世的时候,但是魔界的几位魔神才察觉到她的伎俩,也才知道原来这个双面魔已经祸害了魔界几世!

然而到发现的时候,那时的魔神已经消灭不了那双面魔了,那件红衣承载了她几世的力量,每一世都是破转期巅峰,叠加在一起他们根本找不到破解的办法,无法,只能在那双面魔晋级魔神的时候打散了她的魂魄,将红衣上打下诸多封印,以阻断那双面魔借此重生的机会。

然而这个办法并没有多大的效果,应该说是当时的魔神都小看了那双面魔的怨气,再世重生的时候,虽然红衣内的封印她解不开,但是仍然不妨碍她但邪修之路,又是漫长的千万年,那双面墨魂子修炼到破转境巅峰时,当时处决过她的魔神多数已经不管魔界之事。

而那双面魔为了修炼,几世以来手中沾染的鲜血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那件罪恶的红衣,几乎已经是无人能够控制得了了,只是奇怪的是,也许是因为红衣内被反复封印了太多的力量,那双面魔也无法全部打开,否则便是自毁的行径。

而每次遇到晋级魔神的时候,红衣的封印被晋级的力量冲击,若是都解开了,那双面魔也活不成,到时候红衣内的力量散尽,她也魂飞魄散,就再也不可能有轮回了,便只好再度将力量封印。

如此反反复复,竟是过了九十九世,这九十九世也不知道跨越了多长的时间,臣在史料中看到的最后的记载时间是八千万年前,那双面魔找到了逐一解开封印的办法,若是让她一一消化了九十九世累积的力量,那她最终突破魔神巅峰也绝对没问题!

就在她想要逐一解开封印以求突破的时候,却引起了当时魔王的注意,魔王召集许多魔神镇压了她,为不让她的魂魄再有机会进入轮回,当时魔王的亲卫东乾与之同归于尽,魔王将那件封印了九十九世力量的红衣扔进魔冢,由魔祭司请求魔冢内的魔魂将红衣永远封印在魔冢之内。”

列爻缓缓的讲述了那双面魔的来历,众人听了果然是惊讶的,毕竟九十九世,而且每一世都修炼到了破转境巅峰,那双面魔的怨气是有多大,虽然她为此沾了数不尽的鲜血,堪称真正的杀人狂魔,但是能为了最终突破魔神而修炼将近百世,旁人恐怕也是做不到的。

只是想想那双面魔女子说话时,总是以本尊自称,自称自己是魔神,现在听来却有些可笑。

“九十九世的力量,有那么可怕吗?竟然只能封印无法销毁?”青璃有些不解的问道,对人类的修炼他还不是很有概念,所以听起来有些困难,即便如此他也在努力听着。

“有,那红已经是逆天之物,只能让封印,无法销毁。”

列爻说道,说话间看着王紫,那眼神在愈发尊敬,在尊敬之余竟然还有些……崇拜?众人看着,这样崇拜的神色从一个端庄而威严的魔祭司身上出现,实在有些不符合,但是稍稍一想也明白了。

要说逆天,王紫那股奇怪的能量才是真的逆天,连魔冢内魔魂都奈何不了的红衣,她那能量竟然能轻易将它撕碎,只是那双面魔不甘自己九十九世的力量毁于一旦,才拼死给王紫买下一颗炸弹。

“其实想想那双面魔也挺悲剧的,天资那么好却不好好修炼,非要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到头来梦寐以求的魔神没有达到,而且每次都在紧要关头被打回原形,反复九十九世,她也真够执着的,但是谁让她碰到是我家小紫呢?注定输的衣服都没了。”

腾蛇很得意的说道,众人也不由得笑,还真是,输的衣服都不剩。

“这么说来,她的力量嗜杀的气息想来很重,负面的影响定然不会少,那力量一旦进入小紫体内便一定不可能再出来,如何净化那能量,如何炼化那能量,小紫要怎么做的?”

