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一章 双面魔,贪狼怒!

众人心中都是一寸寸阴沉了下来,看着那个身披红衣的‘王紫’,这哪里还是他们的王紫?只转眼间竟然被那红衣控制了,现在那红衣穿在王紫身上,他们既要取下来,又不能伤到王紫,可想而知这其中的难度。

“如果你只是想离开魔冢,那么你马上离开小丫头的身体,这里没人会拦你。”饕餮阴沉着脸说道,为了王紫的安全,他宁愿阻止这里魔魂,放那红衣离开。

“我的目的虽然是离开魔冢,但是我的魂魄早已消散,只有找到适合我的人,我才能借助她留在世间。”那低沉的男子声音说道,这便是拒绝了饕餮的提议,就算是跟这些人为敌也在所不惜了,再说了,他并不认为自己会输。

“呵呵,理论上本尊应该找一个主人,但是本尊乃堂堂一代魔神,这世上怎会有人配做本尊的主人?可本尊又很欣赏这个女子,真是为难啊……如今本尊做了她的主人?岂不是两全?”

而在那男子的声音落下之后,紧接着一个女子的声音魅惑的响起,‘王紫’脸上扬着笑,妖异的红发红眸,真正的王紫从来没有这样笑过,这样的笑放在那张绝色的脸上简直惊为天人,但是现在却没有人有心情看这个,对他们来说,这根本不是他们爱着的王紫。

“想做她的主人,你口气真大。”九幽嘴角轻扯,牵出一个冷冷的弧度,他的小公主,现在能看到自己的样子吗?被这个低劣的红衣控制,王紫一定会不高兴的。

“是不是我口气大,你们且试试看,很久没活动手脚了,你们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那男子低沉的声音说道,双手张开,渐渐的聚集了魔气,做好了跟几人开战的准备。

“不要伤到小公主,脱下那件衣服。”九幽在暗中与几人说道,几人点头,各自散开,包围了‘王紫’。

“看来你们是要一起上啊,看来本尊这身体选的人也不怎样吗,俊则俊矣,竟然如此对待一个女子,全无风度啊。”却听‘王紫’笑着说道,那语气竟然有些失望的样子,手缓缓的抚过长发,虽然被包围了,但是一点不紧张。

“风度是为了我的主人留的,你算什么东西,有何资格要求我们的风度?”穷奇哼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愚蠢的男女,情之一字只是拖累。”那声音又切换成了男子低沉的声音,而‘王紫’的表情也变的很不屑,甚至有些厌恶。

“身为一个连人都算不上的衣服,你还不配说这样的话,况且,就算是人,你这不男不女的,能不能找到不嫌弃你的人也不好说啊。”腾蛇刻薄的说道。

“呵呵,看来我们没有办法友好的交谈了啊,本来还想,本座可以勉强接受你们的存在,毕竟都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但是你们似乎不识抬举啊。”

那女子的声音由玩转魅惑忽然变得杀气森森,红衣的下?被周身的能量鼓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穿在了王紫身上,那红衣的能量忽然比方才翻了数倍!手指上‘蹭蹭蹭’的长出长长的指甲,泛着寒光,那根本不像是指甲,更像是兵器。

青龙皱眉,看不得王紫的身体被这样糟蹋,身形一闪,向‘王紫’抓去,目的是那件红衣,但是被那红衣震开了,卫子谦紧接着从另一个方向攻去,一时间‘王紫‘周围所有可能闪避的路线都被众人堵死。

现在他们要的是尽快让那件红衣离开王紫的身体,而不是讲求什么公平的时候,本来几人合作是可以很容易困住的‘王紫’的,但是拿不下衣服来也白搭,而且那红衣很聪明,它知道他们不会伤王紫,所以总会在关键时刻把王紫的身体送上去,让几人不得不收手,如此一来,你来我往顿时纠缠不休。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得先唤醒小紫紫。”慕千厷在神识中说道,那红衣太猖狂,仗着在王紫身上便横行无忌,他们虽然可以耗着,但是奈何不了那红衣,更重要的是不知道王紫会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影响。

