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百二十章 万道封印镇红衣,魔化!

“魔王之眼出现乃魔界之幸,我等虽长眠于此,但是若为魔界千古社稷,为你行些方便自然可以,你且说说,今日来此何事?”

那人又看了看王紫,魔王之眼的出现是大事,虽然魔冢内的魔魂不问世事,但是事关魔界古来兴衰,他们也不可能不知道,几人同时将兵器负于身后,解除了对王紫的敌意,也没有了刚出现时的不悦。

“既然如此,我便直说了,两件事,一则我需要冢内的魔魂相助,六界如今正逢动荡,太古影族闯入六界,威胁六界支柱,我要与影族一战,这期间魔界若被趁虚而入,还需冢内魔魂出山相助,二则此次还为碧晶草的目草而来,还望诸位告知。”

王紫心下稍稍松了口气,这些人买她的面子,就是一个好的开始,随即说出了自己来的目的,而在她说完之后,即便是这些早就心如止水的魔魂也露出了惊讶之色,都审视的看向她,王紫没有说话,给他们接受的时间。

半晌,一人眼睛眯了眯,开口说道:“魔冢的由来是自魔界出现便有的,而在魔冢形成之初,就有规矩,一旦进入魔冢,再不得参与六界纷争,冢内魔魂世代遵守,你应该不会不知道,而如今你提出这样的要求,你认为我们会答应?”

虽然说话了,但是这分明是拒绝,王紫并不意外,这些她确实在很久以前便知道了,魔冢在六界内也是及其神秘的存在,冢内的魔魂数不清道不明,战死抑或是自愿进入魔冢,长眠于此。

不留墓碑,不记功勋,进入这魔冢之内,便是相同的方寸骨堆,依剑作碑,这里没有领袖,同样安眠,千年不醒,万年亦如是,没有人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少强大的魔魂,因为魔冢的大根本是没有边际的。

而就是这样一个神秘的让人畏惧的魔冢,如果没有一开始的约束,自愿进来,葬身藏剑,即便宝剑蒙尘,也不得离冢沾血,否则六界有这样可怕的存在,让平行修炼的人如何放心?

“冢内魔魂虽然长眠于此,但既然不愿长生亦不愿轮回,便是留恋魔界这片土地,魂藏于此世代守着魔界,几十亿年前上古尽而六界始,魔冢也存在了几十亿年,如今六界若亡,我若是要一片新的天地,给魔界一个新的土地,冢内的魔魂不愿助我一臂之力吗?”

王紫看着几人说道,虽然魔冢内的规矩从来不曾有人破坏过,但是规矩的订立就是用来打破的,她不相信冢内的魔魂会无动于衷,反而她想,最希望看到六界变天的冢内的魔魂了吧。

修炼到不想用身体、不想用七情六欲继续存于六界,却不愿意轮回,而是选择在这里长眠,与其说是守护,等一个结果,等一个他们未完成的结果——等天变,设身处地的去想,如果不是为了残存的牵挂,谁会如此?

而在王紫说完这番话后,周围蓦地风动,魔气席卷而来,带动方圆百里的斜插的兵器呼呼的晃动,像是那些兵器主人的心,此刻许是也不平静。

周围的几人心中也是震动,可是面上没有表露出多少情绪,只一人说道:“你所说之事我们还需与冢内魔魂商议,若是助你,也需要商议出人选,我听你还要去找碧晶草的母草,普通的碧晶草不行吗?”

“非母草不行。”王紫摇头,母草才是太古八灵其一,普通的碧晶草根本没有心血,面前的人答应商议便是有可能统一的,但是那人问道碧晶草的时候,眉目却有些皱起。

“我可以给你指明道路,但是我需告诉你,取碧晶草的母草与你来说、比得到我们的同意难多了。”那人说道,眼神看向王紫,似乎劝她收手之意。

“为何?”王紫听出那人口中的难言之隐,似乎碧晶草的母草、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容易取到,上一次取普通的碧晶草是遇上了斩天剑,莫不是这一次还有一个诸如斩天剑一般的东西?