卫子谦说道,不忘叫来列爻的目的,本来就是想从他那知道双面魔的来历,然后对症下药。

“据臣所知,王上体内有佛陀灵力,佛陀灵力是所有灵力内最纯正的能量,自然有进化的功效,只是这还需循序渐进,王上体内既然有能压制它的能量,便不要轻易放开,另外,王上如今也已经是九释境十层的修为,已经有了吞噬的能力,万不得已之时,可先吞噬那能量,再炼化,只是那能量一旦融入王上的魔力之中,再净化就难了。”

列爻谨慎的说道,有些惭愧,他也想找到行之有效的办法,可以药到病除,但是尽管他绞尽脑汁,也不曾得到答案,这还需要王紫自己却摸索和把握,说起来还是危险的。

“……你们无需如此担忧,那双面魔都已经死了,留下的能量又能奈我何?她消化不了的能量,不代表我也不行,再说……五色石的能量很稳定,它既然会主动制止那能量,便是在护我,不会忽然间闹情绪不管我的。”

几人都是沉默,似乎是因为对事实的无力,王紫却轻轻笑了笑,绝美的容颜上绽开浅浅的笑,总能让人移不开眼,见几人心中无法放松,竟开起了玩笑。

“还有一个办法,但是……”

列爻见王紫如此说,忽然心中很不是滋味,在他心里,一直把王紫当作魔界古往今来唯一的神,因为这是从他出生就被灌输的信念,可是见到现在明明自己危险却还在劝自己爱的人,列爻忽然心酸,因为这个无所不能的神、她明明还没长大,而神的成长之路,定会异常艰辛。

“有何办法?尊者为何不直说?”北皇瞬间看向列爻,其他人也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

“是啊大祭司你有什么办法就直说啊,不管有多难我们都会做到的,你吞吞吐吐做什么?”卫子楚也说道,那不成是要天上的星星水中的月?不然一向稳妥的魔祭司怎么也学起别人卖关子了。

“若是王上控制不了体内的能量,可将那能量过渡给旁人,以分散它的强度,只是在王上还控制不了那能量的时候,过度给旁人,那人多半也活不成。”列爻心中叹了口气说道。

“有这么好的办法你怎么不早说?那随便抓一个人来不就好了?好吧,抓一个该死之人,这太容易了啊!”卫子楚一拍手,既然有这么好的办法,刚才他们不白烦恼了?

“列爻祭司有何难处?尽管说来。”青龙则是看了看列爻的神色,让卫子楚安静,若真有这么简单,列爻恐怕早说了,想来是有别的难处的。

“公子猜的没错,确实、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的,一则此人必须也是魔修,二则此人修为也不能低,否则能量过渡没有完成那人便被撑爆,那能量还会回到王上体内,三则此人必须为自愿,否则反抗王上,也无法成事,四则,王上体内的能量发作说不好是什么时候,那人需得时刻候着。”

列爻无奈说道,众人听罢也皱眉,这要求确实多了点。

“哪有那么多废话啊,如果我是魔修该多好。”卫子楚拨了拨头发,有些烦躁,只是他这话刚说完,众人的视线不由的看向了……北皇、南阙、东乾,当然如果暗中的西诀也现身的话,定然也不能幸免。

“尊者,有这么简单的办法,您早说不就好了,我必然时刻候着。”

南阙忽然一笑,那笑很真,狐狸眼中满是笑意,这条件岂不是为四大亲卫量身定做的?四自然是魔修,修为自然不低,为了王紫定然一百二十个愿意,他们与王紫之间有着生死契,自然随传随到。

“如果只是这样,尊者大可放心,我们不会让王上有事。”

东乾也笑了笑,那张文质彬彬的脸上盛着很从容的笑,其实心中是有些好笑的,列爻身为魔祭司,多少年来对他们四人都是往死里炼的,但是现在真要为王紫做什么的时候,他竟不舍起来了。

“只要王上没事,我们也不会有事。”

北皇看着王紫说道,刚毅的面孔被那轻扯的嘴角带起些邪气,事实上如果有这样的桥梁链接他和王紫,他只有高兴,没有担忧,因为他不会让自己有事的,这一辈子,他定然不会舍得离开王紫的。

顿时众人都看向王紫,他们都不会有意见,但是他们不敢保证王紫会同意这种事情,她不会主动将危险推给身边的人,这才是让他们担心的。

“那你们便准备好了,若有那一天,我会那样做,但你们也不能有事。”

王紫看了看北皇三人,出乎意料的说道,其他人都松了口气,只要王紫同意便什么都好,其实王紫自己也很清楚,她会衡量什么是最有利的结果,只是现在一切还是未知,到时候她会根据自己的状况作出决定的,但这个前提是,一定不能对北皇四人的生命有所威胁。

“必然,啧,要是现在就可以过度多好……我的意思是说,早一点解决事情比较保险嘛。”南阙说道,不由的有些期待这一天的到来,跟王紫共担风险的感觉,一定很棒,似乎也发现自己表现的有些激动了,南阙很快又补充的解释道。