“这红衣什么来历我们不知道,也无从知道小紫的是被控制还是被催眠了,怎么唤醒?”卫子谦皱眉道,身形闪动间困住了‘王紫’想要离开的路。

“小紫会把斩天剑收回去就是怕它哪来对付我们,我们之间的契约通道也关闭了,它用不了小紫的能量,小紫应该是被它压制了。”李战说道。

“按理说小丫头的力量虽不比这红衣,但是她的潜力很大,若是被压制的话,我们只需激发她的潜力便可,到时候小丫头的神识重新操控身体,便可反制那红衣。”听李战如此说,几人顿时觉得有理,饕餮很快说道。

“如何激发?”穷奇问道,实则鲜红已经有了些答案,只是还有不忍心。

“必须动真格的,否则刺激不到小丫头。”饕餮说道。

“要打你去打,我不去,让我对王紫殿下动手,不如你先打死我!不行你也不能去!”卫子楚立马说道,虽然他明白现在那身穿红衣的人不是王紫,但是他就是下不了手!就算神识不是,那身体也是王紫然,让他动手还不如让他去死。

“蠢,谁说让你对小丫头动手了。”饕餮神识中鄙视的说道。

“那你什么意思?”卫子楚疑惑的问到,不能一次性说清楚吗,现在的形势这么紧张不能痛快一点吗?

“小楚楚,是让你不要还手。”

慕千厷说道,已经明白了饕餮意思,恰逢‘王紫’一掌打来,慕千厷去挡的手虚晃一下,在那掌风过来的时候忽然撤走,‘王紫’那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慕千厷胸膛,慕千厷肺腑震动,‘王紫’可不像他们,出手都只用了三四成法力,她可是十成十的法力!

“偶尔换换血也不错啊。”慕千厷擦去嘴角沾了的些许殷红,不甚在意的说道。

卫子楚愣愣的看着慕千厷就那么挨了一掌,想到慕千厷之说的那句‘不要还手’,顿时明白动真格的原来是这个意思,本来想回敬那句‘死妖精’也咽了回去,身形一闪也迎了上去,同样是虚虚的招式,‘王紫’的攻击来的时候没有真的去挡。

“这个女人值得你们这样吗?怎么,一个个都准备来我这里送死吗?”

那男子低沉的声音又说话了,正在想着跟这些人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这些人的实力很强,分不出胜负,打起来也一点都不痛快正想着找机会放弃这些人,他先离开这魔冢再说。

可打着打着那些人忽然变了策略,一个个直往他的攻击上撞,难道就这么喜欢一个女人?他可没有留手,接下一次两次攻击没问题,但是好不还手的多来几次,这些人、不要命了吗?

“废话那么多,就算大爷把命摆在你面前你也拿不走!”卫子楚吐了口血,鄙视的说道。

“呵呵,既然这样,本尊就成全你们,只是可惜了,你们要是死了,就再也看不到你们的小娘子了呢。”那声音又边做了女子,并不留情的说道,能快点结束也好,若是拖的久了,她不敢肯定魔冢内的魔魂仍然不会插手,若是他们插手,她的麻烦就大了。

说着。‘王紫’的面色忽然变得阴森可怕,红发扬起,手中凝聚着巨大的攻击,不断的变换着手诀,地面上厚厚的枯骨堆中渗出浓烈的魔气,天地间的魔气也快速的向她涌去,霎时间尘土飞扬,卷起了无数枯骨,暗沉的魔钟内更加黑暗。

眼看着‘王紫’的能量越聚越大,几人没有阻止,等着她能使出什么样的招式,‘王紫’身上的红衣在能量的鼓动下猎猎作响,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红衣里侧的封印不断闪现,空气中遍布着让人窒息的杀气!

‘王紫’嘴角轻笑,却是邪气四溢,更是带着嗜血的气息,好像已经在期待一会儿的情形了。

忽然,‘王紫’双手快速变换,很快,却见她双臂画圆,猛的推出!巨大能量以‘王紫’为中心爆开,带着滔天的声势向四周涌去!被她的能量所波及,的地面上不断爆开,波及了很多沉睡的魔魂,那些魔魂破土而出,微微观察半晌便明白了原因,封印了那么多年的红衣竟然破封而了!

九幽几人迎上‘王紫’轰来的能量,僵持了一会儿,几人一狠心,同时松手!那能量不无意外的落在了几人身上,众人都是几度扛下‘王紫’攻击的,现在又是如此浩大的一击,再强大的人也内伤不浅,众人的身形倒飞出去,无不口吐鲜血!