“你先告诉我,你找碧晶草的母草是要做什么?”那人却反问。

“我需要碧晶草的心血。”王紫说道,并没有具体说是为了什么,虽然面对这些魔魂,她会不会巫术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为了便捷也不便多讲。

“碧晶草的母草行踪不定,会根据魔气的轻重选择它适合的栖息地,而且想要拿到它的心血,也要让它愿意才行,就算它愿意,你也要堤防它所寄生的地方。”

那人听罢继续说道,看王紫一定要拿到的样子,也不劝,对于冢内的墨魂来说,情感这东西早就在进来的时候被他们丢了,而且强者不需要怜悯,不去要畏惧,既然王紫要去,他们会提醒,但绝对不会阻止,既然是魔王之眼的主人,能够经受考验才值得人敬佩,如果不幸没有通过,他们只能选择继续等待。

“你的意思是、碧晶草现在栖息的地方我去不得?”王紫听出了他的意思,与上次相仿,普通的碧晶草可以围绕斩天剑栖息,因为斩天剑的魔气厚重无比,那碧晶草的母草选择的地方,定然也不会是简单的地方。

“自千年前,碧晶草寄生于一座孤坟,便千年不曾移动,那孤坟没有兵器陪葬,多半并非自愿入得冢内,若是无人前去,它当然安然无恙,若是你去了,冢内的魔魂若是引你解封,而你不敌它的诱惑,出来后别说你性命堪忧,也许魔界也不会安宁,而面对可能的后果,你要如何选择?”

那人说道,面上淡然,但王紫知道,他将厉害告知于她,若是她知难而退便相安无事,若是她一定要去,并且后果并不乐观的话,造成的恶果她一定要自己买单,冢内的魔魂不会援手于她。

“……我必须拿到碧晶草的心血,一切后果由我承担,而且你们可以放心,我不会让它有机会离开魔冢,你们只消告诉我碧晶草的母草如今在何处便可。”

王紫顿了顿说道,上一次面对斩天剑她成功了,这一次她照样不怕,雪镜的准备已近八成,不能功亏一篑。

“沿着这个方向一直前行,你会看到的。”那人点头,虽然面上没有显露,但是心里很是赞赏,他似乎潜意识里也相信,这样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拿下碧晶草心血或许不在话下,至于那孤坟,便看作以此考验罢了。

“我这就去,但我希望我回来时,你们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王紫拱手说道,与几人告别,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朝着那人指路的方向去了。

“你若取得碧晶草,便是天也顺你,兴许我们也应该为你破一次例,静候佳音!”

几人望着王紫的背影若有所思,一人扬声说道,见王紫挥了挥手表示知道,那人才收回视线,等王紫走远了一些,却见几人身形一身,魂魄冲进了剑内,长剑负着魔魂贴在地面上缓缓行进,与王紫保持了不被她发现的距离,远远的跟在后面。

王紫速度极快的在那个方向上前行,而在飞出一段距离后缓缓落在了地上,远处跟着的魔魂以为王紫有后退之心,但王紫却非如此,她虽然答应的痛快,也决心如此,但是想到进来时与九幽他们的承诺,会安全出去。

但是此行她并无把握,因为对手现在她还为止,若是情形还与上次斩天剑一般无二,她肯定不能擅自行动的,否则再死以此她倒是不怕,他们一定会很伤心的。

想到此处,王紫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我需唤人来此,他们都是我的契约伙伴,并非外人,也不违反魔冢的规矩,我取碧晶草的心血不会假他人之手,只是若我的力量不敌,我的人也可以帮忙守住魔冢的出口。”

王紫忽然说道,也不管有没有听到,事实上她不相信没人盯着她,所以才这样说,说完便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回应便是没人阻止,王紫便放心的将这里的事情告知外面等着的人,唤他们前来。

“小公主,若是不敌,记得用的这个。”

九幽确定了王紫的方位,也隔空而来,众人同时出现在王紫身边,在昏暗的魔冢之内,几人还没看别处就先嘱咐王紫,知道她肯定是要去的,能在这里守着他们已经宽心许多了,若是意外发生,最起码他们还可以及时帮忙。

九幽的手放在王紫的锁骨处,那处的衣服下面藏着一个淌血的十字架,上一次见到在魔冢内见到奄奄一息的王紫,如今他仍然心有余悸,这一次必须好好嘱咐她,那双红眸看着王紫,那执着的样子好像一定要等来王紫的点头一样。