列爻看了看身边的三人,他们都是他一手培养大的,虽然他一直以无情的手段培养,但是这么多年来,也将他四人看作晚辈,若是真的会为了王紫而死,他不会阻止,但会心疼……

……

重影水榭一番商议,总算让众人心中有了底,既然找到了备案,到时候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也不必慌张了,听梧桐树那里的人传回消息,雷云已经聚集了有将近二十天,如此长时间的聚集在梧桐树前两次的降雷中,似乎也没什么可惊讶的,王紫暂时还不能前去,只得再过几天。

那日之后第二天,王紫独自在房中修炼,因为刚刚跨越了那么多的等级晋级到九释境,她必须尽快熟悉这股庞大的力量,而且为了准备净化双面魔留下的能量,她也要花更多的时间修炼佛力了。

这天下无王紫刚刚醒来,就感觉自己腰间缠上了一双手臂,那手臂微一使力就将她带入了身后之人的怀里,陌生的味道,但王紫却知道是谁,所以只挣扎,却没有攻击他。

“这么久不见,媳妇儿你让我抱抱都不行啊?”身后那人状似委屈的说道,其实现在美人在怀别提多高兴了,这人自然是混沌了。

“不行,你走远一点也可以说话。”王紫说道,见混沌不松手,只好用了些灵力掰开他的手,自己走下了床。

“跟媳妇儿离的太远,该说什么我都忘了。”见王紫非要拒绝他,混沌也知道分寸的松手了,不然王紫怒了好久不好办了,只是松手是松手了,此刻却靠在床上有些赖皮的说道。

“那就等你想起来再说。”

王紫在椅子上坐下,也没有着急,对付混沌这种人不能惯着,否则他会越来越过分,想到他口口声声的媳妇儿,她是纠正不了了,越纠正越麻烦,但是怎么能让他打消了对她的想法,这简直太难了,每次想到这个王紫就隐隐头疼,然后让自己别去想,她真的不适合思考这个。

“媳妇儿你干嘛对我这么冷淡嘛,真是伤心……”混沌捧着心做了个很痛心的表情,只是王紫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根本没有别的反应,混沌又笑,也下床来走到王紫身边坐下。

“别看我笑着,其实我心里真的很痛啊。”混沌身体倾向王紫,笑着说道,只是就算是说这样的话,看起来也是在开玩笑,王紫顿了顿,却忍住没搭话,

“……你进了黄泉深处吗?可还顺利?”半晌,混沌真的没再说话,只近距离的看着王紫,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反正就是盯着不移开视线,那视线的存在感太强了,强到王紫实在等不下去的程度,只好先问道。

“嗯,进去了,但不顺利。”混沌点了点头,不犹豫的回答,王紫顿时看向混沌,当然是想听他不顺利在何处,却听混沌继续说道:“话说我进入黄泉深处,却原来那地方与外面的水域完全是两个世界,那水太重,困着为夫前进不得,前方又杀出无数水鬼,

为夫在艰难的情况下与他们大战三百回合,可是不探得黄泉为夫怎好回来面前媳妇儿?于是乎拼着重伤继续深入,一路上与拦路的水鬼厮杀不停,为夫险些沉入黄泉,但一想到媳妇儿还在外面苦等,为夫……”

“到底怎么回事?里面什么情形?”

王紫伸手捂住混沌滔滔不绝的嘴,看他手舞足蹈的样子,夸张的好像他深入敌营如何九死一生一样,可黄泉里哪有那么多水鬼?他在黄泉内又怎么可能能腾出手来打架?

王紫被他说的头上隐隐迸出两条黑线,示意他马上停下,可混沌全当看不见,王紫只好动手了。

“呵呵……”

混沌轻笑,手覆在王紫的手上,笑声从王紫手下传出,有些低沉,混沌抓着王紫的手,在她手心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一声响亮的‘啵’,在王紫抽手的时候他也自然放开了,看着王紫脸红微恼的样子,玩笑开够了,也该适可而止,在王紫谴责他之前,混沌清了清嗓子,立刻转入了正题。

“黄泉深处我进去过了,水鬼也确实是有的,但那东西我说不明白是什么,挺不好对付的,不过我找到了轮回神树,也拿回了它的心血。”

混沌说着取出一个木瓶,递给王紫,王紫接过,果然因为混沌说起正事而放弃刚才想责备他的想法,轮回神树还真的在黄泉深处,这个秘密竟然多少年来都没人知道!只是混沌所谓的水鬼,竟然连他都不认识那玩意儿,而且直言它难对付,那东西就一定简单不了。