而除了落在众人身上的攻击,那攻击的能量仍然余威不减的向四周掀去,顿时那堆积了不知道多厚的枯骨堆冲天而起,弥漫了方圆百里的空间!越来越多的魔魂被这动静吵醒,远远地看着被漫天的骨灰遮掩的地方。

知道事情原委的几个魔魂也不由得皱眉,那几个男子为了王紫不肯出手,看了这么久,他们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迟迟不肯动手,如果让王紫受点伤能解决那个红衣的话,这难道不是一个快捷的办法吗?

所以说这就是有情人和无情人思想上最根本的区别,九幽他们宁愿自己受伤也要寻找最有利于王紫的办法,而那些魔魂则是战为上,理智居高,当然无法理解九幽他们的做法。

“呵呵,本组没空跟你们玩儿了,想要送死的本尊下次候着,一定不让你们失望!”

那女子的声音自漫天的灰尘中传出,九幽他们则是不见了动静,最初那几个魔魂有些失望,因为本想着王紫能过了红衣这个考验,但是没想到没有,不仅一个堂堂魔王身陷险境,就连她的属下也这么不理智,抱着剑站着的身体直了起来,分辨‘王紫’的位置,红衣不能出去……

然而正在那几个魔魂准备动手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那抹红色飞出来,反而听到一声低沉而充满这戾气的女声,却听那声音道:“是,你,在,找,死!”

那些魔魂忽然顿住脚步,因为不太确定这生意是谁说的,不像是红衣内的两个神识,很像真正的王紫说出的话,但是、那话中的戾气太重,即便隔了老远的距离,即便视线被厚厚的灰尘阻隔,那慑人的气息还是如寒潮一般蔓延出来,几人暂时不动,静观其变。

而在一分钟之前,那红衣丢下那句猖狂的话之后,身形一闪就想要夺路而出,奔向她梦想了知道多久的外面的世界,腾蛇离的最近,方才的承受的攻击肺腑还在翻江倒海,此时却顾不得那么多,费神从身后抱住‘王紫’往回拽。

‘王紫’似乎没想到有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快的梵音过来,被阻挡了出去的路,怒上心头,甩不下腾蛇,便瞬间将巨大的能量集中在掌上,猛的朝着腾蛇的后心拍去!

“你快点醒过来啊……”连番的重伤让腾蛇有些缓不过神来,只知道不能让红衣带着王紫出去,只能用最笨的发办法不松手,鲜血自口中涌出,落在‘王紫’腰间的红衣上,很快跟红衣的颜色融为一体,分不清是刚刚洒上的,还是它本来的颜色。

“你在找死!”

红衣的声音边做了男子低沉而阴森的语气,想是彻底的怒了,找死的人他见过不少,但是这样花样找死的人他绝对是第一次见,眼看着周围掩护的灰尘渐渐落幕,红衣也变的有些着急,已经惊动了这里不少魔魂,再不离开的话他们也会出手阻止!想到此处心中更狠,又是狠狠的一掌拍到了腾蛇背上!

腾蛇的身体狠狠的一震,眼前一片黑暗,手也不由得松开了些,却听微弱的声音自腾蛇口中传出,依稀可辨他说的是:“紫姐姐……”

那红衣见第二掌下去腾蛇还是不肯松手,便再度举起手,连续拍去,她就不行腾蛇是打不死的!然而这一次,当她的手举起的时候,却再也落不下去了,王紫的脸色变的阴沉不已,却见王紫的唇冷冷的开合,声音中相识夹杂了利剑,一字一顿的说道:

“是,你,在,找,死!”

红衣万万想不到被她的力量压制的死死的王紫会在这个时候毫无预警的出现,重新掌控她的身体!王紫的历练该跟她较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王紫的力量忽然间暴涨了不知道多少,她无法控制,却也无法摆脱!