“我会的,你们不必紧张,若是我不敌,定会叫你们帮忙,我们不分彼此。”王紫拿下九幽的手说道,她叫他们来是想让他们放心,不是让他们更紧张的。

梼杌听了王紫的话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该庆幸自己蹭上了‘不分彼此’的行列,还是清醒一点告诉自己王紫这话根本没算上他?心中叹息,反正都蹭上来了,他还是庆幸吧,毕竟自己能陪王紫共患难,这是以前他所不敢想的,见其他人凝重的神色,也知道王紫此行许是非同小可,他还是打起精神来盯着王紫吧。

“甜心我可以跟你去吧?”天心从永安身上跳到王紫的肩膀上,有些着急的说道,七色的瞳孔希冀的看着王紫,希望她能够同意,因为他记得这个地方,上次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甜心重伤,青璃也被重创,他很担心这次王紫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好。”王紫没拒绝,摸了摸天心的头,在战斗上,她不介意天心的成长,更不认为心疼他是对他好,她更希望天心早一点成长期起来,而且天心能让她的巫术威力翻倍,速度也翻倍,带着他当然好。

青璃则身形一闪,没有问王紫便自己回了王紫的轮海,身为王紫的本命法器,在战斗的时候他很清楚自己的应该起到的作用,就算不为了本命法器这个原因,他也说过一定会永远保护王紫的。

“等我回来。”王紫看了一眼众人,只是去一趟而已,不管吉凶,她是一定会回来的,依依惜别什么的不是她的风格,说罢转身边走了,身形腾空,急掠而去,眼神在前方的路上搜寻着碧晶草的痕迹,以防错过。

而在王紫离开后,九幽忽然看了看远方地面上闪过的影子,饕餮注意到九幽的视线,也循着看去,正好看到了那几个绕路而行的剑影,挑眉说道:“没准他们是知道那孤坟内藏着何物的。”

“我们且先安静等着,小紫一定不希望我们插手,先看看何方神圣再说。”卫子谦也说道,毕竟是魔冢,他们也不能过多的过问这里的事情,他们只需要保证,王紫的是安全的就好。

王紫一路奔出很远的距离,终于渐渐发现了绿色,虽然是代表生命的绿色,但是那上面的魔气却很是浓重,这便是碧晶草,渐渐的碧晶草多了起来,想必距离母草不远了,母草周围必然簇拥着许多普通的碧晶草的。

果然,没有多久,王紫便找到了碧晶草母草的总计,远远的就看到低垂的厚重魔气笼罩着一片区域,跟周围魔气的密度明显不同,又近了些,王紫飞身落下,渐渐接近那团魔气。

确实,在这里碧晶草生长的更加密集,不远处一座座突起的孤坟,很不明显,若不是因为那突起的地方寄生着一人高左右的碧晶草母草,王紫恐怕会以为那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地方而已。

因为那孤坟只是枯骨堆砌,稍稍隆起而已,没有法器做标记,真的很难分辨这样的突起是自然形成还是一座孤坟,听来时的那几个魔魂讲,这座孤坟应该是不简单的,虽然碧晶草的母草近在咫尺,但是王紫也不好直接去取,只驻足观察。

好半晌之后,王紫疑惑的看着那孤坟,她并没有感受到丝毫异样,所谓的诱她解开封印的事情也没有发生,王紫想了想,渐渐接近那孤坟,走得很慢,给孤坟内封印的东西足够的反应时间,可是知道站在它一米远的距离,还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索性不管那孤坟,王紫将视线移到了碧晶草的母草之上,那母草足有与她齐平的高度,叶子上魔气环绕,在偶尔掠过的风中微微摆动着,母草周身散发着原始而古朴的气息,王紫知道它现在并未对她有所防备,但是它也绝对不是任人宰割的。

“我知道你应该听得懂我说话,我是如今魔界的王,因为一些事情需凑齐太古八灵的心血,而我到这里找你的原因想必您也知道了,还请你赐与我一滴心血,若有要求,我定全力满足于你。”

王紫看着那碧晶草说道,虽然太古八灵不能修成人身,但是他们是可以思考的,王紫若是蛮横去取它的心血,定然不会有好结果。

“……你手中已经得到几样?”