“黄泉深处别有乾坤,地方很大,轮回神树也很隐蔽,因为路上有哪些东西阻拦,我花了些时间才找到轮回神树,索性我与它说了讨要心血的用处,它没怎么犹豫便给我了,本想再去深处看看,但我不知道进去多长时间,便先出来了,否则担心媳妇儿你这里等的着急。”

混沌继续说道,也验证了王紫心中的猜测,看来黄泉深处确实藏着别人窥探不了的东西,古往今来一定不少人想进去探索,但是恐怕没人能成功进入深处,就连外面的水域都过不了,别说是深处了。

而那日在鬼界时,黄泉老人提到黄泉深处时曾大惊失色,现在想来,兴许他也是看到些什么的。

“大致还有些什么?”王紫不由的问道。

“进了黄泉深处,起初与外界无异,只是水底的引力更打了些,再往深处便有一片难辨方向的雾霭,而且自此处开始,水中变有了东西,拿东西不似鬼魂,因为我在斩杀时见它有血有肉,但着实没见过这样的东西。

因为这里方向不好辨认,又有拦路的东西,在此处耗费的时间最多,过了这雾霭,水中的东西仍然有,但我避开也容易,找到那一方小岛上的轮回神树,而以那小岛为分界线,来时是黄泉,再往深处便是一片望不到头的沼泽。

我稍稍试探了下,沼泽的引力更是黄泉深处之水的上百倍有余,沼泽上不知能不能通过,但沼泽内部,恐怕是我用本体也过不去的。”

混沌回忆着说道,却忽然见王紫异常感兴趣的看着他,那双墨眸睁的大大的,似乎被什么吸引了一样。

“怎么?难道觉得为夫人真时帅气非常,想表达一下对为夫的喜欢?来来来,为夫的脸借你去亲,想怎么亲都随意啊。”混沌刚正经完马上就恢复本色了,把脸测过来,厚脸皮的说道。

“你是说,黄泉深处有沼泽?”

王紫推开那张自恋的脸,哪有心情跟他开玩笑?魔陨石那天显示的三个画面便是梧桐、沼泽、门,恰时红梧桐生变,黄泉深处现沼泽,由混沌带回来消息,这应该不是巧合吧?

“对啊,是有沼泽,又不是帅哥,媳妇儿你这么神往干什么?最帅的人就坐在你面前等着你时刻来扑呐。”混沌耸肩,仍然不正经的说道,虽然他知道王紫感兴趣一定是另有原因。

“太巧了……”

王紫对混沌的玩笑无语,索性不理他,只自顾自的跟他说了前几日在魔陨石上看到的事情,混沌听了这才挑眉,明白了王紫惊讶的原因。

“呵呵……”混沌低低的笑了半晌,笑的让王紫有些莫名其妙,其实他只是在开心,王紫把自己的事情单独分享给他而已,这种感觉、王紫恐怕是不会懂的。

“那石头倒是有些本事,能预料到这些,媳妇儿你也不必紧张,那门是什么东西迟早也会自己出现的,梧桐和沼泽不也相继出现了吗,那石头是在告诉你该留意的时候留意,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否则平日里,你见到这梧桐和沼泽,也只当与自己无关揭过了,所以不必紧张,先做你要做的事情,不必分心。”

笑完了混沌才说道,不忘开解王紫,王紫却有些意外的看着混沌,不得不承认,在混沌这番话说完之后她忽然有种轻松的感觉,在魔陨石给出提示的时候,她就一直想弄清楚那三样东西到底是什么,让她费了不少心思。

听了混沌的话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就像梧桐和沼泽出现,到时候了便会自然出现在她的视野,魔陨石既然给她提示,她只需在事情的进展上多加留意便好,主动去烦心反而得不到什么效果。

况且,梧桐和沼泽若就是魔陨石所指示的,那么,距离那门出现应该也不远了。

“又怎么了?是不是发现我聪明绝顶?智谋非凡?”混沌又道,见王紫的视线停在他身上就忍不住开玩笑。

“是啊。”这一次王紫却是说话了,很给面子的说道,混沌有些诧异,他本以为王紫会再丢给他一个‘不想理你’的眼神呢。

“你夫君我的优点还有很多,媳妇儿你真该多注意注意我。”混沌转过身体,给了王紫一个正脸,笑的春光灿烂,把自认为无敌完美的一面亮给王紫,好像让她现在就好好看他一样。

王紫实在受不了他,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站起身出门去了,身后的那人立马追了上来,紧紧的蹭在身边,得寸进尺的说道:“媳妇儿我说真的啊,要不我们深度交流一下,等等等,你想好了再说,不要这么快拒绝嘛……”