腾蛇的嘴角露出些笑意,他知道是王紫回归了,双手一松,身体直直的落了下去,被地面上的九幽用能量包裹着,缓缓的落在地上,众人抬头看向空中,却见王紫一直保持着刚才的举起手的姿势,他们知道是王紫在跟红衣较量,都有些紧张的等着。

僵持了半晌,空气中纷乱的灰尘渐渐落下,远处观战的魔魂也的看清了此时的状况,却见王紫浑身紧绷着,面部的表情也很僵硬,力量的两相对比之下,此时似乎是难分胜负,谁也赢不了谁。

忽然,却见王紫自空中旋身而下,在空中划出一抹妖异的红色,两个人的力量集于身上,她周围的空气好像被绷到极致的布匹,随时都有可能撕裂一样!旁人不知道王紫要做什么,却见她盘膝而坐,那红衣在她身上不停的摆动着,好像想要逃跑一样。

然而不久,众人惊讶的看着,王紫身下出现一片漆黑的晋级纹路,众人怎会不知,这是魔的晋级!

魔冢内的魔魂可能有所不知,王紫虽然身上有着比一般人强大出数百倍的魔气,但是她并没有真正修习过魔界的功法,一来没有合适的,没有门路便没有轻易去尝试,而来王紫的世间也一直有限,分散太多的经历其他也无法专心。

就这样,身为魔王的王紫一直都是以修仙和修习巫术为主,可如今,一直不曾修炼功法的王紫竟然晋级了!这样的变化给予九幽几人的惊讶更比给那些魔魂来得多!

魔修的等级和鬼修的等级相近,但严格来说,魔的等级更加严格,更加苛刻,散魔、魔王、魔皇、魔帝、魔尊、魔族六个等级之内各分六层,美层又分前中后期,却见王紫的晋级从散魔开始,散魔一层前期、散魔一层中期、散魔一层后期、散魔二层前期……魔王一层前期……魔王六层后期……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王紫,即便心性再过沉稳也难以相信眼前看到的,因为王紫的晋级就好像将几千几万年的岁月缩短到了十几分钟之间,晋级的纹理不停的变换,更像是形式而不像实实在在的晋级,众人不由得怀疑,这样晋级,她的能量真的在增加吗?

然而就算他们不相信,这也是真的,王紫身上的戾气不断的增强,魔气也在呈现可怕的上升趋势,这让众人不由的怀疑,王紫体内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能量?为什么能支撑得起王紫如此逆天的晋级,好像不需要准备一样,她的晋级只是需要一个时机、需要这样的一个形式。

众人的震惊无法平息,因为王紫的晋级还在继续!那魔帝一层前期……魔帝二层中期……魔帝六层前期……魔尊一层前期!这还没有结束!即便是已经到了六个基础境界的最后一个境界,王紫晋级的速度也仍然没有减慢,魔祖六层前期、魔祖六层中期、魔祖六层后期!

只这么短短的时间内,王紫竟然完成了一般的魔毕生都达不到的晋级!完全跳出了魔的基础境界!进入了世俗之人鲜少知道的至尊境界!

如鬼修一般,魔不修习到最后,根本不知道至尊境界的存在,仍然在天道衡量的等级之内,至尊境界有其四,后玄、九释、破转、魔神!与鬼修一眼,至尊境界内每个境界有着二十个等级,步步艰难。

后玄境分界线,此时魔的力量与魔祖期的力量有着天壤之别,九释境为跳出轮回,不为阴司所召,破转境而世界圆满则视为道行圆满,破魔封神,但是这个境界是所有魔的等级内最艰难的一个,一招不慎则满盘皆输!

鬼修在黄阴期圆满便可渡劫升先,位列先办,去了那‘鬼’字头衔,可魔没有,所谓扶仙劫,压根儿就没有魔的份儿,倒是屠魔劫更加可怕的事情给魔准备了,上天不让魔成仙,反而降下重重阻拦,魔只能一直往上修炼。

直到九释圆满,魔神破天!魔神境圆满才意味着一个魔永远摆脱天道的束缚,而这样的境界,又有多少魔能达到?

王紫竟然晋入了后玄境,而且晋级还在继续!后玄境一层、后玄境二层……后玄境十九层、后玄境二十层!还有九释境!九释境一层、九释境二层……九释境十层!

那些准备静观其变的魔魂已经再也淡定不下来了,这里的魔魂生前都是叱咤一方的魔,天赋自然与众不同,要让他们高看什么人,那几乎不可能,因为他们一生就是不断挑战和创造不可能的!