半晌之后,那碧晶草微微摆动,一个沙哑的女声想起,平板而艰涩,许是基本上不会开口说话,所以说起来如此陌生,若不是王紫提到的太古八灵,这一点让它感到好奇和亲切的话,它也许也不会给王紫回应。

“已经拿到五样。”王紫心中一喜,得到回应便是好的,立刻回道。

“缺谁?”那声音又问。

“除你之外,还有轮回神树、菩提树还未拿到。”王紫说道,等着碧晶草母草再给她讯息,可是这一等有时很久,王紫正在想要不要再跟她提出要心血之事,那声音却又传来了。

“既然你有能力凑齐太古八灵之血,我也不为难你,给你可以。”

王紫眼眸微微睁大,似乎没想到碧晶草母草答应的这么爽快,但是为何听它的话,虽说不为难她,但总有种话没说完的感觉?可来不及她细想,那碧晶草顶端围拢的叶子忽然张开,露出了草身的主根茎。

而那碧晶草身体摆动半晌,却见根茎的顶端一滴鲜红的血液渗出,王紫赶忙拿了事先准备好的木瓶去接,待那滴心血落入木瓶之后,王紫封号了盖子,妥善收回赤灵。

“多谢,你……”

王紫说道,本想问问需不需要她为它做什么作为交换,毕竟她还没有那么心安理得拿别人东西的习惯,可她的话没说话,却见那碧晶草的母草猛的晃动起来,那剧烈的幅度带动着地面都颤动起来,地面上堆积的枯骨发出阴森的摩擦,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周围的魔气似乎更低沉了。

忽然,那碧晶草的母草从枯骨之中拔起,绿色在王紫眼皮子底下一闪便消失了!看着那跟遁走一般的速度,好像害怕她追上似的,王紫站稳了身体,却听到那沙哑的女声远远的传来:

“我给你一滴心血,附赠一件礼物,如果你能活着出去,我也乐于让你带着我的心血于其他七灵再聚首,就当是我们已经见过了。”

王紫听着,身形忽然后退,看着那枯骨扑朔朔往下掉的孤坟,没想到这孤坟不是她打开的,却是那碧晶草母草做的手脚,怪不得她答应的那么爽快,原来给她留了这一手!

不过她不惧,别说她本就打算要对付这孤坟内的东西的,为得到碧晶草的心血而付出代价也是她有所自觉的,现在两件事情合二为一,乐观一点说,还是她赚了啊。

天心毛茸茸的尾巴竖了起来,待在王紫肩膀上一动不动,圆溜溜的眼中七种颜色轮番闪过,想看清孤坟内露出的是什么怪物,可是那孤坟却好像故弄玄虚一样,迟迟不露出庐山真面目。

“哗……”

“咚……”

忽然,先是一阵巨大的突破枯骨堆的声音,然后是一个中午落在地上的声音,王紫手一挥,挡去了飞来的骷髅头,眼神一凛,看向忽然屹立在面前的东西,却在看清楚那东西的时候,眉头一皱,大大的意外

却见从那孤坟中出现的是一根三十来米高、直径一米左右的黄澄澄的金色柱子!柱子上面层层叠叠的打着无数的封印,中央镶着七根金色的圈子,金圈之上流动着森汗的光,那上面封印着巨大的力量,而如此隆重的封印,竟然只是为了一件衣服!

王紫惊讶而不理解看着七根金圈牢牢捆缚的一件红衣,真的是一件衣服!红衣如血,王紫看着那衣服,竟有种看到无数的献血泼洒在上面的错觉。

但是那画面太明显,又太真实,她真的好像看到一个身穿红衣的人,看不清是男是女,只知道他从满是鲜血的战场上走过,身后留下鲜红的血路,身上红衣亦被献血浸染,看不清它本来的色泽,而那人身上魔气冲天,杀气亦是让人胆寒心惊!

王紫摇了摇头,墨眸变的深沉无垠,她虽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真是假,但是会失神肯定跟这红衣有关系!王紫紧皱着眉头看着那红衣,一件衣服就被如此大动干戈的封印,那这件衣服的主人该是如何可怕?

王紫静观其变,这件红衣的封印柱已经破坟而出,有碧晶草母草的话在先,这件事也不可能就只是这样而已,想要让这个封印柱再回去绝对不可能了,只能提高警惕等着。

远处等着的九幽几人也竖起了耳朵,神识铺展开来,碧晶草的心血已经拿到,而孤坟中的东西也出现了……

半晌,却见那红衣的衣角微微摆动起来,王紫的眼神顿时集中过去,在被捆的结结实实的情况下,那红衣竟然开始摆动,王紫有种预感,也许这红衣能破封而出!虽然这对于一件衣服来说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想到此处王紫也不由的想,若是这孤坟藏的只是这件红衣,那她的对手也是她吗?有人能告诉她,该怎么跟一件衣服打架吗?如果一把火烧干净,是不是也就没有打的必要了?