……

又是五日,王紫身体虽然还没大好,但是因为梧桐那里忽然传来消息,说是有人在渡劫,不,应该说是梧桐树在渡劫!众人惊讶了,前两次梧桐生变都是自然降雷,并非雷劫,而这一次,凝聚了二十多天的雷云、竟然是雷劫?

反复问过才得知,真的是雷劫,而且是魔界千年难得一见的化神雷劫!

“破神?也就是说、魔神大圆满?不可能是梧桐树,他并没有修成人形,那就一定是……梧桐子了?这么说梧桐子出现了?”青龙听罢消息,立刻说道。

“破神雷劫啊……这可真的要成神……话了啊。”卫子楚惊讶的说道,修炼到魔神大圆满,想来魔界还有人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吧。

“去看看这雷劫如何,也看看那梧桐子是何方神圣。”王紫说道,如今已经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雷劫这事情他们是参与不到的,那边去围观一下渡劫的人罢。

听得王紫如此说,众人也准备好了前去探它一探,用王紫事先绘制好的传送卷轴传送过去,在找好了恰当的位置,距离雷劫降下已经有两个时辰。

这雷劫来的太凶猛,太可怕,把方圆几百里的地方都以为了平地,离的老远的距离,王紫看不清雷劫中心的人,只能隐约看到一棵火红的梧桐树,在雷劫下被劈的七零八落。

“这算是什么雷劫?”卫子楚看着那赤红的雷电,完全是一片通红,根本不见丝毫紫色,这是天怒,比九重屠魔劫还要凶狠数倍的雷劫!

“突破魔神顶峰就意味着不受天道约束了,在所有的到修里,只有魔有这一劫,人、鬼、妖、佛都没有,只能说这雷劫是专门为魔准备的。”

青龙说道。

“那小紫以后也会经历这样的雷劫?”腾蛇说道,这雷劫着实有些可怕,敢靠这么近看的人就只有他们了,魔界那些等在这里的人早就被这动静吓的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了。

“不可避免,但是这样的雷劫对于到时候的小紫,应该无关痛痒。”卫子谦说道,要论雷劫,恐怕没人比王紫接受的更多了,这不是大言不惭,只是他们对王紫实力的信任。

“这雷劫莫非也有九重?这已经是第七重了,那梧桐子应该还好吧?”卫子楚说道,这么厉害的雷劫,死是死不了,但恐怕要拖好几层皮啊。

“梧桐子比一般人多一个梧桐树做掩护,他会将一般的雷劫转到梧桐树上,那梧桐树也不是凡物,若还有八重九重、应该也不在话下。”饕餮说道。

“不过话说这梧桐子吃了什么灵丹妙药?他自诞生之初到现在不才过了一千年吗?一千年就修炼到了魔神境二十层,这正常吗?显然不正常啊,也太夸张了吧,而且不是说他从诞生开始就没出现过吗?竟然直到魔神境最后了,才露一次面,不露面则已,一露面就要轰动魔界啊。”

卫子楚又道,对那梧桐子更加好奇,他家王紫殿下是例外,这梧桐子倒也惊人。

“严格来说不是一千年,这梧桐子孕育便用了一千多年,出生也有一千多年,加起来是两千多年,再者,那梧桐本就是不知道多少年的灵根,虽说转变成了魔物,它的魔力也是深不可测的,那梧桐子出生的时候一定就已经继承了梧桐树不少的魔力,修炼才会这么快。”

卫子谦分析道,几人这般猜测着,都想看看那梧桐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还真是九重。”

不久后,卫子楚说道,验证了自己之前的猜测,原来那梧桐子已经渡劫结束,卫子楚这般说,还真是别人渡劫他不操心,见雷云散去降下甘霖,想来那梧桐子就算劈成渣渣,也绝对死不了。

众人顿时飞身靠近那梧桐树,蹭蹭甘霖,也见见那神秘的梧桐子。

------题外话------

捂脸,然而我今天还是来不及……呜呜,明天我把道修的等级提前总结出来,然后发文的时候直接粘贴上来嗷,妞儿们晚安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