可是现在见到王紫,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差距,本以为王紫上次征服斩天剑所表现出的胆识和能力已经够意外了,他们告诉自己魔王之眼总会成长的,他们给她时间,可是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就子再一次看到了,而且远远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这样可怕的晋级,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也许她已经有足够雄厚的魔气基础,才能支撑起她如此猖狂的晋级。”有魔魂愣愣的说道。

“也许她遇到过什么高人,将力量封印在了她的体内。”也有别的魔魂如此猜测。

“……”

“魔王之眼的主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有魔魂如此总结。

然而此时的王紫,魔的修为停在九释境十层之后,便停止了晋级,红衣反抗的厉害,显然也意识到有什么她控制不了的事情正在发生,她必须马上离开!

彻底放弃了王紫的身体,红衣腰间的细带猛的松开,狂风扫过,红衣扬起,似乎想挣脱王紫的身体,然而却没有成功。

“早知如今,当初为何要不自量力,我说了,你是在找死!”

却听王紫饱含戾气的声音再次传出,意外的渗人,此时的王紫气息好像忽然变得强大无比,竟然让那红衣畏惧了、害怕了!

“她怎么回事?”

也有魔魂发现了异常,王紫的变化好像并没有停止,因为此刻王紫身上散发出的,不只是魔的煞气,还有一种很陌生却很强大的力量,即便是这里的魔魂,也觉得杀气森森!

“快看那红衣!”一个魔魂惊讶的说道。

众人看去,却见那在王紫身上不停摆动的红衣,露出了里侧的封印,而那封印上的金光正在剧烈的闪动着,这是红衣的能量在波动,牵动了它的封印,那金光闪动的太厉害,众人隐隐有种那封印已经坚持不了多久的错觉!

“小紫在做什么?她想除去红衣身上的封印?”卫子谦惊讶的说道,捂着胸口紧张的看着,有些怀疑自己的感觉。

“是,小主人的确在破除那些封印。”青龙脸色也不好,被千万于道封印压制的红衣已经那么难对付,若是解除了封印,后果……他简直不敢去想。

“快点告诉我,王紫殿下是另有打算的!”卫子楚也紧张的说道,他们好不容易才唤醒王紫的神识,可是她现在却在做这样的傻事,他知道王紫向来出其不意,可是现在为什么无论如何都说服布不了自己?

“九幽,你不去阻止她吗?”

穷奇看向九幽,现在所有人都很紧张,九幽也是,但是在很多时候,紧张之于九幽都比众人多处更多的冷静,那种冷静很可怕,因为他的思维几乎跟身体分离了,身体在经受着王紫那边传来的这么,思维却要居高临下的思考,这种爱的方式,他必须承认九幽修炼的太高深……

“再等等,你们不要忘了,小公主还有没用的能量……”九幽红眸愈发暗沉,他也在克制自己,就等一会,他只能给王紫很短的时间,若是在封印解开的瞬间,王紫克制不了红衣,他一定出手……

没用的能量?众人心中一阵奇怪,是什么?可瞬间,穷奇眼睛睁大,他想到了!卫子谦、腾蛇、李战、慕千厷、卫子楚、青龙也相继了然,再次看向王紫的时候,已经有了些底气。

“是什么?”饕餮皱眉问道,为什么他不知道?剩下的人也奇怪,因为他们确实没有机会见到过。

“看着,很快就知道。”青龙快速的说道,现在哪有时间解释那么多,众人沉默,只眼神一刻不放松的看着王紫。

而那红衣忽然也不挣扎了,因为她也意识到,王紫在给她破除封印,这样的好事,她求都求不来,她带着这样的封印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岁月了,她做梦都想掀开这些封印,如果没了这些封印,有可能她还会重返人间!不用留着这可怜的残魂附在红衣之上!

王紫暗暗运转九转阵盘,虽然这些封印很强大,但是她的九转阵盘早已开启了四转,而四转便是无封印,她揭开这些封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她要一个一个的去破除封印,因为每个封印都是不同的人打下的,无法全部一次性破除。

王紫在心中默数着,竟然总共有九千九百整的封印!将近万道!心中震惊,但是记下这些数字她还有用。

“哈哈哈哈……本尊倒要看看这世上还有谁能阻止我成神!总是你们百世阻我,本尊也终将成就魔神!”