正在王紫这样想的时候,却见那立在地上的金柱子忽然动了起来,三十多米高的柱子,动起来带着呼呼的风声,速度快时几乎在咆哮!王紫身形一闪,躲过了向她扫来的柱子,然而脚步刚刚落下,那柱子又卷土重来,听着耳后的风声,王紫头都没回的继续闪身躲开。

就这样,那金色的柱子好像有一个巨人在操控着,而那金色柱子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的,力量太大,打过来的时候她只能躲,她的能俩个轰在那上面根本纹丝不动,丝毫不影响那柱子卷土重来!

王紫忽然祭出斩天剑,她倒要看看,是这柱子势不可挡,还是斩天剑剑锋无敌,而在那柱子再度追来打时候,王紫忽然回身,斩天剑劈向那柱子,‘叮!’的一声,两相碰撞后刺耳的声音回荡在四周。

那柱子微微一停,似乎是因为王紫这一剑挫了它的锐气,王紫手握斩天剑,注目看去,却见斩天剑劈下的地方先是完好无损,渐渐出现了一圈金色的裂缝,而很快,那裂缝变大,七八米长的柱子被齐齐削下,还是斩天剑赢了!

还没等王紫松口气,却见‘叮!’‘叮!’两声,清脆的声音不同于刚来兵刃交接时的锋利,王紫循声看去,却见时捆着红衣的两根金色的圈子忽然间断了!是最下方的两跟,而在那金色的圈子断开之后,那红衣的下摆肆意的在空中摆动,王紫甚至能听到猎猎作响的声音。

王紫正自疑惑,那即使呢的柱子竟然又来了!虽然伤不到她,但是她也制服不了这根柱子,而且那柱子在空中不停的旋转着,将她牢牢的困在这不大的圈子内,当那柱子再一次袭来的时候,王紫再度拿起斩天剑,手起剑落,与方才无异的情形,那金色柱子又被削取七八米,只剩下十几米的地方,还有五根金色圈子捆缚着那件红衣。

‘叮!’‘叮!’‘叮!’

先后三声清脆的响声,王紫心中刚刚有些预感,就看到了捆缚那红衣的金色圈子又断开三节!王紫眼神一凛,忽然有些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那柱子上打着数不清的封印,而她用斩天剑斩去一部分就相当于揭开一部分封印。

封印的力量有所减弱,所以那红衣才挣脱了两根金圈,而第二次之后,连续失去将近一半的柱身,封印的力量定然大幅度减弱,因此又是三根金圈断开!

而现在……只剩下了两根金圈在捆着那件红衣,那红衣在空中放肆的摆动着,好像在欢呼即将挣脱的束缚,明白了此节,在那金色柱子再度飞来的时候,王紫闪身躲过,由于着还能不能再动着跟柱子。

如果她继续,那么那红衣破开封印是迟早的,她还不知道这红衣的来历,而她放出来的红衣,说什么也要结局了它才行,如果就这么躲着,这根金色的柱子也不会停下来。

既然如此……不就是一件衣服,就算它有天大的本事,她也认了!

如此想着,王紫的斩天剑举起,这一次对准了那红衣,斩天剑从那红衣腰间懒腰斩过!王紫执剑站在空中,静观变化,却见先是‘叮!’‘叮!’两声,最后两根金圈也断开了,金色柱子上闪现一圈裂缝,断裂之后‘砰’的落在地上。

然而斩天剑虽一并从那红衣上斩过,奇的是那红衣竟然完好无损!而王紫也注意到,再斩天剑碰到那红衣的时候,那上面浮现一道浓重的黑气,竟然挡住了斩天剑对它的伤害!