“哈哈哈,好啊,好啊!你既然如此孝敬本尊,乖乖将身体一并个本尊,本尊让你成神!”

“哈哈……”

忽然间一阵癫狂笑声响彻天地,男子和女子的声音夹杂着,不断切换,莫名的诡异,此时狂风皱起,天地间魔气浩荡,惊醒了更多魔魂,不好,是红衣的封印全部解除了!

那红衣忽然离开了王紫的身体,红衣里侧封印忽然全部崩碎,金色的光芒骤亮、而后渐渐渐消失,那空荡荡的红衣忽然有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魂魄影子,却长得几位怪异,甚至有几分惊悚。

之间那魂魄头生双面,并非一张脸,而两张,左侧是刚硬而充满杀气的男子面孔,右侧是妖娆而嗜血的女子面孔,一魂双面!

而魂魄伤的两张脸都笑的很张狂,因为若不是王紫,她(他)的残魂将永远依附在红衣之内,现在封印破除,她(他)的残魂脱离红衣,只要勤加修炼,假以时日,她(他)的魂魄仍能聚全!

那魂魄仰天大笑,猖狂无比,因为她(他)很坚信,现在就算是那些魔魂反应过来抓她的时候,也再奈何不了她(他)了,她可不是那每世都背负封印的她(他)了!

“哼……”

却听那魂魄冷哼一生,看着盘膝坐在地上的王紫,这个女子潜力无限,本来打算放弃了,现在嘛、没有谁比她更适合让她(他)夺舍了!之间魂魄一动,红衣飞扬,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冲向王紫。

众人心中顿时提起,九幽扣紧了双手,红眸眯起,就是这个时候,却见那红衣连带着魂魄就要冲到王紫身上的时候,忽然间天地间弥漫起浓郁的黑气!

那黑气不是魔气,在那黑气之中,布满了丝丝浮浮像蚕丝异乡的东西,远远的,众人都能感觉到那黑气给人的压力,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却见被笼罩的红衣忽然挺住了身形!

“这是什么东西?!你做了什么?!”那魂魄惊恐的说道,几秒钟前她(他)还胜券在握,现在却已经有种穷途末路的感觉,因为她(他)的红衣已经在不可阻挡的被搅碎了!

那种好像能摧毁一切的力量,是她(他)百世都没有见过的,被封印的事后她(他)都没这么怕过,因为她(他)相信自己总有出来的一天,然而现在她(他)却怕了,因为她(他)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那样的死亡,是真正的死亡,什么都留不下!

“你快给我住手,我答应不在为难你,我一定离你远远的,永远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快住手!”那魂魄惊恐的喊着,只是现在才想到求饶,之前对王紫、对九幽他们,怎么没手下留情丝毫!

“你必须死。”

王紫冷冷的说道,清冷的声音带着无情的语调,若不是她(他)激怒与她,也不会让她选择这样的方式,事实上她现在也在控制自己,因为她体内好像有一只猛兽在苏醒,在蚕食着她的理智,如果不加控制,她不敢抱枕这能量肆意扩展下去会不会撕碎这魔冢,一并撕碎了她自己。

这是贪狼的力量,她不得不承认,她带走了这世上最邪恶的能量,任它发展下去,可能连她自己也死于其下,她从不敢轻易用这样的能量,却在今天杀这双面魔魂的时候、破例了!

“不……”啊魂魄看着自己的红衣一寸寸的破碎,她(他)的力量都在这红衣上面附着,红衣毁了她(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你是什么人,不可能,这世上怎会再出一个贪狼,不可能!你不是贪狼!……可你为什么有如此邪恶的力量?!你给我住手,你住手!”

那魂魄癫狂的喊着,似乎陷入了惊恐和混乱之中,不管她(他)用什么样的结节,只能坚持一会儿就被撕碎了,见王紫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那魔魂两张面孔都变得异常扭曲,那是恨,更是不甘,今朝破封出,竟是葬身时!怎能让甘心?!

“好啊,既然你拥有这么邪恶的力量,本尊助你一臂之力可好?不用谢本尊,本尊衷心的祝愿你被天下人讨伐、不得好死的那一天!”