王紫心中暗暗惊讶,看着恢复自由的红衣,好像有思想异样,鲜红的衣衫在空中舞动,旋转起来的时候,带动着周围的魔气也沸腾起来,王紫好像能听到隐隐哀鸣惨叫的声音,好像无数死在那红衣人手下的冤魂在哭嚎。

“轰……”

忽然,带面上堆积的枯骨猛的掀起了几十米的高的骨墙,墙后施加着巨大的能量,一并向她推来!王紫微微后退两部,怪不得这红衣会被封印,果然有些让人震撼的力量,手中的斩天剑一横,墨眸紧定着那逼近的骨墙。

远处看着的几人也有些惊讶,更有担心。

“为何是一件红衣?”青龙难掩震惊,更说不清这红衣来历如何,所以很难估量它的危险程度。

“这件红衣明显是一个魔物,它能够吸引碧晶草的母草栖息就已经能说明它的魔性非比寻常,而且看那柱子,这红衣被封印有些时间了,封印也在减弱,不然不可能让它这么轻易就出来,这冢内的魔魂恐怕已经知道这些,才会让小紫去,因为这红衣恐怕早晚都会破封而出的。”

卫子谦说道,眉宇之间墨绿色的线条闪动,温润的眼睛顿时变得深邃而威严,眼神似乎在穿过厚重的魔气观察王紫的动向,同时对魔冢内魔魂的动机也有些怀疑,这样做考验的是他们的王,可她是他们的妻子!心疼的定然是他们!

“是什么人穿过的破烂衣服,死的时候不能一起带走吗?留在祸害我家王紫殿下!”卫子楚咬牙说道,恨不得立马飞过去撕碎那作怪的衣服。

“你们都没仔细看,这衣服上的封印还有很多,它使出的力量并非本身的力量,而是被大大削弱了的,你们看它展开时衣服里面的符文,那根金色的柱子封印的是衣服,那衣服上的封印却是封印着它的力量!”

穷奇皱眉看了半晌,忽然说道,语气有些凝重,对待一件衣服用了如此谨慎的态度,本身就很不寻常。

“至少有一万道封印,万道封印只为一件红衣,魔界何时出现过这样的衣服、或者说穿这样衣服的人?你们可曾听说过?”

经过穷奇的提醒,饕餮凝眸看去,见那迎风作响的红衣里侧,确实层层叠叠的打着无数封印,那红衣在使用力量的时候,那些封印隐隐浮现了出来,如果把它现在的力量扩大一万倍……

几人相视一眼,显然都想到了这一层,如果真的扩大一万倍,那掀起的就不是一道骨墙那么简单了……

而此时的王紫,在那骨墙来临的时候,身体一旋,斩天剑破空而出,剑气在骨墙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弧形,霎时间弧形内骷髅都化成了粉末,那骨墙越过王紫的身形继续向后,很快轰然倒塌在后方。

而在灰尘之中,不给王紫思考喘息的时间,一抹红色闪过,在她身边环绕一周,长袖忽然卷向王紫的脖子!那红衣太快,盘旋在空中好像根本没有重量,随心所欲的出现在任何地方,王紫与之周旋在速度上确实落下很多。

王紫将斩天剑一送,那红衣的长袖正好将斩天剑一并卷入内,然而那红衣并未停止,巨大能量开始收紧,想将王紫和斩天剑一并卷在内,然而它似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斩天剑。

‘撕拉’一声,是那红衣被划开的声音,像是人受到惊讶一半,长袖一松,那红衣猛的飞走,那哭嚎的声音好像再度传来,这一次好像是在哭那红衣破损。

忽然见空中阴风阵阵,魔气冲天,浓厚的魔气在那红衣身边聚集,渐渐刮起了大风,更加快的演变成了漩涡,席卷着下方散落的枯骨,挡住了王紫的视线,好像是来自那红衣的愤怒,愤怒它竟然被斩天剑划伤!

王紫墨眸沉沉的看着那飓风一样旋转的漩涡,卷起了无数的枯骨飞向空中,碾成粉末,浑浊的漩涡直冲向看不见的高空,一直不曾停下!