那魂魄忽然恶毒的说道,两张面孔竟然同时变得平静了,却见那魂魄手中变换着法印,红衣忽然鲜艳非常!半晌,那魂魄忽然将一股血红色能量打向王紫,王紫正操控着那股强大的力量,没料到那魂魄会拼死扔出最后一击,竟然被那能量钻进了她的身体!

而在扔出那能量之后,那红衣忽然被撕成了粉碎,那双面魂魄也彻底消散!只留下一连串大小之声在空旷的魔冢渐渐消散……

王紫强撑着清醒的神志收回散布在外的能量,本来棋行险招已经是极大的消耗,几乎要昏迷的神志却硬是保持着清醒,因为那双面魔魂将那能量打入她的身体,现在那能量正在她身体中横冲直撞!

王紫内视身体,却惊讶的发现那力量异常强大,似乎是那双面魔魂将红衣内的力量都送入了她的体内!这么强大的力量,而且都是魔力,王紫现在根本没有能力炼化!

口中不断的涌出鲜血,王紫皱着眉头,痛苦之极,众人见事情忽然急转直下,又出现了变故,隐隐颤抖的看着王紫,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面对……

就在王紫自己都以为压制不了那股力量的时候,忽然间沉睡在王紫轮海深处的一团五色能练豁然冲出,直直的包围了那股红色的能量,那红色的能量不停的挣扎,却最终在那五色能量中变的安分。

而美多久,在那红色能量彻底安分之后,那五色能量裹挟着它缓缓的沉入了王紫的轮海……

而众人只看见王紫的脸色渐渐和缓下来,惊讶于王紫忽然间消化了那股能量,而很快,王紫便睁开了眼睛,是他们熟悉的墨色,深沉而宁静,让人安心。

“是不是吓到你们了?我没事,你们真傻……”

王紫看着身前围绕的男人们,拿袖子粗略的在嘴边擦过,好像对吐了那么点血一点头不在意,而后咧嘴一笑,放在那苍白的脸上好看却带着些傻气,她可从没这么笑过,几人如此想,可心中心疼不已。

“你哪有资格说我们傻,最傻最呆的是你,我的小公主。”

九幽伸手抱住王紫,几乎在九幽抱她的一瞬间,王紫就主动倒在了九幽身上,九幽轻轻抚摸着王紫的背,给她补充些能量,明明已经撑不下去了,还在坚持什么……

“九幽等等。”王紫的嘴也开始泛着青色,眼前一片一片的黑,用很轻的声音在九幽耳边说道。

“别动,我带你去。”九幽轻轻按着王紫说道,抱起她向那些魔魂走去,其他人紧跟着走去。

那些魔魂眼看着就又带着王紫向他们走来,心中竟是百感交集,直到王紫让九幽停下,四处看了看,找到了她来时见到的那几个魔魂,却听她道:

“你们考虑的如何?将来魔界有难,可愿祝我一臂之力?”

那声音虽虚弱,却很清晰,那些墨魂心中震撼,再无推却之意,他们敬重这样的王,更希望魔界在她手中重见天日!

却见一个魔魂走出,缓缓走到王紫面前,也不介意王紫现在别九幽抱着,忽然手中出现一面黑色的旗子,旗子中央有一个血红色的‘令’字,那魔魂将旗子递给王紫,口中说道:

“这面旗叫魔神令,一旦展开输入魔力,魔冢之内的魔魂旦听号令,魔神令从未给予过任何人方便,魔冢为你破例一次,但你只能用三次,魔神令会自己回到魔冢,绝不能在外界长存。”

“三次足矣,谢过。”

王紫接过那魔神令,轻声说道,她本来要的只是一次,而且也没想到魔冢内的所有魔魂都能听她号令,她的目的达到了,至于跟那红衣一战,那是她的事情。

九幽带着王紫离开,本想直接隔空出去,却听王紫说道:“从出口离开,这次我要清醒着离开这里。”

上一次被斩天剑所伤昏迷者别九幽带离这里,这一次又是伤的不轻,可魔冢这地方,她一定要清醒着走出去,这个让她两次九死一生的地方,她想征服它,即便这次仍然狼狈,但一定要比上次进步才行!

“好。”九幽脚步一转,顺从的说道,他陪她。

------题外话------

嗷嗷本来想给妞儿们总结一下所有道修的等级的,但是今天没时间了,明天吧~~晚安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