远处众人的心也随着那渐吹渐高的漩涡高悬了起来,好像酝酿着巨大招数一眼,这样凝聚的时间漫长的让人紧张。

王紫也知道接下来面对的恐怕不简单,周身‘腾’的燃起来熊熊烈火,是天火!众人也因为王紫应对的方法而松了口气,有天火在,那红衣就算有再大的力量也轻易靠近不了王紫。

这时,却见那酝酿许久的漩涡忽然动了!力量的趋势下,那漩涡弯成了一道弧形,快速的卷向王紫,众人眼看着王紫的身形被那漩涡吞没,那漩涡太过浑浊,他们窥探不了里面的面貌,剧烈旋转的漩涡将王紫和那红衣纠缠的能量也分散开了,总值众人对于里面的情形毫无踪迹可寻。

九幽不由的上前一步,红眸变暗,总觉得在王紫的身形小的那一刻,他的心也有不安。

“去看看。”饕餮立马说道,显然他也又跟九幽一样的感觉,总觉得不不妙。

几人顿时闪身接近。

而在漩涡中的王紫,再次与那红衣相对,那红衣漂浮在空中,没有立刻接近,似乎对王紫手中的斩天剑和身上的天火都有些忌惮,而方才破损的袖子竟然已经完好无损了,忽然间,那红衣鼓动着,空荡荡的衣服被鼓鼓的吹了起来,而后腰间的系带忽然断开,一阵庞大的能量向王紫轰来!

王紫手中掐诀,将能量一并送在斩天剑内,一个巨大的能量罩在身边形成,两股能量碰撞,王紫胸中气血微震,有些被伤到,那红衣的能量着实可怕!

堪堪结束一击,在王紫丝毫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抹红色闪过,紧接着她被那红衣紧紧的包裹住,而且在不断的收紧,王紫用斩天剑企图划破一个口子,可是这一次竟然没那么快成功,更重要的是,天火也没有立刻祈祷作用!

王紫还来不及想这红衣到底是什么逆天的衣服,忽然听到脑海中传来低沉的声音:“不要拒绝我。”那声音是男子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诱惑,好像在诱导她放弃抵抗。

“休想!”王紫冷冷的说道,管你是什么妖魔邪物,她岂会被区区一件衣服所缚?而在她的话落下没多久,有一个声音传入脑海,这一次却不是男子,而是一个妖娆至极的女子,却听那声音道:

“呵呵,本座确实是妖魔邪物,可你呢?你是什么正义之士?哈哈哈,你反抗本座做什么?你为贪狼,本座为邪物,多合适!”

“我是什么人我自己清楚便可,无需你提醒!”王紫猛的加大了斩天剑内的能量,斩天剑上魔气暴涨,‘呲……’那红衣顿时撕破!

“我劝你不要再做这些无用的功夫,承认吧,你的心本就是为魔而生的!”声音又变成了低沉的男子声音,同样带着诱惑,也带着威胁,这一次竟然没有闪身躲开,而且更紧的收缩起来!

“小紫,快住手!”

忽然间听到夏筱莲的声音,惊恐而紧张,那声音出现的太突然,王紫的动作猛的一滞,而就在那零点几几秒,王紫已经反应过来是那红衣的招数,根本不是她母亲的声音,然而此时为时已晚……

而赶来九幽一行人,看着那冲天的漩涡渐渐散去,灰尘也弥漫的地方,他们看清了其中的人影,可是无一例外的,众人心中一惊,为什么会这样……

却见王紫一身红衣站在不远处,浑身充斥着浓烈的魔气,红衣本身的魔气连带着王紫自身的魔气,叠加在一起更加可怕,而王紫及腰的墨发竟然便做了妖异鲜艳的红发,眼中亦是暗沉的红色,整个人妖异而魅惑,更带着厚重的杀气!与清冷的王紫判若两人!

斩天剑不知所踪,似乎被王紫收了回去,天心落在地上,躬着身体对着王紫、准确的说是对着王紫身上的红衣低低的咆哮。

而此时的王紫,动作优雅而慵懒的拂过腰间,将那道破损的痕迹抚平,应该是不久前斩天剑造成的,手中的能量收放自如。

“小公主?”九幽唤了一声,虽在试探,但是声音却及冷,好像降到了零下。

“你是在叫她?还是在叫我?”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响起,从王紫口中听到这样的声音,莫名的怪。

“哦,现在本座就是她,她就是本座,你叫谁都一样,呵呵,本座竟然还有这么多美男子,这个接风的礼物,不错哦!”忽然那声音又变成了女子的声音,婉转魅惑,带着让人失神的语调,却见‘王紫’眼眸微挑,唇角微勾,邪气四溢。

------题外话------

嗷嗷哥回来啦!妞儿们快来调戏哥吧~~~~

——

此处推文,玄幻女强蒽批《狼绝天下之祸世女妖》文/梦境凉,首推中欢迎妞儿们去戳去收咯(^ω^)

上一章
下一章